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章 舞姿

张扬心中有些诧异,他知道邢济民和杨守义之间的关系,他临来这里之前就已经考虑过,那天他和杨志成的冲突之后,邢济民会不会在这件事上刁难他?可他自己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邢济民既然是杨守义的小舅子,他就应该知道自己背后的靠山是县委书记李长宇,他不应该在这件事上为难自己才对,可是邢济民现在的做法显然是在敷衍自己。
“现在我终于明白,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才是不可分割的,我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世上还有一件事能够让我如此努力如此投入。”
海兰怔怔的看着张扬:“你关心我?”
邢济民大声道:“播!你以为我会害怕你的威胁,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邢济民最不怕就是威胁,如果害怕你这种跳梁小丑,我们还做什新闻?我们还怎么对得起人民喉舌的称号。”
“不痛。”她剧烈喘息着,却忽然发出一低声的轻笑,像是想了什么,附在张扬的耳旁小声道:“驴子……”张扬内心一热,轻轻顶了下去。海兰真切的感受到身体正被前所未有的坚实和强硬一点点占据着,她的嘴唇有些夸张的张开,娇躯因为张扬的入侵而下意识的绷紧。
张扬站在电视台的喷泉前,脸上荡漾着阳光灿烂的笑容,脑子里却在盘算着应该怎样给邢济民一个教训。身后响起充满韵律脚步声,张扬回过头去,海兰抱着文件夹正向自己走来,看到海兰,张大官人不觉些激动,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拥有的第一个女人,而且他内心深处还有一个想法,既然自己那个了人家,以后就要对人家负责。
海兰芳心不由得跳动了一下,这厮还真是无耻,居然拿昨晚的那件事说事儿,望着张扬火辣辣的一双眼睛,海兰忽然感到一阵懊悔,昨晚为何要喝这么多,又为何要和他发生了那件事,自己的人生还不够烦恼吗?她轻声道:“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处理好。”
张扬痴迷的看着海兰不经意流出的妩媚之色,正要开口,却看到邢济民向他们的位置走了过来,张扬本想对他怒目而视,却发现人家邢台长现在脸上是春天般温暖,荡漾着足以融化冰雪地笑容,向张扬点了点头道:“小张主任,那件事我考虑过了,既然新闻有方向性的错误,那么还是不播了!”他目光讨好的望向海兰,海兰却看着前方欢腾跳跃的喷泉。
张扬用力抱紧了她柔软的身子,低下头轻吻着她散发出淡淡光泽的脖颈,海兰轻柔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她的右手抬起,向后勾住了张扬脖子,轻轻摩挲着他的短发,月光忽然黯淡了下来,整个世界突然变得静谧无声。
虽然隔着电话,邢济民还是能够听出他语气中的紧张意味,心中不由一沉:“姐夫,因为工作上的一点小事,她和我发生了点争执,居然威胁要停我的职!”邢济民说这番话的时候带着嘲讽的意味,他期望听到杨守义的笑声,可他马上就失望了。
张扬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
“去你妈的喉舌,你邢济民靠新闻敛财的那点破事谁不知道。”张扬也被激怒了,一生气这厮就完全忘记了保持低调的重要性。
邢济民开始目光还能看着报纸,可最终还是沉不住气了,抬起头,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你还有事吗?”
张扬冷冷道:“还不是时候。”
再干一杯之后,海兰已经是秀靥发烧,娇躯软绵绵的说话也变得柔弱无力,这却为她原本妩媚的风姿平添了一种慵懒,对张扬更是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张扬毕竟还是有几分定力的,咳嗽了一声道:“不早了,我应该回去了。”
张扬可没有跟他共午餐的打算,摇了摇头笑道:“我还有事,要赶回乡里去,邢台长以后有机会去黑子乡,我一定亲自招待你。”
邢济民彻底惊呆了,在他的记忆中姐夫还从来没对自己发过这么http://m.hetushu.com大的火,他现在算是彻彻底的悟了,海兰的背后肯定有潜在的一座大山,这靠山别说是自己,就连自己的县长姐夫也招惹不起,难怪他一说出这件事,杨守义就坐不住了,难怪兰敢毫不留情说要把自己停职,敢情人家真的是大来头啊,邢济民震骇之余还是八卦心理:“姐夫,她的背后是谁……”
海兰摇了摇头,然后用力抱紧了张扬的身体,咬住他的耳朵又说了一句:“驴子,你真是一头驴子……”
张扬握住海兰柔软细嫩的小手,慢慢把她引向自己的面前,海兰的俏脸垂落下去,黑长的睫毛在月光下宛如蝴蝶翅膀一般轻轻颤动着,张扬用双臂将她的柔软的娇躯拥抱在怀中,夜色正浓,站在阁楼的天台上,仿佛从云端俯视远方,整个小城都沉浸的化不开的黑暗中,远方的灯火宛如萤火虫一般在暗夜中无闪动。
海兰笑着评价道:“真是个好色之徒,现在呢?”
张扬的脑海中却忽然想起那天和海兰在清台山庄后山坡看到的刺激一幕,想不到他和海兰之间居然也会上演出同样的一幕,海兰的双手象征意义的挣扎了一下,却在无意间触及到张扬那根昂扬狰狞的粗大东西,不禁羞道:“你……”她原本想说你怎么脱光了,可是看看自己此时不也是一样吗?张扬放开她的娇躯然后将海兰的家居服在地面上铺好,然后抱起海兰娇嫩的身体,轻轻放到衣服上,海兰红着脸儿屈起洁白的美腿,张扬跪在她的腿之间,轻轻将身体膨胀欲裂的那部分推入海兰温热湿润的体内。
张扬很快就领教到电视台台长邢济民的难缠,官场之中不怕权贵者,要不是刚正不阿,要不就是一个无赖。这邢济民恰恰就是后者,在他决定利用海兰的新闻大做文章的时候,发生了杨志成事件,作为杨志成的二舅,邢济民当然清楚整个事情的始末经过也很快就弄清楚,这次让他这位横行春阳的外甥吃瘪的人物就是张扬,而张扬就是他准备播出的那个黑山子乡计生新闻的反面典型。
邢济民粗暴的打断了她的话:“我不管什么原因,这则新闻一定会按照原定计划播出。”
张扬没想到这厮一转脸的功夫就已经改变了初衷,心中暗道:“算你狗日的识时务!”脸也堆起温暖笑容,主动向邢济民伸出手去:“那就多谢邢台长了!”两人虚情假意的握了握手,刚才还怒目相向的两人,此时表现的就像多年不见的老友,邢济民提出邀请道:“我在宴林园订了位子,小张主任一起过去吃饭吧?”
张大官人冷笑:“我今天到电视台来,是满怀诚意的解决问题,黑山子乡的事情我也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要的事实依据全都在这个文件袋里,我现在就是要一个结果,新闻的第二辑你们电视台到底播还是不播?”
张扬进门的时候,刚巧遇到了喝得醉醺醺的杜宇峰,他在同学那里一直喝到现在才回来,看到张扬,杜宇峰又想拉他去喝酒,张扬好说歹说才把他劝回房间睡觉。
邢济民悟了,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挡住自己眼睛的那一叶就是姐夫杨守义,泰山是谁杨守义没说,可是杨县长跟人家比都是一叶和泰山的差距,自己这个电视台台长更是不值一提,邢济民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低声自语道:“我他妈犯贱。我活该!”
邢济民从电话中已听出县长姐夫心情不好,昨天的事儿虽然处理的隐秘,可毕竟还是有人露出了风声,杨守义这次的确失了面子,既然知道杨守义心情不好,邢济民长话短说,直接问道:“姐夫,那个海兰你熟悉吗?”
海兰却因为他的这句话感到不寒而栗,拿着酒杯的手没来由颤抖了一下,这厮身上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杀气着实骇人。
邢济民气的浑身发抖,指着http://www•hetushu•com张扬的鼻子骂道:“流氓!我真搞不明白,像你这种流氓是怎么混入干部队伍中的,我要向领导反映!”
张扬道:“我记得有本《厚黑学》的书,李宗吾在自序中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最初民风淳朴,不厚不黑,忽有一人又厚又黑,众人必为所制,而独占优势。众人看之,争相仿效,大家都是又厚又黑,你不能制我,我不能制你。独有一人,不厚不黑,则此人必为街人所信仰,而独占优势。譬如商场,最初商人,尽是货真价实,忽有一卖假货者,参杂期间,此人必大赚其钱。大家争仿效,全市都是假货,独有一家货真价实(认清目标),则购者云集,始终不袁不败……”
杨守义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你马上去给人家道歉!”
张扬静静看着她凄的俏脸,忽然慢慢放开了她的双手:“你醉了!”他感觉到自己不应该继续留在这里了,可是他刚刚转身离去,海兰就猛然扑了上来在背后用力搂紧了他的身躯,俏脸贴在他坚实的背脊上:“不要走……陪陪我……”
“让你去你就去,要不我先撤了你的职!”
海兰轻声道:“邢台长,我来找你是关于黑山子乡的新闻,经过最近的调查,发现之前在新闻采集中犯了一个方向性的错误。所以……”
张扬真挚道:“酒多伤身,就算是不开心也不可以虐待自己的身子。”
“痛吗?”张扬停下动作,关切的问道。
海兰笑了,任何男人都无法否认她的笑容充满着致命的诱惑,可邢济民却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森森冷意。
“我的性情未必不适合做!”
邢济民已经清楚了张扬的后台是县委书记李长宇,可是这更坚定了他要播出这条的决心,在他的概念中自己要做的这件事和李长宇无关,而且他已经断定李长宇并不是很在意这则新闻,否则为何到现在他仍然没有给自己暗示一下?邢济民要通过这个新闻试探一下李长宇的底线,看看李长宇对这黑山子乡计生办主任究竟回护到何种程度?这件事情甚至没有和姐夫杨守义商量,他知道就算这件事最终被李长宇怪罪下来,姐夫也一定会尽力保住他,毕竟他做这件事有为姐夫出气的意思。
听张扬说完这句话,海兰陷入久久的沉思之中,她忽然现眼前的张扬绝非表面上展示给众人的热血冲动,做每件事情都有着周密的考虑,今天的事件,张扬一怒而起,固然是因为妹妹受辱,而他接下来的表现就有些耐人寻味了,他折断宋大明的手指,却放过了事件的始作俑者杨志成,证明他的心中并不是没有回数,孰轻孰重,他掂量的清清楚楚,至于最后的和平收场,更证明张扬的背后拥有强硬的靠山,可以说张扬在大事上表现出的冷静和急智绝非普通人能够想象得到。他刚才的这番话间接表明,现在的从政者都是低调内敛,假如他也表现出一样低调内敛,很容易被淹没在这群阴谋家的汪洋大海之中,他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标新立异有些时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虽然说枪打出头鸟,可是只要这鸟儿拥有了超常的实力,一样可以躲过枪子儿的射击。海兰轻声笑道:“今天你冲进歌厅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要杀了杨志成那个混蛋!”
张扬笑眯眯道:“这么大事,就是想给邢台长提供一个新闻。”
擦肩而过之时,海兰小声道:“你在楼下等我!”
张扬很体贴的说:“你不用为难了,邢济民那里我去处理。”
张扬感受着海兰的灼热,他们的动作从轻柔的试探渐渐变得狂热剧烈,海兰的喉头发出一阵阵压抑的呻吟,美丽的鼻翼因为潮水般涌动的快感而不断翕动着,看着海兰美艳动人的俏脸,张扬觉着眼前的一切恍如梦境,他想要证明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动作开hetushu.com始变得更加的剧烈和狂热。海兰身体的快感很快就因为张扬的进攻而达到巅峰,她的纤手用力抠住张扬的肩头,留下数道清晰的血痕,忽然她的娇躯再度绷紧,然后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一种难以名状的感受宛如海浪般一波一波冲击着她的心灵深处,淹没了她的大脑,麻木了她的意识,这难以控制的情绪让她的美眸流出两滴晶莹的泪水,嘴里发出轻声的啜泣声。
拉开房门却看到站在门外的海兰,并不知道自己刚才的那番话被海兰听到了没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邢济民这个怒啊,这他妈什么事,我长的好欺负吗?先是那个乡计生办主任把我威胁一通,现在又轮到眼前这这个女人了,你在江城再怎么有名,毕竟也只是一个女主播,老子才是春阳电视台的台长,我是你领导啊!在邢济民看来,海兰极有可能是个没有太多身份背景的女人,假如真的有背景,又怎么会被人排挤到春阳这个小县城来?他冷笑道:“你不想干大可回你的江城!”
海兰刚才在台长办公室的门前已经将张扬和邢济民的争吵听的清清楚楚,不禁露出一丝笑意:“不怕人家告你威胁国家工作人员?”
张扬嘿嘿冷笑道:“请便,我告诉你邢济民,你他妈只要敢播,我就让你死的很难看!”说完张扬把手的文件袋用力拍在邢济民的办公桌上,转身扬长而去。
邢济民气的脸色铁仍然愤愤不平的骂着:“什么东西?竟敢威胁我……”看到海兰,他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情绪,脸色铁青道:“找我什么事?”海兰是从江城下来支援的主播记者,邢济民对她一直都算客气。
“言尽于此,你自己多保重吧!”海兰高傲的目光鄙夷的看了一眼他,婷婷袅袅走出了台长办公室。
海兰仰躺在地上,静静的抱住张扬的身体,脸上泪水无声流淌着。
张扬笑道:“我的梦想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过去想成为天下第一圣手,醉卧美人膝,游戏花丛中,做个开开心心的闲云野鹤,什么勾心斗角,什么尔虞我诈全都和我无关。”
张扬道:“昨天杨县长的儿子杨志成调戏两名女高中生,我一怒之下就把他给打了,这算不算见义勇为?这种事情电视应不应该报道?”
张扬虽然进入官场不久,可是也知道其中最常用的部门推诿手法,他几乎可以断定,就算自己去新闻部,新闻部赵主任一样会把责任推到邢济民这里,甚至让自己在各部门间疲于奔命,最后却毫无结果,张扬从来都不甘心任人摆布,他静静看着邢济民。
杨守义微微一怔,不知道邢济民为什么忽然问起这件事,低声道:“怎么?她出了什么事?”
邢济民愣了,惊诧之余内心也感到有些害怕,让他害怕的是海兰镇定自若信心满满的表情,看她的样子仿佛拿下自己这个台台长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更让邢济民胆寒的是,海兰居然还把他的姐夫杨守义扯了进来,这件事原本就是他个人的主意,和他姐夫无关啊,邢济民短暂的恐慌后马上又醒悟过来,恐吓,这女人在恐吓自己,自己一个副处级干部岂是她说拿下就拿下的?他很强硬的说了一句:“你试试看!”
面对邢济民,张扬还是表现出体制内程序化的礼貌态度,首先说明了自己的来意,然后又将有关的证据出示给他,张扬的目的是向邢济民证明整个事件本来就是一个误会。
张大官人从不害怕别人劝酒,无论是洋酒还是国酒,这厮对酒精天生拥有免疫力,别人越喝越醉,这厮却是越喝越清醒,看到海兰已经有了五分醉意,他忽然想起刚才让海兰心神不宁的电话,轻声问道:“那电话是谁打来的?”
张扬把海兰的躯轻轻扳了过来,一把抱紧她柔软的身体,低下头在她脸上热切的亲吻着,海兰闭上双眸,双手圈住张扬的腰http://m.hetushu.com,张开花瓣般的柔唇,含住他的舌头,用牙轻轻的咬,张扬探入海兰宽松的家居服,大手上下抚摸着海兰细腻柔润的美背,海兰曲线美的背暴露在夜晚的空气中,海兰热烈的回应着张扬的亲吻,他们相拥在一起向阁楼退去,海兰的上衣已经被张扬褪下,白嫩高挺的双峰已经展露在张扬的面前,张扬托起她的纤腰,让她靠在自己的臂弯中,脸贴在她的胸前,轻轻含住那颗嫩红的蓓蕾,海兰的娇微微颤抖着,用力抱紧了张扬的头,手指揉搓着他的短发。两人在亲吻和缠绵中已经去了身上所有的衣服,张扬的手指抚摸着海兰丝缎般细腻柔滑的肌肤,最终沉入她双腿之间。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邢济民愤怒了,一个黑山子乡的计生办代主任,一个连编制都没有的乡镇干部,竟然敢威胁自己这个副处级干部,这厮不是一般的猖狂啊!邢济民冷冷看了张扬一眼,然后从牙齿缝中蹦出了两个字:“出去。”邢台长自重身份,不会和这种小虾米一般见识,就算是很生气,也保持着最起码的风度,这就是政治素养。
海兰出神的看着,喃喃的自语道:“很美。”
海兰身穿天鹅蓝职业套装,端庄之中呈现出几分妩媚,看到张扬,不由想起昨晚借着酒意和他抵死缠绵的情景,俏脸不觉有些发热,两人目光相遇,张扬炙热如火,海兰却是冷静如水,张大官人深情火辣的目光没有引起应有的浪花,这让他不由感到有些失落。
可张大官人的热情在海兰面前却遭遇了冷淡,海兰的语气,还是最初见到张扬公事公办的样子:“小张主任,上次新闻专题的事情给你添了不少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想到这里邢济民再坐不住了,海兰该不是会有什么背景吧?虽然他以为这种可能微乎其微,可是为了谨慎起见,还是给姐夫杨守义打了一个电话。
邢济民合上纸。
张扬认真的点了点头,得到的却是海兰放肆的大笑,海兰充满讥讽的看着张扬:“别以为我看不透你的心思,你关心我?鬼才会相信你,你无非是想用虚伪的关心博取我的好感,然后骗我和你上床……”海兰柔美的双目中荡漾着星辰般的泪光。
心随着海兰的舞姿而律动,眼前的女子仿佛是上精灵,这样曼妙的舞蹈原本不属于这喧嚣的人间。
海兰冷冷看着邢济民:“假如你准备一意孤行的话,我会制作一则新闻在江城电视台播出,到时候看笑话的不仅仅是春阳的老百姓。”
“醉了更好,不用想不开心的事,不用去刻意伪装,活出一个真实的自己……”
张扬笑道:“咱们不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喝酒!”
可惜他面对的是不知政治素养为何物的张大官人。
海兰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嬉皮笑脸的小子,伸出春葱般的手指指了指张扬道:“我倒要听听你的理由。”
张大官人回到明珠宾馆的时候已是凌晨两点,假如不是海兰苦苦求饶,这厮说什么都不这么早回来,饿了一千多年,岂是一顿能够吃饱的,虽然张扬美美的连吃了三顿,可是仍然感到意犹未尽,只可惜美女主播高挂免战牌,张扬就算欲壑难填,也怜香惜玉不是?
杨守义接连几天的怒都已经被邢济民彻底给勾了起来,骂道:“你哪有这么多废话?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说完便狠狠挂上了电话。
海兰媚眼如丝轻挣脱开张扬的怀抱,又斟满了酒杯:“我没醉!轮到你说出自己的梦想了!”她抿了一口美酒,双眸中流露出几许期待人无论在任何状态下都不会放弃她的八卦之心。
张扬吻去她脸上的泪珠儿,轻轻捻动着她胸口的嫣红,低声道:“后悔了?”
海兰微微愣了愣,然后笑着将杯中酒喝完:“跟你有关系吗?”她想要再往杯中倒酒,却被张扬握住手腕:“别喝了,你已经醉了。”
邢济民表面上乐呵呵的,和_图_书却不屑的骂了起来,什么东西,你他妈也配用亲自这两个字?
“什么?我是台长。她就是一主播!”
海兰却笑道:“你不适合,一个动不会要打打杀杀的顽劣小子根本不适合做官,我虽然不是官场中人,可是我却知道官场中人最讲究的就是低调内敛,你这样的张扬性情做打手还成,做官却是极不适合的。”海兰又咽了一口酒,脚步显得有些轻浮了。
邢济民摇了摇头:“这里没你事了。”这句话等于下了逐客令,他的怒火已经让张扬彻底点燃,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乡计生办主任吃苦头。
邢济民的官威对海兰的杀伤力根本就等于零,海兰轻声道:“邢济民,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会带给你的后果,我向你保证,假如你播出了这则新闻,那么马上你就会因为涉嫌打击报复国家干部而被停职,而这件事甚至会影响到你姐夫的仕途!”
“嗯!”海兰压抑的叫了一声。
张扬被海兰的舞姿之美深深震撼了。
海兰醉眼朦胧道:“你想做官?”
海兰娇躯一震,狂热的意识似乎恢复了片刻的清明,低声叫道:“不要……”
独自躺在松软的大床上,想起刚才和海兰盘肠大战的情景,张扬不觉露出会心的微笑,海兰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真正意义上拥有的第一个女人,他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让她幸福。
张扬以为她在做戏,可眼前又只有他们两个在啊,似乎没那必要,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没事,反正你也补偿了。”
杨守义很大声的骂了一句:“你混蛋啊!我不是交代过你要关照她吗?”邢济民愣了,脑子里马上产生了一个龌龊的想法,这海兰不会跟姐夫有……那……啥……,可马上他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就算她和姐夫的关系密切,也不至于用这样的话威胁自己啊?
邢济民长仪表堂堂,因为保养得当,五十三岁的年纪看上去也就是四十出头。听完张扬的解释,他微笑道:“小张主任啊,这件事我并不清楚,新闻部的事情是由新闻部主任具体负责,电视台这么大,不可能每件小事我都要过问,要不你新闻部找赵主任解释一下。”说完这句话他的目光就重新垂落在展开的报纸上。
海兰有些反感的皱了皱眉头:“邢台长,新闻的撰稿人是我,采访人是我,主播也是我,我已经认识到了其中的错误,所以有必要改正这一点。”
张扬也在同时拥紧海兰灼热的身子,吻住她花瓣般的柔唇,体内的激情喷涌而出,张扬只觉整个人浮在空中,轻飘飘的,许久才从这种激情过后的空虚回到现实中来,他很欣慰的发现,虽然一千三百多年没做这种事,可是自己一身功夫仍未生疏。
海兰指了指那剩下的小半瓶芝华士:“干了它!”
邢济民先是被张扬威胁,现在又被下属海兰威胁,情实在是恶劣到了极点,他抓起报纸,猛然攥成了一团狠狠扔在地下,他拿起电话直接拨通了新闻部,可电话那头传来声音的时候,邢济民又慢慢放了下来,这件事自己是不是考虑的不够周全?他对张扬这个乡计生办主任并没有太多的忌惮,可是起海兰临走前的那番话,心里还是十分忐忑的,他忽然想起,海兰刚来春阳电视台支援的时候,杨守义曾经偶然问起过,还说人家是市里的名主播,让他关照一下。
海兰越舞越疾,嫩白双足在原地旋转起来然脚下一滑失去了平衡,向地面上倒去,张扬第一时间冲了上去,搂住她的娇躯,两人如此近的距离下,他清晰的感受到海兰灼热的呼吸急促的心跳:“你醉了!”
杨县长这两天心情也很不好,昨晚他把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狠狠训斥了一顿,还逼他返校上学,却想不到遭到丈母娘妻子的联合反对,杨守义最后不得不撕破脸皮把老婆痛骂一顿,这才初步达成了把不肖子送回学校的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