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7章 谈判

对方落地后,以惊人的速度冲向西北侧的后门,看来他对市政府一招的环境很熟悉,事先也想好了退路。提前订下了对侧的两个房间,这是为了以防万一,留给自己一条退路。
左援朝代表江城人民向金尚元表示感谢,今天的事情将会被江城的历史永远铭记。
“文南。”你情绪很不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苏红和方文南相处这么多年,对他还是有相当了解的。
金敏儿小声道:“大伯想好了吗?”
荣鹏飞在得到证供后,沉默了足有一分钟,然后拨通姜亮的电话,方文南并不在国华大厦的办公楼。他已经有了某种预感,这次的事情如果不成功。他的一切将彻底断送,根据预定的时间,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消息返回,方文南明白自己已经走上了绝路。
张扬眯起双目,望着窗外的南湖,低声道:“南湖周边应该增加一些警示标志了,今天的事情并不是偶然发生,经常都有顽皮的孩子来到冰面上玩耍,万一出了事,对他们的家庭来说该是怎样的悲剧。”
论到金尚元发言的时候,金尚元让金敏儿代为翻译,他微笑道:“左市长刚才对我的赞美之词,我受之有愧,今天我救出了一名落水几童。而张主任救出了两名落水儿童,还救出了时维小姐,还是第一个跳下去救人的,他才是今天的英雄,我们的掌声应该献给他!”他率先鼓掌,所有人同时响应,目光都聚集到张扬的脸上,张扬笑着摆手。
“抖了很久了?”苏小红轻声问。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道:“不是说经历生死之后会成熟一些吗?”
许嘉勇道:“我们汇通的资金很大部分来源于国际风险投资。为此我在美国进行了大量的工作!”
表扬金尚元的同时,张扬的作用就难免会被忽视,张扬并不介意,他知道左援朝是无心的。今晚的主要任务是和韩国人套近乎,再说了人家金尚元一个韩国老棒子能这么做的确不简单,的确应该值得感谢。
金敏儿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和张扬一样喝得是铁观音。
田斌微笑道:“别忘了我有避弹衣!”
乔梦媛道:“是张扬救了你!”
杜宇峰的反应之迅速大大超出了对方的预料之外,杜宇峰冲上二楼楼梯的时候,对方已经冲入了对侧的房门,然后从窗口跳了出去。
当晚的酒会进行的很愉快,通过这次拯救落水儿童,让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许多。
金尚元等掌声结束之后又道:“此前我来江城听说了一些负面的东西,套用一句中国的老话,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承认我上次对江城的定义有些过于主观臆断了,今天的事情让我看到江城领导们的素质。让我看到了你们的伟大,也见证到江城人民的善良,我保证,我要利用这次机会,好好的了解江城。公平的去认识江城,希望这次的考察能让我满意,能让你们满意!”
“我的命很大!”
望着前方的奔驰车缓缓启动,田斌也开动了警车,身边杜宇峰忍不住道:“真是烦啊,荣局也真是居然让我们给韩国人当保镖。”
他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猜测着杀手可能隐匿的地方,因为接到杜宇峰他们的事先通知,金尚元并没有马上下车。田斌环视一周,并没有发现太多可疑的地方,他开始怀疑这个电话有可能是个恶作剧,正准备示意没有危险的时候,一颗子弹射在他的前胸,田斌魁梧的身材晃动了一下,突然就栽到在地上,这并非是他表演,而是子弹的前冲力实在太大,他根本无力与之抗争,虽然穿了避弹衣,仍然被子弹的冲击力带倒在地上。
苏小红望着这个曾经改变自己人生的男人,这个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男人,她诧异于自己现在内心的冷静,她本以为自己会恨他,也许会依然爱着他,可是当她和方文南真正面对的时候才知道,这个男人已经无法引起她情绪上的大喜大悲。所剩下的只有同情,也许方文南给过她很多,也许因为方文南伤害她太多,她内心中原本属于他的哪部分已经彻底毁灭,苏小红淡淡笑了笑:“来看我?”
乔梦媛补充道:“金先生,按照我们汇通的计划,还将www•hetushu.com在工厂的正东方向拿下二百亩地,用作二期发展,以后汇通的生产规模将会是亚州一流,在世界上也位于前列。”
张扬笑道:“顶级价格,人家又没说是顶级品质!”
杜宇峰脸色骤变,他大声道:“还不马上通知荣局?”
当天上午汇通的执行总裁许嘉勇专程从北京赶回来,他和金尚元针对合作进行了更深一步的磋商。
“养猪?”
“为什么不去医院看?”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开始的时候看到张扬的头顶冒出缕缕蒸汽,没过多久时维的头顶也冒出白汽,到最后,两人的身上都变得雾气缭绕,时维苍白的脸色也终于泛起红晕。
金敏儿道:“我大伯没事,医生刚刚帮他检查过,说他体质好得很。”
张扬笑道:“有什么好谢的?再怎么说你都是一条生命,别说是人了,就是一只猫一条狗掉进去我也会救它!”
“有人要杀你,你下车的时候要小心!”说完对方就挂上了电话。
杜宇峰把荣鹏飞的决定告诉了田斌。可田斌却道:“这是一个机会!”
杜宇峰抿起嘴唇终于用力点了点头。
天色很阴暗,凛冽的白毛风呼呼地吹,方文南穿着黑色的长大衣孤零零行走在街头,他毫无目的的走着,脑海仿佛放电影一般闪回着往日的一幕幕,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他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自己有足够的金钱。可以买到想要的东西。可以得到想要的女人,可以结交到能够带给自己利益的高官,可以用自己的财富给后代们带来幸福,然而现实却将他的信心一点点击碎,他就像一只落入蛛网的飞蛾,无论怎样挣扎都挣脱不开命运的束缚。方文南黯然闭上双目,也许这就是他的命运,睁开双目,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然走到了要家假日的门前。
两人一边说一边笑着,眼看已经到了市政府一招,田斌的电话忽然响了,他接通电话,里面一个陌生的声音道:“田斌是吗?”
金尚元在参观汇通之后,对汇通的规模表示相当的惊奇,他并没有想到,在中国的内地已经开始筹建如此规模的盯产业,乔梦媛的眼光无疑是超前的,根据目前汇通的初步规模来看,汇通正式生产之后,个人计算机的产量将在亚洲位于前列。
金尚元哈哈大笑起来,他对许嘉勇的印象不错,年轻但是不失沉稳。拥有相当的自信,这是和张扬完全不同的两年轻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很出色。
“一个资本主义,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制度不同,意识形态也不同。”
金敏儿把原话翻译了过去,金尚元笑了笑,跟张扬碰了碰杯子将酒饮尽,然后向严新建走去。
时维居然没有生气,她和乔梦媛分别在金敏儿和张扬的身边坐下,时维笑道:“你越想惹我生气,我越不上你当。”
杜宇峰哈哈笑了起来:“如果失业了,我就去清台山养猪!”
张扬道:“想不到他这么大年纪勇气却是可嘉,毫不犹疑的跳进了湖水里!”在那种情况下,能够在第一时间做出这样的行为,绝对是从心而发,张扬对这个商场上阴险狡诈的老棒子有了全新的评判,一个能在危险关头毫不犹豫选择救人的人,人品应该错不到哪里。
金尚元和金敏儿离开汇通总部的时候,三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门前。这是乔梦媛的安排,在奔驰车后还有一辆警车,警车是属于江城公安局的,这次市里对金尚元来访极其看重,专门下任务给公安局长荣鹏飞,荣鹏飞让田斌全程负责金尚元的保护。
田斌的表情无比坚毅:“上次虽然抓住了董得志,可仍然没有挖出幕后的真凶,这次我一定要把元凶给挖出来!”
发生在市政府一招的枪击案被严密封锁消息,荣鹏飞在将凶手送往医院救治之后,第一时间向他进行聆讯。杀手并没有做太多的对抗,在荣鹏飞的心理攻势下很快就败下阵来。他告诉荣鹏飞,是方文南委托自己谋杀田斌的,这个答案既在意料之中,又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方文南点了点头,依然没有说话。
方文南慢慢伸出了双手。http://m.hetushu•com雪亮冰冷的手铐将他铐住。
他很想走入皇家假日去看看苏小红,看看她现在的样子,看看她的笑靥,可是近在咫尺,在他心中却远如天涯,他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
张扬用指尖打通时维周身各处穴道,然后用内息理顺她的经脉这样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内息在时维的体内运行三个周天之后,张扬徐徐收回双掌,顺便点了时维的昏睡穴,微笑道:“没事了,让她好好睡一觉,醒来就好!”
“跟你没法谈素质!”张大官人的素质还是很高的。
苏小红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憔悴男子就是方文南,他花白的头发蓬乱着,额头眼角增加了许多的皱纹,整个人看起来如此的消沉如此顾废,高大的身躯微微躬着,嘴唇上的胡须也已经很久没有刮,方文南的嘴唇动了动,他想要做出一个微笑的表情,让自己看得自然起来,可是表达在脸上的时候,却显得格外的生硬。
方文南点点头,跟着苏小红走入皇家假日,下午的生意很清淡,苏小红让吧台的调酒师到了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了方文南,方文南拿起那杯酒一口喝了下去。
金尚元微笑道:“可以了解一下你们汇通的股权构成吗?”
“一定有事,不如你说出来。也许我可以帮到你!”苏小红很真诚的说。
乔梦媛道:“张扬,你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悲天悯人了?”
常凌峰笑道:“咱们是招商谈生意,您还是少涉及政治上的事情。”
苏小红流露出惊奇的光芒,毕竟在过去方文南很少喝酒。短短的时间内,他身上发生的变化很大。苏小红陪他喝了一杯红酒,示意调酒师又满上。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事到如今也只能相信张扬一次了,她和金敏儿一起动手,将时维脱了个精光,相必时维日后一定会怪罪自己。
杜宇峰几乎在瞬间就确认了二楼左侧第二个窗口,他连续向窗口进行射击,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冲入楼内,快步向凶手潜伏的房间冲去。
“文南!”苏小红在身后叫道。
时维没有说话,心中却是无此温暖,她小声道:“那些孩子怎样?”
方文南久久伫立在那里,望着皇家假日的招牌,想起昔日苏小红对自己种种的好处,内心中忽然有种难言的感触,他发现自己的心底深处始终还是爱着苏小红的,想起自己过去曾经亲手将自己的女人送到洪伟基的怀抱中,他至今方才意识到自己的冷酷与自私,一直以来,他从未顾忌过苏小红的感受,甚至他从未顾忌过任何人的感受。
张扬点了点头道:“一件不剩,全都脱光,我点她周身穴道。”他一脸严肃,闭上双目道:“快点,若是贻误时机,她或许会落下病根。”
乔梦媛见她终于醒了,惊喜的握住她的双手道:“你总算醒了,刚才真是把我担心死了。”
“有什么分别,朝鲜不是后来才分了南北吗?”
时维道:“我发现你身上还是有闪光的地方的。”
荣鹏飞摇了摇头道:“在我眼里任何事情都不如你们的生命重要!”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们警察是纪律部队,如果一个个全都像你们一样,那么我们的队伍将成为一盘散沙,回头我再跟你们算账!”他指着杜宇峰的鼻子道:“还有你!田斌发疯,你也跟着他一起发疯?你有没有脑子?”
许嘉勇微笑道:“金先生,这里有我做出的一份详细报告,您看了就会明白,我在美国留学多年,毕业后在美国硅谷工作,接触到许多世界领先的理念,我相信各国体制虽然不同,可是社会的发展,经济的发展必然殊途同归,美国计算机产业的发展速度极其惊人,我相信以后的十年,将会是个人计算机普及并发展的十年,我们常说把握住时代脉搏,抢占先机,我现在所做的正是这件事。”
金尚元的反应还算宽容,和荣鹏飞简单闲聊了几句,就告辞前往宾馆。
时维今天显得淑女了许多,看到张扬破天荒没有和他发生口舌之争。轻声道:“谢谢你!”
荣鹏飞骂道:“混账,你不要命了?
“想好什么?”
杜天野见到荣鹏飞的时候脸色也很不好看在hetushu.com这最为关键的时刻居然闹出了一起枪击案,则从另外一个侧面表明,江城的治安还无法让人放心,荣鹏飞的工作有问题。
杜宇峰表情痛苦道:“我脚疼!”
方文南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谢谢你仍然把我当成朋友,可是我不配,我真的不配小红。我不知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也许我是想对你说声对不起,我过去做得事情真的很对不起你!”方文南说完这句话。匆匆向大门外走去。
田斌愣了,杜宇峰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了有些异样,低声道:“怎么了?”
田斌大声道:“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及时破案!”
乔梦媛轻声道:“今天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虽然这发生了这种意外,幸运的是有惊无险,所有人都平平安安。”
酒会结束之后,包括左援朝在内的几位市领导都对金尚元这次投资的前景十分看好,张扬看到他们这么乐观,也不忍心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常凌峰已经提前分析过,金尚元这个人把生意和人情分得很清楚,他一定不会受今天事情的影响。
张扬道:“别忘了,我是一优秀的共产党员,这点素质我还是有的。”
当晚接待宴会上,代市长左援朝发表了令人感动的讲话,今天的救援行动充分体现出了中韩两国的友谊。张扬勇救落水儿童那是一个国家公仆的本分,是一个优秀共产党员应该具备的素质。金尚元则不同了,人家一个外国企业家。能够在这种时候挺身而出,这不但是人道主义精神,也是国际主义精神在闪光,则要拥有多大的勇气。
张扬微笑道:“放心,我没事,我去洗澡,帮忙给我买件衣服去!”
金敏儿看到张扬满头大汗,神情疲惫,担心他有事,柔声道:“你还是休息一下吧!”
乔梦媛道:“金先生怎样?”
时维沐浴更衣之后,和乔梦媛携手走出房间。乔梦媛给张扬打了个电话,张扬正和金敏儿一起在咖啡厅聊天呢,两姐妹也走了过去。
张扬向金尚元敬酒的时候,两人都对对方的行为表示赞赏,张扬道:“我记得抗美援朝那会儿,有位志愿军战士叫罗胜窖,他也是勇救朝鲜儿童,最后把孩子就出来了,他英勇牺牲,金先生今天的义举意义等同于罗胜窖,您也是国际主义战士。”
田斌道:“杜哥,我们没多少机会,自从董得志自杀之后,一切钱索全都断了,你相信过去所有的一切都是董得志策划的吗?我不信,我相信一定有人指使他这么做,他的背后一定还有人。”
金尚示和金敏儿进入奔驰车车内,金尚元道:“想不到汇通公司的规模竟然如此之大!”
方文南的手抖得很厉害,端在手中的红酒泼出了不少。
杜宇峰点了点头道:“过去黑山子乡有个副乡长郭达亮,人家因为竞选乡长落败,然后大彻大悟,带着儿子去开了养猪场,没成想,这养猪竟然发了大财!现在连汽车都开上了!”
时维睡了三个小时方才醒来,睁开双目,发现乔梦媛坐在一旁关切的看着她,时维坐起身,被子从身上滑落,她方才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虽然是面对表姐,仍然有些脸红。
张扬让她们将时维平躺,挥动手臂,手指沿着时维胸前天突、紫宫、玉堂、檀中、中庭、鸠尾一路点下然后转而上行,将她全身各处穴道点了一遍,最后让两人将时维扶着坐起,双掌紧贴在时维后心一股温热的气流源源不断的注入时维体内。
“文南!你不要这个样子,虽然我们已经不可能回到过去,可是我仍然把你当做朋友!”
张扬觉着金尚元笑得有些不自然。忍不住问常凌峰道:“我说错什么了?”
田斌道:“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记住,第一时间把杀手找出来,不要让我的努力白费!”
杜宇峰已经拨通了荣鹏飞的电话,荣鹏飞的回答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马上派大队警察前往市政府门外增援,让田斌和杜宇峰暂时按兵不动。
张扬又重复了一遍。
方文南笑道:“看不好,没什么意义?”
“因为抢救及时,三名落水的孩子全都救起来了!”
张扬道:“有什么不同,学学我们中国,搞一国两制http://www•hetushu•com呗!”
杜宇峰沉默了下去。
“哟嗬,真看不出,你修炼的油盐不侵了!”
田斌笑道:“现在想想真是一个矛盾的事儿,我们当警察的喜欢破案。可又不希望发生犯罪,你说。如果这社会上突然没有了犯罪,我们这些警察是不是都要失业啊?
杜宇峰咬了咬牙,也从窗口跳了下去,右脚落地的时候忽然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他意识到极有可能在落地的时候脚腕不慎扭到了,杜宇峰举起手枪,瞄准那名杀手的右腿射出一枪,子弹准确无误的命中了那名杀手,杀手身体踉跄了一下扑倒在地上,他举起手枪也瞄准了杜宇峰。正准备发射的时候,又一声枪声响起,却是田斌及时赶到,一枪射中了杀手的右臂,他被子弹击中的地方疼痛不已,强忍疼痛走了过去,掏出手砖,将那名杀手反手铐住。
时维点了点头道:“那是,人经历过一次生死怎么都要成熟一些。”
杜宇峰从田斌的目光中已经意识到他仍然要前往,想要利用自己将杀手吸引出来。杜宇峰用力摇了摇头道:“不可以,你上次侥幸捡回来一条命,现在还要这么干,运气不会永远站你这边的。”
金尚元见到杜天野还是极为客气的,他对这起枪击事件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介意,微笑道:“在韩国,枪击犯罪也有很多,我相信这只是一起偶然事件,杜书记请放心,这件事不会对我们未来的合作造成任何的影响杜天野笑道:“难得金先生如此深明大义,谢谢你的理解,我在此也代表江城向金先生郑重承诺,同样的事件绝不会再次发生。我们一定会尽力打造一个和谐安定的江城。给投资商们营造最好的条件金尚元道:“我相信江城市领导的能力!”在他的日程安排中。原本没有和市委书记杜天野见面,是枪击案的发生促成了他们的会面。
田斌犹豫道:“也许是恶作剧!”
田斌道:“这次是个机会!杜哥,答应我!”
荣鹏飞当然明白这起事件的严重性,以及可能产生的恶劣影响,他收队之后,把杜宇峰和田斌叫到身边,怒吼道:“搞什么?既然已经预见到这起枪击案要发生,为什么还要坚持来到一招,为什么不按照我的要求改变路线?
田斌道:“荣局,这件事和老杜没有关系,全都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是我决定这么做,也只有用这种方法。我才可以将杀手吸引出来,抓住他,找到线索。”
张扬穿着金敏儿刚刚给他买得一身运动服,南湖大酒店开业没多久。酒店商店中没有太多选择,只有这身运动服还看得过眼。
杜宇峰的眼圈竟然有些红了,他没有说话,只是双手用力攥紧了方向盘。
荣鹏飞想找到的这条线绝非是方文南,方文南谋杀田斌的动机很简单。他就是想为儿子方海涛复仇。一直以来他都将田斌视为杀子仇人,从起诉田斌那天起,他就开始决定将复仇进行下去,终于越陷越深,在上诉被驳回之后,终于走出了这足以毁灭自己的一步。
张扬笑眯眯道:“你也有闪光的地方,不同的是,我是人性光芒,你是电灯泡!”
常凌峰笑道:“金尚元是从南朝鲜过来的,你说的罗胜窖是在北朝鲜救人的!”
田斌道:“刚才有个匿名电话说有人要杀我!”
苏小红追了上去,当方文南走出皇家假日门口的时候,看到四辆警车呼啸来到了皇家假日门前。为首的正是姜亮,他的表情庄重而严肃,来到方文南面前大声道:“方文南先生,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与一宗谋杀案有关,你被拘捕了!”
田斌笑道:“那成,等这社会上没有犯罪了,我也跟你去养猪,要不我就在你养猪场旁边开个养鱼场。当个水产养殖大户。”
“避弹衣又怎样?假如他瞄得是你的头呢?”
金敏儿撅起小嘴道:“你到底将生产基地设在哪儿啊?”
金尚元笑道:“江城的确很不错,最终的结果,还要看他们市政府的态度了。”
时维这才放下心来,乔梦媛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秀发,充满爱怜道:“快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出去转转,让大家放心。”
金尚元的话结束之后,左援朝宣布欢迎酒会正式开始。
许嘉http://www.hetushu.com勇微笑道:“依靠计划书!”他向金尚元面前的那本计划书看了一眼,意味深长道:“给金先生的这份计划书是我做得最用心的一本,所以我对打动金先生拥有相当的信心!”
苏小红比起方文南要坦然的多,她微笑道:“进去喝一杯吧!”
方文南转过身,向苏小红露出一个开怀的笑容:“我想,我终于解脱了!”
“你是怎样打动这些国际资本家的?”
“什么?”乔梦媛愕然道。
方文南忽然感到一种羞辱,一个曾经依靠自己的女人,现在居然能婆说出这样的话,这是怎样的悲哀,无论苏红的出发点是什么,都让他感到难堪:“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方文南把那杯红酒一口气喝完,然后道:“我走了!”
田斌临下车的时候,杜宇峰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田斌笑了笑,拍了拍杜宇峰的手,然后毅然决然的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他答应荣鹏飞的要求,决定潜入看守所内部的时候,已经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现在又是这样。不过那次他是经过一番辛苦精神斗争方才做出的决定,这次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
金敏儿怯怯的问道:“都要脱啊?”
方文南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默默看着苏小红,粗大的喉结上下动了动,酝酿了好一会儿却始终不知该说什么好。
荣鹏飞叹了口气,向远处的医生挥了挥手道:“送他去医院检查!”
“滚!”时维终于再也受不了了,凤目圆睁的骂道。
金尚元道:“许先生,不知你为何会看好个市场?”
方文南犹豫许久,终于还是转身离去,回身的时候,却看到苏小红静静站在他的身后,一双明澈美眸表情复杂的看着他。
时维努力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她去劝那几个小孩子上来的时候,冰面裂开了,她和几个小孩一起掉了下去,时维是懂得一些水性的。可是湖水太冷,她想浮上去,可每次都遇到冰面,慌乱中越游距离缺口越远,最后就失去了意识,时维心有余悸道:“我本以为自己要死了,想不到居然能够获救。”
金尚元道:“我相信汇通公司的实力,无论我最终把生产基地设立在哪里,我对和你们合作都很有兴趣。”这句话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他和汇通的合作应该没有问题了。许嘉勇喜出望外,要知道,金尚元的蓝星是韩国最大的电子企业,他们生产的显示器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名列前五,作为计算机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哪里引进显示器一直是困扰他的问题,和蓝星达成合作,就意味着解决了最主要配件的供应问题,这让汇通的发展前景变得更加的光明。
车队行驶到市政府一招,杜宇峰周身的神经顿时紧绷了起来,他看了看田斌,却见田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不见有任何的紧张,心中不由得佩服田斌的胆量,都说视死如归。田斌无疑做到了这一点。
“你醒醒,太危险了!”
此时急促的警笛声响起,公安局长荣鹏飞亲自率领警员队伍赶到。他首先确定所有人员都安然无恙,这才前往金尚元处向这位韩国贵宾表示了道歉。
金尚元对江城的总体印象还是不错的,但是他并明确表达自己是否决定在江城建设生产基地,杜天野也没有追问,和金尚元寒暄了几句告辞离开。
金尚元补充道:“在我的生产基地建成之前,我可以考虑让汇通的工厂帮我代工部分产品,作为回报,我会给你们最优惠的价格。”他站起身伸出手去,和许嘉勇握了握手:“希望我们未来的合作愉快!”
既然见面杜天野就不可避免的问起金尚元对江城的印象。
乔梦媛要了两杯顶级蓝山,喝了一口却不合口味,皱了皱眉头道:“这咖啡也敢说是顶级!”
发生在市政府一招的枪击案震惊了整个江城市委领导层,正在进行市委常委会议的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马上结束了会议,和代市长左援朝等市委领导及时前往市政府一招探望并慰问,如果这起枪击案件是冲着金尚元来得,那么未来江城的投资前景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方文南摇了摇头:“没事。”
“是我!”
“没问题!”
杜宇峰怒吼道:“我不允许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