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8章 寻死找窍门

“真的?”
张大官人就是脸皮够厚:“节目太好看,我录下来了,每天复习一下!”
欧阳如夏笑道:“那算什么违规?不过这么好的新闻素材都被香港同行挖走了,我们的动作实在太慢了。”
顾允知笑眯眯望着秦清道:“秦清,这两座城市你都工作过,具体的情况,你了解的比我还要清楚,假如你站在我的角度,你会选择哪座城市呢?”
顾允知笑着点了点头道:“其实,岚山江城这两座城市。大家都很了解,他们的优缺点。咱们心里都有个标准,国家经济开发区最终落户哪座城市,我们要奔着能让平海获得更大机遇更大发展的原则,公平公正的来决定这件事。”他的目光望向陈平潮道:“平潮同志,你是搞宣传的,你先说!”
张扬笑道:“想过,不过我的心很大!”
张扬和秦清刚才也被顾佳彤的表演给欺骗了,两人都笑了起来,张扬笑道:“佳彤姐,你演技真是高超啊,姓付的吓得脸都绿了。”
赵季廷道:“有些东西不能拿,太烫手!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的事情,我做不了主,其它常委也做不了主!”
秦清不禁莞尔:“你该知足了,这么年轻已经享受副处级待遇,有些事情是要顺其自然,急不来的。”
大概是彭军祥呆的时间太久了。一名服务员过来请他,说是隔壁的副厅长叫他过去喝酒,张扬对姓付的这两天有些感冒,有意无意问道:“哪个副厅长?”
顾允知并没有料到秦清会到家里来拜访自己,当然秦清今晚是以顾佳彤朋友的身份出现的,无论她打着什么旗号,顾允知还是猜到了她前来的目的。还是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给闹的,秦清是代表岚山给自己做工作来了。
胡茵茹道:“张扬,有没有想过你总有一天会结婚生子?”
左援朝这次来东江的主要任务就是落实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的事情,看到赵季廷心情不错,他趁机提起了这件事。赵季廷道:“这件事我知道,省里已经确定国家级开发区要在江城和岚山之间产生,至于最后花落谁家,还要通过常委会讨论决定。
胡茵茹端起茶盏送到张扬面前,张扬捻起茶盏,抿了一口,很享受的闭上双目:“任何事都有可能!”
欧阳如夏走了过来,主动向张扬打了个招呼道:“张扬,你好,我是东江电视台的欧阳如夏!”
眼前白影一晃。只听到啪的一声,却是顾佳彤扬手给了他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得岳堂中懵在那里,顾佳彤现在也修炼张扬自创的那套防身术,从出手就能看出她的进境神速。
秦清表情郑重的点了点头,她看到了顾允知目光深处的真挚和凝重,她相信顾允知绝不是公报私仇的人,过去的那些顾虑瞬间烟消云散。
秦清继续道:“国家级开发区不仅代表了城市形象,也代表了整个平海省的形象。在平海所有城市中,岚山无疑是改革开放之后最有代表性的一个。岚山经济开发区也是最有活力的一个。今年岚山市政府已经将岚山港正式立项,等到港口建成之后,岚山的发展前景将更加广阔。”
宋怀明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常委支持江城,他之所以选择江城是经过综合比较,集虑到日后发展的结果,看来今天这件事已经基本有了定论。
这时候水上人家的经理彭军祥过来敬酒,他和顾佳彤是老朋友,张扬也和他见过几次。笑着把彭军祥迎入其中,彭军祥让人给添了一道明溪鱼圆,他笑道:“我这里的菜味道怎么样?”
张扬也猜到他就是丁斌的二哥,因为妹妹赵静的缘故,他对老丁家也没什么好印象,所以握了握手,并没有主动说话。
赵季廷合上双目道:“我不喜欢!”
“省委顾书记的大女儿,顾佳彤!”
张扬也没有乘胜追击,这帮人不值得他动手。
顾佳彤端起红酒跟秦清碰了碰杯道:“秦清,对待感情上,你比我的头脑要清醒得多。”
胡茵茹道:“总有一个女人要站在你的身边!”她在张扬的身边坐下,趴在张扬的大腿上:“那个人不会是我!”
秦清碰了一个软钉子,多少有些尴尬。
离开东江的前夜。秦清谢绝了市委副书记吴明的邀请,吴明听说国家经济开发区的事情落实,提出要为秦清庆功,秦清因为上次南国食府事情,对这位市委副书记产生了反感,她没有忘记顾佳彤给自己帮助,在水上人家订了位子请顾佳彤吃饭。
顾允知没有说话,把茶盏慢慢放在茶几上,顾佳彤为他蓄满茶水。
赵季廷合上书本道:“你帮我还给他!”
付道强的脸色变了,他今天多喝了两杯,听说秦清和张扬在这里,原本就想找回那天的脸面。可谁曾想上门来又被骂了一顿,付道强能忍,可跟在他身后的这帮人忍不了。岳堂中第一个爆发了,他冲向张扬,气势汹汹的指着张扬鼻子道:“小白脸,你说什么。”他这句话一说不但张扬,连顾佳彤和秦清都动气了,说张扬是白脸。那岂不是连她们两个也一并骂在里面了。
如果不是陈绍斌主动提起,张扬几乎忘了这个人,梁东平在他的心中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不过正是这个小角色闹得江城教育系统集资案人尽皆知,难怪会有这样的说法,即使是一颗小小的图钉也会扎伤你的脚掌。
投票应该是最公正最平等的方式,可唱票的时候如果不是在监督下,这种公平公正就无从谈起,十三名常委投完票之后,省委书记顾允知逐一唱票,他笑道:“六票岚山,六票江城!”
顾佳彤笑道:“吓死他活该,什么厅长?想不到干部队伍中有这种卑鄙小人!”
秦清微笑点头。这种与人方便于己无损的事情她还是乐于去做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改进了不少,不过你们服务员穿得也是越来越轻薄了!”
张扬一把将她搂在怀中,正要恣意温存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他拿起了电话,电话是左援朝打来的,问张扬有没有空,一起去海德尔保龄殊场玩保龄球。张扬心中不免有些纳闷,左援朝吃饭不喊自己,怎么饭后节目想起把自己叫上了。他本想直接拒绝,可转念一想左援朝毕竟是江城代市长。人家能够主动打电话邀请自己就已经是给足了自己面子,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去那里转转,也好看看左援朝究竟打的什么主意?于是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他来找曾来州承认错误,根本是自己往枪口上撞。
左援朝道:“赵省长,你是我们的老领导了,对江城的情况十分了解,我们江城在各方面前已经具备容纳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条件,而且如果这件事最终能够定在江城,对平海北部的经济发展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张扬笑道:“真的愿意永远站在我身后?”
顾佳彤并不否认,她点了点头:“如果真的爱上了一个人,我就会在www.hetushu.com乎,就会因此而痛苦!”
其实今晚提议张扬过来的是欧阳如夏,休息的时候,欧阳如夏告诉张扬,她和海兰是朋友,前些日子去香港节目交流的时候,海兰对她盛情接待。而且提起过张扬,张扬这才明白她怎么会想起自己。
顾佳彤挂上电话道:“我相信副厅长应该禁得起党的考验!”
秦清点了点头。
左援朝第一时间就得到了这个消息,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抛开政绩不论,作为江城代市长,他这次前来肩负着全体江城常委的期望,也肩负着江城九百七十万老百姓的期望,所有人都把这次拿下国家经济开发区的事情当成了江城二次腾飞的契机,江城也为此做出了精心的准备,左援朝认为自己已经竭尽全力,在东江逗留的几天中,他马不停蹄的拜访了省常委。还根据每个人的喜好做了一番切实的工作,事情最后搞成了这个结果是他没想到的。
张扬看着他,过去怎么没发现这厮这么活跃?
张扬愣了愣。这才想起在香港的时候,曾经在海兰的邀请下去天空卫视做了个访谈。想不到这么快节目就交流到了东江。
张扬笑道:“大明星啊,我几乎每天都看你节目!”
“市里几位领导都很照顾我,工作上存在一个熟悉的过程,现在已经适应的差不多了。”
顾佳彤望着秦清风波不惊的俏脸,秦清的心态无疑比自己更胜一筹,从表面上看不出她现在的心理变化。顾佳彤轻声道:“你也不想?”
一旁顾佳彤笑道:“茶还是那个茶,水还是那些水。有什么不同?”
胡茵茹道:“不是不信,你的性情使然,我原本还以为你对我真的可以有纯洁的革命友情。可到最后才知道你根本就是拿革命友情做幌子,你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左援朝笑道:“力量很足嘛!到底是年轻人!”他说话的时候悄悄向张扬使了个眼色,张扬马上明白了,左援朝这是让自己手下留情,假日自己越打越顺手,连打出几个全中,常务副省长赵季廷的面子恐怕要不好看,张扬心中暗骂,麻痹的,这官场上忌讳真多,早知道这个鸟样,自己根本就不会来。张扬也没想怎么出风头,装腔作势的扔了两球,然后去了休息区。
顾佳彤笑了起来:“我在感情上一向很糊涂,所以我过去才会稀里糊涂的嫁给了魏志诚,现在想想我的那段婚姻没给我留下任何美好的回忆。”她咬了咬樱唇:“到现在,我还帮助他照顾着他的情人,我是不是很可笑?”
岳堂中仍然搞不清形势,冷笑道:“我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吃软饭的。”
付道强眼前一黑。吓得差点没瘫到在地上:“你……你怎么不早说?”
赵季廷打了个全中,全场一片喝彩之声,左援朝鼓掌鼓得格外起劲。欧阳如夏的保龄球水平也不错,也打出了一个全中,左援朝又是大声叫好。
顾允知的目的是看代省长宋怀明,真正关心的是宋怀明的看法是什么宋怀明道:“我赞同陈部长的看法,平海省想要获得全面的发展,必须要做到协调一致。这如同一个团队,前面走得再快。后面如果有人掉队,那么团队的战斗力将大打折扣,国家经济开发区可以带来大量的投资,可以带来无法想象的机会,落户江城,可以在短期内大幅度的提升江城的知名度。增加江城的投资吸引力。”
付道强望着他们走远,这才想起一件事,他向彭军祥道:“她是谁?”
“傻女孩才有福气!”
欧阳如夏向那块和田玉瞥了一眼,她对玉的行情不懂,可既然是江城市市长送的礼物,想必价值不菲。
顾允知捻起紫砂茶盏抿了一口乌龙茶,微笑道:“好像有些不同吗。”
顾允知笑道:“怀明是个有魄力的领导,以后的平海就要靠你们这些年轻干部了。”
顾允知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丫头,这是要把我给累死啊!”他向秦清道:“下午的时候,江城左援朝来见我,跟你的目的一样,看来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的事情一天没有定下来,你们这两个城市的市领导就一天不会安心。”
“去,信不信我把你从楼上扔出去!”
顾允知笑道:“茶具不同!”
秦清淡然道:“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他低俗他的,我们眼不见为净!”
张扬笑道:“不信我?”
付道强看到顾佳彤和张扬坐得很近,以为顾佳彤是张扬的女朋友,当领导的喜欢想当然。付道强喝了点酒,更是管不住自己的大嘴巴:“小张啊,给我介绍介绍。这是你女朋友啊?”
“心再大,法律上也只允许你娶一个!”
秦清道:“谈到自我控制,很少有人能够比得上顾书记,我想你作为他的女儿。身上一定秉承了他这方面的基因。”
秦清打了个哈欠道:“不喝了,累了!小常还在招待所等我呢!”
张扬睁开双目看了她一眼道:“茵茹,你难道真的就一点不介意?”
张扬也觉察到顾佳彤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比如她今晚能够去接秦清到家里,表面上看好像没有什么,可其中却是一个观念的转变,难道她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多情?
彭军祥哈哈笑道:“现在是夏天,我们这儿可没有什么色情服务。
“怎么不纯洁?”
张扬哈哈大笑:“那啥……”我承认我看到你的那一眼就有些不纯洁了。”
付道强愣了,她什么人啊?怎么直接给省纪委书记打电话,吓唬人?
秦清给顾允知带来了一套紫砂茶具,出自当代紫砂大师周云生的手笔,顾允知对此也没有拒绝,还饶有兴致的让顾佳彤清洗后,当即泡茶。
说完她向张扬和秦清点了点头,三人一起离开了水上人家。
“不但你会,每个人都会,谁都不想把爱和别人分享!”秦清抿了口红酒优雅的放下了酒杯。
顾允知道:“七比六,少数服从多数,岚山被选定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落户地。”他微笑道:“我知道那六位把票投给江城的一定不会心服,所以我还是阐述一下我把票投给岚山的理由。”顾允知道:“很简单,作为一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首先要具备客观条件,岚山在这方面的确走在了全省的前面,甚至走在了全国的前面,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也认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放在江城更有长远的意义,可后来仔细一想,就目前江城开发区的状况,想要达到岚山开发区的发展水平还需要不短的时间,我们做领导的,既要有全局观。更要考虑到现实情况,国家经济开发区不是救济,江城和岚山相比,同情分不应该在其中起到任何的作用,看来多数人还是和我持有相同的观点。”
顾佳彤为她解围道:“爸,您是省委书记,对你来说一天没有退休一天就没有休息时间。”
张扬有些失落和_图_书的看了一眼秦清,在他心中一直期待着左拥右抱的机会,可惜始终都没有实现过,原本以为顾佳彤和秦清之间的关系变得默契。自己有了将两人弄到一张床上的机会,看来还有相当的一段路程要走,不过想想一个是岚山市副市长,一个是省委书记的女儿,这个难度挑战也实在太大了一些。
欧阳如夏主动请缨道:“我教你!”
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听到门外一阵喧嚣,却是付道强主动找过来了,付道强的身边还跟着水利厅的两名干部,还有一人是东江的一位建筑商岳堂中,今晚是他请客,是想请付道强帮忙拿下东江的一项水利工程的。付道强是冲着秦清来的。他平时跟顾佳彤也没什么接触,彭军祥也没有来得及介绍。
秦清道:“不仅仅是坦白,岚山经济开发区已经发展多年,在各个方面前已经很成熟,而江城开发区只是刚刚起步。如果谈到日后发展,两者各有各的优势,可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岚山无疑更具有成为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的资格。”
秦清道:“多谢顾书记的重视!”
胡茵茹道:“佳彤比你想象中更加理智,其实我想说的话,她已经想到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贱人我见多了,可没见过你这么贱的!”
胡茵茹俏脸涨得通红:“流氓!”
张扬一听就瞪圆了双眼,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上次在南国食府这厮出言侮辱秦清的那笔帐还没有跟他算呢,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遇上。
面对省委书记,秦清的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她和顾佳彤今晚的谈话已经解开了她们之间的心结,她们都是极其理智的女人,无论她还是顾佳彤都不适合成为公开站在张扬身边的那个在这一点上,她无疑要比顾佳彤认识的早,作为女人,她更能理解顾佳彤此刻的感受,她看得出顾佳彤在犹豫,秦清了解自己对张扬的那份感觉,她放不下,她相信顾佳彤一样放不下。爱一个男人却要默默站在他的背后,这对任何人都是一个艰难的决定。还好,顾佳彤不但聪颖过人而且拥有着几乎可以媲美于她的理智。
顾佳彤和秦清对他的性情都是极其了解,几乎同时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臂,张扬被两人抓住手腕,总不能将她们摔开。
彭军祥叫苦不迭。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什么叫无知者无畏了,你岳堂中算什么东西?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包工头,付道强虽然是个厅级干部,可你跟人家顾书记能比吗?他最郁闷的是,刚才并不清楚他们之间的恩怨,早知道这样。他提前把顾佳彤的身份说清楚,这件事也就可以避免了。彭军祥想说话,可发现顾佳彤一双美眸玲冷盯着自己,分明是让他老老实实闭上嘴巴。彭军祥分得清轻重厉害,他可没那个胆子得罪顾佳彤,看来人要是自己找死拦都拦不住。
秦清听到付道强的名字,马上就知道张扬想要搞事,她在桌下轻轻踢了张扬的脚一下。提醒他不要搞事,张扬笑了笑:“放心吧,那种人我压根没放在眼里。”
欧阳如夏道:“那岂不是说左援朝见庙烧香的做法有些盲目?”
“有吗?”张扬对着后视镜看了一眼,顾佳彤和秦清同时笑了起来,张扬想起岳堂中骂自己是小白脸的话,也不禁笑了起来:“一帮混蛋,不跟他们计较。走,咱们找地儿喝酒去!”
陈绍斌不屑道:“傻瓜才对!做事情不考虑后果,这种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顾允知笑道:“有人说我提升你的幅度过大,有人说我明着提升你,其实暗地里是把你给放逐到岚山孤立起来。”
省委宣传部部长陈平潮道:“现在做什么都实行推销宣传,酒香也怕巷子深,他们推销自己的城市并没有什么错!”
人找死的时候真的谁都拦不住,水利厅厅长付道强了一个难眠之夜后,第二天一早他就去找了纪委书记曾来州,付道强很诚恳,首先承认了昨晚自己在水上人家的错误,然后又坦承了自己吃过岳堂中几顿饭,他是个聪明人。懂得避重就轻,可付道强机关算尽,就是没想到昨晚顾佳彤那个电话只是在虚张声势。
顾允知笑道:“够坦白!”
欧阳如夏道:“访谈做得不错,有没有兴趣去东江电视台做个访谈?”
顾佳彤忍着笑道:“我那个电话是假的,不过是吓吓他罢了!”
彭军祥叫苦不迭道:“您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
所有常委都心知肚明,这事儿猫腻大了,根据刚才的讨论情况来看,赞同开发区落户江城的占绝大多数,怎么一投票就变成了六比六的局面,顾书记究竟是想借此显示出他的那一票至关重要。还是他从心底根本就已经倾向于岚山?总之,所有常委都明白了,讨论投票全都是做戏,顾书记开会之前就已经有了决定,而且他也不会受到任何人的干扰。
彭军祥在得知秦清是岚山市副市长的时候,他双目一亮。向秦清又敬了一杯:“原来是秦市长,失敬失敬!”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玩过,不会!”
“不会!”
胡茵茹等到他挂上电话方才问道:“什么事情啊?”
常委们都笑了起来。
欧阳如夏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瞪了他一眼:“有没有搞错,人家可是年轻干部!”
“学嘛!谁一开始就会啊!”
张扬威力强大的一脚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他强悍的战斗力,付道接这帮人被酒精刺激上升的体温开始冷却下来。
常务副省长赵季廷也走了过来休息,他一边擦汗。一边道:“张扬来了,打两局玩玩!”
保龄球原本也没多少难度,几个简单的动作,张扬一学就会,他选了一个瞄地球,按照那几个步骤扔了出去,不过看来平整的球道却是四凸不平,明明直直扔出去的保龄球中途变线就溜下了球道,接连投了三球,张扬方才找到了一些规律,他胜在力量大,眼头准,虽然掌握不了球在球道上的运行规律,可是他单凭力量可以直接将球扔到球瓶上。
“咣!”的一声,张扬居然砸出了一个全中,之所以说他是砸,那是因为他从抛球到击中殊瓶,球体全程都在空中运行。连轨道都没沾到,接下来他又是一个全中。
常务副省长赵季廷道:“我倒有不同的看法,我承认宋省长和陈部长的构想很吸引人。也有一定的道理,可是有件事我想有必要提醒一下大家,咱们共产党人做任何事情都要讲究实事求是,江城和岚山都拥有各自的开发区,我们可以拿着他们开发区的现状相比,不用我说,大家都应该可以看出现有的差距。我知道大家都有同情弱者的心态,可是岚山和江城都是平海的亲生孩子,我们必须要一视同仁,不能因为江城落后就在政策上过多的倾向于他,这对岚山也是不公平的,岚山经济开发区一样有发展的需要,谁又能保证,国家经济开发和*图*书区落户岚山所起到的领导作用带头作用会小于江城呢?”
胡茵茹摇了摇头道:“不去了,我被关怕了。一听到官员就头大!”
顾允知又道:“在岚山工作还习惯吗?”
欧阳如夏咯咯笑了起来:“撒谎,我节目只有周六才有!”
“可我记得你很喜欢搜集和田玉啊!”
几家欢乐几家愁。在江城市领导愁云惨淡的时候,岚山市领导层却是喜气洋洋,秦清争取到国家经济开发区落户岚山,这件事可谓是她政治生涯上的一个亮点。她在岚山的仕途正式翻开了崭新的一页,秦清从这件事也认识到,当初顾允知把她提升为岚山副市长,并非是一种变相的流放,而是真正奔着提升年轻干部的原则。顾允知的胸怀很广阔,公私分得很清楚。
张扬眯起双目道:“没胡说什么吧?”
秦清皱了皱眉头。她了解张扬的性情,付道强正在挑战张扬忍耐的极限,她并不想张扬为这种无聊的人一怒而起,轻声道:“副厅长,你喝多了!”
欧阳如夏小声道:“照你看,平海和岚山明一个希望更大一些?”
欧阳如夏轻声道:“是不是江城的希望更大一些?”
赵季廷笑了起来,他喝了口水道:“援朝同志,其实江城和岚山的优缺点我们都清楚,为什么会在这两座城市中犹豫,就是因为江城和岚山各有各的优势,所以才会很难取舍,我看这件事你也不必心急,我们这些省常委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结果。”
顾佳彤故意叹了口气道:“看来我江城的优惠条件已经没有!”
无论顾佳彤最后做出怎样的决定,她和张扬的那份感情无疑都不会被顾允知接受的。一直以来,秦清都在怀疑一件事,顾允知提升她为岚山市副市长。其中包含着流放的意义,她认为自己和张扬的绯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顾佳彤笑了,笑得如此开心,她端起酒杯跟秦清碰了碰:“女人是不是都很傻?”
顾佳彤看了他一眼道:“因为你脸太白了!”
顾允知道:“我是个不在乎别人说法的人,我也不会听所谓的流言蜚语,我选择干部的标准就是看他的能力,一个有能力的干部理应得到提拔。我们整天口口声声说着干部要年轻化,可并没有任何实际的举动,我就快离休了。我相信自己的眼力,我要用自己的经验和眼力给平海留下一批年富力强的干部,这才是一笔真正的财富。”顾允知凝望秦清道:“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记住,是人民赐予我们权力。我们要为老百姓的利益服务!”
秦清道:“顾书记,其实我来这里是为了国家经济开发区的事。”
付道强点点头。目光在顾佳彤的身上盘桓了一下,然后落在张扬脸上:“小张也来了!”付道强作为水利厅厅长还是表现出相当的大度。
常委们开始逐一发言,从现场的情况来看,除了常务副省长赵季廷和纪委书记曾来州支持岚山以外,其它常委几乎都赞同江城。毕竟平海的南北差距是现实摆在眼前的,这次国家经济开发区是一个最好的拉近南北差距的机会。
这一点上,左援朝把张扬的品味想低了,张大官人也不是捡到篮子里都是菜的角色,对欧阳如夏这种女人他是没有兴趣的,欧阳如夏很会说话,两人聊的话题也是围绕着电视台的事情,这时候服务生过来送果盘,海德尔保龄球场的老板丁兆勇也跟着过来了,他老子是政法委书记,和赵季廷也是很熟,很亲切的过去打了个招呼,他和左援朝并不熟悉,今晚这些人到这里来都是欧阳如夏提议的。
顾允知微笑道:“还是简单点好,你们女孩子之间总有一些私房话要说,要是嫌我这个老头子碍事,我可以去书房。”顾允知何等的老道,他一早就看出了秦清的目的,之所以这样说是逼迫秦清直说。
张扬在停车场就看到了那辆捷豹,他曾经看丁斌开过,所以对这辆车的印象很深。心里有些奇怪,难道丁斌那小子也凑巧在这里玩儿?走入保龄球场的大门,却被两名保安拦住,原来这里已经被包场了,外人谢绝入内。张扬又给左援朝打了个电话。不多时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出来接他,肖鸣和张扬过去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不过他们两人谈不上什么交情。彼此笑了笑,肖鸣低声道:“赵副省长来了。”
顾允知把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的事情提前放在常委会上讨论,之所以如此。是他意识到江城和岚山都在围绕着件事做着多方的努力,一天没有定论,他们的工作还会继续做下去。
付道强走后,曾来州就把纪委副书记刘艳红叫到了办公室:“付道强这个人好像有些问题。你查查他经手的水利工程,还有一个叫岳堂中的建筑承包商要重点调查一下。”
付道强笑道:“没事儿!”
秦清正想推辞,顾佳彤却毫不客气的说道:“你既然这么有诚意,我们就答应了!”
秦清淡然笑道:“我的精力过多的关注在事业上,感情的事情不会去多想,一切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付道强显然喝了不少酒,国字脸有些发红,笑得也有些不正常,他望着秦清道:“秦副市长,想不到这么巧,你也在这里吃饭啊!”
他拿起茶壶道:“一壶茶就这么多,想把每一个杯子都倒满,显然是不可能的。”
张扬笑道:“放心吧。没人敢打压你顾大小姐,损失最大的其实是我,假如国家经济开发区的事情能够落户江城,我的副处就搞定了。”
顾佳彤望着彭军祥道:“骂我的那个人是谁?”
秦清笑道:“有些事就算你不做别人也一样以为你做过,解释不清就干脆不去解释。”
张扬笑道:“江城代市长喊我去打保龄球!我还没玩过呢!跟我一起去吧?”
秦清的表情显得不自然起来,一旁的顾佳彤也显得有些尴尬,她们都没有想到顾允知会当面说出这样的话。
秦清还是保持着相当的礼貌:“副厅长好!”
张扬也在被邀请之列。事实上当晚吃饭的只有他们三个对于秦清这次取得的胜利,顾佳彤和张扬都表示恭贺。
张扬暗叹,这些商人真是现实。
秦清道:“实事求是的说,现在的江城并不具备拥有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的条件。”
秦清意识到顾允知的这句话另有所指,难道他在暗示国家经济开发区的事情?秦清道:“顾书记,我今天下午去见了宋省长!”
欧阳如夏笑得花枝乱颤,她点了点头道:“你在天空卫视的访谈我看了,最近电视台节目交流,我们东江从天空拿了那档节目,下周正式播出,你要成名人了!”
秦清摇了摇头道:“那是因为你根本就不爱他,所以对他做任何事你都不会去介意。无论他做什么都伤害不到你,他对你根本就不重要。”
欧阳如夏对这件事很感兴趣:“他很有胆子啊,居然敢在记者招待会上向宋省长问那www.hetushu.com么多大胆的问题,已经很多同行尊称为新闻界的斗士!”
秦清小声道:“顾书记,您应该知道,我来您家里拜访,不仅仅是来找佳彤玩这么简单。”
常务副省长赵季廷在晚上十点半的时候离开保龄球场,左援朝把他送到停车场,回来后单独把张扬叫到一边,他看出张扬和陈绍斌的关系不错,想通过张扬和陈绍斌的老爷子陈平潮见见面。这对张扬算不上什么难事,他当即就把陈绍斌和左援朝做了引荐。
陈平潮道:“我的观点只代表我自己啊,大家权且听听,如果让我选择。我会选择江城,平海兰济南强北弱,这种不均衡势必影响到全省的协调发展,成立国家经济开发区是一次良好的契机,设立在江城,能够有效的带动北部地区的经济,以江城为中心,向周边辐射,在短时间内改变南强北弱的局面。而且江城最近几年的变化大家也有目共睹。”
“找找手感!”
张扬道:“在饭店老板的心中,顾客都是提款机!”
张扬轻声道:“我已经很满足!”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彭军祥脸色却有些变了,他开始意识到付道强走过来找事的。刚才岳堂中正发出感慨,现在美女都爱丑男。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彭军祥这时候还没有意识到付道强和张扬之间有矛盾,他张口想要介绍的时候,付道强又来了一句:“小岳,你刚才说得那句话很对啊!”
秦清道:“就怕他信以为真,明天真的去找曾书记承认错误!”
“只怕你嘴上这样说,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男人都是这样,没有满足的时候!”
顾允知是在常委会的最后提出这件事的,开始并没有征兆,他忽然就提到了这件事:“我想大家都知道上级部门已经批准了在平海成立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事情,根据平海的现实条件,初步拟订的两个城市是岚山和江城。我本不想这件事过早的传出去,可毕竟还是被两个城市知道了,我们不说,上面会有人说,既然这件事已经公开化,咱们索性就提前讨论一下这个问题,省得江城和岚山两地的干部赖在省城不走,我想在场的常委多数都跟他们私下沟通过吧?
左援朝也弄明白了这件事最终败在谁的手里,起到关键作用的是顾允知,这让左援朝感到越发忐忑起来,他意识到自己在顾允知眼中已经变得越来越无足轻重。这可是一个不好的现象,一天没有召开人代会,自己的这个代字就无法正式去掉,也就意味着江城市市长存在着相当的变数。当了这么久的代市长,他可不想最后关头被拿下。
彭军祥道:“不敢不敢,今天这顿饭记在我账上!”
彭军祥马上又验证了一句话,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他这么好心请吃饭,果然另有目的。他殷勤的敬秦清两杯酒之后,又道:“我们新近在岚山翠云湖盘下了一处地方,正在装修,再有两个月就要开业了,到时候还望秦市长多多关照。”
张扬喝了杯酒笑道:“现在江城方面前觉着我吃里扒外,以为我胳膊肘向外拐,帮助岚山争取到了国家经济开发区的名额,其实我冤枉得很,整件事我压根没有帮忙,说到帮忙,我还帮助左援朝和陈平潮见面呢?”
赵季廷没有说话。闭目靠在座椅上,最近大老板顾允知时常提出平衡南北经济的问题。提倡大力发展平海北部经济,在短时间内缩短南北差距,而且他在政策上也明显对平海北都有所偏重,这和他过去重点发展南方,利用南部经济带动全省发展的政策已经有了很大改变。单从这一点来看,顾允知选择江城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常委的意见或许有些作用。可最终拍板定案的那个人仍旧应该是顾允知,想到这里赵季廷内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悲哀,曾几时起,他已经以顾允知的接班人自居,可宋怀明的突然杀出粉碎了他的全部梦想,宋怀明比他更加年轻,靠山更硬,赵季廷已经看到了自己未来黯淡的仕途,他现在对平海已经失去了留恋,许常德的先例就在眼前,他决不愿永远活在宋怀明的阴影。
“爱一个人是没有选择的,既然无法改变,又无法放弃,只能接受现实,其实……”秦清摇曳着杯中的红酒:“他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假如你让他改变。也许,他就已经不是他,也许,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爱他!”她口中的那个他就是张扬。
秦清笑道:“顾书记,我不可能站在您这样的高度,以我目前的观点来看,我肯定会选择岚山!”
张扬表情很冷淡,轻轻嗯了一声,心中却已经抱定了念头,我看你他妈是不是还敢胡说八道,敢说废话我就敢抽你!
顾允知微笑道:“江城也有江城的优势,如果国家级经济开发区落户江城,可以大幅度的带动平海北部经济,也许可以解决平海南北经济发展的差距问题。”
丁兆勇笑着伸出手道:“久仰!”这句话并没有半点夸张,张扬当初闯入他家里。把弟弟丁斌吓得跳楼而逃的事情他仍然记忆犹新,当时他并不在家,后来才听说丁斌和张扬妹妹的一段情事,丁兆勇对张扬没多少好印象,不过他是生意人,处外表现出生意人的圆滑,很礼貌的和张扬握了握手。
“不要名分,但是爱不可以少给我一分!”胡茵茹仰起头,让张扬在她熟透的樱唇上吻了一记。
左援朝也看到了张扬,向他点了点头,张扬很礼貌的走了过去,叫了声左市长。左援朝今晚的态度也十分和蔼,笑道:“张扬来了,去玩吧!”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顾佳彤道:“算了,我们走吧!”
“好!年轻干部就该好好的磨练一下!”顾允知道:“秦清,你还年轻,很有能力,以后的平海需要你这种干部!”
顾允知道:“喝茶。秦清,咱们不谈公事了!”
“嗯,而且我硬了!”
上了二楼。张扬在服务生的引领下来到换鞋区,他从没玩过保龄,一边换鞋一边看着殊道区,赵季廷正在那儿抛球,旁边地球道还有一位身材娇小的女郎。张扬也认识,那女郎是东江电视台的欧阳如夏,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赵季廷和欧阳如夏一起出来,心中暗笑,赵季廷倒是高调啊。走哪儿都要把相好的带着。
张扬也在喝茶,胡茵茹学过茶道,一双白嫩的纤手姿态曼妙,望着她泡茶是一种艺术的享受。
顾佳彤向窗外望去,明溪的夜景很美,水面上星星点点的渔火闪烁宛如空中星辰。清凉湿润的微风轻轻吹拂,让人心旷神怡。
欧阳如夏道:“为什么?”
左援朝还想说什么,赵季廷已经起身去打保龄了。
张扬笑道:“我其实挺害怕面对镜头的,还是免了,对了,我在天空卫视做访谈不算违规吧?”
赵季廷道:“谁都知道这是一个重大的发展契机,都想让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落户自己的城市,可惜名额只有http://www.hetushu.com一个。”
陈绍斌提起了浪淘沙,他对当晚张扬神勇的表现记忆犹新,还琢磨着想和张扬一起再去玩一把,张扬自从知道浪淘沙的真正东家是国安局之后,就失去了兴趣。章碧君肯定还要找上自己。
张扬那边和欧阳如夏看来谈得很投机,左援朝不无顾虑的看了他一眼,毕竟欧阳如夏和赵季廷的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混小子不会公然挖常务副省长的墙角吧?
张扬驱车来到海德尔保龄球场的时候,左援朝一群人已经先行抵达了那里,保龄球在九十年代初期的内地还是个新鲜玩意儿,海德尔保龄球场开得时间并不久,平时生意也并不算好,前来玩的除了政府工作人员就是一些生意场上的商人,保龄球场的老板还是有些门路的,他叫丁兆勇,是平海政法委书记丁巍峰的二儿子,因为他的身份,所以很少有人敢来他的保龄球场闹事。
顾牙知笑着拿起自己的那张票道:“我的一票投给……”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目光在宋怀明的脸上扫了一眼,然后方才道:“岚山!”
彭军祥笑着起身道:“水利厅的付道强,我得去招呼他了!”
陈绍斌虽然人长的文质彬彬,可说话却是口无遮拦。他主动提起记者梁东平的事情,笑道:“那小子被拘留了,他可真不是东西。居然搞到要去省委省政府对面去跳楼,整一个神经病。”
赵季廷是坐着欧阳如夏的车离开的,临走之前左援朝还专门送了他一本精装书,赵季廷在车内打开,发现精装书里面是挖空的,放着一块温润的和田美玉,赵季廷不禁笑了起来:“这个左援朝!”
张扬居然没有立刻出手,他笑着向彭军祥点了点头道:“彭老板,借你地方用用!”
顾佳彤道:“过去我都感到奇怪,你今年二十八岁,居然就当上了副市长,看来想在官场上有一番作为,必须要有过人的控制力。”
顾允知笑道:“在家里我一向很少谈工作!”
宋怀明内心一沉,他意识到顾允知不仅仅是在做出最终的决断,他还是借着这件事向所有人示威,他顾允知才是平海的老大,无论你们的意见是什么?我仍然可以无视你们,我就是要选择岚山,拍板定案的人只能是我!
“装傻也算吗?”
顾佳彤咯咯笑了起来。
丁兆勇向欧阳如夏道:“赵副省长越来越老当益壮了!”
张扬在她胸前抓了两手,胡茵茹红着俏脸啐道:“干什么?”
赵季廷望着表情凝重的宋怀明,心中有些幸灾乐祸,和老谋深算的大老板相比,宋怀明显然还嫩了一些,不过顾允知的抉择连赵季廷也没有想到,这段时间一直大张旗鼓的要发展北部经济的顾允知。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候把这一票投给了南方,顾允知的思想是别人无法猜测到的。
丁兆勇笑了笑。有些话不好继续说下去,他起身道:“我还有哥们要过来,你们先聊着啊。”这时候远处几个人走了过来,为首的居然是省工行信贷部主任陈绍斌,他看到张扬在这里也是十分欣喜,一介绍才知道,他和丁兆勇、欧阳如夏全都是东江一中的同班同学。
“当晚,我梦到你了!”
胡茵茹倒茶的时候不禁笑道:“我和顾佳彤见面了!”
顾佳彤好奇的询问事情的经过,张扬这才将和付道强之间的不快说出来了,顾佳彤听完也是大为不忿,怒道:“这种人真是恶心,拿着下流当风流,就他也配当厅级干部。”
纪委书记曾来州开始的时候有些错愕,可很快他就明白了这件事的起因,水利厅厅长付道强是自己送上门来的,曾来州和付道强的关系很一般。他当然不会说明顾佳彤压根没打那个电话,只是风轻云淡的教育了付道强几句。
秦清笑道:“彭老板不要客气,来到你这里吃饭的全都是顾客,你只要当我是顾客一样就行。”
岳堂中当众被打耳光,哪能受了这份侮辱,他吼叫道:“臭娘们!”他想冲上去。却被张扬一脚踹在小腹上,腾空倒飞了出去,身体将隔窗撞烂,摔倒在外面的过道中。
丁兆勇来到欧阳如夏身边坐下,笑道:“老同学,你每次来我都要清场。真不知我是该谢谢你照顾我生意呢?还是应该要抱怨两句?”
秦清和顾佳彤都笑了起来,顾佳彤记得当初曾经对这既进行过一番考察,想要在北京开一家同样风格的饭店,后来在张扬的建议下选择了农家风格路线。结果农家小院在京城红极一时,现在生意虽然不如过去,可仍然收益颇丰。
宋怀明想要说话。可最终还是控制住了内心中的情绪,就算他现在说也改变不了事情的结果,他不可能让顾允知公开唱票,尽管他相信常委那一票投给江城的居多。顾允知在告诉他一个现实,他才是平海省委书记,他的决定不可改变。
现任副省长中只有常务副省长赵季廷一个人姓赵。张扬心中暗自好奇,却不知赵季廷和左援朝何时勾搭在一起的。
回到顾佳彤的奔驰车内,顾佳彤忍不住笑了起来,秦清小声道:“你真的把他告到纪委曾书记那里了?”
张扬仍然余怒未消道:“如果不是你们拉住我,我才不管他是什么狗屁厅长,非得很揍他一顿不可。”他叹了口气道:“我他妈就纳闷了,像这种垃圾货色都能当上厅长,像我这么优秀的年轻干部居然连个副处也混不上。”
彭军祥小声道:“岳堂中,恒久建筑公司的总经理。”他不是落井下石,他只是实话实说。
“介意有用吗?既然不能改变,我只有接受,我只有适应你,而且,在我心里,没人比的上你!”胡茵茹的声音娇柔而充满了魅惑,在张扬把她变成真正女人之后,胡茵茹成熟的味道越发撩人了。
身后岳堂中道:“副厅长,秦副市长很关心你啊!”酒壮人胆,岳堂中原本就是个大老粗。他是一心巴结付道强,加上喝了两杯酒什么话都敢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顾允知,大老板还没有发话,他没说话之前,这件事仍然没有定论,顾允知微笑道:“讨论的很激烈啊!这样吧,投票吧!”
有些事情原本可以避免,可往往就是因为少说一句话而导致了很严重的结果。
顾佳彤道:“左援朝也找过我,许给我一些优惠条件,让我做做顾书记的工作。顾书记,江城和岚山,您到底倾向于哪一个啊?”
顾佳彤当着所有人的面拿起了电话,她拨通了平海纪委书记曾来州的电话:“曾叔叔,给你提供一个线索,我在水上人家看到水利厅副厅长和恒久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岳堂中一起吃饭,这件事好像不太正常!你们省纪委是不是该调查一下。”
赵季廷道:“倘若在过去,我相信岚山一定会胜出,可现在……”
欧阳如夏笑道:“你少满肚子牢骚,我帮你联系过了,下周我们台里的职工保龄球大赛就在你这儿,你等着数钱吧!”她把张扬介绍给丁兆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