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82章 下一步的重大安排

人太多,家中住不下,夏想就让唐天云订了宾馆。最后经过一番热烈的讨论,决定夏想住在家里,连若菡和曹殊黧以及吴连夏、夏东、连心住在宾馆,最后连若菡说什么也要拉上张兰、许宁去宾馆入住,张兰捱不过连若菡的热情,只好笑着点头了。
夏想是一个念旧之人,也是一个重感情之人,他一见楚子高就握住他的手,感慨地说道:“子高,我们又见面了。”
最后只有最屈指可数的美貌女人可以嫁得世间最成功的男人,拥有最顶级的人生,然后在成功男人的熏染之下,在岁月的沉淀之下,绝世了风华,升华了气质,并且雍荣了华贵。
确切地讲,是夏想全体班底大会,是政治班底和经济班底合二为一的一次前所未有的盛会!并且不为外人所知的是,除了政治班底和经济班底齐聚之外,还有部分军方高层与会。
“夏省长,我可算是盼来您了,盼星星盼月亮,我不见您一面,死都不会心安。”楚子高心神激荡之下,就有点口不择言。
一天的时间,转眼就过,晚上,夏想又陪父母吃了一顿家宴。
可以说,此次大会,是一次检验夏想在国内的政治影响力的大会,是一次考验全体班底政治忠诚度的大会,是一次意义重大的大会。
夏想一行从单城出发,到了燕市时正是中午时分,稍事停留,在森林公园吃了一顿午饭。
要比做饭,几人确实都不如曹殊黧的手艺,和_图_书就连做了一辈子饭的张兰也甘拜下风。连若菡更是自知远不如曹殊黧,索性就只打下手。
当他在单城和家人团聚之时,彭云枫、陈天宇和李沁、季如兰已经着手在下马区准备各项事宜,从联络各地人马到安排住宿,正在紧张地筹备第一届夏想班底大会。
老人们对风景和出行并无多大兴趣,只要儿孙们高兴,他们也就开心了。主要是能和夏东、连夏在一起,夏天成和张兰就无时无刻不笑得合不拢嘴。
夏想放下所有公务,陪同父母在单城附近转了一转。
其一,也是最根本的出发点,在十八大之前,对全体班底进行一次大检阅大阅兵,有利于在十八大之后根据国内政局的变动,针对全体班底的大方向以及班底中具体某个人的下一步,进行及时的调整。
俗话说贵人多忘事,楚子高没想到担任了省长的夏想,不但对他还和从前一般无二,还是那么平易近人,而且当年的一点小事记得如此清楚,尤其是“半个媒人”的说法,一下拉近了夏想和楚子高之间因十几年的岁月而疏远的距离,让他百感交集,禁不住哽咽说道:“夏省长,难得您还记得当年的事情,我,我……”
尽管夏想从未对他提过什么要求,也未向他索要过任何好处,楚子高却不是一个忘本之人,一直暗中存了一笔钱,等合适的机会送与夏想,以报答夏想多年来对他的扶植和指点www.hetushu.com之恩。
燕省是第二故乡,夏想却是他生命中的第一贵人。
结果就是,几个女人全部住进了宾馆,夏家全部男性留在家中,夏家有史以来最难忘也是人数最全的一次聚会,永远铭记在了夏家的传记之中。
联想到即将召开的十八大的会议,夏想在此时举行一次整个班底的大阅兵式的聚会,而且还是选在距离京城极近的燕市的下马河畔,个中意味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夏想理解楚子高的激动,情深义重地说道:“说实话,子高,我也想你这个老朋友呀。十几年了,总是在不经意时想起你当年对我的帮助,想起你的楚风楼,我一直对殊黧说,子高是我们的半个媒人……”
而且就彭云枫断言,也将会是一次载入史册的大会。
夏想的用心不必明示,彭云枫就能推测得八九不离十,他比陈天宇和季如兰更得夏想思想之精髓。所以说彭云枫为夏想身边第一管家,他和夏想虽然分开多年,但他对夏想的忠心以及对夏想心思的揣摩,除了唐天云可以与之相比之外,其他人都无法达到他的高度。
掌勺的是曹殊黧。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第二天,夏想一行依依惜别家人,返回了燕市。在家里只住了两天,似乎时间很短,实际上,他已经尽可能抽出时间来陪家人,因为今年的国庆对他来说,至关重要,是最繁忙的一个假期。
虽然军方高层是以秘密身份与会和*图*书,并且不会身穿军装出现,但作为夏想圈子的核心人物的彭云枫和季如兰却心如明镜,军方高层不管是何种方式与会,都是对夏想最坚定的支持,也是一次表明政治立场之举。
王端杰和武爱周就十分识趣地没有再露面。
森林公园和以前相比,繁华热闹了太多,面积扩大了整整一倍有余,成为燕市极负盛名的一大景观,也被称为燕市之肺。
家宴结束后,夏想对王端杰和武爱周表示了感谢。王端杰和武爱周全程作陪了夏想的家宴,心里明白夏想已经完全接纳了他们,自然欣喜雀跃,知道是该告辞的时候了,就礼送夏想一行回到了一建小区,也没再进家,就及时离去,留下空间给夏想家人团聚。
楚子高热情招待了夏想一行。
对于彭云枫的推测,夏想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发表看法,他现在还顾不上理会大会的筹备情况进展如何,因为他还有事情要处理。
其二,夏省长也有借此举试探京城个别高层反应的意图。召开如此大规模的会议,就算再保密,再封锁消息,也难免会被中央领导知道,但现在十八大召开前夕,肯定无人有心思直接出面干扰或是叫停,等于是现阶段正是严管之下最松懈的时间,利用此时召开一次盛会,夏省长的算盘打得确实非常高明,他要的就是从各方势力的反应之中,决定他以后在新形式之下的政治立场。
楚子高真心感动了,他决定要为m•hetushu.com夏省长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
拥有先天美貌的女子,只有极少数进入演艺圈中,成为所谓的女明星,最终也是在圈内浮沉几度,老大嫁作商人妇。
夏想一行刻意低调出行了,并未出动警车开道,但每到一处还是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不提一脸警惕的警卫和平常罕见的深色贴膜的汽车,就是几个惊为天人的女子同时现身,也惹得不少人围观。
夏想对楚子高很有几分感情,不仅是因为楚子高可以算是他和曹殊黧的半个媒人,而且在他最初的官场之路上,楚子高确实对他有过几分帮助,虽然不多,但雪中送炭的情谊让他永难忘怀。
其三,夏省长也是在考验全体政治班底的立场是否坚定,以及政治智慧是否过关。第一,谁被邀请参加会议,谁就进入了夏省长今后的核心圈子。第二,被邀请的政治班底是否会在敏感时期全部到齐,也是考验政治智慧的一关。谁到场,谁就是立场坚定的核心班底。谁如果以各种理由推脱不来,今后就算不被排斥出核心圈子之外,恐怕政治前景也不会明朗了。
楚子高在燕省已经整整十几年了,在遇到夏想之前,他就想回楚省老家,但遇到夏想之后,他在燕省的生意越做越大,就将燕省当成了第二故乡。
美貌天生,气质后成。有天生美貌者多,再有后天气质者少。先天美貌若无才能,又无机遇,电梯小姐、酒店迎宾者,就是。甚至再爱慕虚荣却又hetushu•com没有能力赚钱,出卖肉体者也为数不少。
曹殊黧和连若菡就是世间为数不多的美女之中,最顶级最罕见的出身高贵并且拥有绝世风华的女子,经历的是世间所有女子都仰慕才见的完美人生。
夏东和连夏许久没有在一起玩耍了,两个小家伙都有一点人来疯,起劲地玩,开心的笑声响彻在每一个驻足的地方。
单城自古出美女,曹殊黧和连若菡的美貌,不比千年古城底蕴孕育出了单城女子差上分毫,甚至毫不夸张地说,一般的单城美女在曹殊黧和连若菡面前,必定会黯然失色。不提二人本来就是绝色容颜,就是出身在权贵之家,再经历了无数世事,省长夫人和世界第一隐形富翁的身份,让二人的气质超然出众,远非一般人所能相比。
许宁手艺也不行,就和男人做官需要一定的天赋一样,女人做饭,也要天赋的,不是所有女人都烧的一手好菜,有些女人,终其一生在做饭的事业上都难有长进。但又不得不说,留不住男人的胃的女人,是可怜的女人。
次日一早,夏想早早起来,安排夏家最大规模的一次出游,尽管并不远行,但准备工作不可少,一共出动了六七辆汽车,除了他的警卫和司机之外,连若菡的随从和助理也不少,六七辆汽车勉强够用。
就彭云枫推测,夏想此举,有三重含义。
算是真正的家宴,是在家中由张兰、曹殊黧、连若菡和许宁四人全部下厨,精心制作了一顿无比丰富的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