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79章 人间温情的一幕

曹殊黧和连若菡可是十几年的友情,确实是情同姐妹。
“过年?太遥远了,我现在就想二老了,你说我要怎么办才好?”连若菡才不会让夏想好过。
夏天成今天是最开心的一天,不但平白多了一个干女儿,又多了一个孙女,他老怀大慰,冲连若菡说道:“若菡,好闺女,来了就别客气,当成自家一样……”
十几年了……她认识连若菡十几年来,从未见她掉过一滴眼泪,她就认为连若菡是世间最坚强的女子,现在她想通了许多,连若菡内心的苦楚又有几人知道?枉她自认是她最亲近的妹妹,却一直忽视了她内心对亲情的渴望。
这么多年了,夏想还不了解连若菡?从小失去母爱拒绝父爱的连若菡,其实很愿意融入到他的家庭之中,愿意享受简单则纯朴的人间亲情,也是为了弥补童年的缺憾。世间的事情,没有完美,如连若菡一般清冷如月、有女若菡的出尘女子,拥有了常人几辈子无法企及的财富,又儿女双全,却永远无法挽回缺失的童年。
夏想万万没想到的是,他接到了连若菡的电话。
“我想想……”夏想最迁就宋一凡,最听曹殊黧的话,却是最奈何不了连若菡,他顿了一顿才说,“要不过年的时候你回来,我陪你一起回单城一趟?”
连若菡一哭,夏想也不太好受,心里堵了什么东西一样,想起连若菡孤单的童年和倔强的脾气,他知道,她确实渴望家庭的温hetushu.com暖,需要毫无功利的人间亲情。
不想时隔十几年,连若菡心中仍然不忘当年的初衷,开口第一句话就叫出了干妈,怎不让张兰惊呆之余,又欣喜若狂。
夏天成和张兰还不知道连若菡又生了一个女儿,更是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夏东了,一见长大的夏东酷似夏想五分,心里更是亮如明镜,二人一起起身,对视一眼,大步来到了连若菡面前。
怎不让人遗憾?
夏想就向王端杰、武爱周打了个招呼,毕竟他们是地主。
“我就知道你在单城。”连若菡的声音一如当年,她和夏想说话,永远是直来直去却又饱含亲密无间的腔调,“你想念二老了,我也想念他们了,怎么办?”
夏想回到座位之上,想了一想,还是先对曹殊黧说道:“刚才若菡来电话,说她也来到了单城……”
但刚刚坐下就接到了连若菡的电话,夏想就莫名心中一紧,一下想到了十几年前连若菡曾经陪他来过一次单城,心情不知道怎么就微微感慨,时光飞逝如箭,转眼间,人生已然拥有了许多值得回忆的美好。
这么一说,王端杰和武爱周就都明白了什么,知道连若菡是冲夏想和曹殊黧而来,他们最好别太主动了,省得不落好。
夏天成只是狐疑地看了夏想一眼,没说话,张兰愣了一愣,随后满脸堆笑:“好,好,来了好,人多了热闹。人老了,就喜欢热闹。”
和*图*书来了,闺女……”张兰爱屋及乌,对连若菡也视如自家儿媳,第一句话就是饱含深情的呼唤,“闺女,这些年没见,你都还好吧?”
夏想其实清楚得很,连若菡心里一直有一个结,当年第一次来单城,曹殊黧左右逢源,极得父母的欢心,而连若菡孤僻且个性,不为父母所喜。
连若菡从小错失母爱,虽然生在权贵之家,却对人间最简单又最质朴的亲情,最是向往,张兰如母亲一样的呼唤,让她差点鼻子一醉流下眼泪,强忍着内心涌动的情感,张口说道:“干妈,我来看您了。”
一想又不对,夏省长没动,怎么也轮不着他们主动出去迎接,就又坐了下来,一脸期盼地望向了夏想。
“你同意我拖儿带女来见二老,不怕他们怀疑夏东和连心是你的孩子?”连若菡步步紧逼,要的就是让夏想上套,“我看你肯定心虚了!是,我是不想争什么名分,但夏东和连心毕竟是二老的孙子、孙女,让二老有生之年亲眼见到,哪怕不说个清楚,也能让二老开心不是?”
张兰顿时惊呆了!
夏想摆摆手:“连若菡是以私人身份路过单城,正好听说我摆了家宴,就非来凑个热闹,她主要是和殊黧关系不错……”
曹殊黧起身:“我去接一下连姐姐,夏想,你和王书记、武市长打个招呼。”她向夏想投去了意味深长的一瞥。
一身盛装打扮的连若菡,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和图书亲,但依然容光照人,光彩夺目,和曹殊黧并肩站在一起,宛如姐妹。
夏想就知道连若菡有意刁难他,他微微一想:“你在国外……能怎么办?要是你在国内,你现在过来就行。”
夏想和曹殊黧多年夫妻,知道曹殊黧心中微有不满,也是,连若菡此时突然出现,名不正言不顺不说,还有抢曹殊黧风头之嫌,她再大度,也难免心中有疙瘩,不过夏想也了解曹殊黧的性子,她就算生气,也很容易消气,再说她也很久没见过连若菡了,肯定想念。
曹殊黧也流下了喜悦的泪水,本来她对连若菡突然出现在单城,心里微有不满,觉得连若菡是要和她争宠,但现在,当她看到连若菡流下了感动和幸福的泪水,一瞬间内心的纠结全部不见,取代是浓浓的怜惜和同情。
此次回单城,夏想特意瞒过了许多人,燕省省委方面自不用说——夏想是省部级高官,他就算以私人的名义回燕省,按照规定也要知会燕省省委方面——单城市委方面也没有通知,当然他也清楚,燕省省委和单城市委都瞒不过,官场中人耳目都灵通得很。
“好,你说的,别后悔。”连若菡开心地笑了,“你是不是在单城饭店?我一会儿就到了。”
连心由保姆抱着,连夏则在地上跑来跑去,和夏东一见面就闹个不停,兄弟二人性格不同,却都十分喜欢对方,拉着手说一些小孩子之间的话题。
连若菡以前确实戏称要认m.hetushu.com夏天成和张兰为干爸干妈,夏天成和张兰自认高攀不起,没说什么,之后连若菡和夏天成、张兰见面次数屈指可数,更没有参加夏家家宴的机会,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连若菡当时也没说什么。
连若菡平常在外面端庄而优雅,见多了高官权贵,从来不假颜色,平常在国外开会的时候,也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决策者,但在夏天成和张兰面前,在一对无权无势却只有亲情的老人面前,她外表的坚强再也掩饰不了内心的渴望,终于流下了感动的眼泪:“干爸、干妈,我太想你们了。”
曹殊黧的脸色迅速变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随后又恢复了正常,一脸浅笑:“连姐姐来了就太好了,好久没有团聚了。”她转向了夏天成和张兰,替夏想说出了他想说的话,“爸,妈,还记得我的好姐姐连若菡吗?她也在单城,想过来向爸妈问好。”
“这就不用你管了,反正,你准备迎接我的大驾光临就是了。”连若菡咯咯一笑,挂断了电话。
“好闺女,来了就好,这么年你一个人受苦了。干妈是过来人,知道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孩子,你很了不起!”
夏想也没意见,只是叮嘱连若菡照顾好一对儿女就可以了,他也没有告诉连若菡他要回单城的事情,只说国庆期间他会适当休息几天,可能在燕市、单城,也可能回京城。
“啊?”夏想才意识到上了连若菡的当,“你,你什么时候回国了?又什么时m•hetushu.com候来到了单城?”
不多时,连若菡被曹殊黧迎进了大厅。
“怎么了?”夏想冲王端杰、武爱周点头示意一下,起身到一边接了电话,“我在单城,回来看望一下二老。”
温馨、感动并且充满人间温情的一幕,长久地印在了曹殊黧的心中,也让夏想久久地感动,许多年都不曾忘怀……
王端杰和武爱周并未见过连若菡,但作为高晋周的嫡系,当然知道连若菡是何许人也,一听当今吏部尚书下任委员长的女儿亲临宴会,顿时激动得纷纷站了起来,要出去迎接。
夏想愣住了,才意识到又上了连若菡的当,相比之下,曹殊黧温存有余坏心不足,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施过诈,连若菡则不同了,总是会出其不意地捉弄他,不管他是县长还是省长,在连若菡眼中,他从来只是她的夏想。
夏想打算在单城住两天,谁也不惊动,就和家人一起享受天伦之乐。他的初步打算是,陪父母说说话,带他们到周围景区转一转,不但他和曹殊黧全程陪同,也让夏东多一些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的时间,让父母也和普通老人一样有含饴弄孙之乐。
“我心虚什么,你要来就来是了,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夏想说得硬气,其实还是为了逗连若菡一笑。
之前连若菡说国庆不回国了,她和儿子吴连夏、女儿连心——女儿的名字是连若菡起的,夏想没发表意见——在美国过国庆了,她一个人拖儿带女回国一趟很不容易,主要是女儿太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