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1章 骄傲的手铐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我旅游局啊!”
田庆龙和胡铁峰进入昌吉货运之后,郭志航果然带领他手下的士兵开车离开。田庆龙有些愤怒的看着军车远去,然后转身指着袁立刚的鼻子骂道:“什么东西?江城公安的脸都被你们给丢光了!”安语晨听到田庆龙骂的有趣。忍不住笑出声来,田庆龙瞪了安语晨一眼,不过以他的身份当然不会和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问清楚现场的情况之后,把几名关键人物都叫到了自己身边。
袁立刚悄然向他使了一个眼色,弟弟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虽然只是一些破转头,可事情可大可小,古城墙是江城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说这些墙砖是文物也并不为过,更何况前些日子刚才发生了佛祖舍利被偷的案子,现在凡事涉及到文物方面的都会让人感到紧张,张扬显然是有备而来,袁立刚甚至认为不排除这些墙砖是别人栽赃的可能。
张扬点了点头道:“哦,那就对了!”
袁立波最初阻止张扬检查货柜车的目的就是害怕被他发现了这些走私车辆,这下事情闹大了,他想盖都盖不住。
安语晨暴笑道:“好啊,我等着你们抓,来啊!”
胡铁峰也是接到旅游局局长贾敬言的电话后方才出面斡旋的,袁立刚虽然是他的下属,可这位副市长的儿子平日里狂傲得很,就是对他这个分局局长也不怎么放在眼里,胡铁峰听他这样说,想必是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淡然道:“你看着办吧,都是体制内的事儿,大家还是要相互留点面子。”
“这辈子第一次戴,还别说,感觉真爽!”
张扬冷笑道:“我说袁警官,做事儿别过火,袁立波虽然是你弟弟,他偷窃国家文物,涉嫌走私到卖,你包庇他就是犯罪,兄弟情深,可你是一个执法者。做任何事情之前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国家利益!”
袁立刚的副手唐伟也看出形势不好,低声道:“是不是给局里打个电话?”
第二天一早,张扬就带着二十多名民工把昌吉货运的大门堵了起来,把十六辆装好货物的大卡车全都堵在了货场中,货场的负责人叫宋日东,原以为是交通局的来调查情况,可一问却是旅游局的,他就纳闷了,因为这件货运公司的主人是副市长的公子,所以很少有执法部门过问这里,今天真是奇了怪了,旅游局的上门找事。
“你手下惹得祸,你不去谁去?”
张扬微笑道:“昨晚那帮痞子全都是袁立波主使的,我不是个不通情理的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今天我就让他们老袁家给我一个公道。”
袁立刚哭笑不得道:“我们这是地方的刑事案,跟部队好像没有关系吧?”
袁立刚当然记得,张扬说过,给他戴上手铐容易,想取下来就难了。他充满愤怒的望着张扬道:“你想怎么着?”
袁立波被张扬狂傲的态度激怒了,他大声道:“你有什么问题找我说,我是这里的老板!”
“那就戴着吧,当我送给你了!”
张扬转向宋日东道:“宋经理,去把货柜车全部打开,我们要检查。”
袁立刚怒吼道:“够了,你现在正在干扰执法,来人,把他们全都给我带回去!”
袁立波被他打懵了,可马上反应了过来,大吼着不顾一切的向张扬冲去,可没等他靠近,张大官人一脚就把他给踹倒在地上,他师父出马都不行,袁立波这种角色更不在话下。
袁立刚上下打量着张扬,对这个难缠人物他闻名已久,今天才算是第一次打上交道。
张扬被押上警车的时候,货场门外驶入了一辆红色牧马人,楚嫣然和安语晨两人跳了下来,她们今天一早去了古城墙工地,听说古墙砖失窃,张扬带民工去昌吉货运寻找了,所以也赶过来看热闹。没想到一来到地方就看到张扬被铐的场面。
田庆龙早已把这件事考虑的清清楚楚,发生在他手下的事情,就算他想推也是推不掉的,既然必须出面,索性做个人情,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袁副市长,我尽力而为!”
袁立波冷哼了一声。他向张扬走去,来到张扬面前平静道:“张科长!”
田庆龙压低声音道:“你小子少跟我绕弯子。这种事儿你怎么不先通知我?你想搞什么?他们兄弟俩哪儿得罪你了?”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他们是袁副市长的儿子,这件事差不多就行了。”
袁立刚怒吼道:“全都闪开,谁再敢妨碍执法公正。全都抓起来!”
田庆龙盯住这hetushu.com小子,真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你有完没完?昨天顾明健那笔帐还没跟你算清楚呢,今天又惹事!”
袁立刚知道今天捅了大漏子,面对田庆龙时显得有些惶恐。田庆龙骂道:“知道规避原则吗?你弟弟这边出了事情,你不会让别人来处理?逞什么能?没有拘捕令就拷人?随便乱开枪,你是警察还是强盗啊?”
一句话把袁成刚差点没气背过去。
袁立波大声道:“这些东西全都是货主委托的,跟我没有英系!你根本就是想栽赃陷害我!”
袁立刚垂头丧气的来到张扬面前。想要给他打开手拷。
郭志航带来的那些士兵把所有车辆都控制了起来,现场气氛很紧张。
几名农民工又有了发现:“张处长,这车有问题!”
楚嫣然来到袁立刚面前:“你凭什么抓人啊!他犯了什么罪?”安语晨则怒视那两名押送张扬的警察道:“我看你们谁敢抓我师父!”
胡铁峰从袁成刚手里拿过钥匙:“小袁年轻,工作方式难免有些激进,得罪的地方,希望小张同志谅解嘛,都是自己人,自己人啊!”
张扬拿出他的傻瓜相机点灯一阵狂拍还不忘给袁右波留了个影:“盗窃文物真有种!”
“楚嫣然?北原军区楚司令的孙女,不是我说你老田,昨晚嫣然在金樽就被流氓骚扰,今天又出了这档子事,你这个公安局长是不是有些不称职?江城治安都乱成什么样了?”他两人关系很熟,所以郭亮说话也没打算给田庆龙留情面。
那帮农民工看到公安局来真格的了,哪有人敢动。一个个老老实实蹲了下去,张扬不慌不忙,这种时候居然还掏出电话给旅游局局长贾敬言打了一个:“贾局长,我被人给抓了,你去鼓楼公安分局领我!”打完电话,他就伸出双手,任凭袁立刚给他铐上,扬起手拷在袁立刚的眼前晃了晃:“我说袁警官,戴上去容易,想让我拿下来,恐怕就难。”
田庆龙远远向张扬点了点头。
袁成锡道:“庆龙同志,昌吉货运是我小儿子在做,今天生了一些麻烦,这件事我并不适合出面,你看是不是……”他的意思很明显想让田庆龙出面帮他解决这件事。
张扬并不知道袁立刚和袁立波是弟俩,他指了指货柜车中的大青砖道:“我是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张扬,现在负责古城墙维修工程,昨晚古城墙墙砖大量失窃,有人举报现有车辆在工地出没后进入昌吉货运,所以我才带人过来,争取抢在走私犯转移古墙砖之前阻止他。”
袁立刚冷笑道:“小丫头,做人别这么狂!”
两名警察走向张扬,张扬算是看出来了,袁立刚根本就是想偏袒他兄弟,他不无威胁道:“我是国家干部,共产党员,我看你们哪个敢来拷我!”
袁立刚头脑有些发懵。今儿这场面变得越发蹊跷了,这帮大兵是从哪儿来的?他也不是傻子。刚才只有楚嫣然打过电话,十有八九是她给叫来的,袁立刚向那名军官笑道:“你好,我是鼓楼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队长,正在执行公务!”
袁立刚小声嘟囔着:“肯定有人栽赃!”
张扬却虎视眈晓的等着袁立刚:“真威风,真煞气,你居然敢开枪。”
“旅游局啥时候也管理我们货运公司了?你是想当官想糊涂了?”袁立波极其嚣张道。
张扬笑眯眯看着他,田庆龙的面子他还是要给一些的,很夸张的举着双手。闲庭信步般向田庆龙走去。
“袁副市长的儿子怎么了?他们犯了错,他老子愿意出来承担责任吗?”
安语晨和楚嫣然看到这这幅情景,已经忍不住转过身去偷笑。
他们说话的时候,楚嫣然已经走到一旁去打电话。
袁成刚忍不住想要发火,可想了想这件事的确理亏在自己,他强忍住这口气,低声道:“张处长……刚才是有些误会,得罪的地方我给你道歉。”
其实张扬现在也接不了,双手被拷着,听到急促的手机铃声,他咧开嘴笑了笑。
两名刑警掏出了手枪,气氨顿时变得剑拔弩张。
袁立刚也动了真怒:“你很嚣张啊,别人不敢,我来。我倒要看看,这江城是公安局执法还是旅游局执法。”
鼓楼分局局长胡铁峰也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呵斥道:“田局说你就听着,废什么话啊?有本事你自己解决啊?”
张扬没心没肺的笑着,猛然来了一句:“我是旅游局,你们是公安局。俺们不是一个系统,也算不上自己人,袁立刚年轻,我比他更年http://www.hetushu.com轻。他工作方式激进,同样是党员干部。我怎么就能把持住自己?这就是素质,我就奇怪了?这种素质居然能够担任鼓楼分局刑警大队副队长。你们选拔干部的标准是不是有问题啊?”
胡铁峰的笑容凝结在脸上,心说你小子真是猖狂啊,老子一个处级干部亲自出马给你道歉,你他妈还得瑟起来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你究竟想干什么?他可不想留在这儿继续丢人。把钥匙扔给袁立刚转身走了。
“给你打开手铐啊!”
田庆龙浓眉紧锁,狠狠瞪了他一眼:“搞什么?”
袁立刚走了两步,又被田庆龙给叫住了:“去把张扬的手铐打开!”
袁立刚咬了咬嘴唇,张扬的手铐是他给戴上去的,这转眼的功夫又让他去给打开,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这脸可丢大发了,可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境地,他不低头也不行,田庆龙的命令他必须得服从。
“车是你的,货物也是你的,今儿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释!”
楚嫣然一双美眸迸射出寒光,盯住袁立刚道:“你拿不出拘捕令,拿不出证据,就不能带走张扬!”
“我?”胡铁峰瞪大了眼妹。
“你谁啊?以为自己公安局还是交通局?有搜查证吗?”
此时外面响起急促的警笛声,六辆警车驶入昌吉货运公司的大院中,袁立刚率领二十多名警员及时赶到了,他一面指挥着手下人布控,一面走向对峙的张扬和袁立波。
张扬有些哭笑不得,这事情他都已经计划好了,不然怎么会老老实实被袁立刚给拷起来,正如他所说,这铐上戴上去容易,想给他取下来,恐怕要困难得多。想不到楚嫣然和安语晨又中途杀了出来,她们两个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带走,都在做着各自的努力。
二十多名警察围拢上来。
“你他妈诬陷我。”袁立波话还没有说完,眼前一花,脸上顿时感到又热又痛,张扬已经甩手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张大官人一脸鄙夷的冷笑着:“麻痹的什么东西。居然敢跟老子吐脏字儿?”此刻他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作风发挥的淋漓尽致。
田庆龙远远看着,他就知道张扬这厮是个得理不饶人的家伙,心中暗骂着。可他也不想现在去触霉头,向鼓楼分局局长胡铁峰道:“你去!”
周围几名警察都气得脸色铁青,这厮太欺负人了,一名小警察冲口而出道:“有什么了不起,我就拷你怎么着?”
他从一名民工手中接过一根撬棍,直接插到了货柜车后方的锁扣上,双臂微微用力。咔啪一声,将锁扣别断。
张扬马上把他和袁立波关联了起来,难怪看着他们两个有些相像,搞了半天居然是弟兄俩,张扬摇了摇头道:“这事儿还真不能交给你,你们是兄弟俩,据我所知公安内部应该有规避制度吧!”
“我是这里的经理!”
袁立刚愣了,郭志航是什么人?他是知道的,郭志航是军分区司令员郭亮的儿子,虽然说军队和地方政府是两个互不干涉的体系,可是必要的时候军队是可以干涉地方事物的,这种必要的时候往往指的是紧急事态。楚嫣然能够一个电话把郭志航给调来,足以证明她大有来头,今天这件事麻烦了。已经由不得袁立刚控制了。
“你们马上给我走。我可告诉你,我已经报警了!”袁立波怒吼道。
袁成锡打给田庆龙这个电话的时候,田庆龙正在拍桌子骂娘呢!田庆龙真是火大,放眼江城市常委,这段时间最郁闷的要数他了,接连发生了几次大案,这刚刚才喘口气,又发生军区和分局警察对峙的事情。田庆龙和袁成锡的私交一般,不过碍于彼此的身份,他们都表现的很客气。
张大官人充满得意的望着这兄弟俩:“袁警官,希望你真的能够秉公处理!”
张扬也跟着呵呵笑了两声。
袁立刚愣了,这是演戏吗?这种场面在现实生活中可真不常见,那军官厉声道:“刚才是谁开枪?”
张扬随着官位的提升虽然官场修为提升了不少,可是他做法做到官场中常见的隐忍,尤其是当他认为道理在自己这边的时候,这就是得理不饶人!
“不摘,袁立刚不是能耐吗?我警告他了。他给我戴上了铐子,我就让他老子给我摘下来,田局,这事跟你没关系,你把盗窃案走私案查清楚就成!”
张扬笑了起来:“我说这是干吗?”
田庆龙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手镯不错,挺配你的!”
田庆龙拿张扬颇有些无可和_图_书奈何,他清楚这厮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物。今天是铁了心跟老袁家扛上了,不过转念想想,这袁立波也是吃饱撑的,你没事招惹张扬干吗?不是找虐吗?
袁立刚表面上镇定,其实内心已经纷乱如麻,他在等着父亲的电话。他们兄弟俩已经陷入了一个困局中,他们已经无力从中解脱出去。
张扬笑道:“你喜欢啊。我帮你要一副!”他向袁立刚昂了昂下巴道:“袁警官,还有多余的铐子吗?给这丫头来一副!”
袁立刚冷冷道:“用不着你来提醒我,有话去公安局说!”
田庆龙道:“你还是先把铐子摘了吧!”
张扬扬起手铐:“我就这么走出去,我去江城日报社,我去江城电视台。我倒要看看你们公安执法是不是就这么随便铐人的?”
袁立刚恶狠狠看着张扬,此时他杀了张扬的心都有了。
张扬笑道:“好啊。给我省电话费了!”
安语晨和楚嫣然守在张扬的身边,望着他的手铐,安语晨不禁笑道:“师父,您这副镯子可真不错,明晃晃的跟铂金似的!”
他冷冷道:“这件事交给我们处理,你们旅游局好像有些超出职权范围了!”
田庆龙怒道:“你弟弟也是,没事搬人家墙砖干吗?那玩意儿又不值钱,别怪我没提醒你,那叫古文物,偷窃古文物是犯法的!”
袁立刚并没有意识到张扬这句话真正的含义。
宋日东摇了摇头。笑道:“袁立波的!”说完他压低声音提醒张扬道:“是袁副市长的小儿子开的!”
安语晨反唇相讥道:“公安局了不起啊?今天我倒要看看大陆的法律是不是像宣扬的那样公正!”
张扬冷笑道:“你是摆明要包庇他了?”
宋日东有些恼火了。这厮明明知道是袁立波的货运公司还敢这么干,分明是没有吧袁立波放在眼里,人家是想挑事的,宋日东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微笑道:“哥们,我们货运公司跟旅游局好像没有什么牵连吧?”
那帮民工听到这句话,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向货柜车冲去,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袁立波捂着胸口,心说你他妈尽管闹,等我哥他们来了看怎么收拾你。
宋日东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毛了,这他妈是啥事儿,偷盗到卖文物,我靠,这罪名可不轻啊!他了解袁立波,平日里偶尔也做些走私生意,保不齐真干了这事儿。自己只是一个打工的何苦跟着掺和,他慌忙道:“我只是负责管理。我这就给老板打电话!”他慌慌张张朝办公室走去,给袁立波打了一个电话。
此时门外响起汽车的引擎声,两辆军用吉普驶入货场之中,后面还跟着一辆军牌解放。一名军官推开车门走了下来,那辆解放车上跳下来五十名荷枪实弹的士兵。
张扬乐呵呵向一辆货车走去,指了指货柜道:“你到底配不配?”
张扬眼睛翻了翻:“少来那套,这货运公司是你的吗?”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那货柜车里面的走私摩托车,弟弟从事走私车生意,他知道有一段时间了。虽然他提醒过弟弟,可是丰厚的利润仍然让袁立波铤而走险,今天只怕盖不住了。
袁立刚担心时间拖得越久,事情就越麻烦,他是想把张扬带走,给弟弟一定的时间来处理。可安语晨和楚嫣然带着那群民工把警车都给围上了,袁成刚忍无可忍。拔出手枪向天鸣枪示警,枪声一响,吓得那帮民工又蹲了下去。
袁立波忍不住讽刺道:“张科长什么时候调到交通局的?
袁立刚怒道:“你们两个再敢阻拦警察办案,我连你们一起抓!”
楚嫣然怒道:“抓人要有拘捕令,要有证据,你凭什么啊!当现在还是旧社会吗?”
楚嫣然和安语晨同时指向袁立刚道:“他!”
田庆龙前前后后把事情连在一起,难道今天的事情和昨晚有关联?不然张扬为什么会找到了袁立波的头上,他和郭亮交流了两句,郭亮答应,田庆龙带人过去之后。他马上让儿子把人给撤走了。
张扬这才眯起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袁立波:“你是老板啊,把货柜车给我打开!”
安语晨和楚嫣然这一闹,那帮民工也不老实了,一个个大声嚷嚷起来,有人叫道:“警察凭什么不抓盗窃犯和走私犯,为什么要抓国家干部啊?”有人骂着:“警匪一家,蛇鼠一窝!”
张扬连眼皮都不翻一下,指挥那些民工道:“把这些车辆的车牌号码通行证全都给我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手续不全的。”看他指挥若定的样子,像极了交通局的干部。
和_图_书田庆龙挂上袁成锡的电话,就一个电话打给了张扬,知道张扬涉及其中,他恨得牙都痒痒了,这厮就不能安生一点,非得要把江城搅个底朝天才甘心吗?让田庆龙恼火的是张扬根本不接他的电话。
宋日东看出张扬是这帮人的头头,走了过来,先掏出香烟,笑眯眯道:“哥们,抽一支?”
张扬笑道:“你们两个跑这里添什么乱啊?人家是人民警察,惹火了人家,恐怕连你们一起抓进去,你们俩还是玩去吧,工作上的事情别掺和!”这厮心里早就有了回数,表现的十分淡定。
张扬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宋日东一眼:“你说话算话吗?”
袁立波正睡觉呢,接到这个电话也懵了,旅游局查他的货运公司,我靠,这都哪跟哪啊?昨晚张扬单枪匹马横扫鸿翔洗浴之后,狗脸强并没敢直接把这件事告诉袁立波,他把袁立波给出卖了,说出来袁立波肯定饶不了他,所以袁立波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事儿,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准备。
袁立刚打电话的时候。副市长袁成锡正在主持一个农业展会议,听袁立刚把事情说完,袁成锡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了,他草草做了几句总结,便宣告散会。
“嗯,回头我去报社照相去,赶明让江城老百姓都评论评论!”
袁立刚的确也没有什么办法,他点了点头,自己则走到一旁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子女往往不希望自己在外面惹事被父亲知道,可是当事情闹大,自己无法处理的时候。他们首先想到的还是父亲。
田庆龙在拨打张扬电话无果之后,只好把电话打给了军分区司令员郭亮,郭亮也是江城市委常委。他和田庆龙也很熟,所以田庆龙第一句话就抱怨道:“我说郭司令。你这个大军阀怎么连自己兄弟都欺负,我们公安办案干你们军分区什么事情,你儿子带了一军车的士兵去添什么乱啊?”
田庆龙看到胡铁峰灰头土脸的过来。已经猜到他在张扬面前吃了瘪。他算看出来了,张扬今天是抱着把事情闹大的,对付昌吉货运只是他挑事的引子。
那名军官笑道:“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只要有危害国家安全,危害社会的事情发生,我们就有责任去捍卫,现在你们所有人最好老老实实呆在原地,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一个都不准离开!”他停顿了一下方才道:“我是江城军分区少校军官郭志航!”
宋日东求助般望着袁立波。
袁立刚被刮得满脸通红,低声道:“田局,他欺人太甚!旅游局什么时候有执法权了?”
没等他把张扬押上警车,鼓楼分局局长胡铁峰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小袁,怎么回事?听说你们跟旅游局的同志发生了冲突,事情不要闹大,尽量和平解决!”
“你什么意思?”
十多辆货柜车全都被撬开了,张扬逐一看了看,在其中一辆车前停下,用撬棍在车上敲了敲。冷笑着转向袁立波道:“你他妈倒霉了,居然敢盗窃国家文物!”袁立波被他给搞糊涂了,捂着胸口凑了过去,只见货柜里面放着十多块大青砖,难道这就是张扬口中的文物?
宋日东被他搞的一头雾水,啥叫那就对了?
“行,我怀疑你们货运公司偷盗国家文物,利用货运公司作掩护,进行文物倒买倒卖,你负责是吧,马上公安局就过来,你哪都别去!”
田庆龙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一边呆着去!”
袁立波趁机来到大哥身边,低声道:“这混蛋故意栽赃我,大哥,他昨晚打了顾允知的儿子,麻烦得很,给他加把火!”
田庆龙实在是郁闷到了极点,昨天今天生事情原本都是小事,可他这个江城公安局局长却必须要亲自出马,因为其中牵涉的人太多。身后的方方面面影响实在太大。
袁立波看到他如此蛮横,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气,上前去搭他的肩膀。没等他靠近张扬,张扬手中的撬棍一个反向的捣击撞在袁立波的软肋之上,袁立波痛得闷哼一声,跟踉跄跄退了两步,好半天没能缓过气来。张扬已经拉开了货柜车,里面装得都是一些工矿配件。张扬啧啧有声:“配件啊!看来不是这辆车!”他转向那帮民工道:“把所有货柜车都给我撬开,不然丢东西的责任你们承担!”
袁立波赶到货运公司的时候,看到张扬正指挥工人逐车检查呢,他大步走了过去。宋日东看到他慌忙迎了上来,叫苦道:“旅游局的这帮人说我们走私文物,非要检查我们的货车!”
张扬刚刚来到那帮民工发现异常的车前,m.hetushu.com发现里面装着许多辆摩托车,那些摩托车全都走进口田踏板,明眼人一看全都是走私车,刚才那些古墙砖的确是张大官人趁着天黑放在货车里的,昨晚因为太黑并没有留意到其它车里还有走私摩托车,这真可以算得上是意外之喜。张扬暗暗窃喜,袁立波啊袁立波,我看这次你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袁立刚看着他,犹豫着是不是给他打开手拷?他开始意识到刚才张扬为什么会说那句话。
袁立刚挂上胡铁峰的电话,这才示意把张扬押上警车。
袁立波问清楚带人上门的是张扬,马上猜到了,十有八九昨晚的事情被张扬查到了什么,虽然见识过张扬单打独斗的本领,袁立波并不害怕,论到单打独斗他不是张扬的对手,可现在是法治社会,他上门找事,理亏在他,自己就跟他正面较量一下,袁立波匆匆出门,出门之前又给他大哥打了个电话。他大哥袁立刚是鼓楼公安分局的特警大队副队长。听到有人到弟弟的货运公司闹事,马上就率队前往。
张扬脸色一沉,眯起双目盯住他的警号:“小孩子家家的小心伤着自个儿!”
袁立刚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道:“袁立刚!”
袁成锡想到的人是田庆龙。军方和公安局对峙,田庆龙于情于理都应该出面。
现场越来越混乱了。
田庆龙亲自带队来到昌吉货运,他来到的时候鼓楼区公安分局局长胡铁峰也赶到了,胡铁峰从田庆龙的脸色上已经看出这位顶头上司的心情极差,凑到跟前低声道:“田局!”
“哟,袁警官,你说给我铐上就铐上。你说打开就打开啊?我非得听你的吗?记得我刚才跟你说什么吗?”
田庆龙在途中又接到下属打来的电话,说顾明健拒绝调解坚持要告张扬,田庆龙心烦意乱道:“他想告就去告,跟我没关系,老子懒得管这些鸟事!”田局长一恼火连粗话都冒出来了。
郭亮笑声很洪亮:“没办法啊,我老首长的事情就是我的事,他外孙女到江城受了欺负,我不给她出头,以后我这张脸还往哪里搁?”
袁立刚的脸色变得越发凝重了,今天的事情看来越玩越大了,如果不果断的制止他们,恐怕弟弟要陷入麻烦之中,他挥了挥手道:“把他们全部给我抓起来。带回局里问话!”
“嘴上说说谁不会啊?再说了,你给道什么歉?你又不够资格!”
胡铁峻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他走了过去,笑眯眯向张扬道:“小张啊!真是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哈哈误会啊……误会啊。”
却见张扬挥了挥手道:“你们给我听着,所有的车辆人等一概不许离开货场,这昌吉货运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张扬笑道:“我说田局,您说话能不能公道点儿?怎么叫我惹事?袁立波盗窃古文物,走私黑车,你可都看见了,我是主持正义,为国家挽回损失,理当受到表彰!”
袁立刚马上明白了弟弟的意思。顾明健挨揍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江城警界,袁立刚并不知道张扬就是罪魁祸首,知道了这件事,心中更加有底了,你张扬只不过是旅游局的一个小小科长,牛逼什么?居然敢打省委书记的儿子,现在又把自己弟弟的货运公司给抄了,好,今天我就让你好看。
袁立波望着那堆古墙砖也是一脸的迷惘,他压根就没偷什么古墙砖,天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弄到车上来的,有了大哥撑腰,他底气自然足了许多,大声道:“我根本不知道这些墙砖是哪里来的,什么文物?不过就是一些破转头。”
一句话说得袁立波才不言语了。
“谁啊?”田庆龙有些迷惘。
每个人都有墙倒众人推的心理,谁打了省委书记的儿子其后果可想而知,所以袁立刚也有了趁机推上一把的心理。
张扬笑道:“这位警官尊姓大名啊!”
袁立刚怒道:“我希望你搞清楚自己的职责,不要继续无理取闹,那些墙砖说明不了问题!”
那军官冷冷扫了他一眼,走到楚嫣煞面前轻声道:“嫣然,谁走私啊?”楚嫣然指了指那些货柜车,安语晨看到场面越来越大,兴奋的双眼发亮,她来到那军官面前:“你们来的正好,他们警匪勾结在一起走私盗窃!”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袁立刚一身警服,威风凛凛,目光威严的盯住张扬:“怎么回事?你们旅游局跑到这里捣什么乱?”
胡铁峰叹了口气:“这帮衙内不好管!”
袁立刚低声道:“他们阻挠执法,擅闯他人区域,破坏别人财物,已经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