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8章 古方

张扬安慰他道:“放心,只是做检查,给你做个全面体检,咱们呆会就回去。”
张扬深有同感道:“雅云湖虽然不错,可是那里开发毫无规划,现在湖边饭店林立,商业味太浓,哪里还像个景区?”
张扬道:“胡总的话我赞成,多大的池子养多大的鱼,你在春阳那个地方折腾,发展肯定要比别人慢。”
张扬一边下楼梯一边摆了摆手道:“以后有机会再说!”
杜宇峰道:“徐阿姨一个人照顾孩子也不成,这么着,我让我老婆过来搭把手!”
张扬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他轻声叹道:“许常德已经死了!”
荣鹏飞的这番话相当中肯,张扬默默记下。常言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即使像他这种强者,也不得不顾忌流言的存在。张扬道:“可嘴是别人的,他们想怎么说,我能有什么办法?”
张扬叹了口气道:“跟你这世俗商人说不明白,你丫根本就不懂亲情!”
中午姜亮和杜宇峰也赶来了。跟着一起过来的还有江城市公安局长荣鹏飞,还有张扬的事实小舅子秦白。
中午徐立华和胡茵茹做了不少菜,胡茵茹从小独自生活,厨房这点事情根本难不住她,徐立华看到胡茵茹如此勤快利索心中也很是喜欢,虽然张扬没有说起过他和胡茵茹的关系。可老人家的眼光也是很犀利的。儿子和胡茵茹之间的暧昧,很快就被她看出来了,徐立华暗自感叹,这些女孩儿个个出色,真不知道儿子以后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她这个当娘的反正也管不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荣鹏飞笑道:“你是个麻烦不断的人物,我相信,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你就会制造出新鲜的话题。”
杜宇峰道:“除了开饭店就是养猪。一看就知道你是农民出身。”
于子良叹了口气道:“你有多少把握?”
于子良道:“也就是说你没有确然的把握?”
秦欢很听话,跟着徐立华进去了。
他们几个过来的时候都给徐立华买了礼物,可谁都没想到张扬又凭空蹦出了个儿子,荣鹏飞做出表率,拿出二百块给秦欢,让孩子去买玩具,局长这么做了,姜亮几个也纷纷解囊,牛文强本来没想起这事儿。看到人家都给了,他也掏出钱包,拿出一千块,很气势的来了一句:“牛大爷给的,拿去买糖吃!”
胡茵茹走了过来,她轻声道:“所以我买了个大冰箱,厨房里还有冰柜,每周都会采购一次,沿着右前方的小路开两公里就是桥村,直接到菜农那里买菜既便宜又放心。”
于子良为秦欢准备了专门的病房,这是给高干用得套间,方便家属陪护,还安排了专职护士负责全程陪护。张大官人的面子可非同一般。
于子良道:“我考虑许久,这台手术我们应该能够做下来,切除肿瘤让秦欢存活下来的几率很高,可是术后的并发症很难控制,我害怕他以后的智商会受到极大影响。”张扬道:“我正在想办法。”
张扬安慰她几句,秦萌萌告诉他,自己明天晚上就能够抵达江城。
眼前突然浮现出许嘉勇的面庞,这一系列的事情究竟和他有没有关系?
张扬笑了笑。
张大官人心中的感叹不足为外人道也,秦欢看到他满脸欢喜的走了进来,也笑道:“爸爸,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张扬交代了几句,让他们几个尽量不要声张。
刚才看到那份化验结果,张大官人发现,这逆天丹竟然是在他配方上的改良,他几乎可以肯定,李时珍当年一定得到了自己的配方,在自己配方的基础上制成了这颗逆天丹。过去困惑他的几个难题竟然hetushu.com被李时珍解决了,张扬心中这个得意,如果不是自己阴差阳错的穿越到九十年代,又怎会见到逆天丹?又怎会知道自己时候又出了一位神医李时珍。人家还居然在自己的基础上改良发展。这就是缘分,这就是造化。
于子良的办公桌上堆着厚厚的书籍,这些天他查阅了无数手术治疗。排除了种种手术方案,最终定下来了一个,他将手术方案递给张扬:“你看看!”
两只白鸳从湖面掠过,人处在这样的环境中总会自然而然的放松下来。荣鹏飞轻声道:“真是羡慕你,能够休息这么久。”
张扬道:“医生说了,你做完手术就会恢复健康!”
张扬启动了凯迪拉克,这厮有个大脚轰油门的毛病,一启动,牛文强就心疼了:“我说哥们,咱还在磨合期!”
常海天道:“胡茵茹发展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他并不知道胡茵茹离开制药厂是要办广告公司,胡茵茹虽然向顾佳彤实话实说。可顾佳彤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别人。
张扬内心一沉,方文南沦落到如今的地步让人不得不为他的命运感叹。张扬低声道:“董德志的案子有没有进展?”
张扬道:“我这次去英国,有个叫陈美琳的丫头想杀我!”
常海天听说他在医院,让张扬没必要亲自跑一趟,他问了于子良办公室的传真号码,直接把化验结果传真过来。
秦欢把球踢到他的面前,张扬轻轻一脚踢了回去。
杜宇峰嗤之以鼻道:“哭什么穷,我们又不找你借钱!”
张大官人望着那份化验结果仔细思索了一阵子,这份用现代科技分析出的明朝药方,虽然残缺不全。可是对他来说的确很有启发之处。
秦萌萌此时打来了电话,自从张扬带秦欢前来江城之后,她几乎每天都要打五六个电话,虽然秦欢才走了两天,秦萌萌却越来越牵挂。
安排好秦欢住院的事情后,张扬来到于子良的办公室。
牛文强真是有些舍不得,他今天开新车过来就是想显摆的,没想到张扬压根不和他客气,其实谁看到新车都手痒。
“磨合个屁,我不信出厂的时候人家就不轰油门!”张扬说完,汽车就向前方窜去,驶入大道的时候,这厮也不减速,凯迪拉克的地盘又底,牛文强清晰的听到磕腾一声,心如刀绞,肉疼,他满脸痛苦的看着张扬,张扬居然笑了笑:“我开习惯吉普了,忘了这车底盘低,没事儿,美国车,耐操!”他有些不满的看着牛文强:“干嘛这么看着我?跟个怨妇似的?”
张扬刚刚来到楼下,就听到楼上窗口处传来秦欢的声音:“爸,爸爸!”张扬抬头望去,却见秦欢趴在窗户上看着自己,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怜惜,被人牵挂的感觉真不一样。张扬回到家中,秦欢在胡茵茹的帮助下从窗台上下来,他奔向张扬紧紧抱着他:“爸爸,你怎么出去了这么久?”
张扬道:“最难办的就是术后瘢痕问题,如果是皮肤好说,可是颅内,不确定的因素实在太多了。”
张扬笑道:“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如果给我个公安局长当当,我一天都不想休息。”
张扬点了点头,他唇角露出笑意,走出门外的时候,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引得几名小护士诧异的向他看来,张扬之所以发笑是因为他发现逆天丹中的很多成分和他过去制作的回春丸相似,为了配制回春丸。他过去曾经查遍古方,历经三年方才配制而成,不过药丸仍然没有完善,他总觉着在配方上有所欠缺。发挥不出其中最大的药效,一直到他被隋hetushu.com畅帝所杀,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张扬接过方案并没有看,放回桌上,实事求是道:“我对西医上的东西懂得不多,这些方案你说了算,我负责的就是减缓他的血循速度,降低手术中出血的可能,减少术后瘢痕的发生。”
张扬站起身道:“我马上过去!”
张扬狡黠笑道:“她不走,这肥缺能轮到你?”
牛文强还是第一次到张扬的木屋别墅来,虽然这木屋别墅是在胡茵茹的名下,可牛文强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张大官人的产业,站在草地上,踩着地毯般的春日小草,感受着正午的阳光,还有迎面吹来的湖风。牛文强舒服的就快呻吟出来,他打心底赞道:“张扬,你眼光真是一流,这地方太好了!”
张扬也担心他体质弱,不能剧烈活动,向秦欢道:“跟奶奶进去歇歇!”
杜宇峰也跟着骂。
荣鹏飞是一名出色的警察,从张扬的话中马上就意识到他在提醒自己什么,低声沉吟道:“你是怀疑董德志的幕后有人?”
张扬道:“你丫就是一扛头,这回来江城就是为了显摆吧?”
荣鹏飞给张扬提了个醒,他也意识到这样休息下去,流言肯定会越演越烈,张扬抽空去了趟市委市政府,他的那辆吉普指挥官出现在停车场内的时候还是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这次没人说他炫富,张扬也没收牛文强这一千块,毕竟他不缺钱,楚嫣然已经表示要负担秦欢的医药费。秦萌萌那里也先拿了两万块钱过来。
牛文强不服气道:“春阳县城怎么着?现在市里不是鼓励来春阳投资吗?清台山旅游搞得如火如荼,以后肯定会有大发展。”
张扬笑道:“不就是一凯迪拉克吗?再好的车我都开过,你上来啊!”
张扬道:“别介,你们的心意我领了,钱够用,真要是缺钱了我自会开口。”
“光嘴巴说没用,要有实际行动!”
牛文强仿佛重新认识张扬一样上下打量着他:“行啊,哥们,大孝子啊!”
胡茵茹道:“你刚走,小欢就醒了,让他吃饭也不吃,话也不说。就是趴到窗前看你。”
张扬向身后望了望,看到胡茵茹正陪母亲说话,秦欢在草地上玩皮球。低声向牛文强道:“你别胡说八道。”
牛文强这会儿懂得谦虚了,人家荣鹏飞是市委常委,江城市公安局长,自己就算有俩钱,社会地位距离人家还有十万八千里,刚才拿出那一千块一是因为关系到了,还有一个原因,的确有显摆的因素在内,牛文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荣局。您别笑话我了,我算什么富人,咱不谈全中国,单单是江城,比我有钱的人多了,汇通的乔梦媛、天骄的林清红,盛世集团的方家兄弟,哪一个不是亿万身家啊!”
荣鹏飞摇了摇头。
胡茵茹当着这么多人被他来了那么一句,俏脸一红,啐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徐立华笑道:“小欢,你看你一头的汗,进屋去吧,别着凉!”
张扬笑道:“荣局能来这里蓬荜生辉,我高兴都来不及,咱们今天中午一醉方休!”
张扬没说话,其实荣鹏飞一直都不相信董德志会是这一系列事件的策划者,他认为董德志只是一个执行者而已。
姜亮照着牛文强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你大爷的,牛大爷就牛逼了。一个人把我们四个都比下去,有俩臭钱就了不起?”
张扬让秦欢给他们敬酒,徐立华看到孩子已经吃饱了,带着他先上楼去午睡了。
牛文强笑道:“你要是去春阳住,我们那儿的菜更便宜,生活成本更低,空气比这儿更好!”
和*图*书张扬笑道:“我这名声算是臭到家了。前两天我在北京遇到他了,事情也已经解释清楚,没事!”
牛文强被他说得有点急了:“我农民出身,你不是农民?你全家都是农民!”
荣鹏飞皱了皱眉头,他对张扬所说的名字陌生得很,没有什么概念。
牛文强叫苦不迭道:“我是专程送徐阿姨的,没功劳也有苦劳吧,什么事情到你嘴里动机都变得不那么单纯。”
张扬挂上电话,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秦欢,秦欢开心的跳了起来。
张扬点了点道:“成,待会儿把姜亮和老杜招来,咱们好好喝两杯。”
牛文强道:“我夸你选女人的眼光!”
走入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在电梯前遇到了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如今已经是肖副市长了,他现在仍旧分管过去的那一块。
张扬喝了口茶,慢条斯理道:“她们算是商界奇葩了。”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荣鹏飞道:“农民怎么着?我们哪个不是农民出身?”
牛文强道:“我真不是哭穷,做生意就得不断总结,要吸取别人的先进经验,只有这样才能不被市场淘汰!”
张扬上了牛文强新买的凯迪拉克,车提来还不到一个星期,连车牌都没上呢。
张扬这才将秦欢的来历简略说了,当然只说是朋友的孩子,秦萌萌的事情他并没有提及。
张扬替牛文强解围道:“咱牛哥那是春阳首富,你们这帮工薪也想跟牛哥比,那啥,吃饭,吃饭!”
常海天道:“明白,今晚水上人家。我给你接风!”
张扬点了点头。
徐立华对秦欢十分喜欢,人上了年纪反到和孩子变得容易沟通起来。秦欢也和徐立华很亲,一口一个奶奶叫得徐立华眉开眼笑,可想起这孩子的命运,徐立华眼圈又红了。抱着秦欢舍不得放手。秦欢从到大那经过这么热闹的场面,时常都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呆着,现在有这么多人围着他,对他好,关心他,心中别提多幸福了。
常海天点了点头,他充满信心道:“药厂的基础条件很好,而且改革进行的十分顺利,我初来这里主要是抓抓生产效率,市场上的事情,我没做太多过问。”他停顿了下,笑道:“不管是顾佳彤还是胡茵茹搞市场都很有一套,我估计没她们那种能耐。”
此时他的手机响了,电话是常海天打来的,张扬送往生化实验室的逆天丹有结果了,实验员分析出了其中的成分,应该有百分之八十,还有百分之二十的不确定因素,因为药丸中的不少成分经过这四百年多年的岁月已经发生了化学反应。
荣鹏飞道:“回头我们几个凑点。有多拿多,有少拿少!”
张扬笑道:“等住院后再说!”依着他的意思并不想惊动太多的人。秦萌萌的性情他多少也了解一些。人家把孩子交给自己是为了治病。对于这些复杂的社会关系秦萌萌肯定不习惯也不喜欢,张扬也怕人太多打扰了孩子的清净,所以这帮朋友问孩子什么时候住院,在哪几住院,他都一概保密。凭他目前在江城的人脉,如果他儿子住院这件事散播出去,怕不要把他的门槛踏破。
于子良对他手中的古方也很感兴趣。虽然他在中医上的水平一般,可仍然能够看出这份配方中有不少的稀缺药材,低声道:“很多东西恐怕不容易找到!”
牛文强感叹道:“张扬,你变了,变得开始注意影响了,没过去有种了!”
牛文强道:“家里太麻烦了,咱们还是出去喝。”
张扬想不到这个公安局长竟然对经济发展有着一套独特的见解,可转念一想人家是市委常委,有和图书这样的见解也实属正常,他的这番观点想必已经在常委会上表达过。
荣鹏飞道:“你啊!做事就是不拘小节,在官场上混,敌人永远比朋友多,即使是表面上的朋友,一旦你们的利益相冲突,他就会变成你的敌人,你的优点越大,越会被很多人嫉妒,你的缺点哪怕再都会被有心人无限放大。”
张扬笑道:“你做了这么多年生意,现在有多少身家了?亿万算不上。我看几千万应该有了。”
牛文强道:“一阵子没见你和姜亮杜宇峰他们了,心里想得慌,本来我想把赵新伟叫过来,可惜他最近忙着考试,没时间过来。”
荣鹏飞哈哈大笑,他的笑声随着湖风远远送了出去,惊起藏在芦苇荡中的几只鸥鹭,荣鹏飞道:“这里环境真好,江城市区再也找不出第二块这样的地方。”
外面阳光明媚,胡茵茹招呼他们将桌子搬到了草地上,秦欢也帮忙出力搬板凳,拿筷子,很有主人翁精神。
胡茵茹剥了一只虾送到秦欢的嘴里,她笑道:“姜哥有句话没说错。想做大生意,就不能把眼光局限于某一处,春阳的经济收入摆在那里。春阳的人均消费水平也摆在那里,就算你生意做得再好,也得和春阳的实际情况相联系。”
牛文强道:“这儿好是好,就是没什么配套设施,买个菜都要开车出去!”
张扬一琢磨,荣鹏飞真是了解自己,不禁哈哈笑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张扬将秦欢送到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脑科中心,这个中心刚刚成立,性质也很特殊,行政管理由院方负责,医疗技术由于子良统一领军,看到医院医生护士的白大褂,秦欢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手紧紧抓住张扬:“爸……我不想来医院,我想回家……”
张扬一屁股坐在驾驶座上。
荣鹏飞叫了声徐阿姨之后,来到张扬面前,握着他的手道:“张扬,我不请自来,你别介意啊!”
牛文强知道他只是吓吓自己罢了,苦笑道:“公报私仇啊!”
张扬道:“我妈发话了,今天中午她做饭,你想想,她老人家大老远来了,我这当儿子的总得先陪他吃饭。”
张扬笑了笑道:“跟我没啥关系,这是人家胡茵茹的房子!”
午饭之后,荣鹏飞和张扬来到湖边小码头坐下,这码头是开春的时候胡茵茹让人刚刚建好的,码头前方还拴着一艘小船。
荣鹏飞道:“死无对证,董德志已死,所有线索都中断了,现在那个刘五变得很关键,希望从他身上能够找到突破口。”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董德志和田庆龙的关系不错,在过去,他和前省长许常德的关系也很好。”
临近中午的时候,牛文强开车把张扬的母亲徐立华给送来了,张扬租住的地方显然住不下这么多人,他让胡茵茹带着母亲和秦欢去了南湖木屋别墅。
胡茵茹柔声道:“你只管放心,我和阿姨一定会把小欢照顾好。”
张扬笑骂道:“放屁!”
肖鸣看到张扬,一脸的惊喜:“小张回来了!”如果是私下,肖鸣肯定会张老弟长张老弟短的叫,可这里是公众场合,还是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出来进去耳目众多,自己一个副市长要是这么叫,肯定会落人口舌,别人说他江湖气重还在其次。万一有人说他不顾身份,想通过张扬这层关系攀附领导就不好听了。
“你儿子?”常海天满脸的诧异。
看到张扬回来,秦欢这才安心去吃了早餐。
荣鹏飞道:“张扬,才一个月没见,你哪弄了个儿子出来?”
张扬道:“今晚不成,我妈待会儿从春阳过来,我得招呼她,我也不能把和_图_书我儿子一个人扔在家里!”
常海天一直追出门去:“你把话说明白,你哪来的儿子?”
张扬道:“先把这些东西配齐了!”
荣鹏飞笑着没吭声,转身去陪徐立华说话了。
胡茵茹过来招呼吃饭,张扬把刚才几个人给孩子的红包都交给她,牛文强笑眯眯来了一句:“胡总真是张主任的贤内助!”
几个人听到秦欢小小年纪就发生了脑瘤,一个个都动了恻隐之心,牛文强马上又拿出一千块钱来,他今天带的现金不多,表示如果有需要,他可以随时送钱过来。
张扬道:“我工作之后这些流言就能消失?”
牛文强道:“你太看得起我了。就说这春阳,比我有钱的人也多的是,远的不说,咱们说郭达亮父子吧。我接手了他们的养猪场之后,才知道其中的利润有多大,现在他们跟楚嫣然合作搞得那个猪饲料厂,已经成为春阳的利税大户,我看他爷俩比我有钱。”
荣鹏飞道:“体制中最常见的一招就是转移视线,你继续休息下去。只会有越来越多的流言传出来。最好的方法就是投入到工作中去。”
牛文强道:“我说,这车你会开吗?自动挡!”
荣鹏飞道:“不谈这些了,前两天宋省长给我打了电话,了解一下你的情况。”
于子良接过配方道:“这件事交给我吧,就算江城没有,我马上让人去外地进!”
姜亮道:“你就是没知识没文化,整一个小农意识,眼光太狭隘,始终放在春阳县城!”
张扬悄悄将胡茵茹叫到一边。这两天他必须研制丹药,所以照顾秦欢的事情就交给她了。
牛文强叹了口气道:“我算看出来了,车和女人都是一样,到了你手里,你不玩舒服,决不罢休!”
荣鹏飞当然不会介意这种小事。席间杜宇峰提起这件事的时候,荣鹏飞笑道:“上头多次强调,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牛总正是先富起来的这批人。”
张扬低声道:“什么阿姨,我妈就是你他妈,别让咱妈累着,还有你也别累着了。”
荣鹏飞又想起一件事:“对了,方文南不久前割脉自杀了,幸亏发现的早,被抢救了过来。”
张扬笑道:“初生牛犊不怕虎,我都在体制中混两年多了,总不能还是过去那个青涩模样?”
胡茵茹红着俏脸瞪了他一眼,美眸中尽是柔情蜜意。有些时候,女人要的不一定是什么名份,而她要知道在你心里的位置,要知道你重视她。
姜亮仍不解恨,指着门口那辆凯迫拉克道:“你小子给我记住了,等上了牌子,我通知江城交警,见一次查一次,你不是有钱吗?我让你多给国家做点贡献!”
张扬知道这孩子的心思,他是害怕自己扔下他不管了,秦欢从小缺乏亲情,所以这孩子很没有安全感。
荣鹏飞道:“景区发展到最后往往难免会成为商业区,在咱们中国。发展景区的目的归根结底还是搞商业,所以再好的景区一旦经营起来,一旦游客云集,这景区也就失去了她本身的韵味,最近我去过几次清台山,感觉和过去也有些不一样了,很多山民以旅游区自居。所以说发展是好事,我们同时也要注意到发展带来的弊端。”
张扬道:“陈祥义的女儿,陈祥义这个人当年绑架过秦清,是前市长黎国正的手下,黎国正对他有恩,包抚陈美琳出国在内的很多事都是黎国正帮他做的。”
常海天笑道:“这么说我得谢谢你!”
张扬并没有向他解释,提起秦欢不由得想起自己出来的时间已经够长了,起身道:“你忙吧,我得回家了!”
张扬笑道:“才出去不到两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