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6章 不择手段

“不是礼金的事情,今天葬礼你用了太多的公车,现在这件事已经被捅到了省里,省电视台的记者不知怎么提前收到了消息,今天专门拍摄了丧礼车队的场面,你最好赶紧和省委宣传昝联系一下,千万不要让这个新闻播出,不然,影响就大了。”
张扬想了想道:“好像没什么问题吧,不过这事儿还得征求她自己的意见,回头我问问她!”
李长宇这才想起自己给他打电话,是求他给自己办事,这种时候给张扬甩脸色显然是不合适的,他咳嗽了一声,这才把刚才洪伟基告诉他的事情说了。
李长宇道:“葬礼当天,来了很多车,我知道有人是好心过来帮忙,也有人是过来凑热闹,可我没想到人性竞然卑劣到这种地步,居然会利用一位善良老人的葬礼做文章,我无话好说,我绝不会因此而向任何人道歉,我对不起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大嫂,是我让她在死后还遭受流言蜚语的非议,是我让她没有得到安宁!”李长宇说完,转身就离开了会议室。
电视台的几名记者也将摄像机对准了张扬,一名女记者将话筒高高举起,高声道:“张主任,请问你捐出这笔钱一点都不心疼吗?”
徐立华正色道:“那可不成,现在是什么社会啊,你可不能胡作非为,对人家女孩子也不公平啊!”
挂上电话之后,胡茵茹爬到了他的身上,媚眼如丝的望着张扬道:“谁这么讨厌,这会儿还谈公事?”
何歆颜点了点头,忽然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在张扬的唇吻了一下,然后飞快的关上了房门。
何歆颜想起上次和张扬在清台山发生的事情,不禁咯咯笑了起来,她小声道:“我好久没见你了!”
徐立华听张扬提到这件事,不由得有些心动了。
全场鼓掌,很热烈,至少张大官人的感谢词把所有人都捎带了进去。
“三儿,我住这儿挺好,哪都不想去,街坊邻居都熟悉了,几十年处下来,有了感情,让我离开还真舍不得。”
张扬拿起一瓶矿泉水扔给他,又开了一瓶自己喝了起来。
张扬笑了笑,大手轻轻在胡茵茹诱人的肉体上捏了捏,淡然道:“李副市长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指教?”
于是张大官人在何歆颜连拉带拽之下去了化妆间,化妆师给他弄了身古装,头上卡了一斗笠,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古代大侠的味道。
李长宇摇了摇头,他大声道:“我从小爹娘就死了,是我嫂子把我拉扯大的,在我心里,她不但是我的嫂子,还是我的母亲,我现在是江城市副市长,在很多人的眼里也算得上出息了,有本事了,老人家死了,我有能力把老人家风光大葬,可事实上我是怎么做的?葬礼的花费我每一笔都记得清清楚楚,亲戚朋友送来的钱,有多少,外人送来的钱有多少,一共三十八万两千六百块,这些钱,我一分一毫都没有拿,能退的我都退了,退不出去的我都缴给了纪委,需要缴上去的,不需要缴嫂子的葬礼敛财,我不怕别人侮辱我,我怕我嫂子泉下蒙羞,我怕有人会对一个已逝的长者说三道四!”
刘金城悟出来了,难怪张主任极力保荐何歆颜来拍广告,人家原来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心里虽然是这么想,可他也不得不承认何歆颜的确漂亮,比起那个二流电视演员不知要强上多少倍。
刘金城道:“这你就不明白了,现在演员的市场行情不断看涨,只要是在电视屏幕上能混个脸熟的,基本上都能要个三五万的广告费,我们酒厂通过电视台找到她,也因为她是家乡人的缘故,谁知道她狮子大开口,张口就是五万,我们想想也就答应了,可前阵子她有一部电视剧播出,价格也是水涨船高,现在成了十万,说少一分钱免谈,真是麻烦啊!”
刘金城带头鼓掌。
李长宇微微一怔,他马上想到那笔礼金的邓猾,慌忙释道:“洪书记,那些礼金我正在退还!”
何歆颜道:“只是拍你的背影,不用露脸!”
李长宇很窝火,他认为自己在大嫂丧事的问题上没有犯任何的错误,他没有借机收礼敛财,他没有大操大办,收取的那些礼金,基本上已经退了回去,没有退回去的也上缴给了纪委处理,这件事上他非但没有错,反而很委屈,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他甚至连亲戚朋友送来的礼金一并缴了上去。丧礼也是很普通,没有大操大办,更没有铺张浪费,每一笔开销,每一张单据他都弄得清清楚楚,他不怕省里调查,最让李长宇火大的事公车私用的说法,有些车的确是他的和图书关系过来的,可大部分汽车都是自行赶过来的,丧礼上一百多辆汽车的阵仗,连他也没有准备,李长宇后来才悟出来有人想借着这件事摘自己,想把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不过这次人家准备的太精心,太充分,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何歆颜坐在张扬的吉普车内,颇有些依依不舍,美眸望着张扬道:“你不陪我多聊一会儿?”
按照他们的方案,何歆颜是古装弹琴,还需要一个男子舞剑,导演的设计中,这个男子是蒙面大侠,不用露脸的,他们从百川武校请来了一个临时演员。想不到的是拍摄刚刚开始,那临时演员就因为动作不到位,把脚给崴了,急得导演马上又给百川武校方面联系,想让他们再派一个人过来。
或许是因为何歆颜今天穿着古装的缘故,张大官人忽然生出一种怀旧情他,情不自禁道:“你穿古装真好看!”
在场人都看出来了,敢情这位春阳旅游大使和张主任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呢。
省电视台方面虽然因为陈平潮的出面而放弃播出了这件新闻,可举报李长宇大操大办丧事,借机收礼,铺张浪费,大摆排场,公车私用的事情仍然被捅到了省里,省里责成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严肃处理这件事。
张扬道:“那就别请她,我给你推荐一人选!”
葬礼还算是顺利圆满的,中午的时候,李长宇在鱼米之乡安排众人吃了饭,并表示了感谢。
全场轰然失笑。
张扬微笑道:“我是国家干部,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不是没考虑过匿名捐款,可是那样就会给社会上造成一种印象,我拿了这笔奖金据为己有,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可是我在乎是否会影响到江城干部的形象,我要用这种方式向大家证明,江城人民在我们这些干部的心中永远是最重要的,的确有少数的干部会抵受不住金钱的诱惑,可我们绝大多数的干部还是好的,还是真心为老百姓谋福祉的,我希望用我的行动增加老百姓对我们的信任,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为江城的经济发展而奋斗!”
这时候赵静端着汤药走了进来,正听到母亲问哥哥的感情事,不禁笑道:“妈,您就别管他了,我小哥现在是挑花眼了,身边美女如云,恨不能全部给娶回家来!”
胡茵茹看到他笑得阴险,忍不住啐道:“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你们这帮当官的,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何歆颜幽然叹了口气道:“明晚我就得走了,坐夜车返回岚山!不能耽误了周一的彩排!”
胡茵茹也觉着这件事蹊跷,感叹道:“玩政治的比做生意的人阴险多了,居然在人家办丧事的时候做文章,缺不缺德啊?”
张扬知道赵静的成绩还算不错,也没有继续追问她。这时候,外面忽然阴云密布,一场暴雨不期而至,张扬起身来到门前望着密密匝匝的雨线,真是天公不作美,不由得想起了去清台山拍摄外景的何歆颜,这丫头咋就这么倒霉呢?
组织部部长徐彪率先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们这些干部也是人,谁家没有个红白喜事,送礼的,凑热闹的,抱有各种目的的多了去了,这种事情都要拿来做文章,有意思吗?以后谁家有了什么事情,是不是要把纪委请过去监管啊?”
方文南补充道:“很多车都是这种情况,都是朋友叫来帮忙的!其中还有人收到了报酬,搞不懂夸市长摆这么大排场做什么?”
李长宇需要的是冷静,他要冷静的考虑一下这件事该怎样应对,洪伟基已经点明了,让他去找省委宣传部,只有通过省委宣传部才能将这件事给压下来,李长宇想到了张扬,张扬和省委宣传部长陈平潮有些关系,上次江城竞争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的时候,还是他安排左援朝和陈平潮见面。
张扬又道:“从这次向全社会征集广告词,我看到了江城人民的热情,看到了酒厂发展的希望,我祝愿,江城酒厂在改革的道路上越是越远,不断进步,早日实现本质上的腾飞!”
刘金城双眼一亮:“你是说在伏羊饮食文化节表演舞蹈的那个女孩?”
“等等!”张扬追下车,亲自把何歆颜送到了房间门外,这里是政府招待所,出来进去都有不少熟人在,张扬虽然心中很渴望,可不敢表现的太过亲昵,看着何歆颜打开了房门,开了灯,并没有跟着进去,轻声道:“早点睡!”
现场异常寂静,就算一根针落到地上的声音释可以听得到。
张扬没听懂有些诧异的看着方文南。
张扬来到麦克风前,他笑道:“感谢www.hetushu.com江城酒厂举办了这次活动!感谢评审团的厚爱!感谢江城市委宣传部和江城电视台对这次活动的大力支持!感谢江城市委市政府对企业的扶植,感谢江城千千万万的老百姓的热情和关注,最后还要感谢严副市长把这个奖颁给我!”
李长宇早在送葬的时候就意识到有些不妥,可并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影响这么大,省台的记者怎么会注意到这件事?一定有人事先通风报讯,有人想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己给搞臭,让自己在省里抬不起头来,李长宇有些出离愤怒了,政治斗争也要讲究一些起码的原则,利用别人家里的丧事做文章,这种人实在太卑鄙了!放下电话,李长宇脸色铁青的站起来,在客厅内来回踱步。
看到张扬进来,徐立华坐起身来:“三儿回来了?”
张扬道:“再说了,每次我回来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等新房子改好了,星期礼拜的,我也能常回家看看!”没有比这句话更有说服力了,徐立华也就不再反对,她轻声道:“三儿,房子的事情你看着办,不过有一条,千万不能犯错误,你现在是国家干部,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每做一件事,不知有多少人在你的背后指指戳戳!”
现场鸦雀无声,刘金城早就知道张扬的决定,可其它人并不知道,一个人能够毫不犹豫的将五万块捐出去,这是怎样的气魄,足足停顿了五秒钟,副市长严新建才率先鼓起掌来,现场掌声雷动,有不少人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来,他们很激动,之前对张扬的腹诽和嫉妒顷刻之间化为乌有,无论人家获奖有没有黑幕,人家没要这笔奖金,毫不犹豫的捐给了社会福利院,换成是自己,自己恐怕做不到。
“春阳旅游形象大使何歆颜!”
洪伟基抽了口烟,低声道:“大家只是就事论事,并不是针对你,李长宇同志,你先坐下。”
张扬点点头,事情既然已经发生过了,就算提醒李长宇也没用,李长宇的政治修为要比自己深上许多,自己能够看出不对头的地方,他肯定早已经看出来了。
代市长左援朝道:“徐部长说得对,人活在世界上,各种往来是免不了的,我们国家干部也是人,是人就少不了这些事,难道因为我们当了官就得做到六亲不认?我相信李长宇同志是清白的,利用人家家里的丧事做文章,这种人也太阴险了一点吧。”
“妈!您放心吧,我做事有分寸!”
常委会上,洪伟基点名批评了李长宇,他对这位老同学已经仁至义尽。
说着说着又咳嗽起来。
赵新伟不无羡慕的看着杜宇峰,早知道荣鹏飞这么好说话,自己也该趁机提一提要求,可眼下是不好意思提出来了,他恭恭敬敬的敬了荣鹏飞两杯酒,先加深印象,以后机会多得是。
张扬笑道:“我怕停电!”
接下来的事情对他而言很简单,吊威亚在老街的围墙上飞檐走壁,其实张大官人不借用任何工具,一样如履平地,不过他的功夫是不会轻易展示的。
何歆颜瞪了他一眼道:“有什么可注意的,我高兴,当我想巴结你啊?”薄怒轻嗔在张扬眼里演绎出别样的风情,格外让他心动。
徐立华道:“你工作忙,我怕你分心,反正又不是什么大病。”
江城酒厂面对社会征集广告词的颁奖仪式搞得隆重热烈,江城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严新建出席了颁奖仪式,江城宣传部,江城电视台都过来捧场。
张扬笑着将她拉倒,紧贴在自己的身上,低声道:“李长宇,有人借着苏大娘的葬礼搞他,我不是跟你说了,今天去了一百多辆车,连李长宇自己都没有想到,据我所知,这一百多辆车里,有许多都是有心人找来的,有人在故意造声势,想借着这次机会把李长宇给搞臭,这不,省电视台都派记者拍了现场的情况,正准备播出呢?”
李长宇摇了摇头,电话响了起来,葛春丽拿起电话,将无绳电话机送到李长宇身边。
张扬道:“这钱是我的奖金,可我一个国家干部,一个共产党员,有工资有收入,要钱还真没什么用,所以我决定把这笔钱捐给江城市社会福利院,捐给更需要这笔钱的孩子们!”
“郑晓青!咱们江城是出去的演员!”
周六上午,张扬和刘金城一起去火车站接了何歆颜,来到江城电视台签订了广告合约,电视台方面早已准备好了拍摄方案,具体的细节跟何歆颜进行了商榷,何歆颜必须要在周一上午返回岚山彩排现场,所以拍摄的时间只有一天半。
刘金城跟着怂恿道:http://www•hetushu•com“肥水不流外人田,张主任,你只管上去拍,辛苦费我给您加倍,两千!”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有些明白了,今天来了这么多辆车,难道是有人故意这么微的,利用这次的葬礼造成巨大的声势,把李长宇推向风口浪尖?张扬低声道:“方总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想把这件事的影响做大,让李副市长难做?”
“当然是真的!”
何歆颜靠在他的肩头,小声道:“其实我早就想来见你,可是我知道你工作忙,害怕打扰你!”
刘金城点了点头。
“真的?”
刘金城笑道:“下周我定的那套包装生产线就到位了,我有个想法!”他搬了张凳子在张扬的身边坐下。
何歆颜化妆出来,听说这件事,不禁笑道:“不用找人了,咱们这有现成的!”她说得现成的那个就是张扬。
张扬笑得阳光灿烂,下面的观众有羡慕,有嫉妒,还有人窃窃私语,这厮交了什么狗屎运,豪饮清江,纵情天地,这广告词也不怎么样啊,怎么就能获得特等奖呢?里面肯定有猫腻,这面对全社会征集广告词,根本是做给外人看的,有黑幕,一定有黑幕。
“穿不穿都好看!”
最后一个镜头是在古城墙上拍得,张扬傲然站立于城墙之上,抱着一坛美酒仰首饮下。因为是远景,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张大官人的主要任务就是充当人肉布景。
张扬苦笑道:“妈,你别听这小丫头胡说!”他转身瞪了赵静一眼:“我还没说你呢,回来这么多天了,怎么还不回去上课?”
“前一阵子特别忙,现在好多了,丫头,要不你请个假,在江城多呆几天?”
张扬笑了起来:“我一向认为,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是我最大的快乐!”
刘金城道:“我看何小姐的形象很符合我们酒厂的宣传要求,可不可以当我们的代言人啊?”
李长宇点点头,他躺在沙发上,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过两天,喊张扬来家里吃顿饭。”
“谁?”
李长宇心情不好,自然语气显得有些不善:“怎么这会儿才接电话?”
洪伟基咳嗽了一声道:“现在讨论荣鹏飞同志加入江城市委常委的问题……”
“就她啊!一个二流电视剧演员,哪值这么高的价钱?”张扬不屑道。
张扬品味着唇边的余香,几次鼓起勇气想要破门而入,可终于还是放弃了。
张扬望着那名女记者:“有必要吗?”
左援朝说这句话的时候,在场常委都忍不住想,最可能干这件事的就是你,其实这件事最正常不过现在左援朝和李长宇是最主要的对手,他们正在为江城市市长的位置明争暗斗,搞臭了李长宇,左援朝就是直接的利益获得者。所以代市长左援朝跳出来说话,所有人都认为他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张扬可不想抛头露面,一听何歆颜提议他上阵,慌忙摆手道:“我不成,我一看摄像机就发晕!”
当特等奖的名单宣布之后,全场欢呼雷动,张扬笑着站起身来,闪光灯对这他不断闪烁,全场数千双眼睛都看着张大官人,这一刻,他是毫无疑问的主角。
“不要。”
张扬瞪了他一眼,合着我就这么不值钱?两千块就想让我给你当演员?导演道:“张主任,就是吊威亚飞一下,还带着斗笠,看不见脸,最多是一个侧面的剪影,你捧起酒坛子开怀畅饮,这样就行了!”
赵静吐了吐舌头:“我请了事假,下周三回去就行!”
“流氓!”何歆颜低声骂了一句,转身回到拍摄现场,芳心中却宛如滴入了一滴蜜糖,渐渐浸润开来。
电话是市委书记洪伟基打来的,洪伟基的语气很凝重:“李长宇,你遇到麻烦了。”
牛文强笑道:“就那《希望》,麻痹的整一个懒婆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她也就是一女配角,凭什么要这么高啊?让她拍广告,又不是陪睡觉!”
葛春丽看出了李长宇的不安和躁动,她虽然很关心,可不敢在这种时候打扰他。
张扬来到床边帮她诊了诊脉,确信母亲没有什么大事,这才放下心来,他让赵静出去把中药煎了,握着母亲的手道:“妈!我听小静说,你最近常去饭店给人家帮忙?家里又不是没钱,别做得那么辛苦了!”
李长宇给张扬打电话的时候,张大官人正在和胡茵茹颠鸾倒凤,电话响了无数声,他方才摸起了电话:“喂!”
张扬笑道:“我还当什么要紧事!哪个明星啊?”
葛春丽轻声道:“李长宇,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方文南道:“我只是这么猜想,谁知道,www•hetushu.com是不是有人故意做这件事,很快就会知道了。”
何歆颜没有手机,看到张扬的电话,匆忙从排练场出来,到体育场门口的公话亭内回了一个电话,听说是拍广告的事情,很愉快的答应了下来,价钱方面让张扬看着办,不过她最近时间很紧,只能抽出周末两天的时间。
洪伟基的表情有些尴尬,几位常委的表情都显得很不自然。
李长宇并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盛况,他当时还特地交代,尽量不要动用单位车辆,坐在车内,他心情有些沉重,隐约觉着这件事不是什么好事。可今天是老太太下葬的日子,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没精力去过问,只能顺其自然了。
洪伟基说完,李长宇马上就站了起来,他望着在场的所有常委,一字一句道:“洪书记,各位常委,我不认为这次我有任何做错的地方!”
何歆颜俏脸红了红,咬了咬樱唇道:“我穿时装就不好看啊?”
刘金城出门按了个电话,进来后显得有些郁闷,张扬笑道:“怎么?苦着脸,是不是没带够结账的钱?”
李长宇道:“张扬,你给陈部长联系一下,帮我把这件事解释清楚,那段新闻尽量不要播出!”
“请问,你是用这种方式博得名声吗?
张扬望着何歆颜有些清减的俏脸,充满怜惜道:“不要太辛苦,你要是累病了我会心疼的!”
张扬这段时间对李长宇还是有些看法的,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事情,李长宇站在朱恒的立场上就让他很不爽,所以张扬绕过李长宇,直接打了朱恒的脸,张扬道:“好吧,我给陈部长联系一下,至于结果怎么样我现在也不敢给你打包票!”
杜宇峰抬脚踢了他一下,埋怨这厮当着公安局长荣鹏飞的面满嘴跑火车。
张扬也没有想到李长宇送殡车队的事情这么快就被捅到了上面,看来今天和方文南谈论的那件事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肯定有人在幕后捣鬼,想利用这次送殡事件把李长宇给搞臭。
当晚江城市就播出了这段新闻,李长宇在家里看到了这一段,他诧异于张扬表现出的成熟,这个由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卫校生,已经越来越表现出大将风范,看来最近自己和他的接触有些少了,缺乏对他的了解。李长宇忽然想到了自己收到的那笔巨额礼金,他向葛春丽道:“那些钱是不是已经退回去了?”
张扬开着吉普车载着牛文强、姜亮他们缓缓行进在队伍之中,姜亮感叹道:“想不到李副市长的人脉这么广!”
葛春丽道:“今天中午的时候已经退了,还有不少找不到人,现在账上还有十七万六千五。”她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亲属朋友的并没有退回去,低于五百块地也没有退!”
牛文强道:“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前些日子新闻上还报道,北原哪个县的县长因为替老爹大操大办葬礼,最后被查出问题下台的事情,李副市长搞得这么隆重,恐怕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刘金城道:“广告的事情,刚电视台打电话来,说请的大明星要加价,说好的五万,涨到了十万,一个三十秒的广告,她还真舍得要!”
张扬还是及时联系了陈绍斌,让他帮忙说说,陈绍斌听说这事儿,当即表示没什么大不了的,会让他老爷子,平海宣传部长陈平潮出面给省台打个招呼。
徐立华笑道:“那是我一个好朋友开的饭店,我去给她打打下手,不是为了赚钱,三儿!你最近得空常去李市长家走动走动,苏大娘走了,想必他的心里不会好过。”
张扬点了点头,刘金城惊喜道:“她是咱们江城的明星啊,出场费恐怕不低吧?”
周日上午张扬因为母亲生病了,并没有随摄制组一起前往清台山,而是来到家里去给母亲送药,徐立华也不是什么大病,因为苏老太的去世感到伤心,再加上送葬当天淋了雨,所以有些受凉。张扬到家的时候,她正躺在床上休息,女儿赵静坐在床边陪她聊天。
副市长严新建笑着做了个手势,示意张扬发表获奖感言。
刘金城叫苦不迭道:“再算上拍摄费用,给电视台的劳务费,一个广告成本就要支出五十万了,我们酒厂好不容易才贷出了这么点钱,哪能禁得起这么折腾!”
何歆颜当着这么多人给自己擦汗,让张大官人还是有些不自在的,他咳嗽了一声,低声提醒道:“注意点影响!”
张大官人的这番话自然又引来了雷鸣般的掌声。
张扬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笑道:“是你说的,我就坏给你看!”
方文南道:“转让给乔梦媛了,她付给我一千和*图*书万,除去火灾造成损失的赔偿和罚款,应该还能剩下一些。”
刘金城笑着摇了摇头。
张扬去临时化妆间内卸了装,刘金城把两千块的酬金给他送了过来,这次张扬没有拒绝自己的劳动所得,他把钱放在包里:“刘厂长,最近动作很大啊,看来明年你们酒厂的生产就要上一个大台阶了。
电视台方面决定,当天下午就进行广告拍摄,拍摄地点选在老街。
张扬笑道:“你等等啊,我跟她联系一下,看看她答应不!”张扬当即就给何歆颜打了个电话,何歆颜最近一直都在岚山,国家经济开发区落户岚山,所以岚山市为此正在筹备一个大型的庆祝晚会,晚会的开场舞由何歆颜担任领舞,这是副市长秦清亲自推荐的。
张扬点了点头,他向母亲道:“我托朋友在城东批了块宅基地,开春我让人给盖起来,这里环境太差了,等房子盖好了,您就搬过去住!”
因为下午还要去参加酒厂的颁奖仪式,张扬吃饭之后匆匆离开了,出门的时候他遇到了方文南,最近方文南也是很不如意,他送张扬走出门外,张扬关切道:“帝豪盛世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妈!到哪儿住常了都是一样,大哥二哥年纪也不小了,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咱家这住房条件,就算带来了女朋友,恐怕人家也扭头就走了!”
苏大娘葬礼当天,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前来送行的车辆计有一百多辆,首尾相连近一公里的距离,交警方面也专门出动车辆为车队指挥开道。
方文南笑了笑,他低声道:“我在殡仪馆停车场遇到我一个朋友,他和李副市长并不熟,可他是朋友叫过去帮忙的!”
张扬笑了起来,随着他在官场的时间越长,他对这件事就越有感悟,官场上才不讲究什么手段,大家在意的是最终的胜负,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杜宇峰调入专案组,荣鹏飞其实有自己的打算,他这次单枪匹马前来江城,想要尽快的熟悉情况,就必须启用当地干警,迅速完成自己班底的组建,专案组无疑是一个最大的契机,秦白、姜亮因为他们和案情的密切关系早已进入他的视野,杜宇峰是张扬的死党,荣鹏飞把杜宇峰吸收到专案组内不但送了人情给张扬,而且把张扬更紧密的联系到这件案子之中,田庆龙的案子不仅仅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背后涉及到太多的政治因素,刑事上的事情荣鹏飞可以处理,而政治上的事情,他必须找到一个人分担,这个人必须在江城乃至平海有着极好的人脉,张扬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那你为什么不选用匿名捐款?”
张扬伸出手,握住她的柔荑,轻轻握了捱道:“等明天拍摄完了,我陪你在江城好好玩玩!”
徐立华又问起张扬的终身大事,张扬含含糊糊的蒙混了过去。
何歆颜摇了摇头,岚山对这次国家经济开发区挂牌仪式极其重视,她是开场舞的领舞和编舞,责任很大,她打了个哈欠道:“真的有些困了,我回去了!”
张扬把何歆颜的回话告诉刘金城之后,刘金城当即表示会支付给何歆颜五万块酬劳,当然以何歆颜目前的名气,这个价钱已经很高,其中包含着太多和张扬的友情成分,张扬也不想占酒厂的便宜,在原有的基础上做主减掉了三万。
张扬笑着望向刘金城道:“别看刘厂长今天鼓掌特别起劲,其实我知道他肉疼,五万块啊,这笔钱不是小数目!”
张扬皱了皱眉头,车队又停下了,他落下窗口向外面望去,看到人群中有人拿着相机正在拍摄,张扬感到有些奇怪,李长宇之前专门强调过,让各部门尽量不要动用公车,仍然形成了这么大的规模,如果这件事被捅上去,恐怕李长宇又要面临一场危机。
当晚一直拍摄到凌晨一点钟才收工,酒厂方面已经为何歆颜安排好了住处,就安排在市政府一招,考虑到何歆颜奔波了一天,明天一早还要前往清台山拍摄外景,张扬把她送到一招。
张扬笑道:“只要顺利过去就好,钱这个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以后还可以再赚!”
张扬点点头,把手里的药和营养品放在一边:“妈!你病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如果不是小静打电话来,我还蒙在鼓里呢?”
张扬沿着红地毯铺成的通道走上了领奖台,从副市长严新建手里接过奖杯获奖证书,还有那个巨大的支票牌子,上面写着让人羡慕的金额50000圆,在93年的中国这可是一笔巨款。
完成了他的拍摄之后,何歆颜笑盈盈走了过去,用纸巾体贴的为张扬擦去额头上的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