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9章 医疗纠纷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道:“我!张扬!妇幼保健院新任党支部书记!”
张扬看到他的样子也深表同情,所有医疗纠纷都要到医务处处理,付洪林这个医务处主任当然要首当其冲,所以矛盾集中在他身上就是在所难免了。张扬微笑道:“付主任,你还是先去包扎,无论发生什么事,咱们以后再说。”
“别得寸进尺啊!”
安志远盛情挽留道:“我马上就要返回香港了,权当给我送个别,怎么?这点面子都不给我?”
付洪林一个大老爷们委屈的就快哭出来了:“妈的,我他妈招谁惹谁了?这个月没过,我被人揍三回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你说你们缺德不,在医院门外聚众闹事,还摆放这么多花圈,有事情你们去找院方解决,弄出这么大动静干什么?扮黑社会啊?”
“切!”安语晨在一旁坐下,端起自己的酒杯咕嘟喝了一口,她饮酒的姿势是张扬所见到女人中最不优雅的一个,张大官人有些纳闷,按理说安语晨也是大门大户家出身的闺女,怎么举手抬足间没有一丝一毫千金小姐的做派?这丫头没有学习过礼仪吗?
张扬笑了笑,他看了看门外,仍然没有一名保卫科的保安赶来,看来这些混混儿的嚣张不是没有原因的。
马明涛慌忙站起身来到电话机旁,给保卫科打了一个电话。
那两名汉子显然被激怒了,其中一个人拍了拍汽车的引擎盖,另外一个走向张扬身侧的车门,伸手想要拉车门,没等他拉车门,张扬已经猛然推开,车门重重撞击在那汉子的身上,那汉子顿时立足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等他从地上爬起身来,张扬已经从车里走了出来,抬脚就揣在他的脸上:“麻痹的,好狗不挡道,你没长眼睛!”
安语晨却插口道:“我看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是不是因为你和秦清绯闻的事情,所以才故意避嫌啊。”
付洪林的脸上流露出畏惧之色,他是被打怕了,求助的向张扬望去。
常七斤驱散了他的那帮小弟,挨打的那个只能自认倒霉,张扬把车开到行政办公楼前停下,常七斤也悄然跟了过来,陪着笑脸给张扬拉开车门:“张哥,您来看病啊!”这厮现在对张扬是心服口服,主要是在张扬身上吃过亏,印象太深刻了。
张扬坚持道:“我还有传呼机,这手机我真不能收!”他是真的不想占安家的便宜。
安志远没有说话,双目中却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眼神。
张扬叹了口气,麻痹的,老子越是想跟人家讲道理,人家就越是把自己往野蛮的路上逼,这世上怎么有那么多不知死活的人?他笑眯眯点了点头,然后一把抓住了二子粗壮的手腕,二子显然吃了一惊,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位年轻的党委书记会先行向自己出手,他想要挣脱,这才发现对方的手掌竟然是如此有力,宛如铁钳一般将他牢牢扣住,然后张扬高高举起自己的茶杯,狠狠拍在二子光秃秃的脑门上,啪!的一声,细瓷乱飞,血花四溅,二子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第一次让人家给开了瓢,张扬双目瞪得滚圆,凶光毕露,恶狠狠骂道:“麻痹的,你什么东西?也配跟我一个共产党员说话!”
李斌被训得脸青一块紫一块,他本来还有反驳的勇气,可是看到倒地不起的二子,冲口欲出的一句话又被他硬生生咽了回去。
张扬不由得生出一些歉疚之情,安语晨虽然是个男孩子性格,可这丫头的确没有什么坏心眼,脾气暴躁了一点,不过对自己却也不坏,两人争来斗去许多次,可并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因为知道安语晨天生短命,所以和_图_书张扬渐渐开始同情这个丫头,也就摒弃了过去对她的那点儿偏见。张扬道:“你别生气,要不这电话我收着,不过这样,我教你一个打坐调息的方法,应该对你会有所帮助。”
张大官人怒视这群混混儿:“都给我滚蛋,真想留下来住院啊?”
安语晨笑着点了点头道:“我看秦清也不是那样的人,要不我五叔也不会发疯的迷上她!”这丫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气得张扬是眼斜嘴歪。麻痹的五叔,就安德恒那熊样,老子分分钟秒杀他!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张大官人这是因为爱秦清所以连带着恨上了安德恒,其实人家很无辜。
安志远早就知道张扬看似年轻,其实武功深不可测,在他和张扬初次相逢的时候,就看到张扬惊世骇俗的点穴手法,他愿意收孙女儿做徒弟,这是一件大好事,也许在他的帮助下孙女的病情或许能够痊愈,就算不能痊愈,也许有办法延长孙女的性命。
午餐就在隔壁的宴林园进行,张扬坚持这顿要由他来请,点了几个特色菜,安老不喜铺张浪费,所以张扬也按照他的意思去做,安语晨开了一瓶自带的芝华士,给张扬倒酒的时候,看到这厮表情古怪的看着自己,忽然想起当时因为喝到假冒芝华士在金凯越发飙的情景,两人同时笑了起来,安语晨很少笑,不过笑起来的时候,红唇弯弯,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安语晨的牙齿很有特色,拥有两颗尖尖的虎牙,看起来异常的可爱,笑起来的时候,满脸冷酷的表情顿时冰裂,张扬不由得微微一呆,凭心而论,他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安语晨也是如此之美,安语晨恶狠狠瞪了张扬一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
张扬喝了口水道:“挨打怎么了?你既然干这一行,就别怕挨打,怕挨打,我找别人替你!”
朱方增平时很少说话,可这次却率先表态了,他点了点头道:“我同意张书记的做法,有些病人实在太过分了,任何事情都有法律,就算是出了医疗纠纷还有相关机构进行鉴定,他们这么闹有什么意思?根本就是损人不利己。”
安志远道:“以后,我不会像现在这样经常过来了,这边的事情都交给德恒,小妖也会经常过来帮忙,你虽然不在招商办,可是我相信有了事情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安语晨撅起小嘴:“我才不管呢,以后你就是我师父,师父!”
张扬算是明白了,这个女弟子收也得受,不收也得收,苦着脸道:“得,那啥……我忍忍,勉强当一回吧。”他望向安志远道:“不过安老,咱们江湖中人凡事都得讲个规矩,你看要不要您孙女儿给我磕几个头啥的?”
参加会议的还有两名副院长,其中一人居然是张扬的老相识,赵新伟的姐姐赵新红,过去张扬只知道她是医生,并不知道赵新红就是妇幼保健院的副院长,赵新红病情痊愈之后,马上重返了工作岗位,说起来,这一切都还是张扬的功劳。另外一名副院长是妇幼保健院的老专家朱方增,他是个只懂得做学问的人,对医院的政务根本不关心。搞业务的这些人眼里是根本看不起张扬这个野路出家的党支部书记的,除了赵新红知道张扬的手段,其它人对张扬的了解大都是一些街头巷尾风传的绯闻,还有今天张扬出手痛揍二子的事情,总而言之,大家都觉着这个书记并不好缠。张扬在进行了一番自我介绍之后,目标直接指向了李斌:“妇幼保健院是个医院,是个24小时都要对外营业的地方,来几个社会混混和_图_书把大门一堵,我们就不做生意了?李科长,你们保卫科管什么吃的?”
张扬端起他的茶杯若无其事的喝着。
“小妖!”安志远不无担心道。
她并不知道张扬是故意这么干,来妇幼保健院之前,张扬就考虑到这知识分子扎堆的地方,人家随便拿出一个学历就比自己高,在这些人的眼中,自己就是一粗人,反正会是这种印象,他不妨借机发挥一下,让自己粗鲁爽直的印象深入人心。
安语晨有些怒了:“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婆婆妈妈的,让你收着你就收着,真是麻烦……”她这一着急,忽然喘息又急促了起来,慌忙从衣袋中取出哮喘喷雾剂对着嘴唇吸了几口。
张扬道:“从现在开始,无论任何医疗纠纷,都不能影响我们正常的门诊,谁敢堵大门,我就要他好看,摆花圈不是吗?摆了就给我撕,麻痹的,有事儿说事,干嘛?真他妈当我们医院好欺负啊!”
张扬瞪了她一眼:“什么绯闻?我跟秦清清清白白的,对得起天地良心,你少胡说八道了好不好?”
张扬平静看着二子:“付主任的头是你打的?”
安语晨向张扬询问了这套内心法的要诀,张扬也耐心的对关键之处详细说明。
安志远找张扬是因为听说他从招商办出来了,老爷子为张扬也抱不平来着,他愤愤然道:“怎么回事吗?像你这样一个工作能力如此出众的年轻干部,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要不要我去跟县里说一声?”安志远是真心欣赏这个年轻人,诚如他过去所言,像张扬这种有冲劲有热情,没有陈腐官场气的干部已经不多见了。
常七斤被张扬数落了一通,可脸上仍然不敢有丝毫的怒气,心中十分奇怪,张扬啥时候变得那么正义感十足,听他的语气分明是在为院方出头。
跟着二子过来的十多个混混,压根没有料到会风云突变,一个个惊得张大了嘴巴,当他们反过神来的时候二子已经倒在了地上。
张扬笑道:“安老放心,只要我张扬能够帮得上忙的,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帮忙。”他又想起一件事,自己不在招商办了,也就没理由霸着人家的电话了,掏出那个8900递给安语晨:“这手机我也用不着了,你收回吧。”
马明涛苦笑道:“报警有用吗?这些人都是春阳的地头蛇,他们跟周围派出所也熟,就算把他们抓进去,最多说服教育一通就出来了,再说这种事儿谁都不想问,谁都不想管!”
张扬首先想拜访的事妇幼保健院的院长严世东,可他并不在,医院门口发生这样的事情,主要领导人却不在,单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出严世东是个怕事的人。
“严院长呢?”张扬低声问。
安志远和张扬碰了碰杯道:“张扬,以后要是在官场中混的不顺心,可以去香港找我。”这句话将他对张扬的欣赏流露无遗。
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想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医疗纠纷吧,真是晦气,想不到上任第一天就遇到了这种事情。他摁了摁喇叭,示意这帮人让开,马上有两个凶神恶煞般的汉子冲了上来,指着车内的张扬然后用力摆了摆手,示意他让行。
张扬听安老这么说,只能留下。
张扬微笑表示感谢,可他绝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秦清越是这样做,他越要做出一番成绩让她看看,要知道是金子到哪儿都会发光的。
“这么简单?”
二子点了点头道:“不错,这狗日的骂我,我打他是应该的!”他向前走了一步:“你说话管用吗?明白点儿的拿出十万块来,我带着弟兄们走人,再不找你们医院的麻烦,要是不明http://www.hetushu.com白,你们保健院趁早关门算了!”
“十万!说只要给十万就答应私了,否则每天都会来医院闹,最近咱们医院事情也的确很多,医疗纠纷天天不断,还有过分的病人直接堵到县政府大门去了。”
张扬一本正经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怎么也算得上你的长辈,以后对我要多尊敬一点。”
安志远听他说得如此直白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这下顿时捅了马蜂窝,原本聚在医院大门外的几十口子人全都围了上来,把张扬团团围拢在中间。
二子从地上爬起来,却被张扬一脚踢在软肋上,痛得趴在地板上,好半天没有力气再爬起来。
安志远也斥道:“小妖,不要胡说,秦县长不是那样的人!”
“我说安小姐,咱不能得寸进尺,我倒是想教你,可你那智商总得能学会不是?我劝你啊,别为难自个儿!”
李斌不说话了。
二子被砸得晕乎乎的,张扬却并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意思,一巴掌拍在他已经被砸破的脑门上,沾在上面的细瓷片深深陷了进去,二子痛得惨叫一声,捂着脑袋蹲了下去,张扬就势又是一脚,把他踢得四仰八叉的倒在了地上。
张扬接下来的话更证明了他的猜想:“把你的人都撤走,那些花圈都拿走,有什么事情去院里说,别影响人家正常工作。”
张扬苦笑道:“说实话,我真没见过跟你一样的女人!”
马明涛叹了口气道:“去东江出差了,只怕还要两天才能回来。其实他就算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办法,那都是一帮地痞无赖,这两天我们院职工已经有五人被打了。”
张扬懒得理他,冷冷丢下一句话:“你不走的话,发生任何事情责任自负!”说完他就向行政办公楼走去。
常七斤苦着脸道:“这里有我的人,可也有别人的,我哪有那个本事啊!”
张扬的办公室在院长办公室的隔壁,房间虽然不大,可收拾的十分整洁,董燕有其它事去办了,马明涛为张扬泡了杯茶,坐在旁边向张扬继续介绍医院的情况,张扬漫不经心的听着,脑子里却在想着刚才医院门口的情景,他打断马明涛的话:“那些堵住大门的都是些什么人?”
安志远没有说话,安语晨把手机推了回去:“还是你拿着吧,权当上次你帮我的酬金了,再说以后真的要找你帮忙也好随叫随到。”
安语晨瞪大了眼睛:“美得你,都什么时代了,还要给你磕头啊,算了,我给你端杯茶,就当拜师了!”
二子又向前走了一步抓起桌上的一本杂志用力摔了下去,他就是要挑衅,他就是要在大庭广众下,让张扬的颜面扫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事准则,二子的行事准则就是用强势和武力威慑对方,让对方心寒,让对方害怕,让他不敢跟自己对视。
张扬咧开嘴,露出一口雪白而整齐的牙齿,这厮的心头忽然涌现出一种难以遏制的渴望,这是种打人的渴望,当日在黑山子乡政府内勇斗四十三名乡民的熟悉感觉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他的双目中流露出狂野的热情,这是一种野兽对于猎物的渴望,目光过处,围拢他的那群人一个个都有些不寒而栗,下意识的逃避着他的目光。
安语晨点了点头,张扬起身道:“算了,我还有事,改日吧!”
两名急诊外科的医生也赶了过来,张扬指着地上的二子道:“给他包扎包扎,回头会有警察把他领走!”
常七斤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这句搭讪的确有些不靠谱,讪讪的笑了笑:“张哥,我们这些兄弟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出来跟着找找场子赚点儿车马费。”
头上裹着白纱的医务和图书处主任付洪林道:“现在医院压力最大的科室就是我们医务处,只要发生医疗纠纷,每个病人家属都会到我们医务处讨说法,挨打我认了,可我也是个爷们,我受不了这窝囊气,大不了我不干这个主任,你们另请高明吧!”
安志远哈哈大笑起来:“她是小妖!”
那群混混儿涌了进来,张扬向马明涛道:“保卫科电话多少?”
派出所把二子领走之后,张扬让马明涛通知主要行政科室的部门领导去小会议室开会,每个接到通知的干部都清楚,这位小张书记要立威了。
安语晨撅起嘴唇嗔道:“爷爷,你也帮着外人说我!”
马明涛苦笑道:“一个病人,孕妇因为大出血紧急入院,可来到医院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死了,我们医院费劲千辛万苦才抱住那女人的性命,可是她家人非但不知道感激,反而借机生事,想勒索医院。”
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我靠,你们干什么?咱们张哥的车你们也敢拦,麻痹的,都瞎眼了是不是?”说话的是长毛常七斤,这厮从后面走了出来,张扬一看他出现顿时就明白了,敢情这事儿是他闹出来的,冷冷看了常七斤一眼道:“您真有能耐啊!”
人事科科长董燕和院办主任马明涛陪着张扬在周围科室转了一圈,初步熟悉了一下情况,其实谁也没把这位新来的书记当回事儿,他们早在张扬来这里之前已经调查清楚他的来历,知道这厮是个江城卫校的毕业生,在知识分子成堆的医院里,文凭无疑会成为他们相互间衡量的一个标准,所以张扬给他们的印象并不好,虽然在县政府多数人的眼中张扬这次属于被贬,可在妇幼保健院众多职工的心中,这厮实在是走了狗屎运,要不怎么能在二十岁就担任妇幼保健院的党支部书记?有好事者早已将张扬的背景打听的清清楚楚,前任县委书记李长宇的干儿子,现任春阳县县长秦清的绯闻情人,这后台强硬的让保健院所有的职工咋舌,在医院内部,搞专业和和搞行政的完全不同。
张扬缓缓放下茶杯:“他们要多少?”
安志远笑道:“一口吃不成个胖子,无论学什么都要慢慢来,该吃饭了,咱们先吃饭再说。”
马明涛上前劝他,毕竟人家张书记今天是第一天上任,对这儿的情况根本不了解。
“你就是医院的书记?”为首的那名身穿黑色体恤衫,石磨蓝牛仔裤的混混儿指着张扬的鼻子道。
张扬现在开得汽车是牛文强临时借给他的一辆丰田佳美,车来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就发现几十个老百姓把医院大门给堵上啦,六个花圈一字形排开,将进入的道路挡得严严实实,还有两人打着条幅,上面写着几个触目惊心的大字……还我儿子生命!
张扬这个郁闷啊,合着人家秦县长不是那样的人,我这人风评这么差吗?
两人正说着话呢,那边医务处就打了起来,医务处主任付洪林血头血脸的跑了进来,他原本是想去院长办公室的,可严世东不在,他只能来到张扬的办公室,他用纱布捂着仍然在出血的额头,充满委屈的叫嚷着:“我不干了,谁爱干谁干,这医务处主任我他妈不干了!”
安志远笑道:“张扬不是外人,他是你师父!”
安语晨异常兴奋,一双明眸瞪得滚圆:“你真的教我?是不是连点穴也教给我?”安语晨平时表现的刁蛮任性可实际上却是个单纯没有担心的女孩。
这会儿保卫科科长李斌带着两名下属才赶过来,看到眼前的情景也是吃了一惊,张扬搞清楚他的身份之后,指着李斌的鼻子骂道:“你不要干了,连大门都看不好,你还有脸hetushu.com当保卫科长?”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道:“多谢安老的好意,其实从招商办下来不仅仅是县里的意思,更主要是我自己的意思。”
李斌鼓足勇气分辩道:“他们人多,我们保卫科算我在内只有七个人,去了也是挨打!”
在马明涛的奉劝下,付洪林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这时候十多名身材魁梧的混混儿找到了书记办公室的门口,气势汹汹的叫嚷着。
张扬有些愤怒的拍了拍桌子:“为什么不报警?”
张扬抬头看了看妇幼保健院的招牌,没好气道:“你才来看病呢!”
于是张大官人喝了安大小姐的这杯茶,顺理成章的成了她的师父,既然当了人家的师父,张扬就不能继续糊弄人家,他得传给安语晨一点真本事,幸好他过去也没少看过武功秘籍,当下就写了一套“伐毛洗髓诀,送给了安语晨,这是一套基础的内心法,主要是调理内息的作用,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可以驻颜美容。
张扬的唇角泛起一丝冷笑,这厮自从被秦清从招商办中踢出来,心里便窝了口恶气,别人不找他的事情他都想找事,现在看到有人要找他茬子,顿时生出要借着这件事发泄发泄的想法。张扬又慢条斯理的摁了摁喇叭,这就是赤裸的挑衅了。
张扬缓步走了过去,冷笑道:“有种都给我过来,我们医院有的是病房,不过住院费少一个子儿都他妈不行!”这厮这两天火气正盛,谁惹他谁找虐!
“为什么?”安志远有些错愕的问。
二子这才把张扬和传闻中的那个嚣张人物联系在一起,身体的创痛还在其次,内心的懊悔简直难以形容,难怪常七斤个一声不吭的把人马撤走了,这厮简直就是一流氓,能让二子形容成流氓的人物,张扬还是第一个。
董燕和马明涛显然都是搞行政出身,他们在政治上的悟性丝毫不次于政府机关中人,他们都清楚这位新来的党支部书记是位不好得罪的人物,搞不好来这里只是短暂的一个过场,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重新起跳,对于这样的人物最好还是小心伺候着,不求无,但求无过。
“我没事!”安语晨脸色苍白的坐下,胸口急剧的起伏着。
这帮混混儿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儿,他们过去哪见过张扬这种人物,二子在他们心中近似乎神级的存在,可人家张大官人一出手,干脆利索的就把他放倒了,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样的情景带给他们的心理压力显然是巨大的。
“我弟弟的孩子被你们弄死了,麻痹的,你得给个说法!”这混混诨名二子,在春阳也是很有名气的一位江湖人物,和常七斤也是一时瑜亮,他两人不对乎,可这次都被人请来闹事,刚好凑到了一起。常七斤知道张扬的厉害,知难而退,可二子不知道,在春阳的的界上,能让他看在眼里的人本来就不多,张扬这个年轻的书记显然不在他看起的范畴内。
赵新红听到他满口的污言秽语,实在有些听不下去,轻轻咳嗽了一声,以这种委婉的方式提醒张扬注意他的言辞。
张扬端起茶海上的茶杯抿了一口道:“安老,您老现在已经把合约签了,我也不瞒您,这招商办其实就是为你一人开得,所谓招商就是招你安老投资的,现在合同签了,我这招商办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张扬去妇幼保健院上班的第一天就意识到这里并不是什么好地方,妇幼保健院位于春阳的南关,这一带工矿企业不少,医院有二百多张床位,一百五十多名员工,在春阳的专科医院中已经算得上规模最大的一个。
张扬又道:“顺便叫两名急诊外科的医生过来,回头这儿有人需要抢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