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41章 你不是对手

陈绍斌原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更何况今天他失了面子,他点了点头:“我告诉你,今天是你这饭店开业的最后一天!”
陈绍斌道:“老同学?你北大毕业的,他是一卫校生,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处!”常海心的表现还是激起了这厮的嫉妒。
洪水生听到张扬这句话如释重负,人家这是原谅自己刚才的无礼了,他慌忙让身后的小伙计拿了瓶清江特供过来,张扬看到这酒倍感亲切,刘金城把江城酒厂经营的不错,最近整个平海省都开始认这个牌子了,当然其中有自己的很大功劳。
许嘉勇道:“一直以来,你都在试图破坏我和梦媛之间的感情。”
张扬笑道:“我们不吃了,走了还不成?”
张扬启动了引擎,忽然感觉到肚子一紧,眉头皱了皱,额头之上冷汗刷地一下冒了出来。常海心也觉察到他的异样:“你怎么?是不是不舒服?”
洪水生惊慌道:“张主任,我怎么敢收你的钱,您拿回去,拿回去!”
张扬此时正在前往东江的路上,听到许嘉勇出走的消息也感到有些意外,他有些诧异道:“不至于吧,我就打了他两拳,就这么把他给打跑了?这小子也太不禁打了!”
常海心道:“学历的高低未必代表素质的高低,我看张扬的素质就比你这个本科生高多了!”
常海心苦着小脸,把手挣脱开来,啐道:“你好大力!”她揉了揉手腕,指向远处,张扬这才看到湖边正有一群人向他们的方向走来,多数都是他党校的同学,丰泽市电视台副台长梁艳也在其中,走在她身后的是他丈夫杨峰,两口子感情不错,杨峰回去没几天又来东江看老婆了,顺便跟党校的同学一起出来踏青。
陈绍斌面红耳赤:“论喝酒打架我比不过他,可谈到素质,我分分钟秒杀他!”
陈绍斌笑道:“咱们张主任不会那么没品!”
张扬点了点头道:“其实我最近都不是太走运,我鲁莽冲动,我犯了许多错,给了别人好多好多的机会,许总,这可是落井下石的大好机会,为什么你不加紧利用?还是你利用了却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
他从衣袋中掏出车匙,扔到身边的垃圾桶中,然后朝着风衣口袋一步步走向黑暗,走入无边的夜色之中。
那店老板也不是什么善于之辈,这湖畔人家的生意火爆,手里有了几个钱,心气自然就狂傲了起来,这就是财大气粗,冷冷瞥了陈绍斌一眼:“我这湖畔人家从来就没有订座之说,谁先来谁先坐,你爱等不等,我他妈还不乐意做你生意呢!”
张扬看到起了纠纷,起身走了过去,拍了拍陈绍斌的肩膀道:“怎么个情况?”
张扬笑道:“有人追求是件好事!假如没人搭理你,你心里又该难受了!”
张扬大声道:“像个男人,来!你不是想报仇吗?拿出你的勇气,堂堂正正的跟我打一场!”
张扬骂道:“靠,居然怀疑我,我就是故意来的,回头点菜我吃死你!”
洪水生连连点头,又拎了一些特产送给张扬,张扬这次没跟他客气,收了下来。
苏小红轻声道:“其实一个人过也有一个人过得好处,至少不因为感情而困扰!”
张扬和常海心换了位置,坐在副驾上,闭目行功,小心将走岔的真气导入丹田,这段时间他忽略了武功的修行,业精于勤荒于嬉,果然如此,等到真气运行如常,他也出了一身的汗,睁开双目,发现常海心已经驾驶着吉普车来到党校。
柳玉莹笑道:“我今天刚好煲了母鸡汤,回头你多喝几碗!”
许嘉勇的离去毫无征兆,乔梦媛也是在第二天上午才知道许嘉勇已经走了,原定的公司高层会议他也没有出现,秘书发现办公室内有他留给乔梦媛的一封信。
店老板把电话还给张扬,张扬笑眯眯道:“走吧!”
陈绍斌没理他。
挂上电话,张扬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清平湖,已经是正午时分,他想起湖畔人家的几样特色菜,于是驱车向刘家坝方向驶去。
电话中张德放自然把他痛骂了一顿,然后让他今天就关门滚蛋!凭张德放的能力,办这件事不费吹灰之力。
直到张扬和图书的吉普车走远,许嘉勇仍然坐在地上,他忽然感觉到自己仿佛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切都开始远离了自己,脸上忽然感到有些凉凉的东西滑过,他伸手摸去,竟然是自己的泪水。街灯拉长了许嘉勇的身影,他的双手抱起双膝,身体蜷曲在午夜的风中,如此潦倒如此落寞,过了许久,他终于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乔梦媛的号码。
店老板就快哭出来了:“大哥,大哥,我求您了,您别是,我这就给你们准备位子,我请,我请还不成吗?你们别走,我一家老小全指望着这间饭店呢,你们走了,我就完了,别走,我错了,我该死!”他反手抽了自己两个耳巴子,啪啪地,打得真够狠,脸都被自己给搧红了:“大哥,你们给我一个机会,我错了,我错了!”
张扬回去取车的时候感觉有一双眼睛在远处看着他,张扬回过头去,正看到许嘉勇身穿灰色风衣,站在远处的路灯下,目光冷酷而阴森的看着他。
湖畔人家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室内已经满了,老板临时在外面支起了十多张桌子,张扬寻了个小桌坐下,点了些鱼虾,要了瓶啤酒,一个人喝酒没什么意思,更何况他回头还要赶路。
常海心道:“我不喜欢他,而且他这人特粘,特烦人,你跟他说,再这样下去,我们连普通朋友都没得做!”
陈绍斌转身跟着张扬一起走了,那店老板慌忙跟着追了上来,拦住他们两人的去路:“大哥,大哥,别是,别走啊!”
张扬也不是可怜这店老板,只是觉着犯不着跟个开饭店的小老板一般计较,杀人不过头点地,总得给人家留条活路,他向陈绍斌道:“大中午的,别走了,算了,吃饭吧!”
宋怀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他看到那八只野鸭子也不禁好奇的问了起来,张扬出了门,看到宋怀明拎着一只刚出炉的烤鸭。今天真是巧啊,全都跟鸭子干上了。
许嘉勇道:“你害死了我父亲,夺去了我心爱的女人,如今又破坏我和未婚妻的感情,我怎能不恨你?”
张扬摇了摇头道:“好多了,你回去吧,我还要去省政府办点事!”
陈绍斌又骂了两句。
内息在体内运行数周之后,张扬发现在自己的丹田内,隐隐有股阴寒的气息,导致他内息突然走岔的正是这个原因,他想了想,这阴寒气息却是因为他修炼了陈雪给他的阴煞修罗掌的缘故,脑海中将阴煞修罗掌的精义一页页闪过,张扬意识到掌法本身并无问题,而是和他过去修行的内功有所抵触。如果冒险修炼下去,体内的这种内息冲突会越来越严重。
陈绍斌心里虽然不舒服,嘴上却道:“拉倒吧,我至于那么小心眼吗?”
乔梦媛苦笑道:“红姐,看来我还是适合一个人过!”
探明了真正的病因所在,张扬离开了游泳池,回到客厅取出金针插入自己的七处要穴,然后盘膝坐下,将体内的那股阴寒之气缓缓驱除,常言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武功之道也是如此,张扬的阴煞修罗掌已经有了一定的修为,想要将之从体内驱散,必须花费相当大的功夫。
“人家是名校本科,你是一中专……”
张扬道:“行!以后少不了麻烦你!”
张扬道:“红姐,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你就别管了,总之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出走也是抱有目的!”
苏小红道:“梦媛,男人都是自卑和自负的矛盾体,你不必管他,也许他遇到了解不开的心结,也许他想证明自己离开你一样能行,都说女人需要哄,其实男人更需要哄,无论他们在外面多风光,多强悍,回到家里一样像个小孩子。”
那店老板叉着腰,嘴里叼着烟:“找揍是不是?”
店老板冷笑道:“真牛逼,感情这年月吹牛逼都不用报税!”说话的时候,店里面出来五六个精装的汉子。
乔梦媛匆匆赶到汇通,拆开许嘉勇的那封信,信上只有四个字:“我会回来!”
常海心道:“我来开车吧,你休息一会儿!”
不等他的拳头接触到张扬,张扬已经一拳击中他的下颌,张扬的这一拳并不重,已经让许嘉勇http://m.hetushu.com跟踉跄跄摔倒在地上。
乔梦媛听完财务总监的汇报,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道:“你去吧!”
许嘉勇点了点头:“我想跟你谈谈!”
张扬笑道:“别忘了,我自己就是最好的医生!”
洪水生脸上赔着笑,心中自然对张扬又亲近了一些,哪怕是地位再低的人也需要尊重。
店老板叫洪水生,过去也是个穷小子,连媳妇都娶不上,可烧得一手好菜,后来沿湖公路修通,他开了这间饭店,生意出奇的火爆所以生活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手里钱多了,自然结交的层面也广了,他在刘家坝一带从乡领导到村干部关系都相当到位,连县里干部也认识几个,所以小辫子不知不觉翘了起来,今天被张德放狠骂了一顿,才知道自己鼠目寸光,又得罪了强势人物。
张扬打消了马上前往省政府面见宋怀明的计划,他先去了顾佳彤位于秋霞湖的别墅,顾佳彤身在北京,别墅内并没有人,张扬走入别墅之后,迅速脱去衣服,赤身裸体的走入游泳池中,他的身体漂浮于水面之上,脑海中一片空明,身心与自然融为一体,虽然他将行岔的真气导回正途,可是他要找出这次真气走岔的原因,张大官人重活一回不容易,这次说什么都得小心活着。
陈绍斌夹了块野生甲鱼的裙边放在常海心碗里,常海心皱了皱眉头,又倒回了他碗里:“不卫生!”
张扬答应了下来,开着吉普车带着这些从洪水生那里得来的土特产往省委大院而去。
常海心看到张扬脸色不好,关切道:“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陈绍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吃了瘪,哪能咽下这口气,指着店老板的鼻子骂道:“你他妈什么东西?开个小饭店还他妈得瑟起来了!”
张扬笑道:“这才像个男人说话,许嘉勇,你是不是很恨我?”
乔梦媛心里很乱,她没有心情继续谈下去了,借口公司要开会,结束了通话。
“夸我有知性美?”
张扬嬉皮笑脸道:“如果我没理解错,红姐在夸我真实!”
别人或许认同张扬这句话,可苏小红对他十分了解,他二十二岁就混上了副处级干部,现在居然发出这样的感慨,纯粹是故意做戏。
许嘉勇彻底被激怒了,他像一头暴怒的雄狮一样向张扬冲了过去,一拳向张扬的面部打来。
张扬对许嘉勇无疑是了解的,他相信许嘉勇不是逃跑,许嘉勇的离去肯定做过了一番深思熟虑,如果他留在江城和乔梦媛之间的感情即将面临分手的危机,可他离开,却让他们的感情出现了一次停摆。在这种时候,许嘉勇无疑得到了一个喘息之机,张扬相信许嘉勇一定会回来,许嘉勇不是一个轻易会在困难面前倒下的人。凭他的本事想要把许嘉勇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轻而易举,可是张大官人不屑于那样做,人活一世,当做任何事都无愧于心,方能快意恩仇!
张扬正在那儿盘算着今天要不要去见宋怀明,忽然感觉到身后响起脚步声,虽然轻微可是仍然没有逃过他的耳朵,脑后微风轻动,显然有人想要偷袭自己,张扬猛地伸出手去,抓住对方的手腕,握在手中方才感觉到柔润滑腻,却是一个女孩子的手腕,因为张扬力量稍微大了一点,对方发出一声尖叫。
张扬道:“你小本生意也不容易,给我开一发票吧,以后我私人掏腰包的时候你再请客!”一千块对张扬来说算不上什么,可对洪水生却不同,当然洪水生也不是出不起这个钱,张扬给他结账主要的意义在于对他的尊重,张大官人过去是不会注意这样的细节的,可自从朱小桥村的事情之后,张扬发现,不要忽视任何人的力量,哪怕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普通老百姓,也许日后就能起到关键的作用。
许嘉勇摇了摇头道:“就在这儿!”
众人离去的时候,洪水生只说要请客,分文不收。陈绍斌也没跟他客气,带着众人工了大客,张扬最后一个离开,点了一千块给洪水生。
张扬道:“你高看了自己,却小看了我的胸怀!我不认为一个下作到去强奸的男人会有什么真正的感情!我hetushu•com无意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但是我不允许这种禽兽行径在我的眼前发生。”
张德放想起来了:“怎么,想去吃饭,我给他老板打个招呼!”
张扬笑道:“许嘉勇,我会记住你这句话!我给你一个堂堂正正战胜我的机会!”
常海心气鼓鼓道:“那我就自己说!”
苏小红挂断电话之后马上就给张扬打了过去。
那老板老老实实听着,让伙计们慌忙拾掇出三张桌子。
张扬道:“你凭什么跟我斗?除了阴谋诡计,你还有什么本事?我看不起你,你在武力上战胜我,我死在你手下绝无怨言,你在政治上击倒我,我对你竖起拇指,会败得心悦诚服,可惜你只会用那些不入流的小伎俩,许嘉勇,我看不起你!”
苏小红道:“我认识不少官员,他们无一不是带着假面生活,再这么多人中,我真正认同的朋友只有你!”
苏小红轻声道:“杜书记对我而言如天上星辰,遥不可及!”
常海心道:“不全是!”
乔梦媛对许嘉勇的道歉已经麻木:“我真的很累,明天再说!”
张扬当然知道陈绍斌打得什么心事,他笑道:“雷锋啊!”
张扬喝了口酒道:“其实杜天野也蛮真的!你怎么不把他当成朋友?”
店老板有些发憷了,他忽然想起,张扬前年在自己这里大打出手的那个,当时公安局副局长张德放也出现过,他内心中这个后悔啊,自己怎么就这么有眼无珠呢。
乔梦媛内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她想要找人倾诉这件事,想来想去,想到了苏小红,把这件事告诉了她。
张扬诧异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等我?”
乔梦媛并没有等许嘉勇说完这番话就挂断了电话,许嘉勇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嘟嘟声,脸上露出凄凉而奇怪的笑意,他站起身,扬起手用力将手机扔了出去,手机落在马路中心摔得四分五裂,可信号灯仍然在闪烁,一辆汽车从手机的残骸上碾过,灯光熄灭了,正如许嘉勇心中的希望。
常海心想起他神乎其技的医术,这才稍稍放心下来。
张扬笑了:“咽不下这口气也不能动手打人啊!”店老板看着张扬有些眼熟,可一时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许嘉勇爬起来,他疯了一样向张扬再次冲去,这次张扬不等他近身,又是一拳击中了许嘉勇的小腹,打得许嘉勇痛苦的躬下了身躯,大声咳嗽起来。
梁艳站在饭店门口招呼他过去,陈绍斌起身走了过去,原来他事先订的三桌饭老板没有预留,现在没位置了,陈绍斌一听就火了,他原指望借着这件事在常海心的面前表现一下,想不到中途出了岔子,近三十人都等着吃饭呢,预定好的位置居然没有了。这让陈绍斌感到很没面子,他冲着店老板大吼道:“你怎么回事儿?我提前三天就打电话订座了,为什么没有位置?”
陈绍斌把电话抢了过去:“张哥,湖畔人家,就是这家店!”
张扬笑了笑,重新将车门关上,缓步走向许嘉勇:“真巧,大半夜的,许总来皇家假日消费啊?”
张大官人品味着苏小红的这句话:“那啥,红姐,你啥时候成了文艺女青年!”
张扬喝了一杯道:“回头还得开车,第二杯就免了!”
柳玉莹对张扬的作风已经有所了解,看到他拴着野鸭子、咸鸭蛋过来也没有感到惊奇,笑道:“你啊,每次过来都这么招摇,整个省委大院都知道你又来送礼了!”
梁艳和丈夫杨峰两人远远看着,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从店老板态度的突然转变,看出肯定是张扬起到了作用,两人对这位年轻的老乡越发佩服。
乔梦媛呆呆望着桌上的那张纸,许嘉勇留下这封信,显然已经离开了江城,他去了哪里?为什么要走?从目前公司安排的情况来看他这次的出走应该早有准备,公司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还是不卫生!”常海心一副拒他千里之外的表情。
店老板道:“你趁早走人,别耽误我生意,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陈绍斌说了两句,得意洋洋的把电话递给那饭店老板:“电话,张德放找你!”
张扬和图书笑得很开心,在两人交手的过程中,他无疑占据了上风,位置不同,自然心态不同。
梁艳笑道:“陈主任还帮忙订了三桌饭呢!”
常海心笑盈盈道:“他凭什么不舒服,咱们是老同学,我给你夹菜有什么?”
陈绍斌搂着他的肩膀道:“哥们,老实交代,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张扬看到眼前的状况已经猜到陈绍斌十有八九是要悲剧的,论到追女孩子的眼光,这厮还不如郭志强!想当初郭志强追谢丽珍的时候,也是一往情深,不过人家受挫之后转换目标也是极快,马上就选择了香港女警徐美妮,就目前而言两人的发展已经有了那么点意思。常海心夹了个野鸭腿给张扬:“你别光顾着喝酒,吃点菜!”谁都看出这丫头是存心气陈绍斌的。
洪水生给陈绍斌和张扬倒了一杯酒,恭恭敬敬去敬他们。
“什么目的?”
洪水生看到张扬有了笑脸,趁机道:“张哥!陈哥,以后你们俩什么时候想吃,什么时候过来,我一定亲自下厨给你们做菜!”
陈绍斌气得抬脚想要跺他,被张扬一把给拉住了,张扬道:“清平湖一带饭店多了,你非得在运儿吃啊!”
张扬笑道:“小误会而已,你安安分分做你的经营,不过以后一定要守信,答应别人的事情千万不要食言!”
打开车门一看,八只野鸭拉得到处都是,张扬皱了皱眉头,真是麻烦!他看了看时间,刚刚五点半,去宋怀明那里还来得及,马上打了个电话过去。
张扬伸手摁住他的前额,轻轻一堆,许嘉勇就坐倒在地上。
“这么巧?”陈绍斌一脸狐疑。
许嘉勇双手抄在风衣的衣兜里:“等你!”
陈绍斌怒道:“我咽不下这口气。”
张大官人道:“我好像不合适说这话吧,要说你自己说!”
张扬道:“找个地儿?”
路灯下,两个男人面对面站着,许嘉勇虽然刻意收藏自己的仇恨,可他的目光仍然暴露了他的内心,他对张扬的仇恨已经无可掩饰。
张扬颇为无奈,自己只怕是说不清了,他照实说道:“我刚从江城过来,眼看中午了到这里吃鱼,想不到遇到你们了。”
张扬笑道:“得了,你们俩都省一句,今天这菜还真好吃!”
店老板吓得哆嗦了一下,颤抖着手接过电话。
常海心点了点头,有些不放心的离开了吉普车,走了两步又回到车前:“张扬,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乔梦媛并没有将许嘉勇意图强暴自己的事情告诉苏小红,她叹了口气道:“也许你说得对,他在我面前始终表觋的有些抬不起头来。”
苏小红道:“你跟许嘉惠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啊,怎么闹成了这个样子?”
张扬道:“让我告诉你,你父亲死是他咎由自取,他的事情你不该找我,应该去找中纪委问清楚,就算没有我的出现,晓晴也不会喜欢你,你太自私,心胸太狭隘!乔梦媛是你的未婚妻不错,可是你连起码的尊重都不懂,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爱的究竟是她,还是她的家世?你只不过把她当成一个工具,一个可以帮你达成目的的工具!”
张扬没说话,暗自调息了一下,他很快便察觉到这是真气走岔了的缘故,苦笑道:“岔气了!”
张扬笑道:“路过清平湖的时候朋友送的,野鸭、野鸭蛋!”
张扬转过身来,却见常海心站在他的身后,刚才想捂住他的眼睛跟他开个玩笑,想不到被张扬识破。
许嘉勇道:“张扬,你不会永远都走运!”
“终于承认了?”
“酸,忒酸,我牙都快被酸掉了!”
张扬没说,许嘉勇搞出那出强暴未遂事件,他的形象无疑在乔梦媛心中已经跌倒谷底,这段时间他试图挽回感情,求得乔梦媛的原谅,可看来毫无效果。在和自己撕破脸皮之后,许嘉勇明白,以后将会面对和他的直接交锋,以目前的势头,许嘉勇显然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许嘉勇理性的选择了回避。
张扬笑道:“不错!你亲自下厨就是不一样!”
柳玉莹让保姆把野鸭子先拿到后院,张扬把八盒野鸭蛋放在厨房里。闻到一股诱人的鸡汤香气,赞道:“真香!我口水就快滴下来了http://m.hetushu.com!”
许嘉勇并没有生气:“我会让你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张扬笑骂道:“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陈绍斌道:“你也知道错啊?狗眼看人低!走!”
常海心今儿是故意刺激陈绍斌:“就你这肚量比张扬差远了!”
宋怀明还没有到家,柳玉莹听到张扬回来了,十分高兴,让张扬晚上去家里吃饭。
常海心瞪了他一眼,跟着张扬上了车,充满郁闷道:“张扬,你帮我跟陈绍斌说一声,别让他缠着我,我都烦死了!”
洪水生虽然执意不要,可张扬把钱扔在了柜台上,洪水生怀着感恩的心给张扬开了张发票,送张扬出门的时候,他心里还有些没底,小心道:“张主任,张局那边……”
许嘉勇抹干唇角的鲜血,他忽然笑了起来,向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承认,你的确很有一套,在你的面前,我毫无优势可言,张扬,你不会永远都走运,我会让你一无所有!”
陈绍斌没想到张扬会出现在这里,马上充满了警惕,来到张扬面前用手捣了捣他,趁着周围没人注意,低声道:“哥们,别坏我的事儿!”
这时候洪水生笑眯眯走了进来:“张哥!陈哥!菜还中吃不?”
张扬来到吉普车前,发现常海心站在车旁等着自己,他有些诧异道:“怎么回事儿?没跟着你的柴可夫斯基一起走?”
张扬道:“店老板挺牛气啊,把陈绍斌给得罪了!”
许嘉勇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
洪水生也不敢勉强,又敬陈绍斌,陈绍斌没给他面子,说自己不喝酒,抿了口饮料。
乔梦媛道:“他只留下了这封信,什么都没说就走了!昨晚他给我打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想说什么,可是被我挂断了!”乔梦媛此时心中忽然想起许嘉勇的好处来。
张扬掏出手机,当着几个人的面给张德放打了个电话,这里属于保和县,当初张德放是保和县公安局副局长,张扬道:“张局啊!你还记得湖畔人家吗?”
张扬这个乐啊!这哥们嫉妒了,还不是一般的嫉妒。
苏小红道:“任何人做你的男朋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梦媛,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是说你的条件太好,男人在你的面前想要保持他的本色,不作伪很难!”
陈绍斌道:“我那叫谦虚!”
苏小红点了点头:“真的,我希望你以后无论做多大的官,这一点不要变,正如你写得那三个字……真、善、美,一个人连真都做不到,其他的两个字不提也罢!”
张扬行功完毕,再次睁开双目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他先去冲了个澡,换好了衣服,忽然想起吉普车内还放着洪水生给他的东西。
洪水生能把饭店生意做到今天的地步也不是缺心眼的人,好不容易把张扬和陈绍斌请了回来,他不但亲自下厨,还将店里的特色菜全都上了一遍。
乔梦媛的声音透着不悦:“有事明天再说好吗?”
陈绍斌道:“妈的,订好的座位全都没了!一点信用都没有!”
这时候陈绍斌也出现吞张扬的视野中,张扬看了看常海心,常海心慌忙解释道:“我们同学一起春游,他硬要跟看来,还联系了一辆大客车!”
陈绍斌笑了笑:“我用得公筷!”
许嘉勇握着电话的手微微颤抖着:“梦媛,对不起!”
张扬笑道:“嫉妒,赤裸裸的嫉妒!我和常海心在党校已经是第二次同学了,老同学有什么不对?”
苏小红也感到有些吃惊,其实昨晚她在皇家假日看到了张扬和许嘉勇发生冲突的一幕,她想了想,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乔梦媛。
张扬笑道:“全都是同学啊!”
张德放笑了起来,他实在想不通,一个乡村饭店怎么就这么寸?先前得罪了顾允知的儿子顾明健,这又把省委宣传部长的儿子给得罪了,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乔梦媛品味着这四个字的意义,她给许嘉勇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中。乔梦媛让秘书把公司财务总监叫了过来,财务上也没有任何异常的调动。
张扬笑道:“我说常海心,咱可不带这样的,你这么做容易让陈绍斌同志和我产生矛盾!”
“明天……明天……我会离开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