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91章 制服

有种,真有种。
原以为夏想多少会给他几分面子,或许会提出什么交换条件来谈判,只要夏想提出要求,就证明事情有可以协商的余地,没想到,夏想根本就没有谈判的意向,吃他的喝他的,不给他一个好脸色,也不卖他一点面子。
夏想的背影没有任何犹豫,一闪就消失在了门口,衙内呆呆地从窗户望向外面,看到夏想迅速地上了汽车,然后汽车无声地开走了,如一道黑色的闪电,闪过的黑光,永远在衙内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衙内冷哼了几句,冷冷地看了国华瑞几眼。
夏想回身,站定:“怎么,你决定收手了?”
“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打刘一琳的主意?”夏想说道,“我更不明白你堂堂的一个衙内,看上别人的女人本身就已经很无耻了,求爱不成还要强迫,你不觉得手段很下作吗?”
羞愧,耻辱,惊恐!
“高总,怎么办?”
不止是阴影,还是恶梦,是从今以后一直折磨了衙内后半生的恶梦。
过了不知多久,衙内才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浊气,心中震惊夏想凛人的气势,竟然让他有喘不上气的感觉,以他的见识和经历,就是面对总书记也不至于此!
衙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夏想的气势之强,和以前判若两人,他微微一想,仍然强词夺理:“我这个人重朋友不重利益,只要你说出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我立刻在刘一琳的事情上收手,而且还会当面向她赔m•hetushu•com礼道歉。”
夏想不接衙内的话,说道:“衙内,我刚才说的话,不是空话,你小心下半辈子的养老钱打了水漂。在刘一琳的问题上,你也别想讨价还价,有些问题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还有,如果你愿意,我们今天就新帐旧帐一起算个清楚!”
“夏省长,牛皮吹得太大了,小心吹破了,哈哈。”衙内哈哈大笑。
哆嗦,不仅仅是气愤难平,还因为害怕。他没想到,他在国外隐蔽的产业和存款,竟被夏想摸得一清二楚,就如一下被脱光了衣服站在夏想面前一样。
衙内和肖佳的生意纠葛,虽然以衙内的全面失败而告终,但衙内不甘心失败,一直没有放弃反攻倒算,不时地制造一点小麻烦来为肖佳的生意添乱,虽然麻烦不大,但就如一只癞蛤蟆落在脚上一样,不咬人但恶心人。
衙内还是在打太极,夏想的耐心就消磨殆尽了。
“夏省长请留步!”衙内喊住了夏想,“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商量。”
“以上还不算,你在美国的几处产业,会在一个月之内破产倒闭,然后被人以极低的价格收购。也就是说,大概不用两个月的时间,你辛苦二十年的成果就会成为别人盘子中的美餐。再换句话说,在十八大结束的一个多月之后,你就会由风光的衙内变成不名一文的穷光蛋!”
衙内感觉十分丢脸,他摆出姿态敬夏想三分,是想营造一个良好的会谈的氛围,可不www•hetushu•com是真的怕夏想,现在真的被夏想压得矮了一头,他才不会认输。
“好,再见!”夏想倒也干脆,起身就走。
“你……”衙内又一下升腾起无可抑制的怒火,“夏想,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不,恰恰相反,我想告诉夏省长的是,我也吃定刘一琳了。”衙内阴阴地一笑,“刘一琳又不是你的女人,你何必为她强出头?只要你亲口告诉我,说她是你的女人,我马上拱手相让。”
但从小打小闹不敢再大打出手的做法之上也可以得出结论,衙内底气不足,只能采取一些不入流的手段来显示他的无耻和下作。
国华瑞一转身来到外面,拿出电话,想了一想,还是拨出了一个号码,响了半天对方才接听了电话,他就如对方人在眼前一样,恭敬地弯腰说道:“夏省长,我是国华瑞……”
“……”衙内的大笑戛然而止,脑中迅速转了一转,也确实,夏想在他面前从未说一句大话,而且只要是他说过的话,都不打折扣地实现了。
但现在,当他转换了角色,变成了被威胁的一方,才切身体会到当年被他逼得走投无路的对手的心态——愤恨、无助、气急败坏,感觉胸中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只差一点就冲破了胸膛。
“我就说一句……”夏想转身就走,用一个坚定的背影最后留给了衙内一句一直让他记忆深刻的话,“记住了,想安稳地养老,从现在起,老老实实地做一个本和图书分的人!别有私心杂念,也别再有歪门邪道,否则,你会和广大的企业退休职工一样,要靠养老金过日子。”
“全部一笔勾销!”衙内答应得十分爽快,他怕了,确实怕了。
衙内几乎要暴跳如雷了,今天他请夏想前来,是本着友好协商的出发点和平解决刘一琳的问题——当然,衙内不愿承认的是,当他听到夏想故意放出风声要介入刘一琳的问题时,他怕了,怕夏想真会冲他出手,所以才摆出了大阵势请来夏想。
“夏想,你欺人太甚!”衙内害怕了,他见识过夏想的手腕,品尝过夏想的厉害,知道夏想的性格向来是说的少做的多,现在居然公然威胁他,想起前一段时间和肖佳的交手,夏想是怎样的深藏不露,直到最后他才知道幕后黑手是夏想。
衙内已经气得说不出话了!
衙内一瞬间如泄气的皮球,直视了夏想半晌,最终还是在夏想咄咄逼人的目光之下,退缩了,他收回了目光,无力地坐回到了座位上:“夏省长,我保证从此以后不会骚扰刘一琳!”
衙内冷静了下来,缓缓坐回了座位上,一抬头,不知何时夏想已经先他一步也坐了回去。
夏想呵呵一笑:“你认识我这么多年,见过我说过一次大话没有?”
“夏省长……”衙内斟酌了一下语句,“我不明白你什么非要袒护刘一琳?”
衙内在京城,不,在全国纵横多年,从来没有品尝过被人当面威胁的滋味,今天,夏想让他品尝到www.hetushu.com了是什么感觉。以前,他不止一次威胁别人,总是自以为很潇洒,可以玩弄别人于股掌之间,每次看到对方恼羞成怒却又发作不得的窘态,他就会哈哈大笑,获得了极大的心理满足感。
确实,在夏想在德国说出一番不合适的言论而引发了外交风波之后,保守势力发动了一场对夏想的攻势,当时衙内以为可以打夏想一个狼狈不堪,不料夏想最后不但从容过关,还让保守势力险些闪了老腰,等于是偷鸡不成反而蚀把米,反倒让平民一系在关键时刻临门一脚出卖了保守势力,也更让团系和家族势力合作得更加密切。
“想想以前被你霸占的无辜女人,想想当年被人逼得家破人亡的企业家们,衙内,你没有资格说我欺人太甚!”夏想冷笑声声,“如果我真的对你欺人太甚的话,我不会对你事先警告,而是直接出手。说一句对你不太恭敬的话,我如果不是给你三分薄面,你现在还能和我坐一起讨价还价?你早就火烧眉毛了。”
“衙内,你名下的三处产业,我准备收了。”夏想直截了当,毫不含糊,“如果你觉得还不够刺激的话,你在美国、瑞士等地的存款,要么会因为涉嫌洗钱被冻结,要么帐户会在国外媒体上大肆炒作,不管是哪一种导火索,最后的结果只有一种——你在国外的存款会曝光然后被合法没收。”
夏想才走不久,国华瑞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神秘兮兮地问了一句。
“刘一琳的离婚事www.hetushu•com件怎么解决?”夏想才不会轻易放过衙内,几次麻烦事,都是衙内主动挑起,不让他长个教训,他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贼心不死,还想惹是生非,“还有,你和肖佳在生意上的纠葛,怎么算清最后一笔账?”
“什么怎么办?”衙内很是不耐地看了国华瑞一眼,“今天的事情,不许对外提起,否则……”
如果在言论风波之前,衙内还可以幻想在政治上能够打垮夏想,但现在,他心中十分清楚的是,夏想已经长成了一片森林,凭借再大的狂风暴雨已经奈何不了他半分了。
现在夏想不再躲躲藏藏,直接正面对他威胁,就更说明了一点,夏想不但确实掌握了大量真实的证据,而且很可能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夏想对接到国华瑞的电话也是微吃一惊,随后一想明白了什么,笑了:“华瑞,你好,怎么,有什么事情?”
印象中,夏想一直是笑里藏刀的类型,何时变得如此强势和咄咄逼人了?衙内被夏想的硬话压迫得说不出话来,只感觉胸口十分沉闷,房间内的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
“你……”衙内气得浑身哆嗦。
“也没什么大事,就有一件关于宗高的小事,我想向夏省长汇报一下。”
国华瑞连连点头:“肯定不会乱说,我又不是靠不住的人,是不是高总?”心里却想,靠,什么东西,被夏想骂得跟一条狗一样低头哈腰,现在在我面前耍什么威风,有本事灭了夏想?
衙内说得好听,其实是挖了一个陷阱让夏想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