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0章 世界很小

柳玉莹看到张扬带着这么多东西过来,也没跟他客气,结果后去厨房烹制了。
栾胜文笑道:“田厅长真是敬业。离开江城仍然不忘关心江城的案情进展!”
宋怀明留意到张扬走路有些一瘸一拐的,他并不知道张扬受得是枪伤。关切道:“你腿怎么了?”
刘金成笑道:“那韩国小丫头真漂亮!”
金敏儿低声道:“原来你早知道我的身份。”
林清红道:“张扬!我跟你商量一事儿!”
“你放心,伤口很快就会愈合。我保证不会留下一丝一毫的伤痕。”张扬以为金敏儿担心以后身上会留下伤痕,又有哪个女孩不爱美呢。
张扬当初冲入政法委这件事传得很广,梁成龙也知道,他低声道:“丁书记这个人的官声不错,对子女约束也算严格,丁斌这小子胆子小了点,不过也算不上什么坏人,你担心有些多余了。”
梁成龙在一旁也听了个差不多,笑眯眯看着他道:“什么事都好管。唯独感情的事情不好插手!”
林清红挂上手机,叹了口气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每天都没完没了的事儿!”
林清红道:“相信我们用不了多久就会在江城见面!”
张扬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陪着他俩碰了一杯酒。
柳玉莹从丈夫的话里听出,他应该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小声道:“怎么回事儿?”
张扬一旁笑道:“都什么时代了?还有干涉婚姻自由的事情。庄校长看起来挺开明的一个人啊!”
张扬和田庆龙的关系很好,他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如实告知了田庆龙,他也并不知道太多的内幕。毕竟公安局对他还是有所保留的。
张扬好奇道:“我说你家岳母夫人怎么这么烦你啊?”
“你小子少拍我马屁!这是省常委们一致的意见!不过你这次做得也很漂亮,没给我们平海丢人!”
柳玉莹这才向张扬看了一眼:“怎么了?”
宋怀明听说楚镇南和玛格丽特又吵架了,不禁笑了起来,他对这位老岳父的脾气了解颇深,知道楚司令向来都是火气上来六亲不认的人物。老岳母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他们两人相遇火星撞地球再正常不过,只可惜了女儿的一番苦心,她这次将外婆从美国劝回来,打心底是想帮助两位老人和好的,看来这次是没有希望了。
张扬点了点头,老老实实把楚嫣然和玛格丽特正在春熙谷度假村的事情说了。
金敏儿心中感动之余,又有些说不清的失落,轻声道:“所以……你以前故意接近我……你说你……女朋友和我长的很像,都是骗我的?”
“最近有没有见过嫣然。”
远处韩国代表团的成员开始呼唤金敏儿上车,金敏儿恋恋不舍得看了张扬一眼,轻声道:“以后还会见面吗。”
梁成龙叹了口气,深有感触道:“看来以后我得收敛点了!”
金敏儿淡然笑道:“我和张先生去滨江大道散步,没想到你们这么敏感!”
梁成龙道:“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认识我岳母的?”
金敏儿沉默了下去,左手抚摸右肩,张扬以为她伤口又疼了,低声道:“是不是伤口又疼了?”
庄晓棠道:“我知道你是嫣然的男朋友,所以让你过来,好好看看你,帮嫣然把把关。”
柳玉莹把刚刚蒸好的螃蟹端到餐桌上,招呼道:“老宋!张扬过来吃饭吧。”
宋怀明也听说了江城和韩国方面因为江城酒厂维权的事情发生纠纷,所以对张扬的这个解释并没有产生怀疑,邀请张扬来到客厅坐下。
张扬抗议道:“嫂夫人,什么叫骗啊?我跟楚嫣然那是自由恋爱!”
张扬单手关上行李箱,笑道:“伤口还疼吗。”
宋怀明笑道:“没什么可注意的。年轻人冲动点不是什么坏事,这就是血气方刚和老态龙钟的区别。等你到了我这年纪,让你去打架,恐怕你都提不起兴趣!”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
张扬驱车来到顾佳彤位于秋霞湖畔的别墅,这两天他需要好好的修养调息,这里无疑是理想的场所。
张扬点了点头,其实他这番话都是信口胡诌的。那帮泰国杀手是冲他来的,金敏儿只是被他连累了。不过这厮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说着连自己都觉着是真的了。
张扬一幅谨遵教诲的样子:“以后注意,以后注意!”
梁成龙向远处看了看,方才低声道:“我岳父岳母早就离婚了,我们大学处过一段,他妈那时候看我就不顺眼,后来我们吹了,也算如了她的心意,现在又走到一起,我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应该早就放下成见了,谁成想她还是那么讨m.hetushu.com厌我。我估计这次婚礼她也不会参加了。”
张扬道:“嫂夫人是女强人!专注事业也是应该的!”
朴正义怒吼道:“你悔辱我们韩国人!”那帮韩国人在他的怂恿下,都向张扬冲了上去,金敏儿怒道:“我看你们谁敢动手!”
梁成龙本来是想亲自去拜会未来丈母娘的,可林清红说母亲脾气不好,所以让他在外面等着,自己先看看情况再说,想不到现在母亲连她这个女儿也不愿认了。
张扬没有空手去人家的习惯,在秋霞湖边向当地渔民买了两条鲈鱼,五斤螃蟹,去未来老丈人家带点特产应该算不上是行贿。
庄晓棠颇有感触道:“嫣然的母亲走得早,老首长一个大男人,就是想照顾她也难免有疏漏之处。”
庄晓棠看到林清红脸上的笑容却突然收敛,她转身就走,林清红追上她:“妈!”
刘金成看出张扬走路不便,扶着她向电梯走去,低声道:“是不是太累了?”
张扬其实在林清红说出这件事的时候,就隐约猜到和乔梦媛有关,乔梦媛想介入南林寺商业广场的开发,曾经说过她有能力解决江城纺织厂的事情,原来她想到的解决办法就是让林清红介入,彻底改变江城纺织厂的体制,这的确是一个根治江城纺织厂种种弊端的办法,张扬微笑道:“这件事我会帮你留意,回江城之后,我会把你的想法汇报给相关负责人。”
“嫂子,您只管吩咐。”
张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跟韩国人打架了。”
田庆龙感叹道:“我是不甘心呐!”
张扬笑道:“嫂子的消息倒是灵通啊!”
张扬听出了刘金成的言外之意,看了今晚的事情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即日解释不通,干脆就不做解释。
宋怀明道:“你这么年轻就主管江城企改办,肩头的担子可不轻啊!张扬,以后做事必须要深思熟虑!”
张扬听到这里实在是肉麻的受不了,转身一口酒喷了出去。
张扬换好衣服,去和严新建道别之后,拿着自己的行李离开了国际会展中心大酒店,他不想继续住在这里,往后背箱放行李箱的时候,看到韩国经贸团离开酒店,金敏儿身穿深蓝色西服,白色短裙,拖着行李正准备登上前往机场的大巴,看到张扬,她愣了愣,随即脸上浮现出一个春光般灿烂的笑容。金敏儿将手中的行李交给身边的同伴,微笑看来到张扬的身边。
林清红瞪了他一眼道:“你羡慕了?”
林清红道:“嫣然,我见过几次,不过那时候她还小,张扬你可真有本事,居然把宋省长的女儿骗到手了!”
张扬道:“说心里话,我挺烦丁斌那小子!我总觉着这厮对我妹妹不怀好意!”
张大官人明白了,人家宋省长是说,这次的事情我不追究你责任就不错了,你还想升官?做梦去吧!他也只是随口说说,原没指望宋怀明能升他的官,笑道:“功过参半。看来这次我是没希望得到提升了。”
好在众人的紧张和担心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十点半的时候,张扬和金敏儿进入了国际会展中心酒店的大堂,金敏儿并无异样,张扬走路一瘸一拐。
梁成龙瞪着两眼道:“我说你怎么骂人呢?我不是人吗?”
楚嫣然交代他的事情他也没忘,伤势恢复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前往东江农业大学,拜访了副校长庄晓棠。
在北京乱空山先后两次被人袭击。这次又遇到这种事,几起事件和张扬的大意固然有关,跟他缺乏有效的防御方法也有很大的关系。
张扬也没想到这世上的事情这么巧。庄晓棠居然是林清红的母亲。也就是说。她是梁成龙未来的丈母娘。这世界真是小啊!
张扬笑了起来:“你他妈凭什么?手下败将,高丽棒子,都像你这么死皮赖脸吗?”
梁成龙饶有兴趣道:“想不到许嘉勇真的有些本事,居然能够把乔梦媛这位名媛哄得服服帖帖死心塌地!”
张扬当然不会把这件事照实说出来。他笑道:“跟韩国人打了一架,受了点轻伤。”
柳玉莹笑了起来:“张扬,我来平海的时间不长,可听说你打架已经好几回了,你怎么说也是国家干部,可不能动不动就跟人家打架啊!”
金敏儿秀眉微颦,充满反感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宋怀明笑着看了他一眼:“官场之所以复杂,是因为很多人先考虑到的是自己,人不怕有私心,怕的是混淆公私,损害集体的利益而满足个人的私欲。如果这样,就会分不清主次,看不到大局。”
张扬哑然失笑,这位http://www.hetushu.com东江农业大学的副校长居然这么无聊啊,只是为了帮楚嫣然把关这么简单。
“不了,我还得去师大看看我妹妹!”张扬对陪长辈吃饭没什么兴趣。他害怕庄晓棠又对自己查户口似的进行盘问,下次楚嫣然再让他拜访什么长辈,他是说什么都不会去了。
宋怀明笑道:“你是人民教师,不能动不动打打杀杀的。”
林清红道:“实不相瞒,我对江城并不了解,我有一个好朋友在那边投资,她知道我做纺织服装,所以帮我留意了一下,江城纺织厂的基础情况不错,现在遇到了此麻烦,正是切入的好时机。”
张扬道:“庄校长,是嫣然让我来拜访你的。”
电话是柳玉莹打来的,她邀请张扬晚上去家里做客,张扬知道这一定是宋怀明的意思,无论是平海代省长,还是他未来的岳父大人,张扬都不能拒绝,他看了看时间,距离六点半还有一个小时,答应柳玉莹一定会准时到达。
金敏儿的美眸看了看他的右腿:“你怎么样。”
张扬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好,一看到这么多韩国人涌上来,顿时感到有些不妙,这帮高丽棒子若是一拥而上,说不定自己的吃点小亏。
庄晓棠怒道:“你不要叫我妈,更不要来找我,我没你这个女儿!”说完她甩开林清红的手快步向办公楼内走去。
张扬这次来见庄晓棠是因为楚嫣然,他也没空着手来,将买来的茶叶放在庄晓棠办公桌上:“庄校长,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林清红微笑道:“话虽然虚伪了点,可我爱听,男人都是骗子,可女人明明知道却心甘情愿的受骗!”
庄晓棠笑着打量了一下张扬:“张扬,我听说你很久了!”
晚风已经有些凉意,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秋,宋怀明端着茶盏,望着空中的明月,若有所思道:“如果每一个官员都能做到胸怀明月,坦坦荡荡,我们的改革开放事业将会顺利许多。”
此时林清红走了回来,她业务很忙。手机几乎没有一刻停下,梁成龙忍不住埋怨道:“我说清红,你那手机就不能关一会儿,吃饭都不能素净。”
张扬看了看大腿的伤势,伤口处已经长出新鲜的肉芽,他配制的伤药十分灵验,估计三日内就能够完全愈合。想来金敏儿恢复的速度也会一样,到时候又不知会如何惊奇了。
“乔梦媛!”
梁成龙笑道:“在我眼中除了你以外再没有其它女人的位置!”
严新建对此深表遗憾,舞会上张扬和金敏儿的表现所有人都看到了。一曲探戈赢得了满堂彩,这位企改办的年轻主任十有八九用他的个人魅力把这位韩国大美女给勾走了,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万一搞出什么事情,就不是单纯的生活作风问题了,搞不好会闹出国际影响来,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上升到国际层面的,在严副市长的印象中,别说是江城、就算是整个平海都没有一件,这厮该不会开创历史先河吧。
金敏儿向张扬看了一眼,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话,低头走人电梯之中。
晚饭后,张扬陪同宋怀明来到天台饮茶。
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我说你们就不能少想点龌龊的事情?”
柳玉莹红着俏脸瞪了他一眼,两夫妻之间的感情真的很不错。
张扬猜测到庄晓棠过去说不定是部队转业的,他把楚嫣然邀请庄晓棠前往春熙谷温泉度假的事情说了。对他来说楚嫣然交给他的任务全部完成,起身向庄晓棠告辞。
张扬低声道:“人心很复杂,社会很复杂,官场更复杂!”
庄晓棠看到张扬如此坚决也就不再勉强,她把张扬送到办公楼下,张扬正准备告辞离去的时候,一辆灰色奥迪在他身边停下,车上下来的居然是天骄集团总裁林清红,她和张扬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金敏儿拿出签名笔,让张扬伸出手掌,在他掌心飞快的写下了一连串的电话号码:“有机会给我电话!”
宋怀明和张扬一前一后走了过去,柳玉莹帮他们开了瓶茅台,张扬起身想要倒酒,却被宋怀明阻止:“算了,你身上有伤,还是让你柳姨倒吧。”
梁成龙乐呵呵道:“我看那个韩国美少女不错,你们两人也蛮般配的!”
宋怀明这才把江城酒厂为了维权和韩国人生纠纷的事情说了,柳玉莹听说韩国人先向江城副市长严新建出手的事情后,不由得义愤填膺道:“这帮韩国人实在太嚣张了,的确该打!”
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张扬对梁成龙的个人私事也没有太大的兴趣。这时候赵静才给他回电话过来。距离给赵静http://m•hetushu.com打传呼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张扬不禁有些着恼,这个妹妹真是越来越让他看不懂了。
林清红笑道:“张扬,你别捧我了我也不想当这个女强人,可让我窝在家里,整天和柴米油盐酱醋茶打交道,我又不甘心,所以像我这样的女人没人喜欢。”
林清红咬了咬嘴唇,神情失落的来到车前,有些尴尬的向张扬笑了笑:“不好意思,让你看到了!”
张扬和梁成龙同时笑了起来。
林清红道:“你不要看梦媛表面上文文弱弱的,心底却是很有主见。许嘉勇和她的婚事在家里受到很大的阻碍,她妈妈坚决反对,乔书记也对许嘉勇没有太多的好感,可梦媛仍然坚持己见!前些日子她和许嘉勇专门去北京探望乔老,得到了乔老的同意。”
张扬内心一动,林清红的天骄集团存国内纺织服装业都是数得着的。她介入江城纺织厂,无论对张扬还是对企业来说都是一个利好消息。江城纺织厂的问题拖了很久,一直没有得到彻底解决,身为企改办主任,如果这件事能够处理好,自己在江城体制中的地位肯定会更加稳固。张扬道:“嫂子你江城的那位朋友是谁啊?”
“我可没那想法,就是觉着有些好奇,乔梦媛放着云安河这么好的环境不去发展反而选择了我们江城,真是奇怪。”
张扬摇一摇头:“没骗你,全是真的,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和她会长的一模一样。”
林清红缓缓落下酒杯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郭建看出张扬找庄晓棠有事,知趣的起身告退。
林清红咯咯笑了起来,美眸中流露出一丝情意:“那我把公司全都转出去,你养我?”
林清红叹了口气道:“一起吃饭吧,学府饭店,成龙在那边等着呢!”
林清红笑着点了点头,向庄晓棠道:“妈,你和张扬认识?”
“嫣然有这么多人照顾她很幸运。”
庄晓棠今年五十三岁,是东江农业大学主管教学的副校长,春阳调料厂的配方就是在她的帮助下完成的。张扬来到庄晓棠的办公室,发现郭达亮的儿子郭建也在那里,郭建看到张扬很惊喜的叫了声张主任,规规矩矩站了起来。郭达亮父子对张扬很尊重,郭建向来都把张扬当长辈来看,虽然张扬的实际年龄比他还要小。
跟赵静聊了两句,刚叮嘱了句她和丁斌相处要注意距离,赵静就以有事为由挂上了电话。
挂上电话张扬长舒了一口气,一直以来秦朴都是一个极大的隐患,他并不担心秦朴向自己下手,真正让他担心的是秦朴对付他的家人,这次成功将秦朴除掉等于将这个危险因素彻底清除掉,以后可以安心许多。
张扬想了想,鼓起勇气道:“口是心非,其实我想揍那帮韩国人!”
张扬把楚嫣然托他的事情说了一遍。
张扬道:“听宋省长的意思,是不是要提升我,重用我啊?”
张扬独自躺在游泳池中,仰望着蓝天白云,整个人进入了空明的境界之中,在水中运行内息,修复损伤的经脉,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田庆龙对江城的事情还是极其关心的,几杯酒过后,他就开始询问相关案情的最新进展,其中有他不甘心的因素在内,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方文南的儿子方海涛之死。这件事牵涉到了他的儿子田斌,虽然现在没有确切的证据和田斌有关,可是他凭着一个老警察的直觉意识到,江城警方已经开始怀疑田斌。这让田庆龙的内心笼上了一层阴云。
再度睁开双目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张扬离开游泳池,披上浴巾。发现手机上已经有了十多个未接电话,其中一个是宋怀明的宅电,张扬马上拨了过去。
张扬从口袋中取出一个玉瓶交给她:“里面还有一些,留给你以后用。”
只有韩国代表团十分的紧张,因为金敏儿自从离开舞会之后就失去了消息,很多人都看到她是和张扬一起出去的,所以韩国经贸团团长黄传善理所当然的找到了江城副市长严新建表示了严正抗议。
江城方面听到了动静,副市长严新建率领经贸团成员也匆匆赶了过来。刘金成一把将铁制的指示牌操了起来,经贸团中他和张扬的关系最铁。自然第一个冲锋在前。
宋怀明笑着摇了摇头:“想不到你张扬居然也学会主动道歉了,这番话是口是心非呢还是真心实意?”
张扬并没有宋怀明教育自己而感到不快,人家宋省长教育自己,那是把他当成自己人了,虽然张扬对宋怀明的很多说法都有不同的看法,可仍然表现的谦和*图*书虚诚恳,这样的态度让宋怀明很是满意。
韩国经贸团团长黄传善及时赶到了,他大声喝止了朴正义那帮年轻人。来到金敏儿面前,看了看金敏儿又看了看张扬,方才道:“敏儿,你去了哪里?大家很担心你!”
“还行,估计完全恢复还得两三天。”
黄传善点了点头,虽然他也觉着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可总不能因为金敏儿和张扬出去就大打出手不是?他劝所以经贸团成员回去。
张扬也发现了,心中不由得暗自苦笑,这个章碧君搞什么?准备衣服都弄成了这个样子,这不是存心让别人误会吗?其实这也怪不得章碧君,毕竟事发仓促,她让人随便准备了两套衣服,还是国安内部的工作服。
离开东江之前,张扬专门去拜访了刚刚升任平海公安厅副厅长的田庆龙,田庆龙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身体已经基本上恢复了过来,听说张扬前来看他,专门请张扬到福德门烤鸭店订了位置,又把白沙区公安局副局长栾胜文,广盛分局副局长张德放这帮人都喊了过来。张扬从心底是不待见张德放这个人的,可田庆龙既然有这样的安排他当然不会有反时。
宋怀明明白柳玉莹的苦心,所以她提出请张扬到家里吃饭,宋怀明并不反对,而且还推掉了其它事在家里等张扬,宋怀明的内心深处无疑是渴望和女儿恢复关系的,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已经学会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感情,只要女儿能够幸福,就算她一辈子不搭理自己又能怎样?
金敏儿看到他们群情激愤的样子,马上意识到他们可能会对张扬不利。慌忙上前一步,挡在张扬的面前,怒道:“你们干什么?”
田庆龙从江城公安局长的位置上退下来,内心之中是极不甘心的,身为公安局长,最后竟然被几个未成年少年给暗算,这对田庆龙来说是奇耻大辱。可身为国家干部,必须遵循上级的指示,上面让他退下来,他只能听从命令。
庄晓棠道:“我和嫣然的外婆是好朋友,嫣然小的时候,我帮忙照顾过她,我当她自己孩子一样。”
梁成龙点了点头:“当然。”
“你现在乐意,将来一定不会这么说。”林清红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道:“女人如果过度依赖男人就会失去自我,失去自我那么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宋怀明哈哈大笑,他落下茶盏道:“知道省里的态度吗?你们大张旗鼓的在金秋经贸会维权,并最终能够取得胜利,如果没有省里的默许,你觉着这件事可能办到吗?”
“听说你们江城纺织厂遇到点麻烦,我想介入!”
张扬这才想起去拿自己的名片,金敏儿笑着向后退去:“不用了,我有!”
张扬笑道:“我求你了,我实在受不了了,你这话太他妈琼瑶了!”
柳玉莹笑了起来,挑了一只最大母蟹放在张扬面前:“好样的,扬我中华国威,这螃蟹是阿姨奖励你的!”
宋怀明想不到这厮居然这么直接的找自己要起官来,看来真的不能给他太多的好脸色,淡然道:“韩国商贸团一直抗议到了外交部,这件事你说该怎么办啊。”
林清红看了张扬一眼,她意识到张扬想从自己的嘴里打听到乔梦媛的一些信息,微笑提醒道:“你可别对她产生什么想法,梦媛对许嘉勇可是一往情深!”
张扬毕竟枪伤未愈,不敢多饮,陪着宋怀明喝了三两白酒,柳玉莹也关心楚嫣然的事情,席间问了几句,张扬对他们两人的感觉不错,从他认识柳玉莹的这段时间来看,她对宋怀明的关心是母庸质疑的,爱屋及乌,她对楚嫣然也很关心,迫切的想改变和楚嫣然之间的关系,想帮助宋怀明父女和好,只可惜找不到正确的途径,张扬的出现无疑带给了她一丝希望。
宋怀明哈哈笑道:“借花献佛,柳校长很会做事啊。”
金敏儿咬了咬樱唇小声道:“你还想我中枪啊?”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说这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一定会!”
朴正义留意到金敏儿新换了衣服,更让他着恼的是,金敏儿这身衣服出来有男女款式的区别之外,颜色质地都是一模一样,简直就是情侣装。
这一夜张扬睡的很沉,直到上午十点多钟方才被手机铃声吵醒,电话是章碧君打来的。那名黑衣人的身份被最终确定,他就是泰朴,他从泰国经老挝边境入中国的,目的就是给他的弟弟秦粤报仇。不过他没有对张扬的实力有正确的估计,在这次刺杀张扬的行动中丢掉了性命。
金敏儿摇了摇头:“很神奇啊。”
郭建这次来是为了新调料配方问题的,有了他和-图-书的引见,张扬省去了自我介绍的麻烦。
她向大巴车跑去,迈着轻盈的步伐如同一只欢快的小鹿。
张扬和梁成龙时望了一眼,都露出一丝苦笑,张扬心中暗道,这梁成龙以后有的受了,林清红可不是个简单的女人,这厮找林清红不是自己给自己数紧箍咒吗?
张大官人的生活五彩缤纷色彩纷呈。只有冷静下来,方才发现自己专注官场历练的同时,忽略了武功方面的修炼,在这次国际会展中心的袭击中,如果不是金敏儿在关键时刻推了他一把,恐怕他已经被杀手洞穿了心脏,就算他再有本事,也只能接受死亡的结局。
张德放道:“田厅长,其实您为党和人民奋斗了这么多年,也该好好歇歇了,给我们这些年轻人一些机会,不然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表现自己的能力啊!”
金敏儿微笑道:“我相信你!”今晚她亲眼见证了张扬太多的神奇,所以对张扬的话她没有任何怀疑。
张扬也不想看到人家的隐私,他笑道:“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
在东江疗养了两天之后,张扬身上的枪伤总算恢复的七七八八,章碧君打电话让他还车,这厮开着这辆豪华奔驰颇为顺手,如果不是国安泄露了他的身份,他也不会被秦朴追杀到东江,所以他只当没有听见,开着奔驰车在东江继续逛荡,什么时候离开,再考虑还给国安。
“不是!”
林清红端起酒杯道:“不谈这件事,说起来就心烦,反正打我大学起,我妈就特烦梁成龙。按照她的话来说,横看竖看你都像一条虫,那里有半点成龙的样子。”
张扬道:“嫂子,你对乔梦媛这个人很了解了?”
林清红起身去洗手间的功夫,梁成龙低声向张扬道:“白燕的事情帮我兜着点,千万别让林清红知道。”
朴正义大吼道:“他带你去了哪里?”
严新建也火了,这帮韩国人也太嚣张了,别说金敏儿平平安安的回来了,就算她彻夜不归,被张扬给拐跑了,这也是两厢情愿的事情,哪轮到这帮人插手?严新建也掳起袖子,那天被韩国人打了一拳,虽说老子宽宏大量不跟你们计较,可我也憋屈的很,老子也想打人!
张扬笑道:“林小姐好。”林清红是梁成龙的未婚妻,张扬对她表现的很客气。
面对这位未来的老岳父,张扬多少有些忐忑,像宋怀明这种境界的政治高手,张扬做事很难瞒过他,不过宋怀明也没有谈到政治,他对张扬的定位是一个晚辈,宋怀明很开通。他并不反时张扬和女儿交往,可是他也没有把张扬当成自己的未来女婿,年轻人的感情事情不会过问。但是他决不允许有人欺负他的女儿,这正是宋怀明的高明之处,他给张扬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却不主动挑明任何事。
张扬低声道:“很多国外势力对中韩建交持有仇视反对的态度,所以他们想要通过这种方式破坏我们两国的关系,组织上为了确保你的安全,所以派我来保护你。只是想不到敌人这么狡猾,还是被他们找到了机会。”这厮在说谎上很有天赋,利用国际关系把这件事说的有鼻子有眼。
不等他们走到电梯前,一帮韩国人都涌了上来,为首的就是朴正义。他在舞会现场就憋了一肚子气,现在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看到张扬和金敏儿回来,他马上就冲上去兴师问罪。
张扬听说梁成龙也来了,于是点了点头。
张扬趁机恭维道:“宋省长英明!”
梁成龙有些不满道:“我说实话你至于这么夸张吗?”
朴正义看到金敏儿还维护张扬,心中又嫉又恨,他大吼道:“张扬,我要跟你决斗!”
张扬把杯中酒喝干,缓缓落下酒杯道:“希望如此吧。”
庄晓棠道:“吃完午饭再走吧,感受一下我们农大的伙食。”
宾馆的房门被轻轻敲响,却是刘金成过来,向他告辞,经贸团今天就要返回江城,张扬还要在东江呆上两天,所以没准备和他们一起离去。
韩国人离去之后,江城经贸团发出阵阵欢呼,几名年轻人都凑到张扬身边,向他竖起了大拇指:“张主任,你真给我们中国人长脸!”
梁成龙听林清红说完,不由得苦笑道:“她就这么烦我啊。”
回到国际会展中心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因为国安的及时介入,当晚的这起枪战消息被严格的封锁起来。虽然很多人觉察到当晚的气氛有些不对,可又搞清楚这种不对究竟来源于哪里。
张扬总觉着宋怀明是在说自己。他主动检讨道:“宋省长,这次和韩国商贸团的纠纷是我引起的,我承认我没有考虑太多,没有顾忌这次的金秋商贸会,缺乏大局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