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68章 深心

夏想无奈,只好重新板起了脸:“卫辛、一凡两位同志,你们工作中有什么困难可以跟组织上提,只要出发点是为了工作,我一定会大力支持。但以后不许耍什么歪门邪道,记住没有?看在你们是女同志的份儿上,我就先饶你们一次,记住,下不为例!”
“就是,多少也要说得委婉、含蓄一点,好歹你也是省长了。”卫辛也附和宋一凡。
“我和卫姐姐商量了一下,做出了一个重大的投资决定——要开一家民营出版公司!”宋一凡被卫辛从地拉了起来,她穿着睡衣一本正经汇报的样子,实在有点不伦不类,“请领导批准。”
再者说了,政治之上,交情再大,哪里大得过利益?
“应对之策倒是有,但不敢说一定可行。我只能告诉天南兄的是,从下马区的时候我就开始搏击风浪,直到今天,我依然站立在潮头!”夏想的语气很坚决,目光很坚定。
估计叶天南此时也是想起了当年韩信的左右为难,他留一个后背给夏想,是想告诉夏想他要背离原来的阵营?还是想暗示夏想,是否愿意接受他的弃暗投明?
宋一凡依然拥有傲人的青春资本。
“……”夏想无语了,开什么玩笑,成立一家民营出版公司要惊动堂堂的政治局委员、京城市委书记,当蒋雪松蒋书记真的清闲无事可做?
在岭南会所的门口愣神了片刻,叶天南的神色在灯光的照耀下,阴晴不定,但却是十分的和图书坚毅,他坐上了前来接他的专车,一上车,又打出了一个电话:“请转告总理,我明天一早有重要情况要汇报。”
言外之意自然是让他反了刘邦,自立为王。但韩信终究没有下定决心,最后辅佐刘邦成就了王业,但下场却是很惨。
等夏想的汽车消失在远处,叶天南才收回微微僵硬的表情,拿出电话打出了一个号码。
夏想沉吟了一会儿,才对叶天南的后背说道:“天南兄,谢谢你今天的盛情,我欠你一顿丰盛的饭局,等机会合适时,一定回请。”
夏想就当着宋一凡和卫辛的面,给蒋雪松打了电话。
叶天南缓缓转过了身子,表情微有喜悦之色,微一点头:“夏省长客气了,今天的饭局简单了一些,主要是时间仓促,不过饭菜虽然简陋,心意却是十足。”
当年韩信拥兵自重,和刘邦、项羽三足鼎立之时,进,可与刘、项三分天下,自立为王。退,他助谁,谁则问鼎天下。当时他手下有一谋士,为他相面,告诉他的背面是帝王之相。
叶天南一脸不解:“夏兄,你肯定有了应对之策,能不能透个底,好让我心里有数,要不,我会一直放心不下。”
夏想明白叶天南的心思,以他在岭南的影响力,如果和陈皓天、米纪火打个招呼,叶天南在岭南的工作会好开展许多。
不管叶天南是真心关心他,还是只想试探他的底细,夏想都有必要和叶天南交个底,和*图*书以显示他对叶天南甘冒政治风险的感谢。
夏想不敢确定叶天南此来,是只代表他个人,还是有替平民一系来试探他之意,所以刚才的话坚决而果断,不留后路,就是万一叶天南代表了一方势力来试探他的立场,他的话就是强有力的回应——他不怕任何形式的攻击,也有足够的实力搏击风浪,并且会最终笑傲潮头。
其实夏想不是没有官威,只不过平常不会流露出来罢了。真正走到高位的人,平常和工作中绝对截然不同,只有底层的官员才会成天摆出一副自高自大的官员面孔,在闹市中大喊“我爸是某某”的,一般也都是厅级以下干部的子女们。
就和许多已经奄奄一息的文学杂志一样,只刊登一些无病呻吟的文字和只注重自己内心感受的小说,不关注生活和时代,绝大部分文学杂志发行量已经少得可怜了。
“……”要是卫辛出面,夏想估计会拒绝,但却是宋一凡出面,他就只能没有原则地答应了。没办法,谁让他最宠爱宋一凡。
应该说,宋一凡想向出版业发展,是极有眼光的想法,夏想当即表示赞成:“好,想法很好,我完全赞成。你和卫辛以后多出版一些积极向上的书籍,引导幸福和健康的生活理念。”
对于民营出版,夏想研究不多,但却早有关注,也略知一二。其实早在十几年前文扬编书的时候,他的操作手法就是民营出版公司的雏形。和_图_书现如今市面上大部分的畅销书基本上全是民营出版公司一手策划,出版社已经退居幕后,既没有策划畅销书的能力,又没有把握市场的眼光,彻底沦落为民营出版公司的渠道商。
其实他平常工作中也没少板起面孔训人的时候,但和卫辛、宋一凡在一起,自然而然就卸了伪装,不象有些官员当官久了,不分时间场合都是一副官员面孔。
夏想的注意力却没落在宋一凡的衣着上面,他被宋一凡的思路吸引了,不错,民营出版公司近年来发展迅速,大有取代出版社的趋势。而且就夏想对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推测,文化产业必将兴起。
宋一凡显然也懂一些官场规矩,又补充说道:“京城的民营出版公司竞争激烈,我和卫姐姐又没有名气,想要迅速打开市场,不走捷径怎么行?想请蒋书记题写公司名,再请蒋书记打个招呼,让审批、注册等前期繁琐的工作简单一些,好尽快打开市场,行不行夏哥哥,帮帮忙,好不好?”
但夏想自认现在他的分量还不足以让叶天南完全背离原来的阵营,然后彻底倒向他,那么叶天南选择向他告密,必有深远用意。
如果完全开放出版市场——不,只是部分开放即可——大部分的地方出版社、行业出版社将会面临倒闭的困境,也是,出版社僵化的体制、严管的出版政策,机关式的作风,不少出版社除了出版教课书和教辅书赚钱之外,基本上和*图*书和市场已经完全脱节了。
就如男女在一起久了会有夫妻相一样,或许这就是性格相近而相貌相同的道理。
“光赞成还不行,还得领导多支持才行。”宋一凡拉住了夏想的胳膊,“夏哥哥,你给蒋雪松打个电话,让他过问一下这件事情……”
夏想沉吟了片刻,举杯向叶天南示意:“谢谢天南兄。”
夏想还很是不解:“笑什么笑?真有这么好笑?”
“哈哈!”宋一凡笑得前仰后合,捂着肚子坐在了地上,没有一点淑女形象,由于坐在地上的姿态不对,直接就让睡衣翻到了大腿之上,露出了白嫩而泛着青春光泽的双腿。
叶天南迎在夏想的眼神,足足有半分钟没有说话。他站了起来,不顾礼节地背对夏想,面向窗外,背手而立,背影孤独而落寞。
以叶天南的为人,他的一举一动都会深思熟虑,尤其是在事关站队的重大问题之上,他不可能只凭交情就甘冒政治风险,况且夏想有自知之明,叶天南和他还没有那么深厚的交情!
……坐车回到了卫辛的住处,夏想敲开门,见卫辛和宋一凡都在等他。
“不好意思,我会亲自向总理解释一下。”叶天南不再等周鸿基说些什么,即刻挂断了电话。
怕是夏想是国内最没有官威的省长了。
卫辛和宋一凡穿了一模一样的睡衣,乍一看,如同双胞胎姐妹。其实以前夏想从未觉得卫辛和宋一凡相像,但二人在一起久了,还真有了姐妹相。
http://www.hetushu.com这个电话不打不要紧,一打,就打出了一件事关古秋实能否担任京城市委书记的大事!
民营出版……包含在文化产业之中!
而叶天南的一背,更是意味深长。
夏想不觉得,但在宋一凡和卫辛眼中,就觉得好笑了,也确实他平常随意惯了,只要身边没有秘书、司机和前呼后拥的大小官员,他就会忘了自己的省长身份,宋一凡和卫辛私下也从来没有当他是省长。
“鸿基,明天的会面暂时要取消了,我突然遇到了一点情况,脱不开身。”
一对一答之中,夏想和叶天南不着痕迹地完成一次握手。
等她们笑够了,夏想才又笑着说:“行了,别闹了,说正事,我一会儿还要回去。”今晚可不能再在卫辛处留宿了,宋一凡很明显要当电灯泡了。
如果世上只有一个人能让夏想违背自己的原则开口求情,非宋一凡莫属。
周鸿基愕然:“不是早就说好了,天南兄,这……不太好吧?”
夏想刚一坐下,宋一凡端杯,卫辛递上水果,二人大献殷勤,反倒让夏想心生警惕,不由问道:“说吧,有什么要求要提。”
叶天南送夏想到门外,紧紧握住夏想的手说道:“陈书记对夏省长可是一直挂念在心,他不时提到你,米省长也是,岭南省委,怀念夏省长的人,不在少数呀……”
宋一凡笑道:“你太没情趣了,不要说得这么直接好不好?”
卫辛还好,虽然也乐不可支,但还保持了姿态,没有歪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