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章 老子有底线的

张扬笑道:“这也证明于乡长的能力强嘛。”
张大官人找顾养养的理由也很冠冕堂皇,询问下她的恢复情况。
葛春丽饱紧了他的手臂,紧紧靠着他,柔声道:“别忘了,你还有我。无论你怎样,我都会在你身边,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张扬先是询问了顾养养最近的恢复情况,然后不着痕迹的把话题引向顾佳彤。
话没说完,两名物价局的工作人员已经吓得逃出饭店。刘大柱瞪圆了两只眼睛:“狗日的,谁他妈敢惹我们张主任!”
“你们是国家干部,跟解放前的白匪有什么区别?”张扬扬声道:“大柱!”
夏伯达连连称是,心中却明白顾书记的怒火已经被某些人彻底点燃了。跟随顾允知多年,夏伯达知道顾允知虽然不轻易表露感情,可他在心底深处对三个子女是极其维护的。在她的妻子病逝之后,顾允知更担负起子女庇护者的责任,现在有人公然向他的女儿泼血水,这等于是公然向省委书记发起了挑战。无论幕后策划者的目的何在,他的这一举动都是愚蠢的。
“现在物价局的把国安局给欺负了,你天天给我吹牛逼,说国安局如何如何,现在连物价局的这帮孙子都想骑到我头上,你说我憋屈不憋屈?好歹我也是一副处级干部,让物价局的小科员追着要罚款,你说我丢人不丢人?我丢人不要紧,害怕这事儿传出去,寻得整个国安都抬不起头来,给咱们系统抹黑。”
“没事,只是受了些惊吓!”
张扬默默挂上了电话,他走出门去,向隔壁大声道:“于小冬,马上给我订机票,我要去东江!”
邢朝晖这个郁闷呐,麻痹的。你狗日的现在想起来国安了,还他妈副处,狗屁副处,那是老子各应你的。可现在人家就是利用这个副处来倒打一耙,邢朝晖颇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他哼哼道:“那啥……你们饭店也的确黑了一点。上次宰了我一千多……”
于秋玲笑道:“这饭店生意这么好。小张,给我们透个底儿,每月驻京办能有多少收益?”
葛春丽用俏脸轻轻摩擦着李长宇的臂膀:“长宇!你这样做是在拿自己的仕途做赌注,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葛春丽预感到李长宇的离婚会将他原本处于低潮的仕途推向毁灭的边缘。
张扬就在驻京办摆弄电脑呢。这抬QBM386是顾佳彤带过来的,里面装了一个饭店经营管理系统,张扬对管理系统没啥兴趣,他玩的是里面的打飞机的小游戏,一向自认为是武功高手,枪法高手的他,现在忙得不亦乐乎,把键盘敲得劈里啪啦的,可最后还是难以避免被击落地命运,张扬气得恨不能把键盘给砸了。骂道:“老子非干掉你们不可!”
省委书记的女儿被人在公开场合泼了一身血水,性质显然是及其恶劣的,这件事惊动了省公安厅,公安厅严令东江公安局在24小时内破案。东江公安局局长方德言又把这件事下达到白沙区公安分局,白沙区公安局局长曾武行把事情交给了副局长栾胜文,让他成立考察组尽快破案。
既然开饭店,事先就已经跟管理部门打过了招呼,这营业执照是国土资源部的徐自达帮忙办理的,春阳驻京办并没有插手,于小冬所承担的也就是个管理责任,其它的事情她一概不知,遇到麻烦,她首先想到的是向上级领导汇报。
张扬得意洋洋的挂上电话,邢朝晖既然答应,这件事肯定能够摆平。对国安的能力,张大官人还是充满信心和图书的,放下电话忽然想起国安给他的那张工资卡,用电话查了下,这月的三百多块工资居然到帐了。按照当前的工资标准的确是副处级待遇,看来混国安也有些好处,平时不用做事,白拿一份工资。
张扬笑道:“这事儿跟你们没关系,可跟我有关系,现在物价局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算你们的人不?你说不算,我以后再也不麻烦你。”
刘大柱穿着背心,手握一把明晃晃的菜刀走了出来:“啥事儿?”
顾佳彤躺在省人民医院的高干病房中,脸色很苍白,她仍然处于震惊和恐惧中,今天上午她和王学海一起去参加关于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皮拍卖的推介会,可就在她走到纺织局礼堂大门的台阶时,发生了一件意外。一个女人突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将一杯东西泼在了她的脸上,顾佳彤当时整个人都被吓傻了,她以为自己会被毁容,脑海中变得一片空白,内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她的青春,她的美丽,她的未来全都完了,事后才知道那女人泼出来的只是血水。
李长宇的声音淡定自信一如往常:“张扬,打这个电话是想跟你说声谢谢!”李长宇这声谢谢发自肺腑,在他落难的时候,只有张扬在为他奔走,也只有张扬还记得他的那为老嫂子,让他的母亲徐立华陪着苏老太开解苏老太,陪她渡过这最困难的时候,李长舆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张扬的这份情,他牢牢记在心里。他和张扬的相识从尴尬开始。甚至可以说,从张扬要挟他开始。而以后的发展,他们之间已经渐渐形成了亦师亦友的感情,事实证明张扬是个重情重乙义的年轻人。张扬笑道:“李叔,别跟我见外。怎么样,最近身体还好吗?”他知道李长宇虽然被解除双规,可组织上仍然没有对他进行具体的工作安排。现在应该属于政治上不得志的时期。
张扬微微一怔,脱口道:“怎么回事?”
那黑脸看到张扬寸步不让,双眼一瞪,大声道:“我让你关门整顿,你就给我关门,哪有那么多废话!”
没想到从栾胜文那里得到了一个好消息,泼顾佳彤血水的女人已经抓到了,她是纺织百货商场的一名普通售货员,在百货商场平日里并不显眼,家里十分困难,丈夫前年出了车祸,如今还躺在家里,儿子又是个傻子,她之所以用血水泼顾佳彤,是因为听说顾佳彤要把纺织百货商场给买下,她会就此失业,家里唯一的经济收入就要断了,这女人哭着叫,顾佳彤想把她一家往绝路上逼,她恨不能用硫酸泼她。
“什么?”张扬瞪圆了双眼。霍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马上又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于激烈,强行控制内心的愤怒和担忧,压低声音道:“她……有没有事……”连张扬自己都听到了声音中的颤抖。
邢朝晖恰巧还在北京,听到张扬是为这事儿找他,不由得叫苦不迭道:“张扬,你是真的还是假的,这种事情跟我们有关系吗?”
徐兆斌暗自赞叹,张扬举手抬足之间越来越透着一股大气,这厮在京城修炼的时间不长,可是成熟的却很快。对张扬表现出的好意,他们是坦然接受的,过去驻京办也是这样安排,让领导吃好玩好是驻京办最基本的职责,是考验一个驻京办主任是否称职的标准之一。
那黑脸转过脸来,煞气十足的盯住张扬:“怎么回事?你们饭店的经营存在很大问题,我限你们今天五点之前必须关门整改,你是老板吗和-图-书?把罚款教了!”
李长宇挂上电话的时候,时钟已经指向晚上十一点,他摸出烟盒点燃一支烟,坐在黑暗中静静抽吸着。葛春丽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边,抚住他的臂膀,把脸贴在他的肩头,轻声道:“长守,是不是心里不好受?”
邢朝晖虽然对上次被宰耿耿于怀,可还是答应为张扬解决这件事。国安局搞不过物价局,妈的,这他妈也太侮辱人了。
黑脸冷笑道:“对于你们这种无良奸商就该打罚并重,否则你们还会挣昧心钱,还会坑害老百姓。”
夏伯达很善于领会顾允知的意思。他和方德言的私交很好,作为朋友,他给方德言一个建议,处理这件事,要尽快,在处理方式上尽量不要搞大动作,控制住社会舆论,不要让这一事造成更恶劣的影响。
张扬对此早有准备,所以这厮当晚去了皇家花园居住。
张扬有些诧异的恩了一声,他实在想不到李长宇会真的离婚,这对一个干部来讲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于秋玲道:“缩头乌龟的代表就是他,整天窝在办公室里,不是看报就是喝茶,正事儿一件都不做,整一个老好好,什么事情都推倒了我的身上。
邢朝晖算是明白了,这厮是硬赖上自己了,只能苦笑着点头道:“算!”
李长宇展开臂膀,搂住葛春丽温软的身躯,他低声道:“这二十多年。我一直都带着假面在生活,在工作上,我力求八面玲珑,面面俱到。想要做一个好父亲,好丈夫,可到头来,我终究还是没有逃过这样的下场,我好像从未真真正正的为自己活过,我这四十多年始终都是为了别人而活,为别人而操劳,我一无所有。”
顾养养没想到张扬会主动打来电话。声音中透着惊喜。“张哥,真的是你啊!你好久没来了!”
“你这是流氓作风……还……国家干部呢!”
张扬在北京虽然有不少的关系,可是他认为今天只是一件小事,为了这件小事不值得开口求人,想来想去,他想到了一个人……邢朝晖,自己怎么说都是国安的编外人员,在国安局还是个内聘的副处,邢朝晖身为自己的上司,总不能眼睁睁看自己的人受欺负不是,再说了上次邢朝晖连那帮香港人集体嫖娼都能够搞定,这件小事对他来说应该没有什么难度,于是张扬就给邢朝晖打了一个电话。
张扬虽然只是一个副科级干部,可是身为副处级干部的徐兆斌,正科级干部的于秋玲谁都不敢轻视他。甚至说在他们的眼中从来就没有把张扬当成下属看待,两人都清楚张扬的背景,明白人家小张虽然级别不高。可是论能力连春阳县委书记杨守义都要避其锋芒。
顾允知轻声嘱咐道:“小夏,这件事不要张扬了,搞得太大,影响不好,反正佳彤也没有什么事情,别弄得公安系统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一件小事,千万不要让有心人给利用了。”
张扬真的有些怒了,麻痹的什么人啊,老子在这里耐着性子给你说好话,你狗日的连一点面子都不给,物价局怎么着,我张大官人配制的壮阳药膳卖588还便宜了呢,张大官人对于这种不知好歹的家伙是及其反感的,他马上翻脸道:“滚蛋,给脸不要脸,别他妈影响我做生意。”
夏伯达走出省委书记的办公室后,又给方德言打了一个电话,东江公安局局长方德言现在也是坐立不安,顾家大小姐被当众泼血水,如今这件事已经在东江传的沸沸扬扬。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和*图*书,已经有无数电话打到了他这里,省厅也给了他很大的压力,虽然省委顾书记没有打过电话,可方德言也知道,作为当事人的父亲,顾允知现在的心情肯定是愤怒而担忧,他必须要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时间拖得越久,承受的压力也就越大。
张扬对李长宇的情况很清楚。知道他与其和朱红梅这样貌合神离的凑合下去,还不如早早离婚,他们聊了一会儿,大都是生活上的一些琐事。并没有涉及任何的政治。
夏伯达信发誓旦旦道:“顾书记,你放心,我已经和东江公安局联系过,勒令他们尽快侦破此案。”
顾养养有些愤怒道:“她今天在出席一个商业活动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冲出来,把一杯血水泼了她!”
张扬来到前台的时候,物价局两人中肤色较黑的那个正摆出威严的面孔批评着于小冬。
张扬点了点头道:“咱们中国是礼仪之邦,向来都是打了不罚,罚了不打,我说同志,要不这么着,我们先把罚款缴了,停业整顿的事情是不是可以商量下?”张扬是想暂时缓和一下再找人协调。
树大招风,农家小院越来越火爆的生意很快就引来了别人的注意,税务来了,工商来了,食品卫生监督部门也来了,到最后物价局也来了。
张扬看了看那罚款通知书,上面金额写着七千,这厮不由得有些火大了,这帮家伙真是狮子大开口,挺敢要啊,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张扬也不想当场跟这帮人翻脸,他微笑道:“这样吧,你们多宽限两天,我们饭店的经营情况也不好,一时间也拿不出这么多钱。”
“怎么回事这是?”
李长宇摇了摇头,他没有说话,可是心里的的确确是不好受的,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考虑离婚,可朱红梅的坚决是他所没想到的,在朱红梅的眼中,李长宇始终是个农民出身的小子,他没有背叛自己的资格。这种背叛是绝对无法容忍的。虽然李长宇的背叛已经让他在仕途上的到了惩罚,她觉得这还远远不够。她要在生活上继续给他惩罚。
李长宇重重点了点头,目光却专注的盯住烟头的亮光。
夏伯达嘴上答应着,可心里知道,自己要是不能尽快查清这件事的真相,恐怕是要遭到埋怨的,顾书记嘴上越是不在乎,表情越是风轻云淡,可心里说不定已经掀起了滔天怒火。
夏伯达点了点头:“我怀疑这件事可能跟这件事有着直接的关系。”
“打住啊,那还是友情价,现在你来吃,花钱都吃不到!”
于秋玲道:“现在乡政府里的那帮老乡门一个个比娘们还要娘们,遇到事情全都装成了缩头乌龟。”
两名物价局的工作人员被气得直翻白眼:“你……”
处理完这件事,张扬又给顾佳彤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仍然处于关机中。张扬就纳闷了,顾佳彤过去不这样啊,该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吧?他本想给顾明健打个电话,可想了想。顾明健说不定还因为上次江城的事情对他耿耿于怀呢。考虑再三,还是先往顾家打了一个电话,曲线救国。想打听顾佳彤最好的办法还是从小姨子顾养养着手。
张扬不屑笑道:“两个小喽罗而已!”他给顾佳彤打了个电话,想让她联系下徐自达,却想不到顾佳彤的电话处于关机状态中,这在平时是很少有的现象,顾佳彤一般从不关机。
于小东就在这当儿把电话打了过来,张扬听说有人找麻烦,马上明白。人怕出名猪怕壮,他们酒店的生意一好,自然招来了人和-图-书家的注意。不过顾佳彤走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些管理部门都已经打点过了,不知道哪个不开眼的又过来惹麻烦。于小冬既然应付不了,证明这次有点难缠,否则也不用劳动他的大驾。
作为公安系统工作多年的老同志,栾胜文一眼就看出着女人在撒谎。不过这女人意志坚定得很。对栾胜文他们来说,找到这女人对上面就有了交代,至少不用担心领导的埋怨了。
无论栾胜文怎么问,这女人都一口咬定泼血水是她自己的注意,和其它人没有任何关系。
于小冬知道北京不比春阳,做任何事都要考虑到后果,轻声提醒张扬道:“张主任,还是赶快协调这件事,别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徐兆斌道:“说道能力,你才是年轻有为,现在我们县里的干部都看好你,过去我听说你在驻京办搞的有声有色,今天亲眼看到才相信,张扬,你真的很厉害,这饭店赚了不少钱吧?”
方德言和夏伯达交流之后,确信顾书记目前很平静,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愤怒,心里多少安定了一些,他给负责这件事的栾胜文打了个电话。
这件事对顾佳彤的打击是巨大的,身体虽然没有受到伤害,可是精神上的打击让她垮了下来,当时的场面十分混乱,那女人居然趁着混乱逃跑了,顾佳彤被人送到了医院。一直到现在,她的脑子里全是乱糟糟的。
他们的话题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清台山的旅游上面,于秋玲身为黑山子乡乡长,对眼前旅游开发的进展情况还是十分忧心的,现在乡财政已经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于秋玲叹道:“安家虽然出具了那份出资证明,可他们的陆续投资仍然没有到位。现在乡里的百姓整天都去乡政府闹事。我都不知该怎么向他们解释。”
张扬和于秋玲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张扬道:“我过去的那点丢人事。徐县长就别拿出来说了,挺不好意思的。”看他的神情哪里是不好意思,压根是沾沾自喜,得瑟的不的了。
洗完澡躺在属于他和顾佳彤的大床上,张扬正准备入睡的时候,却收到了一个来自江城的电话,电话是李长宇打来的,自从他解除双规之后。还是第一次主动和张扬联系。
于小冬每天迎来这个送走那个忙得不亦乐乎,税务和工商还算好打发,可防疫站和物价局就没有这么好打发了。防疫站食品卫生科在饭店卫生上做文章,只要他们想挑毛病,肯定能找到无数不合格的地方。于小冬又是请客又是送礼,好不容易才把他们打发走。
张扬道:“据我所知,祝书记也是一位武功高手,过去还念叨着要跟我切磋呢,真出了啥事儿,他应该能顶上。”
“你什么你?麻痹的,老子好言好语跟你们费了半天唾沫,合着你们俩就是不要脸的,滚蛋,老子现在明白的告诉你们,罚款没有,谁他妈敢关我的门,我绝对把他给从这里扔到对面马路上去。”
物价局的两名微服私访的工作人员又找到了她,他们已经把饭店的菜价摸了个清清楚楚,物价局认为问题就出在这极品宫廷密制壮阳药膳上,普普通通的羊鞭烧羊球,换了个名字,用铜盆端上来,马上价格就翻了无数倍,588元,这样的价格已经足可以买来五六只整羊,这农家小院的定价的确太黑了。
张扬看了看他手中刀,忍不住笑道:“杀鸡何用宰牛刀,你也换把小点的……”
顾允知双目垂落在桌面上,两只手握在一起,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佳彤今天出席的活动跟东江纺和*图*书织百货大楼的地皮有关?”
“你份菜卖到588还说没钱?你们这开得是黑店吧?”
张扬当晚在农家小院安排了一桌饭,为两人接风洗尘,当然那道宫廷密制壮阳药膳是必不可少的。平心而论,张扬对这对擅长打小报告。善于投机专营的夫妻是不喜欢的。可他现在已经学会了官场上的应酬之道,心里虽然不喜欢,表面上的客气还是做得十足。
张扬笑道:“这两天,我会让于副主任陪着你们在北京到处转转,一切开销都不用你们过问,只管好好玩就是了。”
张扬了解这两口子,他们可没有多少好心眼,不过他也相信徐兆斌两口子就算再精明也不敢主动招惹他,他淡淡笑了笑:“钱肯定赚了不少,因为这里是我们驻京办和顾小姐合伙开起来的,所以利益平分。钱倒是公家的,我一分都不会拿。”张大官人这可没有说谎,他的眼光放的很远,这点儿钱压根不会放在心上,检了芝麻丢了西瓜的事情他才不会干呢。
顾允知淡淡笑了笑:“小夏,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没有证据的事情千万不要乱说!身为一个共产党员,始终要记住实事求是的处事方针,这样才能公平公正的处理问题。”
“十多万吧!”张扬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惊得徐兆斌两口子目瞪口呆。每月十多万就意味着每年一百多万。徐兆斌是清楚的,现在秦清给驻京办下放的权力很大,他们的经济独立核算,加上县里每年都给驻京办拨款,驻京办在张扬的经营下无疑已经是富得留油。
李长宇道:“几十年的夫妻。原来她对我没有任何感情,在她眼中我始终都是一个乡巴佬,以为是我高攀了她。”李长宇的语气透着一股轻松和解脱。
顾佳彤被泼后没多久,这件事就传到了省委书记顾允知那里,以顾允知的镇定功夫,也不禁动容,当他听夏伯达证实女儿并没有受伤,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忍住怒火没有发作道:“同志,我们是春阳驻京办开的三产,我也是国家干部。国家的法律法规我也懂得,非法经营的事情我们不会干,再说了,我们饭店之所以能够开业也是通过正规手续批下来的。”
于小冬的解释也很简单:“药膳。顾名思义,那是有药理作用的皇家善事,一分钱,一分货,我们的价格已经算很便宜了。”
李长宇把家里的所有财产都留给了朱红梅,一个人走出了家门,他没有去嫂子那里,在外面晃荡了一圈。最终又回到了葛春丽的家里。葛春丽的这套房子属于江城市公安局。她辞职之后已经没有资格住在这里,现在公安局已经向她发出了搬迁通知,这两天她就要离开这里,正在寻找合适的租房地点。
当晚徐兆斌两口子就亲身感受到了祭品宫廷密制药膳的威力,这个夜晚,驻京办的贵宾房内不时传来骚媚入骨的尖叫,让隔壁的于小冬当晚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李长宇笑了一声道:“人生多一些起伏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过,自在过,张扬,我离婚了。”
徐兆斌笑道:“还是张扬在黑山子的时候能震住场面,谈不拢,就用拳头说话。”
“许多顾客反映你们有欺诈消费者的现象,经过我们实际调查,你们饭店的确存在许多问题,这是罚款通知书,这是限令整改通知书!”物价局的两位工作人员早有准备,显然是要来真格的了。
顾养养显得有些犹豫,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道:“我姐今天受了点惊吓,在省人民医院观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