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0章 人性使然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查小姐,你小名是不是叫查户口?”
李长宇道:“烦恼都是自找的,经过这件事,我想明白了,与其盯着前方,还不如看着脚下!”
张扬笑了笑没有说话。
张扬笑道:“其实有个不踩脚的法子!”
查薇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张扬已经让江光亚停车,香国大酒店到了。
查薇慢慢走过来,望着那辆自行车,目光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李长宇道:“也不能这么说。谁没有生病的时候?”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张扬,你这次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顾养养点了点头,一双明眸望着张扬道:“谢谢你,张哥!”
此时一个女孩子向他们的方向赶来,却是查薇,她刚刚听说一群男同学过来堵截张扬,知道事情不妙,慌忙过来阻止,因为跑得太急,一张俏脸涨的通红口气喘吁吁道:“你们干什么?别乱来,再这样我告诉学校了。”
张扬和邱潭碰了一杯,又把李长宇介绍给他认识。李长宇也是看人下面条,邱潭是京城名医,他对邱潭也表现出一定的尊重。
查薇笑道:“这下你该放心了!”
学生舞会在校体育馆内举行,张扬对校内环境不熟悉,问了几次才来找到体育馆,远远就看到身穿蓝色风衣的顾养养站在门口等着。
张扬拍了拍自行车座道:“车不错,就是不结实!”说完他双手抓住自行车的横梁,稍一用力,竟然将自行车从中折叠了起来,看得一帮学生膛目结舌,那玩意儿可是钢管,在他手上如同面团一样,长发青年看着眼前的情景,双目中尽是惊恐的神情,再也不敢说任何的狠话。强者为王。在任何时代,任何环境都是这样的道理。
张扬没有理会他。
这时候高伟过来敬酒,他以后是要回春阳工作的,在京城遇到了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对他来说可是一个大好机会,高伟一直都想调到江城市级医院,所以借着这个机会要给李长宇拉上关系。
张扬心中一怔,中组部的领导中只有一个姓查的,副部长查晋南,他还兼任国家公务员局的局长,难道查薇就是查晋南的女儿?张扬不由得多看了查薇一眼。
顾养养笑了笑没有说话,眼睁睁看着张扬被那女同学牵着手走下舞池。
张扬心说公敌也是你害得,不过也幸亏江光亚这么搞,他看出顾养养对自己有些不同寻常,这样的感情对他而言无疑是雷区,趟雷的事儿张大官人可不想干。
张扬笑道:“不好意思,没吓着你吧?”
查薇啐道:“光亚,你小子就喜欢乱嚼舌头,不胡说八道你能憋死?”
李长宇似乎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叹了口气道:“瞧你平时壮得跟牛犊子似的,怎么得了这个病!”
此时舞曲终了,张扬放开查薇。走回顾养养身边。
顾养养摇了摇头:“不想跳!”
张扬和顾养养分手之后,独自向校园外走去,初春的夜风仍然有些寒意,张扬的头脑渐渐从舞会的喧嚣中冷静下来,他在处理和顾养养之间的关系上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顾养养对他有好感,这件事很正常。在自己治好顾养养的双腿之前,她很少和社会接触,接触最多的异性一个是她的父亲一个是她的哥哥,自己的出现让她的命运发生了转机,让她的生活恢复了美好,顾养养一直都把自己当成救世主来看,拿自己和其他人去比较,显然是不公平的,张扬有些无奈的想着,无论自己情不情愿,已经成为了顾养养的一个衡量标准。
王学海道:“林钰文肯定有问题!不过这个女人嘴很严,我问不出什么!”
张扬很快就发现自己很受现场女孩子的欢迎,这边一曲舞刚刚跳完。才回到顾养养的身边,马上又有女孩子过来邀请自己,张大官人的虚荣心得到很大的满足,不过虚荣心并没有冲昏他的头脑,他发现这些女孩子都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张扬被众星捧月产生了两个后果,第一他和顾养养被隔离开来,第二,他成为全场男生的公敌。
邱潭笑道:“我科里还有事,得先回去,所以来跟你说一声。”
张扬点了点头道:“确切的说是江城春阳县人,目前在江城招商办混日子!”
张扬和顾养养说话的时候,觉着有些异样,他转过身去,看到不远处江光亚正看着他们,江光亚身穿考究的意大利名牌西服,风度翩翩的向他们走来,他是学生会主席,也是这次舞会的组织者,江光亚早在一周前就邀请顾养弃当自己的舞伴。可惜被顾养养m.hetushu.com拒绝。
江光亚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发现她正看着张扬,心中感到有些不舒服,他实在看不出张扬好在哪里?为什么顾养养会对他如此关注。
张扬当然知道她的用意,笑道:“我是她表哥,你们误会了!”
张扬笑着扬起手,一把抓住这厮的拳头,微笑道:“有话好说。别忙着动手啊!”手上稍一用力。那长发青年疼得惨叫一声,一张脸都变成了青白色,张扬向下一带,长发青年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动作跪了下去,张扬叹了口气道:“你们好歹都是大学生,大学生就应该有大学生的素质,社会上的不良风气,千万别带到校园里来。”
张扬笑了笑:“很晚了,赶快回去休息吧!”
张扬还是从他的这句话中听出了些排斥的含义,江光亚用上了我们的学生舞会,强调张扬这种社会人员和他们的舞会不搭界。
顾养养咬了咬樱唇道:“总觉着我利用了你!”
张扬笑道:“过去你可不是这么说,你一直教我要向前看!”
张扬指了指沙发,示意王学海坐下。
那长发男生听着张扬的风凉话,又是羞又是恨,他低声骂道:“你他妈等着!”
张扬一看就知道高伟的目的,这段时间高伟对他很不错,张扬奔着能帮人家就帮人家一把的念头,让服务员加了个椅子。
王学海叹了口气,知道张扬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张扬环视那群男生,从中并没有找到江光亚,这些男生的年龄都和张扬相仿,他们年轻、热血、冲动,挥卫自己的领地,是每一个人固有的本性,他们把校园当成了自己的领地,在他们的眼中,张扬是一个侵略者,而且是一个极具威胁力的侵略者。张扬今晚在舞会现场的表现已经严重伤害到他们的尊严,他们必须有所行动。
行云流水的舞蹈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可很快周围人就发现,查薇的双脚根本没有着地,张扬用手臂承担着她身体的重量完成整支舞蹈的。查薇从开始的慌张、难堪变成了一种羞涩,张扬用一种巧妙的方式在报复她,用一只手臂承担她所有的重量,带着她舞完全程,在查薇有生之年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霸道而充满力量的男子,三分钟的舞蹈,查薇却产生了完全不能自主,把一切交给张扬操控的感觉,她性情好强,这样的感觉还是第一次产生。
这些大学生和他年龄相仿,可毕竟他们没有走入社会,缺乏历练,他们的目的太明显,张扬在官场已经混了很长时间,一眼就看出其中的不正常,不过这厮表现的很坦然。
顾养养嫣然笑道:“你来了就行,反正我也不怎么会跳舞!”
美术学院外并没有出租车,张扬必须沿着前方的道路步行一公里左右才能到达公车站,仰望夜空,一轮新月高悬天空之上,张扬不由自主想到了陈雪,想到了那晚他们一起在屋檐上赏月的情景。
一群学生都看明白了,敢情人家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瘦高个小姑娘一样扭了扭脖子,仰起头,一脸的狂傲:“你他妈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你来的地方吗?想来我们学校泡女生?妈的,欠揍是不是?”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这样的场面如此熟悉,当初他在清华园也经历过被群起而攻之的局面,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出风头必然要引起一定的后果。
王学海苦笑道:“要我怎样说你才肯相信,我从中得不到任何好处,我没理由那么干!你想想顾允知有什么仇家?”
一群男生向张扬围拢过去,大有要把张扬痛揍一顿的架势。
顾养养也看出今天这些女同学是故意捉弄张扬,望着他那双被踩满鞋印的旅游鞋心中生出一缕歉疚,自己不该让张扬当挡箭牌的。其实张扬很容易就能从现在这种情况中解脱出来,他只要主动邀请顾养养跳舞,可张大官人始终不提请她跳舞的事情,全然忘记了今晚自己是顾养养请来的舞伴。
邱潭道:“我喝的是纯净水,做我们这行的,不敢多喝酒,这不,又有急诊来了!”
查薇道:“看什么看?”
张扬喝了一杯啤酒道:“李叔,原本我以为你会不高兴,可看您的情绪好像还不错!”
张扬道:“江城的领导班子终于稳定下来了,以后市里有什么打算?”
查薇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心说,如果不是为了帮光亚,谁会理你?可表面上还是甜甜微笑着:“在校园里出众的男生一直都很受欢迎。”
王学海在这儿坐了老半天,到现在连一口水都没混http://m.hetushu.com上,在某种意义上,他沾了何长安的光。
高伟连连点头,他毕竟欠缺社会经验,临走的时候还找李长宇要电话,李长宇心里有些不高兴了,脸上并没有做过多表示,淡然道:“以后有事情就直接找张扬!”
何长安道:“我听说过一些事,王学海在平海想发展肯定要难于登天,这倒是一个好机会。”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何长安敏锐的觉察到。这次可以狠狠杀一杀王学海的价码,获得一份丰厚的利润。
顾养养不禁笑了起来:“这北京城我又不认识别人,你不帮我谁帮我?”
王学海这个人很善于把握机会,见到何长安,他的脑子不由得活络了起来。他想起东江的那块地,因为得罪了顾允知,目前那块地已经处于停工状态,他急于转手,从困境中解脱出来,何长安无疑有接下那块地的能力,王学海笑道:“何总最近忙什么工程呢?”
张扬道:“我看江光亚挺不错的。养养,你眼界不要太高,见到出色的男孩子千万不要错过,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江光亚邀请道:“一起跳个舞吧!”
江光亚开口解释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顾养养平静自若的看着前方,江光亚趁机端着一杯饮料走了过来,将那杯果汁递给顾养养,顾养养矜持的笑了笑道:“不想喝了!”
何长安笑了起来,他看出张扬并不待见王学海,王学海是个商人,他不会平白无故提起东江那块地的,看来王学海的生意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何长安递给王学海一张名片道:“有空给我电话!”
张扬笑了笑,向江光亚道:“我过来看看!”
张扬穿了一身黑色的运动服,他是没来得及换。
张扬看了看周围,方才低声道:“尿路感染!”
李长宇道:“对你来说是向前看,对我而言是要盯着脚下,两者并不矛盾!”
王学海也认识何长安,他很恭敬的站起身叫道:“何总!”何长安在商界的地位是他不能比的。
王学海凑上来道:“张扬,自从你打了我那一掌之后,我总感觉到胸口发闷,很不舒服。”
顾养养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查薇的腰很细,张扬托住她的纤腰,轻柔的像托着一片羽毛,张扬笑道:“今儿你们把我当成舞男了!”
张扬自从到了伦敦之后压根就没参加任何的招商活动,他当然不知道招商的进展,只说自己病了,还没有参加招商活动就回国了。
一名留着长头发的瘦高个冷笑道:“送你妈!以为自己是谁啊?跑我们学校来装逼!”
在张扬看来王学海所说的都是废话,他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道:“你有什么事就快说!”
江光亚道:“听说你是江城人!”他还是通过一些途径对张扬进行了了解。
查薇被他说得脸红了,有些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张扬笑道:“我算哪门子干部?勉勉强强刚混上副处级,连你们学校门口保卫的级别都不如。”
听到张扬亲口这样说,最开心的还是江光亚。
张扬笑道:“真是干什么都不忘工作,成,你放心吧,等我回去就着手联系这件事。”
查薇有些不解的看着他,张扬揽住她纤腰的手臂微微用力,查薇觉着自己被他悬空抱了起来,不由得轻声惊呼,张扬随着圆舞曲的节奏在舞池中旋转了起来,舞姿优雅。步法潇洒。
张扬平静的注视了他们一眼,低声道:“不用送了,我自己走就行!”
李长宇向张扬道:“你借着这个机会可以和京城的医学界多联络联络感情,以后可以促进江城和京城的医学交流,提升我们江城的医疗水准。”
一曲舞罢,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查薇的双脚这才落在实地,张扬气定神闲的微笑道:“谢谢配合!”他并不想继续在这里逗留下去,转身向门外走去,顾养养跟着他离开了舞会现场。
张扬不满的看了看他道:“没结果你来找我干什么?”
张扬道:“你舞跳得不错,就是喜欢踩人脚!”
邱潭道:“五月份应该会过去一趟,于子良是我的老朋友,我怎么都得去看看!”说完他叫上高伟先走了。
张扬看到她生气了,呵呵笑道:“当我没说,你们年轻人的事不归我管!”
张扬打了辆车就前往顾养养所在的美术学院,出租车在大门处被拦住,张扬只能步行走入校园。
张扬笑道:“你真是查部长的千金啊,以后你想找陪舞尽管找我,那啥,跟查部长所说,帮忙弄个正处吧!”换成别人不会像张扬说得和图书这么直白的,不过正因为此,他说的话让人并不过厌。谁都知道他在开玩笑。
顾养养拿了瓶水递给张扬,张扬还没来得及喝,音乐声又响了,查薇向他笑盈盈走了过来。
查薇道:“顾养养喜欢谁你可管不了,反正张扬不是她男朋友。你不就有了机会?”
那群学生一哄而散,现场只剩下被张扬摧残的不成模样的自行车。
何长安淡然笑道:“公司的事情我很少过问了,每个月抽出两天时间看看收入,偶尔出来签几份合同,我现在属于半退休了。”
查薇摇了摇头,她还没有来及说话,江光亚开着宝马车赶了过来,他也是听说有同学要拦截张扬,所以赶过来阻止,看到眼前的情景,知道张扬没事这才放下心来。
张扬道:“会一点点!”
何长安道:“今天刚巧有一个业务要谈,那位印度尼西亚商人也住在香国饭店,刚刚和他签了合同,我想起你住在这里,所以顺便过来拜访你。”
何长安道:“王学海这个人做生意的口碑并不好,听说他得罪了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
这时候一位穿着红色毛衣的漂亮女孩子走了过来,向顾养养笑了笑道:“养养,不介意把你舞伴借用一下吧!”
张扬冷笑道:“这么一分析还是你的嫌疑最大!”
江光亚微笑道:“张扬,你很受女生的欢迎,我看你就快成为我们学校全体男生的公敌了!”
顾养养笑了笑,她今晚特地画了淡妆,清丽绝伦的俏脸增添了几分娇俏,张大官人忽然发现昔日那个青涩的小丫头忽然长大了。
高伟现在才看出李副市长不想搭理自己,有些尴尬的站起身来:“不妨碍你们说话了,我回去了!”
车到中途,查薇轻声道:“张扬,你是顾养养的男朋友吗?”她是帮江光亚探明情况的。
李长宇道:“市里选举结果出来了,援朝同志已经当选市长了!”
顾养养拿了杯饮料给他,轻声道:“你不会跳舞?”
精明人之间有些话不用明说,王学海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引起了何长安的兴趣,心中窃喜,在张扬这里也的确不是谈生意的地方,他趁机起身告辞。
查薇的俏脸不觉红了起来。轻声啐道:“怎么说话这是?”
李长宇道:“哪有那么多顾忌,人活一世,最重要的是随心所欲,连吃饭都诸多顾忌,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王学海走了之后,何长安向张扬道:“你好像挺不待见他?”
张扬察觉到李长宇似乎有了变化,他笑道:“感觉您话里有话!”
张扬虽然和查薇在跳舞,可同时也在关注着场外的情况,脚背忽然一痛,却是被查薇踩了一脚,查薇慌忙道:“对不起,对不起!”
张扬顿时明白这厮在打什么主意,毫不留情的下逐客令道:“王总,你不是还有事情要办吗?”
张扬顿时明白了他的目的。不屑笑道:“王学海,你说什么都没用。老老实实帮我调查这件事,只要有了结果,我一定帮你解决问题,其他的事情,我建议你暂时别去想。”
“说话老气横秋的,你比我才大几岁?”顾养养很不服气的说道。
江光亚笑道:“哪有那么夸张?北京城大官多,可普通老百姓更多!”他提醒张扬道:“想把副字去掉,多跟我查姐联系联系!查叔叔是中组部的!”
这次舞会张扬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引起了江光亚的警惕,所以他求助于查薇,查薇于是就想出了这个招儿,发动群众攻势,让张扬限于美院众美女的包围圈中。
来到门外,顾养养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怯生生向张扬道:“对不起!”
何长安笑道:“学海也在这里啊,你和张扬也认识?”
张扬笑道:“傻丫头,说什么?”
张扬笑眯眯看着他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他停顿了一下道:“我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不怕事儿!”他放开那男生的手臂,看了看周围,目光落在长发青年刚刚骑得那辆中华跑车上,他走了过去,围拢在他周围的学生纷纷避让。
两人走入舞会现场,学生舞会环境条件都很一般,不过美院的俊男觎女倒还真是不少。顾养养一出现就成为很多男同学瞩目的焦点,不过并没有人主动上来请她跳舞,一是因为她身边有张扬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多数人都知道江光亚在追她,连江光亚这么出色的男生都不放在眼里,其他的男同学自然就知难而退了。
张扬道:“真是惭愧,我这次白白浪费了一个出国名额,花了市里这么多钱。一点贡献也没有。”
“水土不服,水土和-图-书不服啊!”
王学海就等着他这句话呢,叹了口气道:“我在东江拿了块地,可不巧的是那块地上发现了古墓,现在正考古呢,工程已经停了好几个月了。再这样下去,恐怕要破产了!”说这话的时候,他向张扬看了看。
张扬知道何长安这个人能量很大,他刚才之所以给王学海名片,十有八九是嗅到了商机,张扬低声道:“何叔叔对那块地感兴趣?”
两人重新坐定,李长宇一手夹着香烟,一手开始涮肉。他口味重。要了韭菜花当蘸料,看到张扬不用蘸料,笑着道:“来点韭菜花才有味道。”
王学海厚着脸皮道:“不急,好不容易遇到了何总,聊两句,聊两句。”
身边响起哎呦一声,却是一名男生被女伴踩了脚,疼得躬下身子,眼泪差点没流出来,间接证明了查薇的这番话。
张扬看到邱潭亲自过来,慌忙起身道:“邱主任,本该我去给您敬酒的,怎敢劳您大驾!”
江光亚并不住在学校,他提出顺路送张扬回去,张扬也没有拒绝,查薇和江光亚是一个大院,所以也上了宝马车。
王学海道:“顾明健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谁会对付他?我看这幕后策划者是针对他老爷子顾允知!”顾允知担任平海省委书记这么多年,肯定有不少的政敌。
望着张扬远去的背影,查薇低声道:“这个人倒是有趣,光亚,他真的是顾养养的表哥吗?”
江光亚苦笑道:“薇姐,难道你看不出,顾养养好像很喜欢他!”
张扬望着高伟尴尬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想笑,这厮的确有些自不量力。你是什么身份?以为过来给副市长敬了杯酒就能拉上关系了?不在体制中混,还真不知道里面的错综复杂,张扬对高伟只能表示同情。
看到张扬出现,江光亚的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他家教很好,还是很有涵养的向张扬伸出手去:“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学生舞会!”
张扬笑了笑,他的那双白色运动鞋上面多出了许多白印,这不仅仅是查薇个人的功劳,刚才邀请他跳舞的女孩子有意无意都要踩上他两脚,张大官人知道自己显然成为众矢之的,他牵着查薇的手轻盈的转了一个圈儿,轻声道:“你们美院的女生都很主动啊!”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被这个时代所同化,他开始考虑许多问题,甚至包括在感情方面,他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顾忌,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王学海清了清嗓子道:“这些天我通过各方面的关系仔细调查了一下,可还是没什么结果!”
张扬搂着跳舞的这个细腰美女,是美院学生的文娱部长,她叫查薇。今晚对张扬众星捧月的场面就是她一手策划的,究其原因还是身为学生会主席的江光亚起了作用,江光亚和查薇的关系很好,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查薇比江光亚大半岁,两家也是世交。两家人一直都有意结成亲家,不过他两人可能是太熟了,反而对彼此没有那种感觉,相处的就像姐弟俩一样,江光亚追顾养养的事情,查薇从一开始就知道,她还帮助江光亚撮合,可顾养养和任何人都是不即不离,虽然一团和气,不过她在校园中也没有什么太亲密的朋友,江光亚追求顾养养已经有一段时间,可惜毫无进展。
李长宇道:“说起来代表团最近就要回来了!”
王学海陪着笑了两声。
此时有人前来拜访张扬,却是何长安,自从张扬给他写了那幅字之后,何长安越看越是喜爱,今天刚巧来香国饭店谈生意,想起张扬就在这里住,所以特地过来拜访他。
身后响起自行车轮圈转动的声音,张扬转过头去,却见十多名男生瞪着自行车向他追赶而来。张扬停下脚步,那群男生将他围拢在中。
江光亚摇了摇头道:“我找人问过,他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未婚妻是平海省长宋怀明女儿!”
何长安道:“你最近在忙什么?”
张扬笑道:“我是混进来的!”
何长安喝了口茶道:“这茶叶可不怎么样,回头我让司机给你送两盒春茶过来!”
查薇又道:“真的吗?我看不太像!你是哪里人啊?”
顾养养主动挽起了张扬的手臂,张扬内心一怔,可是他也不好拒绝。害怕那样会伤了顾养养的自尊心,两人走了几步,张扬低声道:“养养小心我跟你姐告状,你居然利用我当挡箭牌!”
张扬回望美术学院的大门,舒了一口气,暗自感叹道,做男人还是不要太出色的好!
张扬笑了笑道:“算了,谁没点血性。今晚你们学院美女一窝蜂把hetushu•com我给围上的时候,我就预感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舞池中不少男女同学已经成双成对的翩翩起舞,张大官人的舞技不错,可是他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准备低调做人,在这里自己只是个外人,顾养养想用他当挡箭牌,让江光亚知难而退,张扬觉着这样的事情挺幼稚也挺好笑。
张扬笑道:“用不着这么客气!”他询问起何长安为何会过来。
高伟殷勤的向李长宇敬酒。
王学海在张扬面前还是显得有些拘谨的,换成任何人,性命捏在别人手里,总会打心底感到畏惧。王学海为人多疑,这两天始终被截阳掌的事情困扰着,心里搁着事儿,吃不香睡不好的,这次来找张扬也是为了求他解决这件事。
张扬笑道:“我知道,你想用我当挡箭牌,我把你当亲妹妹一样,又怎会怪你?不过有些事并不能一味逃避,如果你不喜欢他,就跟他说清楚,我想江光亚应该是个懂道理的人!”
查薇道:“看不出你还是一国家干部?
张扬又致歉道:“下午江城来人了,我没来及回去换衣服!”
王学海仍然坐在那里,没有走的意思,张扬看了看他道:“王总还有事?”
王学海主动找到了张扬,这段时间他通过各种途径调查了顾明健的事情,可仍然一无所获,幕后策划者藏得很深。他脸上的伤已经完全长好了,看不出任何的痕迹,看来这厮脸皮的厚度还真够可以。
李长宇提出邀请道:“邱主任如果有时间,可以去我们江城转转,看看江城的风光,顺便指导一下我们江城的医疗工作。”
查薇笑了起来,今晚的事情是她策划的。
张扬摇了摇头道:“晚上还有事呢,我可不想一张嘴把人都给熏晕了。”
张扬有些歉意的走了过去,笑道:“不好意思啊,路上堵车,晚了!”
查薇扬起的高跟鞋正要落下去,听到这句话有些尴尬的落回了地面。她知道张扬十有八九识破了她们这帮女生是存心故意的,机智的回答道:“我们学校有许多男生喜欢毛手毛脚的,所以,我们就专门想了踩脚的方法对付他们,谁曾想习惯了,一跳舞就不由自主去踩别人!”
这群学生对学校还是十分顾忌的,一听这话顿时都停下脚步。那名长发青年应该是里面领头的,他不管青红皂白,冲上前去,一拳照着张扬的脸上打来。
李长宇道:“我们几个常委开过碰头会,大家对江城的未来发展都很有信心,现在国家的政策这么好,江城基础不错,只要我们方向正确,完全有可能在近几年内成为平海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城市。”李长宇在这次人代会召开之前,已经意识到自己失去了希望,所以左援朝当选为市长并没有让他感到失落,经过最近一连串的事情,李长宇有些浮躁的内心重新冷静了下来,他开始考虑踏踏实实为江城做些事。李长宇对张扬的欧洲之行还是很关注的,他问了代表团的招商情况。
张扬原本不想和这帮学生一般见识,可这小子说的话已经刺激到了他,他仍然表现出很好的涵养:“你们是大学生,不是社会上的混混,做事情最好有些头脑,张嘴就骂人,什么素质?”
李长宇并不喜欢别打扰,换作是在江城,他肯定不会搭理高伟这样的小医生,不过在北京,毕竟是家乡人,何况高伟和张扬也很熟悉,李长宇在公众面前一直那良随和,他和高伟喝了两杯酒,笑道:“小,高。好好学习,以后回到江城好为更多的病人解除痛苦!”
顾养养不禁皱起了眉头:“我又不是嫁不出去,你急什么?”
顾养养笑道:“累了吧,从开始就跳个不停,还没见你歇过呢!”
张扬道:“你跪下干什么?知道错了,以后改正嘛,用不着这么隆重!”
张扬道:“我长这么大没感受过被美女包围的滋味,今天有点受宠若惊,再累也心甘情愿啊!”
两人又聊了几句,李长宇起身离去,张扬也没挽留,毕竟他今晚还答应了顾养养,看时间,距离八点舞会开始只有半个小时了。张扬去结账的时候,才知道高伟已经把帐给结了,张扬想想这厮第一次请自己吃饭,是去蹭病人家属,这次请李长宇倒是大方,不禁感叹人果然是最现实的动物。
这时候邱潭也走了过来,自从邱潭看到张扬神乎其技的手法复位。就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两天和于子良通电话的时候提起张扬,于子良又向他说了张扬的一些传奇故事。邱潭越发欣赏张扬了。
张扬道:“老相识了!”他邀请何长安坐下,起身去泡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