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95章 借贵侄女一用

张扬笑道:“放心吧,我把她当女儿照顾!”
查薇看到张扬又在牌子上写下了三十五万,低声道:“真要拍下去?”
查薇一双明眸貌似凶狠的盯着张扬,以她对这厮的了解,他刚才的那句话肯定不是冲着钻石而发。
现场的气氛开始热烈起来,谁也没想到一开场查薇和冯景亮就飙起了价格,知道内情的人都明白,这是紫金阁和金王府之间的竞价。
查薇气得挥拳在他肩头就是两下子。
满场哗然,何长安笑着向查晋北望去,查晋北的加价极富特色,他在告诉自己,他想用这五千元的价格击败自己。
张大官人笑道:“其实我巴不得你穿工作服来,像你这样的绝代佳人,就算是工作服也遮挡不住你的光芒!”
全场震动,在拍卖会举行之前,谁也不合想到今晚会出现一千万的天价,《满江红》是天池先生最喜欢的作品之一,却绝非是他最满意的作品,这一价格已经超出了市场价值的三倍以上,来眼目睹这场不可思议的竞拍,每个人都感到深深的震惊。
三百万的价格一出,原本热闹无比的现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何长安叫出的价格已经是底价的三倍,这样的价格已经将众多的竞拍者远远甩存身后。
查晋北反词道:“我会心疼钱吗?”
第二件拍品是一幅虎字,底价两万,拍卖师这边宣布完,查薇就举起了牌子,她出两万五,这次拍卖会最低加价是五千元。
何长安向身边助理低声道:“以三百万作为评估,每年升值百分之十,十年之后,这幅画价值多少?”
何长安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微笑着端起红酒抿了一口。
现场再度掌声雷动。
冯景亮毫不犹豫,紧接着就叫出了十一万的价格。
然后出来的是邱凤仙,邱凤仙身穿金黄色旗袍,上面绣着龙凤呈祥,花团锦簇,富贵逼人,更显得她的气质高贵不凡,颊上带着一条价值连城的蓝宝石项链。
张扬道:“先生的这幅字十万元应该没问题,你写十万!”
罗慧宁也没有想到查晋北会来了这一手,可刚才人家问过自己了,是她同意查晋北插播广告的,罗慧宁不禁笑着摇了摇头,这些商人果然是狡猾透顶。
张扬和查薇跟在他们的身后,查薇看着张扬的这身打扮,轻声道:“今天打扮的挺绅士啊!”
看着两人打打闹闹的是入场内,罗慧宁心中不禁感叹,这个干儿子在情场方面真是无往不利游刃有余,反观自己的这个亲儿子却成了个对比,一门心思的喜欢上了秦萌萌,居然是个未婚妈妈,不过好在他总算肯回来自己身边了。文浩南一旁提醒道:“妈,何叔叔来了!”
王学海道:“好字,回头装裱好了挂在紫金阁的大堂上肯定顾客盈门!”
罗慧宁笑道:“二十幅作品,那幅《满江红》也在其中,你不是很想得到吗?好好表现!”
张扬笑道:“别担心,反正不用你掏钱,有你叔叔当坚强后盾,只管跟他飙下去!”
查薇的字虽然写得不错,可她也有自知之明,自己那是硬笔书法,在另一半签名墙上签了个艺术体,然后挽着张扬的手臂,在众人注目的眼神中入场。
查晋北笑着摇了摇头和邱凤仙一起率先向慈善义卖现场走去。
冯景亮显得有些犹豫了,他并不是书法爱好者,今天前来,和王学海的目的相同就是为了攀交关系,用二十万买一幅字,他心里没底,身边王学海道:“张扬出二十万了!”
查晋北笑道:“我对天池先生一直仰慕的很!”
查晋北低声道:“兵对兵将对待,对http://m•hetushu•com付这种人物,我侄女已经够了!”
查薇按照张扬的话,直接将十万的牌子举了出去。
查晋北哈哈笑道:“张市长孤身一人啊!”
查薇俏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她小声骂道:“下流!”
查薇想想的确是这个理儿,她向远处的查晋北看了一眼,查晋北正以鼓励和期许的目光望着她,查薇笑了,不等张扬写好牌子,她举起手来:“五十万!”
冯景亮举起了五十五万的价格。
查薇和张扬也看着何长安,不但他们,全场人都在看着何长安,竞拍场上,出价最高的人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张扬是抱着旁观者的态度,何长安曾经帮助过他,在东江帮忙拍下何歆颜的第一支舞,这是个人情,张大官人必须承认,所以他今天心态上保持中立,可他也不想这场拍卖就这么结束,查晋北难道不打算竞拍了?三百万的价格就将这个珠宝大亨给吓退了?
邱凤仙微笑点头,查晋北是她说认识的人中最善于包装的一个他可以把一块石头雕琢打磨,创造出最大的价值,至于本来就是藏世珍品的这幅墨宝,查晋北一定有让它价值不断攀升的方法,于是邱凤仙心领袖会的打出了一千万人民币的竞拍价格。
邱凤仙道:“二百万的宣传费,可以将以一块最普通的石头化为神奇,更不用说本身就价值百万的钻石了,我相信一千万绝没有词题。”
张扬笑道:“你要是抢着出价,恐怕这扇面价格至少要飙到十万以上了。”
张大官人的表演欲向来都很强,看到几位书法名家的签名不过如斯,他动了卖弄一下的心思,抓起毛笔饱蘸浓墨之后,在签名墙上刷刷刷写下了自己的大名一一张扬!
何长安点了点头:“三百五十万!”
查薇也兴奋异常,叔叔赢得了拍品,做侄女的也感到荣耀,这也让她刚才输给冯景亮的郁闷一扫而光。
天池先生生前,其书法作品就价格不菲,去世之后,行情更是节节攀高,这次的义卖会吸引了众多的书法爱好者和社会名流。当然其中有冲着天池先生的书法来的,也有冲着罗慧宁的面子来的。
这两个大字张扬跋扈,意气飞扬,顿时引来不少书法界名人的围观。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张扬单单靠着签名就把不少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已经有人在悄悄打听这年轻人是谁?
何长安在成为一个收藏家之前首先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的成功和本身的理智和冷静有着很大的关系,在得到任何一件藏品之前,他首先会估算这一藏品有可能带给自己的最大价值,何长安用年增长百分之十推算出了他的心理价,可查晋北不接常理出牌的做法,让何长安内心中产生了犹豫,花一千万,用这么久的时间来证实这件藏品的价值,何长安觉着不值得,更何况天池先生的作品不仅仅《满江红》这一幅,以后这样的拍卖会还会举行,查晋北是借着这件事向他示威,无论查晋北是否嬴得这场竞拍的胜利,何长安都不会改变自己进军珠宝市场博决心,真正的成功者不会争一时之短长,谁笑到最后,才是笑得最好的一个。
查薇笑道:“他非要抓我给他当女伴!”
冯景亮此时却感到心安和庆幸了,看来查晋北根本没有把他当成对手,如果查晋其一心想要得到那幅虎字,以他的出手,冯景亮肯定会败下阵来,冯景亮明白自己的实力和查晋北差距太大,查晋北的矛头对准的是何长安。
查晋北当然不会被吓退,他是在等待,当拍卖师开始和_图_书读数到二的时候,他才笑着抬起手:“三百万零五千!”
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查薇知道他因为刚才的话而得意,马上改了个六万举了起来。
查晋北是见惯这种场面的人,他和邱凤仙配合的摆出POSE进行拍照,张扬好歹也是演过广告的人,查薇更是系出名门,两人的表现也算得上珠联璧合。
“我是说钻石!”
查晋北道:“天池先生的书法远不止这个价值,乱世黄金盛世收藏,我对中国的经济发展长期看好,五年之后,这幅字的价值必然超过千万!”
何长安和查晋北都不是第一个举牌的人。
何长安哈哈大笑:“好,主要是帮助先生完成为慈善奉献的心愿!”
邱凤仙咯咯笑了起来:“真会说话!张市长这张嘴不知要迷死多少女孩子!”
张扬笑眯眯道:“不是我买,是你买!我只负责帮你举牌子!”他笑着将牌子交到查薇的手中。
何长安的出价早就在查晋北的意料之中,他向邱凤仙道:“如果我用价值百万的钻石做成项链,再投入二百万进行宣传,在以后的五年中不停的制造关于这块钻石的传奇,你认为五年后钻石项链能够达到多少钱?”
查薇小声嘀咕着:“早知道一万五千块元就能接到那扇面,我也出价了!”
当晚前来的名流很多,张扬落座之后看到王学海居然也出现在这里,他对京城图里的事情不熟,查薇向他介绍道:“遇到这种场合,就是京城的社交盛事,有些人是为了作品而来,有些人是为了社交而来,这种场合可以结交到层层面面的关系!”她悄悄指了指远处的王学海:“这个人就特别喜欢出席各种各样的活动,利用活动和别人拉近关系。”她又指向远处的一个人,那个是紫金阁的老板冯景亮,张扬也见过。
邱凤仙咯咯笑道:“你心疼了?”
张扬推开车门迎了出去,他穿得很正式,西裤笔挺,皮鞋锃亮,鳄鱼丁恤衫也是刚买的。
那边冯景亮又举起了七万。
查薇道:“嗯,这句话还像这么回事儿!”她发觉张扬的目光总是往自己胸前飘,俏脸不觉有些热了,啐道:“你就不能往前看?”
罗慧宁不无嗔怪的看了张扬一眼:“混小子,别欺负薇薇!”
天池先生遗作拍卖会在周六晚于国家美术馆书画拍卖厅中举行,这次的拍卖会在罗慧宁的组织下,由中华慈善总会、中华红十字、公证机构的共同监督下进行,拍卖品为天池先生的二十幅书法作品,这二十幅作品遴选了天池先生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其中有先生生平最为满意的作品之一《满江红》,手书南宋岳飞注明的词作,全文气势无两,力透纸背,龙蛇飞动,鸾漂凤泊,实为不可多得之珍品。
张扬道:“我不靠打扮,穿成这样是对你的尊重!”
查晋北笑着点了点头,他大声宣布道:“今晚星钻集团以一千万无的价格拍下了天池先生的作品《满江红》,今天容我借着天池先生的慈善义卖会,向全中国、全世界推出我们星钻集团今年的主打系列……”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以气魄十足的声音宣布道:“满江红!”
张扬道:“真大啊!”
查薇低声道:“二十万买一个字?”
“滚!”
查晋北走上舞台,从罗慧宁的手上接过了那副满江红,罗慧宁和他握手的时候道:“谢谢查总对慈善事业的支持!”
查薇和邱凤仙一左一右挽住查晋北的手臂,张扬走到近前:“那啥……我呢?”关键时刻,查薇不会放自己鸽子吧!
查晋北笑着走了过去,所有和-图-书镁光灯都对准了他,查晋北的表情充满了自信和骄傲,他大声道:“今晚我代表星钻集团以一千万元的价格拍下天池先生的这幅遗作,一是表达我对天池先生的景仰,二是以实际行动表现对慈善事业的支持,诚信经营,回报社会是我们星钻集团的立足之本!”
现场十二位身穿白色长裙的美丽女郎站起身来,她们分成两队,婷婷袅袅走向舞台,分立在查晋北的两旁,她们的颈部带着星钻集团今年的主打饰品……满江红,以红宝石为主材的饰品,白衣如雪,红钻闪烁,一时间待所有人的眼球全都吸引到舞台的正中。
冯景亮心疼钱,可冯景亮更在乎面子,他之所以心疼,是因为他对书法一窍不通,如果在平时,他听到某人花五十万买一幅字一定会骂人家傻逼,可今儿他买的不是字,买的是面子,五十万,不贵!
何长安此时终于明白查晋北为什么会毫不犹豫的叫出一千万的价格,这厮居然利用这次媒体云集的机会趁机做了个新品发布会,一千万中包括广告和推介费用,可以想象,明天京城的大小报纸上都会免费替他宣传满江红系列饰品,高明,真是高明啊!何长安双手慢慢鼓掌,心中暗忖,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既然大家都这么开心,干脆自己就陪着查晋北开心一下!
张扬并没有想到慈善义卖的现场会这么隆重,他们来到签到墙,因为是天池先生遗作义卖,现场来的书画界的名流很多,签名也有所不同,现场准备了签名笔,还准备了毛笔,签到墙的材质也分成两部分,其中一半是宣纸材质。
查晋北笑眯眯望着侄女的表现,邱凤仙道:“薇薇很有气势啊,你要不要替这个宝贝侄女儿出面?”
宾客们已经基本到齐,男女主持带着伤感的声调拉开了这次慈善义卖的序幕。作为天池先生作品的监护人,罗慧宁上台讲话,她带着崇敬的心情,言简意赅的总结了天池先生的一生,背景屏上出现天池先生的照片,以及不同时期的作品。在回顾了天池先生的生平之后,罗慧宁道:“现在我将话筒交给我们今晚的拍卖师!”
何长安今天已经拍下了八幅作品,花掉了一百多万,查晋北却始终按兵不动,何长安并没有被查晋北现在的平静所麻痹,他知道查晋北在等待机会,在最后一幅作品拍卖的时候,查晋北一定会挺身而出。
张扬已经看出冯景亮有些底气不足了,查薇准备报出六十万价格的时候,又向叔叔看了一眼,查晋北摇了插头,查晋北决定放弃了,他今晚的主要对手绝不是冯景亮,抢这个风头毫无意义,表面上看冯景亮胜了一局,可实际上却吃了个哑巴亏。
查晋北道:“三百五十万零五千!”
罗慧宁伸手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请他去麦克风前讲话。
张扬又看到何长安走了过来,何长安也看到了张扬,向他笑着点了点头,又和查晋北颔首示意。查晋北也还以礼貌的一笑。
查晋北看了看查薇道:“我可不敢借给你,她都成年人了,自己决定!”
罗慧宁笑着点了点头,抓住查薇的手道:“薇薇,你怎么和张扬一起来了?”
查薇显然没有文浩南的威慑力,这边牌子还没有落下,紫金阁的老板冯景亮已经举起了五万的牌子,一下就将价格翻了一倍。查晋北的金王府饭店开业之后,抢走了紫金阁的不少生意,冯景亮心中对查晋北也不爽得很,不过他的财力背景都无法和查晋北相比,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发泄心中的不满。
所有人都看出查晋北在挑衅,何长安和http://www•hetushu.com查晋北的目光都离开了展品,他们互相对望着,两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可深邃的目光背后都藏着森森的冷意。
当拍卖师宣布拍卖开始的时候,已经有十多个人举起牌子,转瞬之间价格一路攀升到一百五十万。
冯景亮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争得不是一幅字,争得是面子,这幅字让查薇拿走,等于向所有人宣布,他紫金阁不如金王府,更让冯景亮窝火的是,到现在查晋北都没有出面,自己败在他侄女手下,岂不是要贻笑大方,冯景亮前思后想,这面子不能丢,他又叫出了三十万的价格!
何长安端起红酒,听着拍卖师开始计数,当拍卖槌落下的时候,全场欢呼雷动,当然这欢呼声并不属于何长安。
文浩南举起牌子:“一万五千元!”他的出价只是象征上的意义,是代表母亲向这次拍卖表示支持。不过在别人看来,文浩南的出价就是一锤定音,没有人敢去公然和文家竞价,这是文国权的面子,所以文浩南喊价之后,再也没有人出面竞拍,他以一万五千元顺利拍得了那幅扇面。
拍卖师以激动的声音推出今晚拍卖的重中之重,天池先生手术的那幅《满江红》,这幅字书写于七十年代末,曾经有日本商人想花十万美元购入,却被天池先生拒绝,起拍价格就定在一百万。
张扬和查薇约好晚上七点在国家美术馆门前的停车场见面,张大官人出于绅士风度,提前来了十分钟,可等到七点钟,仍然没见查薇现身,这厮有些不耐烦了,拿起电话正准备拨打的时候,看到一辆加长林肯驶入停车场内,最先从车上下来的是查晋北,虽然走出席正式场合,查晋北还是张扬见他时候的那身打扮,这厮是艺术家,毕竟带着艺术家的某些做派。
拍卖师在掌声中登场,第一幅拍卖的是天池先生的早期作品,写于五十年代的一幅扇面,在介绍之后,从底价一万开始竞拍。
谁都没有想到今晚的慈善拍卖会演绎出一场刀光剑影,刚开场就火药味十足。
罗慧宁身穿黑色晚装,气质雍容华贵的站在迎接处,今晚的慈善义卖她是主人,让张扬惊喜的是,文浩南居然也出现在现场陪伴在母亲身边,从罗慧宁脸上会心的笑容可以看出,她的心情因为儿子的到来而愉悦。
查薇白了他一眼,心中当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查薇正准备写价格呢,张扬这边已经抢先把二十万的牌子举了出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张扬身上,张扬镇定自若,双目望着冯景亮。
志在得到这幅字的来宾一个个明显紧张了起来,能够用百万之巨去购买一幅字的人,绝不会仅仅是为了出风头,真正的内行人才会花运么大的代价去买一幅字。
何长安身穿灰色唐装,大步走入会场,他的身边并没有女伴相陪,有两位年轻的助理跟着,何长安笑着来到罗慧宁面前:“文夫人,今晚我可是有备而来啊!”
张大官人厚颜无耻的笑道:“就兴你抓我当三陪,不许我抓你当女伴?”
何长安不禁皱了皱眉头,查晋北今晚果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虽然预想到查晋北会和自己竞拍,可是没想到在自己抛出八百万的天价之后,查晋北竟然毫不犹豫的跟进,以一个震惊四座的千万高价重重的回击了自己。
也许是冯景亮和查薇开始的竞标太过火爆,下面几张作品表现的就不瘟不火,最高只拍出了三十万的价格,所有人都明白,眼前的平淡只是暂时的,很多人都在积攒着力量,他们的目标锁定了天池先生的那幅《满江红》。
何长和-图-书安笑着点了点头:“那就出八百万!”
价格一出,满场哗然!都知道天池先生的书法价值不菲,可是任何书法作品都是有价的,五十万的价格已经不符合现在的市场行情,根据现在的行市,这幅字也就是十五万左右,可在查薇和冯景亮的竞拍下已经达到五十万之巨,这已经不能用正常规律看待了。
当拍卖师一锤定音之后,冯景亮的脸色很不好看,五十五万买了一幅字,意气之争!查晋北没什么损失,代表他竞拍的是查薇,换句话来说到现在人家主力部队根本没有出动。
助理马上道:“七百七十八万一千二百二十七元三角八分!”
张扬笑道:“所以准备借贵侄女一用!”
可在场人欢呼之后,都想到了同一个问题,查晋北虽然是竞拍的胜利者,可花一千万购得市场价值三百万的书法是不是有些冲动。
张扬道:“这是金王府和紫金阁之争,我是帮着你叔叔争面子,二十万不贵,冯景亮要是不应战,等于当众宣布紫金阁落在金王府的下风。”
查薇笑着放开叔叔的手臂,挽住张扬的胳膊:“他呀,就是一骗子!”
查薇有些火了,紧咬贝齿道:“这个秃子干嘛跟我作对!”冯景亮的头发有点英年早谢,不过还不到秃头的地步,看来查薇真的被惹恼了。
罗慧宁即是这次义卖的组织者,也是义卖的参与者,她让儿子文浩南出面竞拍,喊出第一口价格。
查晋北又道:“惭愧的说,我个人还有私心在内!”他转向罗慧宁微笑道:“文夫人,我可以插播一个广告吗?”
何长安来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低声向身边助手道:“留意查晋北,他今天是来者不善!”何长安对查晋北产生警惕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意图进军国内珠宝黄金市场,而查晋北在这方面无疑已经先行一步,自己的介入,势必会被查晋北看成一种侵略。查晋北的背景很深,他的珠宝王国已经初具规模,绝不会任由自己介入他的优势领域。
当着这么多人查薇总不能将牌子扔掉,心中对张扬恨得牙痒痒,可脸上却要拿捏出矜持而优雅的表情,查薇道:“你害我?”
何长安一直热衷收藏,而查晋北本身就是珠宝设计师,在这方面颇有建树,两人都是书法内行,也都明白天池先生的这幅得意之作,日后必然升值连连,他们今天不但争得是作品本身,也是彼此实力的比拼,查晋北加价五千的目的就是要告诉何长安,你敢踩过界,我就不会给你面子!
查薇笑盈盈道:“有些人还担心我要穿金王府的工作服寒碜他呢!”
张扬和查薇来到罗慧宁面前,张扬笑道:“干妈!”
八百万!这个价格已经让在场多数人震惊,何长安用八百万购买一幅市价在三百万左右的书法,这个人莫不是疯了?
查晋北听到这个价格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低声向邱凤仙道:“别人的钱花起来最痛快!”
查薇最后走出了车厢,她今天穿着一件低胸红色长裙,长裙红的像火,奔放热情,秀发如云,波浪般劈落在雪白的香肩之上,胸前双峰忽之欲出,一条粉钻项链和她胜雪的肌肤相映成趣,演绎出奢华与清纯的柔和之美。张大官人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丫头居然拥有这么傲人的海拔。
走上通往拍卖厅的红毯,镁光灯顿时闪烁了起来,记者们的嗅觉很灵敏,在这样的场合往往可以拍到公众关注的人和事,他们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何长安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他向身边助理低声道:“三百万!”
罗慧宁笑道:“好吧,希望你的广告时间不要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