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73章 基金启动

张扬笑道:“少废话,回头我再教训你!”说完他笑着把手伸向乔梦媛:“乔总,您真给我面子,百忙之中能抽时间来到丰泽,让我们这儿蓬荜生辉啊!”
安语晨道:“昨晚才到,这次如果不是常校长给我联系助学基金的事情,我才懒得从香港回来呢,还不是冲着你张市长的面子!”她眼里自然是只有张扬,前来丰泽当然是冲着张扬,可这句实话说出来,别的领导就不那么好看了。
副市长娄光亮把沈庆华送出了白鹭宾馆,沈庆华在上车前向娄光亮指示道:“一定要招待好这些企业家,下午有时间可以邀请他们去丰泽的开发区看看。”娄光亮本来就是这个意思,笑着不断点头。
当载着江城贵宾的大巴车来到白鹭宾馆停车场,丰泽市委书记沈庆华、市委秘书长齐国远、副市长张扬、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娄光亮、挂职副市长王华昭、丰泽教育局长刘强都前往停车场迎接,这样的阵仗不可谓不隆重。沈庆华前来主要是表示对这件事的高度重视,副市长娄光亮前来是想和这些江城的知名企业家投资商见见面,看看有没有机会拉些投资,至于王华昭,他是闲着没事干,跟过来凑个热闹。
谢君绰道:“我发誓,我真的没有骗你,我和张市长清清白白的,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去医院鉴定!”即使是在自己哥哥面前说出这番话,谢君绰都感到一种侮辱,可是她又不能不说,她害怕哥哥再去做傻事。
副市长娄光亮的眼里,这些人全都是财神爷,如果能够让其中任何一家企业在丰泽开办工厂,都将会是一件了不起的政绩,娄光亮望着那五百多万基金,眼睛都红了,这也难怪,丰泽的副市长普遍都没有实际的财政大权,哪见过这么多钱啊!
顾允知想了想道:“西樵老家!”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对啊,佳彤从西樵回来就生病了,难道真的是在西樵被毒虫咬了?”
顾允知笑道:“我老了,现在明显精力不济。”
张扬将这帮江城的企业家送上车,把工作向常凌峰简略交代了一下,便开着他的那辆尼桑皮卡带着乔梦媛和安语晨一起离开了丰泽。
顾允知笑道:“明天常委会后,我就正式退下来,这平海就交给你了,你也别征求我的意见,过去,你就是云安省委书记,云安搞得不错,每个领导人的执政风格都不一样,我按照我的一套在平海搞得还算顺利,可你照着我的方法来,未必就能够成功,所以,你还是按照你自己的思路去做,总之我们共产党人,只要抱有为老百姓谋福祉,为国家的富强而奋斗的精神,那就够了!只要目标明确,无论走怎样的路,最终走到目的的就行!”
顾佳彤此时幽然醒转,她烧得昏昏沉沉,朦胧中依稀看到是张扬,顿时扑入张扬的怀抱中,紧紧抱着张扬道:“张扬,我好想你……”
顾允知微笑道:“振梁同志,说句心里话,你想我走呢,还是想我留?”
沈庆华讲话结束之后,副市长娄光亮、教育局长刘强先后讲话,他们的讲话风格和沈庆华属于一个类型,这就没多少人给面子了,掌声寥寥,搞到最后,原本也想凑热闹说两句的副市长王华昭也失去了兴趣,他看出来了,自己的气场不够,还是别自讨没趣的好。
刘金城笑道:“我可是羡慕,这样的才华,我这辈子都不会拥有了,喝多的时候顶天整出一句,把酒问青天,对影成三人!”
安语晨笑道:“梦媛姐要去东江,我说好了跟她一起去玩!”
乔振梁的妻子孟传美道:“我都劝他了,五十岁的人了,眼都花了,还是让司机开车安全,可他就是坚持自己来。”
乔梦媛和安语晨在一旁都听到了,两人都很鄙视的看着他,当官的脸变得就是快!
顾允知道:“做领导的就应该有身体力行的精神,能自己做的事情,最好不要假手于人。”
张扬笑道:“今天过来的都是我的老朋友,老同事,欢迎的话,我先攒着,我怕自个儿的才华一时间压不住,全都跑火车般冲了出来,到时候,嫉妒我的人就更多了!”又听倒满堂笑声。
嘉宾团方面,推举乔梦媛作为代表讲话,乔梦媛微笑着站起身道:“很荣幸能够代表江城的企业家和投资商讲话,我们这次接受张市长的邀请前来丰泽,为的是助学基金,大家都明白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无论作为张市长的朋友,还是作为江城的企业家,我们都愿意为丰泽的未来出一份力,沈书记刚才说得好,教育落后,就会落后于未来,希望我们的绵薄之力能够多帮助几个孩子,能够为丰泽和我们的国家多培养几个人才!”
张扬道:“我也不要你记得我什么恩德,免得你这个大哥又以为我对你怎么着了,谢德标,算你命好,老天爷赐给你这个好妹妹,得!今儿的事情我权当没有发生过,你自己回去好好醒醒,赵国栋这么做究竟是帮你还是害你,搞清楚了,过来找我,如果觉得自己错了,就当面给我道歉,如果觉着自己没错,你再带把大点的刀过来!”
顾允知的声音显得有些紧张:“张扬,佳彤的体温总是控制不住,我已经送她到医院了,大夫也没多少好办法!”
顾允知将顾佳彤的情况简略讲了一遍,张大神医就算再有本事,单从顾允知描述的情况中和图书也无法判定顾佳彤到底是什么病,他当即决定马上前往东江。
顾佳彤忍不住笑了起来:“爸,人家都是站好革命最后一班岗,到了您这儿怎么就不一样了呢?”她心中却明白,父亲之所以不去上班,是因为要照顾自己的缘故。
谢德标道:“赵国栋坑了我!”
韩立群笑道:“没什么大事,就是上呼吸道感染,不过我建议她最好还是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
齐国远不说话了,他知道自己不小心触及了沈书记的逆鳞,招商办主任李忠是沈庆华亲手提拔起来的。更何况沈庆华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这些越级的话,干部的职责分工又岂是他齐国远的管辖范围?沈庆华闭上双目,脑子里却在想着张扬刚才的举动,这小子正在拼命的捞取政治资本,很明显,她想在丰泽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和张扬相比市长孙东强反倒要老实得多,孙东强来到丰泽之后一直循规蹈矩,无功无过,两者相比,沈庆华都不怎么喜欢,前者过度张扬,后者虽然低调,可是沈庆华相信孙东强表现的低调只是为了韬光隐晦,他也许在等待时机,等待着取代自己的那一天。沈庆华心中暗自感叹着,看来属于自己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
乔振梁真诚道:“听顾书记一言,乔某茅塞顿开!”
张扬点了点头道:“不这么算了,还当真要他弄到大牢里吗?”
乔梦媛的声音不大,可是却宛如惊雷般震动了现场丰泽领导的内心,当然张大官人除外,他对这些人的实力清楚得很,50万对乔梦媛算不了什么,她起到了表率作用,这是对他工作的支持,张扬心中感到一阵温暖。
王华昭这才意识到人家可能是故意说错的,自己刚才有点卖弄的意思了,顿时脸有些发热,笑得也不自然起来。
沈庆华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又不是市政府招待所,招待这些著名企业家,用不着太死板,政策也要灵活运用。”沈庆华何其的老道,心中已经明白了,小子,你是故意的,看在这五百多万捐款的份上,我饶了你。
张扬用手指轻轻碰了碰那处皮肤,感觉热的烫人,他皱了皱眉头道:“中毒,应该是被毒虫咬到了!”
谢德标道:“君绰,我想做生意就得处理好方方面面的关系,我和他也是相互利用。”
张扬笑道:“恭喜恭喜,你见了乔书记别忘了帮我恭喜他荣升……”话说出口又转过神来,好像不是什么高升,跟自己差不多,属于平调。
乔振梁道:“顾书记,您可别这么说,我今天过来拜访,一是提前跟您报个到,二是为了挽留您,您在平海当了这么多年的书记,平海在您的领导下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我想请您留在平海继续发挥余热。”
刘金城道:“是啊!张市长的工作我们当然要全力支持!”
乔梦媛笑了笑,伸出手很矜持的跟他握了握,时间很短就抽离了张扬的手心,不知为什么,纤手被张扬的大手握住,一股暖流从心底油然而生,这感觉如此熟悉,却又让她感到惶恐,乔梦媛还是很好的掩饰了自己内心的变化,轻声道:“我们是老朋友,你的工作我们自然要全力支持!”
谢德标道:“我……我以为他欺负你了,所以我……”
沈庆华道:“怎么了,今天你组织的很好啊!”
这厮说出这件事的时候,一双眼珠子偷偷瞄着沈庆华,他其实就是存心故意,你沈书记不是喜欢四菜一汤吗?今儿我倒要挑战一下你的权威,这388的标准你看着办吧。
率先从大巴车上下来的是江城工程机械厂的厂长曹正阳,然后是天骄集团的总裁林清红,跟在后面的是汇通集团的董事长乔梦媛和安语晨,然后是酒厂厂长刘金城和第一服装厂的薛明,江城制药厂厂长常海天走在其后,他是代表顾佳彤前来的,还有不少其他中小企业的代表。
张扬点了点头道:“救人!”乔梦媛隐约猜到这件事可能和顾佳彤有关。
张扬微微一怔,随即想到,最近乔梦媛的父亲要来平海上任,乔梦媛前往东江十有八九是为了去探望父母,张扬低声道:“乔书记来了?”
外面传来保姆的声音:“顾书记,电话!”
张扬道:“你们俩别忙着走了,我也去,等我把他们送走了,咱们开车去东江!”
顾佳彤前天在西樵淋了些雨,回来后就感冒了,烧了两天,仍然没有退烧的迹象,顾允知本想送她去医院,可是顾佳彤不想去,坚持留在家里吃药,可病情不见减轻,反而越来越重了。顾允知今天一早就把省人民医院的呼吸科主任韩立群给叫到了家里,顾书记对于这种小节并不在意,什么叫滥用职权,为了女儿,这叫变通。
即便是张扬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前来,一时间有些愣了,这件事的直接组织者是常凌峰,常凌峰笑着迎了过去,将各位企业家和投资商介绍给丰泽市委书记沈庆华,素来表情严肃的沈庆华,此时也难得的露出了笑意,他微笑着和到来嘉宾一一握手。
张扬点了点头,看来他想要为顾佳彤疗伤,可是顾允知在身边总是不太方便。
安语晨道:“我去东江玩两天,回来的时候再骚扰你这位市长师父!”
“为什么我的话你不相信?”
张扬率先鼓掌,这厮今天率先了好几次了。
他取出针盒,从中抽出一支银http://www.hetushu.com针,刺入顾佳彤的肌肤内,那银针瞬间变成了蓝色。
在二楼负责陪护顾佳彤的小护士忽然惊慌失措的跑了下来:“顾书记,顾小姐她……她的体温忽然升高了!”顾允知脸色一变,大声道:“备车,马上去医院!”
乔梦媛微笑道:“看来他真的有急事!”
乔梦媛淡然笑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向他转达的!”
张扬微微一怔,不由得也有些紧张了起来,他轻声道:“顾书记,您别急,先把情况说给我听听,我这就去东江!”
沈庆华道:“有道是黑猫白猫逮着耗子就是好猫,张扬今天这件事做得很漂亮啊!”
所有人又都笑了起来,刘金城向王华昭竖起拇指道:“还是您有才!”
张扬也呵呵笑了一声:“得,我发现一个人太有才华也不是什么好事,容易遭人嫉妒,你们笑我,究竟是因为羡慕还是嫉妒?”
张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起身出门去接电话,咱奴颜婢膝的时候也不能让别人看见。
正在顾允知心潮起伏的时候,张扬推门赶了进来,他从停车场一路跑到病房,气息也有些急促,他稳定了一下情绪,跟顾允知打了个招呼。
沈庆华等到掌声过去,又道:“丰泽作为江城的辖市,和江城的关系如同鱼和水,又犹如兄和弟,丰泽是江城的一份子,江城的繁荣和富强会带动丰泽的发展,丰泽的经济展会为江城添砖加瓦,今天在张扬同志的努力下,丰泽助学基金正式启动,教育是社会发展的根本,无论任何国家,任何社会,教育落后,就会落后于未来,我深信,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从我们做起,从现在做起,丰泽的教育必将实现一个全新的飞跃……”
顾佳彤摇了摇头道:“他刚刚上任忙着呢,还是不要影响他工作了。”
乔振梁笑道:“顾书记和我一般的想法,别人开车我还真不放心,我驾龄都三十年了,什么车我都能开,坦克车、装甲车、连机动三轮我都能开!”
张扬这边喝着痛快,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大声道:“谁啊?”到底当了市长,气势不是一般得足。可当他听到顾允知低沉的声音,马上脸上笑逐颜开,声音也低了八度:“顾书记,找我有事啊!”
每个人都会面临告别政坛的那一天,顾允知在这一点上已经看得很开,想得很透,随着离任日期的临近,他已经将工作基本都交给了宋怀明,连今天的省委常委会,也没有去主持,而是让宋怀明代为主持。顾允知留在家里,他要照顾女儿顾佳彤。
顾允知微笑站在那里,伸出手去,等着乔振梁握住他的大手,一语双关道:“你可是拿着中组部委任书过来的,名正言顺,哪里是不请自来啊!”两人同声大笑起来。
午宴开始之前,张扬来到沈庆华面前,装出一副很诚恳的样子:“沈书记,我得向您承认错误!”
张登高这个纳闷啊,心说你张副市长是牛逼,可你毕竟是个县级市的副市长,人家省委书记交接工作跟你有啥关系?他斟酌了一下低声道:“张市长,要不您给孙市长说一声!”
张扬道:“沈书记,我今儿擅自把招待标准提高了,每桌饭都按照388的标准,一共是五桌饭,这违反了咱们市委市政府的招待规定!”
张大官人这个乐啊,看来任何制度都是针对特定群体的,连素来拘泥古板的沈庆华书记,现在不也懂得变通了吗?虽然明知道沈庆华违心的成分比较多一些,可张大官人仍然认为自己取得了一场胜利。
张扬来到床边,顾不上顾允知还在身边,伸出手掌,探了探顾佳彤的额头,感觉到顾佳彤的前额火烫,他皱了皱眉头,翻转顾佳彤的皓腕,手指搭在她的脉门之上,顾佳彤的脉息急促但是充满了力量,张扬意识到这是顾佳彤自身内力的应激反应,顾佳彤的内力已有小成,在受到外力伤害之后,她会自然而然的激发内力对抗这种伤害,这和人体的免疫机制有些相似。
顾允知掰着手指头算到:“明天乔振梁就过来准备接班了,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我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没迟过到,没旷过工,怎么都得感受一下。”
张扬握住顾佳彤的纤手,闭上双目,一股内力缓缓注入顾佳彤的经脉之中,他要以内力探寻顾佳彤究竟伤在何处,张扬的内息在顾佳彤的经脉内流转,运行一周,随着顾佳彤的内力导向,最终来到她的足踝经脉。张扬睁开双目,掀开被褥,脱下顾佳彤左足的袜子,却看到在她洁白如玉的足踝之上又一条斑驳的红色细线。
张扬率先鼓掌。
沈庆华微笑望着张扬,这厮倒是善于挑起气氛,难怪这么年轻能够登上现在的位置。
张扬道:“现在我们欢迎沈书记为我们讲话!”掌声雷动。
乔振梁道:“特定的时代造就特定的人,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有我过去的那种经历,同样,顾书记的经历我也望尘莫及。”
乔梦媛的俏脸依然有些苍白,一段时间不见,她越发消瘦了,张扬看到她这番模样,心中不禁产生了怜意。
张扬双手的手指交缠在一起,托住下颌,他有他自己的想法,今天他之所以放过谢德标,不仅仅是因为谢君绰,谢君绰对哥哥用心良苦,的确让人同情,可是张扬放过谢德标,主要的原因是为了赵和-图-书国栋,通过这次的事情,谢德标应该能够看清赵国栋的本来面目。张扬不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可是赵国栋接二连三耍弄的这些阴谋手段,已经激起了张大官人的愤怒,他不会让赵国栋得意太久时间,想要对付一个人,就必须剪断他的羽翼,这断他的臂膀,让他众叛亲离,可是张扬也清楚,对付赵国栋没有那么容易,毕竟赵国栋的背后还有沈庆华这个姐夫做依仗,否则这厮的底气不会如此之足。
安语晨咯咯笑道:“嫉妒!”
顾允知笑道:“我之前已经把自己的意图表达的很明确了,既然离休了,就走得干干净净,每个人的思维和想法都不一样,我留在平海非但不能起到帮助作用,将来还会成为你们的绊脚石,老了就是老了,留在政协参政议政又有什么意义?我提不出什么有用的意见。到了我这种年纪,领导方式更多的是凭借经验,不是我想这样做,而是人性使然,不由自主的会这样做。”顾允知停顿了一下又道:“也许我留下能够提出一个两个的良好建议,可我起到更多的是反作用,我也是过来人,开始的时候,我也像多数人一样尊重老同志的意见,希望老同志能够给我帮助,可后来我慢慢发现,老同志带给我的弊大于利,渐渐的我对老同志只是尊重他们,但是不尊重他们的意见了。到了最后,我干脆就他们说他们的,我干我的!”乔振梁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顾允知此人少有的明智。
林清红和张扬握手的时候,主动提起了梁成龙:“成龙保外就医了,正琢磨着过来找你喝酒呢!”
沈庆华道:“他倒是挺适合做招商工作的!”
乔梦媛也没瞒他,点了点头道:“明天就正式接手工作了!”
乔梦媛轻声道:“这么急去东江是不是有什么要紧事?”
顾允知马上板起面孔道:“你这丫头,生病了,还要工作,难道不要命了吗?”
傅长征道:“可是他刚才分明想刺杀你!”
回到宾馆内,中午的宴会也接近了尾声,乔梦媛准备离去,她是打算先回江城,然后从江城再乘火车返回东江。
顾允知望着女儿憔悴的俏脸,心中忽然感觉到一酸,对于女儿和张扬的关系他早就心知肚明,虽然他已经默认了这个事实,可看到女儿现在的样子,心中还是有些替她不平。
所有人都是一怔,这称号可有些特别。
周六一早,江城的知名企业家和投资商们纷纷来到丰泽,按照张扬的安排,这些人全都安排在白鹭宾馆休息,会议也在白鹭宾馆的会议室召开。
乔振梁看到顾允知的身影出现在小楼外,慌忙加快了脚步,率先伸出手去,笑逐颜开道:“顾书记,我不请自来,还望不要见怪!”
张扬接着给出了理由:“省委书记交接工作,我必须得去一趟!”
一位位企业家的出手彻底震住了丰泽的这帮领导,他们原本认为今天的助学基金启动仪式只不过是一个形式罢了,没指望能够募捐到多少钱,可在乔梦媛捐献50万之后,安语晨也捐了50万,随后林清红、常海天都代表企业拿出了50万,其他前来的企业也纷纷慷慨解囊,最后竟然募集到525万元助学基金,连沈庆华都没有想到今天会达到这样的效果,素来沉稳的他,也激动的起身表示感谢。
谢君绰道:“我早就跟体说过,赵国栋人品有问题,你非得跟他掺和在一起,现在好了,差点被他害死!”
张大官人抱着顾佳彤一时间连脖子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妈妈咪呀!顾书记就站在身边,张大官人都感觉到顾书记那两道目光宛如刀锋般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因为张扬中午喝了不少酒,所以乔梦媛坚持不让他开车,离开丰泽这一段是乔梦媛开的。
顾佳彤从父亲眼神的变化中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伸出手握住父亲的大手,拉着父亲在她身边坐下,轻声道:“爸,我的事儿您就别操心了,西樵的房子已经装修好了,什么时候去看看?”
谢君绰没好气道:“我看都是他在利用你,你哪有那个本事利用他?”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现在的体温是39.5℃,最高的时候达到41.0℃,医生想了很多的合法,可是体温仍然无法降下去。”
顾佳彤笑着点了点头:“等养养暑假,刚好去西樵写生!”
乔梦媛在一旁看着,心里这个纳闷,这像师徒吗?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暧昧。
张扬中午喝了不少的酒,这么多朋友过来,大家这么给面子,让他的助学基金启动仪式搞得风风光光,在丰泽他书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张扬端着酒杯来到安语晨和乔梦媛之间坐下,笑眯眯道:“小妖,梦媛,你们今天可不能走,留在丰泽住一天,我带你们好好玩玩!”
所有人坐下之后,会议主持人张扬开始讲话,张扬笑道:“今天是个好日子,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春风徐徐,百花吐艳……下面所有人哄然大笑起来,了解他的都知道这不是张大官人的风格,这厮在故意拽词儿,逗大家玩呢。连市委书记沈庆华也不禁露出笑意,沈庆华知道今天来的这些人全都是江城重量级的企业家和投资商,助学基金虽然不算什么大事,可是意义非同凡响,如果借着这个机会能够吸引这些人在丰泽投资,那可是一举两得的大好事。
顾佳彤的体温仍然在三十m.hetushu.com九度以上,暂时睡着了,不过人开始说起了胡话,顾允知坐在床边守着女儿,听到她不停道:“张扬……张扬……”心中不禁感到酸楚,女儿对张扬用情竟然如此之深,可他们之间的感情又见不得天日,顾允知心中喟然长叹,暗下决定,找到机会,一定要和张扬好好谈谈。
顾佳彤并没有如约前来,原因是她受了风寒,张扬听到顾佳彤生病,很担心,恨不能立刻去看她,可明天江城的几位企业家和投资商都会前来丰泽,参加丰泽助学基金的启动仪式,身为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张扬必须要在场,顾佳彤也说自己病的不重,只是普通感冒,休养两天就好,让张扬不必担心。
张扬指着她道:“女孩子家家的嫉妒心太强了不好!”
顾允知拍了拍女儿的手背,来到外面,从保姆手中接过了无绳电话,电话是宋怀明打来的,新任省委书记乔振梁提前一天就到了,现在已经在省政府招待所下榻,顾允知听到这个消息不禁皱了皱眉头,乔振梁预定是明天抵达,现在提前了一天,不知他脑子里打得什么算盘。
顾允知也凑了过来,看到那红线不由得一怔,低声道:“怎么了?”
安语晨叹了口气道:“我这个师父,到哪儿都是风风火火的!”
沈庆华气得差点没骂娘,这混小子真是蹬鼻子上脸,可那五百多万的捐款却是实实在在,沈庆华居然点了点头:“只要是为了工作,喝点酒也是难免的,不过喝酒后就别去单位了,让人看到了影响不好!”沈庆华能说出这番话已经给足了张扬面子。
顾允知道:“要不,你给张扬打个电话,让他过来,凭他的医术,一定可以药到病除!”
张扬笑道:“怎么?回来江城也不跟我打招呼?”
顾允知邀请乔振梁夫妇来到客厅坐下,让保姆沏了一壶好茶。
两人都露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笑容。
顾佳彤咳嗽了一声,把笔记本放下:“没事儿,就是普通的感冒,爸,您怎么不去上班?身为省委书记,你带头违反劳动纪律,这可不好!”
张扬不屑笑道:“他哪有那个本事,小傅,这件事关上门只有咱们两个清楚,我不希望传出去。”
张扬道:“顾书记,让家里准备好浴缸,我要为她逼毒!”
谢德标道:“他不像个好人!”
直到上了谢君绰的那辆奥拓车,谢德标才回过神来,想起刚才的所作所为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假如张扬刚才报警的话,恐怕他这辈子都完了。
夜色朦胧的时候,他们终于赶到了东江,张扬把乔梦媛和安语晨放在了省委招待所门口,顾不上多做解释,开着车一溜烟就驶向省人民医院。
安语晨也跟着点了点头。
张扬给办公室主任张登高打了个电话:“张主任,我得去东江出差!”
齐国远道:“五百多万,轻轻松松就到手了,他还真是有本事。那些企业家和他的关系都很好,难怪过去他会在招商办当主任!”
乔振梁有些错愕的看着顾允知,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等我将来离休的时候,我会做出和顾书记一样的选择!”
张扬为了这件事专门去请市委书记沈庆华出面,沈庆华对张扬促成的这件事表示肯定,他也以实际行动表示支持,亲自到白鹭宾馆参加会议。
顾允知倒吸了一口冷气:“怎么会中毒?”
乔梦媛微微一怔,刚才怎么没听他说起要去东江,出去接了个电话就要一起过去,难道是为了顾允知?她心思缜密,虽然感到奇怪,却没有多问。安语晨听到张扬要一起前往东江,自然开心不已。
谢君绰道:“张市长,我哥是以为我受了欺负,所以才失去理智,做出了刚才的糊涂事,我替他给您道歉,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他一般见识,以后我一定记得你的恩德!”
安语晨柳眉倒竖道:“我才不怕呢!”
乔振梁道:“顾书记,我自己开车过来的,今天一早从云安出发,三个小时就开到了东江!”
齐国远笑道:“过去是耳闻,今天是日睹,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
乔梦媛笑道:“我做个表率,我代表汇通集团捐献50万元作为助学启动资金!”
沈庆华这次没有步行,主要是下午他要下乡镇去视察,市委秘书长齐国远跟着他一起上了车,故意叹了口气道:“想不到这个张扬倒是很能折腾!”
张扬笑道:“小心我告你非礼啊!”
顾允知何其老道,一眼就看出张扬的为难,他低声道:“如果在这里不方便,我们可以把佳彤先接回家!”
顾允知微笑道:“振梁同志正当壮年,真是让我羡慕啊!”
沈庆华在现场敬了一杯酒之后就匆匆离去,虽然他就默许了张扬在工作期间大吃大喝,可他自己可不想留在这种场合,免得留给其他人一种与平时不符的印象,沈庆华笑着将现场交给张扬,借口还要召开抗旱工作会议先走了。
大家稍事休息之后,全都来到了白鹭宾馆的会议室开会,在过去,市里这种大型的会议基本都是在市政府招待所举行,白鹭宾馆虽然环境和条件不错,可是从没有机会接待这样规格的会议,张扬把这件事交给了吕燕,也算是对她的一种回报,吕燕单凭这次的会议已经让宾馆领导重新估量她的能力,对一个宾馆而言,这就是耀眼夺目的政绩。
顾允知点了点头:“好,等她输完液我就送她过去!”
http://m.hetushu•com顾允知将韩立群送走,返回女儿的房间内,看到女儿正拿着笔记本电脑,看着药厂这个月的账目情况。
顾允知道:“他通知你的?”
张扬一听就火了:“你当我是跟你请假吗?我是告诉你我的去向,你想跟孙市长汇报,你只管去说,我没必要向他请假!”张大官人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道:“顾书记,佳彤姐这两天去过什么地方?”
顾允知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振梁同志真是厉害啊!”
按照排序,张大官人排在第五位,居然排在挂职副市长王华昭的后面,王华昭最近大概是因为女朋友来,体力透支的缘故,脑子也有些糊涂,连客气都不会了,咧着唱傻呵呵站在张扬前面,居然不知道谦让。
此时顾家的门铃响了,保姆去开了门,门外一对中年夫妇笑眯眯站着,却是前来上任的平海省委书记乔振梁夫妇。
傅长征慌忙表白道:“张市长放心,我不会说!”心中却暗忖,张市长看不得女孩子落泪,谢君绰一扮可怜状,张市长连这么大的事都能算了,看来张市长也是有弱点的啊。
安语晨的气色不错,不过肤色明显黑了一些,也不是普通的黑,健康的小麦色,肌肤的质地细腻柔滑,充满光泽,看起来阳光的很,她笑着向张扬眨了眨眼道:“市长师父!”
张扬心中暗乐,他最喜欢的就是得寸进尺,又道:“沈书记,这些人很多都喜欢喝酒,我要是不陪他们喝吧,他们就会觉着我不够热情,我要是喝吧,又违反咱们的禁酒令!”
沈庆华早已习惯了这种气氛,他笑着把话筒移近了一些:“各位嘉宾,大家好,首先,我代表丰泽市委、市政府、代表丰泽市所有市民和丰泽莘莘学子们,向诸位的到来表示最热烈的欢迎!”
谢君绰望着哥哥的样子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她气得在哥哥身上狠狠捶打了几拳:“你好糊涂,你好糊涂!”
顾允知听说乔振梁夫妇来了,并没有意外,乔振梁来平海接班,理当过来拜会自己,他笑着走出门,站在小楼的门口并没有继续向前。
齐国远从这句话中听出了一些门道,低声道:“沈书记,难道您想让他主持招商工作?”
宋怀明道:“不是,是省政府招待所那边反馈过来的消息,我正准备去拜会他!”
张扬道:“你添什么乱啊?”
张扬心里有些郁闷,麻痹的,今儿除了沈庆华以外,我应当是主角,你们一个两个的都排到我前面,我这帮朋友都看着,人家不得觉着我在丰泽混的忒次了点?
韩立群为顾佳彤检查完之后,开了些药,临来之前他就已经问明了病情,并准备了一些抗病毒的药物,小护士配好药后,给顾佳彤输液。顾允知和韩立群来到外面,关切道:“韩主任,我女儿怎么样?”
沈庆华的讲话时间不长,他讲话的风格属于标准的行政式,公文式,严肃认真,一丝不苟很难激起在场人的兴趣,不过大家出于礼貌还是给予了相当热烈的掌声。
沈庆华意味深长道:“他来丰泽之前,你不就是已经知道了吗?”
谢德标不知道说什么,在妹妹的拉扯下离开了张扬的办公室。
挂职副市长王华昭对诗词颇有些研究,他笑着纠正道:“应该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顾允知道:“明天工作交接,等你病好了,咱们就过去住一阵子。”
谢德标现在心中已经相信了妹妹的话,他黯然叹了一口气道:“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他!”
乔梦媛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吃完饭我就得走!”
沈庆华有些不满的看了齐国远一眼:“李忠干得不是挺好吗?”
谢德标前来行刺并没有影响到张大官人的心情,谢家兄妹离去之后,傅长征走了进来,他全程经历了刚才的事情,看到张扬放过了谢德标,颇感不解道:“张市长,就这么算了?”
张扬笑道:“欢迎!欢迎!”心中暗道,到底是朝里有人,东江体育场这么大的事情,梁成龙进去溜了个弯就出来了,倒霉的都是一帮小虾米,不过想想那件事梁成龙也没多少错处,至少工程质量已经被证明没有任何问题,作为朋友,还是希望他早点出来的。
张扬牵挂顾佳彤的病情,不停催促乔梦媛快点,乔梦媛的脾气开车自然是不紧不慢,时速就没超过一百,最后还是安语晨被他催得心烦,接过了方向盘,加快速度向东江驶去。
顾允知道:“我明天就到点了,这些事和我无关!”说完顾允知就挂上了电话,顾允知对于这些事情的确有些厌倦了,像他们这种层次的官员,每做一件事都有很明确的目的性,乔振梁也是如此,宋怀明告诉自己这个消息也有他的用意,顾允知懒得去想,乔振梁既然到了东江,从今天起他就等于卸任了,什么站好革命的最后一班岗,无非是将政治斗争进行到底,顾允知不想斗了,把战场让给别人,以后的平海是乔振梁和宋怀明的舞台,他顾允知从今天起就提前退出,顾允知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虽然隐隐有些失落,可那种轻松感是多年来从未感受过的。
张登高一听怎么说出差就出差啊?他想问还有点害怕,张扬的脾气他已经有所了解,万一惹火了人家,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谢君绰道:“其实张市长不是什么坏人,如果他真的想对付你,就凭刚才的事情已经可以将你打入大狱永不翻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