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章 县里来了考察团

李长宇道:“这次人大刘主任过来主要是为了检查你们乡的选举情况,县里已经初步确定了两名乡长的候选人。”
张扬现在的政治嗅觉明显敏锐了许多,从这件事上他马上就觉察到了什么,这可是一个表现的大好机会,他马上主动上前:“王书记,反正现在工地也无法开工,我组织工人成立抢险队伍,争取尽快将省道的险情排除!”
以张大官人在的级别在官面上是根本偎补上去的,只能眼巴巴站在那里看着王博雄陪同李书记视察整个工地。
一群人同时笑了起来。
李长宇忽然想起新近听到的一个流言,说张扬是自己的私生子,这件事还是葛春丽给他说的,李长宇微笑望着张扬在雨中远去的身影,他的两个儿子性情都有些沉闷,像极了他这个老子,可骨子里却秉承了他们母亲朱红梅那彪悍的基因,这样的性情李长宇是无论如何不敢将他们引入仕途的,所以为他们安排好了日后的道路,双双送入大学的校园,至于以后的发展,李长宇也会尽量避免他们进入官场。
于秋玲恭敬回报道:“乡派出所的警力已经出动了,现在乡里正在组织人手着手车辆救援工作。”
王博雄一颗心刚刚到了低谷,此刻又被升到了九霄之上,他只差没笑出声来了,眼里的笑意和兴奋那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的。
笑声冲淡了紧张拘束的气氛,王博雄和郭达亮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李长宇的突击检查并不是来找他们毛病的。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按照县委县政府的预定计划,是要突击检查春阳某个乡镇的工作情况的,李长宇忽然想到了张扬,自然也就想到了黑山子,所以就将检查地点定在了黑山子,原本他都没打算给张扬打招呼,可是后来又想到这厮的操蛋脾气,害怕他在检查团面前闹出什么笑话来,于是才让刘海涛给张扬打了一个传呼。
王博雄收到这个传呼的时候还在春阳县城的家里,他马上给张扬回了个电话,确信消息属实,二话没说,出门打了辆车直奔黑山子乡而来。
张扬一开始并没有反过味来,麻痹的我招你惹你了,老老实实陪着笑脸给你汇报工作还挨了你一顿骂,当着这么多人,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他就没想到一个乡计生办代主任在县委书记面前根本没有面子可言。
李长宇低声道:“税务局的葛育才同志就要退了,我想提名你做他的接班人!”
李长宇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暗骂牛学东滑头,这个财政局长当得膘肥体壮,下面的财政所一个个饿得瘦骨嶙峋,如果他继续在春阳干几年,说不定会动心思敲打敲打这个牛胖子,可他升迁在即,对于树敌打压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兴致。
张扬目光一亮,李长宇显然在利用眼前的情景提醒自己,任何事不一定要采用过激的手段,也未必达到一步到位的效果,无论对待工作还是对待敌人,都要有水滴石穿的功夫,水滴石穿非一日之,李书记这厮教我记仇啊!张大官人不知不觉又想歪了。
李长宇道:“至于乡长方面……”他停顿了一下。
王博雄心想郭达亮当选乡长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要不县里何必让他当什么副乡长,因为坐在前面,他一直都是转头面对着李书记,他相信李书记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沉默,每一次停顿都是饱含深意的,李书记的这次停顿,王博雄理解为人家在等待着自己的意见,王博雄低声道:“郭达亮同志的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几件事的处理上都十分的妥当,在老百姓中的口碑也很不错……”
桑塔纳冒雨在山路上行进,刘海涛的驾驶技术虽然很好,可是在山路上仍然不敢有丝毫的疏忽,车速放得和-图-书很慢。
张扬大声道:“李书记放心,我一定认真努力完成上级领导交给我的任务,不会辜负领导的期望,不会辜负人民的期望,不会辜负国家的期望,不会辜负我党的期望。”
王博雄愣了愣,这重建工作他都交给了郭达亮,而郭达亮又把权力下放给了张扬,具体的事情必须问张扬才能知道,他向张扬招了招手,张扬这才乐呵呵跑了过去,虽然他在心底没把李长宇当成一盘菜,可是在外人面前必须把戏演足了,张大官人笑得阳光灿烂:“王书记有事吗?”
看到这帮乡镇官员错愕惊奇诚惶诚恐的表情,李长宇知道没有提前泄露他们要来的消息中,对这厮的欣赏又增加了几分,每个官员心中都会有几个自己人,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时间会有不同的自己人,对李长宇而言黑山子,计生办代主任张扬就是他的自己人,尽管他们的相识并不让人那么的愉快现实已经一步步把他们两个联系在了一起,李长宇想起一句话,生活就像强奸,既然不能反抗那么就自由享受。在他曾尝试着一步步把他和张扬之间的关系变成一种享受。他和张扬之间的关系是一个求同存异的过程,李书记已经做好了长期斗争的准备,生存于官场之中,他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大大小小的斗争,也已经学会了去享受斗争的过程,他深信在他和张扬的斗争之中自己会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李长宇目光一亮,望着神情激昂的张扬,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温暖,他仿佛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现在的张扬和那时的自己几乎拥有着同样的上进心,不过自己做得更为谨慎低调,而张扬却做得如此坦然直白,自然有急近利之嫌,不过考虑到他的年纪,眼前的一切又可以用年轻热情勇敢冲动来解释。
王博雄接力般望向张扬,张扬笑道:“我写着玩的,李书记若是喜欢拿去吧!”
李长宇忽然打断王博雄的话:“你觉着于秋玲同志怎么样?”
王博雄不敢打扰李书记的休息,转过脸去,脸儿通红,双目明亮,心底此刻涌出的那不仅是感激啊,眼泪全他妈都是眼泪!
王博雄当然明白自己送出的又是一份政治人情,李长宇意味深长的看了王博雄一眼,他忽然明白了,张扬的政治历程必然要比自己走的顺畅,比自己走的更加的迅速,至少在春阳的范围内,没有人会愚蠢到去为难张扬,因为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张扬的背后是自己。
李长宇的沉默带给王博雄的压力无疑是巨大的,短短的半分钟在他简直是度日如年。上级对下级的威压根本不要摆出太多的姿态,随便一个眼神,一段沉默已经让下位者惶恐不安。
李长宇转向王博雄:“博雄同志,咱们一起去现场看看!”
这次和李长同来的还有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刘继文,负责农业工作的副县长邱广志,县财政局局长牛学东,县教育局局长王虎,县计生委主任王红霞,随便哪一个来到黑山子都是让这里抖一抖的人物。
王博雄向李书记笑道:“李书记,具体的工作都是小张负责的,工期的事情你可以问他。”
李长宇和王博雄几乎同时产生了一个想法,这厮在装逼。与此同时昏沉的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然后一个闷雷就在张扬的头顶炸响,吓得张大官人慌忙缩了缩脖子,难怪说做人莫装逼,装逼被雷劈。转过脸来,看到李长宇,脸上变幻了从惊诧到欣喜的表情,这厮的表情虽然做出来了,可惜有点过火,有道是过犹不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跟李长宇之间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小店老板却现实得很:“那啥……帐怎么算……”
王博雄觉得自己还和-图-书年轻,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他不想因为这段暧昧的关系,毁掉自己未来的仕途。多数男人都会在事业和感情之中选择前者,毕竟一个没有事业的男人更没有资格去谈感情,事业是一个男人在社会上立足容身的根本,有了事业才会有其它。
王博雄重重点了点头:“好!张扬,去吧!”
考虑再三,张扬还是决定给王博雄打个传呼,毕竟从他到黑山子工作以来,王博雄一直都很关照他,于情于理都应该通知他一声,而且王博雄正处于困境之中,自己通知他,也就有施恩的成分在内,得人恩果千年记,王博雄和自己的关系肯定会更近一层。
张扬应了一声,对李长宇不觉又生出几分好感,说实话除了身体的某方面有点差劲,总体来看还是一个做实事的好官。张大官人始终认为,评判一个官员的标准不应该以作风来衡量,人家有几个老婆有几个情妇,那是人家的自由,只要人家能踏踏实实的为群众做事,这点儿毛病根本不算啥,再说了,官场中压力这么大,总得让人家领导找到舒缓压力的方式不是?想想大隋朝那会儿,哪个七品县令不是三妻四妾,谁成想现在管的人多了,权力大了,老婆却只需找一个了,别说老婆,就是孩子也只能生一个不然还要自己这个计生办主任干啥?放下电话张扬的脑子就开始胡思乱想着,忽然他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乡党委书记王博雄并不在黑山子,这种关键的时候,他不在场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张扬想起不久前王博雄还专门向自己暗示要和李长宇单独见面,这下可好,不等他去见人家,李长宇亲自来黑山子见他了。
短暂的寒暄过后,李书记马上把话题转到了这次前来的工作上在前来黑山子的途中,他已经针对这次的检查做过明确分工人大常委会主任刘继文负责检查黑山子乡代表大会和选举委员会的准备情况副县长邱广志负责抽查春种情况,其它几人也各司其职李长宇最关心的还是红旗小学的重建情况,他提出去红旗小学看看。
里面的那群人听到动静,一个个总算逮到机会了,从气闷无比的房间内走了出来,王博雄当然是最关心事情进展的一个事情发生在黑山子乡,又偏偏是在县领导下乡视察的时候,他可不敢怠慢。
李长宇确信没有人员伤亡,这才放下心来,低声道:“尽快着手修复出事路段,做好滞留司机乘客的安置工作。”
李长宇一行一共乘坐两辆车来到黑山子乡,车辆是李长宇的桑塔纳,还有一辆是十二座的丰田面包,李长宇也坐在面包车内,桑塔纳里面反倒是刘海涛一个人开着空跑。郭达亮等一帮乡干部完全没有接到通知,刚才只是觉得王博雄回来的突兀,现在看到检查团来到乡里,这才知道王博雄为什么会突然回来,一个个对王博雄都颇有微词,这王书记也太那个了,县里来检查团竟然连招呼都不打,难道我们被抓了毛病,你这个一把手脸上能好看?他们又怎么知道王博雄是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才做出的这个决定,现在王书记一心想的是攀上李长宇的高枝,黑山子乡他已经不想再呆下去,这次的大字报事件把他搞得筋疲力尽,只要留在黑山子乡,他和耿秀菊的关系就可能随时被别人拿来做文章。
当着李长宇的面,王博雄的面子实在有些下不来,冷笑道:“毕老三,瞧你那觉悟,回头我让乡里给你送个锦旗!”
李长宇笑着向同行人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才是广大干部的普遍作风,通知你们干什么?通知你们作假啊?我们要看的就是黑山子乡真实的情况,原汁原味,不经加和*图*书工的。”
王博雄明白了,这次选举是幌子,县里要空降两名乡长下来。
张扬仔细品味着李长宇的话,这四个字应该是在提醒着自己什么。
王博雄身为黑山子乡的一把手肯定要去现场的,可是他没有想到县委书记李长宇会主动邀请自己同行,一时间激动的有些手足无措了,李长宇已经在刘海涛的雨伞下钻进了桑塔纳的后座。
毕老三咽了口唾沫,乡党委书记既然发话了,他自然不敢再提什么钱,锦旗?麻痹的那玩意儿能当饭吃吗?
李长宇是吃完午饭以后才动身的,这给王博雄充分的准备时间,可是王博雄从平时对李长宇的了解就知道,这位李书记十分低调务实事,最讨厌的就是下级官员做表面文章,且张扬特地嘱咐自己,要做到该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想必这是李书记的原话,王博雄通过今天的事情更对张扬多出了一份感激来自己平日里对张扬的关照没有白费,关键的时候,人家恰到好处的帮了自己一把。
张扬回答道:“李书记,现在我们是两支施工队同时在进行重建工作,月底之前应该能够完成乡红旗小学的重建工作,至于其它各村的红旗小学,我们也会随后进行重建。”
王博雄终于凑到他的面前,满脸谦恭的笑容道:“李书记,你们怎么突然来了,也不通知一声,我们也好作出准备。”
李长宇和王博雄这边刚到,那边张扬就带着他的抢险敢死队坐着手扶拖拉机赶到了,乔四手下的这帮农民工一个个都是魁梧彪悍,相比派出所所长周良顺带来的那五名单薄警力,张扬这边的二十名壮汉显然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从气势上完胜对方,张扬开始在现场指挥,因为追尾的汽车中还有一辆长途客车,所以滞留在小商店内地有很多人,李长宇在王博雄的陪同下去给受困群众发表了一统热情洋溢的讲话。随后赶来的乡宣传干事朱川,用摄影机拍下这感人的一幕,李书记亲临抢险第一线,这可是春阳新闻的头条。
好在李长宇的表情并有任何不愉快的地方。站在乡政府的院子中间。看了看乡政府的办公楼。转向随同前来的财政局局长牛学东:“黑山子乡政府的办公条件的确太艰苦了。”
外面的雨还在下,李长宇和张扬并没有走远,只是站在门廊下,李长宇意味深长道:“小张啊,你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啊,眼看雨季就要来了,月底前完工还要保证质量,这可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李长宇暗骂,让你狗日的装,刚才打雷怎么没把你劈死!
李长宇笑道:“小张啊,你胆子不小啊,竟敢公然行贿,不怕我让纪委主任好好修理修理你!”这句话明着是责怪,可谁都能听出其中的欣赏和爱惜,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原本压抑的气氛瞬间缓和了下来,可就在这当紧儿,不知哪位下面的口没封住,突然放了一个响屁。放就放了吧,这屁还奇臭无比,人吃五谷杂粮,谁还没有个通气的时候,李长宇自然不会追究,可心里却要骂这位屁放得真不是时候,他站起身走出门去,向张扬招了招手。
李长宇还真没想到这厮居然写得出这么好的一手毛笔字,真是有些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感觉,其实人家原来就会,只是过去没露这一手罢了。
王博雄迎向的是那辆桑纳,不过可惜李长宇却是从后面的面包车中走出来,所以王博雄和黑山子乡的几名常委很尴尬的错过了第一时间迎接县委书记的机会。
王博雄后背不禁冒出了冷汗,他满脸惭愧,主动检讨道:“李书记,这都是因为我工作不够到位不够细致的原因,我正在检讨自己,以后尽量避免同样的事情发生。”
一行人来到红旗小学www.hetushu.com的工地,看到里面正如火如荼的干着,张扬带着一个橙黄色的安全帽,站在工地里正在和乔四装模作样的讨论图纸。
李长宇也是个书法爱好者,看着这个字是越看越爱,他转向王博雄:“谁写的?”
山体滑坡的方位于春阳到黑山子乡的中途,距离平时长途车习惯性抛锚的小商店不远,从山顶滚落的石块正好砸中了一辆客货,引起现场五辆汽车的追尾事故,幸亏没有人员伤亡,那辆客货的车厢都被沙石掩盖起来,轮胎全都爆裂了。
李长宇道:“年轻人,凡事要讲究一个韧字,只有坚韧不拔才能攻无不克!”
李长宇道:“王博雄同志,黑山子乡最近出了不少的事情啊!”
然后王书记,未来的春阳税务局局长很慷慨的表示要解决受困群众的吃饭保暖问题,目标理所当然的选在了小商店中,小店老板对县委书记可能不感冒,可对这位黑山子的土地爷却是十分的买账,老老实实捐献出库存的挂面和鸡蛋,连自家的厨房也被乡里无偿征用了。李长宇拍了拍小店老板的肩膀:“好同志,我会让县里宣传你热心助人的精神。”
白胖的牛学东笑了笑道:“这样艰苦朴素的革命作风是要在广大干部中提倡和推广的。”
李长宇望着张扬假惺惺的面孔,心中暗笑,狗日的进入官场没几天,快他妈修炼成精了,目光落在门廊前的一块石头上,从屋檐上留下的雨水不停滴在其上,石头的中心已经出现了一个清晰的小窝。李长宇微笑道:“有空帮我写四个字,水滴石穿!”
王博雄愣了,彻彻底底的愣了,他知道人家县委书记不会平白无故提起于秋玲的名字的,看来所有人都领会错了,郭达亮只是一个代乡长,所谓代理也就是个过渡作用,过渡到选举那一天就算他的使命完成了,没他事儿了,县里早就定下了于秋玲成为乡长的继任人选,王博雄顿时感到自己很无知,在政治上自己就像一个懵懂的少年,上面的心思的确太难琢磨了,他们基层斗得不亦乐乎,可是人家早已暗渡陈仓,从上层搞定了这件事,王博雄内心感叹着,看来人不能只看表面啊,于秋玲平日里表现的谨小慎微,与世无争,对乡里的争斗采取坐壁旁观的态度,想不到关键时候一击即中,王博雄甚至都能想象出郭达亮知道这个消息该会是怎样一副痛苦的表情,政治啊!麻痹的不带那么玩儿人的啊!王博雄都有些同情郭达亮了。
李长宇的桑塔纳开进了工地,刘海涛打着伞下来,跟他同来的还有黑山子乡副乡长兼纪委主任于秋玲,两人来到李长宇面前,于秋玲有些不安的向李长宇汇报道:“李书记……省道上发生了点事情,因为下雨部分路段发生了滑坡,有五辆汽车发生了连环相撞事故,所以产生了路堵现象,我看今晚恐怕无法通车。”
周围不少人已经开始腹诽这厮,麻痹的,难怪年纪轻轻就当上了重建总指挥,原来擅长溜须拍马,多数人并不知道人家小张主任靠的那是李书记。
郭达亮才是真真正正的没有准,这次被检查团搞了个措手不及,心里对王博雄越发不满了,假如这次检查团找到了什么毛病,说不定自己刚刚当上的代乡长,就要被去掉,去掉的恐怕不是代字,可能连乡长两个字也要一并抹掉。
李长宇的目光望向窗外,外面的山山水水一片朦胧,这样的景色忽然让他产生了一些虚幻的感觉,在春阳他已经做到了极致,不错,他已经成为春阳县的权利巅峰,正是因为如此,他感觉到自己欠缺动力,不知不觉中有些变得老气横秋了,他可能本来就是为了斗争而生的,只有斗争才能让他感到内心深处的激情,只有斗争才和_图_书能够让他产生澎湃的动力,他的心中已经对江城产生了向往,那里才是他全新的舞台,那里才是他未来斗争的开始。
张扬也明白了,原来人家李书记这是关心自己,有个词儿叫啥……指桑骂槐,对!就是指桑骂槐。
李长宇何许人也,从开始看到张扬担任总指挥脑子里就开始转悠,此时心里已经完全想明白了,王博雄啊王博雄,合着你们这帮怕在红旗小学的事情上担责任,所以把这个烫手山芋交给了张扬,别人不知道张扬背后有我罩着,你他妈能不知道吗?知道还让张扬顶雷,那不就是等于间接把雷撂在了我头上,麻痹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李长宇这边听着张扬的介绍,脸上的笑容却突然收敛了,表情也如同此时的天气一样阴郁下来:“月底之前能够竣工吗?”
李长宇晴转多云的脸上已经变得阴云密布,他疾言厉色的呵斥道:“你是怎么干工作的?效率如此低下?你知不知道,你这边耽误一天的工期,孩子们就一天要在外面上学,耽误一天重建,孩子们就要在危房中多上一天,我看你这个小同志工作的热情有问题!”
王博雄慌忙来到副驾坐了,于秋玲原本是跟着刘海涛过来的,她本想也跟进去,可看到王博雄临上车前意味深长的眼神,马上又打消了主意,人家领导和领导之间也是需要空间的。
李长宇说完就闭上了眼睛:“记住要保密啊!”其实他对王博雄所有的印象都是通过张扬而来,给他的总体印象,王博雄此人很听话,而且眼皮子够活,李长宇虽然即将升迁,可是春阳是他的根据地,他轻易还是不想放的,在职权的范围内,他要在适当的部门安插自己的嫡系,之前他已经做了很多这方面的动作,至于这个税务局局长的确是没有太合适的人选了,选来选去,似乎只有王博雄最为合适。
李长宇一边倾听一边点头,看来目前的工作进度还十分满意,他低声道:“以现在的进度,月底能够竣工吗?”
张扬也巴不得出去呢,跟着李书记走出了指挥部,剩下的人没有得到李书记的召唤,只能强忍着滔天的臭味呆在指挥部里,心里响起一个共同的声音,麻痹的,这谁啊!当然只有那位放屁的主儿不会责骂自己。
李长宇怒气冲冲的转向王博雄:“王博雄同志,大胆启用年轻干部不错,可是也要考虑到他们的工作经验尚浅,如何能够担当这么重要的责任?万一出了事情还是一样要追究你们的责任。”这句话明白的告诉了王博雄,你他妈不是想通过张扬来捆绑我顶雷吗,休想做梦!
王博雄的脸青一阵白一阵,让张扬顶雷的主意可不是他出的,他毕竟政治上的修为远胜于张扬,李长宇骂张扬那会儿,他就悟了,感情人家是指桑骂槐呢,明着骂的是张扬,暗里威胁的是自己,王博雄在这件事上的确很冤枉,不由得恨起了郭达亮,你有毛病啊,也不称称自己的斤两竟然想拖李书记下水。
骂完王博雄,李长宇气也顺了,居然要了顶安全帽去工地上看看,他这兴致一来,所有人都得跟着,谁曾想刚进入工地这雨就下了起来,所有人都没带伞,只能护着李书记跑到临时指挥部中去避雨。
王博雄自然要陪同左右,反倒是原来主抓红旗小学重建工作的代乡长郭达亮靠边站了,不过他也没闲着,陪着副县长邱广志去临近的几个村庄检查农业情况。
这指挥部本来就小,一下涌进来十几个人,显得更是狭窄局促,李书记坐在张扬的办公桌前,饶有兴致的看着玻璃台板下压得一个大字……忍!这是张扬从清台山上下来后被陈崇山勾起了写字的兴致,随手练笔之作,可张大官人随便一出手,那就是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