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7章 麻痹的政治

李长宇位于薇园的书房已经成了他和张扬密谈的固定场所,李长宇说完这个喜讯,话题自然而然的回到了自己身体的问题上:“张扬啊,你帮我号号脉,看看我的身体还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张扬想了想的确是那么回事,不禁哑然失笑。
张扬一脸坏笑道:“有道是老而弥坚,只要调养得当,你的身体比年轻人也不遑多让!”放眼整个春阳县敢在李书记面前如此放肆的也只有这厮一个了。
张扬满意的点了点头,拿起小魏给他刚刚泡好的龙井茶抿了一口:“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乡里有什么动静?”
郭达亮手中的烟灰留了老长,直到烟灰悠悠荡荡飘落在地上,他才抬起头,脸上带着骄傲和自信的笑容,他认真的对林成斌和王博雄道:“谢谢各位领导,谢谢组织对我的信任,我以后一定会在乡长这个位置上兢兢业业,认认真真的做好工作,我会带领乡政府的全体干部,带领黑山子乡各村基层干部,踏踏实实的做好上级领导布置的工作,利用现有资源,有效的开发黑山子乡的传统优势,让我们黑山子乡的七万多老百姓早日摘掉贫穷这顶帽子,我会带领他们一步步富起来,在我任职的未来三年间,我会让黑山子乡的面貌有一个根本上的改变。”
林成斌首先强调了一下即将到来的乡人大代表大会的重要性,然后念了十多分钟的条条框框,这才转到会议的主题上:“大家都是黑山子乡的骨干,通过代表的推举,我初步选定你们作为这次选举委员会的成员。初步的安排是这样的,由我担任选举委员会主任,副主任由耿秀菊同志担任,周良顺张扬刘金成林子远朱川担任选举委员会委员,大家有什么意见?”林成斌透过老花镜看着众人。
李长宇道:“你不要小看一个乡镇,中国的政治结构在乡镇之中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在基层呆的时间越长,你学会的东西也就越多。”
得到张扬允许后,宣传干事朱川走了进来,他满脸堆笑向张扬道:“张主任,林主任请你去小会议室开会!”
林成斌瞪大了眼睛,煞气十足的扫了刘金成一眼,将他接下来的话给压了下去,冷冷道:“所有支出都要给乡人代会让路,对黑山子乡来说,这是我们眼前的头等大事!”
王博雄和郭达亮都已经知道张扬转为正式编制的事情,感叹张扬和李长宇亲密关系的同时,又对张扬更多了几分关照,正是张扬的到来,才让黑山子乡的政治面貌大为改观,让王博雄和郭达亮分沾了李长宇的雨露,不过王博雄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果实,而郭达亮却仍然处在盲目的喜悦和期待中。
偏偏李长宇在张扬的面前也没有任何的官架子,就算张扬说得如此直白,他也不以为忤,反倒感到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李长宇忽然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放下了对张扬的那种敌视,两人之间更像是无话不谈的老朋友,李长宇低声道:“怎样调养?”
再回黑山子张扬明显感觉到了别人对他的不同,前往乡政府上班的途中,有不少陌生人主动跟他打起了招呼,张扬很快就想明白了,都是那则新闻专访给他闹得,不过当政治明星的感觉还是很舒服的,张扬脸上保持着矜持的笑意,既要让人感到亲切,有要和别人保持一定的距离,这种不即不离的感觉很难拿捏,张扬保持这种表情到乡政府门口已经累得不行了,老孙头眉开眼笑的迎了出来:“小张主任,你现在可成了咱们黑山子乡的大名人了!”
林成斌召开这个小范围的会议是为了成立选举委员会的事情,与会者有派出所所长周良顺、乡办公室主任耿秀菊、计生办主任张扬、财务科科长刘金成、宣传干事朱川、乡中学校长林子远。
郭达亮脸上保持着谦和的微笑:“两位领导放心,我不会因为组织上对我的信任而感到骄傲,在乡长这个位置上,我一定会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只有做好自己的带头作用,才能调动各位副乡长的积极性……”
苏老太道:“我看她跟咱们张扬蛮般配的,她家世好,咱们家世也不差,她叔是市长,你不是要当市长了吗?干脆你认张扬当干儿子,那不就是门当户对了吗hetushu.com?”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伸出一根手指搭在李长宇的脉门上,他知道马上风的阴影仍然笼罩在李长宇的内心中,李长宇刚才向自己示好是要求回报的,这就是政治,很多时候就是哪么赤裸裸的交换关系,张大官人并不是一个只懂得索取不知道回报的人,他故意装出一副脸色凝重的样子,李长宇看到这厮的神情,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要知道李长宇这种在政治上处于上升期的人最害怕的就是身体出了毛病,可他越是患得患失,张扬越是保持沉默,这厮存了恶作剧的心理,我倒要考验一下你李书记的耐性。
老孙头笑道:“小张主任的本职工作是计划生育,修路那可不是您的工作!”
吴宏进关切道:“张主任的伤没事吧?本来还想去县里看你呢,又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李长宇知道大嫂之所以表现的如此抗拒,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老婆朱红梅,初到江城难免是要住在一起的,苏老太和朱红梅之间那是水火不能相容,李长宇想到这一层,也打消了让老太太和他一起前往江城的念头,轻声道:“大嫂,我答应你,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他这是缓兵之计,等到了江城安顿好了,再找一处清净宅院把大嫂接过去。
张扬道:“你最近跟那谁……又……那啥了吧……”这厮纯粹是八卦之心作祟,张大官人虽然神通可是单从脉象上也看不出人家有没有做过那档子事。
于秋玲更不会提醒郭达亮,在她看来郭达亮从来都不是一个对手,每次看到郭达亮沾沾自喜的样子,她从心底偷偷发笑,等这厮知晓真相的那一天该会是何等的滑稽,女人的心肠往往和她外表的柔弱成反比,没错,于秋玲想到的是滑稽,却从未想过这个事实会对郭达亮是怎样残酷的打击。
老太太居然放下了饭碗,抹着眼泪到沙发上坐下,李长宇看到大嫂哭了,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了,慌忙放下饭碗,来到嫂子身边:“大嫂,有什么话你只管跟我说,您别哭啊!”李长宇急得就像一个孩子。
张扬索性做了一件好事,教给了李长宇一套打坐养身的功夫,这套法只要勤于修行,不但可以怯病强身,而且可以增强男性机能,对李长宇这种长期坐办公室的干部极其适用,李长宇的悟性还真是不错,张扬指点了两遍之后,他已经把握到了修炼的窍门,体内气息运行一周之后,果然感到神清气爽精神抖擞,对于张扬神乎其技的医术李长宇早已心悦诚服,所以对他传授的这套养身功夫也是如获至宝,张扬所说的神奇效果不禁让他悠然神往,心中已经存了回头找葛大队操练操练的念头。
苏老太抽了抽鼻子道:“李长宇啊,我真不想去什么江城,反正江城离这儿也不远,你要是想我就多来看两趟,总之我是不会跟你去的。”
这时候吴宏进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张扬慌忙招呼了一声,小魏关上房门出去了。
张扬心说王博雄的表张扬,老子现在根本不稀罕,可表面上还是谦虚谨慎的样子:“不过是本职工作,有什么好表扬的。”
“既然没有意见,那我就接着分配一下选举委员会的具体工作。”林成斌双手放在桌上:“周良顺同志负责这次乡人大代表会议的安防工作,确保这次的会议在平稳和谐安定的气氛下进行,杜绝一切突发事件的发生!”
林成斌露出满意的微笑,转向张扬道:“小张,我想让你负责这次会议的后勤保障工作!”
王博雄和林成斌脸上都带着深表同情,爱莫能助的表情,这种表情无需伪装,兔死狐悲,看到郭达亮被人玩弄到这种地步,谁都不会兴起取笑他的心思。林成斌是要退的人了,什么事情都已经看开了,越是过来人越能体会到郭达亮此时心中的悲痛和绝望。王博雄的提升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所以他已经开始学会从上到下来看问题,想想自己的幸运,更感到郭达亮命运的悲惨,都是一个乡的干部,咋命运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张扬骂道:“虚情假意,连个传呼都没打,这会儿跟我上眼药水来了。”
张扬也不会主动点醒郭达亮,虽说上次他的及时提醒,和图书让郭达亮躲过了一场灾难,可现在看来郭达亮仍然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该他承担的责任早晚还是要承担的,更何况张扬已经初步了解官场上的规则,在官场上最忌惮的一件事就是同情心,你保持沉默不害别人就算是仁慈了,至于去帮他,根本没有必要,提醒他就等于和未来的乡长于秋玲作对,就等于和未来的副县长徐兆斌作对,张大官人虽然不怕得罪人,可这种无意义的树敌他还是不屑于去做的。
苏老太这才高兴起来,在李长宇和张扬的劝说下回到桌旁吃饭,老太太和张扬极为投缘,听张扬聊着乡里的趣事,不禁勾起了过去的回忆,轻声道:“清明我也要回老家了。”
苏老太笑着用筷子在张扬的头上轻轻敲了一记:“臭小子,我可警告你,人家晓晴那女孩这么漂亮,你可不能三心二意的对不起人家。”
张扬笑道:“小魏,你去传达一个通知,明天咱们在会议室召集各村的妇女主任开会!”
李长宇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低声道:“怎样?”
李长宇点点头,他也存着清明前回老家祭扫先人的念头,毕竟这次从县里提升到市里,在政治上又是一个飞跃,按照惯例也是应该祭扫一下先人,向他们在天之灵祷告一番。
林成斌也明白郭达亮出了问题,可是他并不愿意相信郭达亮发疯的事实,他苦口婆心的劝慰着:“达亮同志,你冷静一下!”
吴宏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原本想打的,可是后来看到张主任上了电视新闻,我害怕给您打电话有溜须拍马之嫌,所以还是当面问候的好。”这小子的口才的确很不错。
李长宇本不想过多的提起自己即将面临的升迁问题,可吃饭的时候苏老太还是主动提起了这件事,现在苏老太已经完全把张扬当成了自家人看待,说这些敏感的事情也没有任何的避讳,看得出老太太的情绪有些低落:“李长宇,我考虑过了,我不跟你们去江城,在这儿住的挺好,我哪儿都不想去。”
张扬笑着扔给了他一盒石林,老孙头乐呵呵接了过去:“上周六开会的时候,王书记还专门点名表张扬你呢?”
两人正说着话,房门被轻轻敲响了。
张扬默默咀嚼着李长宇的这番话。
小魏笑道:“倒是没什么大事,不过张主任提出的那个奖励方案通报给各村之后,各村的妇女主任都反映强烈,她们说过去拖欠的奖金都没有兑现呢,这次是不会相信咱们计生办了。”
王博雄不会主动点醒郭达亮,县里既然决定把于秋玲作为乡长的候选人,那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不想管,也没有这个能力管,他虽然还担任着黑山子乡的党委书记,可却已经学会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问题。
张扬心中暗笑,郭达亮不合适,难道于秋玲就合适了?那女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只怕当了乡长也很难服众。
张扬这才明白他的真正用意,笑道:“合着你是害怕我找你要个乡长干干!”
李长宇有些惊艳的看了看张扬,这句话充分体现了张扬敏锐的政治嗅觉,对一个刚刚进入仕途没有几天的年轻人来说,能有这样的悟性的确难能可贵,李长宇却并不知道,此前,张扬已经先行接受过美女主播的言传身教。
李长宇却不知是诈,心中后悔不迭,早知道那种事情会影响身体,自己肯定会坚持阵线,可你张扬之前也没跟我说不能再做那事儿不是?他紧张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就一次……”
张扬看都不看就装在兜里:“林成武最近没闹事吧?”
林成斌笑道:“王书记你可不能推卸责任啊,这人代会你也要参加,我只是主持,真正当家说了算的还是你。”心中暗骂王博雄滑头。
张扬虽然混到了选举委员会里,不过他谨记李长宇的教诲,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红旗小学的重建工程搞好,做好这件事才是他的最大政绩,那位远在香港素未谋面的安志远老先生对春阳乃至江城和整个平海省都有着相当的影响力,假如伺候不好这位老爷子,恐怕自己刚才起色的仕途生涯就要面临第一次重大的挫折。
小魏答应了一声正要去执行,张扬又叫住她:“对了,你姨的情况怎么样了和图书?”
张扬其实很想早日离开黑山子,可他又不想向李长宇提出这个要求,其中固然有自尊心在作祟,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张大官人想做出一点成绩给别人看看,证明自己也是有工作能力的,也是很适合在官场中继续走下去的,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连黑山子这块穷乡僻壤都玩不转还谈什么做大事做大官呢。
李长宇顿时警觉了起来,他知道张扬是个一心想往上爬的家伙,提起这档事该不会想让自己给他操作个乡长干干吧?他微笑道:“你还年轻,各方面的经验还不足,这次刚好是个学习锻炼的机会。”
张扬可不愿意在黑山子乡那个穷乡僻壤里呆一辈子,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我听说李书记要去江城了?”
听到林主任这样说,刘金成不说话了。
吴宏进小声道:“好像老实了,先前提出的那些材料问题,他乖乖都换回了指定标准材料,工程方面也很认真细致。”
李长宇饶有兴致道:“先说说你的看法!”
李长宇有意无意道:“那小姑娘的家世不错,听说她爸爸是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叔叔这次可能要提副市长,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追吧!”李长宇之所以对左家的动向如此关注,主要是因为左晓晴的叔叔左援朝这次也铁定提升副市长,李长宇已经意识到左援朝肯定会成为自己日后仕途上的潜在对手。
张扬眯起眼睛:“工地那里怎么样?”
张扬苦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李长宇一颗心凉了半截,苍天啊,大的啊!老子不会这么倒霉吧?
张扬被问得一怔,随即笑了起来:“大娘,你说哪一个啊?”
王博雄抽出一支香烟,却没有点燃,他正要说话,电话响了,于是向林成斌充满歉意的笑了笑,拿起了电话,电话是县组织部打来的,让他在人代会召开以后做好去税务局上任的准备,在此期间要安定情绪,做好黑山子乡人代会的工作,争取交出一份圆圆满满的答卷。王博雄根本没想到幸福会来得如此之快,嘴里含着的那支香烟也颤抖着掉了下去,他声音激动的回答道:“贾部长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组织的期望……”这句话是站起来回答的。
李长宇不禁笑了起来,他只是想提醒张扬要有耐性:“年轻人要耐得住寂寞,只有扎稳根基才有希望长成参天大树!”
李长宇笑了起来,这件消息已经传得很广,张扬听说也极为正常,他点了点头道:“市里是有这个想法,不过我的工作调动并不会影响到你的未来发展。”这句话等于明确的告诉张扬,你只要踏踏实实的干,我以后还会继续罩着你的。
张扬道:“你放心吧,不劳而获得东西就算得到了也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对黑山子的未来变动有些兴趣,你肯定知道一些内幕。”
张扬低声道:“于秋玲最近出镜频繁,该不是你们县领导安排的一匹黑马吧?”
李长宇和张扬同时被呛了一口,两人都转身大声咳嗽起来,老太太的创意可真不是盖的!
张扬笑道:“大娘,您这是哪跟哪啊!我跟她八字都没一撇,您别乱点鸳鸯谱了。”
王博雄故意板起面孔:“老林啊,你这个认识有错误啊,人代会当然是人民代表说了算,我怎么能说了算呢?真是,让别人听到还以为我搞专政呢!”
王博雄和林成斌对望了一眼,他们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一丝惶恐,郭达亮的这番话好像是在进行着乡长的就职演说,郭达亮这是怎么了?
“出院了,说好今天要来上班的!不知为什么没来!”
张扬颇有点受宠若惊的味道,这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差啊,后勤保障顾名思义也就是购购物,打打杂啥的,既不要承担什么责任,还有足够的油水可捞,须知现在乡政府只要掌握采购权的那帮家伙,无疑不在发票上做手脚,所有人都羡慕的看着张扬,这厮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乡里的几个头头对他都是青眼有加。不过张扬却没有在公款上做手脚的打算,那点银子根本入不了张大官人的法眼,他看上的是政绩。林成斌把这事儿交给他证明对他的尊重,张扬还是会认真的帮他做好这件事的。
郭达亮听林成斌宣布完县组织部的决定,整个人http://www.hetushu.com默默坐在那里,王博雄深表同情的给他上了一支烟,郭达亮想要去摸火机,可哆哆嗦嗦摸了几次都没有摸出来,林成斌慌忙拿出自己的火机给他点上,郭达亮用力抽了一口香烟,头低了下去。
耿秀菊显然已经从前一阵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愉快的点了点头道:“林主任放心,我一定把工作做到最好!”
郭达亮伸出手去用力和林成斌握了握:“林主任,谢谢你多年来对我的帮助,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林成斌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郭达亮放开林成斌的右手,又握住了王博雄的双手,用力摇晃着,他充满热忱的说:“王博雄书记,我主持乡政府工作后,希望咱们能够成为工作上的好搭档,好伙伴……不……咱们一定可以成为工作上的好搭档,把黑山子乡的面貌彻底改观!”
刘金成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林主任,你也知道咱们乡里的财务情况……”
林成斌也不跟他客气,接过香烟点上,话题又扯到郭达亮身上:“王书记,郭达亮这件事你看……”
李长宇提醒张扬道:“你既然主动把红旗小学重建的任务承担了下来,就要把工作落到实处,务必做到最好,安志远老先生最近会回春阳一趟,我估计可能是在清明以前,假如你的工作不让他满意,后果想必是严重的,不过假如你的工作得到了他的嘉许,那么对一个年轻干部而言,这是一笔相当珍贵的政治财富。”李长宇开始的时候对郭达亮将重建任务交给张扬还是有些恼火的,可是后来看到张扬如火如荼的干劲,他才意识到这次的红旗小学重建对张扬意味着一个机会,假如张扬能够圆满的完成这件事,加上张扬新近的一系列政绩,自己就能够获得足够的操作空间,张扬在官途上更进一步也绝不是痴人说梦。
王博雄现在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居然一改刚才推诿的态度,点了点头道:“这样吧,咱们俩一起去找郭达亮同志谈谈,希望这件事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听话听音,林成斌何等的老道,从王博雄的表情和这番话中已经推测到这厮一定遇到了什么大好事,可人家不愿说,自己总不能开口问,心中对王博雄也升起不小的佩服,此前从未听说过他有什么风吹草动,这位王书记隐藏的果然够深。
王博雄再也不忍听下去了,他拍了拍郭达亮的肩膀,转身走出门去,来到走廊迎面一股凉风吹到他的脸上,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内心中一股前所未有的苦涩宛如大的龟裂的裂纹一般迅速蔓延到他身体的每一部分,刚才升迁带给他的快乐已经变得无影无踪,王博雄闭上眼睛,假如自己和郭达亮易地相处,自己能不能承受住这样的打击呢,他一直都知道官场的残酷,却从未见过眼前活生生血淋淋的一幕,他将永生难忘……
林成斌毕竟和郭达亮私交不错,他考虑再三,这样的事实对郭达亮实在太残酷了,他担心郭达亮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想了想先去了乡党委书记王博雄的办公室。
李长宇要见张扬主要是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个喜讯,张扬的编制问题已经落实了,李书记利用他的权力不声不响的已经把张扬运作到了体制内,而且成把黑山子乡代主任中的代字给去掉,现在张扬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计生办主任了。可张扬也明白自己这个主任论级别还是个科员,不过他还是感到十分的开心,万事开头难,自己毕竟已经在真正意义上混入了体制,现在可以算得上堂堂正正的官场中人了。在此过程中李长宇显然是出力不小,证明李书记对自己还是很看重的,话说回来也不由得他不看重自己。
“刘金成同志负责这次人代会的财务统筹支出,所有的运作经费和赞助资金务必要在大会前一周到位,你能够做到吗?”
张扬想起昨晚海兰的提醒,便想从李长宇的嘴里打听到一些消息,低声道:“李书记,黑山子乡就要召开乡人大代表大会了。”
张扬知道了会议的主题,马上就明白看来自己要被吸收到选举委员会中了,不由得暗暗感叹,老子的能力那不是盖的,乡里大小事情还真离不开我。
李长宇这才知道这厮刚才是故意捉弄自己,哭笑不得道:和-图-书“年纪大了不比你们这些年轻人!”
李长宇又道:“这次从上到下的变动很大,郭达亮只是一个代理乡长,红旗小学失火的事情,虽然胡爱动承担了责任,可是他作为分管消防的副乡长是不能推卸掉责任的,更何况根据组织部调查的情况,此人虽然是个实干家,可是缺乏做事的魄力和勇气,作为一把手并不合适。”
李长宇一双眼睛瞪得滚圆,充满错愕之色,我他妈该不是听错了吧,这小子说啥?
王博雄听说是这事儿,马上就有了推诿的意思,他微笑道:“老林啊,你是人大主任,你是选举委员会主任,这件事怎么也轮不到我去向郭达亮同志解释,再说了上级三令五申要党政分开,我这个搞党务工作的书记于情于理也不该涉足政府的选举吧?”
朱川率先鼓起掌来,其它人也跟着象征性的鼓了几下。
李长宇被他说中了心思,只是微笑。
张扬知道李长宇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不过李长宇的推脱又让他感到有些不满,他有些不服气的反驳道:“诸葛亮出山前还没带过兵呢,你凭啥一定要我有工作经验啊!”
该来的终归还是要来的,在距离乡人代会召开还有十天的时候,县组织部将候选人的名单最终确定,除了早已经知道内情的王博雄和于秋玲、张扬寥寥几个人以外,几乎所有人都被这份候选人名单深深震惊了。乡长的候选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原黑山子乡副乡长兼纪委主任于秋玲,上头空降了两位副乡长,至于郭达亮仍然会继续担任他的副乡长,这份候选人名单也把林成斌弄得目瞪口呆,他甚至专门打电话去县组织部询问是不是弄错了,可最终证实县里的领导的高瞻远瞩是他这等乡镇小吏无法领会到的。
周良顺已经不是第一次接手这样的工作,摸出一支烟悠闲自得的点燃。
吴宏进笑道:“王书记第二天就兑现了五十块奖金,还给当天参与抢险的队员放了一天假,乔四又每人追加了二十块,现在他们的干劲可足了!”说起这件事情想起乡里奖励张扬的五十块钱还在自己兜里,慌忙拿出来交给他。
张扬笑眯眯重复道:“你是气血淤滞,所以必须多做这种事情才能疏通精血!”
林成斌铁了心要拖王博雄一起下水:“王书记,要不咱还是上个会吧,这件事我害怕郭达亮同志接受不了。”
林子远负责提供会场,乡里最合适开会的地方就数乡中学的学生礼堂,每次开大会基本上都要征用他的地盘,朱川负责他的老本行宣传,这自然没有任何的问题。选举委员会正式成立之后免不得还要吃一顿饭的,钱自然是乡里的财政拨款,算到会务费中,从这一刻,本年度的乡人代会算是正式拉开了序幕。
李长宇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慢条斯理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次的乡人大代表会议,你只需做一个规规矩矩的看客,至于发生什么事情并不需要你去过问。”
苏老太忽然想起了左晓晴:“张扬,你那女朋友怎么没来?”
王博雄放下电话,脸上的激动和兴奋仍然没有完全褪去,好一会儿才想起旁边坐着林成斌,咳嗽了一声,拿起烟盒给林成斌上烟。
回到计生办马上听小魏给他报告了一个好消息,张扬给计生办换办公室的申请郭代乡长已经批下来,只要张扬发话,他们随时都可以搬家。
张扬望着李长宇用手绢帮助苏老太擦拭眼泪的情景心中不觉生出一阵感动,他看人的标准以孝义为先,无论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既然是人就要懂得最基本的孝义,就要懂得感恩,李长宇在这方面的表现还是让张扬欣赏的。
林成斌继续他的工作安排:“耿主任负责接待工作还有和各村人大代表的沟通工作,这可是重中之重啊!”
张扬心中暗笑,那葛春丽怎么说也是一个妖娆尤物啊,李书记啊李书记,你这真是浪费粮食啊,他笑道:“太少了!”
王博雄感觉到心里忽然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说不出现在的感受,可是他脑子里却清清楚楚的认识到,郭达亮疯了!
李长宇和张扬对望了一眼,老太太的这句话等于把他即将前往江城上任的事实说了出来,李长宇无奈的笑了笑:“大嫂,等到了那里,你就会喜欢上那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