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5章 沉睡

文玲的身形宛如鬼魅般从吉普车上飞纵而起,一掌就击落在何歆颜的肩头,她的手掌印在何歆颜身上,何歆颜感觉到一股逼人的寒意传入体内,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身体顿时失去了控制,软绵绵瘫倒在路面之上,文玲抓起她手中的公文包。
张扬心里雪亮,知道崔志焕是因为被自己点中穴道的缘故,他的吉普车被何歆颜逃命的时候撞坏,让修理厂拖走了,张扬把东西都放在了田斌和杜宇峰的警车内,收拾东西的时候,张扬接到了章睿融的电话,国安方面让他不要过问这件事了,剩下的事情上头自会处理。
文玲瞳孔骤然收缩,身躯冲天而起,在空中已经接连施出五记杀手。
杜天野紧皱眉头,凭心而论他现在并不想见到文家人,更不想让母亲和文家人见面,害怕见到文家人勾起老人家的伤心事,他低声道:“张扬,可不可以让她暂时回避?”
章睿融道:“李炳庚过去是朝鲜陆军参谋部高级将领,手中掌握了不少的核心军事机密!”
张扬默默走了过去,摸了摸她的脉门,发现文玲仍然活着,他大声道:“快叫救护车,她还活着!”
张扬初听并没有感到什么异常,可仔细一琢磨,一名韩国人和一名朝鲜人见面似乎有些不对。
何歆颜道:“这两天都在马不停蹄的做代言,在江城要呆两天,给酒厂做一个推广活动,然后去北京,今年春节就要在北京度过了。”
章睿融道:“可以收网了!”
杜宇峰拉开车门,看到两人亲密的模样,又慌忙退了出去。
张扬的快艇也冲上了冰层,他不等快艇完全停下,就从快艇中腾跃而出,文玲眼中浮现出一丝幽兰色的光芒,她左手扬起,一道绿色的光芒射向张扬,张扬反方神速,头微微一偏,躲过文玲的射杀,此时张扬几乎可以断定当初在乱空山偷袭自己的那个人就是文玲,而袭击陈雪的八成也是她。
张扬看到车门打开,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也缓缓将汽车靠在路边推开车门下去。
张扬内心的好奇完全被文玲吊起,他再不掩饰自己的武功,足下发力向文玲追赶而来。
张扬自然明白杜天野此刻的心情,他叹了口气道:“她估计晚上才能到,抵达江城后应该先和我联系。等见了她,我把你的意思转达一下。”
张扬右脚踏在前方浮冰之上。身体宛如天外惊龙般飞掠而起,一式龙战于野向文玲攻去,文玲冷哼一声,同样也是一拳迎击而出,张扬目光犀利,看到她拳头之上蓝芒隐现,顿时明白她又要暗算自己,张扬出拳的速度却没有任何的减缓。
张扬道:“已经到了!”
张扬瞪了她一眼道:“好奇害死猫。你就不能稳当点儿?”说话的时候,目光并没有离开文玲他们,发现几个人在停车场分刷上了两辆车。邵成岩和李炳庚上了一辆白色桑塔纳,文玲和崔志焕则上了另外一辆。
张扬道:“先去吃饭吧!”
张扬点了点头:“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他随手封住何歆颜身上的几处穴道阻止寒气上行。
杜天野点了点头:“这里没什么事情了,你也回去休息,明天一早去火葬场参加告别仪式就行了!”
张扬赶到的时候正看到眼前的一幕,怒吼道:“文玲,你干什么?”
负责值班的人员听到动静冲了出来,大声叫道:“回来!”
张扬道:“通知上级吧!”
张扬笑了笑,忽然闪电般探出手去,将崔志焕的公文包抢了过来,他的动作快的不可思议,崔志焕根本没有反应www•hetushu•com过来,等他意识过来的时候,公文包已经落入了张扬的手中。
张扬被文玲的事情折腾的无精打采,他和章睿融说了两句,就匆匆离开。
张扬看到文玲冲向吉普车的时候,他不再理会崔志焕,也向文玲追逐而去,可崔志焕那肯就此罢手,他从身后扑向张扬,张扬回身一肘,击打在他的胸口,痛得崔志焕躬下身子,剧烈咳嗽起来,不等他直起腰来,张扬回身又是一拳,结结实实砸在他的面颊之上,打得崔志焕扑通一声趴到在地上,随手又点了他的穴道。充满轻蔑道:“不堪一击!”
张扬冲向文玲,文玲右足顿在冰层之上,只听到冰层断裂的声音,张扬和她之间裂开了一条长长的冰缝。
文玲捂住胸口,跌跌撞撞跑上湖岸,转身望去,却见张扬已经得到公文包,锲而不舍得向她追来,文玲咬了咬牙,知道今天想要摆脱张扬并不容易。
电话是章睿融打来的,她按照张扬的命令一直悄悄跟踪着崔志焕和文玲,她发现了一些异常状况,向张扬汇报道:“他们现在在近水茶社饮茶,崔志焕和朝鲜人李炳庚见面!”
张扬原本想让何歆颜下车等他。可何歆颜偏要跟他一起,她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有热闹可看,自然不想错过。
罗慧宁道:“又不是你害了她。我为何要怪你?”她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低声道:“你回去吧,我想好好陪着她!”
杜宇峰把车钥匙扔了进来:“你自己开车去吧,这边我还得处理一下!”
张扬来到警车内,何歆颜冷得越发厉害了,这是因为她中了文玲的阴煞修罗掌的缘故,张扬握住她的掌心。一股内力送了过去,悄悄帮助何歆颜驱散体内的寒气,他刚才和文玲交手的时候也损耗了不少的功力。为何歆颜驱散寒气的时候已经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
文玲已经趁着这个机会逃出了二十多米。张扬被文玲激怒,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文玲阻截下来。眼看文玲距离湖岸已经越来越近,张扬一拳击打在冰面之上,这拳是《升龙拳》第十二式龙庭震怒,湖面上的冰层宛如蜘蛛网般龟裂开来。
张扬在罗慧宁对面坐下,他低声道:“对不起!”
文玲左手被制,仓促中扬起右掌向张扬的胸口拍去,张扬和她对了一掌,他的内力毕竟超出文玲许多。加上对文玲的阴煞修罗掌有了心理准备,这一掌占尽上风。
何歆颜不知张扬在搞什么,轻声道:“这么神秘,究竟在搞什么?”
张扬为文玲点穴止血后,将她送上了120。从文玲目前的脉象来看,她的生命应该没有大碍。
负责处理现场情况的是田斌和杜宇峰,他们两人走了过来,田斌道:“怎么回事?那名韩国人不知中了什么邪,一句话也不会说,连动都不能动。”
张扬怜惜的摸了摸她的俏脸,轻声道:“明天忙完杜天野的事情,我好好陪你两天!”话音未落,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两人对望一眼,都颇为无奈的笑了起来。
双掌撞击在一起,张扬身躯剧震。脚下的浮冰也因为承受不住压力向水面下陷入几分,凛冽的寒气让张扬的左手结上了一层白霜,张扬难以掩饰内心的震撼,他实在无法想通文玲怎么可能再这么短的时间内拥有如此修为,难道是因为自己上次救她的时候,注入她体内的功力全部被她吸收所用?
何歆颜俏脸苍白,嘴唇微微颤抖道:“没事,快去追她!”
何歆颜看到他额头布满汗水,不由hetushu.com得有些心疼,掏出纸巾为他擦去汗水。
文玲无奈之下将掏出公文包内地一些文件漫天洒了出去,这些文件对张扬来说十分重要,他慌忙去捡的时候。文玲向他射出一团碎冰,张扬暗骂文玲歹毒,扬起湿漉漉的大衣,挡住那团碎冰,将散落在冰面上的文件逐一捡起。
罗慧宁道:“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本不该迷信,可我现在越来越相信这个世界是有报应的,可以说杜司令的死和小玲有着直接的关系,现在小玲又出了车祸,也许这就是天理循环。”她看了张扬一眼道:“是你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你是最有资格拿回的人!”
章睿融道:“来不及了,他们随时都可能走,还是请公安方面给予配合!”
张扬没有跟随文玲前往医院。而是第一时间回到了何歆颜的身边,现场已经被警方控制,何歆颜披着一件军大衣,坐在车里,仍然冻得浑身瑟瑟发抖。看到张扬的身影,何歆颜哭着跑了过去,全然不顾现场这么多人的眼光,投入了张扬的怀抱中。
文玲的阴煞修罗掌并没有对张扬造成伤害,却被张扬浑厚的内力震伤了经脉,她抬脚踢向张扬,迫使张扬放开她的手腕,然后将公文包远远扔了出去。
章睿融低声道:“引见他们见面的人叫邵成岩,过去是国安驻韩国的情报人员!”
罗慧宁知道张扬的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她并没有预想中那样悲伤,缓缓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一旁的椅子道:“坐!”
文玲躲过张扬扔来的冰块,双眸之中蒙上一层阴冷的杀气,她居然放弃了逃跑的念头,转身向张扬迎去。
“不用,我直接去医院!”
高手之间相搏容不得半点犹豫,文玲左手扬起,掌心中的碎冰向张扬的面门激射而去。
张扬默默退出了病房,他知道罗慧宁嘴里说不怪自己,可是文玲的事情必然会让他们的关系产生隔阂。
她慌不择路的冲向滨湖路。
冰裂迅速蔓延到文玲立足的地方,脚下的冰层被张扬震裂,大大影响到她前进的速度。
这么近的距离下发动这样的袭击。闪避很难,张扬身躯猛然一沉,踏破脚下冰层,沉入冰冷的湖水之中,方才逃过文玲射出的碎冰。
张扬当然不想她知道自己在国安的事情,笑了笑道:“看没看到文玲,那是我干姐姐,干妈让我盯着她呢!”
文玲被大巴车撞飞之后,除了表面的几处擦伤,并没有任何明显的伤痕,也没有内出血的现象,全面检查的结果已经出来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可是她仍然处于昏睡之中。
离开病房大楼,在门前遇到了章睿融,她是来找张扬拿回那些文件的。张扬将文件和公文包交到章睿融的手中,低声道:“都抓住了吗?”
张扬驱车离开了火车站,何歆颜道:“送我去一招吧,那儿环境挺不错的!”
张扬应了一声,有些担心的看着杜天野道:“杜哥,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你还是节哀顺变,冯阿姨还要靠你照顾,咱们江城老百姓还得靠你领导呢!”
灯光的照射下,文玲静静倒在拍油路面上,殷红色的鲜血从她的额角缓缓流了出来,映衬着她惨白的俏脸,要显得触目惊心。
崔志焕怒道:“还给我!”伸手去抢公文包,张扬一扬手,将公文包扔向后方,何歆颜伸出手,接住公文包。
张扬追寻着文玲的脚步进入树林之中,却见文玲身形飘忽,在树林之中左挪右移,速度惊人,张扬实在无法相信,一个沉睡十年的人,恢复不久就能够拥有一身hetushu.com如此高深莫测的武功。
罗慧宁道:“我到江城了!”
女人对这种事情总是很感兴趣,何歆颜双目生光的看着前方:“你干姐姐很漂亮啊,对了,你不是说她和杜天野很好吗?怎么好像跟那个男人很亲密似的?”
章睿融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李炳庚和邵成岩都已经落网,章睿融关心的是被崔志焕拿走的资料,张扬低声道:“放心吧,资料没有问题!”
崔志焕彻底被激怒了,公文包内装着他刚刚从李炳庚手中得到的北韩军事资料,邵成岩是他和李炳庚之间联系的桥梁,这些事情如果被中国方面知道,肯定会引起外交上的麻烦。崔志焕开始接近文玲,也是因为文玲的身份,她是文副总理的女儿。如果他的任务败露,有文玲这层关系,可以免除不少的麻烦,毕竟中方要有所顾忌,可随着和文玲的接触,他开始对文玲产生了好感。
文玲仍然是那副冷漠至极的表情,她薄薄的嘴唇紧紧抿在一起。快艇忽然剧烈震动了一下,然后从湖面上冲上了冰层,因为惯性快艇在冰层上滑出近五十米的距离方才停下。
张扬笑道:“杜哥,你进来,麻烦你送我去趟医院!”
何歆颜准时抵达了江城,张扬在出站口等到了她,今天何歆颜带着一个两个大大的行李箱,张扬迎了过去。将皮籍拎了过来:“好重啊!你这是打算把家搬到江城来?”
张扬接到电话的同时,田斌也接到了电话,上头让他扣押崔志焕,因为这名韩国人涉嫌间谍罪。
张扬明白她的意思,他很坦诚的点了点头道:“是我追赶玲姐的时候。她冲入了快车道,所以才发生了这场车祸,罪魁祸首是我,干妈,对不起!”张大官人最大的长处就是敢作敢当,文玲的这场车祸的确是他造成的,他也不想推卸责任。
文玲以为他中计,心中窃喜。却想不到双拳即将接触在一起的时候。张扬突然化拳为抓,捏住她的手腕。
张扬缓步走了进来,他叫了声干妈,然后目光落在文玲的脸上,文玲额头被磕破的地方已经包扎好了。脸色苍白没有任何的血色,沉睡的文玲让张扬不由得想起昔日的她。张扬来到文玲身边,拿起她的手,摸了摸她的脉门,文玲的脉象细弱无力,紊乱无比,和昔日她还是植物人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分别,甚至比过去的情况更加严重。
罗慧宁道:“我见过那个大巴司机!”
崔志焕笑道:“看来你这个干弟弟对我的印象很坏!”
文玲逼退张扬之后,继续向前方逃去。她走出没几步,就听到身后冰层碎裂的声音,张扬湿淋淋的从水下飞出,张扬抓起一块足有一米见方的冰块向文玲投掷过去。那冰块在空中飞速旋转直奔文玲的后背而来,文玲转身一掌拍在那冰块之上,将冰块拍得寸寸断裂,冰屑漫天飞舞。稍一停顿,张扬又冲到她的身边,怒吼一声,凝聚全力击出一拳。这是《升龙拳》中的龙腾四海,漫天冰屑在张扬拳风的影响下随之变幻,仿佛一条白色的长龙萦绕在张扬身体周围,然后伴随着张扬的那一拳,扑向文玲。
张扬不断用冰块向她投掷过去。
崔志焕在路边缓缓停下了汽车,他走了下去。
何歆颜看到文玲一双冰冷无情的阵子望定了自己,内心惊慌不已,慌忙挂上倒档,踩下油门车辆向后方到去。
张扬大声道:“你给我站住,那包里的东西你不能拿!”他越喊,文玲走得反而越快。
“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挂上电话,张扬启动汽车向江城市和-图-书第一人民医院驶去。
何歆颜到车的时候因为过于慌乱。吉普车撞在路旁的大树上,文玲的身体因为惯性向前冲了一下,然后她扬起手臂,一拳将挡风玻璃砸得裂痕丛生,何歆颜从没有见过如此强横的女人,她吓得推开车门,抱起公文包,就向后方的路面跑去。
张扬内心焦急无比,他舍下崔志焕,全速冲向吉普车。
张扬怒吼道:“哪里走?”随后已经追了上来。
来到近水茶楼前,张扬还没有停好车,就看到崔志焕一行人从茶楼内走了出来。让张扬诧异的是,文玲也在其中。
章睿融点了点头道:“全部落网了,上头也来人了,今晚崔志焕就会被移交到我们手里。”
张扬愣了,他也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
张扬来到病房的时候,罗慧宁已经到达,她静静坐在特护病房内。一言不发的望着重新陷入沉睡的女儿,直到张扬轻轻敲响房门,才把罗慧宁惊醒,她轻声道:“进来!”
张扬笑道:“这就走!”
崔志焕缓步走向张扬,他的右臂夹着公文包。微笑道:“张主任,这么巧啊?”直到现在崔志焕还以为张扬是因为文玲的原因跟踪自己,并没有想到张扬除了江城招商办副主任以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国安特工。
张扬低声道:“你是说,他是双重间谍?”
远处传来何歆颜的尖叫声。
崔志焕冲向吉普车,却被张扬拦住去路,崔志焕怒吼一声,一拳向张扬的面颊打去,他心中想得全都是秘密情报的事情,对张扬这个招商办主任当然毫无顾忌。
张扬大声道:“丫头,先走,这边交给我应付!”
文玲拿着公文包继续向前方逃去,张扬在她身后穷追不舍,文玲虽然轻功不错,可是她的内力显然逊色于张扬,很快又被张扬追上。
文玲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足尖一点,向树林中逃去,张扬抱起何歆颜:“你没事吧?”
张扬害怕公文包落入水中不见。只能放开她,飞身出去,抢在公文包落水之前抓住。
张扬道:“你不要轻举妄动,我马上过去!”
文玲越走越快,到最后甚至感觉到她的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倏然她腾空飞跃而起,纵身落在吉普车的引擎盖上,何歆颜吓得猛打方向,想要将文玲从车上甩下去。
穿出小树林,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前方就是雅云湖。文玲见到始终无法摆脱张扬,也是皱了皱眉头,她从湖堤之上飞掠而下,落在一艘快艇之上。隔空一掌,竟然将小船上的尼龙缆绳切断,切口处平整光滑,宛如利刃劈过。文玲打开引擎,快艇轰鸣着向湖心冲去。
张扬道:“出了点车祸,已经送往医院了,干妈,你放心,她应该没有生命危险,您在哪儿?”
何歆颜笑道:“里面是给伯父伯母他们买的礼物,马上过年了嘛!你怎么没去站台上接我?”
张扬没有把崔志焕放在眼里,这时他看到文玲走下了汽车,快步向吉普车走去。
明月皎洁,高挂天空,银色的月光将整个天地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光芒。两艘快艇很快就已经行驶到湖心,张扬将速度提升到最大,和文玲并驾齐驱,张扬大吼道:“崔志焕是韩国间谍,那包里装着的是秘密情报,你被利用了!”
张扬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罗慧宁今天要来的事情说了。
文玲冷冷道:“他总是很多事!”
文玲脸色微微一变,她已经看出张扬不再保留实力。她不敢和张扬硬拼,足尖一点,身躯倏然向后飘出一丈有余,虽然如此,仍然没能完全避开张扬的拳风,hetushu•com被拳风撞中胸口,感觉到呼吸为之一窒。
知道文玲的身份之后,院长左拥军召集专家组进行了紧急会诊,还专门把人在江城的医学博士于子良也请了过来。
张扬道:“这好像是人家的事情,跟我们无关吧?”
张扬心中暗乐,人家之所以那么客气是因为认出了自己的身份,这充分证明了他在江城拥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张扬微笑道:“谢谢提醒,下次一定注意!”
张扬就等着他像自己出手呢,心说,麻痹的棒子,老子想打你好多天了,他根本没有做出任何闪避的动作,也是一拳挥了出去,虽然他出拳比崔志焕晚,可速度要比他快上许多。这一拳结结实实打在了崔志焕的下颌之上,将崔志焕打得后脑一仰。
张扬来到驾驶座刚刚坐下,干妈罗慧宁的电话打了过来,从罗慧宁的声音中可以听出她十分紧张:“小玲怎么了……”
崔志焕一面开车,一面警惕的观察着身后的情况,他看到了远处尾随自己的那辆吉普车,张扬跟踪追击的本领并不怎么样,从一开始就被崔志焕现了,文玲从反光镜中也看到了他的吉普车,这辆吉普车也实在太招眼了,她不禁皱了皱眉头道:“张扬!”
张扬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拥有充分信心的,更何况他对崔志焕这厮十分厌恶,想借着这个机会公报私仇。
张扬咬了咬嘴唇道:“干妈,你不怪我?”
大巴车上的很多人都亲眼目睹了这场车祸,都看到文玲在张扬的追逐下冲上了快车道,这才发生了这场车祸。
“我刚和上头联系过,让我们收网,我负责邵成岩和李炳庚,你负责崔志焕!注意他手里的黑色公文包,里面应该装着重要的资料。”
张扬这才把杜天野父亲突然去世的事情说了,何歆颜叹了口气道:“真是不幸!看来你这两天有的忙了!”
章睿融又给张扬打了个电话,低声道:“你到了没有?”
张扬几乎在同时冲到了岸边。他一把将那名值班人员推开,那人立足不稳,噗通一声落入湖水之中。虽然岸边水浅,可毕竟是冬日,冻的那人哆哆嗦嗦,费了好大夫方才爬上湖岸,接连打了两个喷嚏,再看时,张扬也解开了另外一艘快艇向远方的文玲追去。
罗慧宁望着张扬,似乎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到希望,可张扬慢慢摇了摇头道:“好像比过去更加严重!”
两人在慢车道上对了一掌,文玲因为承受不住他的重击,喷出一口鲜血,她冲向快车道,此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一辆高速行驶的大巴车从正东方向驶来,正撞在文玲的身上。
张扬听到文玲的尖叫声,看到文玲纤弱的身躯被撞得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了二十米方才摔倒在坚硬的路面上。
“我去接你!”
张扬左闪右避,右掌挥出迎向文玲击来的手掌,双掌尚未接触在一起,一股逼人的寒潮已经席卷而至,文玲洁白细腻的纤手瞬间笼上了一层青色的光华,以她的手掌为中心,气温急剧下降,空气仿佛都被凝结一般,这是阴煞修罗掌,当初张扬第一次在乱空山追逐闪电貂的时候,就因为疏忽大意中了她的暗算。
张扬脚下的冰层随之开裂。他跳到一块巨大的浮冰之上,以内力催动脚下浮冰向文玲高速冲去。
交警也向他笑了笑,很友善的提醒道:“火车站鱼龙混杂,车子停在这里不安全!”
张扬点了点头道:“没问题!”
张扬的车就停在出站口,一名交警正在那儿看着车牌子,现在张大官人的车牌在江城已经是大大的有名。那交警看清牌号,又看了看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