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2章 进步青年

李长宇在清楚那笔集资款已经追了回来,内心的沉重总算减轻了许多,他把这件事向市委书记洪伟基做了汇报。
张扬也是一惊,他和苏老太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苏老太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他慌忙起身道:“走,我们去看看!”
张扬对左拥军还是比较尊敬的,毕竟人家是左晓睛的父亲,而且左拥军这个人和蒋心慧不同,他虽然书生气重了一点,可是并不像蒋心慧那般势利。张扬道:“去省党校参加一个进修班,回来后一直呆在招商办。”
张扬笑了起来:“程继高已经把钱打回了指定账号,你可以让人落实一下,我和郑先泰今晚就返回江城!”
“既然您老是强调我立了大功,为什么不论功行赏,怎么也得给我提个副处,你说是不是?”
洪伟基道:“好在事情没有造成太大的恶果,这次不但你要检讨,我们整个领导层都要好好的自我批评一下!”
李长宇笑道:“清江内贡不错的,可惜啊,厂子经营不好,连年亏损……”他端起酒杯跟张扬碰了碰,干了一杯:“这次教育系统集资款的事情要多谢你了。”
洪伟基道:“张扬的确很有本事,这次教育系统的事情,他立了一件大功!”他心中暗忖,张扬的确是李长宇的福星,假如这笔集资款无法及时追回,教育系统内很快就会产生空前危机,左援朝绝不会放过这个打压李长宇的机会。洪伟基喝了口茶道:“李长宇,集资款追回来的事情要尽快让这些老师知道,这笔钱尽快发下去,让他们能够安心。”
张扬随口询问了几句左晓睛在美国的情况,左拥军也没有隐瞒,很详细的回答了他的问题,并将左晓晴在美国的联系方式交给了他。
左拥军安慰他道:“你放心,老太太没有生命危险,情况已经稳定了!”
张扬在郑先泰的肩头拍了一拍,把郑先泰吓得打了个激灵。张扬笑眯眯道:“好好跟你二姨聊聊,只要达到目的,不一定要用暴力手段!”
张扬本想跟着过去,却被左拥军叫住,自从左拥军从回工作岗位之后,还没有见过张扬,他微笑道:“张扬,最近在忙些什么?”
张扬笑道:“其实他也是被人骗了,他那个表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这个时代,奸商太多了。”李长宇对张扬如何把集资款要回来很感兴趣,可张扬就是不说。
张扬对去什么部门并不挑剔,只要有事做就行,别像现在这样。他对企改办的概念也很模糊,有些好奇的问道:“企改办是干什么的?”
电话是李长宇打来的,他的声音很和蔼,也恢复了昔日的淡定:“张扬,回来了?”
想起左晓睛,张扬的心中不觉一暖,从左拥军的这句话可以听出,他对自己应该是有些好感的,其实在左拥军出事之后,他对张扬这个年轻人就有了全新的看法。
李长宇上了吉普车,活动了有些酸麻的脖子:“累死了,找个地方,咱们喝上两杯!”
“你是一进步青年,招商办那可是肥缺,要不你帮我活动活动,把我也调进去得了!”
左援朝毅然答道:“绝非规则的问题,而是原则的问题,规则可以灵活运用,但原则不可以改变。”
张扬摇了摇头,看到洪玲手中拎着饭盒:“国伟好福气啊,一值夜班就有人给你送饭!”
洪玲道:“你想管就能帮上忙!谁不知道你张处长的能耐啊!”
李长宇道:“你认识上有些错误,无论在哪儿,只要你想做事,都有机会做出一番成就来,这次教育局的事情不是证明了吗?你虽然不是教育局的人,可m.hetushu.com一样帮忙找回了集资款,为教育系统的老师们讨回了公道,立了大功!”
李长宇道:“非常之时需用非常规之手段,规则也需要灵活运用。”
张扬拿起酒瓶把他们两人的酒杯都满上,淡然笑道:“我昨天就看到那个姓郑的有些不对,我怀疑他心里有鬼,所以想趁着晚上的时候去吓吓他,看看能逼他把集资款交出来不,谁成想我到他家门口的时候,正看到他开车离开。”
程继高听到郑先泰根本不怕恐吓,心中顿时慌乱起来,他的语气也开始软化:“表哥,你这是干什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钱全都套在地皮上了,我也想给你钱,可我根本没钱,你让我有什么办法?”
张扬听得迷迷糊糊,心中还是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将要担任的官职:“企改办是处级部门吧?”
幸好八中的停课事件没有再度上演,可是在各学校下发工资的时候,出现了不约而同的拒领现象,老师们全都选择不要工资,他们以这种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愤怒和抗议,反正近半年没有领过工资了,也不差这一个月,他们最关心的还是集资款,教育局长郑先泰跑了,这笔钱他们找谁去要?学校没钱,教育局没钱,他们能够想到的只有政府,可政府愿意替这件集资案买单吗?
李长宇道:“他是觉着没办法了,所以想一走了之!”
张扬心中暗骂这厮没出息,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一位面目慈和的老太太从他们的吉普车旁慢慢经过,郑先泰的二姨是来接程继高的双胞胎儿子放学的。
李长宇看到这厮三句话不离升官,笑着摇了摇头,这时候他的电话响起,李长宇打开电话,当他听清里面说什么,脸色顿时变了,霍然站起身道:“坏了,你苏大娘进了医院!”
左拥军看到李长宇和张扬一起过来,向他们打了个招呼,把李长宇请到医生办公室。
洪玲道:“不是给他的,我二姨病了,住在内科!对了,张扬,你不是政府的人吗?关系又广,帮我反映反映,这江城制药厂已经快一年不开工资了,还让人活不?还有拖欠的职工的医药费怎么办?”
李长宇低声道:“这次教育系统的事情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下次的常委会上,我会作出公开检讨!”
张扬有些失望道:“既然还是科级,我去企改办有什么意思?在招商办带着喝茶也不错!”
李长宇下班的时候,张扬已经将吉普车开到了他的办公楼下等他。
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张扬拿起电话:“喂!”
李长宇现在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他笑了一声:“其实这种私下集资的现象不仅仅存在于教育局,很多企事业单位都有这种现象,我看是时候对这种现象作出整理了,不然以后还会有同类事情发生。”
“他们不会有事吧?”
左拥军道:“老太太年纪大了,以后你们要注意,一定不要让她再受到任何刺激。”
郑先泰看着张扬,张扬向车后座熟睡的三个人做了个单掌下劈的动作。
张扬倒了一杯,闻了闻,抿了一口道:“好酒,不比五粮液差!”
张扬则回到了招商办,他的办公室仍然没挂牌子,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再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打开空调,自己泡了一杯茶,优哉游哉的打开当天的报纸,江城日报上没有任何关于教育系统的报道,可平海日报上面却报道了八中的停课事件,张扬来到招商办之后一个最大的进步就是会看报纸了,善于从报纸中把握到一些微妙的风向。
和图书张扬和李长宇赶到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苏老太已经被送往ICU抢救了,因为老太太身份特殊,医院院长左拥军,和医院各科室的专家都已经到了。
“探望一个病人!”
张扬笑了起来,他对迷药的分量掌握的还是很准确的,绝不会对老太太和两个孩子造成伤害。他把车开到路边的公用电话亭旁:“快去打电话吧,我就不信程继高不在乎他老娘和两个儿子的性命。”
郑先泰回到江城之后就主动去了市纪委交代情况。
郑先泰坐在张扬的吉普车内,表情很顾废,心情很复杂,望着远处荆山市第一实验小学的大门,他不禁叹了口气:“张主任……我……我这样做就成罪犯了!”
洪伟基点了点头:“先把事情平息再说,现在省报都注销来了,我可不想事情闹大,这一年多,省里听到的看到的全都是我们负面的东西,领导们不会去想事情发生的根本原因,他们会觉着我们没有能力,我们这些市领导没有本事。”
郑先泰咬着嘴唇,用力点了点头。
张扬笑了笑:“你们两个还真是相亲相爱啊,整天呆在一起不腻吗?”
李长宇听他说得夸张,不禁笑了起来,他低声解释道:“当初让你从旅游局出来,是因为你打胡光海的事情影响太坏,这件事一直捅到了省里,连顾书记都知道了。”
洪玲摇了摇头。
张扬在李长宇的面前也没必要弯弯绕绕,他直言道:“每天除了看报纸就是喝茶聊天,无所事事!再这么混下去,我小肚楠都要起来了。”
张扬冷笑道:“没人逼你,你自己看着办!”
张扬点了点头,他离开医院的时候在电梯口遇到了洪玲和陈国伟,两人看到张扬都是十分的惊喜,迎了上来。陈国伟笑道:“张扬!你可是很少到这里来了!前些日子我们给左晓睛送行的时候,到处找你,你手机也不开,单位也找不到你,害得我们都以为你失踪了。”
李长宇接到电话不觉一怔,他并没有想到张扬一直在帮着他处理这件事,当他听说郑先泰在张扬的手里,而那笔集资款也已经追回,实在难以形容内心中的感激,眼前让他最为困扰的就是这件事,假如无法平复教育系统的这场风波,他将面临担任常务副市长以来的又一次巨大风波。
“可我们现在的确是劫持……”
两人喝了一会儿,李长宇把话扯到了正题上:“张扬,招商办干得还习惯吗?”
苏老太这次住院是因为朱红梅,她和葛春丽妯娌两个吃晚饭在公园散步,谁成想就这么巧遇到了遛狗的朱红梅,朱红梅看到她们,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指着她们就骂了起来,苏老太是个老实善良的老太太,葛春丽自身涵养很好,她自重身份也不会跟朱红梅对骂,可朱红梅不依不饶的极尽恶毒的咒骂她们,葛春丽只是委屈流泪,苏老太却是憋不下这口气,跟朱红梅吵了起来,老太太实在太激动,气急攻心当场就昏倒了。朱红梅看到惹了祸,吓得拔脚就溜了,葛春丽叫了120车,把老太太送到了医院。
“企改办就是企业改革办公室,这样说吧,比如江城制药厂的改革,比如纺织厂的改革,企改办可以起到帮助和督导的作用,可以代表政府保障企业和工人的利益,确保国家的财产不会在改革中流失。”
市委书记洪伟基叹了口气道:“所以你肩头的担子很重,一定要做好教育系统的工作!避免他们将不满的情绪带到工作中去。”这句话等于明白的告诉李长宇,你自己看着办吧,教育系统的事情原本就是你分管http://m.hetushu.com的范围,我们管不了,我们也不想事事都管。
包括市委书记洪伟基在内的多数常委都是赞同左援朝的观点的,原则不可以改变,假如教育局的错误由政府埋单,那么这个先例将导致各企业单位纷纷向政府伸手,政府就会接应不暇。左援朝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是无可指责的,他在财政方面有所松动,同意由财务局提前下发教师的工资款,但是他也表现出自己的原则,教育系统集资案留下的巨大窟窿,只能由他们自己埋单,政府不会管。
李长宇笑道:“去荷风楼吧,我有事跟你商量!”
李长宇沉默了下去,他也明白政府的资金捉襟见肘,让政府为这件事埋单显然是不合理的,可是在眼前的情况下,如果让那些老师意识到集资款成为泡影,其后果是极其严重的,八中的听课事件有可能再度上演,而且越演越烈,利用行政干预的手段或许可以起到一些震慑的效果,可是这效果究竟能有多大,能够持续多长时间,李长宇也没有任何的把握。
代市长左援朝缓缓摇了摇头道:“不行!我市财政可以预拨他们的工资款,但是,我们决不能用国家的财政替他们内部的错误埋单!如果开了这个先例,那么任何系统,任何企业都可以向政府伸手,这是一个无底洞,是一个永远填不满的大窟窿!”
陈国伟道:“来医院干什么?有事啊?”
李长宇点点头,想起这件事得罪魁祸首的厌恶,不过在人前他是不会把内心的情绪表露出来的,他起身去看嫂子。
郑先泰原本还是很心虚很忐忑的,可听到程继高的威胁也不由得生气起来:“程继高,你别威胁我!你把集资款给骗了,那些可都是老师们的血汗钱,我告诉你,我现在什么都不怕,死都不怕,是你害得我到了如今的地步,我什么都没有了,我怕什么?你妈,你两个儿子都在我手里。你想怎么着吧?报警?有种你就去报警!反正我是个罪无可恕的罪人也不在乎多犯一条。”
郑先泰打完那个电话没多久时间,张扬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张扬看了看号码,笑着递给了郑先泰。
郑先泰咬了咬牙道:“程继高,你少给我玩花样,我给你三个小时,假如三个小时后,你不把那笔钱汇到我指定的账号上,你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郑先泰说完这句狠话就把电话挂上了。
郑先泰忽然道:“我二姨来了!”他吓得缩回座椅。
这件事也算运气,程继高骗了教育局的集资款后用来炒地,还挣了不少。在地价连续下跌之前,他已经成功将所有地皮卖出套现,他不还给郑先泰的集资款并非是没钱,而是压根就不想还,这种无赖商人习惯于耍弄这样的手段,他以为郑先泰是政府工作人员,而且在挪用集资款的时候,他给了郑先泰一笔不菲的提成,拿了人家的手软,正是抓住了郑先泰的这种心理,他才无休止的拖延下去。以程继高对郑先泰的了解,他认为郑先泰是没有胆子做出绑架这种事情的,可事情偏偏就出乎他的意料,郑先泰不但干了,而且一次就绑架了三个,正应了那句话,兔子急了还咬人呢,郑先泰急了,他什么后果都不顾了。
张扬笑道:“我说洪玲,你是江城人民医院的,跟制药厂啥关系啊?什么时候调到多管局去了?”
张扬去看苏老太的时候,老太太已经睡着了,葛春丽红着眼圈守在床边,李长宇向张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说话,和他一起退了出来。
李长宇不无感慨道:“这件事多亏了张扬,郑http://www•hetushu.com先泰逃走的时候,他就悄悄跟踪,逼迫郑先泰把集资款吐了出来!”李长宇并不知道集资款具体的内幕。
张扬确信事情已经办妥这才给李长宇打了个电话。
张扬这段时间都在体会着最标准的机关生涯,品茶聊天看报纸已经成为了他工作的全部。以张扬的性情,显然是不会安心于这种生活的,李长宇能够察觉到张扬内心的躁动和不满,可是他一时间也没有想起如何去安排张扬,这次教育系统发生的事情让李长宇陷于窘境之中,在这种时候,张扬能够挺身而出的帮助他,让李长宇很是感动,他因此而产生些许的内疚,或许在张扬的事情上,他应该出一把力,帮助张扬早日走出眼前的困境。
来到门外,李长宇向张扬道:“你先回去吧,你苏大娘应该没事!”
李长宇道:“我已经让人去下发通知了,不过这笔钱想要发到个人恐怕还需要几天的时间,过去教育局方面答应的那些分红,也不能兑现了。”
洪玲瞪了他一眼道:“我二姨就是江城制药厂的会计,辛辛苦苦干了大半辈子,现在不但工资没着落,连看病都没人管了!”
张扬笑道:“他想报警就让他去报呗,反正我们也没劫持人质,只是你请他们上车休息休息。”
张扬道:“我就是一小小的科长,你当我是江城市长啊?这种事情你跟我说了也没用,我就是想管也管不着!”
郑先泰不知道程继高的电话,他先往程继高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是程继高的老婆,郑先泰按照事先和张扬商量过的,直截了当的告诉她,她儿子和婆婆被自己接过去过几天,让她给程继高说一声,还把张扬的手机号留了下来。程继高的老婆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当她打电话给程继高的时候,程继高顿时陷入惊恐之中,他马上意识到老娘和双胞胎儿子可能被人绑架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别我们我们的,我只是开车,你干什么跟我没关系,不要什么事都想扯上我!”他推得倒是干净。事实上他算准了程继高不敢报警,没有人不关心亲人的安危,程继高虽然是个奸商,也不例外,他不停拨打着张扬的电话。可张扬根本没有接电话的打算。
张扬笑道:“您这是想我请你喝酒呢?还是准备请我?”
张扬明白了,合着马华成是正主任,自己还是人家的副手,在招商办他已经有了这样的一个官职,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李长宇虽然说的好听,可这个企改办好像也没什么实权,张扬道:“企改办主任是副处吗?”
郑先泰心中十分不安:“张……张主任……他……他会不会报警啊?”
李长宇松了一口气。
张扬嗯了一声:“李副市长找我有事?”自从李长宇把他从旅游局给弄出来之后,他和李长宇之间的关系好像显得生疏了一些。
张扬向他竖起了拇指,这厮倒是有当绑匪的天分。
李长宇知道张扬对那件事还是有些想法的,年轻人受到挫折之后,难免会有一些想法,李长宇道:“张扬,下班的时候送我一趟!”
“要帮忙吗?”
李长宇道:“大家有没有想过这些教师知道自己的集资款不见了会有怎样反应?”
郑先泰确信钱已经到达了指定的账户,整个人表现的异常激动,集资款找回来了,意味着他肩头承担的责任要轻许多,他也就不用背井离乡的逃走了。对张扬他已经从开始的畏惧变成了现在的感激,如果不是张扬,这笔集资款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够要回来。
“打住,我那个处长让人给撤了,现在我在招商办混日子呢!”
张扬放和-图-书下酒杯,他最近虽然没有见过顾允知,可是也知道大老板对自己不爽,这件事的根本原因在于他和顾佳彤的关系,顾允知已经明确要求顾佳彤和自己断绝来往,搞得现在他和顾佳彤交往不得不转入地下,偷偷摸摸跟做贼似的,不过这件事的根本原因在他自己,他也说不出顾允知的什么不是。
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才让郑先泰又打了个电话过去,程继高显然已经慌了阵脚,提出短时间内凑不到这么多钱,答应先打二百万过去,郑先泰断然拒绝,把账号给了程继高,宽限给程继高两个小时,让他务必在期限内将所有钱都打入指定帐户。
洪伟基笑道:“能够把本钱找回来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我不信,这些老师还有人会想着分红?”他放下茶杯:“郑先泰回来后直接移送检察机关,一个教育局长,胆子竟然这么大,集资七百多万,这么一大笔钱居然招呼都不打就挪用了。他可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郑先泰还是有些本事的,没花多少工夫就把他二姨和两个孩子骗上了吉普车,张扬递给他们三瓶饮料,老太太和两个孩子喝完就迷迷糊糊睡着了,郑先泰看得心惊肉跳,这张扬做事的风格实在难以捉摸,看他行事的手段哪像一个国家干部,根本就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犯罪分子。
李长宇心急火燎的问道:“左院长,我嫂子怎么样了?”
洪伟基听说集资款被追回,郑先泰也会在今天返回江城,也松了口气,身为江城的第一把手,他可不愿意教育系统出这么大的乱子。洪伟基微笑道:“钱能够追回来就好,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李长宇道:“企改办主任是马华成,过去他是园资委副主任,成立企改办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好的督导江城企业改革,目前基本确定的就是他和你,以后还会有人员假如。”
左拥军道:“晓睛去美国的时候,你不在江城,本想喊你一起吃饭的。”
李长宇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因为他想单独和张扬谈谈,他之所以在景区综合管理办的事情上出尔反尔,最终放弃了让张扬担任主任,更主要是因为他感到了一些压力,这压力不单单来自周围,还来自上头,来自于顾允知,他的政治嗅觉向来敏感,他能够察觉到顾允知对张扬已经不像当初那般回护,政治上每一步都需要小心谨慎,在他向江城市市长发起冲击的关键时刻,任何一个微小的因素都不能忽略。张扬虽然名义上是招商办副主任,可他只是一个科级干部,在招商办只是挂名罢了,自从他的办公地点改到招商办之后,董红玉受到上方的暗示,并没有安排给张扬任何实质性的工作任务,事实上等于把张扬给挂了起来。
李长宇笑道:“你这脾气怎么还那么急?前些日子你打胡光海的事情还没有过去,怎么,这就想升官了,你不怕人家说闲话,我还害怕呢?”
李长宇道:“我跟洪书记商量过,市里最近打算成立企业改革办公室,我初步打算让你去企改办工作!”
洪玲补充道:“晓睛不知有多失望!”
郑先泰接通电话,就听到程继高的怒吼声:“郑先泰,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假如我妈,我儿子少了一根汗毛,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张扬开车来到雅云湖西岸的荷风楼,两人要了个小包,点了几个小菜,李长宇把带来的一瓶清江内贡打开了,这是清江酒厂厂长送给他的二十年陈酿。
程继高终于屈服了,他按照郑先泰的命令,乖乖把钱给打到了既定的账户上。
“谢谢!”李长宇很难得的说出了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