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章 黑丝袜的功能

张扬知道李长宇不想将事情闹大。他笑道:“我有数!这件事你就别管了!”
郭达亮指了指床头柜上的报纸道:“老爷子说了,改革开放的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看准了的,就大胆的试,大胆的闯。他说,没有一点闯的精神,没有一点“冒。”的精神,没有一股气呀,劲呀,就走不出一条好路,一条新路,就干不出新事业。”他苦笑道:“政治上我已经彻底没有了闯的胆气,只能去经济中尝试一下了。”说到这里,他内心中涌起莫名的悲哀,政治上他注定只能是一个失败者。
张扬这才相信郭达亮萌生退意并不是一时性起,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他笑道:“这样也好,让自己的人生多了一次选择的机会。”
陈国伟笑着搭讪道:“来找左晓晴吗?”
葛春丽被他纠缠的没有办法,先后借给他一万五千块,可现在他仍然不满足,终日跟踪葛春丽、纠缠葛春丽,弄得葛春丽如同惊引之鸟,现在和李长宇之间也不敢像过去那般来往了,生怕被娄志广发现两人的私情,这件事会无限闹大。虽说下周就要前往江城任职,可娄志广也不知从哪儿听说了这件事,要跟着葛春丽前往江城,直到她答应复婚为止。
李长宇从张扬的脸上并没有找到太多的喜悦,还以为这厮的政治修养又提升了一个台阶,却不知人家这根本是对这点提升不满足呢,李长宇道:“县政府经济贸易委员会刚刚成立了一个招商引资办公室,赵成德兼招商办的主任,因为这次主要的引资目标是安志远老先生,黑山子乡也就成为未来工作的重中之重。我已经提名你为招商办的副主任。”
海兰想到小张主任辛苦经营的政绩如今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考验,不禁咯咯笑了起来。
张扬冷笑道:“麻痹的,你什么玩意儿?就你也配?谁让你去找葛春丽的?”
张扬在他脸上补了一拳,掏出手绢慢慢擦去手上的血迹,然后将染血的手绢扔在地上,山风一吹,手绢飘飘扬扬飞向夜空之中。从娄志广的角度,张大官人的身躯如此伟岸挺拔,拥有着不可一世的霸气和力量。在这里,他就是自己命运地主宰,娄志广害怕了,当一个人感觉到自己的生命被别人捏在掌心的时候。他就会放弃一切反抗的想法。
想对付娄志广,张扬想到了一个简单可行的方法,按照李长宇给他的地址,当晚他就找到了娄志广。
两个身穿迷你裙身材高挑的女孩儿抬着一箱啤酒走进包间,她们都穿着学生服,相貌清纯,不过眼中的妩媚味道还是无法隐藏住的,牛文强使了个眼色,女孩开酒之后,分别坐在张扬和姜亮的身边。
张扬旁敲侧击的问道:“安老来春阳了?”其实他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明白。
“记住你说的话,下次再敢纠缠葛春丽,我会把你的亲人一个个从这里扔下去!”说完这句话,张扬转身向山下走去。
张扬进入病房的时候,只有他老婆杜春芬守在身边,张扬特地留意了一下病床周围,只有寥寥几个礼盒,冷清得很,看得出前来探望郭达亮的人并不多,官场之上人情之淡薄由此可见一斑。
张扬笑了笑,做了个小心惊醒郭达亮的手势,将手中的礼品放下。
张扬想起王博雄即将成为税务局局长,入党的喜悦就少了几分,毕竟跟王博雄相比,自己的这个提升步幅小了许多。
张扬原本打算体验体验生活来着。可看到姜亮如此激烈的反应,也觉着有些不对,自己一个前途大好的年轻干部,没必要为了这种事情冒险。跟着姜亮一起向牛文强告辞,牛文强满脸尴尬的把他们送了出去。
张扬笑着拍了拍她吹弹得破的脸蛋,这才起身向浴室走去。
牛文强喝了点酒胆子自然也壮了起来:“麻痹的他田斌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仗着有个当公安局长的老爹,我决饶不了他!”
张扬笑了起来:“郭乡长,我看你还是安心养病,等病好了再抽烟也不迟!对了,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
洪玲小声道:“她不会再来了……”
张扬的目光忽然看到了海兰的黑色丝袜,忽然兴起了恶作剧的心思,这厮将电视里学到的桥段活学活用。把黑色丝袜套在了头上,然后迅速脱去了身上的衣服,然后悄然潜入海兰的卧室内。
张扬有些吃惊的问道:“副大队长不是葛春丽吗?”
张扬闻到了这股尿臊气,这才知道娄志广吓尿了,冷哼了一声把他拉了回来扔到了地上。
张扬郁闷不已道:“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才把红旗小学的重建工程弄好,谁成想遇到了这倒霉事。”这厮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刻苦经营的政绩付诸流水。
海兰似乎意http://www•hetushu•com识到了什么,向周围看了看,然后又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想必这个坏小子已经睡了……”她起身走向卧室,趴在松软的大床上,曲线完美的小腿相互交缠在一起,向上弯曲着,露出粉红色的足底。
张扬迅速调整了一下情绪,马上打车来到了薇园,对于李书记的传召他还是很看重的,目前正是敏感的时候,从市里到乡里各个工作岗位频繁调动,江城市前所未有的一场政治格局变化正在展开,张扬身为体制中人,就不能不表示关心。
张大官人顿时无语,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这个招商办副主任也未必那么好干。
牛文强明白了他的意思,使了个眼色让那俩女孩离开,姜亮的脸色很快就沉了下来:“文强,我之前就警告过你,要想走的长远,这种事情可不能干,县城就那么大点儿地方,出了事情,以后想抬头恐怕就难了。”他显然没有了多少喝酒的兴致,起身告辞。
两人在床上激烈缠绵起来,仿佛这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内心如同潮水般涌动,激情将他们的身躯融化在一起,几番生死几番缠绵,张扬觉着自己的整个身心融化成水,融入了海兰的娇躯深处,而海兰觉着自己也将张扬完全吸入了体内,她浑身颤抖道:“臭小子……来……来强暴我……”两具肉体竭力纠缠在一起。
娄志广惊恐的看着张扬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娄志广方才低声痛哭起来。
“去你妈的!”张扬甩手又是一个耳光,打得娄志广眼冒金星,他明白人家为啥来得了,战战兢兢道:“是……前妻……”
姜亮也是个有见识的主儿,喝了一口,砸了砸嘴道:“是假了,芝华士不是这个味儿!”
海兰扭动着娇躯,凄凄哀哀道:“放过我吧。”认出张扬之后,海兰内心的惊骇变成了一种异样的惊喜。心理上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奇刺激。
趁着杜春芬去打水的功夫,郭达亮悄悄道:“有烟没?”
张扬听李长宇说完这件事的始末经过,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他还当什么大事呢,这事儿简单。人家李书记是做大事的人,这种打打杀杀的小事,自然不屑去做,所以自己责无旁贷,他低声道:“你放心,我马上去找这个娄志广,让他从此在你们的视野中消失。”
“她……她是我老婆……”
牛文强笑道:“这是刚刚学来的先进经验,想让你们哥俩帮我指导指导呢?”
张扬点了点头,姜亮在他心中的地位无形中又提高了一截,张大官人喜欢跟聪明人在一起,跟他们相处能够学到很多的东西,这些东西是钱买不来的。
郭达亮从张扬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迷惑,微笑道:“死过一次才知道生命的可贵,我现在已经是遍体鳞伤,假如我继续在官场中打拼下去。到最后,恐怕连骨头都剩不下。既然意识到了自己不适合这个圈子。我又何苦勉强留下,我还不到五十岁,我还有机会去做其它的事情,趁着我的手脚还利落之前,我可以去干我过去一直想做而未做的事情,好好享受一下人生,对我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都过去了,幸好没闹出人命!”
谁都知道他这番狠话只是说说而已。所以谁都不会当真。
海兰也是惊奇万分,想不到安志远竟然不声不响的来到了春阳,看来他的主要目的还是来寻找他父亲安大胡子的埋骨之地的。
娄志广口中喃喃道:“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张大官人并没有急着冲入浴室,而是悄悄躲藏了起来。
张扬内心一怔,随即又涌起说不出的愤怒,左晓晴啊左晓晴,你想躲开我也不至于这样吧,老子哪里招人讨厌了?居然避我如蛇蝎!张大官人心里有了怨念,脸色自然也有些难堪。
姜亮道:“据可靠消息,葛大队被借调到市局了,下周就走,具体的工作安排还不清楚!”
洪玲见到张扬的时候多少有些心虚,左晓晴和张扬的事情就是她向左晓晴的母亲蒋心慧提供的情报。所以才有了做贼的感觉。
张扬不屑道:“瞧你这熊包样,真不知道葛春丽当年看上你哪点了?”
房间内终于宁静了下去,张扬躺在床上,海兰游鱼般钻入他的怀抱中,小鸟依人的看着他。
春阳县的事情很少能有让李长宇感到纠结棘手的,可这次不同,遇到麻烦的是葛春丽,葛春丽的前夫娄志广从海南回来了,这厮是最早投入下海大潮中的一批人,恰恰又是一个猛子扎进去出来后连裤衩都没剩下的那种,在海南赔得血本无归,这才灰溜溜返回了春阳,来到春阳后就打起和图书了前妻的主意,娄志广是个典型的无赖,虽然没什么本事,可是属于狗皮膏药型,一旦黏上,撕下来就没那么容易。
张扬感到一阵欣慰,毕竟郭达亮的意识能够恢复正常是一件大好事。假如他仕途落寞,又要疯癫一生的话,那该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张扬大手探入她的怀中,捏住温软柔润的一团,恶狠狠道:“不同情我就算了,居然还敢幸灾乐祸!”
张扬并没有马上返回黑山子的打算,第二天一早,他抽空去了一趟县医院,看望了在那里住院的郭达亮,对郭达亮的悲惨下场他还是同情的,在黑山子的这段时间,郭达亮一直对他不错,于情于理也需要去探望一下。经过县人民医院的抢救,郭达亮已经度过了危险期,现在已经转入普通病房。
李长宇这才知道这小子压根不是修为提升了,刚才是对区区一个党员称号不满足来着,心中不免苦笑,沉吟了一下方才道:“勉强算个副科吧!不过还是要以黑山子那边的工作为主,办公地点也不变,只是在招商办挂职,假如你能够说服安老,让他在春阳投资,那么再往上走一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李长宇多少已经摸索出这厮的性情,必须给他甜头的同时又要给他想头。这样他才能够鼓起干劲勇往直前。
张扬猛然掉转方向,以惊人的速度向春宁小区跑去。来到九零年代,张大官人的轻功大都用在偷香窃玉的方面,虽然海兰之前已经给了他一把钥匙,这厮却没有采用这直接的方法进入房内,而是沿着楼房的下水管道爬了上去,来到了海兰的阳台。阳台的房门并没有关,张扬蹑手蹑脚的进入阁楼,顺着楼梯走了下去,却见柔和的灯光下,海兰脱得只剩下胸罩和内裤走入卫生间,然后听到卫生间的水哗哗的响了起来,她显然是在洗澡,张扬竖着耳朵听着她洗澡的声音,内心的欲火也如雨后春笋般迅速蹿升了起来。
牛文强愣了愣,拿起酒瓶凑在灯光上看了看:“应该不假啊,人家送给我爸的!”
张扬鼓励他道:“郭乡长好好调养身体,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转起来。”
张扬笑道:“这叫心灵感应,我预感到今晚你会回来,原本脱光了在床上等你的。”
李长宇微笑道:“安老行踪神秘的很,听说他今天抵达了江城,不过之前已经到春阳偷偷转了一圈,希望咱们春阳没有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来到姜亮车前,姜亮停下脚步,向张扬笑了笑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反应如此激烈?”
海兰笑道:“你少给我上眼药水!”她继续分析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说的那些怪话只不过是一些小事,最重要的一件事却是你帮助安老找到了他父亲的坟,这件事可谓是大功一件,安老能够在香港打下这么大的一块基业,想必也是一个胸怀广阔的人,张扬,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许这件事会是一件大好事呢!
郭达亮道:“我已经决定了,等病好了,我就彻彻底底从工作岗位上退出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郭达亮道:“张扬啊!谢谢你能来看我,其实我身体没啥大不了的毛病,这次的事情对我来说就跟做了一场大梦似的,我就像儒林外史中的范进,疯了,我真疯了!可现在醒过来了,完全醒过来了,现在我这心里的想法已经完全变了,想想过去过得那个日子,连我自己都觉得憋屈,就是真成了乡长又如何?上面还有书记,还有县长,县长上面还有人管,这一座座的大山压在头顶,啥时候才能真正顺顺当当的喘口气。我忽然明白了,做官就不是人了,想当人就不能做官。”
李长宇刚刚从老家扫墓回来,苏老太因为留在老家住几天,所以并没有跟他一道回来,这次他找张扬是为了让张扬帮他办一件事。
张扬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歉然点了点头:“对不起,我还有事!”他匆匆逃下楼去。
海兰帮他分析道:“你虽然当着安老的面骂了安大胡子,可安大胡子的的确确是个马贼,过去没做过多少好事也是事实,再说了你当时根本不知道安老的身份,他也许不但不会责怪你,反而会认为你这个年轻人真诚坦率。”
张扬痛快的点了点头道:“郭乡长放心,只要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一定会为你尽力。”这话回答的相当狡猾,自己不过是个计生办主任,能够管辖的范围也就是计生口,你想生孩子的话,也许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它的事情只怕我爱莫能助,这并非是张扬冷漠,而是因为张扬实在害怕郭达亮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毕竟郭达亮也清楚自己背后的靠山是谁。
有一点张扬能够确定,自己hetushu.com对左晓晴是有感情的,她的离去已经极大的影响到了他的情绪,张扬产生了一种挫败感,可是他已经开始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毕竟对二世为人的他来说,感情不可以成为生活的全部,走出医院的大门,意外的收到了李长宇的传呼,李长宇要见他,还是薇园。
张扬让姜亮把他送到电视台对过的明珠宾馆,他在这里住过一次。觉着这里的环境不错,还没有走进明珠宾馆的大门,传呼忽然响了。张大官人内心没来由感到一阵加速跳动,他拿起传呼借着宾馆透出的灯光,却见上面显示着一行小字……你在哪里?我想你……兰。
张扬这才放开了她。
娄志广吓得浑身不断发抖,脸色惨白,只是呜咽的哭。
海兰不禁笑了起来,伸出小手去掀开丝秣,露出张扬的口鼻,却想不到这厮忽然俯下身来,在她温润的柔唇上用力吻了一记,海兰娇呼道:“讨厌了,你还没刷牙……”
陈国伟忍不住道:“难道你不知道她已经把实习关系转到了江城?”洪玲悄悄拧了他手臂一下。陈国伟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尴尬的笑了笑。
张扬听她这么一说,仔细那么一想果然有几分道理,轻抚海兰的秀发道:“姐,你真是惠质兰心,秀外慧中!”
张扬摇了摇头。
牛文强也着一双眼:“怎么?一个系统的就官官相护啊?”
海兰啐道:“厚颜无耻,我才不要这样的惊喜呢……”忽然觉察到这厮又开始蠢蠢欲动,她小声道:“乖,去洗个澡,我累了一整天,可受不起你接连不断的折腾。”
张扬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洪玲和陈国伟望着他的背影,内心都感到一些同情,洪玲心中更不是滋味儿,假如不是自己,左晓晴也不会这么快就被她家里实行监管专政,可是自己也是没办法,蒋心慧答应她只要把左晓晴的情况如实汇报。她就帮助自己搞定分配问题,为了美好的未来,只能牺牲些许的良心了。这件事洪玲是不敢向别人坦白的,假如让张扬知道,以那小子的暴戾性格,只怕不把自己打得鼻青脸肿才怪。
李长宇慎重分析了之后,这才给张扬打了传呼。
姜亮道:“文强应该收敛一些,江城来得那些小混混只是一个开始,做生意跟玩政治一样,想走的远,就要把自己的底子洗干净。”他拍了拍张扬的肩头道:“再说了,兔子不吃窝边草,咱们春阳这地儿也是个在意名声的地方。”
张扬马上激动了起来:“那啥……招商办副主任算是什么级别?”
他停好汽车抓着娄志广的衣领把他拖到了悬崖边上,甩手就是两个耳光,娄志广被打得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情景吓得魂不附体,惨叫道:“大……大……大哥……我……我没得罪您啊……”
郭达亮躺在床上睡着,杜春芬对张扬还是很有好感的,慌忙起身给他让座。
姜亮道:“文强,你小子肯定没说实话,你在江城是不是得罪人了?不然人家出动那么多人大老远的过来搞你干吗?我是尽力了,本想把他们都给弄进去,可邵局发话,那帮人我动不得,田庆龙的儿子田斌亲自过来把他们保走的,我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海兰轻轻嗯了一声,在他的嘴唇上轻柔的啄了一下,小声道:“我也想……”
姜亮知道他不痛快,也没跟他一般计较,笑了笑道:“有件事你还不知道,田斌马上就要来春阳了。担任县刑侦大队副大队长,你想对付他有的是机会。”
洪玲吓得小脸煞白慌忙躲到陈国伟身后,陈国伟愤怒的瞪着张扬,这厮太没风度了,居然对女孩子这么粗暴。
姜亮叹了气道:“那帮混混全都不是本地的,都是江城过来的,人家有预谋,而且有后台,这事情没办法查下去。”
李长宇被张扬的回答逗笑了:“官场之中看似一团和气,其实背后刀光剑影,你在体制中呆的久了,慢慢就会体会到其中的真味七。”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张扬,你入党的事情定下来了,王博雄临走前会把你火线入党的事情办下来,这个人很有心啊。”
晚宴一直持续到夜里十点结束。这帮乡领导干部,在县城里都是有房子的,当然张大官人除外,他现在的级别还没有到国家给他置办房产的地步,一个人正准备随便找个旅馆休息的时候,却被追出金凯越的牛文强抓住去喝酒,张扬反正也没什么事情,跟牛文强来到歌厅,牛文强打了个电话又把姜亮给召了过来。
张扬叹了口气,这才将自己在青云峰巧遇安志远爷孙两人的事情告诉了她。
当着两位老友的面牛文强落了面子,咬牙切齿道:“麻痹的,这哪个居然拿假酒送给我爸,明儿我查和-图-书出来是谁一定让他好看。”
“呸!”海兰啐了一声,俏脸却贴在他赤裸的胸膛上,静静倾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
牛文强马上沉默了下去,同为干部子弟,可是他明白自己老爹也就是在县城还有些影响力,跟江城市公安局长那根本不是一个级数。
张扬微笑道:“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张大官人又极其霸道的将她压在身下,这次连舌头都探入了她的小嘴之中,海兰扯掉他头上的丝袜,红着脸儿回应着他的亲吻,手指捏了捏他的鼻尖道:“臭小子,一声不吭的冲进来冒充犯,想吓死我啊!”
“你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你爸叫娄长顺,你娘叫马桂芝……”张扬如数家珍的将娄志广的一切报了出来,这些都是李长宇提供的资料。张扬佩服李长宇的同时,也悟出一个道理,难怪从古至今都说民不与官斗,娄志广这种人根本上不了台面,实在太自不量力,就算自己不出手,李长宇一样可以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弄残他,只不过李长宇是顾忌他和葛春丽的关系落别人口舌。望着血头血脸的娄志广,张扬不由得有点可怜他了,老婆让人玩了,虽然是前妻,可毕竟还是有过那名份。这边只是纠缠纠缠就落了这个下场。无论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没有弱者的生存空间。
娄志广吓得没命的惨叫,他赌咒发誓道:“大哥……不……大爷……我再去找葛春丽……我就是畜生……我……就是……求你了……”他大哭起来,鼻涕眼泪都倒着流了出来,更倒霉的是,极度的恐惧让他小便失禁,温热的尿液因为重力的作用倒着流了下去,顺着他的脖子流到了他的脸上。
郭达亮笑了笑,他显然听出了张扬的言外之意,低声道:“张扬,有句话我想告诉你,这官场之上啊,没有朋友!”
张扬默默咀嚼着这句话,隐然感觉到了其中的一丝苦涩。
海兰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室内已经多了他的存在,白色纯棉浴巾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娇躯,白嫩的肌肤在温馨的灯光下泛出暖玉般的光华,海兰坐在沙发上,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胸前两团白嫩的丘随着她的动作诱人起伏着,藏在暗处的张大官人不禁咽了一口唾沫。发出咕嘟声响。
娄志广刚刚喝酒回来,正哼着小曲沿着小巷子歪歪斜斜的走着,头顶突然被人给了一下,然后就晕了过去不省人事了。
“你说不敢了,我就相信?谁不知道你娄志广是个有名的无赖?”张扬抬起脚踹在娄志广脸上。踹得他满脸开花,娄志广看到鲜血。吓得差点没昏死过去。
李长宇以为他要杀人灭口呢,慌忙道:“小张啊,教训他一下就行了。让他知难而退,千万不要弄出麻烦!”
姜亮摇了摇头:“我还有些话要说!”
这时候郭达亮觉察到了动静。缓缓睁开了双目,看到张扬,他露出一丝微笑:“小张主任来了……”声音有些沙哑,其中又有着说不出的疲惫。他想要坐起来,却被张扬扶住肩膀:“郭乡长,您歇着,干万别乱动!”
张扬想起安志远的事情,以海兰的智慧和见识应该可以帮助自己解除心中的困惑,他低声道:“在江城见到安志远了?”
离开病房的时候,在走廊遇到了陈国伟和洪玲,两人看到张扬都有些错愕,以为他是来找左晓晴的,张扬笑了安:“真巧啊!”心中不由自主想起了多日未见的左晓晴,这些天他一直忙于乡里的事情,所以无暇去想她,可是一旦思念开始萌芽,瞬间就已经成长为参天大树,他无可否认,左晓晴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印在了他的心里。
张扬想起田斌不就是左晓晴的那个表哥吗?所以特地留意了起来。
三人开了一瓶芝华士,张扬一入口觉着这酒有些不对头,就吐了出来。这厮在酒水方面的修为可不是一般的深,自从在海兰那里接触过芝华士之后,便记住了芝华士的口味,所以入口就感觉到了不对,皱了皱眉头道:“这酒假了!”
张扬开着从牛文强那里借来的汽车。直接把这厮拉到了清台山,用海兰的那只丝袜蒙住了脑袋,张大官人发现用丝袜蒙脸真是一个方便快捷的易容手段,而且还能起到足够的震慑作用。
海兰的一对晶莹的玉足乍合乍分,浑然不知道这精虫上脑的家伙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身上忽然一凉,海兰尖叫一声,却是浴巾被这厮整个扯落,还没有来及回头,一双美腿已经被他分开,然后火烫坚挺的部分便极其蛮横的冲入了她的体内,因为震惊海兰的一双美眸瞪得滚圆,她拼命扭过头去,看到那个蒙着黑色丝袜的诡异面孔,吓得又尖叫了一声,缺少前奏湿润的娇躯下意识的紧缩了一下www.hetushu.com,张扬在这温热的压迫下越发膨胀起来。
这厮仍然套着海兰的丝袜,整一个银行劫匪的模样。
郭达亮苦笑道:“现在已经不是什么乡长了……”说来奇怪,自从经过乡人代会的突发脑出血之后,他的意识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或者应该说之前,在发病前他就已经清醒了,所以才会有那一通感人肺腑的发言。
李长宇欣赏的点了点头,话题落在黑山子乡新近发生的事情上:“张扬啊,我听说黑山子乡选举的时候闹出了不小的风波。”
张扬默默无语的看着他。
牛文强摇了摇头。
姜亮笑了起来,伸手在身边那女孩饱满的臀部拍了拍道:“我说牛老板,你怎么也跟我们玩色诱那一套啊?”
经海兰这么一解释,张扬心中郁闷烟消云散,手滑到了海兰的腰间。紧紧将她楼入怀中,两人就这么静静意味着,享受着对方体温带给自己的温暖,张扬低声道:“姐,我想乱了……”
张扬头戴丝袜的样子显得格外狰狞,他一脚把娄志广踹倒在了地上。娄志广还没有来得及爬起,就被他抓住了左脚的脚踝,张扬仅用一只右手就把娄志广拎了起来,娄志广虽然不高可也有一米七,体重一百六十多斤,却被张扬拎小鸡一样拎起,将他的身子探出在悬崖外。
海兰娇笑讨饶道:“我错了还不成吗……其实……其实这件事未必会像你想象中的那样坏。”
洗澡出来,海兰已经穿上了深红色的睡衣,脸上的潮红仍然未能退却,手中端着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了张扬,张扬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身边,海兰偎依在他的身边坐下,张扬揽住她的肩头。两人碰了碰酒杯,轻抿了一口红酒。海兰仰起令人迷醉的俏脸道:“我刚给你打了传呼,你这边就溜进来了,老实交代,是不是跟踪我来着?”
张扬虽然不抽烟,可是平时为了应酬口袋里总是装着一盒红塔山,他摸出那盒烟交给了郭达亮,郭达亮抽出一支凑在鼻子上用力闻了闻,然后偷偷塞到了枕头下,这才心满意足的舒了口气道:“憋死我了,就这么点爱好,哪怕是偷偷闻闻也好!”
牛文强有些郁闷的骂了一句:“操,提起这事儿就窝火。”
姜亮笑道:“别那么麻烦,你把这事儿直接告诉老爷子,老爷子龙颜大怒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海兰摇了摇头,放下酒杯,双手揽住张扬的身躯,有些失落道:“说好了从机场开始跟踪采访,可是等到了江城南坪机场才发现安老先生根本没有如期抵达,我们扑了一个空。”想起当时的情景海兰不由得笑了起来,江城市副市长朱广元带了一帮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亲自去机场迎接,还专门安排了小朋友送花和军乐队,结果却扑了一个空,当时的场面真是尴尬到了极点。
张扬有些错愕的看着郭达亮,他并不相信一个人已经在体制中苦苦打拼了二十多年,现在说退就退。
海兰瞬间就已经觉察到了那熟悉的充实感,俏脸上的惊恐随即化成了一丝妩媚,美眸笼上一层如烟似雾的水汽,咬了咬樱唇道:“混小子。那丝袜我还没来得及洗……”下面的话却被张扬猛然的挺动所中断。
张扬忽然怒吼道:“她来不来干我屁事?”
郭达亮微笑道:“小张主任,也许以后我会找你帮忙!”
三人同时笑了起来,张扬想起上次歌厅打架的事情,喝了口红茶道:“上次的事情查清了没有?”
姜亮开解他道:“我看田斌虽然过来保这些人,可这件事肯定不是他干的,你跟他又没什么矛盾,人家至于这么对付你吗?”
这并不是张扬过于狠心,而是因为张扬清楚,对付娄志广这种无赖,必须一次把他弄怕,否则,这种狗皮膏药仍然会不计后果的黏上葛春丽。
张扬心中这个乐啊,李长宇啊李长宇,你出手果然不凡啊,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你还没走呢,先把葛春丽给活动到江城了,想想也是,人家李书记听了自己的话要多疏通精血,葛大队这个药引子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张扬不由得想到了自己,药引子都有这样的待遇,自己这个专职医生不应该被李书记疏忽了吧?
李书记很恼火,可是这件事又不能亲自出面,葛春丽对待娄志广毕竟还有一些旧时的情分,这让李长宇更是郁闷,他想尽快解决娄志广的事情,想来想去都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到最后才想到了张扬,毕竟张扬对他的一切极为清楚,自己和葛春丽的关系对他也没有任何的神秘可言。所以张扬反倒是最值得信任的一个从张扬的种种事迹来看,这厮绝对是个蛮横不讲理的人物,娄志广虽然无赖,可是张扬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恶棍,恶棍对付无赖总会有些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