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83章 空前的聚会

连若菡并未随行,下了高速之后,就和夏想分道扬镳去了吴家。
楚子高一愣。
王于芬精神状态不错,一如从前对夏想十分疼爱,是典型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的心态。曹殊君随着年龄的增长,比以前的沉稳了太多,再也没有以前的傲慢和不可一世,见到夏想必恭必敬,只叫了一声“姐夫”就不多话了。
“夏省长好,我是刘一琳。”
等夏想一行陆续进入了饭店之后,楚子高才清醒过来,忙不迭来到了厨房,一把推开了大厨,脱衣服挽袖子亲自上阵:“今天我掌勺!”
夏想也喝了半杯白酒,他知道,楚子高肯定会认真执行他的建议。
人和人的差距巨大,高官和高官的差距,也是有天壤之别,楚子高一直酝酿了许久的情绪,终于等和夏想碰杯时,说出了口:“我和夏省长认识十几年了,感谢领导多年来对我的关怀,我一直很内疚没能为领导做些什么,送钱,太俗了,我也知道领导最反感别人送钱。送礼,也太俗了,什么礼物都表达不了我对领导的感激。今天我就斗胆向领导提一个要求,请领导指示。”
楚子高站了起来,倒了满满一杯白酒:“我敬夏省长、曹总、连总一杯!”
又是一次家人大团聚,夏东转换角色的水平挺高,刚在爷爷奶奶面前扮演了可爱调皮的孙子,又在姥爷姥姥面前摇身一变成了人见人爱的外孙。
楚子高是不太懂政治,但燕市离京城太近了,对于京www.hetushu.com城的风吹草动,他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眼前的连若菡是何许人也,更知道吴才洋下一步即将一步迈入国内最高的政治舞台,好嘛,国家领导人的女儿也开口叫他叔叔,他何其有幸!
确实,夏想一行下午离开燕市,当晚,楚子高就选好了地点并且调拨了资金,还主动追加了500万,共计1500万兴建燕市第一家设施最齐全、功能最完善的养老院。
楚子高鼓足了勇气:“这些年我在夏省长的指点下,在连总的指导下,也赚了一些钱,虽然不多,但总想为社会做些什么。十几年来,我每年都拿出几十万存起来,说句不好听的话,其实我是想存给夏省长,等夏省长什么时候需要,就全部取出来。我算算,帐户上大概有小1千万了,我想是时候取出来了,请夏省长批示。”
夏想心中闷闷的,刘一琳急着和他见面,意欲何为?不过只是微微一想,又抛到了一边,因为,汽车已经驶入了曹永国的住宅小区。
下马河河水,奔流不息了十几年,夏想的官场之路,也一路高歌猛进了十几年。遥望远处齐氏集团的帝王大厦——名字虽有点俗,却是在齐亚南的坚持之下,非要改成了帝王大厦——想到彭云枫等人正在忙碌的大事,夏想微微一笑,等他从京城再回下马区时,等他再次站立在下马河畔之际,已然今非昔比,规划的十年蓝图不是燕省,也不是西省,而是http://www•hetushu.com全国!
1千万虽然不少,但相比这些年来楚子高得益于夏想的帮助而扩大的生意,实在又是不多。倒不是楚子高小气,而是他怕拿出太多了,会让夏想责怪他。但太少了,又拿不出手,就选了一个折衷的数目。
曹殊君夫妇也在。
楚子高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心中既惭愧又感动,惭愧的是这么多年了他还没有看清夏想的为人,以为夏想真是爱财之人,感动的是,夏省长表面上是收了他的1千万,承了他的人情,其实还是在替他着想,让他的钱花到实处,花到刀刃上,并且成就了他的慈善之名。
楚子高以为夏想会推脱几句,然后让他将钱转到一个什么基金会,不料夏想却几乎没有犹豫,开口说道:“难得子高有一片为国为民之心,1千万,我替孤寡老人收下了。”
“好的,事情确实很重要,希望夏省长认真考虑我的要求。”刘一琳又特意强调了一句。
刘一琳……夏想的思路迅速理了一理,说道:“刘市长好。”
燕市,是夏想和曹殊黧的初识之地,也是夏想和连若菡的初恋之地,留给夏想和曹殊黧、连若菡太多的回忆和美好,而楚子高作为夏想起步之时最先认识的一个朋友,他对夏想的帮助虽然不多,却也为夏想的起飞提供了助跑。
夏想一行在燕市用餐完毕,也没再停留,驱车直奔京城而去,路过下马河的时候,望着下马河波光浩荡的河水,夏想hetushu.com的思绪一时飘远,莫名想起了下马区当年激情燃烧的岁月。
打开门,曹永国一下愣住了,门口站着不是一两个人,而是好几个人。
话一说完,三两多白酒一饮而尽。
一句话就让楚子高感觉他的辛苦和努力都值了。
夏想又说:“拿出1千万兴建一座养老院,子高,燕市人民将会永远铭记你的善举!”
楚子高恭敬而不失热情地迎夏想一行入内,曹殊黧、连若菡都主动和楚子高握了手,楚子高更是心潮澎湃,久久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尤其是曹殊黧的一句话,更让他差点再次没有出息地流下眼泪。
或许是初恋最动人,回忆也最甜美,尝遍了世界美食的连若菡、曹殊黧确实喜欢楚子高亲自所做的几道菜,仿佛时光流转,昔日重现。忆当年,曹殊黧和夏想初识,在楚风楼相聚。想当初,连若菡在楚风楼点评楚子高的招牌菜,一语惊醒楚子高,让楚子高受益匪浅,并且奠定了楚子高以后的生意兴隆的基础。
夏想也惊呆了,来人……他全认识,他就知道,又将是一次空前热闹的聚会。
楚子高慢慢就放松了下来,他以前一见大大小小的官员就紧张,是因为不知道对方会狮子大开口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一见夏想也紧张,是总想为夏想做些什么,却又不敢开口,怕夏想批评他。
“我也刚到京城。”夏想想了一想,并不知道刘一琳找他何事,不过他和刘一琳毕竟是老朋友了,就说,“这www.hetushu•com样,你等我电话。”
夏想由衷地替岳父感到高兴,人老了,再恋权不放又能多抓几年?早晚还得松手,早松早省心,说不定还可以多活几年。
楚子高当年也是厨师出身,但已经多年没有掌过勺了,他的举动让所有人都震惊得目瞪口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一琳似乎迟疑了一下才说:“夏省长,我有一件事情想和你当面谈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现在就在京城。”
按说曹永国调来京城时间也不短了,但夏想还是第一次来到新家。
曹永国居住在政协的家属院中,是一栋跃层住宅,楼上楼下总共300多平方米,不是别墅胜似别墅。
今天的相聚,就多了许多人生的感慨和回味,夏想请楚子高入坐,问了楚子高一些关于生意和今后打算的话题,就如聊家常一样,语气亲切而随意。
楚子高走南闯北,一直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经历多了,不再相信世间有真情和友情,尤其是不相信官员和商人之间会有不掺杂质的友谊,现在却是信了,夏想和他之间,这么多年一直都保持了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友谊,让他干涸的内心终于拥有了久违的感动。
养老院的名字楚子高都想了——理想之家,寓意老有所依老有所养的理想之家。
更让他欣慰的是,他的厨艺得到了曹殊黧、连若菡的一致赞叹,很快就将他的菜一扫而光,让他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感觉比赚了1千万还心里美不胜收。
“楚叔叔,我http://m•hetushu.com一直怀念楚风楼的招牌菜,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吃上?”
更让楚子高差点没有站稳的是,连若菡也和他轻轻握了握手:“我也记得楚叔叔的楚风楼有别具特色的招牌菜。”
楚子高几乎说不出话了,感觉他几十年算是白活了,头昏脑涨,几乎站立不稳。
曹永国红光满面,得意地向夏想说到他在书法上面的进步,以及他又结识了几个京城书法界的知名书法家,等等,反正他已经完全适应了新的角色,没有别的省委书记退下之后的寂寞和无助,而是精神饱满,生活充实,反倒比退下之前身心都更健康了几分。
快到京城时,刚下高速,夏想又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能,一定能,我亲自下厨。”省委书记千金、省长夫人,依稀还如当年的青春女生一样,但身份却大不相同了,却一样开口叫他楚叔叔,怎能不让楚子高受宠若惊?
一家人和和美美地坐在一起喝茶聊天,是近年来少见的一次大团圆,正开心时,忽然听到有人敲门,曹永国一脸惊讶地说道:“谁来凑热闹了?平常我这里客人不多。”
楚子高话说得好听,其实还是有意将1千万交由夏想全权处置,虽不明说送礼,其实和送礼并无区别。
等楚子高累得满头大汗,将当年楚风楼的几道招牌菜一一端到了夏想几人的桌子上时,夏想冲楚子高点了点头:“辛苦了子高,让你亲自下厨,我很感动。”
夏想明白楚子高的心意,微微点头:“有话就说,子高,不是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