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40章 免费舞男

杜天野笑了笑道:“没什么,我在想这些人搞这么多小动作究竟有什么意义?”
苏小红还好些,因为她拿的那块蛋糕比较小,最狼狈的是乔梦媛,她挑的那块蛋糕最大,奶油含量最多,被张扬反击回来的时候刚好砸在脸上,好好的一张俏脸被“毁容”了。成了京剧里的大花脸,奶油还沿着她的俏脸往下滴。
苏小红笑道:“张扬,没你这么推销自己的!”
看到时维已经喝多了,乔梦媛提出告辞,她们这边一散,生日聚会自然结束。
苏小红这时候走了进来:“抢我生意,张扬,咱不带这样的!”
苏小红愣了一下,她并不明白张扬这句话指的是什么,轻声道:“乔梦媛最近和许嘉勇一直在冷战,我没见她和许嘉勇在一起,每次都是和时维,他们之间该不是因为你的缘故吧?”
乔梦媛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意图。身体向后撤了撤,试图拉开和他的距离,却被这厮不着痕迹的一揽,娇躯失去平衡,撞在他的怀中,小腹和他紧紧相贴,双腿之间忽然感到一种异样,乔梦媛差点没尖叫起来。好在张扬及时扶住她的娇躯。摆正了彼此的位置,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道:“站稳了!”
“俗!忒俗!”一群女孩儿抗议道。
“还有事吗?”
乔梦媛看到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心情也平复了下来,又喝了口苏打水方才道:“我是个商人,对政治不感兴趣!”
乔梦媛一张俏脸羞得通红,心中暗骂张扬无耻,明明是故意所为。反而装成一无所知的样子,好在此时乐曲声终了,张扬松开她的纤手。乔梦媛慌忙逃开,来倒茶几前拿起一杯饮料一口气灌了下去,喝到嘴里才意识到是一杯红酒,她呛的跑到墙角把酒吐了出来。
苏小红点了一个酸菜白肉,一个酱骨头,把带来的那一瓶五粮液放在桌上。
张扬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笑眯眯道:“性取向正常?我看难说,这么大了不结婚,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现在外面都风传你这位市委书记是不是新中国第一个同性恋书记!”
张扬道:“我总觉着这次的事情不仅仅是冲着你来的!”
苏小红道:“杜书记人挺好的,重感情,人又正直,这样的人在社会中容易吃亏,张扬你是他好朋友。平时多帮帮他!”苏小红并不掩饰对杜天野的关心。
乔梦媛正想说俗呢,可是看到这三个字顿时无话可说了,张扬写的东西虽然平常,可是写出来之后,那气势,那感觉,实在是难以描摹。
张扬笑道:“又不是外人,我过去!”
乔梦媛平静道:“时维生日,他们是好朋友!”
杜天野和张扬同干了一杯酒。
张扬道:“这件事看来就这么算了,可没搞清的东西太多了,那些记者都是谁给弄来的?苏媛媛为什么在关键时刻翻供?这背后到底是谁指使的?”
张扬道:“还用问,他们的目的就是得到政治利益!”
乔梦媛道:“别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一群女孩子同时起哄。
时维红着脸道:“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苏小红笑道:“我跟她认识还不是因为你的缘故,归根结底你才是引荐人!”
张扬道:“为了你的事情,最近精神始终绷得紧紧地,今和*图*书天才敢放松下来!”他说的是实话,不过同时也有表功之嫌。
许嘉勇道:“她不喜欢我,还是算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其实有些事没什么好瞒的,越是一个秘密,越是有人想把它揭穿,越是有人想利用这个秘密做文章!”
苏小红笑道:“在我看来,天下间就没有你办不成的事情!”
苏小红就夹了块酱骨头塞到他嘴里去,张大官人底下的话被堵了回去,啃了一口骨头,含糊不清道:“香,真香!”
“梦媛,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张扬凑在窗前看了看外面,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江城多数地方已经陷入黑暗之中。
张扬想了想,捻起一支羊毫,笔走龙蛇,在宣纸上写了三个字……真善美。
张扬笑道:“你一大老爷们别用这么深情的眼光看着我,我肉麻!”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发生,那啥,大不了……”
张扬笑道:“事情虽然过去了。我看短期内他也不适合回清台山,楚司令说要接他去静安散散心,你未必要向公众公开,跟纪委通个气就行,省得他们以后在做文章。”
此时乔梦媛的手机响了,她接通电话,电话是许嘉勇打来的,最近她和许嘉勇之间始终处于冷战,乔梦媛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南林寺商业广场的项目中,而许嘉勇专注于开发区汇通公司的业务,新近蓝星集团金尚元的到来,让他十分的繁忙。不过每天许嘉勇都会打电话给乔梦媛,乔梦媛并不拒绝他的电话小可是对他始终都很冷淡。
张扬看出了她的想法,微笑道:“那啥,大喜的日子,咱别这么大火气成吗?今儿我有点失礼了,不知道是你生日,连礼物都没买!”
“你党校再教育还没结束呢。再说了,你现在是省纪委的人,我用你还得考虑考虑!”
张扬笑道:“你是不感兴趣,可你们家都是玩政治的,那啥,咱俩好歹也是老朋友了。知道什么事情,你就别掖着藏着了,跟我透露透露!”
乔梦媛浅浅一笑:“你很厉害,居然能够想到用佛法去做老百姓的思想工作!”
杜天野道:“我的确想过公开这件事,可他老人家不愿意!”
苏强跟在一旁看得好不艳慕,难怪张扬能够吸引这么多美女的关注,人家不但有强悍的战斗力还有这么一手漂亮的书法,真可谓文武双全。
张扬想问的可不是这个,他低声道:“不是这个你有没有听到乔梦媛和时维谈过什么政治上的事情?”
时维道:“你等着,以后再敢欺负我,我就让我舅舅免你的官,削你的……职!让你这个官迷哭都找不到地方。”
张扬想从她嘴里套出实情,可时维这会儿口紧的很,无论怎么问她都不说了,张扬无可奈何,不过此刻心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杜天野哈哈笑道:“我性取向正常!”说这话的时候没来由想起了苏小红,杜天野的心中一热。
张大官人道:“那啥……要不,我写幅字送给你吧!”
杜天野笑道:“也许事情本来就很简单,只是我们想的复杂了!”
张扬道:“去春阳公务了几天,明天就要回东江了!”
杜天野笑道:“听来听去还是离不开拳http://m.hetushu.com头!”
张扬道:“我回来江城之前,和顾书记、宋省长都见过面,他们的态度让我感觉到很奇怪,尤其是顾书记,我当时并不理解,他明明可以轻易解决的事情,为什么不愿出手?甚至连帮你说一句话都不情愿,我本以为是他就要退休了,什么事情都不想过问,可后来他暗示我把事情透露给楚司令,我忽然明白了,这件事情也很棘手,最近,我和宋省长几乎每天都会通电话,他反复叮嘱我要把握好处理事情的尺度,尽量不要把影响再度扩大,咱们这边问题刚刚解决,纪委工作组就要撤回去,这一切说明了什么?”
张扬道:“我跟他就是萍水相逢,咱俩这才叫相交莫逆!”
时维瞪了张扬一眼道:“为什么你轻易就能破坏在我心中好不容易才树立起的光辉形象?”
苏小红道:“中国历史悠久是全方位的,官场历史在整个世界上当属第一,官场文化之丰富也属世界之冠!”
两人同时大笑。
乔梦媛道:“真话!”
苏小红换了衣服之后和张扬步行来到临街的夜猫子酒馆,苏小红常来吃饭,是这里的熟客,开店的是一个来自东北的中年妇女,小店虽然不大,拾掇的十分干净。
张扬本想送她们,却被乔梦媛谢绝。
苏小红笑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苏小红给张扬面前的玻璃杯满上酒道:“江城的夜景没什么看头,真想欣赏夜景还是去香港,那里是不夜城,东方之珠!”
张扬道:“官员数量也是最多。所以想再这么多的官员里面混出人样来,难!真的很难!”
苏小红向张扬道:“你等我一下,我换衣服请你去吃夜宵!”
杜天野这才明白张扬紧张什么,哈哈大笑道:“我只是打个比方!”
香港张扬去过几次,不过他每次都是行色匆匆,都是为了处理事情而去,根本顾不上欣赏香港的景色。印象中好像夜景很美,可惜没顾得上欣赏,看来抽空要回去补补课了。
杜天野道:“用佛教思想感化朱小桥村的村民,张扬,你真牛!当初要是把你放在黑山子乡当乡长,这件事肯定不会发生。”
时维道:“抠门!”
“我是为陈崇山回来的,他和我是忘年交,他出了事情,我怎能不闻不问?”
张扬道:“与时俱进,国家干部要学会两条腿走路,不但要懂得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还要懂得如何照顾到老百姓的心理,要懂得怎样才能达到说服教育的最好效果。”
“你倒是不知道谦虚!”
张大官人笑道:“我只是提醒你,个人问题也该解决了,不然肯定会有人在这方面做文章!”
杜天野其实早有同样的预感,他没想到张扬也会把事情分析的如此透彻,通过张扬的分析他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难道说平海政坛要发生大变化?能够想到的最大变化就是顾允知了,他即将离休,按照常理推断,由现任省长宋怀明顶替他的职位理所当然,可是最近连番发生的事情,让杜天野不能不怀疑这件事上存在的变数。江城政坛上的风起云涌,这帮老常委一个个争相挑战自己的权威,他们必定有所依仗。
张扬笑道:“来扎黑啤!冰镇的!”
张扬松了一口气道:“http://m.hetushu.com我还当你真的要放逐我!”
乔梦媛道:“你送时维的礼物当然应该你想!”
听话听音,张扬有些紧张道:“那啥……我可是副处,你杜书记总不能把我降级使用,这次没功劳还有苦劳呢,就算把我放到春阳,怎么也得给个县长啥的……”
苏强道:“我姐和乔梦媛她们几个全都在时光厅,您是过去还是我把她给叫出来?”
张扬道:“误伤!纯属误伤!”
张扬笑眯眯道:“政治这玩意儿就是走钢丝,我钢丝能够走好更何况跳舞乎?”
许嘉勇显然在电话中听到了时维的声音,他的呼吸顿时变得粗重起来:“张扬在?”
张扬抿了口酒道:“你跟乔梦媛相处得不错!”
苏小红道:“好字!”
张扬离开市委家属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这厮的兴奋劲还没过去,驱车来到皇家假日,走入皇家假日光影闪烁的大堂,他直奔吧台而去,调酒师对张扬都很熟,看到他来,热情道:“张主任来了!”
张大官人道:“救你两条命了,你以身相许都不够!”
搂着乔梦媛盈盈一握的纤腰。张大官人内心中忽然产生了一些不该有的想法,乔梦媛美眸轻舒道:“这次回来是不是专门为杜书记解困的?”
时维喜孜孜的收好了那幅字。
张扬端着自己的啤酒来到乔梦媛身边坐了:“乔总最近听说了什么?”
张扬笑道:“杀敌于无形总不如拳拳到肉来得痛快!”
苏小红啐道:“你小子少胡思乱想,人家杜书记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关心一下有什么不可?”
杜玉野道:“说明什么?”
杜天野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由衷道:“谢谢!”
诸女轮番上场,张大官人马不停蹄,连喘气的功夫都没有,第一支舞陪时维跳了,然后一个接一个美女们轮番上阵,轮到乔梦媛的时候。发现张扬额头上已经冒汗了,张扬把外套脱了,穿着衬衫陪着乔梦媛跳了一曲华尔兹。
张扬道:“咱说话可得凭良心,我救了你多少次?你可不能恩将仇报。”
时维酒气熏天,几乎半挂在张扬的身上,这还不算,她接连踩了张扬好几脚,张大官人苦笑道:“时大小姐,知道今天是你生日,可也不带这么折腾人的。”
乔梦媛咬了咬樱唇:“你已经不再是你,什么时候你能够认清自己,我再见你!”
张扬又道:“纪委掌握了你不少的情况,包括你和陈老伯之间的关系也有人说。”
杜天野有些惊奇道:“你小子最近处理事情老练多了!”
杜天野点了点头。
张扬做可怜状道:“乔总,我知道错了,我罪该万死,您饶了我吧!”
苏小红摇了摇头:“说起政治上的事情,最近都在谈杜书记,张扬,杜书记是不是没事了?她之所以把张扬请出来吃夜宵,目的就是想通过他打听杜天野的事儿。
张扬让乔梦媛在自己的牵引下转了一个圈,微笑道:“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杜天野沉吟了一下,慢慢将酒杯放下,低声道:“你知道?”
张扬道:“太突然了,没准备!”
时维挤到他们中间坐了,她今天是寿星。在一帮朋友的敬酒下明显有些喝多了,她一手搂住乔梦媛。一手搭在张扬的肩膀上:“我,今天许了一个愿!”http://www•hetushu.com
张扬嬉皮笑脸道:“那是我怕祸害你!真的,你这种身娇肉贵的豪门千金,我最多敢过过嘴瘾,动手是万万不敢的!”
时维捂住嘴巴,天真的点了点头道:“我不说,我不说!”
乔梦媛知道这厮的脾性,担心他不知又说出什么混账话来,慌忙打断他的话道:“今天时维生日。你送什么礼物给她?”
张扬道:“这样吧,今晚的消费我来埋单!”
张扬看到杜天野久久沉默不语,忍不住问道:“在想什么?”
张扬道:“女人对男人表示关心表达感谢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厮还没把以身相许说出来。
时维道:“无所谓,说句祝福的话就行了!”
张扬道:“谦虚使人发胖,我很注重体型!”他的手臂有意识的多伸了一点,将乔梦媛的纤腰几乎圈在怀中。
乔梦媛和时维的那几个朋友也走了进来,乔梦媛洗净了面庞,不无嗔怪的瞪了张扬一眼:“张扬,这笔帐我跟你记下了!”
乔梦媛道:“你可以直接对她说!”
回到酒桌旁,看到张扬已经把桌上的半瓶酒给喝了个一干二净,不禁笑道:“怎么?最近没酒喝?”
张扬道:“不混官场之前,我也觉着,就凭我的能耐到哪儿都能打出一片天地,可真正走进这体制里面,方才发现这里是世上最复杂的所在。”
张扬道:“我刚回来的时候,因为身份的缘故不方便来见你,你别生气!”
时维柳眉倒竖,凤目圆睁,恨不能把杯中的橙汁全都泼到张扬脸上,可想想这厮刚才的身手,还是别轻易尝试。
此时灯光大亮,张扬的一双手掌之上沾满了奶油,再看室内狼藉一片。苏小红、乔梦媛还有几个张扬不认识的年轻女性全都傻呆呆愣在那里,身上脸上都沾满了蛋糕奶油,诸女同声道:“怎么是你?”
乔梦媛喝几口苏打水方才缓过气来,望着一脸坏笑的张扬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人,她肯定要将这杯苏打水泼到他的脸上。可张扬的表现又让乔梦媛产生一种错觉,刚才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
“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张扬叹了口气道:“还不是被你们这帮人给逼的,我现在算是总结出来了,对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招,该玩智商的时候要玩智商,该动拳头的时候要动拳头,智商解决不了的问题用拳头解决,拳头解决不了的问题再用智商。”
张扬笑道:“要不我把自个送给你了,你要不?”
“滚!”杜天野骂道:“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绝不能侮辱我的性格!”也只有和张扬相处的时候他才能如此的轻松,嬉笑怒骂,挥洒自如。
时维这时候才出现在张扬的身后,她刚才去洗手间了,今天是她生日,所以这帮姐妹准备在她进来的时候给她一个惊喜,却想不到进来的是张大官人,暗算非但没有成功,反而她们都被奶油弄了一身一脸。
杜天野道:“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吧,再查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苏小红把灯光打暗,轻柔的音乐声响起,苏小红道:“正愁没人陪我们跳舞呢,张扬真是雪中送炭!”
时维拉起张扬道:“张扬,你这个舞男快起来,陪我跳舞!”
这群女孩子起身去了洗手间,侥幸逃过一劫的时维hetushu.com坐在张扬身边,不无感激道:“谢谢!”
张大官人端着自己的那杯扎啤向时光厅走去,来到门外,敲了敲房门。却无人应声,张扬推门而入,室内一片黑暗,只听到欢呼声起,一道道风声朝着他袭击而来,张扬何等伸手,岂能被人轻易暗算,他手掌来回推挡,将砸向他的东西一一回敬了出去,黑暗中尖叫惊呼声不断。张扬感觉到手背之上沾得粘粘糊糊。
乔梦媛道:“你不是有我爸电话吗?他知道的肯定比我多,想知道什么内幕,你去问他!”
不知笑了多久,苏小红方才止住笑声,指着张扬道:“张扬啊张扬,你脑子里就没点怜香惜玉的概念吗?”
舞曲声响起,苏小红道:“该我了!”
张扬却若无其事的回到沙发上坐下,苏小红从乔梦媛大失常态的表现看出了什么,来到乔梦媛身边轻轻帮她拍了拍脊背,然后递给她一杯苏打水。
许嘉勇嗯了一声,又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方才道:“帮我跟时维说声生日快乐!”
张扬点了点头。
张大官人拱手求饶道:“红姐,当舞男也得有人权,咱不带那么轮的!”
杜天野凝望着张扬道:“谢谢,真的谢谢!”
张扬道:“有没有什么内幕消息?”
张扬道:“红姐,他是市委书记,我现在是个连职位都没有的副处,我能帮他什么?”
时维笑道:“你……你等着瞧吧……”
张扬笑道:“谢什么?咱们之间还要说这个字?俗!忒俗!”
时维道:“张扬……你就是个坏蛋……就会欺负我……”
张扬马上就明白了苏小红的意思。嘿嘿笑道:“红姐,你对咱们杜书记还真是关心啊!”
张大官人舔了一口手背上的奶油,一口将黑啤喝干了:“怎么不可以是我?”
苏小红让苏强把笔墨纸砚全都取来,包间灯光大亮,张扬道:“写什么?”
乔梦媛道:“你不但路走得好,舞跳得也很好。”
时维看到眼前的情景,忍不住咯咯大笑起来,张扬也不禁笑了,苏小红、乔梦媛她们对望了一眼,全都笑了起来。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张大官人内心打了个激灵,时维这句话什么意思?她舅舅不就是乔振梁吗?乔振梁再牛也只是云安河省委书记,他凭什么削自己的职?联想起新近发生的事情,张扬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难道乔振梁要来平海当省委书记?他才是顾允知的接班人?这个想法让张扬有些不安,他故意道:“你舅?他在云安河说了算,咱们平海还轮不到他说话。”
张扬道:“说明顾书记和宋省长都看清了这件事的背后是谁?能让他们感到棘手的人物绝不在平海!”
调酒师给他倒好酒,苏强走了过来。惊喜道:“张主任,您什么时候到的?”
一群女孩子起哄道:“跪下!跪下!”
老板又给添了一盘花生米。一盘腌菜。
时维虽然不喜欢书法,可是有聊胜于无,苏小红这儿也有纸笔,那是苏强买回来的,他和朱晓云恋爱。未来老岳父特别喜欢书法,所以苏强为了讨未来老丈人喜欢,专门买了笔墨纸砚练习,没想到这会儿派上了用场。
众女都笑了起来,张大官人慌忙转身去找苏强,发现这小子已经逃走了,张扬苦着脸笑道:“得,我今儿是自投罗网,免费舞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