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8章 爱如烟花般灿烂

谢志国没想到张扬出手竟然这么快,不由得有些汗颜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牛文强道:“没办法,习惯成自然,我善于在喝酒中发现商机!”他接着刚才的话题道:“你能不能帮我跟朱恒说说。多给我点补偿金!”
玛格丽特道:“算了,别提不开心的事情,我们这么大年纪了。什么事都看淡了!”
郭达亮道:“现在全国各地到处都在搞养殖,养猪的人越来越多,现在养猪和过去不一样,都在走科学化,规范化。规模化的道路郭达亮一讲起养猪顿时眉飞色舞。
这句话到提醒了张扬,他向常凌峰道:“走,我跟你去看看!”
虽然是过年,温泉度假村仍然有厨师值班,饭菜相当丰盛,有了楚嫣然监督,楚镇南也不敢多喝,只喝了三小杯,张扬和谢志国喝了一些。
牛文强只当郭达亮在吹大气,他知道郭达亮曾经有过精神病发的历史,把郭达亮这会的话都当成了痴人说梦。
郭达亮笑道:“我也不成,刚开始的时候饲料厂也只是想小打闹。可是楚总说了,要做就要上规模,而且还专门跟东江农业大学合作研制出了饲料配方,现在我们的饲料厂发展很快,估计三年内产值就可以过亿,十年争取产值超过十亿!”
楚镇南笑道:“难道你不记得了,当初淮海战役的时候,我带你站在高地看硝烟弥漫听炮声隆隆,那样的场面比这烟花不知要灿烂多少倍!”
林秀啐道:“你这孩子一点面子也不给你爸!”
张扬道:“做生意不能只看着眼前的利益,要有长远眼光,牛文强,我看你这方面就不如郭乡长!”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别胡说八道啊。最近我气不顺,惹了我,我一样揍你!”
楚嫣然道:“没关系,春节后,我陪外婆还要去东江玩,顺便去你那里看看!”
肖桂堂心中这个恼火,德国人食物中毒干我屁事,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我下毒把他们弄成这样的,他叫苦不迭道:“他们在工程机械厂吃的饭。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么大问题。再说了我也吃了小常也吃了,怎么我们没事?”
郭达亮道:“知道你不信,可我们都经过论证的,说不定我们五年产值就能超过十亿!”
张扬和楚嫣然离开了农机厂宿舍,春阳大街巷处处都可以见到施工建设的情景,原本这整洁的小城也显得杂乱无章,张扬皱了皱眉头,这个朱恒很能折腾。其实他也说不出来这种折腾究竟是好是坏,毕竟谁也不清楚朱恒的想法。
楚镇南叹了口气道:“在那个时候,一切都不由得我们掌控。”这位戎马一生的老将军想起往事也不禁黯然。
楚嫣然道:“走吧,饭菜都准备好了。该吃年夜饭了!”
三名德国客人都在打着点滴,躺在正中花白头发的德国人就是还得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施梅内德。他的症状最重。
玛格丽特道:“老安。今天怀明夫妇打电话过来问候过我!”
牛文强不无羡慕的说道:“我发现做餐饮还是不如做企业赚钱,我辛辛苦苦的开了这么多家店。干了这么多年,还不如你们饲料厂的收入可观!我就纳闷了,不就是猪饲料吗?怎么喂猪的比喂人的还赚钱?http://www.hetushu.com
“就你?”楚嫣然嗤之以鼻。
楚嫣然笑道:“外公别怕,这世上只有我欺负其他人的份儿!”
楚嫣然微笑道:“你是党员,你是国家干部,那么卑鄙下流的事情。你干不出来!”
楚镇南握紧了拳头,过了许久方才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以后不会勉强嫣然,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牛文强向手下人道:“你们自己回去吧,我中午留下来吃饭!”
徐立华看到这一头野猪可犯了愁,家里哪有这么大的冰箱,可人家郭达亮来之前就有了准备,顺便送了一台冰柜过来,他和儿子一起把东西给徐立华送了进去。
严新建瞪了他一眼:“你添什么乱?”
玛格丽特道:“老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当年嫁给你,现在回想起来,我从未后悔过,我想静芝也是一样,我能够理解怀明对她的感情。我相信怀明心中的痛苦并不比我们少半分。”
牛文强是典型的生意人,他头脑十分灵活,转了转道:“既然养猪这么好赚,你们干嘛让给我?
楚嫣然咳嗽着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徐立华离开了一会儿工夫她就把菜给炒糊了。
玛格丽特想起昔日的情景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张扬被他缠得没办法,当即就在停车场上教了他几招防身术。
郭达亮笑道:“你是养猪场的股东,这头猪是你的分红!”
张扬道:“我也敬你们二老!”
一个小时的功夫张扬就赶到了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在中毒科的走廊上遇到了正在话的常务副市长严新建。严新建也火了,越是害怕过年的时候出事,偏偏就有事情发生,而且性质还那么严重。
楚嫣然也看出张扬的情绪并不高,文玲因为张扬而出了车祸的事情如今传的沸沸扬扬,楚嫣然自然也听说了这件事,她轻声道:“是不是心情不好?”
楚镇南道:“看到他们,不由得想起我们年轻的时候!”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方才挂上电话,楚嫣然合上电话,向张扬笑道:“清姐人真好!”
楚嫣然啐道:“花心大萝卜一个居然好意思说自己纯洁!”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
张扬笑骂道:“放屁,嫣然本来就是贤妻良母!”
郭达亮自从开幕猪场之后已经很少关注政治上的事情,不过这么多年的体制生涯,他经验还是有的:“建设真正能够抓好也行,就怕只做做样子,有了政绩获得了提升,马上就把这个摊子撂给别人,下面的官员再推到重来!无形之中造成了国家资产的流失张扬笑了笑,因为今天是年三十。大家都有事情,所以前没喝多少,这顿饭吃了不到一个钟头就已经结束。
两人并肩向前走去,楚镇南主动将自己的大衣脱下来为玛格丽特披上,玛格丽特抬头看了看楚镇南,并没有拒绝他这次的示好。其实她在心底深处从未恨过这个倔强的老头子。他们之间的裂痕源于那个时代。女儿静芝的离去更加深了他们之间的误解,时间果然可以磨平一切。当心中的伤痕渐渐沉淀之后。方才又记起对方的好处。
张扬笑道:“我说郭乡长,您当真送一头整猪过来,真是大手笔啊!”
m•hetushu•com楚嫣然接过电话,甜甜叫了一声清姐。
牛文强哈哈大笑,他还是头一次听说用整猪来当分红的。
谢志国也是一搏击高手,看到张扬提出邀请,顿时跃跃欲试。他来到张扬面前,倏然出手想要制住张扬的咽喉,却被张扬一把拿住手腕,然后用右手制住他的咽喉。
张扬笑眯眯道:“眼神真好,大尾巴我没有,小尾巴倒是有一根。被你看到了!”
玛格丽特白了他一眼道:“你年轻的时候何曾像人家这般浪漫过?”
楚嫣然举杯道:“外公外婆。我敬你们两人一杯,祝你们健健康康长命百岁,和和美美,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张扬和牛文强几个在客厅坐了,开了一瓶清江特供,郭达亮爷俩酒量都不怎么样,这瓶酒大都进了张扬和牛文强的肚子。
张扬听说这帮德国人没有生命危险,这才放下心来,常凌峰和肖桂堂也一起走了过来,肖桂堂还没走到跟前就嚷嚷道:“这可怎么办?搞不好会闹出国际影响!”
张扬对朱恒一直都没有多少好印象,当初因为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事情还和他发生过冲突。事后以朱恒低头告终。张扬也念在他是李长宇的班底没有和他一般计较,不过从那时起就对朱恒有了看法。朱恒接秦清的班,不过他上任以后一直也没有太出色的表现,这个人搞政工出身,在经济上原本就没有什么专长。不过这种县处级干部可不是张扬管辖范围内的事情了,他微笑道:“当官的没有一个人不想要政绩。朱恒这么做也很正常。现在当官的一上台要么抓经济,要么抓建设。经济这东西你下手抓。一天两天看不到效果,还是建设来得快!”
张扬喝了口酒道:“跟你们生意人喝酒最没劲,张口闭口的生意经。”
玛格丽特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楚镇南道:“当初你的嘴巴要有张扬一半会说,我也不至于离开这里逃到美国。”
玛格丽特道:“只要过得开心,过得快乐又何必奢求活多少日子!对我而言最大的幸福就是看到儿孙们能够获得幸福!”
楚嫣然小声道:“你喜欢清姐吗?”
张扬一听头就大了,大过年的怎么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更让人郁闷的是,三名中毒的代表中还有一人是海德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施梅内德。
牛文强听得膛目结舌:“我说郭乡长,不吹牛逼你难受是不是?”
牛文强看到楚嫣然也来了,不觉笑道:“哟,敢情今天是双喜临门呢!”
秦清道:“没有,还在岚山呢。打算初二再回去,明天还要参加岚山的团拜会,人一旦进了官场,就变得身不由己了。”
张扬笑道:“就凭我这身手。假如我真的想对你用强,你以为能保护得了自己吗?”
张扬道:“那啥,我到现在对你可还是相敬如宾!”
张扬叹了口气道:“人高尚了果然不是什么好事!”话音刚落,电话铃响起,是秦清打来的。张扬看了楚嫣然一眼。还是拿起了电话:“秦市长!”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一句话告诉秦清现在说话不方便,同时也向楚嫣然表明,自己没有瞒着她什么。
从郭达亮的口中知道。饲料厂现在的生意蒸发蒸发日上,生和_图_书产的饲料供不应求,现在订单已经排到了三年后,初步估算,去年的利润在三百万以上,等到春阳开发区的饲料厂全面投入生产之后,明年的收入还会成倍增加。
“现在想想在官场混也没有多少意思,整天勾心斗角的,累!”
谢晓军欢呼一声跑着去放炮,张扬和楚嫣然携手走入餐厅。
张扬搂紧了她:“我说丫头,你对我好像很不以为然!”
牛文强笑道:“得,你们都是大爷,我一个都得罪不起!”
薄怒轻嗔让张大官人心神为之一荡,他搂住楚嫣然香肩,正要向下吻去,手机却突然响了,张扬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接通电话,常凌峰紧张的声音传来:“张主任,不好了,德国海德代表团的三名代表被送进了医院,初步诊断是食物中毒。”
张扬道:“人的境界不可能老是止步不前,我也在提升啊!”
楚镇南没有说话。
“反正你那脑袋瓜子里就没有多少好东西!”
工程机械厂厂长曹正阳耷拉着脑袋被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当晚是他招待海德集团在厂食堂吃饭的,谁想到会吃出这么大事情,中毒科主任周永祥来到严新建面前,他低声道:“几名德国客人的中毒症状都不重,只是呕吐腹泻,应该是食物中毒,不过他们拒绝洗胃。”
玛格丽特道:“你可以一辈子不原谅宋怀明,可以把静芝的死归加她的身上,可是你不能要求嫣然也这样做。她不仅仅是静芝的女儿,也是宋怀明的女儿,这么多年,她一直承受着父亲害死母亲的痛苦,而这种痛苦并非是宋怀明造成的,你也有一定的原因。”
晚饭之后,张扬和楚嫣然来到游泳池前,张扬将烟花沿着游泳池一字排开,逐一点燃,殉丽的烟花在夜色中绽放,将夜空点缀的五彩缤纷。瑰丽多彩。
一旁响起林秀和楚嫣然的笑声,谢晓军也笑道:“老爸,你比我师父差远了!”
楚嫣然道:“那是因为我善于保护自己!”
牛文强听得头大:“成,我明白了,你还是少讲你的生意经。养猪这么好干,干脆我也改行养猪得了!”
林秀和谢志国夫妇也专程从荆山赶到这里过年,他们的儿子谢晓军自从上次荆山寺的事情之后,对张扬佩服的五体投地,非得缠着张扬要学武。
张扬笑道:“承让承让,我胜在年轻。等我到了谢局长这年纪,还不如你呢!”
张扬点了点头,楚嫣然微笑着把电话拿了过去,张扬有些看不懂楚嫣然了,他总觉着楚嫣然对自己和秦清的关系应该心知肚明,不过从楚嫣然的表现来看,她似乎并不介意,过去她和秦清之间相处也算融洽。
张扬咳嗽了一声道:“其实美女我都喜欢!”
张扬笑了笑:“成,赶明儿。我在清台山弄块地,盖三间茅草房,整几亩山田。养两口肥猪,咱们过着男耕女织的日子怎么样?”
肖桂堂讪讪的闭上嘴巴。
楚嫣然红着俏脸啐道:“流氓!”
楚嫣然道:“清姐吗?”
楚嫣然在他头上敲了一记:“贪婪!大乌狼!”
玛格丽特给他们每人都包了一个红包。张扬的红包比其他人还要厚一些,里面是八千美金。
秦清在电话那端笑了起来:“嫣然在春阳啊和_图_书!”这句话充分表现出她的分析能力。
牛文强道:“还不如去我饭店吃!”
郭达亮爷俩儿来到楚嫣然面前恭敬地叫了声楚总,楚嫣然是饲料厂和养猪场的最大股东,他们对楚嫣然的尊敬是发自内心的。
张扬摇了摇头道:“怎么会,大过年的,我心情好着呢!”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不过没搭话。
楚镇南指了指远处:“去那边走走,别打扰孩子们!”
张扬道:“我疼都来不及呢,哪敢欺负她!”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道:“少废话啊,敢胡说八道以后饲料厂的业务饭都改地方!”
楚嫣然点了点头:“清姐回江城了?”
徐立华道:“文强,中午留下来吃饭,他们爷几个都出去打牌了,你和张扬喝两盅!”
荆山市公安局长谢志国饶有兴趣的看着张扬在那儿表演,发现张扬教给儿子的功夫很实用,他赞道:“张扬,你这几招很有实战性,从哪儿学来的?”
张扬凑了上来:“没生命危险吧?”
牛文强向张扬竖起了大拇指:“你牛,楚大小姐到你手里都成了贤妻良母了。”
楚嫣然咯咯笑道:“张扬啊张扬,我认识你多久了?你心里想什么,我会不知道?”
牛文强笑着让手下人把年货送到房间里。徐立华听到动静出来,客气了一番给牛文强拿了个红包。
徐立华笑道:“嫣然,你快去坐吧,这些活你干不来的!”
他和张扬还没进屋呢,饲料厂厂长郭达亮和儿子郭建也过来送年货了,人家爷俩比牛文强气势,送来了一头杀好的野猪。
郭达亮笑道:“你真是多疑,等到饲料厂的生产线全部启动,我们照顾饲料厂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养猪,再说了,养猪场虽然赚钱可是比起饲料厂差许多!”
张扬走出门,乐呵呵道:“忘不了你,对了,我欠金凯越钱还没结呢,你该不是来要账的吧?”
“我一共产党员,我一国家干部跟你跑到资本主义国家干什么?你别想腐化我!”
秦清欣然回答道:“好啊。你和外婆过来,我一定抽出时间来好好陪陪你们!”
牛文强道:“徐阿姨,我最喜欢吃您做的香肠、腊肉,中午有没有啊?”
张扬来了一句:“肖主任,怎么回事嘛?我才离开一天你就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就叫推卸责任。
楚嫣然像个小女孩般欢呼雀跃。
楚嫣然咯咯笑道:“那是因为我看你看的透彻,你既然境界这么高。那干脆辞职吧,跟我一起去美国。帮我外婆打理公司的生意。”
楚嫣然咯咯笑了起来:“这可不像你张大官人说话的风格!”她了解张扬,张扬对官职的迷恋是狂热的,这种狂热甚至说不出原因刚才的那句丧气话大概是因为近期文玲事件的影响。
温泉朦胧的水汽让度假村显得有些神秘,张扬坐在温泉前的长椅上,楚嫣然靠在他的肩头,望着夜空中的繁星,轻声道:“真想留在这儿,哪里也不要去了!”
牛文强道:“朱恒这个人好大喜功,在春阳霸道得很,从他上任以来一直都在不停的搞建设,今天这儿扒沟,明天那儿修路,我虽然不懂什么管理,可也能看出他在胡搞,这种人只讲究面子工程,想弄出发点政绩,能够在政治上获http://m.hetushu.com得提升。”
楚嫣然道:“就你这耐不住寂寞的性子,会安心这样生活吗?”
“自创!”张扬笑眯眯看着谢志国道:“要不要练练!”
周永祥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那帮德国人的情绪很激动!”
施梅内德叽里咕噜说道:“你们的食物有问题!”这名德国人还算冷静,并没有指责什么。另外两名德国鬼子就没那么好说话了。情绪激动的表示要追究江城方面的责任。
张扬笑道:“你知道我想什么?”
徐立华弄了一桌菜,吃饭的时候,她却不愿上桌,她不愿坐。赵静和楚嫣然自然陪着她去厨房吃了。
秦清当然明白张扬的意思,知道他现在说话不方便,轻声道:“我待会儿再打给你!”
楚镇南和玛格丽特对望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楚镇南道:“白头偕老是有了,其他的都不好说。”
张扬道:“我和朱恒没那份交情,而且补偿金全都有规定,也不是我说多少就是多少的。”
“瞧瞧,瞧瞧,大尾巴露出来了吧!就知道你舍不得这份官职!”
郭建道:“你要是真想养猪。我们那养猪场就快转让了!咱们好好谈谈,价格合适就转给你!”
张扬道:“你饭店能吃到我妈做的香肠、腊肉吗?”
楚镇南皱了皱眉头,冷冷道:“别跟我提那个家伙!”
牛文强道:“最近春阳县委书记朱恒再在大搞建设,他要拓宽道路,我这次损失不小,爱神卡拉OK和金凯越位干道路两边,虽然拆迁影响不到我的地方,可道路拓宽工程势必影响到我的生意,你们的养猪场如果真的打算转让,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秦清道:“估计是要错过了,我初七之前就得返回岚山!”
“有,全都有!”
“其实我蛮纯洁的!”
玛格丽特啐道:“大过年的,你胡说八道什么?”
不过楚嫣然平时很少过问生产上的事情,她今天想在未来婆婆面前表现的好一些,没工夫和他们说话,又跟着徐立华转进厨房去了。
牛文强道:“搞了半天你们已经看不上这种小钱了,想要赚大钱!”
楚镇南道:“张扬啊,你小子可得好好对待我家嫣然,否则我将来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施梅内德一双灰蓝色的眼睛也看着张扬,常凌峰用德语把张扬介绍给他。
楚嫣然道:“清姐这次打算呆几天,我春节期间要回静安,不知有没有时间见面?”
楚镇南和玛格丽特并肩望着快乐的楚嫣然,脸上都露出会心的笑容。自从女儿静芝死后,他们将全部的关爱都倾注在嫣然的身上。现在看到嫣然终于走出了失去母亲的阴影,一颗芳心有了幸福的归宿。让两位老人倍感安慰。
张扬凑了过去看了看他的面孔。
除夕之夜,有了张扬和楚嫣然这对小儿女的陪伴,气氛变得融洽了许多,楚镇南和玛格丽特这对曾经打算老死不相往来的冤家,也打破僵局开始说话,按照他们的话来说,在这些界上已经没多少时间好活了。什么事情都可以放下了。
张扬马上决定要返回江城,这件事如果闹大了那就是国际影响。楚嫣然听说这件事也让他尽快赶回去。”叮嘱张扬开车一定要慢。
牛文强感叹道:“我就纳闷了,怎么好女人都让你遇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