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45章 调查组

在众人的注目中,张扬进入了洞口,果然他爬行了三米左右,就遇到了那个突然的狭窄,寻常人是无法冲如此狭窄的洞口通过的,可张大官人非同寻常,他潜运内力,利用缩骨功,让自己身体变得柔软从孔洞的缝隙中一点点进入。
刘艳红从张扬的表情上看出他已经无条件答应加入调查组,刘艳红起身道:“走吧,我请你吃夜宵!”
顾允知道:“看台好好的怎么会坍塌?是不是工程质量有问题?”
那孩子嗯了一声,抹去脸上的泪珠,张扬检查了一下他腿上的伤势,应该只是皮肉伤,并没有伤到骨头。里面实在过于狭小,张扬无法背着他走,只能让那男孩在自己的前面爬行,他不断鼓励着那小男孩。
齐波道:“我马上抽调几个得力干警协助调查!”
省长在的地方自然是新闻媒体关注最多的地方,他们被拦在困外无法采访,可是摄像机和照相机却不停拍摄。一名记者大声道:“请问宋省长,您对今天的惨剧有什么看法?
刘艳红真诚道:“张扬,现在是宋省长最困难的时候,你不帮他分忧,还有谁帮他分忧?”刘艳红果然厉害,先从大处讲道理,然后再从亲情入手,她看出张扬虽然显得玩世不恭,可这小子重感情,讲义气,只要利用亲情做文章,他肯定无话可说。
手机又响了!这次何歆颜没有阻止张扬,  张扬拿起电话:“喂!”
张扬终于通过了孔洞,来到那孩子的身边,男孩五六岁年纪,躺在黑暗中不停的哭,他的右腿被一块水泥板给压住了。张扬移开水泥板,伸手点了那孩子的几处穴道帮他止疼,鼓励那男孩道:“小家伙,别害怕,你是男子汉,有的是勇气,叔叔带你出去!”
电话铃声想起的时候,张扬和何歆颜正在酒店的房间内抵死缠绵,亲眼目睹体育场看台坍塌的惨剧,让他们的内心中都蒙上了深重的阴影,他们通过这种方式发泄并舒缓着内心的情绪。
张扬在急救现场找到了何歆颜,她因为受不了张扬被埋在废墟下的刺激昏厥了过去,这会儿刚刚苏醒,正不听护士的劝阻,拼了命的想要去警戒区,当她看到张扬出现在面前,用力揉了揉眼睛,确信是张扬无疑,方才哭着跑了过去,扑入张扬的怀中紧紧拥抱着他,风雨虽然越来越急,却无法将两人分开。
消防队员望着洞内的进展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刚才他们进入洞内的队员身高不过一米六多点,又瘦又小都无法进入,想不到张扬身材高高大大竟然能够从这么狭窄的地方通过,他们谁都想不通,人家张大官人会缩骨功啊!
王伯行坐下,喘了口气道:“顾书记,现场情况已经基本控制住了,还有22人失踪,正在进行现场搜救!”
围观的官兵欢呼起来,他们利用手头的工具扩大洞口,塌陷并没有砸到张扬,他所处的地方很幸运的逃过了灭顶之灾,不过洞口被堵上了。
顾允知明白,这次的事情影响很坏,如果不进行及时的处理,对云安河方面无法交代,对平海老百姓也没办法交代,他迅速做出了一个决定:“马上成立调查小组,调查这件事,由纪委和公安厅联合行动,彻查这次事件幕后一切的原因,我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内必须要给我一个结果。
宋怀明愣了,望着烟尘弥漫的前方,他红着眼睛冲了上去,却被秘书一把抱住,他不由得想起当年妻子葬身于震后大楼中的一幕,那件事造成的创痛,他至今都没有弥合,这次同样的事情再度上演,所不同的是,这次事情发生在了张扬和图书的身上,宋怀明了解女儿对张扬的感情,如果张扬出事,只怕他和女儿之间今生今世再也没有修复关系的可能。
省公安厅厅长王伯行道:“这次的事件一定要落实责任,球迷为什么会产生骚乱,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台为什么会发生坍塌?”因为这次的坍塌事件中有三名武警战士殉职,王伯行也颇为义愤。
刘艳红当然明白齐波打的是什么主意,对齐波工作上的这种瞻前顾后的作风有些反感,微微皱了皱眉头道:“齐厅长,我想你没明白我的意思,你们的任务是搜集证据,其他的工作我们来做!”
张扬愣了,这省纪委开会跟自己有啥关系?难道是清台山械斗那件事还没完?可马上又想到不可能。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不可舱再起波澜。
顾允知刚才已经接到了云安河委书记乔振梁的电话,在电话中顾允知向乔振梁保证,一定会尽最大努力营救所有球迷。
直到张扬灰头土脑的出现在大家面前,所有人才放心下来。
刘艳红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张扬!在哪儿呢?”
王伯行道:“现在还不好说,不过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看台的施工质量应该存在一些问题!”
顾允知怒道:“这不是看台,是森罗殿!几十条生命就这么没了?”
张扬有些迷惑的挂上电话,他实在想不透这体育场看台坍塌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刘艳红道:“调查组组长由我担任,齐波同志担任副组长,成员方面,纪委有彭亚青和张扬,公安厅方面有许良和杨艺文两位同志。”她把每人的身份介绍了一遍,刘艳红道:“顾书记给我们的时间不多,我们的调查工作分头进行,纪委负责调查相关官员在这件事需要承担的责任,公安厅方面负责调查取证,查清体育场看台工程的质量问题,以及这场引发骚乱的球赛背后有无黑幕。”
王伯行道:“这次还是由年轻同志顶上吧,齐波同志负责!”
刘艳红和曾来州一起返回纪委的时候,刘艳红不禁抱怨道:“曾书记,这次又把我推出去,纪委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副书记!”
何歆颜丰挺的胸膛剧烈起伏着,一双美腿紧紧缠住张扬的身躯不让他去接电话,张大官人的身躯向前用力的挺动了一下,何歆颜咬住樱唇,可爱的鼻翼用力噏动着,张扬低声道:“得接,说不定有啥事儿!”
顾允知点了点头。
王伯行道:“麻烦的是死者中大都是来自云安河的球迷,现在云安河球迷在体育场外有组织的静坐,要求我们给个说法!”
会议进行了半个小时,齐波带着公安厅的两位同志率先离去。
刘艳红喝了口啤酒道:“张扬,有些话刚才我不方便说,体育场看台坍塌,首先要追究的是施工方的责任,东江体育场翻修工程是丰裕集团承建的!”
顾允知沉声道:“有事?”
宋怀明抿起嘴唇,充满激动的看着张扬,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的目光已经说明了一切。
梁天正的嘴唇嗫嚅了一下,却没有说话,他听到埋单这两个字,要为这次事件埋单的首当其冲的是东江市,他作为东江的第一领导人难辞其咎。
顾允知双手握着茶杯,试图从茶杯上寻找一些温暖,他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具体情况怎么样?”
刘艳红道:“这次球场看台坍塌事件是建国以来平海从未有过的恶性事件,顾书记要求我们成立这个调查小组,让我们在三天内把所有情况调查清楚,凡是跟这次事件有关的人员,我们必须一查到底!”
刘艳红道:“我知道你和梁成和_图_书龙的关系不错,可是这次的事情绝无人情可讲,一定要公平公正的调查,不允许夹杂任何私人感情的成分在内。”
刘艳红让彭亚青去整理材料,小会议室内只剩下了她和张扬。
顾允知对刘艳红的能力是清楚的,他点了点头,转向王伯行道:“省厅方面呢?”
何歆颜楚楚可怜道:“不要……”
何歆颜泪光盈盈道:“太可怜了!”
曾来州停下脚步,转向刘艳红道:“小刘,你知道体育场的看台工程是谁承建的吗?”
刘艳红和齐波两人对望着,彼此都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笑容,刘艳红从事纪委工作多年,凭她的直觉就已经感觉到这次的事件牵涉面极其复杂,他们面临的压力待会很大。
还别说,张大官人刚才教训何歆颜花费了一番体力精力,这会儿真的有些饿了,是时候该补充点能量了,笑眯眯道:“刘书记请吃饭,真是荣幸!”
“啥!”
王伯行又道:“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27人了!”也就是说找到的四个人全都已经死了。
齐波道:“刘书记!”
顾允知走入小会议室,他喝了口水,秘书在他的耳边小声道:“王厅长正在赶过来!”
约莫五分钟之后,王伯行就来到了小会议室,他除下警帽,挂在衣帽架上,身上的警服也湿漉漉的,皮鞋上沾染了不少的泥浆。
刘艳红道:“关于体育场看台坍塌的事情,你准备一下,尽快来!”
张扬道:“健身呢!”
张扬笑道:“放心吧,我明白!”
宋怀明没有坐,其他人当然也不敢坐,宋怀明双拳撑在桌面上,此时他方才感觉到自己已经累了,他在外面站立了整整四个小时了,他的声音有些嘶哑:“继续营救,哪怕是有一名失踪者都要将营救工作继续下去,务必落实所有死者伤者的情况,通知相关医院,提供最好的治疗,最精心的照顾,我们的政府会为这次的惨剧埋单!”
顾允知道:“等等他!伯行同志从现场过来,他了解现场的情况!”
齐波道:“顾书记这次是真的火了,三天的时间太紧迫,把整件事都调查清楚,我看有难度!”
刘艳红笑道:“少贫嘴了,吃饱了好有劲干活!”
彭亚青清了清嗓子道:“刚刚又解救了两名群众,现在失踪者还有20人,死亡人数27人,受伤153人,其中重伤38人!”
张扬道:“其实我明白,就是一得罪人的事儿,别人都不愿意干,你才想到了我!”
消防队员道:“进不去,距离洞口三米左右的地方卡住了,除非是小孩子!”
曾来州道:“死伤这么多,瞒是瞒不住的,顾书记离休之前出了这么一桩事,又涉及到两省之间的问题,从他刚才的态度来看,肯定是一查到底。查吧,问题查出来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看这次涉案人员一个都逃不掉!”
这场春雨来得并不是时候,为搜救工作增加了不少的困难,天黑以前,已经确认得死亡人数达到了23人,受伤群众152人,现场失踪26人,搜救仍然在进行中。
外面的人们也紧张了起来,终于那小男孩的头露出了缝隙,消防队员伸手将他抱了出来,人们发出欢呼声,就在欢呼声中,那片地方发生了再度坍塌,洞口被封住。
张扬沉默了下去,一开始就遇到一个巨大的难题,梁成龙是他的朋友,这次他站在纪委的立场上,势必要站在梁成龙的对立面。
刘艳红道:“张扬,这次的事情很麻烦,涉及到的关系网太多,所以我才想让你加入,你干干净净,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不会考虑到那么多和*图*书的人情面子,只有这样,才能做好这次的工作。”
消防队员等烟尘过后,冲到刚才的入口前,冲着里面大声呼喊,没多久就听到里面传来张扬的声音:“我在里面,把入口弄开,我要出去!”
刘艳红请张扬来到对面的秦氏砂锅,点了四个砂锅,张扬要了瓶啤酒,给刘艳红倒了一杯:“那啥……刘书记,不,刘阿姨,这里只有咱俩,您也别掖着藏着,咱们到底要调查什么?应该从哪里入手?您给我说清楚,说明白!”
张扬只带了一个头盔,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拴上了救发生绳,消防队员反复叮嘱他道:“你尽量不要碰周围的东西,任何的动作都有可能引起新一轮的坍塌,如果过不去,千万不要硬来!”
顾允知看了一眼,有些痛苦的闭上双目,过了一会儿,方才低声道:“通知纪委和公安厅的主要领导,来小会议室开会!”
王伯行道:“根据我的初步了解,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平海七星队和云安泰鸿队的足球比赛,上半场很正常,可下半场的一个有争议的点球判罚,这个判罚让云安泰鸿队反超了比分,也正是这个判罚激怒了平海球迷,这时候场内的气氛就有些不对,等到商停补时,主裁判又有一个争议判罚,吹掉了七星队的一个点球,导致七星队球员围攻裁判,场外的情绪也因为他们的冲突而激化。西看台是新建的看台,也是云安泰鸿队球迷最多的,双方球迷发生了肢体冲突,维持秩序的武警战士试图平息他们的冲突,现场很混乱,就在这时候,看台坍塌了!”
“不要……”
宋怀明道:“现在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最主要的问题是救人,平息这一事件造成的影响,至于责任,我可以保证,一定会追究到底!”宋怀明的话让在场的许多人不寒而栗。
刘艳红心中有些郁闷,曾来州遇到事情总是向后缩,自己这次不得已又得充当先锋官。
有了省长大人发话,自然没有人在继续阻拦张扬,张扬来到洞口前,利用手电筒向里面照了照,可以清晰的听到里面有孩子的哭声,张扬道:“我下去把他救上来!”
纪委书记曾来州、副书记刘艳红、公安厅副厅长田庆龙、公安厅副厅长齐波全都来到了小会议室内。他们已经隐约猜到了顾允知把他们召来开会的目的,顾书记显然生气了,这件事情要追究责任!
省长宋怀明望着张扬,忽然道:“让他试试!”
刘艳红忽然想起了张扬,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起他,可能是张扬上次处理清台山械斗案让她认识到了张扬的能力,她对张扬十分欣赏,在这种时候,必须要找一个做事果断,能力出众的助手。而且,张扬是省长宋怀明未来的女婿,又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他出来帮自己,很多事会好办的多。
刘艳红是纪委中出名的铁面无私,她不怕得罪人,这件事由她顶上最为合适,可刘艳红此时的心理也不好受,曾来州有点太过分了,明知道前面是个坑推着自己往里跳。可人家是纪委书记,自己只是个副职,只能顶着压力上。刘艳红忍着心中的愤怒向曾来州请教道:“曾书记,你认为这件事,我应该从何处入手?”
那男孩拼命向上爬去。
宋怀明脸色铁青,根本不去理会那记者的问题,转身向公安厅厅长王伯行道:“谁敢干扰现场营救,就把谁给我抓起来,记者也不例外!”
顾允知道:“好,这次的调查组就由刘艳红和齐波两位同志挂帅,刘艳红同志担任组长,齐波担任副组长,还是刚才那句话,我给你们尚方宝和_图_书剑,这件事给我查,一查到底,无论涉及到谁,绝不包庇,没有任何人情可讲,但是,你们也要给我记住,三天,我只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后的这个时间,还是在这里,我等着你们给我汇报结果!”顾允知说完这番话就离开了小会议室。
官兵们奋斗了一个近一个小时,这才将张扬从里面成功解救出来,整个解救的过程中,省长宋怀明都站在那儿密切关注着,此时天空下起了雨,秘书撑了把伞走过来,却被宋怀明一把推开。
刘艳红笑道:“搞行政破案是你的强项,怎么你反倒问起我来了?”
张扬果然点了点头,的确,体育场惨剧让宋怀明面临着空前严峻的局面,自己身为嫣然的男友,宋怀明的未来女婿,的确不可以无动于衷。
张扬道:“我能行!”这厮在任何时候都是那么的自信,而且他的信心很容易感染到他人。
现场的局面已经基本控制住,武警开始疏散没有受伤的群众,张扬和何歆颜留下来也没有必要,在例行登记之后,离开了体育场。
体育场的翻修工程是丰裕集团承建的,齐波之所以提出联合出面,是因为考虑到丰裕集团的董事长是梁成龙,而梁成龙则是平海副省长,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的亲侄子。
张扬开车走得时候,留意到有几百人都坐在体育场外的草地上,静静坐着,默默流泪,从他们的标识上可以看出这些都是来自云安河的球迷。
进入张扬的吉普车,何歆颜惊魂未定的转身看了看体育场,她咬了咬樱唇:“今天不知要死多少人!”
顾允知坐在办公室内,听着电视中播报的伤亡数字,脸色阴郁的就像此时的夜空,秘书不敢打扰他,刚刚接到的文件拿在手中,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
曾来州点了点头,梁成龙是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的亲侄子,梁天正对这个侄子比儿子还亲,在听到看台坍塌事件之后,曾来州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麻烦了,这也是他选择退避的根本原因。
秘书点了点头,走上前来把确认后的伤亡数字递了过来。
在外人眼里,宋省长对张扬果然非同一般。
张扬比预定时间晚了十分钟,这厮忙着教训何歆颜呢,把小妮子收拾的服服帖帖,连连讨饶,这才依依不舍得过来开会。
张扬愣了,凑到唇边的啤酒杯重新落下,他愕然道:“梁成龙?”
张扬点了点头,旋即狰狞的笑容又浮现在脸上:“出去也得先收拾完你再说!”
刘艳红微做一怔:“谁?”
刘艳红心中暗道:“你说得轻巧,既然什么都看得那么透彻,你自己怎么不挂帅?非得把我往里面推?”心里而再怎么埋怨,这些话是说不出口的。公安厅副厅长齐波从后面赶了上来,曾来州向他笑了笑,转身先走了。
刘艳红道:“单凭我们两个人肯定不行,必须找几个得力助手!”
齐波道:“我们马上展开调查,这次的调查会涉及到很多层面,我已经让人去将两队的球员和俱乐部管理人员进行聆讯,至于建筑承包商,还是联合出面好一些。”
何歆颜笑着抱紧了他,两人的身躯贴得密不透风。
女记者再次举着话筒勇敢的冲上来,干这行的必须要有百折不挠的精神:“同志,你好,请问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张大官人露出大灰狼一样的笑容:“那啥……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何歆颜不无幽怨的看了他一眼,撅起樱唇,玉腿稍稍松了松,张扬伸手去拿电话,她却又用力一夹,张大官人失去平衡,又趴倒在这软玉温香之上,此时手机铃停下了,何歆颜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和图书
张扬现在算是完全明白了,刘艳红又遇到难题了,她想到了自己,张扬对这件事原本就很好奇,对加入调查组并不抵触。
张扬道:“你放心吧,这么多条无辜生命不是小事,如果是梁成龙的责任,他应该承担一切的后果。”
张扬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小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除了宋怀明以外,在其他人看来这厮是在表现,在这种时候捞取政治资本,可有人也在想,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冒着生命危险,究竟值得吗?这样的代价是不是太大?换成自己有没有胆子这样做?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男孩在前方他力爬着,爬到中途的时候,张扬隐约感到地面震动了一下,他紧张道:“快走,这里就要塌了!”
省纪委会议室内灯火通明,纪委副书记刘艳红、纪委委员彭亚青、省公安厅副厅长齐波,省公安厅刑侦处的两名处长许良、杨艺文全都到了。
何歆颜站在人群中远远看着,她无法获准进入警戒线范围内,当她看到张扬仍未安全撤出就发生再度塌陷的时候,整个世界顿时旋转了起来,她只叫了声张扬,就已经晕倒了过去。
刘艳红道:“一个小时后,在省纪委有个会议,你过来参加一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张大官人没有骂她,拿捏出很关切的表情:“那孩子没事吧?”说完他把话筒推向一边,走向宋怀明,很快就有警察将记者们挡在一旁。
省纪委书记曾来州建议道:“我看这次的调查小组还是由艳红同志来挂帅吧!”
刘艳红点了点头,齐波也是一脸愁容,谁不知道这得罪人的事情落在自己头上了,他的专职工作是刑侦,这次调查组却很复杂,不仅仅是跟罪犯斗,还要跟后面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斗。刘艳红搞纪委工作出身,这种事情她比自己在行,所以齐波先找到她商量一下。
“丰裕集团梁成龙!”
所有人都看着他,一名警察将张扬拦在警戒线之外:“对不起同志,为了你的安全,请你站在警戒线外!”
何歆颜小声道:“要出去?”
齐波和刘艳红边走边谈,齐波道:“刘书记,我们该从哪里入手调查?”
张扬道:“这事儿好像不简单,刘书记,咱们的借调关系已经佶束了,您怎么又把我给想起来了?”
刘艳红点了点头道:“公安厅的同志负责搜集证据,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丰裕集团这次肯定要承担责任。”
刘艳红看了看表,示意张扬在自己身边坐下。刘艳红道:“人到齐了,亚青,你把现在的情况给大家汇报一遍!”
顾允知指了指身边的位置。
宋怀明望着张扬的眼睛,从他的目光中找到了那份强烈的自信。宋怀明道:“给他防护,让他下去!”
宋怀明来到体育场内的管理办公室,这里成立了抢救临时指挥部,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公安厅厅长王伯行,平海省体委主任惠敬民,东江市委市政府的相关领导全都来到了办公室内,这件不足二十平方的办公室顿时显得局促而狭窄,每个人的心里都感到说不出的压抑。
张扬打开收音机,听到里面的伤亡播报:“最新消息,东江体育场看台坍塌事件至今已经造成23人死亡,l52人受伤,26人失踪,这是一起惨痛的……”
顾允知内心中的痛苦和郁闷难以描摹,他越是想平稳的过渡完这最后的在任时间,却想不到偏偏就要出事,这件惨剧出现在东江,出现在他的眼皮底下,一场普普通通的球赛竟然演变成如此的一幕人间惨剧,任何人都不会想到。
刘艳红的双目瞪得滚圆:“梁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