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8章 故布疑阵

夜晚的江城第仁人民医院笼罩在寂静的氛围中,江城从下午开始又下起了小雪,因为气温的缘故,雪落在地上很快就融化,并没有积雪,地面变得泥泞湿滑。
董得志笑了起来:“真是太好了!”
田庆龙道:“警局内部掌握线人资料的并不多!”
董得志神情惨淡他捂着流血的手掌,冷冷道:“不必问了,张辉生他们这么做是我授意的,那名杀手也是我雇佣的!我就是想杀掉田成龙。杀掉田斌,你满意了?”
荣鹏飞笑道:“张辉生没事,刚才转移的是一张空床,田厅长坚持田斌和张辉生不需要转移。”
“蓬!”地一声枪响,却是副局长董得志率先扣动了扳机,这一枪正中黑衣人的胸口,那黑衣人身体摇晃了一下,倒在雪地之上。
所有常委都报以热烈的掌声。
张扬将手里的东西放下,乐呵呵在沙上坐下:“小苏,给我来杯水。渴了!”
常委会以后,几位市常委一起去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探望了仍然在养伤的田斌。
田庆龙惊喜万分,颤声道:“小斌。”
平海公安厅副厅长田庆龙和妻子都在病房陪着儿子,看到江城市市常委悉数到来,田庆龙也不禁感到有些激动,他知道这些常委的到来并非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自己的儿子。正是田斌的英勇举动感动了每一位常委,他们的前来是对田斌英雄行为的肯定,田庆龙望着一脸激动表情的儿子,心中由衷升起一种自豪感,这才是他田庆龙的儿子,这才是他的骄傲。
荣鹏飞、田庆龙、张扬一起来到了隔壁的病房,田斌望着父亲,又看了看荣鹏飞,他低声道:“我是警察。我不会亵读法律……”
这帮市委常委走后,张扬他们几个才拿着礼物走入病房中。
董得志笑了笑:“我也希望他是无罪的,不过任何事都要讲究证据!不能相信他的一面之词!”
“很好!”
左拥军解释的很清楚,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二次手术很成功,想不到这次的手术让我们发现了一个陈旧的凝血块,正是这个凝血块导致张辉生昏迷不醒,取出凝血块后。我估计不过二十四个小时他就会醒来。”
苏媛媛没好气道:“我是给杜书记服务的,又不是给你服务的,想喝水,自己去倒!”
在征得于子良同意之后,护士取下了田斌的氧气罩,田斌的声音虚弱无力:“他们想杀我……故意让我们……离开……囚车……然后对我们进行枪击。”
代市长左援朝道:“有件事我很好奇,田斌在整起事件中充当着怎样的角色?”他之所以在这时候提出这件事,其目的就是为了帮助田斌正名,毕竟左家和田家是亲戚关系。
张扬陪着杜天野来到餐厅坐下,两人对饮了几杯后,杜天野道:“顾明健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想不到这次会惹下这么大的麻烦。”
一切重新陷入寂静之中,两名警察无聊的张望着,其中一人站起身。来到走廊的尽头,推开窗户。点燃了一支香烟。他忽然听到了警报声,以为是自己的香烟触了火警,慌忙把香烟给掐灭,可就在这时。大楼停电了,黑暗仅仅持续了短暂的几秒钟时间,然后应急电源启动,整个楼道重新恢复了光亮。耳边响起沉闷的爆炸声响,他望向自己的同伴,大声道:“有爆炸,你去看看!”
张扬晚上来到了一招杜天野的住处。市委书记杜天野因为召开办公会还没有回来,只有明星服务员苏媛媛在那里整理房间,餐厅内已经摆放了几样小菜,杜天野事先已经交代过,让苏媛媛准备一下,晚上张扬过来吃饭。
董得志正要扣动扳机,一道雪亮的光芒从床上射了出来,一柄飞刀准确无误的刺入他的右手,剧痛让董得志的配枪失手落下。床上躺着的并非是田斌,而是张扬,张扬似笑非笑的望着董得志:“董局,真是想不到,难道你觉着做罪犯比做警察更有前途?”
江城公安局长荣鹏飞赶到病房大厅,他健步如飞,向现场警察道:“疑犯呢?”
荣鹏飞厉声道:“带走!”
田斌真诚道:“谢谢!”
黑衣人冷冷看着那些警察,他举起手枪,瞄准了那群警察。
张扬笑道:“应该谢你才对。不是你舍生忘死的付出,董得志那个老狐狸也不会被顺利挖出来。”
姜亮是专案组的副组长,他笑道:“双手欢迎,欢迎英雄回归!不过这事儿还得荣局同意!”
田斌道:“他们设下了圈套。”说了这番话之后,他已经耗尽了体力,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电梯门和_图_书打开,一名身穿黑衣带着黑框眼镜的男子大步走出电梯,六名便衣警察从举枪对准了电梯口:“举起手来!”
董得志窘得满脸通红,他低声道:“等这件事过去后,我会承担自己应有的责任!”
张扬暗叹,这明星服务员就是有眼色,对市委书记伺候的真是周到。
姜亮道:“可这件事董得志未必是元凶!”
杜天野忍不住骂道:“屁的大局观。你假公济私还要找个理由,在我面前少来那套!”
“你很护短!”
田庆龙道:“错就错在他以为自己的计划完美无缺,刘五找人杀方海涛,刘五又曾经是田斌的线人。这一手的确很巧妙,可以把嫌疑引到田斌的身上。”
张扬也闻讯赶到了医院,他来到病房前也经过了警察的严密检查,董得志负责田斌和张辉生的安全,看来丝毫没有马虎大意,对每个出入病房的人员都进行严格检查,力求做到毫无疏漏。
杜天野这时走了进来,苏媛媛走过去帮助接过杜天野脱下的风衣,又从他手中接过公文包。
张扬在这时候走了进来,他向董得志点了点头,在一旁坐下道:“左院长,还得麻烦你一次,我想去看看田斌,没你引路我进不去门!”
董得志点了点头。
董得志也凑了过去。
田斌谦虚道:“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我们整个公安系统联合作战的结果。”
杜天野看到张扬喝着冰水,有些诧异道:“你不喝茶?”
荣鹏飞道:“现在我可以向大家公布事实的真相了,田斌这次的入狱是我和田斌联手设下的一个局,目的就是让幕后黑手放弃警惕,继续出手,从而将他挖出来。田斌同志是一个优秀的警察,他在这次案情侦破的过程中,忍辱负重,顽强不屈,冒着生命危险潜入看守所内部。没有坚强的意志是无法忍受这样的屈辱和非议的,田斌同志表现出一个警察优秀的素质,他用鲜血和生命操卫了法律和正义,他无愧于一个党员的称号,无愧于警察神圣的职责!”
董得志茫然摇了摇头,他继续向前走去,来到田斌的病房,推门走了进去。
张扬叹了口气道:“级别不够,享受不了那个待遇!”
董得志用力抽了口烟,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对不起,我反应过激。差点造成无法弥补的错误,你把医院的警戒任务交给我,我没有做好,张辉生还是死了。”
董得志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认为!”
于子良道:“病人需要休息,我看先这样吧!”
荣鹏飞微笑道:“董局,别急着走,我还有话想问你呢!”
董得志点了点头:“很有道理!”
荣鹏飞脸色严峻道:“怎么样?你负责医院安防?怎么会有杀手混进来?”他显然走动了真怒,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根本不给董得志这个老资格任何的面子。
苏媛媛道:“我是一个服务员。哪敢跟你大主任生气,您千万别多想!”
“不是护短,是信任,这种信任要建立在了解的基础上!我信任我的儿子!”
董得志望着荣鹏飞的背影,整个人变得无比沮丧,他慢慢走向重症监护是,隔着玻璃窗,看到张辉生的房间内有两名警察,其中一名警察做着笔录。另外一名警察附在张辉生的耳边好像在倾听着什么。
田庆龙转过身来,疲惫的双目布满血丝,他摇了摇头道:“小斌不醒,我睡不着!”
董得志点了点头:“不错,是该真相大白了!”他掏出了腰间的手枪。瞄准了田庆龙的头颅,这一次他应该不会错过。
荣鹏飞微笑道:“在那种情况下,开枪是一个警察的自然反应,刚才我的情缘激动了一点,希望董局不要见怪。”
荣鹏飞怒视董得志,吼叫道:“谁让你开枪的?”
那男子举枪向外就射,那些事先埋伏的警察因为接到命令务必要留下活口,所以不敢对他进行射击。因为警方的投鼠忌器,那名杀手重新退入电梯之中。他咬了咬下唇,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按下了顶层二十楼的按键。
董得志低声道:“的确应该怀疑内部出了问题!”
董得志道:“你坚持不让张辉生转移,和荣鹏飞私下达成了默契,还把我蒙在鼓里,你早就怀疑我!”
董得志的一枪瞄准的是杀手的心脏位置,可是这名杀手的心脏却是生在右边的,这一枪并没有致命。
董得志这条潜藏在背后的大蛇。终于在荣鹏飞的精心布局下乱了方寸。他清楚张辉生的苏醒意味着什么,如果不除掉张辉生,自己必将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www.hetushu•com,董得志不得不下定决心孤注一掷,从他雇佣的杀手被困,他开始意识到,荣鹏飞也在布局,在天台的一枪是为了消除隐患。更是将他的惶恐和心虚暴露于荣鹏飞的眼前。可天意弄人。杀手竟然是一个右位心,他的一枪并没有击中杀手的要害。而张辉生仍然活着。秦白故意传递出他已经苏醒的信号。这接二连三的信号已经逐步击垮了董得志的意志,他因为无法承受大的精神压力而崩溃专入田斌病房的时候,他已经有出决心。他要杀死田庆龙父子,给这件事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董得志摇了摇头:“你没有机会!我不会坐牢!”他昂阔步的走了出去。
蒋心悦道:“你这身体还没好呢。就想着去冒险,我不同意!老田。你说说儿子!”
张扬和姜亮、杜宇峰、秦白几个也一起过来,看到眼前的场面几个人都留在外面,人家市委常委集体探望。可没他们插脚的地方。
荣鹏飞缓步来到董得志的面前。低声道:“董局,疑凶没事,你不必自责了!”
董得志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你和我都有这个可能!”
“爸……”
“报告局长,疑犯正在上楼!”
黑衣人冲上二十楼,他抓住黑框眼镜扔到了一边,他有种不祥的预感。今天恐怕无法从这里逃脱出去,他一枪将通往天台的门锁打烂,抬脚踹开铁门,走上楼顶的天台,雪花漫天飞舞,黑衣人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来吧!”他一步步向天台的中心退去,他已经无路可逃,很快全副武功装的警察就冲上了天台。
张辉生的二次手术是在故布疑阵,荣鹏飞在和左拥军于子良一番深谈之后,决定利用这种方法。抛出张辉生即将苏醒的信息,让幕后的策者心惊,为了确保自身不被暴露,这个策划者必须要消除掉张辉生这个隐患。
电话打到了公安局副局长董得志那里,董得志马上做出决定,让他们配合医务人员进行转移。两名警察进行了分工,一人负责帮助田斌转移,另外一个照顾张辉生这边。
左拥军连连点头。
“放下武器!”随后赶到的荣鹏飞大声怒吼着。
董得志低声道:“我们警察做任何事都要讲究证据!”
董得志认得门前的秦白,低声道:“里面怎么回事?”
杜天野这才留意到门外的张扬,不禁笑道:“张扬,你也来探望田斌同志?”
荣鹏飞大声道:“马上抢救!”
张扬只当没有看见,他把给杜天野捎来的东西交给他,杜天野道:“吃饭吧,晚上我没什么事,一起喝两杯!”
那名警察点了点头,指向重症监护室道:“你负责这边!”他刚刚站起身,消防警报剧烈响起,值班的医生护士全都跑了出来。
董得志道:“田斌,董叔叔在这里,有什么话你对我说也是一样。”
田庆龙缓缓回过头去,深邃的目光盯住董得志:“知不知道我这一生中最遗憾的是什么事?身为公安局长。被别人在自己的辖区连捅数刀。而我却再也没有机会挣破此案,这是我的遗憾,更是我的耻辱。我虽然去了东江,可我内心中始终放不下这件事。想杀我的人,一定对我的习惯十分熟悉,对我的行动十分得清楚!我开始怀疑这个人来自于警察局内部。”
望着董得志青白可怖的面容。荣鹏飞两道剑眉紧皱在一起,他始终觉着董得志只是这个阴谋中重要的一丝,抓住董得志就意味着可以打开缺口,将背后的阴谋逐步揭示开来,然而董得志的死亡让刚刚取得的进展就此停滞。
几名警察围拢了过去,其中一人探了探那杀手的颈侧动脉,抬头惊喜道:“荣局,他还活着,他还活着!”
在三名医护人员的看护下,张辉生躺在推车上被送往电梯,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一名身穿白大褂带着帽子口罩的医生走了出来,他一声不吭。倏然从腰间拔出手枪,瞄准那名警察当胸就是一枪,几名医护人员惊恐的蹲了下去,那医生枪口对准推车连续射出三枪。射击之后,他迅速撤入电梯之中,按下电扭,电梯门缓缓合拢。
董得志这次寸步不让,大吼道:“难道我眼睁睁看着他杀死我们自己人?”
董得志的自杀在江城引起极大的反响,而公安系统内部也开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整风运动,现在江城公安已经意识到这位新来公安局长的厉害,看似温文尔雅和蔼可亲的荣鹏飞,其人的侦破水准之高,在平海公安系统内绝对称得上出类拔萃。他上任短m.hetushu.com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将隐藏在公安内部的毒瘤挖出,这件事震动了整个公安系统。
常委会上,荣鹏飞针对公安系统新近发生的一系列时间做了一份说明,他声音凝重道:“江城新近发生的一系列案件,都和公安内都有着直接的关系,从前局长田庆龙同志遇刺,到方海涛死于看守所内部。直到最近田斌同志被枪击,这些事全都有公安内部人员参与董得志的落网,意味着我们江城公安系统内部的最大毒瘤终于可以清除,我已经着手整顿公安内部纪律,力求肃清我们队伍中所有的杂质,让我们的公安队伍重归纯洁,取得最大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田庆龙道:“我儿子不是罪犯!”
田庆龙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无论犯罪手法多么隐蔽,多么巧妙。最终还是要露出破绽的!”
市委书记:“田斌同志的事迹要大力宣扬,要让老百姓们看到我们警察队伍的正面形象。要让江城所有市民都认识到,我们的警察队伍无时无刻不把老百姓的安宁放在心头,无时无刻不把公理和正义放在心头!”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改革开放经济发展想要取的成功,必须要以和平安定为前提,有了和谐安定的环境一切才能够得到保障,老祖宗不是说过,安居方能乐业吗?江城是一座老城,遗留下来的东西有精华也有糟粕,我们领导层的任务就是让精华和好的东西得到张扬,让糟舶和坏的东西远离我们的社会远离我们的市民,只有这样我们才算尽到了我们的责任,我希望警察队伍涌现出越来越多像田斌这样的警察,换我们江城一个朗朗乾坤!”
田庆龙道:“张辉生的档案显示,他是你一手提拔起来的!”
张扬握住田斌的手腕,一股内力送了过去,田斌得到张扬的帮助,精神又振作了一点:“我……我要见……荣局……我要向他解释。”
蒋心悦默默流泪,所不同的是。这次是幸福的泪水,儿子终于不要背负罪名,他是英雄,一个真真正正的英雄。
“怎么没有关系?顾书记是我们平海的省委书记,顾明健出事情的心情就会受到影响,就会影响到他的工作效率,平海受到影响,咱们江城就会受到影响。顾佳彤是咱们江城的投资商,她的情绪变化也会影响到药厂的未来发展,身为企改办主任,我当然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帮助他们解决后顾之忧,平海才能正常发展,企业才能正常发展,这就叫大局观。”
“要理由吗?
荣鹏飞的眼圈红了,他握住田斌的手,一字一句道:“你是警察!”
姜亮垂头丧气的向荣鹏飞道:“对不起,荣局,你处罚我吧!”
杜天野在张扬的身边坐下,苏媛媛马上端上来一杯热腾腾的红茶。
董得志叹了口气道:“田局,你也该去歇歇了,这样下去,田斌还没醒,你自己先累病了!”虽然田庆龙已经是平海公安厅副厅长,董得志仍然保持着过去对他的称呼。
董得志望向于子良,通过这两天的观察,于子良的医术已经得到公众的认同,显然他的话要比左拥军还要有分量,要有权威性,于子良笑道:“我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这下好了,只要他醒来这件案子就可以水落石出了!”
田庆龙道:“方海涛之死,让我更加坚定这个想法!除非是警察内部出了问题,才能够将一切做得如此隐蔽,才能够深入到看守所的内部。杀死方海涛,其目的是挑起方文南对我们田家的仇恨。他们恨得不是田斌,而是我!是我这个江城前公安局局长田庆龙!”
当左拥军把这一消息通知警方后,所有警员同时出一声欢呼。
“你怀疑我?”董得志的声音微微有些抖。
田斌的事情从表面上看是一起逃狱事件,可仔细剖析这件事疑点很多。老鬼是在近距离被射杀的,田斌中枪也都是在近距离,按照正常推论。狱警应该在鸣枪示警无效的前提下才会开枪,田斌和老鬼都没有逃出有效射程范围。更何况没有人比荣鹏飞更清楚田斌入狱的真相,他以身作饵,利用自己来引出这条幕后的大蛇,田斌是警察,不是罪犯,在那种情况下他绝不会逃跑,所以从一开始,荣鹏飞就将这次的事件定义为一个圈套,一个想利用机会除去田斌的圈套。但是他缺少证据,没有证据的前提下,是不可以做出指证的。
田庆龙道:“这次田斌躲过大劫多亏了张扬!”
董得志在被送往公安机关的途中突然倒地,姜亮慌忙把他送回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等到达和图书医院的时候,董得志已经断气,原因是氰化钾中毒。董得志今晚已经孤注一掷,他走入田斌病房的时候,已经在嘴里含了一个装着氰化钾的塑料包,当他明白事情暴露之时就已经下定决心,用死亡来捍卫自己的尊严。
两名警察迅速和同伴取得了联系。大楼发生了火灾,医院为了保证病人的安全已经开始紧急疏散。
鲜血从他的身下汩汩流出,瞬间将孪地染红。
重症监护室外,两名负责值班的刑警正在观察着周围的动静,这条走廊内空空荡荡,为了确保田斌和张辉生的安全,医院内一共设立了两道防线,一名护士走出监护室向两名刑警笑了笑道:“还呆着呢?你们坐在这里搞得我们医院上上下下都紧张起来了。”
杜天野看了看神情尴尬的苏媛媛,顿时明白是什么事情,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田庆龙道:“张辉生醒了,杀手没死,什么证据都有了!”
董得志没有说话,静静望着田庆龙的背影。
张扬怎么听这苏媛媛都好像在嘲讽自己,看到苏媛媛换好了沙巾。他又走过去坐下,拿起了电视机遥控。打开电视,电视上正在播出清台山旅游专题,这期专题刚巧是天空卫视制作的,海兰是主持人,望着海兰娇美的姿容,张大官人有些呆。
常委们以热烈的掌声对杜天野的这番话做出反应。
田庆龙冷冷道:“公安系统中一样有败类的存在!”他盯住董得志的眼睛:“张辉生已经醒了,你请来的杀手还活着,一切都要真相大白了!”
田庆龙镇定依旧:“老董。为件么要这么做?”
秦白也以尊敬的眼光看着田斌。
姜亮走了过来,他面带喜色道:“荣局,手术室有消息了,那名杀手手术前把雇佣者的名字供了出来!左院长请你过去,他要亲自把纸条交给你!”
荣鹏飞虽然心中也是沮丧到了极点。可表面上仍然带着微笑:“如果说到责任,我应该负有主要的责任,董得志在嘴里藏有氰化钾,谁都没有想到。”
市常委们一起离开的时候,杜天野向陪同他的院长左拥军交代道:“一定要照顾好田斌同志,确保他早日康复。
董得志道:“我也是一个公安!”
姜亮道:“现在你可是我们江城公安系统的英雄,咱们警察的形象因为你突然变得光辉伟大起来,田斌,我们打心底佩服你!”
那护士摇了摇头向治疗室走去。
董得志起身道:“我带你过去!”
张扬笑了起来,他也搞不懂这丫头怎么对自己成见这么大,走到冰箱前,拉开柜门摸了一瓶冰水。仰灌了一口:“我说,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怎么一见到我就跟不共戴天的仇人似的?”
医生办公室内董得志正在询问张辉生的病情。
其中一名警察笑道:“你当我们想呆在这儿啊?上级领与让我们在这里执行任务,我们必须遵守命令!”
小护士这才出惊天动地的共叫声。那名中枪的警察竟然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剧烈的咳嗽,因为穿了堡弹衣,所以幸运的躲过了那致命的枪。他挣扎从地上爬起来,拿起报话器道:“疑犯正……正从5楼下去,身高一米八零左右,身穿……人民医院医生的服装……正在从……从电梯下去!”他盯着电梯的指数:“他到一楼了!”
董得志和张扬一起离开了病房,张扬道:“看来田斌很可能是被陷害了!”
田庆龙道:“开始没有,可你怀疑我的儿子,我才开始怀疑你。”
苏媛媛俏脸有些红了,又给张扬倒了杯红茶,放下时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田庆龙听到荣鹏飞的这句话顿时明白了一切,儿子正在用这种方式为自己讨还着公道,用鲜血捍卫着法律的尊严,田庆龙默默走向窗外,大雪无痕,让雪中的江城如此静谧如此安祥,掩盖住了这城市中一切得罪恶,田庆龙心潮澎湃,难以平静。
“你等一下,我们正在和上级联系!”没有得到上级允许之前,他们是不敢擅自行动的。
张扬跟着董得志一起来到重症监护室,田斌仍然没有醒来,田庆龙坐在儿子的病床前,他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天一夜。
董得志被姜亮带走的时候,荣鹏飞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忘了告诉你,医院已经确诊了,张辉生会成为植物人,不过那名杀手还活着,他会指证你!”
田斌道:“伤好了以后,我想进你们的专案组!”
“好啊,走。过去弄看!”
张扬笑道:“好在不是什么大事,已经处理差不多了。”
田庆龙回过头,所有人都看到他的眼中有泪光闪动。www.hetushu.com
董得志没有说话。
田庆龙微笑望着儿子:“他是警察!我尊重他的任何决定!”
张辉生极有可能成为植物人而长眠不醒,如果这样,唯一的线索就会中断,单凭田斌的话,是无法取的法庭的信任的。荣鹏飞所以才想到了左拥军和于子良。只有院方配合,对外传递出假的消息,让幕后的策划者以为张辉生会醒,因为担心阴谋败露,他势必会不惜一切的去毁灭证据。
他微笑道:“这次我们揪出了公安系统内部的败类,已经是个巨大的战果,我相信距离真相大白已经不远了。”
田庆龙还是一成不变得坐在儿子身边,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并没有回头,低声道:“来了?”
杜天野指着张扬的鼻子道:“你小子这次可有点假公济私,顾明健的事情和江城有关吗?”
张扬站起身来,苏媛媛收起沙巾在张扬面前抖了抖,张大官人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向后让了让道:“我说小苏,你就这么对待客人的?还明星服务员呢!”
常委们再次鼓掌。
荣鹏飞怒道:“还不去追!一定要留下活口!”
荣鹏飞道:“这世上没有毫无破绽的犯罪,只要我们耐心寻找,一定可以找到突破的缺口。”
公安局副局长董得志也神情紧张的来到现场,他走到荣鹏飞身边:“荣局,情况怎么样?”
秦白道:“张辉生醒了,正在做笔录!董局进来看看吧?”
最先对董得志产生怀疑的是田庆龙。从他在江城遇刺开始,董得志就对公安内部产生了怀疑,他认为有人暴露了自己的行程,这个人一定对自己极其了解,田庆龙在心中锁定了几个目标,可是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这种事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在儿子田斌遭到枪击后,他再也控制不住,将心中的疑点向荣鹏飞吐露。荣鹏飞一直也在怀疑公安内部出了问题,从种种迹象来看,这个人一定可以触及到公安内部核心机密。也就是说这个人是公安高层,荣鹏飞将疑点锁定在少数人身上。
苏媛媛顺着这厮的目光望去,心中暗道,真是个好色之徒,她可不知道张扬和海兰的关系。
值班小护士神情紧张的来到他们面前:“警察同志,我们医院已经通知转移病人了!”
杜天野对张扬的医术心里是明白的。他笑着点了点头,走过张扬身边的时候,低声道:“你晚上来我家里一趟。”
田庆龙道:“我没做过,所以你的嫌疑更大一些!”
田斌过去曾经一度对张扬充满成见。可张扬先后救了父亲和自己的性命,现在田斌已经完全把张扬当成了救命恩人,他想要坐起身来,张扬上前按住他的肩膀道:“你伤势没有复元,还是躺着休息。”
董得志转身欲逃,门外荣鹏飞和姜亮冲了进来,姜亮用手枪指着董得志的头颅。
苏媛媛没好气道:“起来,我换沙巾!”
董得志的脸色很难看,他躲在角落里拼命抽着烟,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舒缓紧张的情绪。
董得志的脑子里嗡!地一声,忽然变得一片空白,荣鹏飞的话让他险些晕了过去,他竭力控制着内心的震惊。低声道:“你是说。”张辉生……没事……荣鹏飞笑道:“原谅我一直没有将实情告诉你,我和田局商量过。为了确保田斌和张辉生的安全,除了少数人外,对外一概封锁消息,我让你保护张辉生,只不过是故布疑阵,这么重要的证人,我是不会让他冒险的。”
荣鹏飞从一名下属重症监护室那边的情况。现场警察汇报说张辉生中枪身亡,田斌没事。荣鹏飞气得扬手就把对讲机给摔了。怒吼道:“我不管你们付出怎样的代价,一定要把那名杀手给我抓住!”
田斌的手指艰难的扬起,指了指蒙在嘴上的氧气罩,田庆龙让护士把医生叫来,左拥军和于子良听到田斌苏醒的消息也同时赶了过来。
董得志点了点头。
望着董得志的背影,田庆龙厌恶的说了一声:“败类!”
张辉生的真实情况被严格封锁了起来,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左拥军、医学博士于子良、张扬他们都严格恪守着这个秘密,配合荣鹏飞的计划。第二天下午张辉生的情况忽然出现了反复,因为颅内出血而再度被送入了手术室,于子良和左拥军联手为他进行了二次手术后,由左拥军向外宣布,手术很成功,张辉生情况稳定,很快就会苏醒。
张扬来到田斌面前看了看,他探了探田斌的脉门,却想不到田斌的手指微微动了动,他的眼皮动了几下,慢慢睁开了双目。
杜宇峰竖起手指道:“真爷们!好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