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78章 各有盘算

张扬一脸坏笑道:“孙市长也注意到了啊!”
张大官人道:“打住,打住,老同学,你给我灌迷魂汤啊,我有啥政绩?”
谢德标咬了咬嘴唇道:“张市长,我今天来,是专程给您道歉的,那天的事情,是我误会您了,我错了!”
沈庆华道:“既然你推荐他,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丘金柱点了点头,开车向白鹭宾馆的方向走去,他低声道:“谢德标和赵局的关系很密切,这个人还是应该防着点。”
谢德标受宠若惊的坐了下来,他转身向敞开的房门看了看。
好在几个人的酒量都不差,三杯下肚之后,谢德标来到张扬面前为张扬倒满酒,双手端起酒杯道:“张市长,我敬您,过去我给你们的工作制造过不少的麻烦,谨以这杯酒代表我心中的歉意。”
丘金柱试探道:“上次程焱东让我请您吃饭,他有没有说什么?”
孙东强道:“我还真不了解你,不过无论有没有这件事,你还是多多注意。”
“是!是!是,张市长英明神武,就我这样的百儿八十个也不是您的对手。”谢德标这句话倒没说错,凭张扬的本事,百儿八十个谢德标还真不可能对他构成威胁。
孙东强算是见识到这厮的厚脸皮了,他接连咳嗽道:“你能不能别谈这些无聊的问题?”
章睿融抗议道:“我们是女孩子,我们可不能按照你的规矩!”
孙东强道:“沈书记,江城的财政重点都投入了开发区建设,今年市区道路扩建,江城火车站改造,多项重点工程都在进行中,想要从江城财政获得很大的帮助,我看难度很大。”
张登高走后,秘书傅长征进来把最近的工作汇报了一下,顺便通报了新近下发的文件和会议概要,丰泽最近最大的事情就是抗旱,雨总是下不下来,田地干涸的都不成样子,丰泽湖的水域面积也不断缩小,再这样下去,老百姓今年的日子就苦了。
张扬道:“少跟我诉苦,以后要是让我查出你偷工减料啥的,小心我找你算账!”
丘金柱被他说中了心思,脸上一热,当年破获连环杀人案,被赵国栋抢功,这件事一直让丘金桂耿耿于怀,在他看来,丰泽公安局长这个位子本该属于自己。
丘金柱笑眯眯看着眼前的情景,心中对张扬的佩服又增加了几分,谢德标那件事谁都知道是张扬在阴他,可这样简单的手段就偏偏奏效了,而且谢德标看来对张扬还毫无怨恨,今晚表现的恭敬异常。
在张扬的眼中,张登高就是有待于自己驯化的一匹马。从目前来看,驯化的效果还不错,张登高已经变得越来越听话了。
孙东强没想到沈庆华这么老奸巨猾,一个顺水推舟就把事情栽到了自己头上,他内心暗暗叫苦,张扬那厮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他慌忙道:“沈书记,我跟他说这件事不合适!”
傅长征把这两天的情况讲完了,又道:“张市长,最近谢德标来过两次!”因为谢德标上次意图刺伤张扬的事情,傅长征对这个人很反感。
张扬笑道:“好,冲着你们达成了谅解,这杯酒我喝了!”他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张大官人已经在有目的的经营自己的势力范围,刑警大队长丘金柱是必不可少的,公安局副局长程焱东虽然向他示好,可张扬并没有邀请他,这是因为他并不想自己和程焱东走近的事情被太多人知道,他有种预感,程焱东是他埋伏在赵国栋身边的一颗棋子,关键的时刻,可以起到关键的作用。
张大官人道:“这可不对啊,咱们市里严格http://m.hetushu.com规定,中午禁酒,你哪有那么多的酒场啊?想躲酒,没门儿,小傅,给他倒上!”
张扬指了指旁边傅长征刚刚坐过的凳子,招呼道:“坐!”
谢德标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
谢君绰道:“张市长,我哥是想请您说祝酒词啊!您是大领导,你不说话我们也不敢动筷子啊!”
杨峰捂着酒杯道:“张市长,我真没骗您,市里虽然命令中午禁酒,可我们下面不是有对策嘛,这两天市里下去领导指挥抗旱工作,我们不招待那能行吗?招待就得陪着领导喝高兴,我这几天可是拿命在拼啊!”
张扬道:“谁啊?赵金芬!一定是她!”
孙东强道:“他认为这笔助学基金是他和常凌峰辛苦拉来的,现在钱到了,可支配权却不在他的手里,所以……”
“你分明是在挖苦赵书记胸小……”孙东强说完这句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自己稀里糊涂的被逼小子给带沟里去了,跟他一起对纪委书记赵金芬的胸部品头论足。
谢德标满脸堆笑的走了进来:“张市长回来了?”
张扬此时已经开着那辆尼桑皮卡来到了八珍居,应谢德标的请求,张扬把丰泽一中新任校长常凌峰、财务科代理科长章睿融也叫了过去。
张扬笑道:“说六点钟吃饭,这还差两分钟呢,你们工作要是有这样的积极性多好!”一群人全都笑了起来。
孙东强道:“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制度,沈书记要求很严的。”
常凌峰笑道:“张市长,你没来之前,我和谢老板谈得很愉快,针对这一百万的欠款,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意向,谅解我们达成了,酒还是您喝!”
孙东强向门口看了看,房门关的好好的,他是害怕别人偷听。
张扬笑道:“就你还威胁我?”
沈庆华看了孙东强一眼,孙东强这句话刚说出口他就明白了,孙东强想推卸责任,他想把这件事推给别人,而且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张扬。沈庆华道:“你说的是张扬吧?”
张扬道:“我知道!”
张扬心中暗想,没关系才怪,谁都知道张登高在拼命抱你的大腿,十有八九是这厮打老子的小报告了。
张扬道:“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梁艳笑道:“丰泽一中拖欠教职工工交的事情已经拖了很久,你来到之后马上就解决了这件事,现在老师学生都说你好,是个务实的好领导!”
张扬看着他:“真心话?”
丘金柱在心理上已经完全倒向张扬一方,这不仅是因为张扬手中握有证据,更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赵国栋彻底划成对立面,程焱东也暗示过他,赵国栋要对他下手,除了更紧密的团结在张副市长周围,丘金柱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张扬笑道:“还是要收啊!”
谢德标马上又表示,那一百三十万欠款,他只要一百万就够了,剩下的三十万捐出来当助学基金,张扬这才觉着谢德标开始学乖了。
傅长征道:“我不清楚,他每次来看到您不在,马上就走了。”
谢德标点头称是。
既然有人请客,张扬也不在乎多喊几个他把电视台台长梁艳、柳集镇镇长杨峰两口子也请到了。
丰泽越来越严重的旱情让沈庆华的心情极为沉重,很多地方别说是灌溉,就是连吃水也开始出现了问题,江城方面虽然紧急调拨了一些物资援助,可是对丰泽越演越烈的旱情来说,那只是杯水车薪。沈庆华和孙东强见面的目的是想让孙东强去市里沟通,尽量从江城获得更多的财和*图*书政拨款。
杨峰苦着脸道:“张市长,我是真不成了,这两天每天都在酒场上泡着,中午连晚上,今天如果不是您招呼我,我就躺在家里好好休养了。”
沈庆华有些生气道:“什么话?这笔钱是他们募集来的不错,可并不代表着就属于他们,他们凭什么掌握支配权?任何财政都要受到监管,都要符合相关政策,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只会让我们的工作陷入混乱之中。”
谢德标苦着脸道:“一百多万呢,张市长,现在建筑这行也不容易……”
张扬道:“你做了这么多政府工程,也挣了不少钱,你是商人,以营利为目的不假,可是考虑到经济效益的同时,也要考虑到社会效益,丰泽一中是什么地方?学校本该是一方净土,你带着一帮社会闲杂人员,去学校里闹事要钱,会给学生们造成怎样的影响?假如你孩子就在这所学校,看到你的行为,你说他心里会怎么想?”
沈庆华道:“今年的抗旱工作是重中之重,任何人都必须从大局考虑,你通知张扬,明天一早来见我!”
张扬笑道:“也是丰泽金店劫案的事情,他的压力很大,好像限期破案的最后日期就快到了吧?”
张扬看到他诚惶诚恐的模样,心中不由得一乐,看来这阵子对张登的敲打还是起到了作用,他拿捏出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我找你不是为了这事!”他拉开抽屉,从中取出一沓油票、发票。
张扬回去后,让张登高来见自己,张登高看到这厮阴沉的脸色,就知道要坏事,不等张扬说话,就抢先解释道:“张市长,你可别怨我,你走得这几天,我跟谁都没说,昨天市长会议,孙市长看到你没参加,才问起这件事。”
张扬道:“没那必要吧,咱们在江城那会儿也没那么严!”
谢德标虽然到现在都不觉着自己要钱有错,可在张扬面前,他连大气都不敢出,吃一堑长一智,借他一个胆,他也不敢跟张副市长作对了,谢德标恭敬道:“张市长,我当天的行为实在过激了,我回去仔细想了想,自己现在的行为就像一个拜金主义者,我心中只想着钱,而忘记了做人的根本,没有丰泽政府的政策扶植,没有丰泽的父老乡亲,就没有我谢德标的今天,我惭愧啊!”他停顿了一下道:“丰泽一中的帐,我可以等,以后,绝不会用这种方式去收了!”
现在所有的市领导几乎都围绕抗旱做工作,张扬没有具体任务,反倒是最清闲的一个。
众人向张扬轮番敬酒,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谁让他是今晚的焦点,不过张扬也不会在乎这点酒,他来者不拒,轮到梁艳敬酒的时候,她微笑道:“张市长来丰泽的时间不长,可是您的政绩却是有口皆碑。
张大官人做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符合政策的就报了,不符合规定的算我自费,那啥,一定不要搞特殊化。”
其实张扬并不看重这点钱,他看重的是面子,你一个办公室主任就是给老子跑腿的,让你干啥,你就得干啥,不然老子就得修理你。
张扬道:“我怎么没注意?我还送她一箱木瓜汁,让她拿回去丰胸,你说我对她多好啊……”
张登高笑着点头,心里却暗骂,让你丫装逼,还不是想让我都给你报了。
张扬向后靠了靠,舒了口气道:“前些天我在东江,回到丰泽就听说了,妈的,居然搞出了烈女传,真是有创意!”
谢德标慌忙点了点头道:“我不该恩将仇报,我不该拿刀威胁张市长。”
沈庆华道:“www.hetushu.com他有什么情绪?这笔钱财政局统筹管理才能保证钱不被用到别的地方。”
张扬道:“谢德标,这杯酒你不该敬我喝,你应该去找常校长,只要你们之间能够达成谅解,我们以后的工作才好开展。”
张扬道:“我就纳闷了,沈书记他管的是党务,您孙市长主抓政府工作,怎么感觉什么事儿都得他老人家管呢?”
谢德标临走的时候,邀请张扬晚上去八珍居吃饭,张扬也没有推辞,张大官人也有自己的算盘,他之所以答应谢德标的邀请,是因为他感觉谢德标有可用之处,此人过去一直都和赵国栋走得很近,对赵国栋的情况肯定十分了解,这次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明显是赵国栋在制造矛盾,为了达到诋毁自己的目的,不惜破坏谢君绰的名声,谢德标也不是傻子,他应该能够看出赵国栋的真正用心。
孙东强道:“可你也要注意和同事搞好关系嘛!”
梁艳也替他解释道:“张市长,他这两天忙着抗旱指挥的事情,每天酒场不断,昨儿都喝吐血了。”
孙东强又道:“下次出去之前跟我说一声,让我知道你的去向!”
张扬道:“孙市长喜欢大胸脯的?”
张扬点了点头,谢德标又跟傅长征打了个招呼,傅长征没搭理他,转身出去了。
张扬的话还没说完,孙东强一口茶已经喷到了地上,他忍不住笑出声未了:“你这不是寒碜人家吗?”
丘金柱抿了抿嘴唇道:“张市长,有没有听说新近外面对你的传言?”
孙东强道:“张扬毕竟年轻,性格方面尚需磨练,很多事情欠缺考虑,不过他还是有工作能力的。”
张扬道:“你啊,最近有些心神不宁,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张大官人渐渐能够理出一些眉目了,比起刚到丰泽时候的毫无头绪,现在已经进步了许多,他相信凭着自己的智慧和能力,会在丰泽的政坛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孙东强心中暗道:“大话你会说,可你就不是想把所有的财政权抓到自己手里?这话你跟张扬说去,跟我说没用。”
晚宴结束之后,丘金柱和张扬一起来到了停车场,张扬看出他有话想跟自己说,就把车交给了章睿融开走,他则上了丘金柱的警车。
张扬道:“孙市长,咱俩都是从江城派下来的干部,说句心里话,这丰泽的官场我怎么有些看不懂呢?”
丘金柱道:“程焱东这个人很聪明,也有能力,可惜在丰泽公安系统内,只能被赵国栋压着。”
谢德标连连保证道:“我的工程质量绝对过硬,每项工程都通过严格的验收。”
孙东强的头脑也非同一般,他趁机把刚才张扬找自己反映的事情说了出来:“沈书记,助学基金的事情让张扬产生了一些负面情绪,刚才找我反映情况,我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可是起到的效果并不大。”
张扬道:“都什么时代了,男女平等,喝酒也是一样,不然你们又得说我歧视女性了。”张扬嘴上这么说,可他也不会当真去勉强女孩子喝酒。至于丘金柱、谢德标这几个得跟着他的规矩走了。
张扬道:“张登高怎么回事?我跟他说的明明白白的,居然还说我没办手续?”
张扬道:“你也很有能力,如果有些背景的话,现在坐在公安局长位置上的或许是你!”
张扬把茶杯盖弄得咣咣响,孙东强知道他心里不满,也懒得跟他一般见识:“有些同志反映你不够团结,在工作上很不配合!”
孙东强知道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他从心底不想接下,犹豫了一和*图*书下:“沈书记,其实这件事有一个最合适的人选!”
丘金柱本想说最可能的人就是赵国栋,可张扬一说知道,他就不好再说下去了。
张扬可没撒谎,不过这年月说实话的时候往往没人相信,孙东强不相信,打死他都不相信,张扬在省里有关系他是知道的,可说省委书记请他吃饭,孙东强是绝不相信的,在他看来,张扬这次匆匆前往东江是去走关系了。
张扬笑道:“来跟我道歉吗?”
孙东强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呢,张扬道:“我看还是您提吧,我找沈书记那叫越级,也是对您的不尊重!”
孙东强脸上有些发热,他也听出来了,这厮在挑唆,也是对自己的嘲讽,挖苦自己没有实权呢。其实孙东强何尝不郁闷,他这个市长当得实在憋屈,来丰泽之前,他就听说沈庆华此人很专权,却没有想到专权到这种地步。常委会上,沈庆华提出助学基金由财政局统管的事情,孙东强还幸灾乐祸了一阵子,可马上他又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沈庆华这是在抓财权,丰泽大大小小的支出,必须要由他掌控,算算日子,还有两年,当初孙东强以为这两年很容易就可以熬过去,可现在看来,真是度日如年!孙东强道:“你别跟我打岔,我还有事情跟你讲!”
沈庆华道:“不努力怎么知道就不行?”
张扬道:“谢谢孙市长提醒,那啥……财政局方面的事情,是您给沈书记提还是我去找他?”
孙东强被他问得无话可说,说是吧,岂不是承认自己好色,说不是,等于承认自己功能不正常,张扬啊张扬,你狗日的真能搅和。孙东强唯一能做的就是转移话题,他收敛笑容道:“你不说我还几乎忘了,你认识谢君绰吗?”
张扬听他说得如此惨烈,笑道:“得,你别跟我扮可怜了,我放过你!”杨峰的这番话充分表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市委书记沈庆华管得再严,手下的那帮干部一样可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丘金柱道:“张市长,我请您去大世界转转吧?”大世界歌舞厅是丰泽最有名的夜场,领班崔依云又是丘金柱的情人。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合适,要注意影响!你送我去白鹭宾馆吧!路上说!”
张扬淡然一笑,丘金柱和他最近走的太近,以赵国栋的精明不可能看不出来,丰泽金店劫案是个铲除异己的机会,赵国栋会利用这次的机会将丘金柱铲除,可是仅仅丘金柱一个人还无法完全承担责任,所以程焱东这个副局长很不幸的成为了替罪羊,赵国栋这次自以为高妙的一招,却等于将他们两人推向了自己的阵营,丰泽公安局内部已经悄然出现了分化。
张扬道:“没事儿,有什么话只管说!”
丘金柱道:“您觉着是谁干的?”
张扬道:“丰泽一中老师发不起工资,校长孟宗贵私自设立小金库她不去查,反倒在我动用资金给老师发放工资的事情,你说她是不是闲着没事干?我管得是教育,她管得是纪律,我跟她也挨不上啊!”
沈庆华反问道:“怎么不合适?”
孙东强干咳一声:“我可不注意这些事情!”
张登高一看就明白了,人家是惦记着报销呢,如果在过去张登高肯定会拿出种种理由推脱,可现在他不敢,拿起那沓发票:“张市长,这次的差旅费我想办法给你报了!”
梁艳颇为豪气道:“我陪你喝!”众人把酒满上,谢德标道:“咱们请张市长讲话!”
“我可没寒碜她,我是好意!”
孙东强道:“张扬在这方面还是很有能力的,而且他和杜书http://m.hetushu.com记的关系很好,在杜书记的面前能够说得上话。”
张扬道:“这可不是无聊的问题,这次我去东江见到顾书记,就谈到咱们中国的官员缺少人气儿,戴的面具太多,其实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咱们虽然是干部,可也是正常男性,见到美好的东西,性感的女性,还是有反应的,没反应的肯定功能不正常,你说是不是啊?”
张扬笑道:“我有分寸!”
孙东强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道:“等下次常委会的时候,我把你的意见反映一下。”
丘金柱道:“丰泽金店劫案的事情越来越紧迫了,这件事的责任十有八九是程焱东和我来承担,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的头绪,恐怕这次我们两人要倒霉了。”
沈庆华对孙东强已经有些不耐烦,他合上文件夹道:“你让他过来见我!”
张扬带着秘书傅长征来到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先行到达,谢德标正和常凌峰谈话,他妹妹谢君绰陪着章睿融说话,丘金柱和梁艳两口子聊得不亦乐乎,现场气氛很和谐,张扬进入房间的时候,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谢德标一早就到了,他这边只有他和谢君绰兄妹俩,谢德标是八珍居的常客,和这里的老板耿六很熟,耿六专门把最大的一个包间留给他。
张扬听到谢君绰的名字就知道孙东强想问什么,他叹了口气道:“到哪儿都是这样,只要你触犯了一些人的利益,他们就想着法子把屎盆子往你头上扣,孙市长,别人不了解我,你还不了解我?这种低级的错误我会犯吗?”
孙东强听他这么称呼赵金芬,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提醒张扬道:“你注意自己的措辞!”
张扬道:“这娘们怎么这么多事?”
人就是这样,你对他客气,往往合理的要求都会拒绝,可是你不把他当人看,尽给他提不合理的要求,一旦他习惯了,这些不合理也就变成合理了。
孙东强看了看时间,提醒沈庆华道:“已经下班了!”
张扬清醒得很,梁艳这些话亦真亦假,其中不乏讨好自己的成分在内。他和梁艳干了两杯酒道:“其实任何问题的出现,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沟通不够,只要大家肯下功夫,拿出诚意,问题很容易解决的,谢老板我说的对不对?”
谢德标请张扬在主位上坐了,常凌峰、丘金柱分别坐在他的左右,其他人依次入座。
孙东强道:“跟他没关系,只是我几天没见到你,所以才这么问!”
张扬对丘金柱的能力自有评价,他认为丘金柱缺乏独当一面的能力,而且丘金柱缺乏应有的沉稳,几次事情的处理都暴露出他的这个缺点,张扬望向车窗外,忽然咦!了一声,声音带着惊奇道:“停车!”
谢德标让服务员开酒,张扬看到杨峰弄了瓶啤酒摆在眼前,乐呵呵道:“杨镇长,你怎么搞特殊化啊?”
“真心,比真的还真!”谢德标表白道。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谢德标又来了,张扬不禁笑了起来,这丰泽地儿挺邪乎,说曹操曹操就到。
张扬道:“行了,只要你以后本本分分做生意,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你放心吧,丰泽一中欠你的那笔款子,等到经济条件允许,就还给你,应该不会等太久的时间。”
孙东强没说是也没说不是,这就等于是就认。
张扬笑道:“你一个建筑商别整得跟国家干部似的,你请我来吃饭还是来开会啊?”
张大官人嘿嘿笑了起来,这大领导他可不敢当,不过自己这身份被摆在这个位置上,的确是官职最大的领导,张扬道:“那好,咱们就开始吧!老规矩,先干三杯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