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88章 吴家大事

别看夏想对吴家家事并不插手,但对吴才河的为人还是略有耳闻,再者以他的眼光,也很清楚吴家内部的矛盾,他只是冷眼旁观,并不想介入吴家家事。
吴才洋一愣,吴才江近年来很少对政治问题发表看法,今天一反常态力挺夏想,是何缘故?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吴才江一眼,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
吴才江的政治智慧不比梅升平差,梅升平都要入局了,吴才江却止步于省长之位,全是因他之故,否则现在的吴才江至少也是省委书记了。
夏想偏偏正好坐在吴才河的身边。
夏想此话一出,吴才洋怵然动容!就连一直镇静自若的老爷子也是脸色一变……
吴才洋就对吴才河实在是提不起半分敬重,如果吴才河不是天生为大,如果他是排行第一,他说什么也要好好管教吴才河一番。
“信口开河?”吴才江轻轻摇头,“才河,我从你手中接手吴家的经济事务时,是一个什么状况,你自己心里清楚,现在吴家的经济总量又是怎样的一个数据,你心里也清楚。但你不清楚的是,吴家经济总量有两次飞跃,一次是在股市上席卷了一笔,是我及时听取了夏想的建议才没有错过机会。一次是一举成功地兼并了几家企业,让吴家的经济布局更趋于合理。两次飞跃,让吴家的经济实力提升了三分之一,才让吴家稳稳地坐稳了四大家族第一的宝座……”
如此高风亮节,吴家和_图_书三代之中再嫉妒夏想所受的重视和宠爱,又有何话说?
“能!”夏想终于开口了,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事情真的连累到了吴家,我不但会给吴家一个交待,还会自绝于吴家!”
对于吴才河,吴才洋可以坦然面对,但对吴才江,他心中总有一丝亏欠之意,吴才江为他主动退下,牺牲了政治前途,而吴才江的政治才能在家族势力之中也是出类拔萃的一人。
吴才洋面露不快之色:“才河,也不能这么说夏想,夏想这么做肯定有他的考虑,在他没有解释清楚之前就先下结论,未免太偏颇了。再说你多年不关心政治了,政治上的事情,可能也了解得不够……”
哪里有还不是政治局委员就露出自己力量的张狂?摆明了要授人以柄。
对于吴才河,吴才洋虽然尊他是亲哥哥,但在内心深处还是微有轻视之意。吴才河一直未出京城,跟在老爷子身边,有一句大实话形容就是文不成武不就,年轻时吃喝玩乐,进入官场后一事无成,掌管家族的经济事务时,吴家的经济实力一降再降。现在主持家族的家事,经常有人到老爷子面前告状说他处事不公,为人不正。
“才洋,我不在官场也懂政治,你不要以偏概全。”吴才河不满地说道,“你也不要袒护夏想,你自己说,夏想做的都是什么事情?万一事情弄得不可收拾了,连累了吴家,他能承担得了http://m.hetushu.com后果?”
“连累吴家?”不等吴才洋开口,吴才江笑了,是轻蔑地笑,“才河,你恐怕不知道自从夏想来到吴家之后,吴家的经济实力提升了多少吧?连累两个字就不要提了,我听了会脸红。”
今天本来只是来看望老爷子,并和连若菡商量一件事情,不料正好遇到了吴家人数最齐规模最大的家宴,也算是恰逢其时。
普通的百姓之家还有矛盾,何况如吴家一样的大家族,更是利益纠葛甚多,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夏想对吴家的经济事务都不感兴趣,何况家事?
吴才江比吴才洋直接,说话更有讽刺意味,吴才河脸一红,恼羞成怒地说道:“才江,你说话要有根据,不要信口开河。”
吴才河的从政之路很是平淡,勉强升到副部之后就退出了仕途,主要负责吴家的经济事务,等吴才江为了吴才洋的仕途从正部的岗位之上退下之后,吴才江就接管了吴家的经济事务,吴才河就再退一步,只负责吴家的家事。
吴才洋很护短,他批评夏想可以,老爷子批评也可以,就他认为,吴才河和吴才江都没有资格批评或点评夏想的所作所为。
吴才河的话很不客气,也很直接,不留情面地批评了夏想。
吴才江一番长篇大论,不但震惊了吴才河,也震惊了吴才洋,更让吴老爷子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会议的议题很空洞,宽泛而并无具体所指,但和*图*书如果联系到会议的召开全因他一人而起,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立足的是谁的现在,展望的又是谁的未来。
夏想今天有一件大事要向老爷子和吴才洋汇报。
老爷子没有说话,只是慢条斯理地夹起了一块豆腐,放在嘴中慢慢品味了一会儿,目光看向了吴才洋。
吴家二代三人之中,吴才江、吴才洋和夏想关系最好,吴才河则和夏想来往极少,也是三人之中,对夏想最有偏见的一人。
夏想既不反驳也不辩解,一脸平静,甚至还冲吴才河微微点头,也不知是赞同吴才河的说法,还是只是礼貌性地点头示意。
而且入局也不成问题。
“才江,你这话就不对了,吴家能有今天的成就,还不是当年老爷子韬光养晦,用低调和隐忍一步步才壮大了实力,现在夏想羽翼未丰,就要召开什么全体大会,不是故意惹人嫉妒落人口实又是什么?我觉得一个人在没有实力之前就张牙舞爪,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吴才河继续大肆攻击夏想,言语之中不无鄙夷之意,神情也是微有讥讽之色。
“老爷子,燕市的下马河畔,即将召开一次盛会,前期工作已经准备就绪。”夏想借敬酒的机会,向老爷子透露了全体大会的事情,之前,他只是隐隐向吴才洋透露了一点,并未详说,又说,“会议的议题是——立足现在,展望未来。”
主要是事情太大了,很容易引发保守势力强烈的不满,甚至会对m.hetushu.com夏想的前景带来负面影响,夏想此举,过于张扬了。
吴才洋神色微有不快,他之前隐约听夏想一说有这件事情,当时并未放在心上,不想事情已经准备就绪的时候,夏想才正式说出,完全就是先斩后奏的做法。
尽管说来吴家不少人对夏想有深深的敌意——没有敌意不可能,夏想进入吴家之后,迅速成为吴老爷子最信任最疼爱的一人,老爷子对他的偏爱甚至超过了对亲孙子,自然引发了一些人的不满——但在吴才洋和吴才江都对夏想宠爱有加之后,一些人再是不满也不敢流露出来,只能压在心底。
按照辈份,夏想只能排在吴家第三代,但夏想被安排了主桌,和吴老爷子、吴才河、吴才江和吴才洋同桌,等于是说,夏想在吴家的地位,其实已经和吴才洋平起平坐了。
还好,夏想和吴家关系虽然不错,也深得老爷子和吴才洋信任,但夏想一直恪守了一个最基本的原则,不和吴家有任何经济上的往来,也正是因此,吴家三代之中对夏想虽有敌意,仇视却不是很多,而且,背后说他坏话的也是极少。
“就是,夏想你太胡闹了。”吴才河也开口批评夏想,“中庸之道的精髓是和光同尘,和光同尘就是不能特立独行,更不能不可一世。你弄一帮子人在下马区召开什么大会,名不正言不顺,完全就是没有头脑的闹剧!”
正是夏想恪守了原则,秉承了做人的界限,他才能在吴家如和_图_书鱼得水,也让许多人想要在老爷子面前说他的坏话而不能——实在是无话可说。
吴才河既不如吴才江手腕刁钻辛辣,也不如吴才洋胸襟开阔,在他主持之下的吴家家事,多有偏颇之处,老爷子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吴才江只有一个女儿,也不争求什么,吴才洋更是对家事无暇分心,就导致吴才河暗中借管事之权,尽可能将家族利益向自家倾斜了不少。
“夏想,我不赞成你的大会,最好马上取消。”吴才洋板起了脸,他对夏想是真关心,不想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相信我的判断,大会一召开,对你有害无益。”
吴才江轻轻放下筷子:“要我说,夏想的做法其实很高明,你们都没有夏想想得长远……我支持夏想的做法。”
也是,有什么好说的?夏想不贪图吴家一分财富,甚至还帮吴家提升了经济规模,可以说吴家的经济帝国受益于夏想很多,而夏想却从未取一瓢饮。
“实话告诉你,不但第一次在股市上的收获是夏想的指点,第二次兼并几家企业的漂亮一仗,也是夏想在背后帮我精心策划。吴家也确实在政治上给过夏想一定的帮助,但夏想反过来更独帮助了吴家在政治和经济上大获丰收!才河,你总抱着没有吴家就没有夏想的今天的成见,是非常错误的观点!”
就算吴老爷子没有正式对家族所有人员宣布夏想在吴家的身份地位,吴家所有人也对夏想在老爷子心目中的分量,心知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