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2章 感谢党

秦清走出33号别墅的时候,俏脸绯红,艳若桃李,张大官人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心满意足的向秦清挥了挥手,人生如此,功夫复何求!
秦清笑了起来:“条件是自己创造的,若非我提前知道你要过来,争取到了这次的学习机会,若非是别人都不想去住那栋凶宅,偏偏让给了你。”
张扬握住秦清的纤手道:“有你在我身边每一刻都是享受。”
秦清早有防范,腾空从二层围栏之上飞跃而出,张扬自然又是一手抓空,再看秦清已经轻飘飘落在一楼客厅内。
两人还是保持着一段距离,一前一后走到海水中,在海中汇合到一处,秦清和张扬这才大着胆子,相互牵着对方的手,张扬笑道:“我发现人长得太美也不是什么好事,走哪儿都要成为别人瞩目的焦点。”
张扬沿着滨海路一路前行,静海虽然不大,可是海岸线很长,随处可以看到平整的沙滩,蔚蓝的海面,海滨浴场全都是免费开放式,看到不少的游人正在海边嬉戏。
两人在海滩一直缠绵到夜幕降临,这才在附近找了一个海鲜烧烤摊坐下,点了些海鲜烧烤,弄了瓶二锅头。
张扬道:“不怕,再有人敢偷拍我们,我打扁他!”
集体用餐都是自助式,这次静海一招做足了准备,自助餐海鲜种类不少,张扬见样来了一些,秦清递给他一盘三文鱼,轻声道:“这可是好东西,富含不饱和脂肪酸,蘸点芥末吃对身体大有好处!”
秦清道:“张扬,你变得越来越会说话了。到底干了副市长,不一样了。”话说出口之后意识到有些失言,俏脸微微一热。
下午去港口参观是集体活动,所有人都要参加,张扬虽然对这种活动没什么兴趣,可自己已经晚来了一天,这样的集体活动不好缺席了。跟着大队人马去港口视察了一圈,好在他们的参观时间并不长,两个小时之后就自由活动了。
张扬假惺惺的和秦清握了握手:“秦市长也来了!”秦清笑着把身边的一位中年妇女介绍给张扬认识:“岚山市宣传部长李凤琴!”
张大官人笑道:“兵不厌诈,对秦市长这么聪明的女人,不用点手段是不行的!”
秦清咯咯笑道:“鬼怕恶人,你就是个大恶人!”
秦清双手扶在凭栏之上,望着远方的大海,不禁感叹道:“好美,这里果然是宾馆风景最好的地方。”
秦清一双美得让人窒息的长腿紧紧箍住张扬,柔声道:“我听说你要来,所以才争取到了这个机会,你说说,应该感谢谁?啊……”秦清的美腿下意识的收紧,她感觉到张扬对自己身体的侵入。
秦清点了点头,张大官人作势要扑上去,秦清娇笑着躲开,来到房内,张扬跟着追了进来,一个饿虎扑食想要抱住秦清,却想不到秦清足尖轻点,娇躯一拧,飘出两米有余,这正是张扬传授给她的步伐,自从秦清那次被劫持后,张扬就研究了一套实用的步法,遇到强敌就算打不过逃走总还是有些把握的,张扬给这步法起了个名字,叫做虚实步,得自步法虚实难测,不好琢磨的缘故。想和-图-书不到秦清把步法练到精妙如斯,张扬嘿嘿笑了一声:“清姐乖,别玩了,让我好好抱抱!”
秦清瞪了他一眼道:“你这人就是喜欢多管闲事,那件案子已经结了,据说是傅连胜有什么把柄落在朱俏月手里,所以恼羞成怒将她杀了。不提这件事了,你是丰泽副市长,又不是南锡副市长,这件事你管不着!”
张扬道:“有什么可注意的?”他跟着秦清走上楼,按照规定,这次前来培训的学员是四个人一栋别墅,张扬来晚了,所以分到了这栋别墅,还有另外一个合住者,是静海副市长王广正,王广正虽然也参加了这次的精神文明改革发展学习班,可他家在静海,根本就不在这里住。
秦清帮张扬把行李拿到别墅里,推开别墅的大门,里面是地中海的装修风格,张扬望着偌大的客厅,不觉有些纳闷:“就我这级别也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组织者是不是搞错了?”
张扬很热情的把手伸了过去,和李凤琴握了握手,这时候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走了过来,他负责这次培训班的具体组织工作,就是他把自己和张扬分配到那栋别墅,表面上是主动把那栋没人去的凶宅给承包下来,可实际上他根本不在别墅里住,王广正笑道:“张扬是吧!你可迟到了整整一天,上午的学习培训你都没有参加!”
张扬道:“我这次过来,是因为得罪了沈庆华,老狐狸对我政治流放来着!”
因为庄晓棠的事情,张扬报到晚了一天,静海是个海滨小城,城区面积和丰泽差不多,不过得天独厚的条件让这座城市发展的很快,城市干净整洁,天空湛蓝,空气湿润,街道之上干干净净找不到多余的纸屑和落叶。
王广正心中暗道:“除了你,别人谁也不愿去那房间住!”他笑着点头道:“好,反正我又不在这里住,平时就你一个人!”
王广正道:“说是这么说,可看着这么多的美食却不能大快朵颐,对我而言也是一种痛苦!”他招了招手,向服务员要来矿泉水,张扬要了一杯红酒,这次参加培训的基本上都是处级以上的干部,大都很注意保健,王广正告诉张扬,过两天会为学习班的所有成员安排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看来静海这次真的把学习班当成疗养团对待了。
张大官人顿时想到一句话,天上不会掉馅饼,怪不得这种好事落到了自己头上,闹了半天这别墅是凶宅啊!
张扬赞道:“好步法!”
秦清不禁莞尔:“反正你到了哪儿都不会太平,整天争来斗去的,你烦不烦啊?借着这个机会,远离政治斗争,好好享受一下人生,多么难得!”
张扬洗了个澡,中午来到临海楼吃饭,这才算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参加集体活动,来到餐厅门前,看到秦清穿着粉蓝色T恤,白色七分裤,水晶细跟凉鞋婷婷袅袅的走了过来,头发仍然潮湿,看得出她也刚刚洗过澡。
秦清红着俏脸啐道:“就会瞎说!”
果然不出他所料,张扬一把将她给抱住,暖玉温香抱了个满怀,秦清啐道:“你耍赖!”和图书
张扬肆无忌惮的目光让秦清有种被人扒光的感觉,俏脸不觉红了起来,轻声啐道:“又不是没见过,怎么用这种眼神看人?”
秦清道:“日出日落,朝来暮往,不知不觉已经逐渐老去了。”
王广正从张扬的目光中察觉到了他心中的疑惑,微笑道:“我尿酸高,不能吃海鲜,医生警告过我很多次了,再吃就有可能得痛风,真要是得了病后悔也晚了。”
张扬看着注意事项及日程安排,下午是去静海港参观,他说了声谢谢,出门开着他的皮卡车往33号小楼驶去。
张扬道:“这么美的景致就算是凶宅我也认了,再凶的鬼见到我也得绕着走。”
张扬道:“那个傅连胜跟她是不是有暧昧?”
王广正听张扬这么一问,差点没被矿泉水给呛着,他咳嗽了一声道:“哪儿听来的啊?”
张扬来到服务台,前台服务员向他礼貌的笑了笑:“先生,您好,请问有预定吗?”
秦清也叹了口气道:“虽说咱们都是无神论者,可我是不敢去住!”她对主办方的安排也颇有微词,明摆着欺负张扬。
王广正道:“先住着吧,等过两天有空房了,就给你调换房了!”
张扬道:“真是凶宅啊,一下死了两条人命!”
张扬暗笑秦清表演出色,刚才还在自己身下辗转逢迎呢,这会儿又变成了庄重肃穆的秦市长,人在官场飘,不能太招摇,张扬从秦清的目光中得到了一种暗示,虽说越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的地方,但是也要懂得低调的重要性。
张扬搂住秦清的纤腰,凑在她洁白如玉的俏脸上吻了一下。
秦清俏脸微红道:“你不需要……”壮阳两个字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张扬想起自己所住的33号别墅,他向王广正道:“王市长,我听说这别墅好像不太吉利!”
李凤琴道:“我也听说了,据说南锡江南春的老板娘朱俏月死在33号别墅,和她一起死的还有南锡莲花区分局副局长傅连胜,这件案子轰动一时,听说两人是殉情死的,傅连胜开枪打死了朱俏月,然后自杀。”
王广正道:“咱们共产党员全都是无神论者,谁相信那些东西?这次也不是故意把这栋别墅分给了你,随机分配的,这不,我和你分到了一处,我家在静海,所以这么大的一栋别墅全都属于你一个人专用,这可是最高级别的待遇。”
张扬道:“我是个无神论者,就算有鬼我也不怕!”他向四周看了看:“就怕里面有女色鬼,我这人向来立场都不怎么坚定,万一见色起意,怎么办?要不,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因为张扬来得太晚,所以原本分配给他的房间被人给调换了,33号小楼位于宾馆的最北边,是一座两层的别墅,和其他的别墅群距离都比较远,恰巧到了张扬这儿暂时只有他一个人住,来到小楼前,发现33号小楼居然位于宾馆的最高点,从这里可以清晰的眺望远方的大海,还能够俯瞰宾馆的全貌,从地理位置上来说,这里应该是最好的地方,却不知为什么没有人选择这里?
秦清春葱http://m.hetushu.com般的手指向他轻轻勾了两下,张大官人呵呵一声大笑,也凌空飞跃二层的围栏,在空中还连续卖弄了一个七百二十度的转体,落在地上的时候,身体却踉跄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左脚踝,痛苦不堪道:“哎呦!”
秦清道:“其实最幸福的就是做个普通人,做官做得瞻前顾后,每一步都很小心,连自己真实的感情都要掩饰起来,时刻担心会被公众发现。”
秦清拿好了菜和李凤琴一起坐下,张扬也跟了过去,王广正端着满满的一盘来到张扬身边坐下,张扬留意到他餐盘里没有任何的海鲜。
张扬道:“怎么叫不幸?如果这样也叫不幸的话,希望这种不幸越多越好。”
张扬道:“无所谓,我不怕什么凶宅,感觉房间还挺舒服的,我就一个要求,我喜欢清净,这别墅里就别安排别人入住了!”
张扬开会的的方位于静海市政府第一招待所,位于静海东郊的一座半岛上,沿着滨海路一直开就抵达了一招的大门,大门也是用粗糙的红色砂岩修筑而成,看起来显得朴实无华,驱车驶入其中,发现里面的面积很大,房间全都是两层三层的别墅,最高的是接待部的主楼,也不过只有五层。
秦清推开他道:“光天化日的,注意点影响!”
张扬道:“没有党和政府,就没有我这次学系的机会,党信任我,派我来学习精神文明建设,还专门安排秦副市长对我身体力行临床指导,我打心底感谢党!”
张扬道:“好!”说完就倏然向秦清追逐而去。
王广正也是个性情乐观的人,他哈哈大笑道:“检讨就不用了,哪天有时间请大家吃海鲜烧烤!”
秦清埋怨这厮始终没有正形,一双美眸故意不去看他,望着漆黑海面上升起的那轮明月,轻声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那服务员拿出了学习班的名册,这是培训班组织人员给她的,昨天有专人负责在这里迎接学员,今天培训已经正式开始,没准时过来报到的只有两个,两人的名单就交给前台负责,服务员很快就找到了张扬的名字,她笑道:“张先生您好,您的房间在33栋二号。”她麻利的找出了房间钥匙,连同一张学习期间的注意事项交给了张扬。并提醒张扬道:“昨天已经开过见面会了,今天上午学习就已经开始,在第一会议室举行,现在还没有结束!”
张扬停好车,他正准备开门的时候,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举着遮阳伞拾阶而上,正朝他的方向走过来,张扬愣了一下,马上认出来人竟然是秦清,这让张扬喜出望外,他顾不上开门,把手中的皮箱扔在地上,乐呵呵迎了过去:“清姐,你怎么来了?”
张扬看到周围无人,笑眯眯道:“我还是多吃点韭菜炒海肠,那玩意儿壮阳。”
秦清咯咯笑了起来,两人迎着海浪向大海游去,秦清游得很好,张扬在她身边守护着她,两人在水中嬉戏,相拥亲吻,远离公众视线,终于可以呼吸到自由的空气。
张大官人大言不惭的笑道:“还别说,干了秦副市长之后,m.hetushu.com我的政治素养提升很快,不但动手能力提高了,而且动口的能力也提高了,过去我只听说过武功上有双修之说,想不到政治上也存在双修之术,现在看来,政治上阴阳双修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在秦副市长的引导下,我这个副市长也干得有模有样,多谢秦副市长栽培,多谢秦副市长滋润。”
张扬托起她曲线柔美的下颌,在她的柔唇上轻吻了一下。
“坏蛋!”秦清说出这话的时候,已经被张扬压倒在沙发上。一双明眸柔情似水,目光中千丝万缕的情意将张扬牢牢绑定。白嫩的双臂搂住张扬的脖子,轻声道:“我好想你!”
张扬笑了笑道:“成,不提了,咱们喝酒,小别胜新婚,咱们小酌两杯!”
秦清道:“我没听说过那个人,我知道朱俏月这个人,主要是因为她在岚山开了一家江南春的分店,饭店刚刚开业两天她就死了,所以这件事在岚山也闹出了一些动静。”
张扬道:“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我美丽动人的清姐,现在这样,以后仍然这样,绝不会变!”
秦清握紧了张扬的大手,娇躯偎入他的怀中,轻声道:“我相信你!”
张扬捏了捏她粉嫩的俏脸,微笑道:“清姐,你还是十六岁小姑娘一般水嫩,咱们在一起,别人肯定会以为你是我妹妹!”
秦清身穿白色连衣裙,一条金色的裙带恰到好处的强调了她盈盈一握的纤腰,秦清新剪了短发,显得干练清爽,海风迎面吹过,衣裙向后拂起,绝美的轮廓若隐若现。
张扬笑道:“中途遇到点事情,所以晚到了一天,我回头写份检讨给您送去!”
秦清笑道:“现在是旅游旺季,房间都满了,你来得太晚,很不幸分到了这套别墅!”
张扬自然不能说是秦清告诉他的,他笑道:“我就纳闷,这么好的别墅别人都不去住,给我这个小字辈留着,我所以打听了一下,有人告诉我这33号别墅不吉利,里面死过人!”
秦清娇滴滴道:“跟党没关系,你别侮辱这个神圣的字眼……嗯……”
秦清瞪了他一眼,眉目之中却含着无限风情,她轻声道:“进去再说!”
张扬把自己的身份和前来的目的说了一下。
秦清道:“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我比你早来一天,开始我也不明白这栋别墅的位置最好,又最宽敞,反而没有人选择这里,问过别人才知道,这别墅去年出过命案!”
秦清羞得将他推到在沙滩上,却被张扬就势一把给拉倒在地,翻身压在她的身上,又给了她一个缠绵悱恻的热吻。
张扬道:“想不透啊,买卖不成仁义在,傅连胜就算跟她有什么权色交易,也不该杀了她。”
张扬和秦清两人悄悄脱离了集体,在港口外汇合,他们打了辆车去第五海滨浴场,之所以选择第五海滨浴场是因为那儿位置偏远,很少有游人前往那里,避免遇到熟人。
张扬也是有私心,他想单独住是方便和秦清亲热,不想别人打扰到他们。
秦清本想继续逃走,可看到张扬这幅模样,慌忙走了过来,虽然她猜到张扬极有可能是使诈,可毕竟关切www.hetushu•com之心占了上风。
张大官人此时忽然来了一句:“感谢党!”
秦清咬牙切齿道:“你这张嘴巴是越来越讨人嫌了!”
夕阳渐渐坠入海面的时候,他们互相依偎着坐在沙滩上,望着美丽的日落景色,秦清柔声道:“我好幸福!”
秦清道:“你什么时候学会用脑了?”
王广正的神情显得有些不自然,毕竟把这栋别墅分配给张扬的原因是没人愿意去住,李凤琴将真实情况说出来,让他感觉到有些尴尬。
张扬道:“这次的学习班好像是专门为我们举办的,就像是度蜜月。”
张扬不禁又问起33号别墅死人的事情。
秦清道:“你来晚了,一招也住满了,所以这栋别墅就落在你头上了。”
每个房间都看过,到处都干干净净,整整洁洁的,最让张扬满意的就是个大大的观海平台,站在平台上远眺,可以看到下面蔚蓝的海面,金色的沙滩,海浪翻腾着白色的浪花一层又一层的拍打在沙滩之上,海涛和海风,伴随这天边鸥鸟的应和,形成一首大自然的天籁之音。
张扬爽快答道:“没问题!”
张扬将秦清的娇躯横抱而起,笑眯眯道:“对你我不但要用脑,还会用手,不但用手还要用口!”
秦清瞪了他一眼道:“你啊,就是没正形!”
张扬点了点头:“那倒是,咱们党员干部是得有防范于未然的远见卓识!”
秦清妩媚一笑:“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抓住我!”
秦清包里带了游泳衣,张扬可没什么准备,在浴场外的小卖部买了件游泳裤头,两人去更衣室换好了衣服,秦清窈窕的身姿穿上泳衣之后更显出众,吸引了不少的眼球,张大官人的体型锻炼的很好,紧绷的肌肉和古铜色的肌肤也收获了不少少女窥视的目光。
张扬道:“我会让你一直幸福下去!”
张扬笑着向秦清走了过去,因为周围还有其他人在,秦清佯装惊喜道:“小张!想不到你也来了!”她伸出手去。
张扬低声道:“感谢你,感谢秦副市长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亲自帮助我学习精神文明建设,从现在起,我每天都要学习,要认真学习,要让秦副市长满意,要让党满意……”
张扬道:“当真?”
张扬笑眯眯道:“秦市长美得冒泡,我怎么看都不够!”
张扬将车停在接待部前面,举步走入大楼内,接待部也干干净净,地面一尘不染,虽然来到静海的时间不长,张扬已经对这座小城产生了良好的印象,过去在丰泽的时候,一双鞋子穿上一天肯定会蒙上一层尘土,可在静海就算穿上一周,鞋子上也会纤尘不染。这不但和静海是海滨城市有关,和静海的领导管理水平也有关系。
张扬道:“我怎么没觉得?每次我亲你,你都喜欢的不得了!”
秦清撅起樱唇,这厮的一句话大煞风景:“跟党有什么关系?”
秦清微笑道:“我是个容易知足的女人!”
秦清道:“朱俏月在南锡很有名气,江南春过去只是一间小餐馆,她高中毕业之后从母亲手中接过了这间餐馆,短短的十年内竟然能够经营成南锡餐饮业的招牌,的确很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