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7章 千里送红颜

市政府招待所就在市政府隔壁,张扬开车来到市政府门前,看到常海心身穿白色衬衫,灰色筒裙,拎着黑色皮包走了过来,这身打扮和她的年龄多少有些不相称,不过常海心人长得漂亮,这身稍嫌庄重过头的衣服并没有影响到她的美貌。
何歆颜摇了摇头道:“不行,明天上午11点正式彩排,我是编舞和领舞,如果我不去彩排根本无法进行。”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看到前面围了许多人,他们本想绕过去,可张扬听到一个声音骂道:“老瘸子,少给我装死,今儿你不赔我的明朝瓷器,我跟你没完!”张扬内心一凛,因为他知道秦传良是个跛子,而且老爷子今天也来到了古玩市场,难道出事的是他?张扬顾不上跟常海心解释,转身来到人群外,分开人群挤了进去。
秦清有些不舍得看了看他,柔声道:“忙完了我给你电话!”她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可巧雨这会儿变小了,于是他们撤了帐篷,护着器材,慌慌张张向停车的地方跑去,没走两步,雨又变大了,而且是暴雨滂沱,摄制组所有成员争先恐后的跑。
张扬问了她的症状,帮她诊了诊脉,确信并不是什么大事,微笑道:“袁阿姨,我教你一个打坐的方法,你只要按照我的方法来练习,一周之内准有效果。”他将打坐的要点教给袁芝青。
雨中的奔龙瀑越发雄壮,宛如一条银龙奔腾咆哮在山峡之中,暴雨中轮廓虽然有些模糊,可是它从高空落下发出的声响却如同排山倒海震撼人心,就连脚下的地面也能够感到瀑布冲击水潭的震动。
张扬微笑道:“管他说什么?你现在是岚山市常委,岚山市副市长,摆明了欺负他,他敢怎么着?他被砸了也是白砸,我不信他还敢找你赔款!其实他也找不到你,想赔找我!”
袁芝青也听说了秦传良被打的事情,两人吃饭的时候,常海心简略的将事情发生的经过说了,袁芝青感叹道:“随着岚山的经济发展,不良商贩也越来越多了,真的要加强市场管理,不然以后肯定会影响到岚山市的形象。”
袁芝青沏了一壶西湖龙井,给张扬倒了一杯,张扬颇有些受宠若惊。
张扬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咱们也去看看,我去淘点东西!”
两人出了家门,常海心不禁笑了起来:“我妈就这样,生怕我嫁不出去,恨不能现在就把我给嫁出去!”
这时候外面围观的人群从中分开,七八个刺龙画虎的纹身汉子走了过来,他们都是混迹在古玩市场一带的混混,和这家店的老板有些交情,刚才那个小伙计就是去喊他们了。
常海心道:“你还没吃饭吧?”张扬点点头。常海心指了指自己家的方向:“去我家吃吧,我妈准备了!”
张扬掀开她的长裙,看到何歆颜左足肿了起来,有些心疼的叹了口气,躬身蹲下道:“我背你!”
秦清上叹了口气道:“我还得去体育场看排演情况,张扬,你送我过去!”回家之后,她安排司机先回去了。
张扬早晨来到的时候已经在岚山市政府招待所住下,他看了看时间给秦清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却是秦清的秘书常海心,常海心耳朵很灵,一下就听出了张扬的声音。她小声道:“张扬!秦副市长正在开会,有事吗?”
何歆颜小声道:“停车!”
“二十一,就快满二十二了!”
张扬大吼道:“歆颜!”
张扬算了算时间肯定赶不及了,再说何歆颜的脚崴了,让她一个人走自己也不放心。张扬道:“不许走,今天就呆在春阳,明天再回去!”
徐立华听到她如此说不禁有些失望:“晚上还要回去?”
常海心帮秦传良倒了杯茶放在他面前,已经是中午吃饭的时间了,她轻声道:“一起去吃饭吧!”
那帮混混也都是欺软怕硬的角色,看到张扬敢把人家的古玩店给砸了,这可不是一般的胆色,几个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人道:“报警!”
常海心笑道:“妈,到底是市长夫人,看问题就是比别人深刻!”
张扬低声问道:“秦叔怎么样?”
何歆颜抹去眼泪,也觉着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我脚崴了!”
张扬轻声道:“今天会很忙吗?”
张扬又从车上拿下一件雨衣:“再他妈废话,我抽你丫的!”
常海心点了点头,这会儿神情也自如了许多:“后天国家经济开发区正式挂牌,所以市委市政府上上下下都忙于这件事,这几天每天都在开会,今天这会议还不知要开到几点呢!”
何歆颜顺从的闭上了美眸,张和图书大官人纵身一跃,背着何歆颜轻轻松松跃到了巨石之上,单单是他的这份腾跃功夫,当世之中又有几人能够做到?回到停车的地方,剧组的人都在那里焦急等待,毕竟何歆颜失踪,他们都有责任,如果追究起来,肯定会有麻烦,看到张扬背着何歆颜回来,这帮人同声欢呼起来。
徐立华因为何歆颜的到来开心不已,在她见过的女孩中,她最喜欢的就是何歆颜,何歆颜不但善解人意,说话贴心,而且厨艺上佳,手脚勤快,任何一点都符合徐立华心中完美儿媳妇的形象,当然她是没见识过何歆颜手握啤酒瓶给人开瓢儿的彪悍。
秦清俏脸红了起来,报复性的伸出手去,在张大官人双腿之间捏了一下:“信不信我把你一刀切了?”
何歆颜靠在树干上,颤声道:“别过来,你过来我就敲烂你的脑袋!”
回到车上,何歆颜看了看时间,有些慌张道:“坏了,都五点多了,我七点的火车!明天一定要返回岚山的!”
何歆颜道:“做人必须要信守承诺,我不可以背离自己做事的原则,这是责任心的问题。”
常海心伸手打开了音乐,轻柔的音乐声多少舒缓了两人间的尴尬气氛。
张扬笑了起来:“少勾引我,信不信我色心大发,把你就地正法!”
秦清比任何人都了解这厮的脾气,啐道:“懒得跟你废话!”
张扬笑道:“你不怕被别人看到啊?”
“睡了!应该没事,只是刚才说要回江城!”
刚刚离开江城,酒厂厂长刘金城又打来了电话,他是听说何歆颜的事情之后,特地打电话道歉的。反正何歆颜也没什么事,张扬并没有追究,刘金城表示会多给何歆颜五千块表示慰问,张扬也没拒绝,告诉刘金城直接汇到何歆颜的卡上去就行了。
“滚得远远的,流氓!”何歆颜笑骂了一句,想走到树林里去,可又有些害怕。
两人溜了几家店铺,看到的东西多数都是假货,张扬向常没心道:“看来这古玩市场的确没多少有价值的东西。”
就在摄制组商量该怎么办的时候,张扬开着吉普车赶到了,他看到雨越下越大,总担心摄制组会出差错,于是跟母亲说了一声,来清台山看看,想不到来到这里果然真的出事了。
张扬笑道:“清姐,你放心吧,秦叔没事,就是一些皮外伤。”
汽车驶出市委家属院的大门,秦清挽住张扬的臂膀,靠在他的肩头,柔声道:“对不起!”
张扬笑道:“不用,我的感情我自己做主!”
张扬看到时间差不多了,起身告辞,常海心跟着他一起返回市政府。
何歆颜俏脸一热,又在张扬的脖子上哈了口气道:“不怕!”
张扬笑着劝慰她道:“没事,傻丫头,我这不是来了吗?”
紧紧相拥的两人沉醉于身边的美丽景象之中,何歆颜在张扬的推动下转动娇躯,黑长的睫毛忽闪了一下,然后充满羞涩,而有勇敢的望着他,张扬俯下身,亲吻在她的柔唇之上,夜色变得如此温柔,如此静谧……张扬把何歆颜送到排练场的时候,何歆颜的脚已经恢复了一些,可走起路来仍然有些不便,张扬关切叮嘱道:“脚不方便就别逞强了!”
李德忠冷哼一声:“抓起来!”他要抓的当然不是张扬,那大胡子店主被铐上手铐,他还以为抓错了人:“你们搞错了,是他!”
赵静道:“怎么回事儿?你跟我哥干啥了?”
“醒了?”
张扬嘴里虽然这么说,可还是向远处走去,走了十多步,听到身后传来细水长流之声,有些时候,人的耳力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这声音让张大官人想入非非,他几乎有转身冲回去的欲望,可关键时刻,党性原则还是起到了作用,何歆颜过了一会儿才红着脸走了出来,伸手握住张扬的大手,张扬一脸坏笑道:“你没洗手!”
袁芝青笑道:“你年轻有为,想必女朋友也一定十分出色,不知是谁家的女儿啊?”
常海心听到张扬来到岚山也是十分惊喜,她轻声道:“你住在哪?”
秦清笑道:“你啊,都是副处级干部了,还是过去那套流氓作风!”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慌忙开车向市委家属院的方向走去。
虽然这一带移动的信号已经可以覆盖,可是何歆颜没有手机,张扬无法跟她联系上,沿着道路向上行走,山上流下来的雨水宛如小河一般,向奔龙瀑的方向走了二百多米,发现前方道路果然被山上落下的巨石挡住了,那巨石高约两米,这难不住张扬,他抓住巨石上缘攀了上去和*图*书,此时山顶仍然有沙石不断落下,张扬也不敢多做逗留,匆匆越过巨石。
常海心红着脸儿道:“说着说着,怎么把话题扯到我身上了。”
张扬属于那种精力过剩的,开夜车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问题,何歆颜累了一天,再加上在清台山受了一些惊吓,上车不久就在后座睡着了。
张扬道:“秦叔总不能被人白打了?我就得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尝到欺负人的苦头。”
他顾不上跟这帮孙子废话,大步向奔龙瀑走去。
何歆颜跟摄制组正在奔龙瀑拍外景,拍摄到差不多的时候就下起雨来,因为当天的天气预报并没有预报有这场雨,所以剧组并没有准备,所有人都被淋了一个措手不及,剧组所有人都挤在他们临时搭起的小帐篷里,雨越下越大,很快山上的雨水越聚越多,沿着山坡奔流而下,形成千万缕瀑布,这帮平时都在城里住惯了,哪见过这样的场面,不知谁说了一声,搞不好会遇到泥石流,一个个不由得慌张了起来,于是有人提议下山,他们距离停车的地方并不远,还有十里多路。
“嗯,张扬……”
何歆颜俏脸红了红,小声道:“我今天必须得走,要不,等忙完演出我再过来!”
树林中忽然发出簌簌的声音,何歆颜循声望去,却见一只满身金钱斑,豹子一样的野兽正看着自己,她顿时紧张了起来,那野兽体型比豹子小上不少,是山猫。
两人打情骂俏之间已经来到了体育场外,秦清马上正襟危坐,她已经提前让自己的司机来到体育场大门外等着。
张大官人宛如偷东西时被抓了个正着,神情不免有些尴尬,故意咳嗽了一声道:“今儿天真热!”
张扬一言不发,抄起方凳向室内摆放的瓷器砸去,一时间乒乒乓乓不绝于耳,那大胡子望着自己店里的宝贝被这厮乱砸一通,心疼得连死的心都有了,他挣扎着爬起来,想要向张扬扑上去,却被张扬轻巧散开,扑在了一个完整的大花瓶上,咣当一声,连花瓶也没能幸免。
张扬笑道:“我就喜欢流氓作风,专门对你这个副市长耍流氓!”
常颂不在家,家里只有他的妻子袁芝青,看到张扬过来,袁芝青也是十分热情,张扬并没有逗留,送完礼之后,由常海心陪着去了15号小楼,这里是秦清的住处,不过两人来到方才发现房门紧锁着,家里没人,一旁路过的邻居告诉他们,秦传良一早就去了岚山古玩市场。
何歆颜狠狠在他胸口捶了几拳,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张扬看时间还早,他想去顺便探望一下秦传良,常海心听说他的想法后,让他开车来市政府门口接自己,她陪他过去,秦清刚刚在市委家属院分到了房子,秦传良就住在那里。
“你们是他孩子,来得正好,他摔烂了我的明朝瓷器,父债子偿,你们做子女的赔吧!”说话的是一个生满络腮胡子的壮汉,他的身边还有两名伙计。
张扬点了点头,甩手就是一个耳光搧了过去,打得那大胡子原地转了一圈,不等他站稳脚跟,一拳打在他的胸口,打得那大胡子偌大的身躯倒飞而起,撞在后面的博古架之上,博古架上的瓷器叮叮咣咣散落了一地,两名伙计看到势头不妙,向前走了一步,张扬冷哼一声:“谁他妈想死就上来!”一句话顿时将两名小伙计吓住,其中一人挤出人群去喊人了。
张扬笑道:“耳朵真灵啊!我来岚山了,没别的事,就是给她打个招呼。”
张扬望着那个络腮胡子,冷笑着走了过去:“人是你打的?”
张大官人听到这里内心扑腾一下子,天哪,这袁芝青不会看上了自己,想撮合他跟常海心吧?现在的张扬比起过去感情上已经收敛了许多,毕竟他已经开始渐渐接受这一时代的感情观,而且他也意识到因为自己多情带来的麻烦,张扬笑道:“有!”一个有字就将袁芝青下面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李德忠内心咯噔一下,现在秦清可是岚山市的红人,新任市委常委,这帮不开眼的小贩,居然敢打她父亲,真是找死啊!
常海心笑道:“也不是没有好东西,只不过人家不愿拿出来罢了……”
“我就是不走!”
张扬笑道:“岚山这下牛气了,整个平海都盯着你们这块了!”
张扬笑了起来,人在异乡受了委屈第一件事就是想到家乡,秦传良也不例外。
常海心认得张扬的吉普车,笑着向他挥了挥手,来到吉普车前,张扬从里面推开车门,常海心上车的时候,领口敞开,从张扬的位置http://www•hetushu.com刚好可以看到她白嫩丰满的双丘,秀色可餐,这样的机会不看白不看,张扬正在饱览秀色的时候,常海心的目光刚巧向他望来,马上意识到张扬在看什么,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袁芝青道:“小张,最近我总是失眠,正想请教你呢!”
何歆颜想起上次在清台山对这厮的惩罚,不禁咯咯笑了起来。虽然风雨没有任何减小的迹象,可何歆颜的心中却是异常的温暖。张扬背着何歆颜来到被巨石堵住的地方,他轻声道:“闭上眼睛!”
“刚刚过了东江,再有一两个小时就到岚山了,放心吧,不会耽误你的事情!”
何歆颜睁开美眸,却见张扬及时冲到了自己身边,一拳就将那只山猫打得在空中翻滚了两圈,摔倒在地上,山猫吓得掉头一瘸一拐的向密林中逃去。
“停车嘛!”何歆颜显得有些羞涩。
张大官人偏偏嗅了嗅自己的手指:“手有余香!”
何歆颜其实距离张扬并不远,因为身穿古装,所以在摄制组撤离的时候,她行走不便落在后面,雨突然下大的时候,大家各顾各逃走,无人顾忌到她,何歆颜慌忙中踩到了裙角,摔倒在地,从山坡之上滑了下去,摔倒在密林之中,更不幸的是,她的脚崴了,风雨声掩盖住了她的呼救声,何歆颜虽然性情要强,可孤身一个女孩子被抛在这荒山野岭之中也不由得害怕起来。她好不容易才扶着树干站起来,身上的长裙早就被雨水淋透,耳边风雨声,瀑布的水流声不绝于耳,间或听到野兽的嚎叫声,何歆颜芳心中一阵阵发毛。她寻了根手腕粗细的树枝一来可以作为拐杖,二来可以防身,可左脚伤的太厉害,刚一迈步,痛得她眼泪都流出来了,她咬着嘴唇骂道:“死张扬!坏蛋……”提起张扬的时候,她不由得感到一阵委屈和彷徨,如果他陪着自己过来,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常海心咬了咬樱唇,在副驾坐下,理了理秀发,轻声道:“最高气温才25度,没觉着热!”
赵静从衣柜里找出自己的衣服给何歆颜换了,轻声道:“我哥好紧张你,我妈又喜欢你,看来你就快成为我嫂子了。”
张扬停稳吉普车,何歆颜一瘸一拐得走了下去,张扬体贴的走了过去:“要不要我帮你!”
何歆颜甜甜笑了起来。
古董店门前一位高瘦的老者摔倒在地上,眼镜也碎了,额头之上也磕出了血,躺在地上连爬起的力气都没有了,正是秦清的父亲秦传良。
张扬离开春阳之前,给崔杰打了个电话,让他帮自己办好一个出差手续。
张扬猜到她十有八九是尿急,不禁呵呵大笑了起来。
何歆颜睁大了美眸,掩饰不住其中欣喜的神情。
张大官人心中一荡,嘴上却道:“我怕!”
秦清在他胳膊上轻轻拧了一下,美眸中充满柔情的望着张扬:“我知道你想为我爸出气!”
那两个小伙子没多久就折返回来了,说山路被滚落的山石给堵上了,而且山洪不断往下流,太吓人了,继续找下去恐怕连命都要扔在上面。
客随主便,张扬既然有这样的要求,常海心唯有答应,她指引张扬来到岚山古玩市场,两人下车的时候,她提醒张扬道:“岚山古玩城开得时间久了,这里假货很多,良莠不齐,看不准的东西千万不要被别人忽悠了!”
不等他们报警,外面已经响起了警笛声,古玩市场属于明阳区,出警的是市场派出所,他们听说有人砸了古玩市场的店铺,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准备来抓人,可刚到地方,明阳区公安分局的人马也赶到了,分局那边是常海心报的警,出警的是刑警大队长李德忠,李德忠跟张扬、常海心都打过交道,上次因为区政法委书记钱怀亮儿子的事情被连累,差点连刑警大队长都被免掉,原本板上钉钉的分局副局长也拱手让给了他人。所以李德忠看到这两位,马上就明白了,他让部下驱散围观人群,赔着笑脸来到常海心面前:“常秘书什么事?”
秦传良笑道:“是我自己不好,我不该多说话,可看到那帮小贩骗人,我还是忍不住!”
张扬望着何歆颜认真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何歆颜在原则上的坚持是他最为欣赏的,此时张扬的母亲打来了电话,是喊他回家吃完饭的,徐立华听说何歆颜过来春阳拍广告,欣喜异常,让张扬把何歆颜带回家吃饭。
张扬反手在她玉臀上拍了一记:“不老实我就把你从山上扔下去!”
“跟我家海心一样大!有女朋友吗?”
看到眼前情景都m•hetushu•com是一惊,张扬冷笑道:“搬救兵来了!来啊,一起上,我正有火没处发呢!”
何歆颜啐道:“厚颜无耻!”
张扬已经帮秦传良处理了伤口。
秦清瞪了他一眼:“我还没说你呢,你干吗把人家的店铺给砸了?”
何歆颜看到张扬,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委屈,只叫了声:“张扬!”就扑入了他的怀中。
张扬腾出手来在秦清胸前捏了一下,秦清没想到他突然做出这骚扰性的举动,尖叫了一声。
张扬连夜奔波,这一上午也没闲着,此时肚子也的确有些饿了,跟常海心一起来到她家里。市长夫人袁芝青亲手炒了四个小菜,下了两碗水面。
徐立华握住何歆颜的纤手,望着这个女孩当真是越看越爱,她轻声道:“歆颜,这次要在这里多住几天,阿姨有好多话想和你说。”
“干什么?”
张扬怎会不知道,秦清当上常委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打电话,和他分享自己的喜悦。
李德忠冷冷道:“没错!你贩卖假货,强买强卖,涉嫌诈骗,哪一条都够抓的!”
“舍得吗?”
送走了秦清,张扬又返回她家里,秦传良已经睡了,常海心正准备离开秦家,看到张扬回来,向他做了一个手势,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赵静笑盈盈望着何歆颜,何歆颜此时还是穿着一身古装,清丽绝伦。
袁芝青笑道:“我是随口说说,你爸最讨厌我掺和政治!”看到两人吃完了,她想去拾掇,常海心抢着去收拾,让母亲陪张扬到客厅小坐。
“我得挂档啊!”
可是那山猫随之发出一声惨叫。
张扬一看就火了,他一言不发,走过去把秦传良给扶起来,秦传良没想到是张扬,他嘴巴也破了,这时候常海心也赶到了,来到秦传良身边扶起他:“秦伯伯,您没事吧?”
“说我什么坏话了?”张扬买药回来打断了何歆颜的话,他悄然向何歆颜使了个眼色,送何歆颜回岚山的事情,他并不想家里人知道。
张扬和常海心来到家,饭已经上桌。
那山猫发出“喵呜!”一声怪叫,倏然腾空向何歆颜扑了上来,何歆颜尖叫了一声,扑了一个空。
此时常海心走了进来,她听到张扬最后一句话,不禁笑道:“张扬,你喜欢谁啊?要不要我帮你做媒?”她以为张扬说的是何歆颜,滚石出事的时候,她看到张扬和何歆颜在一起,后来秦清把何歆颜请来为开发区挂牌庆祝晚会编舞领舞的时候,才和何歆颜渐渐熟悉起来。
那电视台的导演也知道他们不对,有些心虚的来到张扬面前:“张主任……”
袁芝青道:“是啊,现在年轻人的事情真是管不了了,我那两个儿子这么大了也不急着找女朋友,海心,你也不小了,别学你两个哥哥,将来要是当了老姑娘,我看你还嫁得出去吗?”
何歆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张扬仍然在开车,她伸出手,摸了摸张扬的短发。
那大胡子被张扬打得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根本无法爬起来。张扬抄起一旁的方凳缓步走了进去。
常海心指了指秦传良小声道:“秦副市长的爸爸被人打了,你看该怎么处理吧?”
张扬笑而不语。
“市政府招待所!”
何歆颜笑道:“放心吧,我让别人替我领舞!”她招了招手向排演厅内走去。
导演凑上来问候,张扬和何歆颜都懒得搭理他,张扬把何歆颜送上了自己的吉普车,反正何歆颜的拍摄任务已经完成,从现在起就可以跟剧组分道张扬镳。
秦清来到父亲身边看到父亲鼻青脸肿的样子,眼圈都红了:“爸!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没事别去那种地方!”
“嗯!到哪里了?”
“等秦副市长开完会我会告诉她!”
张扬笑道:“你爸就是我爸,谁碰他一根汗毛都不行!”
常海心嗤的一声笑了起来:“我要是妖孽,你就是混世魔王!”话一出口,忽然觉着有些不妥,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说话的时候,徐立华也走了进来,她熬了一碗姜茶,充满慈爱道:“歆颜,先喝碗姜茶,你淋了雨,千万别感冒了!”
何歆颜又羞又恼的摔开他的大手:“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当晚两人陪着徐立华吃了一顿饭,晚上八点半的时候,才从家里离开。
何歆颜听得心中极其甜蜜,可她却知道张扬的性情,不由得又生出一丝莫名的失落。
“没事,我转过身,看不到!”何歆颜红着脸道:“给我走开啊,不然我再不理你了!”
常海心道:“多亏了秦副市长有能力,能够在和江城的竞争中把国家和*图*书经济开发区的名额拿下来,真的很不容易。”
张扬把何歆颜抱下了吉普车,来到赵静房内,查看了一下何歆颜的扭伤,给她活动了下足踝,然后起身去县城买药。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
张扬笑道:“彩排而已,又不是正式演出!”
张扬故意装出有些为难的样子:“袁阿姨,我还是不说了,只是我喜欢人家,还不知道人家的心意呢!”
何歆颜搂紧了他的脖子,附在他耳边柔声道:“你舍不得!”她在张扬的面颊上轻吻了一下。
袁芝青很快就已经学会,她微笑道:“张扬,你今年多大了?”
秦传良知道张扬的脾气,他看到自己挨打,肯定咽不下这口气,秦传良道:“张扬,算了!”
“你怎么骂人?”
张扬笑着揉了揉她的秀发,轻声道:“晚上你必须要去吃饭,别让我妈失望,吃饱喝足,我开车送你回岚山!”
那大胡子体态魁梧,身高体重都不在张扬之下,瞪大了双眼,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我打的,怎么着吧?”
秦清柔声道:“我知道你对我好,可砸人家店铺毕竟影响不好,传出去还不知人家要说什么!”
何歆颜笑着点了点头,双手揽住张扬的脖子趴在他的背上。张扬背着她向前走去,何歆颜就像趴在一艘摇晃的小船上,虽然风雨很大,心中却无比温馨,她轻轻向张扬的脖子哈了口气。
张扬走过来扶起她,陪着她走到了树林里。
张扬发泄了一通。
张扬挂上电话道:“我妈喊你回家吃饭,你看着办!”
何歆颜歉然道:“阿姨,我今晚还要回岚山!”
“恶心死了!”何歆颜要逃,怎奈脚下行动不便,被张扬展臂抱在怀中,她轻轻挣扎了一下也就不再反抗,依偎在张扬宽阔而温暖的怀抱中,雨后的夜空格外的疏朗,星辰闪烁,如此宁静又是如此美丽,一点荧光从草丛中飞起,随之两点三点……数百颗萤火虫飘荡在他们的周围,将周围点缀的宛如梦幻。
秦传良气得哆哆嗦嗦,今天秦传良来古玩市场闲逛的时候,看到这帮人正在骗人,用一件赝品糊弄人家说是明朝官窑出的瓷器,老爷子看不惯,多说了两句,想不到这店老板当即就把花瓶摔在他脚下,诬陷他给摔的,然后还挥拳打他,把他推倒在地。
“红颜祸水,你这种级数的祸水几近妖孽,妖孽啊,普通人谁敢消受!”
常海心有些无奈的笑道:“先去我家坐吧,喝杯茶等着他!”
常海心又道:“你还不知道吧,秦副市长提名常委已经获得通过了!”
那大胡子正向派出所所长告状呢,指着张扬说他把自己的店铺给砸了,损失了三四百万的货物,口口声声要起诉张扬。
张扬笑眯眯道:“酒厂和制药厂的事情都上了轨道,最近我清闲得很,我跟你去岚山,顺便观摩一下你们的开发区挂牌仪式!”有权就是好,现在张大官人可以巧立名目,观摩兄弟城市的经济发展,学习人家企业改革的先进经验,理由多多。
张扬点了点头,知道秦清想跟他单独说说话,他出门开车送秦清往体育场的方向而去。
何歆颜叫了声阿姨,心中暖融融的。
等他们跑到了停车场方才现有人不见了,这个人正是何歆颜,剧组上下这才慌了,挑选了两个壮小伙子回去寻找。其它人先进入车里避雨。
望着那帮面露惧色的摄制组成员,张扬心中这个气啊,麻痹的都什么东西,遇到这么点状况,一个个就吓得自顾自己逃走了,何歆颜被他们扔在山上了,一个女孩子还不知会出什么状况。
秦传良并不想事情闹大,可有张扬在地方事情不闹大是不可能的,张扬和常海心把秦传良送回家里,他们刚刚来到家,听到消息的秦清就赶了回来。
张扬狠狠瞪了他一眼:“滚蛋!”
“我不怕!”
张扬笑道:“你国色天香,倾城倾国的,不过越是这样越可能嫁不出去!”
常海心没想到他话锋突然一转,瞪着美眸道:“你什么意思啊?合着我常海心就没人要了?”
张扬道:“很忙啊?”
“你走开!”
何歆颜红着俏脸啐道:“赵静,你就会胡说八道!”
张扬笑道:“丫头,在我心中你可是打落门牙往肚里咽的主儿,眼泪金贵得很,今儿怎么变成林黛玉了?”他一边哄着,一边给何歆颜披上雨衣。
到了市委家属院,张扬先开车去了常海心家。离开春阳之前,张扬专门买了一些地方土特产,平时他后背箱内总是放着几箱清江特供,他拿了一些土特产和一箱酒,给常海心,这是送给岚山市长常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