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8章 拨云现日

张扬点了点头,他来到后座,从储物箱内拿出急救包,脱掉已经被血水沾湿的T恤衫,用酒精和碘伏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伤口,又在伤口上涂抹了一些他自己配制的金疮药,伤口麻酥酥的,虽然疼痛和出血止住了,可弹头仍然在里面。
唐兴生的目光充满着不安,他不时望着书房墙上的时钟,这一夜他都没有睡过,当时钟指向五点半的时候,他再也沉不住气,拿起手机迅速拨通了一个号码:“怎么回事?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消息?”
张扬摇了摇头道:“往前走也是死路一条,他们只要敢过来,我就把他们一网打尽!”他向朱俏云道:“你先去里面藏起来。”
“你睡个屁,再睡,南锡市公安局长就落别人头上了!”
朱俏云提醒他道:“赶紧走,千万不要让他们发现我们的踪迹。”
张扬道:“你先把那些歹徒找到再说,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办,对了,别忘了派几个人盯住唐兴生,提防他畏罪潜逃。”
朱俏云点了点头,和张扬一起向外走去,两人刚刚走到防空洞的出口,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几乎在同时,张扬出于本能,一把将朱俏云推到一边,他的左肩如同被蚊虫叮咬了一下,瞬间失去了知觉,张扬右手以惊人的速度掏出了手枪,瞄准了上方探出的头颅,只一枪,就将对方击毙。
从昨晚遇刺的事情就可以看出,唐兴生已经孤注一掷,有道是狗急跳墙,在这种状况下,暂避锋芒应该是最明智的选择。
朱俏云不由得啊!了一声,想不到张扬做事这么冷血。
张扬点了点头,朱俏云迅速整理了一下,和张扬一起离开了石屋,离开之前,她将帐篷的小灯打开,张扬马上明白了她的动机。
“我不放心!”唐兴生失去控制的大喊起来,他站起身,声音因为激动和紧张而变得有些颤抖:“阻止他,必须阻止他,不然一切都完了!”
朱俏云有些害怕的抓住张扬的手臂,低声道:“他们一定是想来毁灭证据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证据我已经全部得到了,上面有唐兴生贪污受贿的证据,不过目前还无法证明唐兴生和朱俏月的死有直接关系。”
他凝神听去,脚步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对方也十分的小心,张扬慢慢蹲下,抓起地上的一个拳头大小的水泥块,向对面墙壁扔去,水泥块撞击墙壁的动静惊动了那些潜入者,他们一起举枪向声响发出的地方射去。
张扬低声道:“我相信多数人和唐兴生是没有牵扯的,他虽然是南锡市政法委书记,却没有到一手遮天的地步。”随着临近海岸,手机终于有了信号。张扬想起了一个人,他的老朋友张德放,张德放来南锡担任公安局副局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一直都很低调,张扬来静海学习之前曾经想过要去找他,可一直都没有机会,前两天朱俏云被诬陷盗窃,张扬也想过让张德放出面,可随后发生的事情证明全都是唐兴生在幕后起作用,张德放仅仅是公安局副局长,就算找他也起不到太多的作用,只能让他为难,于是张扬打消了麻烦他的念头。
朱俏云摇了摇头道:“不,我要留下来帮你!”
行走的途中张扬不停回望,山下的灯光已经熄灭了,那群不速之客应该已经上山了。
张扬道:“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毁灭证据,狗急跳墙,唐兴生为了阻止我们揭穿他的老底,必然孤注一掷。”
几个人用手灯照射前方,跟着狼犬冲向前方。
枪火迸射的刹那,照亮了黑m.hetushu.com暗的防空洞,野营斧宛如风车般在空中旋转,斧刃深深嵌入那名身材最高者的头颅。
张扬道:“我先回宾馆取车,咱们马上去南锡!”
张扬开着他的皮卡车出了静海一招,在门前,等待在那里的朱俏云上了汽车,朱俏云看到张扬的脸色不好,她轻声道:“你去后座歇一歇,我来开车!”
张德放听到这里才意识到事情真的无比严重,他惊声道:“你杀人了?”
张扬冲着他的鼻子咣!的一拳,打得那男子鼻破血流,倒在地上又昏迷了过去。张扬冷冷道:“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朱俏云低声道:“后山有座防空洞,我们到那里先藏起来。”
朱俏云从后视铁内望着张扬,低声道:“我送你去医院。”
张德放道:“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可涤过多久,他的传呼也响了起来,张德放拿起传呼,看到上面一行字……张德放,我抄你大爷!
张扬低声道:“事情未必会像你想象的这么坏。”不过他嘴上这么说,可心中也这样想。
张扬点了点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张大官人来说并不是第一次拥有这样的经历,可共同睡在一个帐篷里还是新鲜的经验,不过张扬也不是见色起意之辈,咱共产党员,国家干部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虽说朱俏云身材也十分的惹火,可男女之间也应该有纯洁的革命友谊。
张扬道:“怎么一阵子没见,你变得这么虚伪?最希望他倒台的是不是你?他是不是你前进道路上的拦路虎?”
张扬揍了摇头道:“小问题,不妨事!”事实上他并不像自己所说的那样轻松,鲜血瞬间已经将他肩头的衣服染湿,张扬迅速点中了自己的几处穴道,止住流血,避免失血太多。因为担心外面还有埋伏,张扬让朱俏云稍等片刻,他先爬上防空洞,确信外面没有其他人埋伏,这才打手势让朱俏云上来。
张扬挂上电话,马上给宋怀明打了过去。宋怀明看到张扬这么早打电话过来,马上就猜到张扬一定在唐兴生的案情上取得了重大突破。他接通电话,听张扬将目前的进展简略的讲述了一下,宋怀明道:“你做得很好,我马上会派出工作组前往南锡,务必将唐兴生的案情查个水落石出,在工作组前往南锡和你取得联系之前,你最好不要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朱俏云道:“他们怎么办?”
朱俏云可没有他这样的自信,有些鉴张道:“万一他们有枪呢?”
张德放听得心惊肉跳,这事情实在太突然了,平时也没听说过唐兴生贪污犯罪的事情,他一直都以为唐兴生是个好官呢。他半信半疑道:“张扬,话可不能乱说,唐局的口碑和官声都不错!”
防空洞口,一条狼犬站在那里冲着洞口不停吠叫。
张扬转身道:“可以出来了,安全了!”
张扬道:“去岚山,南锡太不安全。”
张扬哈哈大笑:“你把中国的官场想得太黑暗了,像唐兴生这样的官员毕竟只占少数,多数干部还是好的,你知道官官相护,也应该知道另外一句话。”
朱俏云嗯了一声,然后长时间的沉默下去。
张扬道:“唐兴生有问题,这件事你不要惊动他。”
电话中传来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北岛那里是盲区,手机没有信号,放心吧,很快就会有消息……”声音突然中断了,那人有些惊慌道:“不好,张扬回来了,他去一招取车了!”
张德放道:“我马上行动!”
张扬道:和*图*书“不用怕,像这种害群之马必然会受封法律的严惩。”
张扬道:“放心吧,很快这件事就会结束!”
张扬笑道:“你还当真了,咱们总不能带着这两个累赘回去,先回去,然后让警察来找他们吧。”
张德放被电话铃吵醒的时候时间刚刚是早晨五点二十分,张德放有些郁闷的嘟囔了一句,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号码,他犹豫了一下,张扬!
快艇向海岸线驶去,张扬靠在后座上,闭上双目,右掌探入衣领内,捂住自己的左肩,他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中弹了,每次受伤都让他明白一件事,自己在这世上并非是无敌的,任何现代化的武器都可以轻易夺去他的生命。护体罡气在子弹的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子弹伤及了他肩头的血管,张扬不敢冒险将弹头逼出,一旦缺少了弹头的压迫,会引伤口大量的出血。
张德放听到这话顿时来了精神,他低声道:“什么事?你又搞什么?”
朱俏云道:“中国的官场上从来都是官官相护,这些官员同气连枝,相互勾结,我们这次触动的不仅仅是唐兴生一个人的利益。”
宋怀明道:“一切小心为上,我可不想你有什么闪失。”
“代你妈……”
张扬打断他的话道:“你赶紧行动吧,看在咱俩一场朋友的份上,我把这个立功的机会送给你了,实不相瞒,这次我来静海,有一个重要的使命就是查唐兴生的事情,我可代表省纪委,昨晚我在北岛遇到了袭击,有四名歹徒携带武器想要杀我灭口,被我干掉了两个,还有一条狗,剩下的两名歹徒被我铐起来扔在后山的防空洞里。”
朱俏云听他这样说也只好点了点头,叮嘱道:“你千万要小心!”
朱俏云道:“他们有枪,千万不要冲动!放心吧,这防空洞很隐蔽,他们找不到这里。”
张扬笑了笑,他的面容有些苍白,朱俏云关切道:“你伤在哪里?”
张扬道:“正当防卫,杀了一个,还好抓住了两个。”
张扬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表示安慰。
张德放苦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说……”
张扬道:“就算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
此时天色已经放亮,天色虽然阴沉,可是风雨停歇。他们来到小岛的沙滩之上,肆虐咆哮了一夜的海浪此时忽然变得温柔起来,他们的快艇旁停泊着一辆白色中型快艇,朱俏云道:“还不错,给我们送来了一份礼物。”
朱俏云并不知道张扬此时的思想斗争,她钻入自己的睡袋悄然睡去,不过手中还握着一把锋利的军刀,由此张大官人看出了人家对自己的警戒之心,如果自己敢摸过去,朱俏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一刀在他身上扎出一个血窟窿。
夜色深沉,风雨却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虽然在岛顶的石屋,却仍然能够清晰地听到惊涛拍岸的声音,狂风撕扯着海面掀起巨大的海浪,然后重重摔打在礁石之上,将海浪撞得粉身碎骨,海浪拍打夜空的声音,海水爆裂在空气中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让人真切的感受到自然界的强大威力,让人的内心为之震颤着。
朱俏云点了点头,驱车向前方驶去。
张扬挥动手中的野营斧,准确无误的劈砍在狼犬的脖子上,狼犬虽然凶猛,可是在张大官人的这一斧之下,顿时身首异处,连吭都没吭,就摔倒在地面之上。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朱俏云把自己的思想境界看得太低了,他也钻入睡袋中,没多久朱俏云就关上了小灯,海浪拍击礁石的声音越发急促。黑暗中朱俏云道:“hetushu•com张扬,唐兴生是南锡市政法委书记,单单依靠这些证据能够扳到他吗?”
可现在不同,张扬已经得到了唐兴生违法乱纪的证据,扳倒唐兴生,对张德放这个公安局副局长来说意味着大功一件,也为他扫平了前进道路上的障碍,张扬送给张德放的这个人情不可谓不大。
四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围拢在洞口外,其中身材稍矮的那名男子道:“我先下去,老二老三跟着我下来!老四在外面守着。”
张扬冷笑了起来:“张德放!你少给我装蒜,马上给我穿衣服起来,出大事了!”
矮个男子悲吼道:“老二……”他瞄准张扬连发两枪,张扬的身躯鬼魅般在防空洞内左右躲藏,不等对方反应过来,他已经冲到他们的面前,双拳分别击中两人的下颌,将两人打得仰面倒了下去,张扬的重拳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两人摔倒在的上头颅撞击在坚硬的水泥地面发出蓬!地一声。
张扬不屑的笑了笑,不过他也不敢过于轻敌,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天知道来了多少人,万一有几个躲在暗处放黑枪的,自己也没把握毫发无伤,就算他有把握,可朱俏云呢?张扬道:“咱们先躲一躲,等回去再找他们算账。”
“什么?”
朱俏云打开帐篷内的小灯,铺好睡袋,向张扬道:“早点休息吧,明天如果风雨可以停歇的话,我们尽早回去。”
张扬在几人的身上搜索了一下,竟然在其中两人的身上找到了手铐,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这些人竟然是警察?
两人谈了很久,谈过去,谈人生,谈彼此的工作,张扬发现朱俏云的心态就像一个世外高人,如果不是她姐姐的事情,她是不会掺和到这种现实社会中来。
对宋怀明来说掌握唐兴生贪污受贿的证据已经足够了,他低声道:“事情要一步一步的来,只要找到突破口,就不怕他不把所有的事情交代出来。”宋怀明停顿了一下道:“目前你的处境比较危险,假如昨晚那些人是唐兴生派出的,他还会不惜一切找到你毁灭证据。”
朱俏云带着张扬冒着细密的雨水向后山的防空洞走去,现在的风力已经减弱许多,虽然雨水未停,但不至于影响到他们行进的速度。
朱俏云这才松了口气,她来到张扬身边,张扬正在用手铐将那两人铐住,当朱俏云的目光落在那名被野营斧劈死的男人身上,吓得发出大声的尖叫。
日记到这里嘎然而止,朱俏月怕什么已经不言自明,朱俏云因为姐姐悲惨的命运而情绪低落,张扬也不知如何宽慰她。
朱俏云秀眉微颦道:“狼犬循着我们的气息一定能够找到这里,张扬,咱们继续往前走!”
朱俏云带着张扬来到防空洞口,先沿着扶梯垂直向下,然后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朱俏云打开手灯,照射前方,却见门外刷着标语,打倒美帝国主义。
张扬不屑道:“让他们自生自灭!”
“黑牙!”伴随着一声悲吼,蓬!的一声,子弹射向张扬,张扬及时缩了回去,子弹射中他藏身处的水泥柱,烟尘弥漫,刺鼻的火药味充斥在防空洞中,随后又连响起数声枪响,张扬背靠墙壁,紧咬钢牙,看来今儿要大开杀戒了。
张扬道:“你的未婚夫呢?”
朱俏云驾驶着快艇,平稳的向海岸线驶去,潮湿的海风将她的黑发吹起,宛如黑色的绸缎一般飘舞,朱俏云道:“那些人究竟是不是唐兴生派来的?”
朱俏云听到外面已经没有了动静,内心中忐忑到了极点,军刀的刀和-图-书柄都被冷汗湿透。
张德放之所以犹豫不是没有原因的,张扬当街怒打警察的事情闹得很大,身为南锡公安局副局长的他当然知情,张德放为人圆滑,他来南锡的时间不久,根基还没有站稳,再说唐兴生此人风头正劲,张德放自从来到南锡和他相处还算愉快,他听到可靠的消息,唐兴生极有可能调往省里担任公安厅副厅长,而且是下届公安厅厅长的热门人物。权衡利弊,张德放自然不愿为了张扬和唐兴生翻脸,这些麻烦事,他还是躲得越远越好。
狼犬前冲的速度奇快,张扬发现的时候,狼犬距离他不过五米的距离,那条狼犬后腿蹬地,牛犊一样的身躯腾空而起向隐藏在暗处的张扬扑去。
这种防空洞在文革的时候修建了不少,朱俏云道:“这条防空洞贯穿整个小岛,不过中间一段后来被人堵死了,作为藏身之处应该没有问题……”她的话没说完就听到了几声沉闷的枪声。
唐兴生感觉到眼前一黑,有些无力的靠奋椅子上,低声道:“你看清楚了?”
张扬道:“应该小心的是他们才对!”朱俏云向后走去,她也没有走出太远,很快就听到犬吠声越来越近。
朱俏云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镇定下来:“你……杀人了……”
朱俏云道:“先藏起来,这里很危险。”
“你放心……”
张德放没奈何,拿起了电话,这次接的倒是爽快,不等张扬说话,他先装出有些生气的样子:“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
朱俏云的这句话让张扬的内心暖融融的,这句话等于证实了自己的高尚,张大官人决定要一直高尚下去。
张扬道:“没事,肩头,出血已经止住了,咱们先回去再说。”
“没错就是他!”
张扬内心一怔,这样的天气里什么人会冒险来到这座小岛。他站起身跟着朱俏云向窗前走去,却见他们停船的位置有灯光闪烁,应该是有船靠岸,外面的风雨已经减弱了许多,看来这条船是在风雨减弱之后前来北岛的。张扬第一个念头就是,也许这艘船是过来搜救他们的,他们租船未归,租船的老板说不定报了警,可转念一想并不像。
唐兴生间做出了决定:“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把他给我除掉,绝不能让他活着离开静海!”
被张扬一枪击毙的黑衣人趴在防空洞的边缘,鲜血沿着防空洞的石壁流出好长一道痕迹。朱俏云不敢看那名死者,张扬利用身体挡住那名死者,避免朱俏云看到死者的惨相,带着她重新返回石屋,石屋内弥漫着刺鼻的火药味道,帐篷上也多出了好几个弹孔。
此时那名矮个男子醒了过来,他痛不欲生的大吼道:“混蛋,你杀了我弟弟……”
张德放还装呢:“张扬啊!你小子怎么一大早就吵我睡觉?”
张扬没说话,朱俏云将那柄野营斧交给张扬,以备不时之需,在防空洞中等待了大约二十分钟,外面忽然隐约传来犬吠的声音,朱俏云惊声道:“狼犬!”
他右侧的男子道:“老大,还是让黑牙去探探路,里面肯定有埋伏!”
张扬冷笑道:“真是不简单,居然连狼狗都带来了!”
朱俏云带了相机,她拿出相机照着几个人的脸拍了一遍。
张德放望着手机始终没去接,等到手机铃声停下来,他方才舒了口气。
张扬笑道:“别帮倒忙行吗?他们有枪,我一个人还有把握躲过子弹,可加上你,我肯定会分神。”
朱俏云将快艇驶向沙滩,两人从沙滩上跳了下去,朱俏云看到张扬苍白的和*图*书脸色,有些担心道:“我送你先去医院。”
本应该是操,寻呼台嫌这字儿太难听所以给屏蔽了。
张扬选择前往岚山不仅仅因为岚山的路途较近,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目前无法确定唐兴生的事情牵动了了多少人,现在的南锡对他们来说可谓是危机四伏。岚山是个安全的地方,市长常颂和他的关系很好,副市长秦清和他之间的关系更是无需多说。
凌晨三点钟的时候,张扬忽然被朱俏云给推醒了,他睁开双目,却见朱俏云向他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向他道:“有人来了!”
张扬道:“不是杀人,是正当防卫,我有目击证人!”
矮个男子蹲下身,摸了摸狼犬的背脊,附在他耳朵上轻声耳语,那狼犬无声无息地窜了出去。
朱俏云道:“我最喜欢的生活就是和那些海洋生物在一起!”
朱俏云和张扬对望了一眼,她的话被验证了,果然有人带枪前来,可以推测到,这几枪是打在帐篷上的,假如他们没有及时发现那些潜入者,只怕现在身上已经多了几个枪眼。张扬咬牙切齿的骂道:“妈的,我非弄死这帮孙子不可。”
他的一句话让张扬感到莫名温暖,张扬道:“宋叔叔,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
朱俏云笑了起来,她小声道:“谢谢你张扬,我会永远记得有你这样一位朋友。”
朱俏云有些担心的看着他,从快艇内找出救生衣给张扬穿上。
张扬松了口气,借着手灯的光亮,他将地上的手枪拾起,再看那名高个男子,野营斧深深嵌入他的头颅之中,鲜血和脑浆从伤口中不停流了出来,手足不停抽搐,显然已经活不成了。
张扬扬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如果不是你们想杀我,也不会闹到这种地步,这就叫代价。”
张扬道:“我也不跟你废话,你现在马上行动,挑选南锡市公安局内你的亲信手下准备出动,唐兴生的贪污犯罪证据全都掌握在我手上,昨晚派了几个人想要把我灭口,今天我就要找他算总账!”
提起这件事,朱俏云的声音充满了甜蜜:“他是个一心扑在海洋研究上的人,我们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喜欢海洋,我没有告诉他我姐姐的事情,我不想他介入,也不想他为我担心,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会尽快回到过去的生活中去。”
“大难临头各自飞!”
朱俏云道:“我们将这些证据送往何方?南锡方面究竟谁才可信?”
张扬道:“就怕他不出手,他只要敢出手,就会露出更多的马脚。”
皮卡车驶出静海,天空中下起了暴雨,张扬换上了一件红色的T恤衫,红色代表喜庆代表吉利,这样的色彩也可以让他伤口渗出的些许鲜血不至于那么显眼。
矮个男子挥舞了一下手臂,狼犬一双眼睛闪烁着幽光,它沿着铁梯一步步走了下去,四名男子也依次来到防空洞内,他们手中全都拿着手枪。
张扬起身道:“我们离开这里!”
张扬也闭上眼睛数着海浪,沉沉睡了过去。
张扬抓住这难得的时机,身体腾跃而出,手中的野营斧脱手甩了出去。
张扬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当然一切听从朱俏云的安排,他也没把前来的人当成一回事儿,如果真的是过来灭口的,刚好他抓住人证,来一个他抓一个,来两个他抓一双,张大官人这点信心还是有的。
朱俏云惊声道:“你受伤了?”
张德放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这厮真是个惹祸精,今天又不知有什么事麻烦自己,他正犹豫要不要给张扬回过去的时候,手机又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