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86章 突发意外

他现在才知道,他还是不够了解夏想,甚至可以说,远远不够,他已经跟不上了夏想的思路。夏想的目光不落在未来十年,而是二十年甚至三十年。
夏想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了他的心声。
曹永国从来不曾怀疑夏想的政治智慧,自从夏想初登曹家之门并且取得了他的信任之后,在夏想此后每一步的升迁之中,他都是抱着无比信任的态度默默支持夏想的每一次升迁。
曹永国自认不是兴趣所致就会得意忘形的人,也不是一见酒就迈不动脚步的性情中人,平常时候自己也很少喝酒,但今天,在一个人的夜晚,竟然有人了对月独酌的冲动!
夏想的话,类似于展望,或者说只是一次演讲,别人听了,或许会听过就算,不当成真事,但对曹永国而言——对宋朝度、李丁山等人而言同样如是——夏想可不仅仅是说过就算,他的话也不是展望,而是今后努力的方向!
当年夏想初入曹家,和曹殊黧有了恋爱的迹象之时,说实话,他确实有过反对的想法。不是嫌弃夏想不名一文,而是觉得夏想在一家文化公司没有太好的前景,虽然他在城建局长的位子上也是前景不明,但最不济也可以在测绘局局长的位子上退休,好歹女儿也是局长千金,出身高干之家。
也正是基于对王于芬的尊重,他才没有过多阻止夏想和曹殊黧之间的感情,而是抱着先观察一段时间的想法,反正曹殊黧离毕业还早。如果等殊黧毕业和-图-书时,夏想还是一事无成,那么他就要出手,棒打鸳鸯。
齐省会所距离曹家不远,刘一琳现在又是鲁市的市长,夏想的安排就很是妥当。
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动作反而激发了刘一琳的勇气,她猛然向前一扑,一下扑入了夏想的怀中,声音微微颤抖:“原谅我,夏省长,我真的需要一个男人的肩膀依靠一下。”
曹永国起身来到书房,拿出珍藏了一盒龙井,泡了一壶浓茶,在微醉的秋风之中,一人独坐书房,独品香茶,倒也颇有几分遗世而独立的意境。只是他心绪难平,耳边一直回荡夏想令人心神激荡的一番话。
夏想对未来的设想——确切地讲,是对他自己从政之路的设想——就如一幅激动人心的画卷,经夏想之口说出,让他以及在场的第一个人都为之震惊并且大受鼓舞。
一见夏想,她就上前一把抓住了夏想的手:“夏省长,帮帮我,我该怎么办?”
而在夏想成为曹家女婿之后,能力凸显,升迁之快,令人震惊,曹永国心中才更庆幸当时一念之差没有出面反对夏想和曹殊黧的恋爱,否则,肯定后悔。
一个小时后,夏想在齐省会所的东方苑包间见到了微显憔悴的刘一琳。
曹永国相信夏想不避讳众人之口,敢说出内心真实的想法——未必是全部的真实,但至少是部分的真实——肯定有他深思熟虑的出发点。
是的,爽快,是一种当浮一大白的爽快。
和_图_书王于芬却十分支持夏想和曹殊黧谈恋爱,原因很简单,她就是喜欢夏想的实诚,认为殊黧跟了夏想能幸福。曹永国也知道王于芬不是一个嫌贫爱富的女人,当年嫁给他时,就是下嫁,就只认准了他的为人。
夜,深了。
“……”从昨天到现在,才连一天时间都没有,刘一琳怎么如此急不可耐?夏想摇了摇头,只好说道:“好吧,一个小时后,在齐省会所见面。”
目光望向窗外深深的夜色,忽然之间就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和舒适。
而到了总书记一任,政治和经济逐渐形成了一个平衡之势。
“我希望出西省之后,到南方沿海的经济发达省份,亲身体会一下经济发展到了一定阶段,百姓对政治体制改革的呼声有多高,对民主建设的期待有多迫切。我还希望有机会可以到西北走一直,看一看,感受一些西北人民的气度,实地考察西北人民对经济发展的渴望。我还希望有机会可以到东北三省生活一段时间,只有深入到群众中间,才能真正地了解到群众所思所想。”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夏想问道,他有预感,刘一琳遇到天大的难题了。
刘一琳的身子微微颤抖,就如一个受惊的小女人一般。女人终究还是女人,再是高官,再是大权在握,她在无助时也需要男人宽阔的胸膛和安慰。
“夏省长,不好意思一大早打扰你……我一直没等来你的电话。”刘一琳的声音微有急切之意和_图_书
夏想轻轻揽住刘一琳的肩膀,虽然怀中是一个柔软并且成熟的女人,但他却没有丝毫不安分的想法,他对刘一琳从来没有非分之想,再者,他也清楚刘一琳的投怀送抱,无关风月,更无关感情。
在他一路高走顺水顺风的背后,表面上看是站对了队伍认准了方向,其实他自己心里清楚,升迁的背后,是夏想巧手如织运作的结果。
即将登上历史舞台的关远曲,在经济上颇有独到之处,而其为人淳厚稳重,相信在关远曲时代,政治上会稳步前进,经济会或许会有新的突破。
刘一琳的婚姻状况,夏想略知一二,她的丈夫在国外,常年不回,夫妻感情一般,但还能维持……突然在刘一琳面临提拔之际提出离婚,似乎不仅仅是个人感情问题了,而是背后深藏了强烈的政治意图。
一切,全因夏想的一番话。
曹永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果然,果然夏想不仅是他的福气,是曹家的福气,也将会是中国的福气。
也是曹永国认识夏想以来,夏想第一次当面说出他的心声,不仅是当着他的面,还当着宋朝度、陈风以及李丁山等人之面。
热闹了一天的曹家随着夜幕的降临,缓缓地恢复了沉寂,在所有人都告辞之后,曹永国久久地坐在沙发之上,默然无语。
等到了后来,不但夏想步步高升,他也一扫先前的颓势,官运亨通。
夏想的成长,出乎他的意外。夏想的强大,也出乎他的意外。夏想对自己未和_图_书来之路的安排,更是出乎他的意外。
民富才能国强,而国家实际上正在执行的政策是国富民穷。
纵观国内的历任国家领导人,开国领导人自不用说了,没有地方上从政的经历是历史原因,不懂经济是自身原因,再后的几届国家领导人,都各有其不足之处,要么政治上过于强硬,完全以政治来干涉经济建设,举全国之力建设特区,要么政治和经济两手都抓但两手都软。
“下一步,齐省省委班子调整,我有希望入常,担任鲁市市委书记……”刘一琳稍微平静了几分,微有羞赧之意,起身坐到了夏想的对面,“但在关键时刻,他突然提出了离婚。”
每个女人都有不同的女人香,即使是十分细微,但对夏想来说,也能分辨得出来。女人与女人的风景大体相同,但总有细微之处的不同,正是每一处细微的差别,才让一些男人一生孜孜以求地追逐在不同的女人身后。
一夜……曹永国几乎没有合眼。
几个小时过去了,曹永国的心情还是久久不能平静,夏想为自己安排的道路,是一条立足基层、准备把握国家现实脉络并且高屋建瓴的阳光大道,毫不夸张地说,夏想每走一步,所思所想的不是个人资历如何丰富,而是怎样才能更好了引领中国走向民富国强的康庄大道。
古秋实的风格暂时并未彰显,至少从他在地方上的执政思路还发现不了他与众不同的一面,当然,也和他目前所处的位置而必须采取低调务hetushu.com实的作风有关。
刘一琳的手冰冷而柔软,她个子不低,但手却是出奇得小。感受到她的惊慌,夏想伸出双手按住了她的肩膀:“出什么事情了,一琳,别急,慢慢说。”
“你打算怎么办?”夏想先问刘一琳的想法。
十几年来,他不但没有怀疑夏想的政治智慧,也从未后悔过自己当年接纳的决定!
“我无路可走了,有人想在背后整我,我决定了,要跟随你的脚步,只要你帮我过了难关,我要成为你政治班底的一员!”
今天的聚会带来的欢乐,让曹永国年轻了几岁。而夏想对未来的展望带来的震憾,更让他兴奋并且振奋,尽管夜色已深,尽管包括夏想在内的家人都已经入睡,他却没有丝毫睡意。
刘一琳一身淡蓝色的长裙——夏想对蓝色别有好感,从最初蓝袜的蓝色,到梅晓琳的蓝色,以及后来季如兰的蓝色,都让他总是在心中留了一片蔚蓝——薄施脂粉的脸庞掩饰不住愁容。
京城的秋夜,微有凉意,打开客厅的落地窗,任夜风徐徐吹遍全身,感觉遍体生爽,是从未有过的舒适和爽快。
让曹永国庆幸的是,夏想没让他失望,或者说,王于芬和曹殊黧的眼光都比他更准,看出了夏想的不凡之处。
但如果夏想的展望最终成为现实,那么夏想确实会成为国内几任领导人,经历最丰富,政治见解最接近百姓,经济手法最灵活多变的唯一一人!
一夜,夏想倒是睡得香甜,天一亮,他就又接到了刘一琳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