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01章 惊人的力量

季如兰横跨经济班底和政治班底的独特优势,让她成为此次会议最引人注目的一道风景。她不但在经济班底会议之上大放光彩,在配合彭云枫工作时,也赢得了彭云枫的大加赞叹,让他对她的各项能力十分钦佩。
事后不久,先是房周字被撤职查办。但省委似乎对处理结果并不满意,直接表现就是高晋周在一次省委常委会再提王老太事件,指出如果王老太事件处理不当,将会成为燕省的一块伤疤。
但政治上的事情谁能说得准?也正是徐志强的英明决定,不但确保了下马区继续平稳有序地向前发展,也保证了他今后的步步升迁,没有如魏其才一样被历史的大潮吞没。
夏想端坐在前排正中,彭云枫和陈天宇一左一右,如左膀右臂。其余人等,按照级别在下面就座,和经济班底的座位安排比较随意不同的是,政治班底的座次都是按级别高低而定,级别越高,离夏想越近。
次日一早,彭云枫早早起来,和陈天宇、季如兰一起,最后一次确定与会人员名单。
一部分人认为,一个七十来岁的老太太跳河就让一名区长丢官,是不是处罚得太重了。另一部分人则拍手称快,肯定了魏其才引咎辞职是政治上的长足进步,是法治的具体体现。
夏想先致了开场白,开场白很简短,简单明了地点了题,然后说道:“今天和同志们坐在一起,一是为了见个面,说说话,联络联络感情,喝喝茶,二和_图_书是想介绍几个人给你们认识。”
依然是可以容纳300人的会议室,但政治班底的人数远不如经济班底多,只坐了一半不到的位置。不过联想到现在夏想才是省长级别,与会者都是处级以上的官员,而且都还是身居要职手握实权,甚至不少人还是党政一把手,近150人的规模,是非常恐怖的一支力量!
下马区因王老太跳河而引发的插曲过后,夏想继续将全副精力投入到接下来的政治班底大会之中。政治班底大会的安排不比经济班底,毕竟都是官场中人,不可避免地带有了官场风气,各人级别不同,层次不同,在安排住宿之时,就必然要求不同。
基本上政治班底大会的前期筹备工作,进展还比较顺利,就有一点让彭云枫心里没底——他不敢确定当天的大会,到底会有多少人到场!
一句话就吊足了众人的胃口。
夏想不允许下马区出现乱象,更不允许下马区有一个魏其才一样任人唯亲却没有能力的区长。
夏想看出了众人期待和好奇的心理,偏偏就不按照官场规矩由从大及小介绍,反其道而行之:“第一个要介绍的是鲁市市长刘一琳。刘一琳刘市长,相信你们不少人都认识。但她还有一个身份,你们肯定不知道……”
魏其才引咎辞职之后,历飞借势上位,得以坐定下马区长的宝座!
江天来了在情理之中,他在燕省受惠于夏想很多,而且他的姐夫朱虎多和_图_书年来一直是夏想最忠实的经注班底之一,李逸风大老远从湘省赶来,也是为了表明心迹,表明他要时刻和夏想的步伐保持一致。
次日,燕省的主要媒体都报道了王老太跳河自杀一事,由此引发了公众对养老金和医疗问题的深思。新闻只是陈述了客观事实,并没有指明是谁救了王老太,却大篇幅报道了省委书记高晋周在王老太事发之后不到两个小时就到医院看望了王老太,并指出,高书记对王老太事件十分关注,已经指示有关部门就王老太事件做出调查。
大部分参加完经济班底会议的经济班底,已经各自离去,为了今后五到十年的规划,投入到了热情高涨的工作之中,经济班底之中只有少部分人留下继续参加政治班底的会议,季如兰就是其中之一。
魏其才的辞职在燕省官场引发的争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停息,差不多是一半赞成一半反对。而在民众中间引发的热论,基本上三分之二多数认可。
今年的政治班底会议,不但规模最大,人数最多,而且与会人员最神秘。
以他现在的手腕来撬动下马区的局势,只是举手之劳,当然前提是有事情可以借势,而有现成的王老太事件如果不加以利用,就是错失良机了。
徐志强的判断是正确的,在下马区的经济班底会议之后,第二天就召开了政治班底大会。和经济班底大会的惊喜不断相比,政治班底的大会完全可以和图书用震憾连连来形容。
事件最终的处理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外——仅仅几天后,魏其才因王老太跳河事件牵连,引咎辞职!
开会前,彭云枫向夏想汇报了与会人员的安排情况,夏想点头说道:“没有确定是否到会的五六人的名单,你报我一下。”
市委和区委的两派之间,争论不断,谁也无法说服谁。尤其是区委,甚至因王老太问题最后的处理结果而差点闹得不可开交。
徐志强圆滑归圆滑,但他有眼光,对燕省的局势有独到的看法,认为陆儒在省委之中可能地位不会稳固太久,主要他也隐隐听到风声,夏想在下马区召开的政治班底大会,会有重量级人物与会,如果不在下马区的风云际会之中站对方向,肯定会被大风吹落下马河。
甚至连若菡也返回了京城。
第四排就座的是神秘人物,之所说是神秘,是除了邱绪峰和季如兰之外,其他人别说与会人员大部分不认识,就连彭云枫也不知道来者是谁。
再如果想到与会之中还有数人是副部级高官,相比夏想可以决定几千到上万亿资金的经济班底,政治班底在人数上虽然不占优势,但实力一样令人心惊。
而且在王老太事件爆发之后,市委和下马区委也出现了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分成了两派,一派对王老太事件力挺,认为确实应该借此事好好整改一下,另一派则觉得太小题大做了,归根结底还是政治斗争的需要,认为没必要非http://www•hetushu•com要上纲上线,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新闻媒体上的报道,对燕市市委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也让陆儒心里明白,王老太事件已经引发了,想捂盖子是捂不住了,市委必须就事件的最终处理结果,给省委一个满意的答复。
而之后,徐志强的立场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再任人唯亲,在许多事情上充分尊重历飞的意见,对历飞提出的振兴下马区经济的计划无一反对,全部大力支持。
没错,江天和李逸风也都来了。
好在彭云枫精于此道,现在又是省委秘书长,天生就是大管家的角色,将各项事务都打理得井井有条,没有出现一丝纰漏。再者都是为了夏想才走到一起,都是夏想精心挑选的班底,没有人会没有素质地计较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
最耐人寻味的是,下马区委书记徐志强保持了中立,不偏向力挺还是力摔两派之间的任何一派,但明眼人还是看出了问题,徐书记和历区长最近越走越近。
众人都洗耳恭听,早就对后排的几名神秘人物感兴趣了,就等夏想介绍,直觉告诉他们,几位神秘人物,必定个个来历非凡。
9点,政治班底会议正式召开。
第三排就座的人员大多是夏想在外围提拔的嫡系,或是部分隐形势力,就如单城市委书记王端杰和市长武爱周一样部分吴家嫡系身后的嫡系。
除了彭云枫和陈天宇之外,朱睿乐和彭勇也在前排就座。按说以彭勇的级别不够坐在前排,但http://m.hetushu.com夏想特意点名让他也在前排就座,虽然坐在了末席,彭勇心中还是十分激动,就知道夏省长对他特意关照。
在第一排就座的人员有陆明——其实没有特意通知陆明,陆明听到消息后,即刻赶来——徐子棋、江天、梁秋睿和李逸风。
昨天的一个局,夏想只让唐天云露面,他自己躲在了暗处。整个事件的走向基本上在掌控之中,除了徐志强的态度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大体上没出现不可预料的偏差。
消息引发了不小的轰动。
9点30分,会议正式开始。
有人确实是有特殊情况,身为一把手,临时有事脱不开身,也完全在情理之中。也有人含糊其辞,说是不能确定当天是否能及时赶到,总之,大概有五六人没有最终确定是否到场。
彭云枫知道,不管几人最后是否与会,他们在夏想的心目中,已经排到了末位……他暗暗摇头,替他们惋惜,因为他们错过的不仅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盛会,也错过了今后十几年的关键升迁,更失去了夏想的信任。
在历飞的务实实干之下——历飞的许多想法有高人在背后指点——在徐志强的配合上,下马区重新恢复了欣欣向荣的气象,恢复了原有的秩序和清明。
许多人对徐志强的做法不理解,不明白为什么徐志强和历飞紧密握手了,甚至有些人还指责徐志强是墙头草,是两面派。
第二排就座的人员有钟义平、胡书扬、刘一九、傅晓斌和夏想在齐省、湘省等任上的历任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