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77章 站在巨人的肩膀

张扬笑眯眯道:“来了,来了,都下班了,还忙工作呢?”
吴建新道:“常委会决定的!”
陈平潮剩下的只有一个选择,他要向乔振梁低头。
乔振梁道:“年轻人犯错是难免的,你也不要太过自责了,对这些孩子们,批评教育为主,让他们知道错在什么地方就行了!”
可张大官人的好奇心已经让完全激起,他说什么都得问清楚这件事。他抿了口酒道:“说,我保证不生气!”
陈平潮带着微笑离开了乔振梁的办公室,可出门之后,脸上的笑容马上变成了沮丧,通过和乔振梁的这番对话,他可以确信,乔鹏飞让人起诉儿子的伤害罪,真正的目的是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乔振梁上任伊始,第一个立威的对象就选择了自己,陈平潮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心中荡漾着一种悲观的情绪,想要看到太阳,也许应该重新考虑自己站立的位置了。
乔振梁哈哈笑道:“嗯,的确应该认识一下,我听说前两天你家公子和我侄子闹了点不愉快!”
省委宣传部长陈平潮在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终于来到了省委书记的办公室,登门拜会这位平海的新任大佬,省委书记乔振梁。
陈平潮点了点头道:“打人了!我了解过,被打的那个人验伤报告都出来了!”
陈平潮道:“我还有三年,现在已经有力不从心的感觉了!”
他在返回丰泽的途中仍然没忘给乔梦媛打电话,询问这件事的进展,乔梦媛还是那句话:“我尽量帮忙!”不过话气已经变得越来越不确定了。
陈绍斌道:“从今天起,我要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我不能再让爹妈照顾,我是个成年人,我他妈是个成年人!”
“什么事?”常凌峰悄悄给章睿融使眼色,分明是要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陈绍斌道:“我不要机会了,我觉着自己罪大恶极,如果继续干下去,我会羞愧而死,您给我条活路,权当我是一屁,您把我放了吧!”
孙东强瞪大了眼睛,看着张扬,心中暗骂,你他妈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顾书记、乔书记抢着请你吃饭?人家是省部级,你一个小小的副处,你配吗?
章睿融道:“你放过谢德标也是出于这个目的吧?”
顾允知道:“绍斌打人了没有?”
吴建新听张扬提起助学基金的事情,满脸堆笑道:“张市长,这件事是常委会定下来的,其实我也不想承担这个责任,这笔款子也就是放在我们账户里,市里的意思是让我们监管这笔款子的使用,张市长放心,我们绝不会挪作他用。”
张扬笑眯眯道:“好事坏事?”
张扬道:“孙市长,助学基金当然要用在教育上,理当有个专门的帐户,而且应该由教育系统监管,凭什么划到财政局啊?是不是有点责权不清啊?”
宣传部长陈平潮来访的时候,顾允知正在书房内收拾他的那些瓷器,听到陈平潮来访,顾允知让顾佳彤把他请到了书房。
孙东强道:“沈书记认为还是由财政局统管合适,多数常委们也都这么认为。”他这句话说得很委婉,不过意思表达的很明确,丰泽是沈庆华当家,他决定的事情就是常委会的决定。
孙东强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新闻上都报道了,常委会上沈书记还专门提出了表扬,张扬,干得不错啊!”
张扬走到水池前洗了把脸,从常凌峰手中接过毛巾:“我还以为生了什么大事,从东江匆匆忙忙的赶回来,路上都没敢休息,下次不带这样的,这么点小事,别跟我http://www•hetushu•com卖关子!”
常凌峰道:“今年真是奇怪,前两天全省普降暴雨,丰泽周围都下了,可就是丰泽这儿只滴了几个雨点,这两天始终阴着,就是不见下雨,气压低的闷人。”
梁成龙道:“你对我可能有误会,绍斌,晚上乔鹏举请你吃饭,乔鹏飞也去,我费了好多口舌才说动他,让他帮着你们两个握手和解!”
张扬和丁兆勇都想办法帮忙了,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效果并不明显,陈绍斌开始琢磨,是不是要把这件事向老爷子和盘托出,也许应该让老爷子插手了。
顾允知道:“年轻人想要成长起来,必须经历挫折,既然有冲动的权力,就得随时准备为冲动付出代价,我既然退出,就要退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顾佳彤望着父亲,从他平静的双目中还是捕捉到一丝不甘的眼神。
常凌峰透过校长室的窗户看了看外面的尼桑皮卡,张大官人一路风尘仆仆的奔波而来,还没顾得上吃饭呢,副市长干得还是很敬业的。
“顾书记……”
常凌峰道:“你洗把脸,我请你去学校食堂吃饭,顺便向你汇报点情况。”
乔振梁一团和气道:“平潮同志,不能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也发表点意见嘛!”
张扬不是不想掺和,是因为他也看出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乔鹏飞针对陈绍斌穷追猛打的根本原因是有乔书记在他的背后撑腰,现在平海正处于新旧权力交接的时候,即便是省长宋怀明,也保持着前所未有的低调,张扬并不是怕事,而是他现在并不适合站出来,在外人看来,他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他的一举一动都变得极其敏感,稍不注意,就会触及雷区,就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张大官人的政治智慧就体现了出来。
常凌峰道:“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你也别生气,要不先打个招呼,让几笔款子暂时缓一缓?”
乔振梁道:“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些孩子啊,以为我们这些做家长的有些权力,就自视高人一等,到外面惹是生非,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是该狠狠教育教育他们!”
孙东强也不想继续纠缠这个话题了,他喝了口水,来缓冲张扬带来的尴尬,停顿了一会儿道:“你前些天去东江了?好像并没有办手续啊!”
陈平潮接过顾佳彤递来的茶,感叹道:“真是羡慕顾书记啊!”
陈平潮没想到乔振梁直接把这件事摆了出来,他慌忙道:“我那个儿子,平时疏于管教,没什么教养,为了那件事我已经狠狠教训了他!”
章睿融道:“你不是说不生气吗?”
顾允知当然知道陈平潮想求自己出面,可自己既然退了,就没必要去舍这张老脸,顾允知对陈平潮绕弯子的做法产生了一丝不悦。
顾允知道:“法律是公正的,我们身为共产党员,身为国家干部必须维护法律的公正。”
张扬回到丰泽之后,马上从常凌峰那里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市里决定,那些助学基金到账之后,由市财政局代管,张大官人一听这个消息就火了:“助学基金管财政局屁事?人是我们拉来的,人家捐款也是看在我们的面子上,这他妈倒好了,我们把事情办好了,钱财政局的倒要插手,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章睿融道:“张副市长的心地也越来越善良了。”
常凌峰听出这厮拐弯抹角的骂自己,唯有苦笑,两人出了门,经过财务科门口的时候,张扬往里面看了看,章睿融正在那儿对三www•hetushu.com名科室人员训话呢,张扬向她挥了挥手,章睿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起身走了出来:“张副市长来了!”
两人都被他的比喻逗笑了。
乔振梁笑道:“咱们这些人啊,整天忙于工作,忙着为人民服务,却忽略了家人,说起来真是惭愧!”
张扬在门口想了想,决定先去市长孙东强那里反映反映。
张扬深表赞同道:“这就叫废物利用,人尽其才!”
陈平潮叹了口气,将儿子惹下祸端的事情说了,他感叹道:“绍斌这小子真是不省心,他酗酒闹事,这下好了,把人打伤了,人家已经向法院起诉他,造成了多么恶劣的影响。”
陈绍斌的麻烦不仅如此,银行的分管领导把他给叫了过去,为的是他挪用一千万帮人验资的事情,陈绍斌干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有人注册公司,必须要校验资产情况,他出面帮忙,利用他的关系搞定验资这一块,这属于短期挪用资金,他自己从中可以落到好处,其实银行内部做这种事情的不止他一个即便是分管领导也知道,可过去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却突然做起了文章,陈绍斌马上意识到这件事有些不对了,祸不单行。他必须尽快把搞定这件事,不然麻烦肯定会接踵而来,乔鹏飞的能量比他想象中还要大得多。
章睿融听到他调侃自己,俏脸微红,只当没有听到,她对张扬的性情还是了解的,自己越跟他计较,这厮就会更加的变本加厉。
陈平潮内心中充满了失落,顾允知的这句话已经明确的告诉他,不会插手这件事。
张扬道:“不一定是校长,校长夫人也有这权力!”
“决定了!”陈绍斌说完,转身潇潇洒洒的走了。
张扬道:“办了,我给张登高说了,顾书记离休,乔书记上任,两人都请我吃饭,你说这么大领导喊我过去,我能不给他们面子吗?”
孙东强道:“常委会上决定的!”
陈平潮道:“顾书记,抓住这件事不放的是乔鹏飞,他是乔书记的侄子!”
张扬道:“那我就先说了,前两天我连同教育部门搞了个助学基金,募集到五百多万的启动资金!”
梁成龙道:“知道牛顿吗?他说过一句话……如果说我能够看得更远一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绍斌,你想成功,为什么非得要舍弃可以让你站立的肩膀,这不是自尊,是愚蠢!”
张扬道:“孙市长,这财政局归你管啊!”张扬的这句话够毒,一句话差点没把孙东强给呛着,孙东强不误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嗯,我也是这么认为!”
常凌峰悄悄在下面拍了拍章睿融的手臂,示意她得给张副市长面子,他并不知道张扬和章睿融之间国安共事过的关系,认为这丫头有点过头了,虽然关系好,可也不能对张副市长这么不敬。
谈完工作,陈平潮终于把话题转向了儿子身上:“乔书记,什么时候有空,约家里人一起吃顿饭吧!”
张扬道:“千万别憋着,什么事都憋着,就成老鳖了!”
孙东强笑道:“你主动登门的,肯定有事,还是你先说!”
章睿融笑道:“干脆你就弄假成真呗,反正你也喜欢美女!”
陈平潮这辈子都没感觉这么窘迫过,乔犒梁虽然说这番话的时候始终带着笑意,可人家摆明了在打自己的脸,陈平潮道:“乔书记,我有责任啊!”
顾允知笑了笑,他接过女儿递来的毛巾擦净了双手,顾佳彤收拾好之后转身出去了,随手将书房的房门和*图*书带上。
张大官人瞪大了眼睛:“我靠,谁他妈这么缺德啊!”
章睿融道:“可最近丰泽有件事情传得很盛!”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下午的飞机,去北京看养养,顺便拜访一些老朋友,过去整天工作,哪有时间!”
章睿融转身道:“你们走吧!别忘了把房门锁好!”
乔振梁笑道:“怎么突然想起请我吃饭啊!”
张扬道:“谢德标那件事本来就是我阴他,我起初的意思是给他一个教训,原没打算把他弄进监狱。”
张扬道:“我没什么,我是为谢君绰不值,人家一黄花大闺女名节是最重要了,这事儿传出去让她怎么嫁人呢?”
陈平潮听到顾允知这样说,马上明白顾允知有推脱的意思,其实他过来的本意是想顾允知说句话,顾允知虽然退了,可是只要他肯说一句话,乔振梁一定会给他这个面子。
梁成龙冲上来赶上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绍斌!”
陈绍斌把写好的辞呈放在行长的办公桌上:“这是我的辞职书!”
陈绍斌宛如一头暴怒的狮子,他冲着梁成龙怒吼道:“你听清楚没有?我他妈不去!我所剩下的只有这张面皮了,你让我留点自尊好不好?”
张扬招呼她一起去食堂吃饭,章睿融道:“财务科的这几个人一点专业知识都没有,我要是校长,就把他们全都裁了!”
梁成龙默然望着陈绍斌,在他眼中此时的陈绍斌已经钻进了死胡同,人生想要做得更好,就必须学会变通,不仅仅是在商场上,在做人工也是如此,自尊是什么?你拥有金钱地位的时候才有自尊,当你失去这一切的时候,自尊就变得一钱不值。
见到张扬进来,孙东强道:“小张啊,你来得正好,我有事找你!”
梁成龙不解道:“绍斌,你怎么回事?自尊能当饭吃?现在这个社会,想要混出头,必须学会变通,社会关系本来就是一门学问!”
张扬点了点头道:“当然要放缓,麻痹的,钱凭什么给财政局?我待会就去找吴建新理论!”
孙东强道:“这笔钱谁来管理并不重要,关键是能够每一分都用在教育上!”这话跟没说一样。
陈绍斌停下脚步:“你找我干嘛?想看我笑话?嗯,你如愿了,现在我彻底假如无业游民的队伍中。”
张扬夹了块白斩鸡尝了尝,味道居然还不错,他笑道:“到底是教职工食堂,比起学生的伙食强多了。”
顾允知抿了口茶道:“有些事其实很简单,如果你通过正规的途径去做,如果你以法律为标准去衡量,事情自然游刃而解,如果你通过其他的途径,事情只会搞得复杂!”
常凌峰笑道:“学校是个集体单位,如果看到不合理的地方,马上就把负责人赶走,那么这个学校很快就剩下一个空架子了,只凭着咱们两个人是撑不起一所学校的。”
陈平潮道:“早有这个想法了,就算是我给您接风,也顺便让家人认识一下!”
孙东强笑道:“没这么严重,沈书记还是很重视教育的!”
张扬并没有和章睿融一般计较,他已经把这笔帐算在了赵国栋的头上,谢君绰去求自己就是赵国栋一手策划的,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现在消息散播出去,十有八九就是他的原因,张大官人暗暗道,赵国栋啊赵国栋,老子不找你晦气就算你祖上烧香了,你居然还敢找事儿,找死呀?
常凌峰引着张扬来到教职工食堂,前来吃饭的不少年轻教师看到校长来了,慌忙过来打招呼,常凌峰笑着向他们点头示意,他www.hetushu•com还是很有一套的,来丰泽一中没几天,就已经用自己的学识和能力折服了许多老师。
陈平潮道:“顾书记,我知道,可……”他咬了咬嘴唇,终于道:“乔鹏飞没理由咬住这件事不放的,我听说当晚生事情之后,他们已经和解了,现在事情之所以发展到这种境地,归根结底,是有人想做文章!”
顾允知道:“说说吧,我乐意充当你的听众!”
外界的流言并没有让张扬感到困扰,他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财政局长吴建新给叫了过来,目的也很明确,要钱。
走出银行的大门,他看到梁成龙站在宝马车旁等着他,陈绍斌装作没看到他,继续向前走去。
陈绍斌道:“谢了,我不去!”
陈平潮留意到一旁的皮箱,有些诧异道:“顾书记要出门?”
常凌峰请张扬来到学校食堂唯一的雅间,六月的天已经有些闷热,章睿融找到遥控器打开了空调。
行长静静看着陈绍斌:“真的决定了?”
陈绍斌并没有想到,就在银行领导找他谈话的时候,他的父亲正在前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家里。
孙东强刚开完抗旱工作会议,正在办公室里盯着丰泽地图看呢。
顾允知忽然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张扬这次居然没有跟着掺和?”
陈平潮是来汇报近期宣传工作的部署情况的,其实这只是一个借口,他明白,乔振梁当然也明白。
张扬道:“我一直都善良!”
张扬道:“你认为合适吗?”
“乔书记说的是!”
章睿融道:“利润已经很高了,还想着法子克扣学生,这种黑心商人就该赶走,常校长也太仁慈了!”
张扬道:“助学基金是我们忙活的,人是我们请来的,合着钱得你们监管,也就是说,以后教育系统要用钱,还得先给你打报告了?”
“去你的社会关系,我没兴趣,我也不想学,我他妈今年二十九岁了,幼儿园要爹妈管,上学了要爹妈管,工作了还要爹妈管,到现在,我自以为有些身份,有些地位,有些能力,可捅了篓子,还他妈得让爹妈管,我寒不寒碜?我谁都不怪,要怪只能怪我自己没本事,我总算明白了,我的光彩是爹妈给的,离开爹妈我屁都不是!”
章睿融咯咯笑道:“也不是啥坏事儿,就是有人说,你之所以放过谢德标,是因为谢德标有个漂亮的妹妹谢君绰,有人还编了一首烈女传……谢君绰舍身救兄!”
常凌峰道:“目前到账的资金已经有150万,全都划拨到财改局的专有账户上,我看这笔钱缴上去容易,拿回来就难了。”
顾允知把擦好的花瓶放在博古架上,笑道:“羡慕我什么?我都是安享晚年的人了!”
张扬算是看清了,这厮从来到丰泽之后就是一聋子的耳朵,纯属摆设,跟他反映情况,屁用都没有,真要是想把钱要回来,还得跟老沈直接交涉。
行长透过老花镜看着他,目光中带着不解和困惑:“绍斌,那件事已经搞清楚了,年轻人犯些错误是难免的,党和政府还会给你机会的。”
吴建新走后,张扬想来想去,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钱到了财政局手里,说是监管,可以后教育系统想要动用,就必须走程序,最终的审批权又不在自己这里,他和常凌峰忙活了一圈子,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了吗?张扬想去找市委书记沈庆华理论理论,可出了门,又转变了念头,吴建新是沈庆华的妹夫,这件事肯定是沈庆华的授意,否则他不会这么干,他也不敢这么干。
吴建新笑道:“张市长别误会,这hetushu•com钱是公家的,也不是我的,打报告也只是一个过场,咱们体制中,办任何事不都得走程序吗?财政局就是丰泽的钱包,看着手握财权,其实钱都是公家的。”
顾允知淡然笑道:“你是宣传部长,还怕什么影响,平海的媒体谁敢报道你家的事情?”顾允如何其老道,从陈平潮所说的事情已经明白了,他走过来求助的。
常凌峰道:“我刚刚整顿过食堂,现在学生的伙食也改善多了,如果承包人敢继续胡搞,下个月就让他走人,目前看来还很有效!”
“绍斌!”
张扬板起面孔:“我说章睿融同志,你怎么说话呢?”
顾允知的内心中充满了失落,是非成败,转眼成空,过往的一切对他而言已如烟云。这片土地,再也不是他说了算了,顾佳彤挽住父亲的手臂:“爸,去休息吧,呆会儿该走了!”
顾允知微笑道:“平潮啊,我去北京要住上一段时间,你要是中途去北京开会公干,一定要给我电话啊!”
常凌峰道:“公家的事情不好办,丰泽一中现在要以稳定为主,尽量不要闹什么大的变动,小章,财务那边基本理顺了吧?”
陈绍斌道:“我脚丫子太大,巨人的肩膀站不开我!”说完他再也不向梁成龙看一眼,大步向远方走去,昂首挺胸的是去。
章睿融点了点头道:“还算顺利,账目基本搞清楚了,固定资产的统计也在进行中,再有一个星期就差不多了。”
张扬道:“丰泽这两天没下雨吗?”
顾允知道:“怎么没去上班?”
顾允知一边擦拭着瓷器,一边向陈平潮笑道:“平潮来了,你先坐,我这就忙完!”
常凌峰笑道:“对你是小事,对我们可不是什么小事,好不容易募集了五百多万,一转眼被弄到了别人账上,搁谁心里都不舒服,我怕你着急上火,所以憋着没跟你说!”
陈平潮离去的时候,垂着头,脚步很沉重,连顾佳彤都看出了他的沮丧,顾佳彤听张扬说起过陈绍斌的事情,她有些不忍心道:“爸,其实陈绍斌那个人并不坏,这次是酒后冲动了!”
厨房的服务员过来端上来四道凉菜,两荤两素倒也干干净净,常凌峰拿了一瓶清江特供,这还是那天助学基金启动的时候,江城酒厂厂长刘金城带来的,刘金城除了捐款以外,还捐了两车酒。这些酒当然不能用在学生身上,所以常凌峰只能作为学校的招待用酒了。
陈平潮道:“我赞同乔书记的意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内心深处无端端抽搐了一下,宛如被刀锋割过,很难受,无法形容的难受。
张扬发现吴建新很圆滑,有些滑不留手,他的话偏偏又挑不出毛病。
孙东强示意他坐下,亲手给他倒了杯茶,张大官人颇有些受宠若惊,在他的印象中孙东强还从没有对他这么好过,张扬琢磨着,莫非这厮有事求我?张扬道:“孙市长找我有什么事?”
陈平潮道:“心烦意乱,没心情啊!”
张扬道:“我们辛辛苦苦的筹来这么点款项,一转眼被财政局给兜走了,我倒不是怕财政局给贪污了,他们也没这个胆子,可现在想从财政上弄点拨款那个难啊,我是怕这钱被他们吃进去容易,以后吐出来就难了!”
张扬道:“常委会决定的?”
“可现在助学基金全都打到了财政局的账户上,由财政局监管,这事儿是不是有点不对啊?”
张扬摆了摆手道:“你去吧!”
张扬不屑道:“他们不敢,人家捐出来的是助学基金,就是要用在教育上,我不信吴建新敢把这笔钱挪作他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