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93章 出事了

“快救人!”卫辛情急之下也惊叫出声。
付先先也是一时惊慌,情不自禁也去依靠夏想……夏想双手支撑栏杆,身子重心前移,被宋一凡一推,被付先先一靠,猝不及防之下,手一软,整个人就从栏杆之下翻身落下。
现在夏想不再开车了,级别高了,不允许再坐在司机的位置之上,其实以他现在的年纪,很愿意自己驾车。只是限于规定,只好作罢。
因为离得远,付先先和宋一凡都看得清清楚楚,二人哪里见过自杀场景,又惊又吓又紧张,宋一凡“呀”的一声向前一扑,试图抱着夏想的胳膊。
“救人啊,有人跳河了!”
夏想看得分明,闪过的白光是跳河之人的满头银发,就是说,是一位白发老人!
下马区,怎不令人回味?
忽然,一声凛厉的喊声惊醒了几人的沉静美梦……
是记忆再难轮回,是往事再难浮现,人生最美好的事情就是拥有可以再三回味的回忆。
在路上是边走边说了,但宋一凡的大电灯泡亮得耀眼,让付先先不由对宋一凡又气又笑。气宋一凡依小卖小,笑她有时候确实没有心计,就是小孩子脾气,就让付先先不好意思非要和宋一凡过不去,毕竟,她比她大了几岁。
本来付先先想挨着夏想坐,她还有许多话要对夏想说,不料宋一凡耍赖,非要坐在中间,她最小,又最受夏想宠爱,付先先无奈,只好让步。
车一停稳,他就下了车,站在桥边和*图*书,远望波光浩荡的下马河,见万点金光闪烁,确实是无边美景,遥想当年下马河的一场洪水,曾经的激情和梦想,今日得以实现,让人不免生发一种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感慨。
第一次,付先先在宋一凡身上感受到了威胁,平常夏想对她最是宠爱,现在她在知道,宋一凡才是夏想最宠爱的妹妹。
夏想一下车,付先先、宋一凡和卫辛都下了车,几人默默地站在他的身后,不发一言,都被夏想出神的神态吸引了。几人很少见到夏想有发愣的时候,夕阳的余晖映照在夏想坚毅的脸庞之上,让他的眼神忧郁而神伤,仿佛时光无比漫长,在这一刻静止不动,只在夏想的眼中如河水一样,缓缓地流淌。
夏想哈哈一笑:“你是夸我还是损我?再说损有余补不足,本是天道,何来算计一说?替为富不仁的人积一些阴德,也是好事,他们以后都会感谢你的。”
但如今,由于竞争,由于中国人固有的小聪明,开始在做生意时耍精门,开始以次充好,结果十几年辛苦建立的名声毁于一旦,当地的警察大举出动,无休止地挨家挨户搜查假冒伪劣产品。
夏想刚和付先先讨论了沉重的话题,目光就被外面的美景吸引了,心情一下轻松了不少,说道:“停车!”
付先先生气的原因是因为宋一凡挡在她和夏想中间,让她和夏想的交谈很是别扭。
在卫辛的别墅,付先先并http://www.hetushu.com没有说完她的设想,夏想提议在路上边走边说。
说话间,汽车不知不觉已经行驶到了下马河大桥之下,此时夕阳正好,桥上人来人往,一副和谐美满的景象。
付先先的愿望是美好的,但她不了解部分国人的劣根性,一些国人为了贪图一点点的便宜,可以将智慧发挥到极致,但实际上最终伤害的还是自己。
只可惜,有太多国人喜欢寻找各种漏洞,世界上也只有一个国家可以制造出地沟油、有毒大米和瘦肉精,就是中国。
“你想问题太理想化了。”夏想微微摇头,“国内的经济适用房,有多少开宝马奔驰的人去申请?甚至国内的低保救济,区区每月1000元,不够一些有钱人一顿饭钱,但还是有许多有钱人假冒低保户,还成功地申请了低保救济。中国人的智慧,是你想象不到的精明。而在精明之下掩盖的私心和尊严,也是你想象不到的廉价。”
“简单的事情,你总是复杂化了,我就大开免费之门,谁进我门来,谁就可以得到免费治疗,又有什么不可?”付先先想问题是简单了一点,她很不服气地冲夏想说道。
“你的想法是很好,不过实施的难度很大,我不是打击你的积极性,投资一家公益医院,每年至少要亏空几个亿都填不满。”夏想对付先先的想法先是给予了肯定,然后又提出了中肯的意见,“中国有句古话叫救急不救穷,救死和*图*书扶伤是好事,但也不能完全免费,要想一个合适合理的免费政策救治无钱治病的穷苦百姓,不但需要有善心有资金,还要有智慧,三者缺一不可。”
付先先张大了嘴巴,久久无法合拢,她的模样虽然十分可爱,但她震惊的表情,让夏想心中无奈。
在意大利有一座20万人口的城市,华人就有3万人之多,大多是温州人。温州人的聚集地被当地称之为温州城,起初,温州人为当地经济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并且深受当地居民的欢迎。
付先先眼睛眨了几眨,坏坏地笑了:“我明白了,狠宰他们,然后拿他们的钱,补贴劳苦大众。”
“你真聪明。”付先先连连点头,“到底是当官的,心眼真多,算计起人来,一套一套的,让人不上当都不行。”
小聪明终究难成大智慧,合法、诚实的经营,才是长久之道。
就和当年东北的倒爷一样,一开始和俄罗斯做生意还遵纪守法,不久就自作聪明,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完全自毁长城,直到今天在俄罗斯一提起中国货,还被当地人认为是伪劣产品。
夏想点头:“也对,也不对。不能叫狠宰他们,而是要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多掏钱,比如可以美其名曰是某企业家捐助了一笔爱心款,然后将他的大名留在医院的公德碑上,将他们的名字刻进石头,让他们在石头上不朽,肯定许多人会愿意。再比如每年都公布一次公益医院的最大捐献的爱和*图*书心慈善家名单,将他们的名字印制在免费病人的衣服和各种生活用具上,等等,名声,尤其是善名,也是人生之中最大的财富。”
车上一共五人,司机之外,还有卫辛、宋一凡、付先先和夏想——就如付先先所说的一样,夏想由三位美女陪同,一路南下前去燕市。
正好在夏想的目光所及之处,就在几十米开外,一人从桥上一跃而下,在夕阳的照耀之下,闪过一道刺眼的光芒,“扑通”一声落入了几米深的下马河。
不过还好,宋一凡只是夏想的妹妹,不是夏想的女人。
付先先、严小时和宋一凡虽然心思各异,却是同时想起了和夏想初识时的时光,当年在下马区热火朝天的激情,当年在下马河殊死抵挡洪水的凶险,当年和夏想在下马河漫步的温馨,一一在心头浮现。
曾经的辉煌一去不复返,华人在当地被人歧视,而且生意也一落千丈,只能苦苦支撑。
付先先再有钱,也填不满有便宜不沾的国人的私心和贪婪,免费医院只能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真要开起来的话,恐怕到时住院的会是许多装穷的有钱人,真正的穷人反而没有受益的机会。
一个合理的制度是保证公益医院健康发展的必要前提,夏想不会打击付先先的善心,更不会不帮她实现梦想,继续说道:“公益医院要提供免费治疗,不可能和经济适用房或廉租房一样对申请者进行资格审查,有时候病人病情危急,肯定要救和_图_书人为先。但问题是,如何保证公益医院健康、有序的长远发展,不让有钱有权者也借机侵占贫苦百姓的资源?你有没有想好一个合理的制度,制定一个既可以保证穷苦大众得到免费救治,也可以保证有钱有权者在侵占了不属于他们的资源之后,事后进行弥补?”
付先先头摇得跟不倒翁一样:“没有,没想好。要是我什么都想好了,我就不是付先先了,我肯定就是女夏想了。”
要是让他开车,车上也不用这么挤,但现在坐了五人,就稍微挤了一点。宋一凡非要挤过来坐,不肯坐另一辆车,夏想就拿她没有办法。
下马河,怎不令人畅想!
夏想无奈地笑了,说道:“公益医院虽然只面向穷苦大众,但如果你的医院医术高超,名声远扬,肯定会有不少有钱有权者趋之若鹜,他们到时前来求医,你又不能拒绝,救死扶伤是医院的根本,你又该怎么办?”
汽车一路疾驶,由京城直奔燕市而去。
下马区是夏想的官场之路真正起飞之地,也是夏想平民情怀最开始展现的一任,正是在下马区任上,他经历了一系列的波折和磨难,最终成功地屹立在了潮头,也还是在下马区,奠定了夏想仕途之中最深厚的根基。
而且她还非要坐在后面,紧紧靠着夏想。夏想坐在右后的位置,卫辛坐在他的前面,宋一凡坐在他的左边,宋一凡的左边,是付先先。
只一眨眼,夏想就紧随跳河之人,也“扑通”一声落入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