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章 强龙不压地头蛇

他就是不知道,不关心,还是压根就不想知道?杜宇峰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向郭达亮汇报一下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急促的警笛声,这声音对杜宇峰这个老警察来说实在很平常,可是对山村的村民来说,却可以触动他们最深层的神经。
里面传来女孩子的惊呼声:“别进来!等会儿!”
“少来了,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不是好人,这笔帐我跟你慢慢算,把衣服给我穿上!”楚嫣然一只晶莹的美足从被褥中伸了出来,淡淡的晨光为她的美足笼罩上一层温玉般的光泽,足趾颗颗晶莹,宛如粉红色的花瓣,张扬看了看那条皮裤,帮她穿上一条腿应该没多大难度,可是那条受伤的左腿是无论如何也穿不进去的。张扬叹了口气,转身来到一旁,从自己的箱子里找出一条肥大的牛仔裤,这裤子是新的,张扬只穿过一水。
张扬用毛巾擦干了面孔,看到杜宇峰向门外走去,他也感到有些惊奇,这么早就有警车找到这里,这件事十有八九和昨天晚上的事情有关,张扬拿着毛巾跟着杜宇峰走了出去。
这时候刘传魁也来到了门外,他慌忙分开张扬和那群警察:“我是上清河村的党支书,有什么话,都和我说。”
张扬闭上双目,脑海中却出现了一幅完整的骨骼断裂的图像,断裂的腿骨被他精准的对到了一起,他睁开双目,目光充满了欣慰:“进去了!”
张扬想不到这老支书也是满脑子的龌龊,不禁呵呵笑了一声,既然人家都误会着,他也就没有解释的必要了,反正张大官人从来也不会在乎名声的问题:“刘支书,招弟没事吧?”
张扬笑道:“我说楚嫣然,我对你好像没啥义务吧?救你我那是慈悲为怀,帮你接骨我那是人道主义,现在你家也来人了,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如释重负,我真的是如释重负啊!”
张扬双手向不同的方向飞速旋转了一下,同时向外牵拉,前所未有的疼痛让楚嫣然失声尖叫起来:“疼……”
张扬淡淡笑了笑:“知不知道什么叫庸人自扰之?我可没有那么多龌龊下流的想法!”说话的时候,已经解开了楚嫣然的黑色皮裤,轻轻一扯,露出一截雪样洁白的小腹,楚嫣然还从未在男子面前如此暴露过肌肤,俏脸登时红了起来,一双妙目紧紧闭上,说来奇怪,她对张扬竟然有种莫名其妙的信任感,或许因为张扬从悬崖下把她救回的缘故,她宁愿相信张扬不会对自己做出格的举动。室内忽然变得寂静无比,楚嫣然敏锐的觉察到张扬灼热的男子气息,她不敢睁开双目。
张扬悠然神往,谢志国却脸色一变。
东方的天空隐隐现出一丝红色的光芒,朝阳的出现预示着浓雾即将消散,浓浓的白雾,在短时间内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小山村恢复了昔日清朗明秀的景象,张扬这边洗漱完毕,才看到郭达亮迷迷糊糊的走了出来,水缸旁边顿时热闹了起来,洗脸的洗脸,刷牙的刷牙,农科站的董开正站在石碾子上调开了嗓子,他是一戏迷,每天清晨吊嗓子是他的必修课。
楚嫣然坐在床上,四处搜寻着,终于看到她的裤子被放在远处的椅子上,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混蛋!”然后清了清嗓子:“谢叔,你等会儿,让张扬先进来!”
楚嫣然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无埋怨道:“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出门?”
“这么早!”张扬晃动着双臂。
对方的目光猛然变得咄咄逼人,怒喝一声:“给我抓起来!”
门外谢志国已经等得有些心急了,忍不住又叫了一声:“嫣然,好了没有?”
断骨对合之后,楚嫣然身体的痛楚也减轻了许多,虽然不知道接骨的具体情况,可是从现在的感觉来看,张扬应该接好了她的断骨,心中对张扬不觉多了一分感激。
刘传魁抖了抖披在身上的黑布棉袄,旱烟噙在嘴中,扬起双手:“来铐我!老子动一动就跟你姓!来啊!铐我?铐你妈!”刘支书傲立于朝阳的晨晖之中,宛如清台山巅峰傲立风中的那棵青松,虽然身在一个不起眼的职位之上,可此刻刘支书却把他的权威和强势放大到最大。
楚嫣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可这一笑又牵动了伤口,痛得又流出了眼泪,脸上的表情真是痛苦到了极点,张扬微笑道:“乖乖听话!”他伸手一指点在楚嫣然小腹脐上的神阙穴之上,楚嫣然只觉着身躯宛如触电般震动了一下,疼痛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张扬点穴的目的是让楚嫣然在短期内失去身体的知觉,这样可以从容的为她接骨。
楚嫣然望着张扬,发现他心不在焉眼光迷离,这样的神态给楚嫣然的直接印象就是贼,张扬这小子太贼了,他说话的时候在动心眼,不说话的时候十有八九也在动心眼,不过是坏心眼,楚嫣然指了指门外,不无威胁的对张扬道:“来了不少警察吧?”她虽然没有出门,可是刚才急促的警笛声她已经听到了。
张扬冷笑了一声:“这儿是平海,北原的警察管不到我们这块儿,你少威胁我!”
张扬笑眯眯看着刘传魁,心说,头疼我没工夫给你治,不过小头上的那点儿遗留问题我倒能够帮你们解决一下。
“那你担心个屁,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和_图_书你强奸的呢。”刘传魁躲过杜宇峰手中的旱烟袋,哼着小调儿走向夜色中的村落。
“嗯!”
谢志国因为愤怒一张脸涨得通红,他的右手做了一个下压的动作,示意手下警察一定要保持克制,千万不要让局面进一步恶化。他向刘传魁点了点头:“刘支书,不好意思,我们工作的方式可能有些问题,不过,你也要理解我们的心情,可不可以把楚嫣然的下落告诉我们?”
两名警察伸手去拧张扬的手臂,张扬双臂稍稍用力,力量虽然不大,可是发力的角度极其巧妙,两名警察脚下一个踉跄,身体居然撞在了一起。
那名一级警督威严十足的扫视了张扬和杜宇峰一眼,最终目光定格在杜宇峰的脸上,他指了指远处停着的小面包:“那辆车是你的?”
张扬望着楚嫣然那张粉嘟嘟的俏脸,发现楚嫣然的美是夏花般的奔放,不经掩饰,落落大方,不同于左晓晴的含蓄和幽雅,可是这种美丽更让人感到亲切,虽然楚嫣然对他怒目而视,可是他却从楚嫣然的明眸之中轻易就找到了温暖和友善。
张扬很认真的自我介绍说:“我,张扬!春阳县黑山子乡计生办主任!”
周围村民发出大声的哄笑。
张扬充满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杜所,我说你这么大脑壳就不会想点好事儿,我身为一个国家干部,我能干什么出格的事?再说了,就算我真做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也跟您老没关系,你就甭操心了。”
楚嫣然小声对张扬威胁道:“你给我等着!”
望着楚嫣然有些憔悴的面容,张扬同情心再度泛滥:“累了就睡吧,明天我让人送你回去。”
张扬点了点头:“这样吧,你一个人跟我进去,她受了点伤,这么多人去,好像有点不合适。”
张扬笑道:“不敢!”
刘传魁不屑的笑了一声:“麻烦个屁,不就是钻窟窿打洞的那点事,人家你情我愿,谁还管得着这事。”
张扬看着杜宇峰,这厮显得有些憔悴,脸色发黄,双目无神,右眼角还残留着一块眼屎,张扬忍不住笑了起来。
村委会门前的空地上停了三辆丰田警车,警灯闪烁,从车牌号来看是邻省北原的,杜宇峰看得更细致,这些警车属于北原省荆山市,要知道荆山市和春阳县就隔着一座清台山,过去清台山隧道没有开通的时候,这条省道上每天都可以见到无数荆山牌号的汽车,可自从隧道贯通,已经少有汽车涉险从山路绕行,杜宇峰知道,这些警车绝不是凑巧路过这里的。
让杜宇峰郁闷的是,工作组的其他人竟然没有一个主动过问昨晚发生的事情,身为工作组组长的郭达亮洗完脸刷完牙,便盛了一碗热腾腾的小米粥,拿了一个馒头,就着小咸菜,美美地享受自己的早餐了。
杜宇峰在警察队伍里辛辛苦苦混了这么多年也不过才是个二级警司,人比人气死人啊,望着那几名一级警司年轻而充满朝气的面孔,杜宇峰没来由感到一阵颓丧,老子这辈子恐怕是没指望混出头了。
楚嫣然轻声道:“谢叔,我左大腿骨折了!”
张扬叹了口气:“我说你们这些警察,就不懂得讲道理?楚嫣然还好端端的活着,你们兴师动众大动干戈来做什么?”
“蓬!”地一声,不知是哪个投掷出了一个石块,正砸在前面警车的大灯上,大灯被炸得稀烂,报警器开始不断的嚣叫。
“铐起来!”谢志国的语气毫无任何的缓和余地,一名警察冲上前去,一把拧住郭达亮的手腕,郭副乡长哪里会是这名训练有素的警察的对手,被拧得弯下腰去,杀猪般惨叫起来,那名警察已经干脆利落的把他的双手铐上,郭达亮愤怒的吼叫着:“我是国家干部……”话没说完,已经被那名警察一脚踹在腘窝,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刘传魁乐了:“你是说小张主任强奸人家?”
张扬点了点头。
刘传魁吧唧了一口旱烟,忽然吐了一口浓痰在地上:“我说你有啥事不能好好说,非要拔刀弄枪的?大清早的,你就把我们郭副乡长给铐了,你让我这个村支书的脸往哪儿搁?”刘传魁虽然只是一个村干部,可也是极爱面子的人物,工作组来到上清河村,遇到这档子事,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杜宇峰为自己出头的缘故,无论理在那一方,在刘支书的概念里,我的地盘我做主,你们警察怎么着,拿枪怎么着,老子还真没把你们看在眼里。
谢志国的声音已经变得严厉起来:“嫣然,你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说给我听,我一定会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对张扬怒目而视,张扬并不担心什么后果,他只是觉着自己有点冤,要是楚嫣然当真恩将仇报,还不如昨晚在悬崖上把她那个……啥了呢。虽然难度高点,不过毕竟不用这么憋屈不是?
听到张扬的这句话,谢志国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只要楚嫣然还活着,其他的一切都并不是那么重要了,他指了指小院里面。
“丫头,话可不能乱说,你自个儿骑下去的,我那叫见义勇为,乐于助人!”
那名一级警督向杜宇峰走了一步:“我叫谢志国,北原省荆山市公安局副局长,我现在怀疑你和一宗持械抢劫,涉嫌杀m.hetushu.com人案有关,请你配合调查!”
“跟你说话真他妈费劲,你说你要是把精力都放在抓贼破案上,也不至于快三十了还在乡派出所窝着。”
张扬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也绝不是那种趁虚而入的小人,他拉开棉被为楚嫣然盖好裸露的双腿,楚嫣然感动之余,也因为刚才对张扬表现出的戒心而内疚。
杜宇峰心事重重的说:“就怕那小子用强啊,他那身功夫,一打四十三,更何况一个弱女子……”
刘传魁摇头晃脑的跟着哼着,不过多少有些喧宾夺主的味道,董开正几次都差点被他带跑了调儿。
门外杜宇峰和刘传魁目瞪口呆的对望着,都是大老爷们,谁他妈听不出里面在干什么?刘传魁吧唧了一口旱烟,一脸暧昧的向远处的石碾子走去,杜宇峰脸色铁青的跟了过去,有气无力的在石碾子上坐下,刘传魁把旱烟递给他,杜宇峰用力吸了一口:“这事……恐怕有点麻烦……”
谢志国推门走了进来,看到楚嫣然搂着张扬的脖子,半边身子靠在张扬的身上,张扬的左胳膊还圈着她的纤腰,马上脑子里又开始推理了。
张扬一边给她把裤腿套上,一边叫着屈:“你以为我乐意看你,我这是有同情心,害怕你因为左腿残疾而自卑,万一想不开再跳崖啥的,那多让人心疼啊!”
杜宇峰冷冷看着他:“这儿是平海!”
张扬笑了一声:“你们是为了楚嫣然来的吧?”
杜宇峰不乐意了,右手紧紧捂着枪套:“干什么?你们这次行动经过平海公安厅了吗?”北原省的这帮警察实在欺人太甚,竟然不通知平海警方,跨越省界过来抓人,而且抓得这位还是平海省的警察。
楚嫣然习惯了他的调侃:“我睡了,晚安!”她说睡就睡,不多时就已经进入香甜的梦乡。
谢志国没耐心和张扬纠缠下去:“好,铐起来再问!”
张扬老老实实点了点头。
刘大柱抄起一把菜刀,威风凛凛的出现在父亲的身后:“谁敢铐我爹,老子活劈了他!”
楚嫣然先是美背挺直,然后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这叫声把张扬吓了一跳。
张扬的这条牛仔裤虽然长了一些,不过肥肥大大,刚好能够套上楚嫣然的那条伤腿,为她提裤子的时候,不可避免地搂住了她的纤腰,这样的姿势毕竟有些暧昧,两人目光相对,呼吸都不觉变得沉重了许多。
谢志国虽然打心里瞧不起这个村支书,可是他却不能忽视村支书在这座乡村的影响力,周围越聚越多的村民肯定会站在村支书的立场上,虽然他们手里有枪,可总不能真的向老百姓开枪。谢志国先后在杜宇峰和张扬那里碰了两个钉子,已经意识到这帮人绝非善类,开始他过来的时候之所以态度强硬,是因为认定楚嫣然已经遇难,可从张扬的话中他已经觉察到,楚嫣然并没有死去,心境在短时间内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一时彼一时,谢志国身为荆山市公安局副局长也不是鲁莽无脑之辈,他挥了挥手,示意手下的这帮警察暂时退下,控制住内心中的情绪:“昨晚是不是有一个女孩子骑摩托车在紧十八盘路段冲下了山崖?”
张扬点了点头,一手扶住楚嫣然左腿白嫩的根部,一手握住她圆润的膝盖,低声道:“我开始了!”
他强迫自己将目光放在楚嫣然晶莹圆润的足踝上,褪下了她的皮裤,又用剪刀将丝袜剪开,指尖在楚嫣然大腿白嫩的肌肤上轻轻触摸了一下,楚嫣然不由自主战栗了一下。
张扬笑了起来:“怎么,是不是因为我守在身边的缘故,害怕我趁你熟睡,对你图谋不轨?”
谢志国冷冷看着郭达亮,心说给你脸你他妈还得理不饶人了,你给我等着,等今天的事情过后,还不知以后谁倒霉呢。他提醒郭达亮道:“郭副乡长,既然搞清楚是误会,大家最好还是冷静下来先解决问题,至于这些误会以后再说!”
刘传魁叹了口气:“吓着了,哭了一夜,天明才刚刚睡着,让我抓住那狗日的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杜宇峰急了:“你这是什么混账话,怎么跟我没关系呢?你到底干了还是没干?”
楚嫣然俏脸上充满了得意:“昨晚是你们把我逼下悬崖的,你说这笔帐咱们该怎么算?”
杜宇峰点了点头。
“谢叔,是我自己不好,对地形不熟悉,没有控制好车速,所以才冲下山崖。”楚嫣然这句话一说,不但是张扬,连谢志国也是如释重负,谢副局长现在好交代了,都是这丫头自己冒失,与他人无关。
张扬也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通过刚才的一番折腾,他们这边面子也有了,气势也有了,再闹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更何况昨晚楚嫣然的车辆失控事件的确和杜宇峰的追逐有着直接的关系,他点了点头:“楚嫣然还活着,正在里面睡觉呢。”
谢志国被刘传魁当众数落了一通倒还沉得住气,身后的小警察忍不住了,怒吼道:“老家伙,你和我们局长说话注意点!”
谢志国心里这个气啊,这村支书太他妈嚣张了,不过冷静下来想想,自己的确没有铐郭副乡长的理由,人家都说自己是国家干部了,他摆了摆手,示意手下人给郭达亮把铐子打开。
楚嫣然狠狠瞪了张和-图-书扬一眼,张扬顿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这丫头八成是以翻脸回子,保不齐要把这次的责任都推到自己的身上,话说……那……啥……这次如果不是杜宇峰盲目去追赶人家,也不会出这么大的事情。
谢志国这才明白她为什么和张扬如此亲密的靠在一起,紧张的问道:“腿断了?还有没有其他的伤啊?”
兜了一个圈子,谢志国又聚焦到了张扬的身上,按照他得到的情报,昨晚有两名劫匪开着牌号为的松花江小面在清台山紧十八盘路段实施持枪抢劫,抢劫过程中导致楚嫣然车辆失控冲下悬崖,根据证人描述的外貌特征,十有八九就是杜宇峰和张扬两个。
“好痛……”
谢志国额头上已经冒汗:“不是,不是,你看看,你看看,让我怎么跟你外公交代……”荆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明显有些手足无措,张扬看出人家这是真真正正的紧张。
刘传魁转向张扬:“小张主任,听说你今天上午要给我们村的大老爷们免费做个身体检查?”
无论是张扬还是其他人全都感受到这来自于老支书不可一世的王八之气。
郭达亮发泄一通之后马上冷静了下来,对方的来头和身份都要比他大得多,郭达亮平日里是极其冷静理智的一个人,刚才的表现也的确有些失常,一旦冷静之后,他就开始考虑事情的前因后果,目光找到了一旁的张扬:“我想张主任会解释这件事!”推脱,郭达亮虽然没有搞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可是有一点他已经认定,这一定是个不小的麻烦,自己还是尽量要牵涉进去的好。
谢志国看出这厮身手不凡,命令剩下的警察向他围拢过来,张扬原本没有和他们闹僵的打算,向后退了一步:“我说,脸都是自己给的,假如你们再这么蛮不讲理,回头万一出什么事儿我可不敢保证。”
杜宇峰的手还没有落在腰间的枪套上,四名警察已经将黑洞洞的枪口同时对准了他,杜宇峰干警察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可是被自己人用枪指着头还是第一次遇到。
随着黑色皮裤的慢慢褪下,楚嫣然绣工精巧的黑色三角内裤出现在张扬眼前,张扬竭力镇定心神,却见楚嫣然丰润健美的翘臀下,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渐渐显露出来,她的肌肤细腻柔滑,毫无任何的瑕疵,浑圆迷人的玉腿上穿着薄如蝉翼的丝袜。腿形极美,不过左大腿因为骨折的缘故,已经明显的肿胀,肤色也变得有些发亮。
“再忍一忍,疼痛一会儿就过去了。”
郭达亮不明不白的被铐了老半天,早就窝了一肚子的火,更看到人家刘支书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强势一面,两相对比,自然觉着自己颜面无光,手铐这边一打开,他就冲到谢志国的面前,什么冷静,什么大局观早他妈扔到九霄云外了,他怒吼着:“党中央三令五申不许野蛮执法,你们就是野蛮执法,你们哪还算得上警察,简直是一帮土匪,我要投诉你们,我要向你们的上级部门反应。”
张扬眯着双眼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不屑:“我凭什么告诉你?你一上来就用枪指着我的头,谁他妈不害怕啊,我这一怕,就给忘了!”
楚嫣然转向张扬露出感激的微笑:“多亏了张扬,他听到我在悬崖下的呼救声,不顾生命危险爬下去把我背了上来,如果没有他,恐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说到这里一双明澈美眸居然笼上了一层凄迷的泪光,哪里还有人怀疑她说的是假话?
张扬暗赞,难怪书上说女人是天生的演员,这楚嫣然还算是有良心,张大官人心里暖烘烘的,感到好人还是有好报的,这想法儿让他不由得有些激动,激动就有些忘形,然后他的大手就轻轻在楚嫣然挺翘的屁股上拍了两下,原本张大官人是表达心中感动的正常表示,可到了楚嫣然这儿就感觉到他有趁机揩油之嫌,搂在张扬脖子上的手臂悄悄滑了下去,抓住张扬肩头的肌肉用力掐了下去借着一个有力的逆时针转动。
刘传魁乐得用力吸了两口烟锅子:“那敢情好,说起来我有个头疼病,回头也给我查查。”他哪知道人家是存着把计划生育落在实处的想法。
楚嫣然格格笑了起来:“怎么?你觉得我不够惨啊?”这女孩还真不是一般的坚强,大腿断了根本不当一回事儿,依旧谈笑风生。
谢志国明显愣了一下,他的目光转向张扬:“你认识她?”
张扬无奈,闭上眼睛摸索着帮助楚嫣然顺利的穿上了一条裤腿,穿左腿的时候自然没有那么容易,他尝试了一次都没有成功将裤腿套上去,一探手握住了楚嫣然温软的美足,楚嫣然足心一暖,敏感的缩了缩脚,却见张扬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双眼,贼亮贼亮的眼睛正盯住自己的大腿,芳心中又羞又气:“看什么看?小心我告你非礼!”
三辆警车上一共下来了十二名警察,带队的那位两杠三花,是位一级警督,正处级干部,身后跟着的那群警察,最低级别也是一级警司。
张扬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把楚嫣然的皮裤拿了过来,却摇了摇头:“没用,你穿不上!”
小巧的黑色内裤从嫩白的双腿间穿行而过,向前包住了那曼妙的起伏,诱人的曲线让张扬血脉喷张,张大官人顽强的意志正和_图_书在遭受着非人的考验。
谢志国意识到眼前的这位是个老油子,心中这个怒啊,可有件事他不得不顾忌,那就是黑山子乡属于平海省,自己这次出任务已经是跨省作业了,无论事情的起因如何,在警察系统内部来说,自己都是坏了规矩,自己理亏啊,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楚嫣然的下落,只要是楚嫣然没事,什么事情都好说,假如楚嫣然真的出了大事,那后果……谢志国脊背上已经冒出了冷汗,他甚至都不敢想下去了。他咳嗽了一声,绷得紧紧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笑意:“老同志,既然你是村支书,就应该明白事情的利害,昨晚那件事你一定知道吧,有位叫楚嫣然的女孩失踪了,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尽早帮我们找到那个女孩。”
“放下枪!”谢志国命令道。
“谁敢铐刘支书,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张扬那边也被两名警察用枪指着,虽然张大官人武功盖世,可也不敢在这种时候轻举妄动,拳脚再快也快不过子弹,张扬已经在电视上,书上多次认识到这个问题。
谢志国听得真切,那声音的确是楚嫣然所发,一颗心顿时放回了肚子,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许多,微笑道:“嫣然,我是你谢叔!”
楚嫣然有些羞涩的笑了,宛如夜风中绽放的玫瑰,如此迷人如此妩媚,让阅尽人间美色的张大官人不由得看得呆了,有些失态的咽了口唾沫:“得,你还是别对我笑,容易让人犯罪知道不?”
楚嫣然咬了咬樱唇,小声说:“把裤子给我拿过来!”
“外面有个叫谢志国的警察要见你!”
刘大柱和刘信娥一个端着满满一钢筋锅小米粥,一个挎着一篮子热腾腾的白面馒头走入院子,刘传魁迎了上去,帮助他们给工作组准备早饭,按照惯例工作组吃完早饭就要撤离了,等到了下个村庄又会重复着同样的接待工作,不过对村支书刘传魁而言,上清河村的春季检查工作圆满结束,他这个村支书显然是称职的。
杜宇峰被张扬戳中了痛处,瞪了他一眼道:“乡派出所怎么了?怎么说也比你这个干妇女工作的威风!”
两人这边斗着嘴,雾里传来了拖拖的脚步声,村支书刘传魁汲着一双老棉鞋慢吞吞的走了过来,手里仍然拿着那杆片刻不离左右的旱烟袋,他虽然都五十多岁了可眼神却是极亮,看到张扬和杜宇峰两个,笑眯眯凑了上来:“我让大柱子给熬了小米粥,回头送过来,咋地,都起那么早啊!”眼神满怀深意的向张扬打量了一番,感叹说:“到底是年轻人,身体就是好。”
张扬向他笑了笑,推门走了进去。
楚嫣然又整理了一番,这才让张扬扶着,以金鸡独立的姿势站了起来,左腿断裂的地方虽然还有些隐隐作痛,不过已经是她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平海怎么着?平海也是中国的!”谢志国大清早火气就很大:“下了他的枪!”
“下了他的枪!”一级警督面无表情道。
楚嫣然却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张扬可以轻而易举的解除自己的疼痛,这小子根本就是故意折磨她来着,心中顿时把张扬诅咒了一百遍,她看到张扬的那双大手开始解开她的裤带,整个人顿时紧张了起来,美眸中流露出惊恐的光芒,惊声道:“你想干什么?”
小警察脸涨得通红,热血上头,也就没有考虑任何的后果,怒吼道:“辱骂人民警察,信不信我把你铐回去!”
楚嫣然清晰地感受到张扬的那双大手正在抚摸自己的大腿,搞不清这厮是真的在为自己看病呢,还是趁机揩油,咬了咬樱唇道:“动手吧,我禁得住!”
“合着你把我当瘟神了,是不是?”
山村的清晨在公鸡的啼鸣中到来,晨雾仍然没有消散,到处都荡漾着朦胧的乳白色,张扬睁开双目,看到楚嫣然仍然睡得香甜,俏脸上蒙上一层红晕,张扬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丫头心宽的很,他推门走入院落,看到晨雾中有一点火星忽明忽暗,走近一看,却是杜宇峰蹲在石碾子上大口大口的抽烟,地下都是散乱的烟头,由此能够看出他在这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刘传魁不无得意的看了谢志国一眼,公安局长又怎么了,到了我的一亩三分地你一样要向我低头,他低声说:“工作方式有问题就要改正,我们郭副乡长究竟犯了什么罪?你们上来就铐他啊?”
张扬哪能想到这妮子突然就下阴招啊,更倒霉的是楚嫣然选择的居然是昨天她用来止痛的那一块儿,痛得张扬闷哼了一声,脸儿都绿了,张扬从来都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主儿,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楚嫣然居然忘了,自己的那两瓣肉儿也在他的控制范围内呢,以彼之道还制彼身,张扬捏住楚嫣然弹性惊人的臀部,然后用力拧了一把。
张扬出手如闪电,已经用手铐分别铐住两人的一只手。
张扬深吸了一口气,这么美的一双玉腿,简直是造物主的杰作,假如让她就此残了,实在是暴殄天物圣所哀,张扬虽然不是圣人,可是对美好的东西还是有一种呵护之心,双手在楚嫣然左腿上抚摸了一下,判断出骨折的部位和错位的情况,轻声道:“复位的过程可能会有一点痛,我虽然封住了你的神阙穴,可是那只能控制皮肉的创痛,www.hetushu.com对于骨髓的疼痛没有太大的作用。”
杜宇峰瞪大了眼睛:“我可没说过……”
重新回到楚嫣然身边,想为她穿上裤子,楚嫣然却道:“你闭上眼睛,不许看我!”
张扬带着谢志国来到门前,轻轻敲了敲房门:“楚嫣然,醒了没?我带人来看你了!”
“呸!心疼也轮不到你!”楚嫣然气鼓鼓道。
楚嫣然这才大声道:“好了,谢叔你进来吧!”
杜宇峰直愣愣地看着张扬,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把还没抽完的半支烟扔在地上,抓着张扬的手臂把他拖到院落的一角:“你昨晚干啥了?”
杜宇峰高大的身躯在浓雾中显得极其朦胧,双手有些痛苦的揪住头发,显得如此孤单如此寂寞,这一夜他注定无法入眠……张扬刚才在悬崖上随手采了几味草药,因为没有合适的工具,直接用手碾碎,敷在楚嫣然的左大腿上,然后就地取材,折了两根板凳腿,将楚嫣然的左腿牢牢的固定好,这才笑眯眯拍了拍双手:“好了,不出一个月你应该可以恢复。”
杜宇峰骂了一句:“你狗日的还笑,都他妈急死我了,我说大哥,您老就别玩了成不?到底干啥了。”
“睡不着!”
刘传魁冷哼一声,双目斜睨这突然杀出的小警察,目光之中凛冽的杀气已经向对方逼迫过去,他撇了撇嘴,不屑道:“龟儿子,谁家裤裆没栓紧把你这货给露出来了?”
谢志国的声音变得有些激动,他向张扬走了一步:“楚嫣然在哪里?”
楚嫣然一探手抓住了张扬的领子,低声道:“谁让你脱我裤子来着,怎么脱下去的,你怎么给我穿回来!”
虽然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可是让谢志国迷糊了,身为一个警界精英,他不难听出其中的亲切味道,难不成楚嫣然和眼前这小子本来就认识?作为一名优秀的警察谢志国的推理能力很强,他马上就推测到,楚嫣然骑着摩托车百里奔袭来到清台山紧十八盘可能就是为了跟张扬见面,可这事儿怎么没听其他人提过?谢志国真的有些迷糊了。
宁静的山村迎来了一个本不属于它的喧嚣清晨,包括谢志国在内的每个人都深切感受到了群众力量的强大,他们的武装力量被包围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竟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张扬反倒愣了起来,这丫头怎么一点戒心都没有?难道我长得就那么有安全感?张扬想想自己今晚的作为,从心底感叹了一句,我他妈真是好人啊!这丫头碰见我,真是三生三世修来的福分呐,于是张大官人有了重生后第一次和美女共处一室,共度漫漫长夜的经历,不过这经历并没有丝毫旖ni浪漫,大床是楚嫣然的,张扬只能盘膝打坐到天明。
听到动静的副乡长郭达亮跑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景也是一惊,陪着笑脸解释说:“各位,各位……我看这件事是不是有误会……”
刘传魁一脸的糊涂状:“不知道,真要是有人冲下山崖肯定摔成肉泥了。”他对谢志国这帮人的嚣张跋扈也是大为不满,故意绕起了弯子。
宣传干事朱川和农科所的董开正两人都猫在了自己屋里,两人都是明哲保身的主儿,遇到这种麻烦还是敬而远之为妙。
一名警察冲上来去下杜宇峰的手枪,被杜宇峰反手一拳打了个仰面朝天,马上四支枪同时抵在杜宇峰的脑袋上:“老实点!”杜宇峰虽然恼火,可是面对这黑洞洞的枪口也的确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接受了眼前的现实。
谢志国有些纳闷了,这厮现在好像也挺通情达理的,刚才又为什么故意刁难他们,这事儿说开了不就结了,何必弄成水火不容的样子,出现矛盾的时候,人往往自然的把原因归结于对方,却很少反思自己的问题,谢副局长也未能免俗。
张扬心里有些毛了,这丫头好像不简单啊,言语中闪现的那都是彪悍啊,张扬忽然想起身体毛发肌肤受之于父母,按照大隋朝的规矩,自己看了她身上这么大的面积,该不会要以身相许吧,张扬望着娇艳欲滴的楚嫣然,话说……这丫头的长相的确是祸水级的存在,就算以身相许,也不算辱没了自己,可张扬很快又回到现实中来,现在都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了,过去的那点封建思想已经属于被批判的类别,更何况自己只是饱了点眼福,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行动,就是自己想从,人家未必给他机会。
杜宇峰一双浓眉拧了起来,开始的时候他还抱着尽量配合的态度,可对方一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先用枪指着自己和张扬,又把郭达亮给铐了,根本没有给他们辩驳的机会,这他妈也太欺负人了。
楚嫣然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仿佛眼前这位不是她的救命恩人,而是她不共戴天的大仇人似的。
谢志国马上看出这小子根本就是在故意刁难自己,这时候闻声赶来的村民已经越来越多,近百名男女老少他们都围在中心。谢志国威胁道:“这件事性质十分严重,已经惊动了省公安厅,你最好老老实实把问题说清楚,告诉我楚嫣然现在究竟在哪里?”
杜宇峰能够理解刘传魁的愤怒:“你不用担心,反正车牌号都记着呢,等我回乡把档案调出来,一定要他好看。”
“怕死就不是共产党员!”张大官人说得理直气壮,其实他压根就不是共产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