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2章 鸳梦重温

海兰短发齐整,粉色T恤,淡蓝色牛仔短裤,一幅大大的宽边墨镜遮住了她的大半边俏脸,显得青春可人,热力四射。张扬的一双目光从她的美腿之上流连在她的俏脸上,海兰的明眸隔着墨镜与他的目光相遇,芳心宛如小鹿一般乱冲乱撞,自从春阳一别,不觉已经数月,可是海兰发现自己始终无法将他遗忘,非但不能遗忘,他在自己心中的印记却随着时光的沉淀而变得越来越深刻,越来越清晰,当和他再次相逢的时候,海兰顿时明白,自己过去所尝试的逃避只不过是徒劳,这厮早已占据了自己的内心。知道赵静要来东江师范大学,海兰这几天一直都处于忐忑和惶恐之中,她甚至想过,等赵静开学以后,张扬离开东江后再来探望赵静,可是最终仍然无法克制住内心中相见张扬的渴望,还是来到了这里。
海兰知道张扬不喜欢洋酒,要了一瓶五粮液,给张扬满上一杯,自己也斟满一小杯。
张扬正准备前往东江,东江师范大学开学在即,他亲口答应要送妹妹赵静前往东江上学,医学美容中心的筹备工作也进行的差不多了,只等着国庆期间开业,张扬在医院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事情,跟严世东说了一声,对严世东来说,这厮就是个瘟神,走得越远越好,哪怕是从此走后再不回来他也不会想念。
沉浸在柔情蜜意中的两人并没有发现,有一双阴冷的眼睛在不远处悄然看着他们。
张德放这才点了点头:“走,换个地儿我给你们压压惊,这事儿怪我!”
林秀睿智的双眸在张扬脸上意味深长的扫视了一下:“嫣然这孩子从小命苦,老首长把她视为掌上明珠,她失去母亲后一直都在部队长大,包括我和志国在内几乎所有的人都将嫣然视为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看待。嫣然表面上性情坚强倔强,可骨子里却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我们所有人都在呵护她保卫她,避免她受到伤害。”
楚嫣然俏脸儿红了红,轻轻咬了咬嘴唇,很艰难的说出了一句话:“我就是要你……爱上我……”
赵静咯咯笑了起来:“哥,我就算是当媒婆,也只给你当媒婆。”她压低声音道:“其实,海兰姐一直都在关心你,自从她离开江城和我始终都有写信联络,每次的话题都是你。”
把三位女孩儿送回了东江师范大学,张扬和海兰驾车一前一后离开,海兰慢慢在前面开着,张扬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打开手机,里面传来海兰熟悉的呼吸声,她没有马上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跟我走好吗?”
席间孔丽和葛媛媛都认出了海兰,对她们而言这可是一个意外的惊喜,知道赵静和海兰的关系非同一般,两位女同学看赵静的眼光自然又有了几分不同,张扬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得暗叹,这就是名人效应啊,自己说了半天还不如人家海兰露一小脸。席间张扬和海兰的交流很少,多数都是赵静三个女孩儿在说话,午餐进行的很快,半个小时就已经吃完,海兰叫服务员结账的时候,那服务员笑道:“有位小姐已经替你们结过了!”
海兰含羞捂住双耳道:“讨厌了,我不听,我不听!”
进入酒店的电梯,张扬和海兰灼热的目光胶着在一起,就再也无法分开,他们向对方冲去,死命亲吻在一起,电梯打开的时候,他们仍然不愿分开,继续亲吻着拥抱着进入属于他们的房间内。
严世东眼前更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筹建病房大楼的事情上,早在李长宇在任的时候,县里就已经批准了筹建病房大楼的申请,不过资金一直没有到位,现在农业银行的一千万贷款终于批了下来,病房大楼的建设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县里卫生局方面都对妇幼保健院的这次工程表示关注,根据县里的意见,这次要奔着公开透明招标的形式来进行施工队的选拔工作。所谓公开透明,无非是表面上要走一个形式,严世东自有他的盘算,在张扬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医学美容中心建设的时候,严世东对病房大楼的兴建准备工作已经紧锣密鼓的进行。
赵静欢笑着冲了过去,亲切的挽住海蓝的手臂:“海兰姐,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准备来了呢!”
张扬端起酒杯道:“来,为咱俩久别重逢,重新勾搭在一起,干杯!”
张德放怒视他一眼:“滚蛋!麻痹的,你做什么生意?客人的安全都保障不了,收拾收拾,明天给我滚蛋!”他说完,便掏出电话,走到一旁联系人马,那两名跟他过来的小警察,已经开始着手调查那帮司机的来历。
眼看板凳就要落在那男子的脑袋上,张扬伸出一脚,一个侧踢踢在板凳上,把板凳踢得七零八落,张大官人轻易不出手,一出手那威力可就不是一般,他的这一脚势头不歇,踹在那司机的胸口,司机被踹得向后撞在饭桌上,然后仰倒在地,杯盘碟碗摔得到处都是,满地狼藉。
被打倒的那名年轻男子也拎着板凳冲了出来,这让张扬不由得对他生出了几分好感,在眼前的状况下,他是以寡敌众,那年轻人能够站出来足见拥有着相当的勇气,至少证明这人还是有良心的。
http://m.hetushu.com年轻人指了指那群司机道:“他们调戏如萍!”
走入饭店内发现大厅已经坐满了,伙计在院子里临时给他们兄妹俩加了一张小桌,张扬点了二斤湖蟹,一份刀鱼,一份银鱼,辣炒螺蛳,不一会儿菜已经摆上了小桌,这儿的鱼都是在后面围塘中养的,味道鲜美,兄妹两人都是吃得赞不绝口。
赵静笑道:“不但聪明,还漂亮呢,哥!喜不喜欢?要是喜欢我把她介绍给你!”
“干嘛?准备给我说媒啊?小静,你能不能把精力都放在工作和学习上,当大学生多好,别怪我提醒你,媒婆是个很没有前途的职业。”
顾明健笑道:“你身手很棒,学过武功。”
张扬初来东江对这里的情况并不清楚,还是由海兰带路,来到位于东江艺术学院西门的学府饭店,大学城内饭店并不多,学府饭店在大学城兴建之处就已经存在,是大学城内最有名的饭庄,他们五人乘坐海兰的小奥拓来到学府饭店,正逢各大院校开学,饭店的生意也极其火爆,加上他们到的稍稍晚了一些,包间全部订出去了,只能在二楼的大厅坐下,作为地主,海兰坚持要做东,张扬也就没跟她争。
海兰笑道:“你喜欢冒险。”
张扬又喝了一杯酒道:“我向来是干一行爱一行,无论在哪里都要做出发点成绩给别人看看。”
海兰微微一怔,她顺着服务员的目光望去,却见靠窗的桌子坐着四位穿着时尚的女孩儿,其中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微笑着向这边挥了挥手,海兰有些诧异,她并不认识这几位女孩儿,不过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时有发生,毕竟海兰来到省台后名声窜起很快,短短的时间内俨然有成为新闻部一姐的势头,现在她出门都要做一些必要的伪装,害怕被别人认出。
顾明健笑着向张扬道:“张扬,一起去?”
海兰俏脸蒙上一层妩媚娇羞的嫣红,她羞赧的皱了皱眉头,小声道:“我……一直等你……只给你……”
等那帮司机被带走,饭店老板又凑了上来,他必须要让张德放把这口恶气出了,否则恐怕自己还真的无法继续干下去。
顾明健这时候说话了:“表哥,我看这事儿算了,跟他又没什么关系,再说了人家小本生意也不容易。”他大度的表现,让张扬顿时又生出了几分好感。
张扬抿起嘴唇,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激荡着:“我一直在跟着你!”
另外一座却都是一些五大三粗的汉子,那帮人是一帮搞货运的司机,菜没那么讲究,酒也只是五块钱一瓶的花溪大曲,不过他们的声音却是最大的,人的心理是个极其微妙的东西,在不知不觉间就会失去平衡,那帮司机一边喝酒一边看着邻座的四名男女,话说那三位女孩也真是漂亮,到哪儿也都是吸引人家注目的角色,连赵静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小声向张扬道:“她们也很漂亮,不过比不上海兰姐!”
“贪吃的是你吧,你说你今天吃了多少?”
张德放一张国字脸顿时变得铁青,两道浓眉拧在了一起,神情极其可怖,他从腰间掏出手枪:“妈的,全都给我蹲墙边站着去!”
张德放又招来了十多名警察,把那帮司机全部带走,并扣留了全部车辆,张德放从来都是个得理不饶人的家伙,他妹妹被人摸,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张扬向她笑了笑,然后大步向门外走去,那十多名司机犹豫了一下,全都跟了出去,不少人随手操起了饭店里的板凳。
以张大官人的修为也不禁内心一颤,抬头再看的时候,林秀已经踩着高跟鞋走入明珠宾馆。张扬吸了一口气,拉开车门坐回车内,双手用力在方向盘上拍了一记,凭心而论他对楚嫣然的确深有好感,可是他对秦清对海兰对左晓晴都有着几乎同样的感情,诚然其中楚嫣然对他是最好的一个,他和楚嫣然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最为温馨幸福的时刻,可如果让张扬有所舍弃,他却又发现自己无法放弃其中任何的一个他有些郁闷的摇了摇头,低声骂道:“我他妈是个不折不扣的贱人!”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了,我还赶着办事儿。”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海兰姐?”赵静旁敲侧击道。
张扬意味深长笑道:“这就证明我真实,我有什么说什么,也是我和别人最大的不同。”
海兰撅起可爱的红唇道:“讨厌了,你还不够啊,真吃不消你!”
张扬点了点头,对张如萍身边的同伴不免多看了两眼,发现艺术学院果然是出美女的地方,几个女孩都长得清秀俏丽,不过有海兰珠玉在前,张大官人对她们显然就没有了太多的兴趣,美女也是靠比出来的,海兰的风韵和气质是这些青涩的女孩儿无法比拟的,这就是女人味,海兰犹如一杯甘醇的美酒越品越是余味无穷。
张扬看了看传呼道:“十二点了,我下午还要去办事儿!”
那年轻男子怒道:“你们干什么?我告诉你们这里是平海,你们敢闹事,我让你们一个都走不出去!”
张扬对这三名漂亮的女孩儿并不感冒,感觉她们的身上脂粉气重了些,并没有学生应有的清纯,想想这顾明hetushu.com健也真是厉害,居然一拖三,回头再想想自己,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带着心爱的女孩儿一起出来游玩,而且让她们相敬如宾,有机会一定向顾明健讨教讨教。
“一个女孩子最怕的就是爱上一个人,张扬我不知道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嫣然对你的感情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练过两天野把式!”
张扬低声咳嗽了一下:“我们是好哥儿们,好朋友……”因为心虚这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我是个享受过程的人,如果直接让我看到结果反倒会感觉到索然无味。”
张扬深情注视着海兰的俏脸,海兰感觉到体内那惊人的热力在不断膨胀着。
海兰眨了眨明澈的双目,她是个把工作看得十分重要的人,这也是她当初可以放下张扬的感情而来到东江的真正原因,她享受和张扬之间的鱼水之欢,可是又害怕感情的羁绊,想不到最后终究还是像小女生一样坠入了情网,海兰来到东江之后,无数次考虑过自己和张扬之间的感情,她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怀念这份感情,看重这份感情,可是至于这份感情日后会往何处去?她不知道,她无法知道结果,她也不想知道结果,在通常人们的眼中看来,爱情的最终归宿应当是婚姻,海兰已经不否认她和张扬之间有爱,可是她却从未想过婚姻二字,她觉着婚姻二字离她太过遥远,她不想用婚姻来约束自己的人生。海兰轻声道:“我不会在东江停留太久的时间,我不喜欢平海!”
那边的年轻男子当然也听出了对方的挑衅成分,他没有说话,干了杯中的酒,装出没有听到的样子继续和那三位女孩谈笑风生。
张扬看到眼前的情景心中已经明白了个八九分,张德放是个人物,可刚才那名挨打的年轻人恐怕背景更深,否则不可能一个电话就把他调过来。他不想继续掺和下去,准备结帐后带着赵静离开。
张扬停车的地方叫刘家坝,湖畔六七间茅屋前,停了十几辆汽车,张扬把车开到茅屋前停了,赵静先从车上跳了下去,看到茅舍前用红色油漆涂抹了几个大字……湖畔人家,看着眼前简陋的情景,赵静不禁皱了皱眉头:“小哥,这儿看来不怎么样啊!”
海兰的笑容妩媚而柔情,她的手从档杆上移开,悄悄在张扬双腿之间捏了捏,柔声道:“乖,今晚一定把你喂饱。”
就在那些司机准备散去的时候,一辆警车呼啸着向湖畔人家驶来,警车停在不及散去的人群前,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警察从车内下来,身后还跟着两名小警察,这青年警察别人不一定认识,可饭店的老板却是极其熟悉,他认出这是保和县的公安局副局长张德放,今年三十岁,在保和县乃至整个东江都是赫赫有名,他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是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外甥。
“贪吃鬼!”
两人并没有分离而对彼此的身体感到陌生,当张扬挤入那熟悉的温热,他试图突破的时候,海兰的娇躯下意识的收紧了一下,张扬深情的看着海兰。
通过赵新伟的关系,张扬又购买了一辆二手北京吉普,虽然油耗大了些,可是他喜欢驾驶吉普车视线好,通过性好,而且车内空间又宽敞的感觉。
海兰温婉笑道:“我知道你好强,可有些时候人过于好强也不是什么好事,既然你手上有着许多关系,为什么不利用一下?利用这些现有的资源,可以让你有一个全新的提升。”她在暗指李长宇的事情,李长宇现在已经是江城市常务副市长,只要李长宇愿意帮助张扬,那么张扬的仕途肯定会在短时间内达到一个新的高度。海兰并不明白,张扬为何放着现有资源不去利用?
刚才被打倒的那名年轻男子,从地上爬起来,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走了出去,跟他一起的三名女孩中的一个上前抓住他的手臂:“明健,算了!”
店老板觉察到事情不妙,慌忙上前打招呼,张德放正眼都没有看他,来到那年轻男子面前问道:“明健,怎么回事儿?”
赵静这才有些不情愿的站起身来,他们四人走出宿舍大门外,看到一辆黄色奥拓迎面驶来,奥拓车在他们的身边停下,车门打开,一条白嫩的修长美腿探伸出来,这优美的曲线对张扬而言是如此的温暖如此的熟悉,他的心跳忽然开始加速,现在才意识到赵静等待的是什么。
刚才拎着板凳的几位慌忙把凳子丢了下去,再也没有人敢上前挑衅,战斗刚一开始就已经结束,对这帮司机而言根本没有义气这两个字的存在,像他们这些出门在外地,谁都不想招惹真正的麻烦,张扬也没打算追究到底,毕竟人家惹得也不是自己,拔刀相助也要点到即止,达到目的就行了,没必要不依不饶。
张扬礼貌的和他握了握手:“我叫张扬,来东江办事儿的!”张扬并不知道眼前的顾明健就是平海省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小儿子,说来顾明健也倒霉,他今天带着三名女伴儿本来是应张德放的邀请过来吃鱼的,可张德放中途有事耽搁了,没想到会发生这件事。
“脸皮真厚!”海兰跟他碰了碰酒杯,仰首把酒喝了。
张扬发现今晚的话和_图_书题过多的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他夹起一根海肠喂入海兰的嘴唇之中,微笑道:“不要只顾着盘问我,现在说说你,我们的女主播以后有什么打算?”
车窗被轻轻敲响,却是楚嫣然出现在他的车外,张扬落下车窗,楚嫣然扔给他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里面装着她给张扬买的剃须刀:“你看看你,胡茬儿都刮不干净,以后再那么邋遢,我不理你了啊!”
吃饭的时候,旁边又加了两桌,其中一桌是一男三女,全都是年轻人,不过从他们的穿着打扮来看,身份显然不凡,那男子二十五六岁年纪,相貌英俊仪表堂堂,举手投足间透出一股高贵的气度,身边的三位女孩儿也是一个赛一个的漂亮,他们所点的菜肴也是最贵的,虽然四个人吃,却点了十多样菜,摆了满满一桌,酒也喝的是飞天茅台。
张扬锁好车门走了过来,笑道:“这你就不懂了,看看周围停的车,这饭店准保有特色!”他刚才已经留意过外面的车辆,大都是高档车,而且多数都是省城东江的牌号,这里距离东江只有一百公里左右,能让省城人远道而来的饭店一定有独特的地方。
海兰看出了张扬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她伸出手去,覆盖在张扬的大手上轻轻摇了摇道:“不过我不会离开你的视线之外。”
张扬不屑的看了看:“就你们这样的也冒充地痞流氓?得!想接受教育,老子答应你们,都去大门口,别把人家店给砸了!”
其中那名身穿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的女孩儿起身去洗手间,经过那几名司机身边的时候,不知是哪个突然伸出手去,在女孩儿挺翘的臀部摸了一把,那女孩发出一声尖叫,俏脸涨的通红,愤怒道:“你们干什么?”
赵静看出张扬神情有异,小心翼翼道:“小哥,其实我觉着海兰姐很不错!”
张扬微微一怔,这段时间以来,他已经强迫自己忘记了海兰的名字,可赵静稍一提起,海兰的音容笑貌顿时涌起在心头,刻骨铭心挥抹不去。
张扬点点头道:“随便你,反正今天我跟你走,不过你今天晚上必须陪我!”
张扬也干了那杯酒,海兰将剥好的对虾喂到他嘴里,柔声道:“听说你从春阳招商办出来了,现在的工作顺利吗?”她虽然离开春阳已有一段的时间,可是无时无刻不在关心张扬的动向,所以对张扬新近发生的事情十分得清楚。
几名司机同时哄笑起来,那名年轻男子愣了愣站起身来走到那女孩身边:“谁摸你的?”
那名被打的司机捂着鼻子站起身来,指缝中还不断渗出鲜血,他咬牙切齿道:“玛丽隔壁的,你个小兔崽子,今天不揍死你这孙子,我跟你姓!”他冲上前一拳就打在年轻男子的胸膛,那年轻男子显然不是什么练家子,被他一拳打得坐到在地上。
张扬哈哈大笑,跟着海兰上了她的小奥拓,海兰道:“我带你去吃海鲜吧!海鲜世家不错,距离这儿也近。”
张扬啐道:“小丫头片子,胡说什么?在我眼中你们就是一些未成年少女,我根本就没兴趣!”
张扬和海兰走出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海兰俏脸上的潮红仍然未能褪去,千娇百媚的瞪了张扬一眼,张扬会心一笑,低声道:“饿死我了,带我去吃点好东西。”
那帮司机看到势头不妙,想要溜走,张德放举枪就打在最前方那人的脚旁,枪声响过,烟尘四起,几名司机吓得泥塑般呆立在那里,没人再敢动弹,张德放咬牙切齿道:“给我查清楚,谁调戏我妹妹,谁他给我站出来!”
通过晚上的交谈,林秀和赵新红就筹建医学美容中心已经基本达成了协议,唱完歌之后,由张扬把林秀和楚嫣然送回宾馆,在宾馆前,林秀让楚嫣然先回去,借口要和张扬谈谈医学美容中心的事情在外面停留了一会儿。
张扬皱了皱眉头,这顾明健看起来文弱,下起手来也挺黑的,跟着顾明健的三位女孩儿都走过来向张扬致谢,她们都是东江艺术学院的学生,刚才被摸的那个如萍是张德放的妹妹,其余两个都是她的同学,也都是顾公子的追求者。
望着楚嫣然美丽的笑靥,张扬内心中充满了温暖,他用力抿了抿嘴唇,低声道:“求您了,别对我这么好,我怕爱上你!”
海兰红着脸儿啐道:“张扬啊张扬,一段时间不见,你非但没有学好,反而变得越来越混蛋,哪有国家干部像你这么流氓的?”
谁都没想到张扬会突然冒出来,十多名司机呼啦一下围了上来。
张扬从林秀的神情已经猜测到她想和自己谈得绝不会是公事,事实也验证了这一点,林秀想和他谈得正是楚嫣然的事情,林秀轻声道:“张扬,你觉着嫣然怎么样?”
可是这世上很多人都不懂得非礼勿视的道理,那桌司机喝了几杯酒后,更加肆无忌惮的看着那三个女孩,其中一个喝得脸红脖子粗的司机道:“麻痹的,什么世道,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张扬却已经认出,挥手的那个女孩是张如萍,保和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德放的妹妹,她之所以为他们埋单,肯定是因为自己之前仗义出手的缘故,张扬礼貌的笑了笑,向张如萍走hetushu.com了过去:“谢谢!”
张如萍笑着站起身来:“真是巧啊,想不到在这儿也能遇到你们!”
海兰黑长的睫毛微微垂了下去,鼻息中轻轻嗯了一声,白嫩的俏脸浮起两团红晕,她可以做到面对平海几千万百姓的眼睛做到风波不兴,可是看到张扬,内心中就会产生一种一浪高过一浪的潮汐,她曾经想过和张扬之间只是单纯的关系,可是现在发现,自己在把身体向张扬打开的同时,这厮悄然通过自己的身体进入了自己的心灵,把思念的种子深深植入了自己的体内。
海兰含泪点了点头,紧紧拥抱着张扬坚实的身躯,喃喃道:“我答应你……”
张扬已经生出警惕之心,林秀的这番话既强调了楚嫣然的重要性,又有向自己施压威胁之嫌。张大官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他,他淡然笑道:“嫣然这么好,又有你们这么多叔叔阿姨的关照,谁敢欺负她啊!”
赵静好像并不急着走,看了看窗外道:“等等再说!”
张大官人的自控能力那可不是一般的差,经女主播这么一摸,顷刻间又坚挺怒张,裤子顶起了好大一顶帐篷,海兰咯咯笑着,一双美眸媚得就快滴出水来,娇滴滴道:“先吃饭,我可不想饿着肚子被你折腾一晚上。”
张扬展臂搂住海兰的娇躯,海兰在他的怀抱中整个人就要被软化掉,张扬低声道:“答应我,不要不声不响的逃走,不要再离开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赵静不无担心的叫了一声:“小哥!”
东江师范大学并不在东江城区,作为平海省的省会,东江在城市规划方面处于国内领先水平,早在九十年代初期就已经明确划分了行政商业工业教育各大区域,瑶琳校区是东江的大学城,位于东江的南郊,这里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分布着七所全国一类高校,十六座二类高校,其中以平海工业大学和东江师范大学最为有名,这两座大学在同类高校中都处于前列,东江艺术学院的名气也不次于这两所学校,因为东江艺术学院是盛产美女的地方,有美女的地方就有是非,东江艺术学院就是大学城的是非圈。
张扬笑道:“我送妹妹上学,所以中午才会在这儿吃饭。”他也没有表示太多的客气,既然人家是一番好意,自己也却之不恭。
那女孩伸手指向那名面红耳赤的汉子,那年轻男子点了点头,忽然出其不意的扬起手中的大哥大狠狠砸在那汉子的脸上,他出手如此突然,连张扬都没有意料到这文质彬彬的男居然如此的狠辣。
这下麻烦大了,那座的七名司机全都站了起来,不但是他们,房间里还有一座,八名司机也走了出来。
“我爱你……”张扬的身躯猛然向下一沉,海兰从鼻息中发出一声惊呼,秀眉皱起,然而随着眉宇舒展开来的是幸福和快乐……海兰头发凌乱的躺在张扬的怀抱中,相隔多日,她终于再次体会到了那份温暖和安定,她的美眸中闪烁着泪光,双手着张扬的面孔,垂下头去,一点点亲吻着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唇。她从未对张扬说过爱字,可是对他的爱已经浸透了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张扬静静看着海兰:“为什么要离开?”一直以来他都想问海兰这句话。
张扬感叹道:“你走了多久,我就守身如玉了多久,今天我让你连本带利一起还给我。”
张扬慢慢走到海兰的面前:“好久不见,最近好吗?”
海兰的柔唇在张扬的鼻尖上停顿了一下,想了好久,方才道:“可不可以不问我的过去,从现在起,我只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
那年轻男子出手前也没有考虑过后果,看到对方人数如此之众,现在才感到有些害怕,和他一起的三个女孩儿更是吓得面无人色,其中一位女孩拿出手机想要报警,却被一名司机冲上来把手机抓了过去。
赵静看到他始终在回避海兰的问题,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转身向窗外望去,却见波涛浩渺的清平湖已经在他们的眼前,清平湖是平海省内最大的淡水湖,通过岚江与长江相连,湖南的小部分属于云江省,这里也是平海兰济最为发达的地区,清平湖水域面积宽广,盛产湖鲜,周围沃土良田,是有名的鱼米之乡。
张扬道:“目前我还没有离开春阳的打算,而且不到必要的时候,我不想假手他人的力量。”
张如萍道:“我们都是艺术学院的学生!”
张扬苦笑道:“丫头,你歇歇嘴行吗?哥累了,咱们前面清平湖吃饭!听说那儿湖鲜不错!”
那汉子根本没有来得及站起身,被对方突然的攻击打得毫无反手之力,脸上顿时被开了花,鲜血四溅。那名女孩尖叫着逃开。
这时候张德放已经把那名惹事的司机揪了出来,顾明健的注意力马上转移到那司机的身上,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走了过去,抄起一把椅子狠狠砸在那名司机的身上,然后抬脚在那司机的右手上狠跺:“妈的,让你乱摸!”
张扬微微皱了皱眉头,从那厮的眼神他知道,这帮司机显然开始心理失衡,他们想找茬。
张扬笑道:“非礼勿视你不懂吗?出门在外少找事儿!”
海兰从了解的情况已经推测出张扬最近混的并不得志,不和-图-书过她是个极其聪慧的女人,这种事情就算猜到也不能说出来,否则只会让张扬感到难堪,她轻声道:“无论在哪里工作,做到开心最好,只要你开心,我也就开心。”
那司机也是杀红了眼,抄起一旁的板凳就向那男子的脑袋上砸去。
那名年轻人向他笑着走了过来,伸出手去:“你好,我是顾明健!”
海兰咬了咬嘴唇,伸手狠狠在这厮的手背上扭了一记,真是越学越无耻了!
那男子摇了摇头:“给张德放打电话,让他马上滚过来!”
“为什么?”
他们在海鲜世家三楼就坐,从他们的位置,可以看到远处灯火辉煌的长桥,一盏盏夜灯,一条条光带,彰显出东江独特的魅力。
筹建医学美容中心的事情最终还是获得了通过,严世东虽然对张扬不满,可是发觉院内多数领导对这件事都表示赞同,他也不想和所有人作对,注资方提出所有的装修准备工作都由他们进行,严世东本来也没想卷入这个麻烦中,乐得坐壁旁观,张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只要他不触犯自己的利益,就尽量做到和他相安无事。
“好哥儿们也罢,好朋友也罢,反正我看你们现在已经不是那么的简单,张扬,如果你真心喜欢嫣然,我会尽一切努力帮助你,希望你好好对待她,如果你对她没有那种感觉,我奉劝你一句,早点离开她,不要让这单纯善良的女孩子继续沉醉下去,让她早些醒来,否则我不会放过你!”林秀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美眸中迸射出两道寒芒。
海兰温婉笑道:“你入学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以不来?”她把手中的一个纸袋递给赵静,里面是她送给赵静的一款女包。
张扬本来不想管这件事,可看到对方以众凌寡,心中已经有了不平之气,再加上看到那男子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虽然下手够狠,可战斗力几乎等于零。自己如果不出手,只怕他就要被这帮司机给打残了。
张德放看到那饭店老板又凑上来,双眼一瞪,怒道:“你烦不烦?明天给我滚蛋!”
店老板一听,这事儿麻烦大了,别说这保和县,就是整个东江谁不知道张德放的彪悍和霸道,这帮司机真是不开眼竟然调戏他妹妹,张德放肯定不会善罢罢休,更让他害怕的是,张德放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迁怒到自己的头上,他陪着笑脸向张德放道:“张局,先屋里坐!”
在江城停留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张扬带着妹妹赵静从省道直接前往东江,兄妹两人一路之上边说边聊,倒也其乐融融,其间偶尔谈到陈雪,才知道这小妮子考上了清华,已经前往北京上学了,张扬不禁啧啧称赞道:“这丫头真是聪明,难怪当初会拒绝保送名额。”
张扬刚刚走出饭店门外,就有一名司机轮着板凳向他砸了过来,张扬看都不看身后,回身就是一脚,把那司机踹得飞了起来,不等那群司机反应过来,这厮宛如猛虎下山般冲了上去,张扬挥出两拳之后,已经有三名司机倒在了地上,其中一人是被同伴撞到的,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他强悍的战斗力。
张扬笑道:“还成,招商办本来的任务就是吸引安老的投资,现在旅游开发的正式合约已经签下来了,我留在那里也就没有意思。妇幼保健院那儿也没有什么要紧事可做,我只是过去学学管理经验,说穿了也就是一代理。”
张扬的心头因为海兰的这句话而笼上一层阴影,他忽然明白,海兰仍然是过去的海兰,并没有因为爱他或者不爱而改变什么,她不会为他放弃自己的理想和抱负,海兰有她自己的生活。
顾明健也没有勉强,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张扬,今天的事情他欠了张扬一个不小的人情,不过张扬原没打算让他还这个人情,也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顾明健,开车带赵静走了。
“很好啊,不错啊!”张扬的回答波澜不惊。
张扬略带苦涩的笑了笑道:“你去了新闻联播也离不开我的视线之外,可我碰不到摸不着的,你让我每晚对着新闻联播打飞机吗?”
赵静对眼前的一切感到新奇而兴奋,她即将在这里展开未来的四年大学生活。张扬在东江师范大学门前为赵静留了几张影,这是要带回去给母亲看得。报道之后,直接把赵静送到了女生宿舍,东江师范大学的住宿条件很好,被褥床单都是同一配备,赵静原本准备的床褥看来只能让张扬再拉回去了,他们走入宿舍的时候,只有两个小丫头坐在床下聊天,她们两个都是赵静未来的同学,瘦瘦小小的叫孔丽,中等身材偏胖的那个叫葛媛媛,两人都是东江本市人,对赵静的到来都表示欢迎,张扬充分施展自己舌灿莲花的本事,不一会儿就把两个女孩儿逗得咯咯笑个不停,张大官人知道,无论在哪里群众基础都是最为重要的,妹妹一个人在外地生活,尽早的帮她进入角色,和周围同学打成一片是最紧要的事情,不过赵静也并不欠缺交友的手腕,很快三个小丫头就聊得热火朝天,反倒没有张扬什么事了,张扬看了看时间,准备中午带着赵静吃过饭以后就离开学校。他提出邀请赵静的室友一起出去吃饭,孔丽和葛媛媛欣然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