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9章 化解危机

张扬正想嘲讽他两句,公安局长荣鹏飞已经听不下去了,他淡然笑道:“一般来说酒全都是流水线生产,在一瓶里面投毒的可能性不大,现在首先不能排除的就是有人投毒。你把当晚出席宴会的名单列给我,我要仔细排查。”
“嗯,你什么时候回来?”
张扬道:“大不了我退出仕途!”
秦清笑道:“你真的愿意这么付出?”
张扬现在哪有心思考虑这些。向后靠在沙发上,舒了一口气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过节这几天,还是好好休息一下。”有一件事始终在困扰着他,大年初一,他到现在还没有给文家拜年,按理说这是不对的,毕竟文国权和罗慧宁是他的干爸干妈,这并不是张扬疏忽。而是因为文玲的事情,让张扬和文家的关系变得尴尬。他害怕打电话过去,只会影响到别人的心情。
想查出这件事并不难,当晚公安机关鉴证科就进行了取证,让所有人诧异的是,当晚的饭菜中并没有发现毒药成分,追根溯源,问题竟然出现在招待用酒清江特供上。
德国海德集团的三名代表喝下张扬的解毒汤之后,第二天又精神抖擞龙精虎猛,因为除了他们之外其他人都没事,所以他们也开始相信这次是因为过敏了,德国人有一个好处,他们把生意和其他事情分的很开。虽然发生了这件事,仍然没有影响到他们对工程机械厂的考察。
左援朝很高兴看到德国人并没有因为昨晚的中毒事件受到影响,市委书记杜天野回北京料理父亲丧事的这段时间,他不希望出什么差错,毕竟春节过后很快就会召开人代会,到时候。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掉这个代字,成为江城名副其实的市长。当然左援朝心底也是很希望这次和海德集团合作成功的,工程机械厂是江城重点国企,可以说工程厂改革的意义要超过江城其他的任何企业。这样一个大厂的问题能够顺利解决,对江城以后的企业改革是有着带动作用的。
冯玉梅摇了摇头道:“过去的事情全都过去了,咱们谁都别把不开心的事情搁在心里,老杜活着的时候,经常说,人要往前看,我们也应该往前看!”
张扬点了点头补充道:“德国代表团方面虽然有所怀疑,可是我已经让他们初步相信这是一次过敏事件,毕竟他们来得十二个人中只有三人中毒他看了曹正阳一眼道:“曹厂长,你们的应变能力也真够可以的,德国人倒下三个。”你们就算装也要到下四个才行,现在好了,他们上吐下泻,你们一个个安然无恙。德国鬼子心里能平衡吗?”
午饭后,左援朝和施梅内德去会谈,张扬则和常凌峰在一招的茶室坐了,沏了壶碧螺春,两人一边品茶一边聊天。张扬也搞不清楚施梅内德的态度,轻声道:“这帮德国鬼子究竟什么意思?”
曹正阳大概是被压抑太久了,这会儿表现的就有些过,他继续落井下石道:“酒厂在搞什么?这样的酒都往外卖,以后谁还敢用他们的酒?”
施梅内德对企业的各方面条件还是很满意的,其实海德集团一直都想在中国设厂,也考察过,不过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江城工程机械厂很符合他们的要求。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杜天野摇了摇头。
常凌峰微微一笑道:“昨天人家才来到江城,今天你就要人家表态。哪有这么快,当初安代集团来考察的时候,断断续续好像进行了将近一年吧。”
左援朝哈哈大笑,邀请施梅内德入内。
曹正阳道:“可能水土不服,也可能是食物过敏,张主任刚才不是说了嘛!”他这会儿想起张主任来了。
秦传良道:“瞧你说的,难道我还不懂得照顾我自己啊?”
“去哪里?”张扬低声道。
秦清道:“那你什么意思?”
秦清道:“你舍得吗?”
德国鬼子的办事效率很高,春节当天。十二名代表就分头进行考察。为此,江城工程机械厂不得不决定加班,还原平时最真实的生产状况。
张扬微笑道:“有什么不舍得。我要是退出仕途,就做你背后的男人辅佐你,让你步步高升,平步青云!”
冯玉梅道:“你爸爸和妈妈相识于天津的那场平津战役,他们都隶属于东北野战军,为了纪念他们的这份记忆,所以才给你起名为天野!”
张扬道:“干妈,对不起,昨天晚上接待德国鬼子一直到凌晨,我这会儿刚睡醒,刚刚拿起电话要给您拜年呢,谁想到您这么沉不住气!”
杜天野和*图*书内心剧震,他从母亲的语气中已经觉察到了什么,可是他又不敢相信,自己已经三十八岁了,难道?
虽然冯玉梅母子表现的很客气。可文国权夫妇还是从这种客气中感到了生分,文国权道:“嫂子,我们今天是特地来给你拜年的!”
左援朝点了点头。
秦清的声音透出几分慵懒,她刚刚入睡没有多久:“张扬,你还没睡?”
杜天野被这突然的消息震惊了。他木呆呆的坐在那里,握着母亲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秦清笑道:“看来市里真的离不开你!”
张扬虽然不懂德语,可他现在感悟能力很强,一眼就看出人家是好意。不过施梅内德把他放下的时候,他也抱起了施梅内德,原地转了一个圈,所有人都被张大官人的力量惊呆了。施梅内德更是目瞪口呆。张扬抱起他,可比他抱起张扬要困难的多,他不无钦佩道:“都说中国人个个都是功夫高手看来传闻是真的!”
“没有,一个人正开车行驶在江城的大街上!到你家门口了,本想给你爸拜年,又怕打扰他!”
代市长左援朝来了一句让曹正阳心惊肉跳的话:“不排除有人恶意投毒!”
“干妈……”
常凌峰看出他们心存顾忌,不禁笑着向施梅内德解释道:“请各位放心,这些食物不会有过敏的风险,我们百分之百保证!”
秦清正在家里陪着父亲聊天。秦白因为过节加班并不在家,看到张扬,秦清美眸之中流露出几分羞涩。
张扬嗯了一声,低声道:“玲姐怎么样?”
张扬道:“我不是怕针对,我是觉着对不起干妈!”
工程机械厂厂长曹正阳得知这一消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自己总算不要背这个黑锅了,他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道:“我早就说过,我们的饭菜不会有问题,我怎么就没想到是酒出了问题呢?当晚他们三个德国人喝得最多,我也喝了点,不过我没什么症状!”
“我看张扬就不错!”
张扬听到罗慧宁的声音,心头一热,一时间激动的竟不知说什么才好。
秦清云鬓蓬乱,一双晶莹的玉臂搂住张扬的脖子,星眸半舒,柔光诱人,张扬压着秦副市长完美的娇躯,微笑道:“你越来越懂得配合我工作了!”
“怎么?这么大人不会哭鼻子吧?”
张扬把荣鹏飞送到家门口。然后从车后取出一箱清江特供:“荣局,拿回去喝!”
杜天野淡然笑道:“文叔叔。我现在已经想明白了,这件事我也有责任,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会接受现实。”
杜天野道:“后天我就会返回江城。重新走上我的工作岗位。”
提起文玲,罗慧宁的声音透出几分的无奈:“听医生说,这次比上次还要重,已经没有苏醒的希望了,我和你干爸商量了一下,决定就让她这样睡下去,也许将来她有一天还会苏醒。”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节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杜天野一大早起来。先去给父亲烧纸上香,然后去给母亲磕头拜年。
冯玉梅道:“我们想你健健康康的成长,再说我们一直都联系不上老陈,他也始终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你这个儿子。直到楚镇南和他相见。才把这件事说了出来,天野。别怪你爸爸,他爱你的妈妈,爱你,这么多年他一直生活在痛苦和怀念之中。”
代市长左援朝特地在春节中午招待德国代表团,有了昨天的经历,今天在饮食上把关格外严格,招商办副主任肖桂堂也早早的过来帮忙。只是张扬没有过来,左援朝忍不住问道:“张扬呢?他可是喝酒的主力!”
秦清的声音抑制不住激动:“我在家,我在江城!”
张扬装腔作势道:“秦市长。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在岚山呢!”
“放心吧,今年你交给我的招商任务我一定完成。”
冯玉梅的情绪已经平复了下来,人在接受现实之后,心中的悲伤会冲淡许多。
张扬笑道:“严市长新年好!”
张扬拿起电话,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方才拨通了秦清的手机。
曹正阳点点头。常凌峰说得不错,自己也的确集急了一些。可厂子的改革始终止步不前,作为厂长他也心急。
张扬喝饺子茶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这次是副市长严新建催他过去。
施梅内德缓缓落下酒杯道:“工厂基础薄弱,设备落后,工人的工艺水平一般,管理水平更是不入流,生产出来的东西全都是淘汰货!”
“有考古价值的未必有旅游价值,现在的hetushu.com投资商都不是傻子,人家不会白白拿出钱来,他们投资就想看到回报。”
施梅内德是个豁达的人。他笑道:“我咨询过国内的相关专家,他们说实用蛇肉昆虫类会有过敏现象。这件事我们自己也有责任,要怪只能怪你们中国菜太好吃!”
张扬道:“就是个衙门,也就走过去的市政府,的确没啥参观的价值。”
张扬夹了一个饺子放入口中。赞道:“真好,皮薄馅儿大,看不出秦市长包得一手的好饺子。”
肖桂堂道:“不知道,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
张扬接到肖桂堂电话的时候还在秦清家里拜年呢,他和秦清昨晚虽然睡在一起,可秦清一大早就离开了。张扬又休息到八点多钟方才去拜年。他先给省委书记顾允知、代省长宋怀明电话拜年,然后又去了市委大院给李长宇、徐彪等常委拜年。来到秦清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钟了。
秦传良道:“对,吃饱饭再去工作,总不能饿着肚子陪德国人喝酒。”
秦清端着饺子走了过来,张扬起身去接盘子,这会儿肖挂堂的电话打过来了,肖桂堂只说是左市长中午要请德国客人,让他务必去一招作陪。
张扬笑道:“早就告诉过你是小毛病了,现在身体好了,刚好甩开膀子大干一场。”
再看到其他人吃了都没事之后,德国人方才渐渐放松了一些,德国人一旦放开之后,表现出的战斗力也着实惊人,不但表现在吃菜的速度上。酒量也十分厉害,他们多数喝得都是啤酒,一大扎啤酒一口气就灌了下去,张大官人酒量虽然很惊人,可是那是白酒,啤酒这玩意儿他怎么喝都不会醉,可喝下去会涨肚子,再加上张扬刚才吃过饺子,战斗力自然大打折扣。喝了几杯啤酒。感觉涨得难受,还是换回了白酒。
张扬道:“很简单,这件事和酒厂的关系应该不大,他们没理由专门在一瓶酒里面下毒,我认为这件事和海德集团的考察有关系,有人想破坏这次合作!”
罗慧宁道:“先欠着,下次磕!”
文国权微笑道:“很快你就会发现。工作是减轻痛苦的最好方法。”
张扬打心底瞧不起这厮,刚才情况没有明朗的时候,被得惶惶不可终日的狼狈相,现在一听说问题出在酒上,顿时就变得底气十足。
张扬很快就把一盘饺子吃完,秦清又给他端了碗饺子茶:“原汤化原食!”
张扬点了点头道:“秦市长亲手包的?”
秦清俏脸一热,慌忙转身向厨房走去。这厮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当着父亲的面调戏自己,不过张扬这句话说得隐晦,秦传良当然听不出什么意思。
“新春快乐!”
好在秦传良的表现并没有任何异样,他微笑道:“张扬来了!”
荣鹏飞眉峰一动:“不错,只要查出当天晚上有谁,再查出当初安代集团合作是谁最积极,谁可能从中得到最大的利益,疑犯就会浮出水面!”
“那啥……你就算官再大,也得老老实实在我下面!”
冯玉梅道:“我知道,大家心里最近都不好受,今天是新年第一天。希望咱们这新的一年里越走越顺。”
此时院长左拥军也赶了过来,他接过张扬开得方子道:“交给我吧!”
张扬道:“昨儿那帮德国鬼子因为贪吃有几个食物中毒,今天中午这顿饭左市长是为了安慰他们的!”
曹正阳道:“东西方文化不同,管理方式当然不一样。”
左援朝哈哈大笑:“施梅内德先生真是直爽!”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曹正阳道:“老曹,听到没有,你们厂子需要改进的东西还有很多啊!”
秦清哦了一声:“饺子下多了!”
张扬来的稍晚一些。不过他的到来还是引起了德国客人的注意,施梅内德主动站起身来向他迎了过去,张开双臂道:“张先生,我的朋友。为了表示对你的感谢,让我给你一个真挚的拥抱!”施梅内德虎背熊腰。一米九多的大个二百多斤的份量。张扬跟他一比也小上了一号。跟施梅内德抱了抱。施梅内德很夸张的把张扬给抱了起来,原地转了一圈,张大官人这是没跟他较劲,真要是显示实力,别说施梅内德二百斤,就算他再重一倍也轻轻松松拿下。
冯玉梅道:“天野,时代造就了你们家庭的悲剧,你母亲因为有台湾背景,所以她不想连累你的父亲,在已经知道怀有身孕的情况下还是选择离开了你的爸爸,她去了北原,生产的时候,因为难产离开了人世。你楚叔叔把你交给了hetushu.com我们照顾,你爸爸当时处境很差,老楚又联系不上他,所以把你送到了北京,交给我们两口子照顾,我们这么多年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害怕这件事会对你造成伤害。如今你爸爸已经走了。年前我们去江城的时候,就想撮合你和老陈父子相认,没想到说到这里,冯玉梅的眼圈又红了。
秦清道:“还说,这还不是怪你自己,我让你留在岚山养老,你偏偏要回来江城,这么大年纪了。手脚又不方便,整天跟着施工队风吹日晒的,万一有个闪失让我和小白可怎么办?”
杜天野跪在她的面前道:“妈!你永远是我的好妈妈!”
常凌峰并没有将他的这句话翻译过去。
左援朝微笑道:“多谢施梅内德先生对我们江城的评价,不知你对江城工程机械厂怎么看?”
秦传良热情的招呼道:“你吃饭没?秦清刚下了饺子,一起吃吧!”
工程机械厂厂长曹正阳虽然全程陪同德国人考察,可到现在他也不清楚德国人是什么意思,因为崔志焕被抓,韩国安代集团和他们之间已经谈好的合作基本宣布流产。曹正阳也已经将全部的希望放在了海德集团。他低声询问常凌峰道:“常主任,你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杜天野已经相信母亲所说的话。他只是仍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哽咽道:“这么多年,为什么要瞒着我。”
严新建道:“你口口声声说没有问题,那么这些德国客人怎么会食物中毒的?”
杜天野应了一声,在母亲身边坐下。冯玉梅握着儿子的手,久久凝望着他的面庞,足足端佯了两分钟,方才低声道:“天野,知道你这个名字的意思吗?”
冯玉梅点了点头道:“还过得去!”
常凌峰起身道:“你休息下,我出去看看!”
张扬道:“虽然干妈没有追究我的责任,不过我想她心里一定不好受。”
张扬道:“新春快乐!”
张扬道:“肖挂堂这两天跟得很紧,是不是打算把海德集团的招商成果分走一半?”
张扬没发表意见。
秦传良叹了口气道:“现在的人越来越现实了!”
张扬和荣鹏飞一起离开了公安局,荣鹏飞的家就住在不远处的公安局宿舍。他并没有选择入住市委家属院。
常凌峰目光在张扬脸上流连了一会儿。低声道:“张主任最近情绪不高。”
当常凌峰把他的这番话翻译出来,曹正阳的脸色顿时耷拉了下来,这德国鬼子也太他妈伤人了,你指责我工艺水平就算了,居然还说我管理水平不入流,你他妈只参观了半天多点时间就能看出我管理水平?心里生气可嘴上却不好说什么。
文国权笑了笑,和罗慧宁在沙发上落座。文国权关切道:“嫂子,身体还好吗?”
张大官人自问感情已经修炼的水火不侵,可还是因为罗慧宁的这句话感到激动:“干妈……”
“真的?”
冯玉梅眼圈发红,可是脸上却带着微笑:“文副总理,慧宁,你们来这么早,快请坐!”杜天野向文国权道:“文叔叔新年好,罗阿姨新年好!”
“我哪敢呢。干妈,要不我给您磕头,可您也看不见是不是?
秦清啐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她的娇躯蠕动了一下,将张扬推了下去,纤长的美腿缠绕在他的身上,柔声道:“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好?”
秦清笑了起来:“你还在春阳?”
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左拥军道:“我已经让化验室加班检验,争取早点查出原因!”
秦清淡然笑道:“你吃什么馅儿的?荤的素的?”
冯玉梅点了点头道:“我和你爸爸并不是你的亲生父母,你不姓杜。你姓陈,你妈妈是我的好朋友邱敏。你爸爸是陈崇山!”
常凌峰点点头,心中却明白让张扬情绪低落的原因是什么,他岔开话题道:“你教给我的那套打坐方法真的很有效,我最近身体状态很好,睡眠也没有任何问题了。”
杜天野道:“爸爸生前最喜欢摆弄他的这些盆景,现在他走了,这些盆景也失去了昔日的风骨。我也没有时间侍弄它们。”
文国权夫妇在这时候前来拜年,在过去每年文国权夫妇都会过来向杜山魁夫妇拜年。这是一种礼貌,也是两家关系的验证。今年两家发生了剧变,可文国权斟酌再三,仍然决定前来给冯玉梅拜年,他要用这种方式表达对杜家的歉意。
张扬点了点头道:“有些事可能是命中注定,就算我不想它发生,一样会来到我的头上。”
荣鹏飞又道:“鉴于这次案件的特殊性,我和-图-书希望所有人都对这件事进行保密,如果这件事的内情被德国人知道,影响会极其恶劣,甚至会危及到江城以后的招商引资!江城的利益代表大家的利益,我希望大家要有全局观。”
张扬笑道:“秦叔叔,老衙门修缮工程不是早就开始了吗?”
秦清道:“文玲的事情我听说了,可能一切真的如你所说,当初你一手救了她,如今把她带走的又是你!”
张扬猛然踩住煞车。
张扬道:“放心吧,我吃完再走!”
秦清道:“他比我小太多,我把他当弟弟看,爸,你可别胡说八道。让人家知道,我们以后连朋友也没得做!”
罗慧宁第一句话就责怪他道:“张扬啊,这大过年的还要当妈的给你拜年不成?”
文国权道:“对不起,嫂子!”
张扬道:“可能是节前,作忙。猛然闲下来有些不适应了。”
秦清道:“文副总理夫妇都是通情达理的人,我想他们不会针对你!”
施梅内德道:“江城是个古老的城市,我们来到江城的时间虽然不久,可是也感到了江城各位领导,以及江城人民的热情,我很喜欢这座城市。”这些话对于久经沙场的施梅内德来说毫无难度,听起来很客气。可说出来却没有丝毫的实质内容。
荣鹏飞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小子真是操蛋!”他还是把酒接了过来。并没有马上回家。问道:“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常凌峰又道:“今天严副市长提出年后要去欧洲考察招商的问题,咱们招商办可是主力,张主任有什么打算?
左援朝问起德国考察团对江城的意见。
杜天野用力咬住嘴唇,竭力控制不让眼泪掉下来。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陈崇山见到自己的时候表现会如此失常,为什么自己和他之间始终有说不完的话,父子连心。血脉亲情无法改变。
常凌峰把写好的食谱递给了他,张扬看了一遍并没有任何异样,他拿起钢笔写了一个方子,交给常凌峰道:“去买,煮茶给他们喝!”
现场凝重的气氛顿时缓和了起来。大家互相问候新年快乐。
张扬所写的是一种解毒汤的配方,几名德国人原本中毒症状就不重。吃了他的解毒汤之后,很快就恢复了精神,施梅内德十分奇怪。
常凌峰笑道:“没功劳苦劳总是有的,真要是成功了,还是要分给他一部分成绩的。”
张扬离开了秦家。
秦清美眸圆睁:“偏不,今天我就要好好欺压你一番!”
张扬道:“秦叔叔新年好!”
冯玉梅道:“孩子,这世上你还有亲人。”她忍不住落下泪来。
“荤的,我喜欢吃肉!”
秦清心中暗骂他此地无银三百两。装腔作势也要有个度,要知道过犹不及,父亲好像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所觉察,但愿他不会猜到什么。
张扬和荣鹏飞分手之后,独自一个人向住处驶去,虽然已经是凌晨,爆竹声依然不绝于耳,张扬不觉想起过去,隋朝的那段时光似乎已经离他远去。
左援朝亲自接待了德国海德集团一行,他和海德集团首席执行官施梅内德握手的时候笑道:“昨晚是一场虚惊,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相关人员的责任。请各位客人放心,以后不会发生同类状况!”
张扬解释道:“你们并不是中毒。是水土不服,蛇肉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吃的,你们的体内缺乏一种酶,这就是别人吃了没事,你们吃了上吐下泻的原因。这是过敏,不是中毒!”张扬也是信口开河,不过他一来到就用解毒汤把三名德国人治好,德国方面自然深信不疑,原本一场轩然大波被张扬给压了下去。
文国权道:“天野,我一直都想对你说声抱歉,是小玲对不住你!”
“话可不能这么说,老衙门里面的文物很多,很有考古价值。”
张扬看了看施梅内德的脸色,又伸手摸了摸他的脉门。看了看他的舌苔,发现施梅内德的确是中毒的症状,他转向常凌峰道:“他们晚上吃了什么?”
秦清道:“是啊,很有上进心,工作能力又强!”
众人入座,张扬和左援朝、严新建、施梅内德这些人同桌,左援朝致完祝酒词之后,所有人开始喝酒,这些德国人显然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心里有了阴影,虽然饭菜很好吃。他们却都不敢敞开肚皮吃。
张扬点了点头,常凌峰刚走,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张扬接通电话,电话却是罗慧宁打来的。
曹正阳虽然讨厌张扬跟自己说话的口气。不过也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副市长严新建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只和*图*书能考虑怎样补救。力求把影响限制在最小的范围内。”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不由得苦笑道:“这个除夕之夜真是难忘啊,大家也都累了。回去过年吧!”
秦清轻轻抚摸张扬的胸膛道:“放心吧,一切都会过去的。”
“呸!”
张扬抿了口清茶道:“能谈成最好,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
德国代表团中午的时候还是全部来到了市政府一招,因为张扬的解毒汤,德方三名中毒人员出现短暂症状之后就已经痊愈,所以他们对江城方面做出的食物过敏的解释也基本相信。
冯玉梅道:“难得你们每年都记的。今年家里出了事情,不然天野早就过去了。”
秦传良望着女儿道:“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秦清道:“发生了这种事情,无论责任在谁,还是尽快安抚的好,左市长做得对!”知道市里找张扬的确有事,秦清慌忙催促他快去。
罗慧宁似乎很生气:“这天下间还有你这么做儿子的!”
文国权道:“你能这样想就好。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到你的工作!”
“爸!我都说不考虑这件事了!”
文国权点了点头。
只有在张扬的怀中,秦清方才能够卸下所有的负担和假面,才能够真真正正做回一个女人。
秦清其实在年三十就已经返回了江城,她得悉张扬和楚嫣然在一起的时候,为了避免张扬分心,所以才谎称自己要留在岚山开新春团拜会。
秦传良道:“张扬,你们招商办负责招商引资,也帮助我们把老衙门向外面推介推介,看看谁愿意投资修他!”
事情居然让左援朝猜准了,通过化验。发现几名德国人的呕吐物中含有毒鼠强成分。不过含量很少,不至于造成生命的危险,事态陡然变得严重了,左援朝严令封锁消息。第一时间把公安局长荣鹏飞找来。这件事已经构成了犯罪,必须要由公安机关介入。
母子二人抱头痛哭。
张扬道:“对不起!”
罗慧宁道:“你这小子,骗我是不是?”
张扬道:“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我对你都委无保留!”
秦传良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张扬笑道:“放心吧,我尽量帮着留意!”
秦传良道:“市页里拨的那点钱根本是杯水车薪,老衙门和别的地方不同,很多客商都不看好以后的发展前途。”
秦清穿好衣服就冲了出来,当张扬看到她窈窕的身姿出现在巷口处的时候,内心涌越难言的温暖。他们同时向对方跑去,紧紧拥抱在一起。彼此的内心无比充实而平福。张扬牵起她的纤手,带着她进入吉普车中。
张扬让常凌峰送德国客人去贵宾观察室休息,德国人离去之后不久。代市长左援朝也赶到了,他也是又惊又怕,假如任何一位德国客人在江城出了事情他都要负有连带责任,左援朝指着曹正阳的鼻子痛骂了一通,曹正阳可谓是流年不利。在一连串的呵斥声中迎来了新年。嘴里始终在说着,所有食物都严格把关,应该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秦传良和秦清一起把他送到门外,望着张扬离去的背影,秦传良意味深长道:“张扬,这小伙子真是不错!”
常凌峰在一旁及时为施梅内德翻译。他对张扬也算是有些了解的,生怕这厮误会了施梅内德的意思,把人家痛揍一顿。
秦传良微笑道:“小清从小时候就能干!可长大了,官也越当越大,平时让我这个当爸爸的也很难吃到这么可口的饺子。”
幕传良道:“你也不小了,事业虽然要紧,可个人的事情。”
张扬挂上电话,却见秦清看着他,笑道:“市里让我去给德国鬼子陪酒!”
罗慧宁道:“别说这样的话,张扬,妈知道,最近你心里肯定不好受。这个电话,我早就想给你打。可我也一直不知该跟你说什么!”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张扬,你只要记住一句话,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好儿子,这一点从不曾改变过。”
她拿了个红包给杜天野,拍了拍床边道:“天野,你过来,妈有话想对你说!”
罗慧宁陪着冯玉梅说话的时候。文国权和杜天野来到外面的花园中。文国权望着花园内的盆景,不由得感慨道:“这些盆景该修理了!”
常凌峰微笑道:“发生了昨晚那件事,他们仍然继续考察工程机械厂,证明德国人把生意和生意以外的事情分的很开,同时也证明他们对工程厂的兴趣很大,我估计这件事八九不离十。”
罗慧宁笑道:“有时间来北京陪我说说话!”
曹正阳愣了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