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6章 将门虎子

于小冬看了看,居然点了点头道:“还别说,真有点像!都是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
恭振远道:“秦欢是不是你儿子?”
秦振堂愤然道:“二哥,就这么放他走了?”
先入为主这向话千真万确,一个人留给别人的印象很难改变,张扬这次是真心想帮助秦欢,他对秦萌萌没有什么私心杂念,可别人不信,就算人家不说,可心里都在猜想着张扬和秦萌萌的关系。
张扬笑道:“你放心吧,回到江城还得做个全面体检,没这么快开刀的!”
张扬听出查薇句句带刺儿,不禁抗议道:“什么叫过了这村没这店?我这么小气吗?”
张扬笑了笑,很熟练的把子弹给卸了,将手枪扔到地上,走过去牵着秦欢的小手,指着秦振远兄弟两人道:“我看在孩子面上,不跟你们计较,再说,我一受党教育多年的国家干部还懂些法律,党发给你们手枪不是让你们威胁老百姓的!”
查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说不过你,吃人家的嘴软,得,今晚不跟你争!”
张扬和郭瑞阳只喝了半瓶茅台,四名女生坐下后,查薇峰拿起茅台酒看了看,禁不住道:“嗬!真够奢侈的,吃爆肚喝茅台,还是三十年窖藏的,看不出你年纪轻轻的还挺腐败!”
张扬也认识来的这位,是这一带辖区分局副局长梁联合,过去张扬还和他打过交道,此人是八卦门的,也是乔鹏飞的师兄,上次因为替乔鹏飞强出头,去春阳驻京办找张扬的晦气,结果被张扬弄得颜面尽失。
梁联合从一名维族人的手中要回查薇的手机,来到她面前讲手机交给她。然后才走向张扬,笑道:“张主任,咱们又见面了!”
查薇道:“碰巧遇上的,张主任请客,机会挺难得的,所以我赶紧把你叫过来,过了这村可没这店!”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查薇想吃羊肉串,让江光亚去买,江光亚十分听话,隔壁不远的地方就是新疆烧烤摊。他起身去买。望着他的背影。张扬不禁笑道:“他对你不错啊,这么好的小伙子可别错过了!”
张扬也没想到他说出手就出手,秦振远虽然身材不高,可是一身格斗擒拿的功夫却是相当厉害,谈到单打独斗,寻常十几个人近不了他的身,他这次猝然发难,意在攻其不备,当然秦振远也是对张扬憎恶到了极点,方才会突然攻击。
秦振堂毫不畏惧,双目布满血丝狠狠瞪着张扬:“有种你就开枪!”
秦振堂的情绪比起秦振远更为激动,他大叫道:“转过身去,双手扶在车上!”
张扬把钱包交给江光亚,江光亚清点了一下,里面分文不少。他和查薇几个先回桌旁坐了。
查薇拿回手机后,总觉着上面沾着一股羊肉的胞气,用餐巾纸擦了一会儿,方才放在手袋内。
查薇道:“你要走了?”
“谈什么?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张扬已经猜到他们前来的目的是为了秦萌萌,根据他现在了解到的情况,秦家一直都不知道秦萌萌有个孩子,从秦振远刚才不由分说出手的情况来看,他们应该已经听说了什么,而且十有八九把孩子这笔帐算在了自己的头上。
军官眯起双目,冷冷盯住张扬道:“他是你儿子?”
那军官听到秦欢这样叫张扬,顿时确信无疑:“我想跟你谈谈!”
张扬道:“我很好,秦萌萌,我儿子好吗?”
张扬笑道:“说得跟发配似的,我是回江城,是往南,不是往西,查薇,你挺漂亮一姑娘,怎么是一路痴啊?”
咬牙切齿道:“王八蛋,我崩了你!”
秦振堂道:“是不是他的无所谓,关键是这孩子hetushu.com到底是不是萌萌的!”
张扬不屑道:“你们以为可以拦得住我?”
张扬懒得理会他们,这兄弟俩看来对他们的妹妹根本不了解,老秦家也够糊涂的,女儿在外面生个儿子都五岁了,到现在他们都蒙在鼓里?究竟是秦萌萌掩饰的太好,还是秦家对秦萌萌的关心不够?张扬作为一个外人就不得而知了。秦振远兄弟两眼睁睁看着张扬带着秦欢上了桑塔纳扬长而去,终究还是没有跟上去。
秦振远道:“现在无法证实那小孩子就是萌萌的,这件事是不是别人故意污蔑我们家的?如果萌萌有孩子,怎么可能隐瞒这么多年,咱爸咱妈难道一直都毫无觉察?”
就在战斗一触即发的时候,听到一个威严的声音道:“阿布拉,你们干什么?信不信我把你们全都铐回去?”那名糊半维族人转过脸去,马上脸上堆满了笑容:“梁局长,是您啊!没事儿,就是闹了点误会!”他使了个眼色,一帮维族人迅速散了。
秦萌萌道:“上面突然来了任务,我最近不能走,所以我打算让你带秦欢先去江城。”
秦振堂道:“二哥,咱们刚才一直跟着萌萌,情况你都看到了,这孩子不会平白无故跟她这么亲!”
张大官人被激怒了,冷笑道:“给脸不要脸是不是?”
张扬呵呵笑道:“梁局长,得亏您来了,不然今晚要闹出发点民族矛盾了!”他留意到梁联合穿着便装,看来是凑巧出现。
张扬道:“我说你们两个别有一搭没一搭的胡说八道,成!想说清楚是不是?好咱们现在就说!”他看了看手表道:“我没多少时间,十分钟,多一秒都不成!”
张扬虽然武功盖世,这会儿内心中也不禁捏了一把冷汗,我靠,秦家人这么不讲理,两把枪指着自己,再这么近的距离下,张扬也不敢冒险。
查薇和其他几名女同学倒是放得很开,她们都和张扬喝起了白酒,有点车轮战的意思,张大官人来者不拒。心说就凭你们四个小丫头还指望把我给灌多了?
秦萌萌起身离去,她不敢继续逗留下去。害怕看到孩子依依不舍得眼神。
张扬道:“用不着这么麻烦。咱们喝二锅头吧!”
这次之所以选择坐火车回江城。都是因为秦欢的一句话,他说这辈子还没坐过火车呢,张扬离开平海驻京办之后去香国大酒店拿了东西,然后就来到春阳驻京办,耐心等待秦萌萌母子的到来。
张扬的目光仔细观察着周围。看到一名维族人正趁着混乱向远处走去。张扬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猛地一巴掌拍在他肩头:“朋友,别急着走啊。”
张扬就知道他们得问这档子事,冷笑道:“我说天底下还有你这样当哥哥的,你妹妹平时跟什么人交往你自己不清楚?我明白的告诉你,我跟秦萌萌认识不超过一星期,秦欢是我儿子,秦萌萌跟我没关系!”
查薇第一个站起身走了过去。张扬虽然跟他们交情一般,可既然遇到了事情也不能甩手走开。来到旁边一问才知道,江光亚买羊肉串的功夫。钱包让人给掏了,当时他身边只有这个新疆小孩挤来挤去,江光亚认定是这个新疆小孩偷得,江光亚不想把事情闹大,抓住那小孩子只想他把钱包交出来就算,谁想到一下捅了马蜂窝,围上来十多名维族人,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瞪着江光亚,恨不能要将他吃了。
秦振远拦住张扬的去路道:“你不能走,我要跟你谈谈!”
江光亚也抬起头来,听说张扬要走他也是暗自庆幸,至少短期内顾养养见不到他了。
查薇道:“不小气,吃个地摊都www.hetushu•com要喝三十年芽台的主儿,再小气也小气不到哪里去。”几个人都被张扬和查薇的一问一答逗笑了。
秦欢有些不舍,牵着秦萌萌的手道:“阿姨,为什么不能跟我一起去?”
张扬躺在软席上,想着今天秦家兄弟两人找上门来的情景,这件事让他感到十分奇怪,秦家人对秦萌萌这个女儿也太不关心了,究竟是什么事情让秦萌萌和她的家庭之间产生了这么大的隔阂,彼此不相往来?难道真的像外人所说的那样,秦萌萌过去的一段恋情被父母拆散,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如果真的是那样,秦萌萌过去的恋人显然应该是秦欢的父亲,可秦欢已经五岁了,现在病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他的亲生父亲还不出现?
秦振远道:“不把这件事说清楚,你哪里都不能去!”
那维族人吓了一跳,从衣服里掉出了一个黑色的钱包,正是江光亚的。
张扬冷笑道:“你他妈当是战争年代?眼里还有法律吗?”
张扬这一夜睡得很沉,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才起,他起床第一件事就给秦萌萌打了个电话,事先说好了今天秦萌萌带着秦欢和他一起返回江城。
那军官一下车,目光就落在秦欢的身上,秦欢见到外人就有些害怕,慌忙藏在张扬的身后,张扬原本以为他是来找于小冬的,可看样子应该不是,他从进门后就盯着秦欢看,张扬道:“我说同志,你找谁啊?我家儿子胆小,你不芶言笑的别吓着我孩子。”
此时新疆烧烤摊那边传来喧闹之声,他们举目望去,看到江光亚被几名维族人围在中心,他抓着一个新疆小孩的手腕,气愤的说着什么。
江光亚看了看酒瓶,都这么晚了让他上哪儿去买三十年茅台啊?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这兄弟俩一定是听说了什么,跑自己这里来探听情况了,张扬早就估计到秦萌萌这次的事情要暴露,可他并不想背后说秦萌萌的是非,张扬道:“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们了,秦欢是我儿子,他得了重病,现在我得带他回江城治病,秦萌萌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她认识我儿子,至于她为什么这么关心秦欢,你们可以直接去问她。好了,我得走了,孩子的病情耽误不起。”
下午五点钟的时候,秦萌萌准时前来,她还是一身军装,秦欢看到张扬欢快的飞奔过来,脆生生叫着爸爸,引得驻京办一帮工作人员都向这边看来。
江光亚有点儿洁癖,打心底对这种不上档次的小吃摊是排斥的,可同学叫他过来,他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从坐下就没动筷子。
秦振远走过来,照着张扬的肚子就是一拳,张扬暗用内劲化去了他的全力一击,装成痛苦的样子,躬下身,捂着肚子,双眼却观察着两个人的位置和动作,准备出击将这如同疯虎般的兄弟俩制服。
秦振远心绪一阵烦乱,他低声道:“先跟大哥说一声!”
秦萌萌摸了摸秦欢的小脸:“小欢,你要听张叔叔的话,阿姨等工作忙完就过去陪你!”
张扬摇摇头:“好儿子,爸疼你都来不及呢,上车!”他伸手拉开车门,此时一辆军用吉普车直接驶入了驻京办的院子内,从车上下来了一位矮壮敦实的军官,从他的军衔看应该是大校,车里还有一个人,并没有跟着下来。
打了三遍电话方才接通,秦萌萌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张扬,你好!”
秦振堂道:“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萌萌不想回家?妈说,因为家庭反对,她当年和她的男朋友分手,所以才和家里有了隔阂,可她老人家也没提过萌萌已经有http://m.hetushu.com了孩子?”
秦欢点了点头。
人都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秦振远兄弟俩在张扬的手上栽了跟头,可两人却出乎意料的冷静了下去。
秦萌萌道:“张扬,我今天不能去江城了!”
张扬笑道:“谁没有三五个朋友,喝茅台就叫腐败了?我就不信,你爸没喝过茅台?”
江光亚来到张扬身边坐下,他笑道:“吃饭也不提前叫我一声。”
秦欢道:“阿姨说现在社会上坏人多,小孩子一定要跟紧大人!爸,你不会嫌我烦吧?”
张扬点了点头,刚刚他之所以一直忍着,就是害怕麻烦。
他说完就向门外走去,秦振远两兄弟跟了出来,秦振远道:“你真不认识我妹妹?”
于小冬充满好奇的望着张扬,虽然张扬跟她说过认了个干儿子,可这会儿也不禁有些猜疑,这秦欢该不会真的是他儿子吧?可算算秦欢的岁数,张扬如果是他亲爸,除非十六七岁就开始播种,在别人不可能,可在张扬的身上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更何况秦萌萌一身戎装,英姿飒爽。柔媚之中带着一股寻常女性没有的英武之气,这样的美女,以张大官人的性情,很难说不动心。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
秦萌萌蹲下望着秦欢可怜巴巴的小脸道:“阿姨突然接到紧急任务,没办法跟你一起过去,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忙完工作,很快就会去陪你,你跟张叔叔好好玩!”虽然秦欢口口声声叫张扬爸爸,可秦萌萌并不承认。
张扬拾起钱包,笑道:“真巧啊。光亚,你钱包掉在地上了!”张扬向那名维族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他不想生事,对方如果聪明。老老尖实散开,这件事就算结束。
梁联合继续和张扬站着说了两句,他笑道:“这一带新疆人挺多,这个烧烤摊就是一个窝点,这帮维族人养着一帮新疆小孩儿,时常行窃。我让人盯他们一阵子了,不过他们很狡猾,中间抓过几次现形,关了几个可他们依然固我,打着卖烧烤的名义继续在这里混,看来还得重锤敲几下了。”
张扬微微一怔,想不到眼前这个敦实矮壮的军官竟然是秦萌萌的二哥,可他刚才为什么不跟秦萌萌一起进来?张扬马上就猜到,一定是他跟踪秦萌萌来到了这里。张扬把秦欢交给了于小冬,让她带着孩子先回办公室,以免他们的谈话被孩子听到。
张扬一把就将秦振远的手腕握住,一带一拧,将秦振远的身体整个抓了起来,狠狠摔了个背垮,秦振远哪想到张扬这么厉害,被他摔得躺倒在地上,闷哼了一声,不过秦振远的抗击打能力也是超强,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
秦欢是第一次坐火车,对火车上的一切都感到新奇,为了秦欢能够睡得安稳,张扬包了一间软卧,秦欢在车厢内来回窜了几趟,终于肯安安稳稳的趴在窗口处观看外面的景物。
张扬把秦欢交给于小冬,然后跟这哥俩来到了办公室内。张扬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他大刺刺在椅子上坐下道:“有什么话抓紧说,想动手,我一样奉陪!”
张扬暗赞秦欢这孩子有良心有胆色,趁着这个机会,他已经闪电般出手,只一拳就把秦振堂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劈手将他的枪夺了过来,用枪指着秦振堂脑袋道:“靠,有枪了不起?信不信我崩了你?
查薇瞪了他一眼道:“怎么说话呢?你能和我爸比?”
张扬和他们分手之后,也没有回香国大酒店,当晚就留在了平海驻京办,郭瑞阳让人给他留了一间豪标。
于小冬提醒他道:“该走了,我送你们去火车站。”
江光亚在二十分钟后赶到和*图*书了地方,他的宝马车开不进来,放在了巷子外头的大街上,夹了一个金利来的手包过来,虽然是晚上。也没有穿便装,一身西服笔挺。江光亚很注意形象,到哪儿都吸引别人的眼球,看到张扬,他颇感诧异,实在想不通查薇怎么会和张扬混到了一块儿?
秦振远道:“你打得过他吗?”
张扬看了看时间道:“六点半的火车,成,来得及,你五点直接把小欢送到春阳驻京办,我在那儿等你们!”张扬又将春阳驻京办的具体地址说给秦萌萌听了,然后才挂上电话。
查薇道:“既然要走,那更得多喝几杯了,不是说劝君更饮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吗?”
秦振远强压怒火道:“你跟我妹妹什么关系?”
张扬可不怕他,秦振远的出手再快,也快不过张大官人的反应。
秦振堂道:“二哥,你以为这件事可以瞒得住他们?”
梁联合道:“这条小街鱼龙混杂。你们吃饭的时候还是多小心一些。”他说完向张扬告辞离去。
那军官点了点头道:“我叫秦振远,是秦萌萌的二哥,现在知道我找你干什么了吧?”
一名身材高大的维族人忽然冲上来。一把就将查薇的手机给抢了过去,他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语道:“别围在这里,耽误我的生意!”
张扬道:“你要是晚来一步,我就出手了!”
张扬点点头,他去房间内取了旅行袋,秦欢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小手牵着张扬的衣角,生怕跟丢了,张扬不禁笑道:“你真是个小跟屁虫儿!”
秦振远启动了引擎,脸色阴沉的就像天空中的乌云。
秦振远和秦振堂对望了一眼,两人都听得有些糊涂,秦振堂道:“秦欢是不是我妹妹的儿子?”
江光亚看到这种场面也有些胆寒。他毕竟是学生,虽然拥有实力雄厚的背景,可这里毕竟是老北京的一条小巷,这帮维族人明显是个团伙,其中一个矮胖的维族人手中拿着一根挂羊肉的铁钩,恶狠狠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儿子偷东西了?信不信我捅死你!”
秦振远叹了口气,他拉开吉普车坐了进去,双手握着方向盘沉默了好半天,方才低声道:“这件事千万要瞒着咱爸咱妈,如果让他们知道。恐怕要气疯了。”
查薇瞪了张扬一眼:“你这人挺喜欢胡说八道的,别抹黑我们纯洁的同学感情。”她话锋仁转:“我还想托你一件事呢,光亚喜欢顾养养,你能不能帮忙撮合撮合?”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啊,我说,这跟你有关系吗?”
梁联合也是跟朋友在附近吃饭的,他向张扬道:“点点有没有少东西?”
张扬有些不耐烦了:“我压根就不认识你,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秦萌萌把秦欢交到张扬的手中:“小欢就交给你了,我这边的事情忙完,马上就去江城跟你们会合,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星期。”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
江光亚咬了咬嘴唇,查薇这时候走了过来,谈起胆色,查薇这个女孩儿比起江光亚要壮许多,她掏出手机道:“是不是你们偷得,我们没证据,咱们报警!”
几名女声都看着张扬,从三十年茅台改成二锅头,这变化也忒大了一些,查薇倒是不挑剔,笑道:“成,二锅头就二锅头,我们四个还喝不过你?”
可事情并不像张扬想象中那样如意。他拿起钱包,顿时捅了马蜂窝。一帮维族人全都围了上来,那名矮胖的维族人显然是带头的,他气势汹汹道:“现在钱包找到了,竟然诬陷我们!”
“报警就报警,谁怕啊!”
秦萌萌道:“没什么,你也是关心秦欢,你在哪里?晚上五点我把小欢给你送过去!m.hetushu.com
秦振远道:“他不过二十出头,那孩子已经五岁多了,应该不是他的!”
秦振堂揉着被张扬打疼的下颌,怒道:“你有没有人性?”
秦振堂道:“现在很多人都在传这件事,咱们秦家脸往哪儿搁?”
查薇听他说得有趣,仔细一想的确也是这么回事儿,不由得笑了。
张扬这才注意到一个可怕的现实,秦振远配枪了,不但他有枪。刚才还在吉普车内观战的一名军官也推开车门冲了下来,那军官比秦振远年轻一些,军衔也比他低了一级,是秦振远的小弟秦振堂,秦振堂冲出吉普车的时候,手枪子弹已经上膛,指着张扬吼道:“给我站到一边!”
张扬在江城的时候就见过不少的新疆小偷,一打眼就看出这帮维族人不对,张扬也不想多事,这种事情十分的棘手,处理不好就上升到民族矛盾的层次上,更何况江光亚、查薇他们都是有家庭背景的人,犯不着和这帮维族人一般见识。
秦欢看着那军官板着面孔,威严逼人感觉有些害怕,扯了扯张扬的手指道:“爸爸,咱们走吧。”
张扬闻言一愣,大声道:“为什么?你不知道欢的病情已经不能耽搁了吗?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对小欢,你难道一点都不紧张吗?”
秦振远脸色阴沉,双目死死盯住张扬道:“混账,原来就是你害了我妹妹这么多年!”他出手比说话更快,一拳已经向张扬的下颌打去。
张扬笑眯眯道:“我比他年轻,把我们放在一起比,对查部长不公平!”
张扬很客气的送了他两步,过去他们之间虽然发生过不快,不过那都是再为乔鹏飞的缘故,今晚梁联合为他解围还是让张扬很铡情的。
张扬乐呵呵向他招手道:“光亚。来这儿坐!”
查薇向江光亚招了招手道:“光亚,帮忙买瓶酒去!”她和江光亚虽然是同年人,可举止做派却像极了江光亚的大姐姐,这也是他们之间虽然青梅竹马,却始终无法擦出火花的真正原因。
张扬想了想还是把钱收了下来,秦萌萌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的情,自己如果坚持替她拿这笔医药费,反而会让她怀疑自己居心不良。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存心灌我酒是不是?咱可不带这样的,明儿我还得早起回江城呢!”
秦萌萌点了点头,有些不舍得看了看儿子,她觉察到周围人好奇的目光。所以并不想在春阳驻京办呆下去,临走之前将一个信封交给张扬:“里面是两万块,你先拿着,如果不够,我再准备!”
秦欢虽然有些难过,可是他也明白阿姨很快就会过去陪自己。而且身边还有张扬这个爸爸陪着。张扬抱起秦欢,向于小冬道:“怎么样?我爷俩像不像?”
江光亚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接受良好教育的乖孩子,他始终微笑着观看。不过他也佩服张扬的酒量,一斤半茅台得有一斤进了张扬的肚子,可这厮仍然一点酒意都没有。
张扬这才松了口气,他刚才因为关心秦欢心切,没听秦萌萌解释就埋怨起来,现在搞清楚事情真正原因之后,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了啊!”
这时候秦欢哭着冲了出来。他勇敢的向秦振远扑了上去,抓着他的胳膊就狠狠咬了下去:“不许打我爸爸!”
经过了刚才的不快,几个人的情绪都受到了影响,江光亚看到时间不早了,提议送查薇几个回去。
张扬抿了口酒道:“提亲说媒的事儿你别找我,这方面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梁联合对他的武功还是有所了解的,他叹了口气道:“出手解决不了问题,打汉人好解决,可你打了少数民族,性质就不一样了,不好处理。真的不好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