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章 这点痛算什么

张扬笑了起来,他双手交叉放在脑后:“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认识你的时间越久,就感觉到越不了解你,你是个神秘的女人。”
巨石在那群汉子的努力下终于被成功撬起,缓缓滚动着落下了山崖,张扬和乔四兴奋的同时跳起,双掌重重击打在一起,就在这时他看到了正向自己走来的海兰。
张扬和他的抢险敢死队也暂时回到商店中休息,工作暂时由周良顺和那些警察顶上,张扬喝了口热水,王博雄笑着向他走了过来,张大官人不禁有些纳闷,乡里出了这档子事这厮怎么还笑得那么阳光灿烂?该不是脑子受不了刺激吧?他哪知道人家王博雄正想着不久以后税务局局长的位置,心里美呢。
海兰挥拳在他头上轻轻打了两下,想想这厮真是自己命中的灾星。张扬将海兰拥入怀中,他能够感觉到他和海兰之间尽管已经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可是海兰却始终向他封闭着内心,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建立在肉体之上,建立在彼此欲望的需要之上。
海兰来到他的身边:“伤得重不重?”
海兰用双手抵住他宽阔的肩头,小声道:“去冲个澡!”
“每天定时收看春阳夜新闻。”海兰微笑答道。
踩着潮湿的小道,张扬以最快的速度钻进了海兰所在的楼栋,内心中有那么点兴奋,还有那么点小小的紧张,这种深夜偷情的感觉真是刺激啊!
王博雄被这群汉子表现出的粗犷雄性和情感染了,他激动的跟了出去,冒雨加入了抢险队伍之中,可能是太激动的缘故,刚走出两步一脚踏到水坑之中,脚脖子一阵剧痛,居然把脚给崴了,张扬苦笑着看着这位王书记,出师未捷身先死,看来政绩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本钱去捞的,乔四向王博雄大声道:“王书记,你回去休息吧,天塌下来,有我们这帮爷们儿顶着!”
透过门外的猫眼看清张扬那张充满期待和兴奋的面孔,海兰咬了咬嘴唇,背身靠在房门上,极其矜持小声的问了一句:“谁?”
随车前来的几名乡干事已经把食物和酒带到了小商店里,于秋玲不忘提醒道:“喝酒暖身子,可不能喝多,喝醉了可撬不动石头了。”
拥住海兰柔软的娇躯,张扬鼻息中飘入海兰淡淡的体香,他忽然想起某本书上说过,体香每个人都存在,不过只有天然适合的异性才能够闻到对方的体香,这样的异性可以达到阴阳互补,水融的地步,联想起他和海兰之前的疯狂缠绵,张扬更加确认这个说法的合理性。接下来张大官人要装模作样的倒下了,只可惜他抱着海兰柔软的娇躯,石头的冲击力更加剧了他们身体的摩擦,张大官人在这种关键时刻很不巧的发生了本能反应。
说是直播,可受到转播条件的限制,这段新闻是要放在明天播出的。
张扬这才明白海兰刚才说那句话的意思,不由得感叹海兰细密的心思,刚才自己的那通抚摸一定也勾起了海兰心底的欲望,可是人家要比自己矜持得多,简简单单一句话已经给出了一个充分的理由,这就叫含蓄,这就叫层次。
海兰说完了开场白,向抢险现场走去,下面她要进行现场采访。
海兰再也无法克制内心的感觉,她不敢叫,可是却无法宣泄这种极度的快意,嘴唇咬紧了张扬肩头的肌肤,张扬压着她白嫩的娇躯身体的肌肉猛然绷紧。
张扬装模作样的爬起来要继续投入抢险之中,被一帮人连说带劝,终于答应回小商店中暂时休息,休息的那会儿功夫,又有一块巨石被成滚到了山崖下,道路已经疏通了一半。
王博雄苦着脸点了点头,心里却骂乔四头大无脑,玛丽隔壁的,合着你们都是爷们,老子是老娘们吗?
晚上八点钟的时候,他们终于清理出了一条一米多宽度的路面,照http://m•hetushu.com目前的进度恐怕要奋战两三个小时才能将这条道路完全贯通。开始的时候派出所的人还能跟他们轮班,到了后来那帮警察都撑不住了,干脆跑到车里区躲懒,张扬把抢险队分成了两组施工。
张扬率先响应,喝完这碗酒,张扬抹了抹嘴唇,大声道:“兄弟们,往大里说咱们不能辜负国家和人民的期望,往小了说,咱们也不能辜负了乡里的这顿酒肉,都知道啊……那个咱们乡政府的财政困难,挤出这点钱犒劳咱们不容易!”
可张扬的表演偏偏就感动了不少人,其中一个就包括刚刚闻讯赶来的女乡长于秋玲,于秋玲含着泪花,声音颤抖着说:“多好的同志,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的生命安全,小张主任舍己救人不怕牺牲的精神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
乔四和那些抢险队员也围了上来。
外面的雨丝毫没有见小的迹象,王博雄找了一个机会提出让李书记先回黑山子乡休息,这样的状况不知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李长宇以沉默表示同意,反正道路畅通之前是无法返回县城了,临行之前在伞下向远方滑坡的地方望去,却见张扬打着赤膊正和几名民工一起分离撬起一块巨石。李长宇不禁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他转向留在现场指挥的王博雄道:“一定要让他们注意安全!”王博雄点了点头,恭敬的把李长宇送上汽车。
张扬又吻了她一记:“我想你……”
海兰又羞又恼啐道:“还说呢,你刚才手上沾了红花油到处乱摸,我一路之上差点没被折腾死了。”
海兰早已为他准备好了洗澡水,张扬脱下衣服舒舒服服洗了一个澡,回想起刚才自己还在山路上抢险,一转眼已经来到了女主播的房内洗澡,一切宛如梦境,看来欲望的驱使下人可以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些事往往无法用常理来解释。
海兰红着脸儿点了点头,刚才激情上头,什么事情都忘记了。张扬笑眯眯道:“要不要我用内力帮你逼出来?”
海兰平静的迎了出去,她的情绪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人家这才叫专业。
张扬微笑道:“我发现自己说真话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人相信,放心吧,我用内力已经将灭活,你不会怀孕的。”
张扬内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挫败感,虽然海兰鲜活的肉体在他怀中如此真真切切的存在着,可是他却感觉到海兰从未属于过自己,这样的感觉让张扬很愤怒,所以他马上表现在行动之中,他要通过身体彻彻底底的征服这个女人,不是哪位女作家说过,通往女人心灵的是那……啥嘛,现在张大官人就走在通往海兰心灵的道路上,有点路堵咱不怕,谁让咱是预备党员呢……海兰不知道这厮心里打得算盘,可是面对张扬激情四射的攻击,海兰可以暂时抛却心中的烦恼,虽然这种温暖和充实只是刹那,可是对她而言这已经足够……
张扬点了点头,退了出去,赤身的坐在沙发上,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看到海兰愁眉苦脸的走了出来:“真是麻烦,这会儿到哪儿去买药啊?”
乔四和那帮汉子心里却是对小张主任无比的佩服,麻痹的,人家小张主任这才叫纯爷们,看到女人漂亮就他马上就扑过去,有种,够爷们!真汉子!可是他们马上就看清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块从山崖上滚落下来,虽然石块不大,可是从这么高的地方滚下,砸在人的身上后果也会不堪设想。
张扬仍然继续着他的表演,可是在海兰这位专业级人士面前,他的破绽几乎无处不在,尤其是裤裆上鼓起的那块硬度仍然没有完全软化,雨水早已浸透了他的裤子,盘踞在显得有些狰狞,好在也只有美丽女主播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变化。
望着这群赤膊汉子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和*图*书情景,王博雄心里也不禁升腾起一股暖意,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他王博雄也曾经是一位热血澎湃的青年,可是在长期的官场生涯之中,他昔日的热血已经不知不觉冷却,他过往的棱角也已经被岁月磨平,想起自己在黑山子乡的为官经历,王博雄竟然找不到任何的亮点,他忽然感到有些惭愧,端起一碗酒:“来!我敬大伙儿一杯!”
张扬的抢险敢死队一上来,周良顺和他的部下马上撤退,他们虽然是警察,可是真正干起活来远远不及乔四手下的这帮民工利索,却见风雨之中,二十个高大魁梧的汉子昂首挺胸走向前方,身上的红色小背心早已被风雨湿透,包裹着他们健美而有充满力量的体魄,这是怎样一幅激荡人心的场面。
张扬忽然转过身,一把将她的娇躯拥抱在怀中,海兰从鼻息中发出一声轻吟,然后迅速向后退入阴影之中,张扬的嘴第一时间寻找到海兰轻启的嘴唇,全力揉搓着她花瓣般的柔唇,吸吮着她娇嫩的舌尖,海兰抱住张扬的身体,双手抚摸着他赤裸的上身,从张扬身体的变化,她知道他想要什么,可是理智却让她不能不拒绝他,抓住张扬的大手:“不……”
道路的清理工作也已经接近尾声,剩下的工作交给乔四那些人就可以了,张大官人想出的风头也出了,想要的政绩也有了,好像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于是便装出愁眉苦脸痛苦万分的模样,可在海兰眼里这厮辛苦拿捏出的表情像足了被后凌辱的少女,几次都差点要笑出来,不得不把风雨衣的帽子戴上,借此掩饰自己脸上的笑意。
张扬这才想起自己今晚在清台山公路上冒雨抢险,然后又一路狂奔到这儿,现在身上的味道的确有些不雅,那啥……做人还是要讲究一些。
一提到吃,那帮民工都欢呼起来,乔四大声道:“于副乡长,有酒吗?”
黑暗中海兰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她轻声道:“你想了解我?”
“有,咱们春阳的春阳大曲,两箱呢……”她的话又被欢呼声打断。
“我!”张大官人压着声音道,可等了半天里面居然在没有动静了,他纳闷,这海兰该不会让自己在门外呆上一夜吧?就在他考虑要不要施展飞檐走壁的功夫从后阳台潜入的时候,房门开了,一只白嫩的小手拉住他的手臂将他拖了进去。
导播向地上望去,可是地上漆黑一片,再加上下雨的缘故,能找到那那口痰才怪,他充满感激道:“小张主任,多亏你奋不顾身救了海兰,要不这么着,我们马上要回县城了,不如你跟我们的车回去,我们送你去县人民医院检查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着她的俏脸轻声道:“刚才为什么没有陪我去医院,怎么说我也是你救命恩人啊!”
张扬清晰的听到乔四几个咽口水的声音,不得不感叹女人美貌的杀伤力之强大。
这边正说着话呢,副乡长于秋玲带着一辆面包车赶过来了,因为知道了于秋玲即将成为乡长的事情,王博雄不觉重新估量了一下这女人的能力,看来这次她能够突然冒头十有八九和她男人工商局长徐兆斌有关,王博雄想到自己在黑山子乡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可呆,当然不会兴起和于秋玲斗争的念头,笑着向于秋玲打了个招呼。
“知不知道有句话,距离产生美,我想这句话对你我很适用,一旦你了解了我的一切,也许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对待我,所以你没必要了解我,我也不需要你的了解。”海兰的语气很淡漠。
海兰躺在张扬的怀中,她喜欢这种安全而温暖的感觉,今晚之所以她会为张扬营造这样的机会,从根本上是因为她渴望被保护被关爱的感觉,可是肉体上的充实却无法代表一切,激情过后内心之中仍然感到空空www.hetushu.com荡荡,她清楚的意识到,张扬不属于自己,就像自己不会属于张扬一样。
九十年代初期的春阳一切都还很落后,过了十二点大街上空无一人,连出租车都找不到了,左晓晴居住的春宁小区距离县人民医院有将近四公里的路程,张扬只能步行前往,人有了欲望动力那可不是一般的足,张扬斗志昂扬,大步前进,然后是一路小跑,到最后简直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了春宁小区,可来到大门口,人家大铁门早已锁的刚刚的,张大官人这么晚过来,抱着不可告人的偷情目的,自然不敢惊动小区门卫。
海兰红着脸斥道:“笑什么,给我滚出去!”
乔四大惊小怪的叫道:“麻烦了,看来得人工呼吸!”几十双眼睛同时望向了海兰,海兰被这群汉子看得有些发毛,总不成让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小张主任做人工呼吸啊,她轻轻摇晃着张扬的肩头,趁着周围人不注意,左手狠狠在张扬的手臂上掐了一把,张扬痛得闷哼了一声,这才明白自己的表演已经被海兰撕破,只能见好就收,装出如梦初醒般睁开双目,这厮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险情排除了吗?兄弟们,我们继续干,一定要在天亮前打通道路……”
“姐,我想时常见到你!”
王博雄拍了拍张扬湿漉漉的肩膀道:“小张啊,辛苦了!”然后又向那十多个赤膊上阵的民工道:“大伙儿辛苦了!”
海兰圆润丰满的玉臀敏锐的觉察到突然挺起的硬度,然后看到张扬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虽然明明知道这厮在做戏,可看到他一动不动的样子心中仍然有些紧张,顾不上地面的泥泞,跪倒在张扬的身前:“张扬!张扬!”
海兰的手掌因为他的呼喊而停顿,轻轻嗯了一声。
海兰只当他胡说八道,啐道:“你能不能不说混账话?”
张扬大吼一声:“嗨!”众人同声应和,这一刻他们的血液沸腾了,雄浑的声音在空山风雨之中久久回荡。
于秋玲考虑的相当周到,还从乡里给他们带来了一些红背心,这是去年乡里召开干部运动会时候剩下的,当然这并非是出于作秀的目的,红背心比较醒目,于副乡长更多的是从安全上考虑,再说这帮彪悍的汉子一个个赤着上身总不是那么回事。
黑暗中海兰诱人的娇躯扑入他的怀中,被张扬用力拥入怀中,饥渴的双唇叠合在一起,海兰纤长的美腿向后一踢将房门带上,黑暗的室内只剩下嘴唇纠缠的吱吱声,和他们变得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张扬的大手肆无忌惮的揉搓着海兰娇嫩的肌肤,将她柔软白嫩的娇躯从单薄的睡裙中剥离出来。
王博雄现在心情大好,自然不会跟他一般见识,笑道:“这叫各尽其责,你们奋战在第一线,我负责做好你们的后勤工作,有什么需要,只管说!”
大伙儿同声笑了起来。
张扬看到她古怪的动作不禁笑了起来。
乔四大笑道:“不如王书记陪领导辛苦!”身后一群人全都笑了起来。
张扬沿着小区围墙溜了一圈,找了一处地方,便腾空跃起,张大官人的轻功那可不是盖得,轻松一跃,宛如凌空飞燕般落在墙头之上,然后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轻轻跳下,就像一片枯叶落在地上。
海兰才不会相信他的鬼话。
张扬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海兰已经抢先答道:“可能伤了肺叶,刚才痰中带血。”
“可以开始了吗?”摄像大声问。
她身穿红色雨衣,深蓝色雨靴,黑色的短发被雨水已经完全淋湿,雨水沿着她的发梢一滴滴往下流淌,秀眉弯弯,两泓如同山泉一样动人的美眸荡漾着温情和妩媚,柔唇弯起矜持的笑意,宛如一朵雨夜中绽放的娇艳玫瑰,一帮汉子都看得傻了。女人美到了一定的程度再想提高那就要靠气质和风情,海http://m.hetushu.com兰无疑是最具风情的那种。
海兰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不!我不在安全期……”可是现在说这种话根本阻止不了箭在弦上的张大官人,她感到一股热流冲入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娇躯颤抖着抱紧了张扬,默默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灼热袭来,过了好久,方才如梦初醒般睁开美眸,不无幽怨的看了张扬一眼道:“小坏蛋,当真想把我害死!”她从张扬的怀抱中挣脱开来,就地蹲了下去。
无论张扬的演技如何拙劣,可是在电视台工作人员的眼中,他可能真伤的不轻,因为是为挽救海兰而受伤,所以人家电视台的所有人都对这厮产生了一些尊重,毕竟无论海兰再怎么漂亮,拼着性命去救她还是不划算,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要考虑考虑。于是张扬的这种勇敢付出在别人眼中就显得更为难得。
负责这次采访的居然是美女主播海兰,她身披红色雨衣,望着风雨中正在灯下抢险的那群汉子,海兰心中感慨着,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有愿意无私奉献的人们,很快她就发现了张扬矫健的身影。
一双小手从身后着他肩头的伤处,张扬捉住她的小手,将她拉到自己的对面,水汽之中海兰娇美妩媚的面孔呈现出一种让人心醉的朦胧,张扬的大手插入她的秀发之中,轻轻揉搓着她的秀发,海兰明澈的美眸柔软的如同春水河的轻波,张扬想要撤开她刚刚穿好的白色纯棉睡袍,海兰柔声道:“我给你煮了面,吃些东西……啊!”睡袍已经被张扬解开,她的美背向后靠在墙壁上,一种久违了的火热和充实进入了那片湿润,海兰臀部的肌肉下意识的收紧,双手用力缠绕住张扬的脖子。
海兰望着张扬的身影,明澈的美眸中流露出一丝暖意,其实今晚这个外出采访任务本来并不属于她,可是谁都知道这是一个苦差事,海兰却主动提出要过来,因为她听到事件的发生地点在黑山子乡,顿时就想到了张扬,自从上次在春阳分手以后,这家伙果然按照自己的叮嘱,没有给她打电话,也没有主动上门找她,更过分的是这厮居然连个传呼都不知道打,看到张扬那种莫名的温馨,让海兰意识到,其实她对这位小弟弟还是很牵挂的。
海兰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她捧起张扬英武的面庞,额头顶住他的下巴:“不可以在这里……啊……”张扬可恶的大手却已经解开了她的腰带,探入了她双腿间的那片泥泞,海兰红着脸儿从他的魔爪下挣脱了开来,这时候看到远方导播和摄影师向这边走来,一定是她呆的太久引起了他们的疑心。
张扬转过身,海兰看到他的肩头上有一片淤黑青紫的痕迹,心中不由得一颤,伸出手指轻轻了一下他的肩头:“我带了红花油过来,不如我帮你搽?”张扬点了点头。他脱去背心,健美的肌肉在夜色中起伏舒展着。
海兰在黑暗整理好了衣服,张扬则装模作样的坐回了长条板凳,他蓄谋已久,所以选择的位置很好,从他所在的地方可以提前发现外面的动静,可是外面的人却看不到他。
张大官人一边咳嗽一边上了电视台的采播车,晚上十一点的时候采播车终于来到了县人民医院,海兰为了避嫌居然没有陪张扬一起去检查,由现场导播陪着张扬挂了个急诊,花二十分钟照了个X光片,结果可想而知,结论就是软组织挫伤。这位导播还是相当的热情,又邀请张扬去电视台招待所住宿,张扬谢绝了他的好意,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他,看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了。
张扬心中暗笑,我张大官人给你的东西岂是你想蹲就蹲出来的,抓住海兰的手臂让他坐在自己的双腿之上:“害怕搞出人命?”
张扬穿上背心,大声道:“兄弟们,为了黑山子的老百姓,咱们干!”
听到房门轻轻和_图_书敲响,海兰芳心一阵加速跳动,这厮果然死皮赖脸的摸过来了,可是想想自己到这会儿都没睡,还不是在期待着他的到来吗?
于秋玲完成她的政治表演后,也带着司机先返回乡里了。
张扬大笑起来。
海兰看着这厮小儿科的表演简直是哭笑不得,什么人这是,这种时候居然用这种夸张的表演手法,傻子都能看出这是假的。
海兰懵了,心说这厮有毛病啊,现在是当着摄像头,等于当着春阳几十万老百姓的面,你怎么就学不会低调呢?
海兰点了点头,除下雨衣的帽子,稍稍整理了一下发型,在风雨中面对镜头开始声情并茂的直播:“各位观众,你们好,现在我是在黑山子乡清台山204国道路段向您直播报道……”
导播和摄像来到张扬面前,关切的问:“小张主任,怎么样?还痛吗?”
“好!”
此时张扬正和七八个汉子一起撬动着石块,大声高喊着口号:“一、二、三!”健美的肌肉轮廓随着身体的力量不断起伏着,挡在道路上的巨石终于开始松动。
于秋玲脸儿红扑扑的多少有了几分媚色,她大声道:“同志们,你们辛苦了,我们从乡里给你们带好吃的来了!”
众人同声大笑起来,王博雄笑道:“你小子就会寒碜乡政府!”他清了清嗓子道:“只要今晚能够清除路堵,我做主,乡里每人给你们发五十块奖金!”欢声雷动,要知道在九十年代初五十块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这点钱自然不会入得张大官人的法眼。
因为山体滑坡几乎堵塞了整个路面,再加上其中有不少的巨石,清理起来十分的麻烦,雨越下越大,临近天黑的时候,发生了二次滑坡,虽然没伤到人,可是刚刚清理出的那点儿路面又被堵上了。
有了这条一米多宽度的通道,滞留在商店内地乘客已经开始转移,通过电话联系,春阳县派车在另外路堵的另外一边把乘客接走。周围渐渐变得冷清了下来,春雨仍在没完没了的下着,九点钟的时候一辆来自春阳电视台的采访车抵达,因为滑坡路段还无法允许汽车通行,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扛着采访设备来到了抢险现场。
海兰正要说出原本想好的那段话,可是忽然发现张扬的笑容收敛了,目光中流露出关切和紧张,突然他猎豹一般窜了上来,展开臂膀向海兰扑去。
乔四跟着喊了一嗓子:“使出你们吃奶的劲,只要这狗日的路通了,我再给你们每人加二十块奖金!”
海兰并没有陪同张扬去小商店,而是现场又采访了几名抢险队员,完成采访之后,这才放下设备,走入小商店中,看到张扬正坐在长条凳上,笑眯眯望着自己。
张扬用身体护住海兰,原地一个旋转,海兰红色的风衣在静夜中无声绽放,石块击中了张扬的后背,发出蓬!的一声闷响,其实以张大官人的身手,他是完全可以避过这块石头的,可是在他勇敢的冲出去英雄救美的时候,脑海中却瞬间产生了一个主意,既然做英雄就要做到底,必须让自己的形象更加的完美感人,最好感动的海兰眼泪稀里哗啦的,从此以后一颗芳心非君莫属,这厮多少有点故技重施的意思,其实他上次对左晓晴的苦肉计并没有起到太好的效果,可是他还是乐此不疲。
张扬的大手托起她的玉臀,让她将身体的重心完全放在自己的身上,海兰晶莹修长的美腿缠绕在他的腰间,感觉到那种灼热的感觉仍然持续深入着,仿佛要进入自己的心里,她的鼻息变得越发灼热和急促,忽然埋下头去,嘴唇咬住张扬的肩头,她的感觉已经完全被张扬操纵和支配着,在张扬热情洋溢的攻击下,仿佛不断飞起在云端。
海兰柔嫩温软的手掌贴附在他的肩头轻轻揉搓着,张扬闭上眼睛静静享受着海兰带给他的惬意和温暖:“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