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7章 幕后风云

陈国生一听就火了:“你说谁啊?你说谁是汉奸啊?”
周云帆向张扬歉然笑了笑道:“我跟他们说好了,你的事情不再追究了,只说是我的保镖打得,我没提你的身份。”周云帆毕竟是个老江湖,事情是在百乐门生的,于情于理他都不能带给张扬麻烦,更何况以后他还有求于张扬,这件事情要尽自己的能力解决。虽然是很简单的事情,在张扬看来意义却有些不同,周云帆这么做证明这个人很有担当,张扬并不是一个怕事的人,人家对他仗义,他必须讲究,张扬低声道:“周老板,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张扬听到梁成龙的名字,内心不觉微微一怔。
周云帆看了看他,知道事情闹到了这种地步,一味埋怨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只能坐了下去,低声道:“打个日本人算什么?谁让他耍流氓?”
张扬不屑的笑了笑:“我说抗日战争都过去了这么些年,怎么还有汉奸啊?”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我粗心的很!”他看了看胡茵茹的电话道:“怎么样?”
张德放愣了,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件事的幕后指使人是顾明健,在他的印象中顾明健和周云帆没什么矛盾?这位心高气傲的表弟怎么会把目标瞄准了周云帆?张德放低声道:“明健……”他本想劝上两句,话还没有说完,顾明健已经挂断了,根本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
陈国生向张扬扬了扬头道:“你,麻烦跟我们去分局走一趟吧!”
荣鹏飞道:“百乐门要关几天,那三个日本人的医药费你得出了,还有……必须要缴几个人出来!”
周云帆不无埋怨道:“你既然都知道这么清楚为什么不早点提醒我!”
荣鹏飞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当还是争强斗狠的时候?这年头,低头认怂不丢人,盲目耍横伤着自个儿才丢人,咱老祖宗不早就说了吗?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法治社会,尽量别搞那些边缘性的勾当,你有今天也不容易。”说到最后有教育周云帆的意思了。
张扬一个转身侧踢,这是他从录像中学来的,那片子叫《精武门》,李小龙就是用日本人的侧踢来痛打日本人的。假如李小龙在世,也一定会佩服张大官人这一脚的力量,张扬一脚将吧台椅踹了个四分五裂,然后踢在那日本人的胸口,将高个日本人整个踢飞在空中,三米多高,升起的势头方才停歇,重重摔落在地上。
周云帆站起身,来到荣鹏飞面前,拿起桌上的烟盒,从中抽了一支烟,给自己点上,抽了一口道:“你知道的可真多!”
周云帆有些愣了,这他妈什么事儿?明明是日本人闹事,警察抓他们干什么?他来到陈国生面前:“我说陈大队,你们搞错了吧?是他们上门闹事……”
“顾明健?”
张扬对所谓的回扣好处没有任何的图谋,淡淡笑了笑,和周云帆碰了碰酒杯道:“你只要保证产品的质量和来路,价钱相同的情况下,用谁的都一样,举手之劳不必客气。”他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可在周围人的眼中,这句话充分表明张扬在江城的能力,这么大的一件事,觥筹交错之间就已经打了保票。
周云帆和*图*书也有些恼火,他向保安道:“把他给我扔出去,麻痹的日本人,老子最讨厌他们!”
张德放原本不想掺和这件事,可今晚既然在场,凭他和周云帆的关系,他也不能不闻不问,正准备打电话找人的时候,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他悄悄走到一边,电话是顾明健打来的,顾明健的声音很低沉,说话很简洁:“百乐门的事情是我搞出来的,你别跟着多事!”
周云帆不屑笑道:“一个日本鬼子而已,早二十年,我一枪干掉他,这已经是便宜他了!”
胡茵茹淡淡笑道:“事情已经摆平子,你送我回百乐门就行!”
周云帆在局长办公室内不由得发起了火:“我说荣局,你搞什么?咱们兄弟多少年了,你跟我来这一手!”
张扬笑了笑,熄火后从吉普车上跳了下去,很绅士的来到另外一边为胡茵茹拉开了车门,吉普车离的间隙很高,胡茵茹轻轻从上面跳了下去,她建议道:“应该装上踏板,上下车方便一些。”
张扬的出招简单实用,自从秦清被劫持之后,他开始留意钻研武学,研究出一套简单速成的技击方法,其中一大部分来自于功夫片。
胡茵茹再给梁成龙打电话的时候,也发现对方关机了,她意识到含晚的事情肯定麻烦了,正想下去看看情况的时候,周云帆打来了电话,把具体的情况说了一遍,胡茵茹轻轻点了点头。
“小人都上不了台面!”
周云帆当着客人的面当然要表现出他旁若无人的气势,傲然道:“我倒不信了,这小日本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还能牛逼到哪里去?”他的话音还没落,就听到外面又乱了起来。
周云帆一向自以为和广盛区公安系统的关系不存在任何问题,今天这阵势让他颜面尽失,他大声道:“陈大队,你带走我保安干什么?那日本人是我让他们扔出去的,冤有头债有主,我才是责任人,我跟你去!”
周云帆皱了皱眉头,放下酒杯,起身走了出去。
张扬这才明白她笑什么,有些歉然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君子不夺人所爱,看来我算不上一个君子。”
和胡茵茹这样的女性说话很舒服,她知道男人喜欢听什么,说出的话让你从心底感到愉悦。
张扬身躯向后一仰,也是一脚踢了出去,这脚是奔着对方的屁股去的,脚尖踢在对方的双臀之间,虽然张扬的力量不大,可是认为极准,踢得那日本人一声惨叫,四仰八叉的从空中直坠下来,摔倒在张扬的面前,张扬接着又是一脚踢在他的小腹上,地面很滑,那日本人被他踢得向后方滑了足足五米多远,差点儿撞在了自己的同伴身上。
荣鹏飞道:“你放心拘留几天就出来了,毕竟涉及到外交方面上的事情,总得有个交代!还有……顾公子那里,你最好给他打个电话!”
陈国生向前走了两步,低声道:“周老板,你们刚才打得那位日本客人已经进了医院,正在抢救,日方已经提出了抗议,省公安厅压下来,要严办这件事。”他的言外之意就是,今天的这件事闹大了,也不是我能够做主的,你周云帆自己掂量着办。
坐在一旁的张扬耳目每其http://www.hetushu.com敏锐,他听到其中提到了顾明健的名字,等胡茵茹挂上电话,他低声询问道:“是不是有麻烦?”
不多时外面响起嘈杂喧闹之声,在夜总会这种地方,几乎每晚都会生事情,也算得上是见怪不怪,可在百乐门敢闹事的人并不多,张德放和张扬对望了一眼,张德放起身道:“我出去看看!”
张扬则开了自己的吉普牧马人跟上了警车的队伍,胡茵茹和他同车,坐在副驾上,环视了一下车厢内,不由得笑了起来,轻声道:“这车原本是我订下来的!”
胡茵茹第一个冲出门去,大厅之中已经乱成一团,两名身穿墨绿色T恤的亚裔男子逢人便打,两人都是赤手空拳,可身手不凡,一看就知道是高手,百乐门的保安也是训练有素的好手,可十多名保安一转眼之间就已经被他们全部放倒。
荣鹏飞笑眯眯抽着香烟,他和周云帆是几十年的交情,当年周云帆是造反派的时候,曾经帮助过他,因为周云帆的关系,他父亲少受了不少的折磨和凌辱,这些昔日的恩情荣鹏飞不会忘,他指了指沙发道:“老大哥,你能不能坐下听我说?”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他自然而然的联想到张德放,经历这件事后,想必张德放和周云帆的心中会生出芥蒂,不过张德放也的确为难,一边是他表弟,一边是他朋友,帮谁都不好看。
张扬打开吉普车的后背箱,从中取出自己的一件夹克,走了过去,把夹克衫帮她披在肩头,胡茵茹抬起头,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挂上电话,把夹克衫穿好,宽宽大大的像一件中款风衣,她微笑道:“你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你这么会体贴人。”
三人同声大笑了起来,刚才这件事的处理让张扬对周云帆也生出了些许的好感,至少可以看出周云帆也是有些血性的。
张扬皱了皱眉头,前两天才看过抗战片,麻痹的,这厮原来是个日本鬼子。张扬舒展了一下手臂慢慢走了过去,在中间的空地上做出了一个黄飞鸿似的招牌动作。
张扬听到顾明健也有些头大,这位事实上的小舅子真是越来越讨人嫌了,不过利用日本鬼子去夜总会闹事,然后制造国际影响给周云帆压力,这么复杂的事情他应该没这个脑子,张扬马上想到了王学海和安德恒,顾明健再跟着他们这样混下去,早晚要变质,他必须想办法给这小子一点教训了。如果把这件事告诉顾佳彤,顾佳彤肯定会斥责弟弟,不过过去已经有了多次这样的先例,顾佳彤的斥责非但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到最后反而让顾明健越来越恨自己,再说张扬也不想让顾佳彤担心。张扬向胡茵茹道:“周老板和顾明健之间有什么矛盾?”
陈国生点了点头道:“周老板,还真的麻烦你去一趟,这件事说清楚最好!”那两名躺在地上的日本人被搀扶起来之后,都用手指着张扬,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原来是指证张扬打了他们。
周云帆叹了口气:“算了,这事儿麻烦,不劳烦你了,我跟他们关系还可以!”他转身向分局办公大楼走去。
“不会高于工程机械厂的市价!”
周云帆之所和_图_书以选择坐陈国生的警车,目的是为了方便和他沟通,下车之后,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他来到胡茵茹面前,低声道:“你去给梁成龙打电话,让他帮忙解决这件事!”
周云帆垂头丧气的对荣鹏飞道:“你说我该怎么做?”
胡茵茹道:“我周叔很少吃亏,能让他吃亏的人纵然不是君子,也不会是小人!”
张德放慌忙走过来打圆场,他叹了口气道:“陈大队,要不这么着,我们一起过去到分局说明情况,这事儿,咱们尽量别闹大好不好?”
周云帆心中暗自感叹,梁成龙十有八九也是不会来了,这帮家伙没一个讲义气的,归根结底,自己还是因为他才招惹得麻烦。在荣鹏飞面前,他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他掏出了个电话,事实证明他的推测没错,梁成龙竟然关机了。
张扬重新端起女郎为他添满地红酒,在手中轻轻摇曳了一下:“价格方面呢?”
荣鹏毛笑道:“怎么?你还想杀我灭口怎么着?”
荣鹏飞笑道:“日本人不算什么?你知道谁指使他们去的吗?”他顿了顿方才道:“中岛川太!”
胡茵茹紧跟着走了进来,她秀眉微颦,轻声道:“周叔,你这样处理并不好,恐怕会招来麻烦。”
几名保安早就有些忍不住了,听到老板发话,一个个顿时来了精神,如狼似虎的冲了上去,把那名身材矮小的日本人小鸡一样抓起来扔出了百乐门。
周云帆愣了愣,一张脸气得铁青,心中就别提多郁闷了,这次真是倒霉到了极点,不但让人欺负到了家门口,捱完打还要给人家道歉,真是打落门牙往肚里咽,荣鹏飞也知道他心里憋屈,安慰他道:“想扬眉吐气,招惹人家的时候就先查清楚对方的底细,别继续在拆迁的事情上做文章了。”
荣鹏飞叹了口气道:“老大哥,其实你比我清楚那块地的幕后人物是谁?京城的王学海、香港的安德恒、还有咱们平海太子爷顾明健,这帮人哪个是好惹得,你三天两头让人去闹事,搞得拆迁工程到现在无法启动,人家当然咽不下这口气,所以要搞你!”
胡茵茹并不认同周云帆的做法:“周叔,你在东江关系虽然很广,可是这件事毕竟涉外,那个日本人好像有些来头,万一有什么背景这件事就麻烦了。”
周云帆道:“我还是想不明白,这日本人把矛头指向我干什么?”
“何以见得?”
两人出去以后才知道,事情的起因是一名日本客人和陪酒小姐发生了争执,日本客人要带小姐出台,要求未果的情况下给了那小姐一个耳光!这下捅了马蜂窝,那陪酒小姐叫来保安把日本人给打了。胡茵茹正在那里给日本客人道歉,试图和平解决这件事,没想到那日本客人不依不饶,在包间里乱砸了起来,惊动了不少客人。
这个要求很简单,张大官人很愉快的答应了下来,在女性面前,这厮特别喜欢表现自己的绅士风度。
他邀请张扬和张德放重新返回包间,张德放道:“这帮小日本仗着有两个臭钱,越来越嚣张,让人看着就有气。”
这时候一名女招待有些惊慌的走了进来,附在周云帆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
另外那www.hetushu.com名中等身材的男子扬起一瓶酒向周云帆他们的方向扔来,瞄准的正是胡茵茹,胡茵茹花容失色,眼看那瓶酒就要砸在她的头上,张扬眼疾手快,一把将酒瓶握住,距离胡茵茹的头不过寸许的距离,把胡茵茹惊出一头的冷汗。
荣鹏飞道:“化解仇恨的最好方法,就是让人家把这口气吐出来,我这么做表面上是针对你,可实际上是帮你,要不然我大晚上的跑这儿来接待你干什么?老大哥,不是我说你,你这么大年纪了,何必跟着人家掺和?梁成龙跟顾明健那两个衙内,哪个是你能够纠缠的清的?”
张扬摇了摇头,转过身去,看到胡茵茹正迈着她的一双美腿来回踱步,忙着打电话,她出来的匆忙,甚至没顾得上换衣服,初夏的夜晚多少有些凉意,她一手拿着电话,一手紧抱在胸前。
那名高个的日本人跳起来越过同伴的身体,摇晃了一下脖子,颈椎骨节发出咔咔啪啪的声音,他抓起一把吧台椅,怒吼着向张扬冲了上去,扬起吧台椅试图砸在张扬的头上。
张德放也凑了过去,他和陈国生虽然说不上多熟,可两人毕竟是一个系统的,彼此间都要顾忌一些面子,更何况张德放还有这省委书记这层关系,他低声道:“陈大队,怎么回事儿,那日本人很有来头吗?”
张扬点了点头,他对周云帆和梁成龙之间的纠葛并没有任何兴趣。
张扬很真诚道:“胡小姐,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地方吗?”
就算不懂武功的人,也能够看出张大官人的厉害,两名日本人短时间内就击倒了十二名健壮的保安,可张扬仅仅出了两脚,就把他们给击倒在地。
陈国生被派来执行这件事也是很无奈的事情,周云帆、张德放包括胡茵茹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熟人,他也不想把事情做绝了,低声道:“今晚先关门吧,有什么事情,你们去分局,荣局在那儿!”他冷冷看了张扬一眼,这才转身离去。
周云帆也没当回事,毕竟他自己和广盛区公安口的关系很熟,甚至比起张德放还要熟悉一些,他点了点头,跟陈国生一起先过去了。
周云帆笑道:“管他日本人还是美国人,只要敢在我百乐门闹事,下场就只有一个……挨揍!”
周云帆愣了,中岛川太是东江很有名气的日本商人,也是平海日本商会的社长,自己跟他没有什么矛盾啊!
周云帆苦笑道:“所以你想让我认怂?”
胡茵茹秀眉微颦道:“梁公子一会儿过来,希望这件事能够妥善解决。”
张扬很爽快的点了点头道:“如果一切都没有问题,这件事我可以帮你解决。”
那名中等身材的男子目光落在张扬的身上,嘴巴里恶狠狠的叫道:“八格牙路!”
“我也去!”
在广盛分局门口的时候,张扬接到了顾佳彤的电话,顾允知这两天身体不好,她这两天都留在家里照顾他,所以只能和张扬电话传情,张扬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她,轻声道:“在和朋友喝酒呢,待会儿我给你打过去。”
胡茵茹正忙着拨电话报警呢,看到张大官人的动作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什么人啊,都什么时候了,还跟人家摆花架子呢。
胡茵茹指了指hetushu.com他的吉普车道:“去里面坐会儿!”
荣鹏飞道:“老大哥,做兄弟的劝你一句,这件事到此为止,你就认了吧!”
荣鹏飞道:“你别跟我装糊涂,中岛川太在纺织百货大楼地块上有投资,那块地的拆迁工程迟迟不能启动,整天都有小痞子去闹事,是不是你让人干的?”
周云帆欣慰的笑了起来,他端起酒杯道:“我就知道张处长是个痛快人,你放心,这件事我决忘不了你的好处!”
张德放意识到自己掺和进去肯定左右为难,回去的时候,故意声称局里有电话找他,他去去就来。
胡茵茹这才将周云帆找人在纺织百货商场拆迁的问题上找麻烦的事情说了,张扬终于明白胡茵茹为何要打电话给梁成龙,胡茵茹充满不屑道:“有些人遇到事情跑的比兔子还快,生怕麻烦找上了自己。”
一名警察来到他们身边,示意他们两个跟着走。
胡茵茹一双美眸闪烁了一下,等张扬挂上电话的时候方才道:“女朋友?”
张德放笑道:“都说过喝酒不谈公事,周大哥,又是你破坏规矩,该罚!”
周云帆慌忙申明道:“正!当然正,工程机械厂欠我一笔工程款,又没有钱偿还,所以用一批工程机械抵账,所有手续齐备,绝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陈国生笑了笑道:“我不清楚,上头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你还是去找荣局!”他嘴里的荣局是广盛区公安分局局长荣鹏飞,张德放跟荣鹏飞的关系不错,他也能够体谅陈国生的难处,这些事情的确不是陈国生能够做主的。
周云帆的这一手自然引来了不少的掌声,多数中国人对日本人都没有什么好感。听到周围的掌声,周云帆的脸上不由得露出得意之色,毕竟谁都喜欢以爱国者自居。
周云帆叹了口气道:“这事儿传出去以后我还怎么混?人能不能不缴?”
那男子缓缓走了两步,猛然发力向张扬狂冲而去,距离张扬还有三米左右的时候,身躯腾空而起,右脚直奔张扬的面门踢去。
胡茵茹看了张扬一眼,知道张扬就是让周云帆赔了一辆大切的人,周云帆之所以做出如此让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顾佳彤,当然也对张扬和顾佳彤之间亲密的关系有所耳闻。
胡茵茹淡淡笑了笑:“没事了,有人看周叔不顺眼!”
“好!我认罚!”周云帆因为张扬把这件事答应下来显然心情大好,自罚了一大杯。
门外响起急促的警笛声,十多名全副武功装的警察冲入其中,带队的是东江广盛区刑警大队长陈国生,平日里周云帆也是和他很熟,周云帆向他点了点头,可陈国生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笑意,望着地下倒着的那些保安道:“把他们先抓起来!”
周云帆这会儿明白了过来,难怪张德放一出门就溜走了,一定是他知道顾明健在背后策划这件事,他跟顾明健是表兄弟,当然不想掺和到这件麻烦事里面,可梁成龙到现在也没个信,自己明明让胡茵茹给他打电话了?周云帆走到窗口向外面看了看,他指望着梁成龙会来呢。
身材较高的那名男子抄起吧台椅向酒柜上砸去,酒柜货架上的酒水轰隆一声落在地上,现场狼藉一片,处处充满了女人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