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9章 吻合

张扬道:“你看你客气的,来就来呗,还给我买东西。”
常海心道:“刚才还在,估计是看到你过来,害怕你责怪他们,所以躲开了。”
张扬道:“一个贪官污吏凭什么能坐在这个位置上。”
朱俏云将皮卡车切换到四驱模式,驶离了这段泥泞不堪的土地,从小路重新绕到省道之上,他们已经进入了岚山境内。
朱俏云却摇了摇头道:“我不能去了,刚才皮特打电话过来,他已经到了南锡,我要去见他。”皮特是朱俏云的未婚夫,也是海洋生物学家。
秦清没有说话,黑暗中点了点头,她想起张扬星辰般明亮的眼睛,为了张扬,她会毫不犹豫的做任何事。
院长杨洪正得知张扬是枪伤也不禁内心一怔,为了谨慎起见,他让人马上报案,这才着手准备为张扬进行手术。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半个多小时杨洪正就完成了最后的缝合,张大官人虽然意志顽强,此时额头上也布满了冷汗。
秦清端起酒杯道:“我先替小白谢谢你了!”
秦清道:“他留下的刑警呢?”
张扬望着常海心关切的模样,心头不由得一暖,他微笑道:“没事儿,让子弹叮了一口……”
客货车司机突然失去目标,慌忙踩下刹车,虽然如此他的反应仍然有些太慢,四条轮胎在湿滑的路面上突然抱死,客货车因为惯性向前方的重型载货车撞去,整个驾驶室在撞击中严重变形。
张扬笑道:“用不着这么隆重,你要是会做针线活,帮我缝缝就行。”
张德放当然不会在张扬面前隐瞒什么,他苦笑道:“不淡定有什么办法?我舅退下来了,我后面没有靠山啊!”
朱俏云黯然道:“在感情上,我姐姐一直都在走钢丝,我知道她终有一天会跌倒,却没有想到结局会是这样惨痛。”
田庆龙紧锣密鼓的在南锡抓捕唐兴生的时候,刘艳红和他兵分两路,前往岚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探望张扬。
徐光然听说省里要对唐兴生采取措施,满脸的愕然,这件事实在太突然了,前两天唐兴生还是省公安厅副厅长人选的热门人物,可一转眼就要变成阶下囚,徐光然还是尊重省工作组的意思的,他给唐兴生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开紧急常委会,可唐兴生的手机不通,根据唐兴生的秘书讲,唐兴生今天抱病并没有过来上班。
夏伯达道:“应该没那么复杂,他来参加学习班并不是为了调查唐兴生的事情,我看这件事十有八九是撞在他手里了,听说这次的事情搞得乔书记也十分被动,此前还一心想要提升唐兴生当公安厅副厅长呢?”
张扬道:“肯定是有人抢在你之前抵达了北岛,并毁灭了一切证据。”
乔振梁叹了口气道:“我们不要总是亡羊补牢,我们要未雨绸缪。”
张扬大喝道:“倒车!”
乔振梁心里明白,宋怀明当众爆出这件事,弄得自己颜面无光,这是他蓄谋已久的事情,什么缺少确切的与据,全都是屁话!乔振梁道:“有证据?”
徐光然道:“说起来,张扬这小子真有点不够意思,既然他发现唐兴生有问题,为什么不提前知会我们一声,反而绕过南锡直接把事情捅到了省里,搞得我们相当被动。”
徐光然道:“省里对我们的工作很不满意,乔书记已经发话了,要让我们南锡市各级干部严查、明查、自查。”
张扬点了点头,起身道:“咱们出去吃饭吧,在医院里呆了一整天,我就快闷死了。”
一旁朱俏云道:“我拍了他们的照片!”她将胶卷递给张德放。
常海心道:“是啊,今天为了你的事情忙活了一天,的确有些乏了。”
朱俏云点了点头,她小声道:“凭那些证据真的可以将唐兴生治罪?”
“岚山,我们刚才来岚山的途中还受到了别人的追杀。”
张扬倒没想的这么多这么远,经张德放提醒,张扬才意识到,宋怀明借着这次的事情将了乔振梁一军,唐兴生是乔振梁看好的干部,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等于间接证明乔振梁的眼光不行,距离知人善任这四个字还差远了。张扬道:“领导们怎么想,咱们猜不透,就算猜透了,咱们也管不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张扬道:“进手术室我没意见,不过我还是之前的坚持,一不要麻醉,二不要输血,我能承受住!”
张扬回望那两辆相撞的汽车,有些愤怒道:“停车,我去毙了那些混账。”
常海龙道:“朋友之间用不着说谢谢,秦市长平时这么照顾我妹妹,我给您弟弟帮忙也是应该的。”
杨洪正走到一边,向助手外科主任陈义军道:“留院观察24小时,子弹留在体内的时间太长,给予抗炎治疗,避免术后感染。”
朱俏云道:“具体情况我不清楚,还是等他出来你直接问他吧!”
张扬把朱俏云介绍给她:“这位是朱俏云,朱小姐,这位是咱们平海纪委刘书记,有什么情况你只管向她反映。”
送走了朱俏云,张扬他们一起来到了巴蜀园,常海龙带着女朋友薛燕随后也到了,看到张扬谈笑风生的样子,常海龙不禁感叹道:“张扬,我发现你真是打不死的小强,上午手术,晚上就出来喝酒,佩服,佩服!”
两人正说着话,手术室的灯和*图*书灭了。
常海心道:“我到现在都没真真正正恋爱过,感情对我来说很神秘。”
朱俏云道:“姐姐的事情一天得不到解决,我就一天无法解开心结。”
徐光然叹了口气道:“看来省里盯住唐兴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张扬来静海参加学习班原来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
杨洪正道:“他的情况不需要去ICU,直接送到外科病房,一会儿你们就能够见到他了。”
杨洪正暗自叹息,这厮要是在解放前绝对是干地下党员的好材料。
常海心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丝笑意。
常海心道:“已经通知过,刚才明远区公安局长钱怀亮已经来过了,知道是张扬的事情,他留下两名刑警就走了。”钱怀亮的两个儿子因为在滚石迪厅和常海心兄妹发生冲突被张扬痛揍了一顿,从那之后,钱怀亮就得罪了市长常颂,原本兼任的政法委书记也被常颂给免了,如今只是明远区公安局局长,钱怀亮出警发现事情和张扬有关,唯恐避之不及,他可不想再招惹什么麻烦。
徐光然道:“一直以来,我对南锡的领导班子都很有信心,可出了这件事之后,我对自己过去的看法产生了怀疑,老百姓赋予我们权力是为老百姓分忧解难的,不是让我们利用职权腐化,不是让我们以权谋私,单单在唐兴生家里就搜出了230万元现金,这样的干部为什么一直都能在我们的内部隐藏的这么好?”
朱俏云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把你送到医院。”从张扬苍白的脸色她觉察到他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太好。
张德放嘿嘿笑道:“也就是你这么想,乔书记过去一直都顶唐兴生,这次的事情闹得他有些灰头土脸的,唐兴生肯定无缘副厅长,可荣鹏飞是宋省长的人,我不相信乔书记会让他顺顺利利的担任公安厅副厅长。”
当天参与手术的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了刮骨疗伤的传奇重现,张扬赤裸着上身躺在那里,脸上带着微笑,手术刀切开他的皮肤和肌肉,这厮仍然没事人一样。
散会之后,乔振梁和宋怀明留下来没走,宋怀明的笑容带着些许的歉意:“乔书记,之前我没有确切的证据,所以一直没有将这件事向您通报。”
宋怀明道:“国内的干部犯罪有个特点,真正暴露出来的都只是冰山一角。”
田庆龙和刘艳红对望了一眼,他们都感到有些不妙,难道唐兴生已经意识到咱己大难将至,所以选择外逃?田庆龙果断道:“马上组织警员抓捕唐兴生!”
徐光然道:“省里会派出专案组调查唐兴生贪污案,朱俏月死亡一案也会重新调查,咱们南锡要热闹了。”
张扬也没有跟常海心绕弯子,直截了当道:“我中枪了,尽快联系医院帮我做手术!”
该吃晚饭的时候,秦清和常海心两人一起过来,张扬刚接到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的电话,王广正代表学习班全体同学向张扬表示问候,自从被张大官人整过之后,王广正显然老实乖巧了许多。张扬在电话中向王广正请了几天假,这两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也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张大官人笑道:“现在挺好的,我这人自由散漫惯了,普通女人拴不住我!”
张扬看到七八名专家带着四名护士一起拥上来,不由得苦笑道:“我没事用不上这么大的阵仗!”
宋怀明道:“调查一名拥有大好前程的厅级干部,必须要谨慎,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我并没有将这件事及时向大家说明,这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也考虑到这件事的社会影响,希望大家不要见怪。”
杨洪正暗暗佩服他的坚强意志,轻声道:“子弹取出来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以后肩头可能要落下疤痕了。”
朱俏云点了点头,她明白张扬是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
张德放在这时打来了电话,他已经率领警员前往北岛也找到了张扬所说的那个防空洞,在石屋和防空洞附近发现了一些弹壳,可是并没有发现有人在那里,甚至连死去的两具尸体也不翼而飞了,张德放正在返程的路上,手机内可以听到快艇马达轰鸣的声音,张德放大声道:“搞什么?你是不是发白日梦啊,哪有死人,连根毛也没见到。”
张扬觉察到了她紧张的情绪,不禁笑道:“等到了岚山一切就会好起来。”
后方的客货车油门已经踩到最大,朱俏云也加大油门,这辆改装后的皮卡车在性能上远远超出后方的那辆客货,随着皮卡车的加速,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刘艳红带着证据前来东江的途中,根据她的初步估计,唐兴生的贪污数额要在千万以上。”
这个消息对所有人来说都太突然了,省委书记乔振梁面色严峻的望着宋怀明,我前两天还提议让唐兴生担任公安厅副厅长,今天你就给我抛出了这颗重型炸弹,这分明是跟我作对!乔振梁生气的并非是唐兴生贪污本身,而是宋怀明悄悄调查了这么久,竟然一直没有透露出任何的风声。
宋怀明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逃不掉!”
南锡市市长夏伯达道:“徐书记,我看这次的事情固然有我们工作不得力的原因,和唐兴生这个人善于隐蔽自己也有着莫大的和*图*书关系,他很会做表面文章,平时官声都很好,谁也想不到这个人会包养情妇,会贪污受贿。”
秦清温婉一笑,常海心在张扬出事之后的关切表现并没有瞒过她的眼睛,以自己的理智和镇定最终都不可避免的陷入了张扬的感情漩涡,更何况常海心这个初出校门的小丫头。秦清一边开车一边道:“海心,你对感情怎么看?”
张扬道:“逝者已逝,我们应该做的是更好的活下去,我想你姐姐在天有灵的话,也希望你能够活得开心过的幸福。”
张德放道:“你现在在哪里?”
张扬笑了起来:“我发现你来到南锡之后整个人变得淡定多了。”
乔振梁道:“可唐兴生终究还是逃了!”
张扬给秦清打电话,接电话的却是常海心,秦清正在参加市委常委会议,手机临时交给了她。
乔振梁道:“怀明,这件事能够确定吗?”
张扬道:“对你我是无话可说,曾经有一份升官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不懂得珍惜,以后再想升官,只怕要等十万年。”
秦清和常海心看到张扬又恢复了过去那神采飞扬的样子,芳心中都安稳了许多,秦清道:“怎么样?伤口还疼不疼?”
秦清道:“人的感情分为很多种:亲情、友情、爱情,恋爱也只是人生的一部分,代表不了全部。”
刘艳红点了点头,那件事早已结案,想要重新审理必须得到省公安厅的同意,不过从眼前掌握的证据来看,朱俏月的死应该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刘艳红道:“你放心吧,我们不会让任何一个违法乱纪者逃脱法网。”刘艳红并没有逗留大久的时间,这次的事件非同小可,她必须尽快返回东江如实反映情况。
张德放接过胶卷,面露喜色道:“这次我一定会把案子查个水落石出。”
秦清秀眉微颦,这件事涉及到南锡市的高层领导,她也不好发表看法,她轻声道:“张扬,你先留在医院里休息,我会安排人手对你们进行二十四小时的保护,你反映的事情,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
秦清和常海心都了解他闲不住的性子,秦清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道:“行,不过不能走远,去医院对面的巴蜀园吧!”她向周围望了望,轻声道:“朱小姐人呢?”
“没事儿,可能断了一根血管,必须要手术缝合……”因为失血,张扬感觉到有些虚弱,如果是皮肉伤,他早就将弹头取出,可这次不同,他再有本事,不能单靠内力将断裂的血管接起来。
张扬向张德放道:“水落石出我看未必,不过落井下石你是肯定的,唐兴生畏罪潜逃,你千万不要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常海龙今年生意忙得很,他和星钻集团合作之后,单单是星钻各门店的装修工程就要忙到年底,他笑道:“别老拿我和薛燕说事儿,张扬,你什么时候结婚呢?”
话音刚落,朱俏云推门走了进来,她将买来的牙刷牙膏肥皂毛巾之类的东西放下,还给张扬买了件开襟的丝绸衬衣,考虑到张扬的左肩受伤,这种开襟的衬衣最为适用,张扬一边说着谢谢,一边在常海心的帮助下把衬衣穿好,他向朱俏云道:“咱们去对面巴蜀园吃饭!”
张扬道:“常秘书一定是工作累了!”
徐光然叫住没走远的常务副市长常凌空:“凌空!”
当天下午,张德放专程来到岚山第一人民医院探望张扬,见到张扬,他有些后悔道:“下手晚了,还是让唐兴生给逃了。”
常海心这会儿已经完全镇定下来,她轻声道:“何止学过,我爸的痛风病就是他治好的。”
张扬道:“全都在我手里,足以将唐兴生治罪!”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德放,你要盯紧唐兴生,千万不要让他逃了。”
唐兴生已经畏罪潜逃,朱俏云的人身安全应该不会再受到威胁,虽然如此,张扬还是叮嘱她道:“让皮特来岚山吧,南锡这两天并不太平。”
夏伯达在省委办公室干了多年,他对于上头的消息很是灵通。
杨洪正望着这个倔强的年轻人不禁有些为难,常海心道:“杨叔叔,你听他的就是,如果他疼得受不了,再给他上麻醉也不迟。”
刘艳红见到张扬的时候,张扬正在和常海心和朱俏云玩纸牌游戏,这种时候,还有这种闲情逸致的也只有张扬一个。
夏伯达哈哈大笑。
张德放道:“你知道吗,唐兴生此前担任平海公安厅副厅长的呼声很高,厅长王伯行明年就退了,如果他顺利当选省公安厅副厅长,未来的厅长宝座就在他的掌握之中。”
张扬转身看了看那辆客货车,低声道:“唐兴生的脑子是不是有些问题,居然派了这么一辆破车过来跟我们玩汽车追逐战,恐怕只有吃灰的份儿。”
秦清笑道:“海心,无论任何时候,我们都要记住,首先要做好自己,认清自己,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知道自己是谁?理智和情感并不冲突,失去理智的情感才是盲目而危险的。”秦清的这番话像是对自己和张扬关系的一个总结,又像是在开导常海心从迷惘中解脱出来。
徐光然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乔振梁心头这个怒啊,从宋怀明的这番话中可以听出,他悄悄调查唐兴生贪污案肯定有不短的时间,http://www.hetushu.com可一直以来宋怀明都瞒着自己,直到掌握证据,方才突然宣布这个消息,这让乔振梁感到突然,让他感觉到难忍的愤怒,宋怀明这是在给自己难看啊。
常海心放下电话,芳心之中纷乱如麻,她知道张扬这次伤得肯定不轻,否则凭着他的医术,根本用不上去医院这么严重。
岚山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杨洪正率先走了出来,看到秦清和常海心,他向她们笑了笑:“秦市长、海心、子弹已经取出来了,病人的情况还算不错,让他暂时呆在医院里观察24个小时,只要不发生术后感染,很快就会康复。”说完这番话,仍不忘补充道:“我开了这么多年的刀,第一次见到意志力这么顽强的年轻人,手术过程中居然没用麻醉。”
常海心道:“没什么?只是今天有些累!”
徐光然气愤的敲了敲桌子道:“我希望,南锡市所有的干部都要以此为鉴,要深刻反省!”
朱俏云看了看速度表,现在已经是l20公里/小时了,皮卡车出色的操控让她感觉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可就在她的神经刚刚有些放松的时候,从前方的丁字路口缓缓驶出了一辆重型载货汽车。
常凌空走了过来,笑道:“徐书记有什么指示?”
宋怀明道:“乔书记,我们的干部队伍应该好好整顿一下了,这些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许多干部的思想都发生了变化。他忽略了对自身政治素质的要求,放任自流,滋生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见到刘艳红进门,张扬笑着将纸牌扔在床上:“刘书记,您亲自来反腐倡廉啊!”
常海龙当即表示,秦白新房的装修包在他身上。
秦清向常海心问过张扬的情况,目光落在朱俏云的身上,她隐约推测到这个气质不凡的女郎就是朱俏云,张扬这次受伤十有八九和她有关,秦清主动来到朱俏云面前,伸出手道:“你好,我是岚山市副市长秦清,也是张副市长的好朋友,谢谢你能把张副市长及时送过来。”
省公安厅、省纪委派出的联合调查组在当天上午抵达了南锡,他们的到来很突然,正在开会的市委书记徐光然中断了会议,特地去迎接了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和省公安厅副厅长田庆龙一行。
刘艳红道:“证据呢?”
秦清点了点头,看得出朱俏云的戒心很重,她向常海心挥了挥手,常海心跟她来到无人之处,秦清小声道:“公安局方面有没有来人?”
张德放道:“你有证据?”
手术室外却是另一番景象,先是常海龙赶到,然后秦清也来了,她开完常委会后,听说张扬中枪,什么事都顾不上了,赶紧来这里探望情况,不过秦清要比常海心强得多,她很好的定义了自己的角色,自己出现在这里只能以好朋友的身份,绝不可失去控制,情绪上的波动不可以被别人发觉。
常海龙哈哈大笑道:“楚嫣然可是咱们宋省长的千金。”
秦清笑道:“到时候你们都要去喝喜酒的。”
她匆匆向岚山市第一人民医院而去。
常海心前脚抵达岚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朱俏云开着皮卡车后脚就跟了进来,张扬推门走了下来,虽然他的神情一如既往的坚定,可苍白的脸色已经表露出他此时的情况并不好。
张扬笑道:“合着你这个公安局副局长是混来的。”
常海龙道:“明年吧,我爸妈总是在催,我本想大哥还没成家,我这个当兄弟的不能抢先,可他到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
朱俏云将档杆挂入倒档,一脚踩下油门,皮卡车向后方高速倒去。
平海常委会召开没多久,省长宋怀明就抛出了这个爆炸性的新闻:“各位常委,我想跟大家知会一件事,根据我目前接到的举报和掌握的证据,南锡市政法委书记唐兴生涉嫌贪污受贿,事情正在调查中!”
杨洪正出于担心还不时问道:“疼不疼?”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刚刚得到了消息,目前派出的工作小组已经掌握了唐兴生贪污的确实证据,唐兴生畏罪潜逃。”
张扬也不想在自己的感情事上做过多纠缠,他笑着岔开话题道:“今年倒是有一桩喜事,秦市长的弟弟秦白要结婚了。”
杨洪正听得有些好奇,不禁道:“你学过医?”
常海心道:“愿意为别人牺牲一切也是一种幸福,至少这世上有人值得你这样做!”
徐光然道:“张扬毕竟是在我们南锡受得伤,你抽时间去岚山探望一下他,代表市委市政府表达一下慰问。”
常海心笑道:“这两盒东西是我爸让我带来的,这两天市里忙,他没时间过来看你!”
张扬的脸色有些苍白,笑眯眯跟众人打了个招呼,向朱俏云道:“你哪儿都不许去,留在医院照顾我。”
张德放道:“放心吧,我已经让人盯着他了。”
朱俏云远远望着这边,不知自己应该说什么好,除了张扬以外,她和其他人都是陌生的,张扬终于被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朱俏云迎了上去。
常海心道:“秦市长,你会为你爱的人牺牲一切吗?”
朱俏云没说话,拿起暖瓶出去打水了。
朱俏云停好车也赶了过来,她和常海心并不认识,这种时候自然也顾不上相互介绍,朱俏云道:“先送他去看医生。”
张德放啐道:“你和*图*书至于这么寒碜我吗?从今天早晨到现在,我都没有休息过,北岛我也去了,连人带尸首消失的干干净净。”
张扬道:“刚到岚山,对了,你最好和警方联系一下,枪伤不是小事。”
朱俏云死死把住方向盘,皮卡车一个S形的迂回前进之后,重新直线行进,朱俏云惊声道:“他们又跟来了!”
张扬道:“宋省长那边我已经通报了情况,我想省纪委、省公安厅很快就会做出反应了。”
秦清的表情风轻云淡,她对自己和张扬之间的感情早有明确的定位,在几次和楚嫣然的接触中,她也意识到楚嫣然大概已经觉察到她和张扬之间的情愫,秦清对目前和张扬之间的关系很满足,爱是付出并非索取,她从未想过要从张扬那里得到什么?他们之间也无需承诺。
朱俏云道:“我姐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无法回头了。”
常海龙和薛燕还有节目,秦清开车带着常海心一起返回了市委家属院。秦清从常海心的神情中看出了什么,轻声道:“海心,你好像有心事。”
常海心道:“我马上去岚山第一人民医院,你直接前往那里,院长杨洪正是我爸爸的老朋友,也是我们岚山最好的外科专家。”
乔振梁道:“偏偏他的表面功夫做得很好,如果不是你及时揭穿他的真面目,搞不好他会成为平海公安厅副厅长,到时候这个笑话就闹大了。”
常凌空点了点头道:“徐书记放心,我明天一早就过去。”
薛燕红着俏脸道:“不急,反正我们还年轻,正是干事业的时候。”
秦清笑道:“海心可不用我照顾,一直以来都是她在帮我。”
张扬点了点头,让服务员上了主食。
张扬这才意识到鲜血已经将自己的半边身子沾湿了,他点了点头,有些疲惫道:“就让他们先得意一段时间。”
散会之后,夏伯达和徐光然并肩出门,他感叹道:“我发现做官真的是一个高风险职业,稍不留神就堕入万劫不复永不超生。”
张扬道:“你们俩什么时候办喜事啊?”一句话把薛燕问得红了脸。
夏伯达道:“好吧!”
徐光然道:“沈庆华省心了,合着把惹祸精送我们南锡来了!”
张扬微笑道:“就快了!”说话的时候,一辆客货车高速从后面撞击过来,朱俏云并无防备,客货车撞击在皮卡车的拖斗之上,发出咣!地一声巨响,张扬没系安全带,身体失去控制撞击在前排座椅上,左肩的伤口不慎被触及,伤口再度迸裂,鲜血又涌了出来。
朱俏云和秦清握了握手,只说了一句:“我是朱俏云!”便不再说话,在她看来能够信任的只有张扬一个,其他人都不知抱有怎样的动机。
宋怀明道:“我真是不明白,党和国家赋予他们权力是让他们为老百姓服务的,而不是搜刮民财,损公肥私的,一个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竟然知法犯法,这种人实在可恶!”
朱俏云和常海心将张扬摁在轮椅上坐下,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急诊室。
常海心将两盒营养品放在床头柜上。
常海心今晚明显有些不在状态,听到秦清提起她的名字,方才啊了一声。
宋怀明在唐兴生的问题上一直藏得很深,在没有得到证据之前,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确信张扬手握唐兴生贪污受贿的证据之后,宋怀明马上就派出工作络,刘艳红和田庆龙一行的主要任务就是双规唐兴生。
乔振梁倒吸了一口冷气:“大案啊!”
夏伯达道:“上纲上线了!”
张扬的意识很清醒,他亲自在手术责任书上签了字,向杨洪正道:“杨院,回头麻醉什么的全都省了,也不用给我输血,你只管帮我清创消毒,取出子弹,把断裂的血管吻合就行了。”
因为雨下得太大,朱俏云不得不放慢了车速,她打开收音机,试图通过音乐舒缓此时紧张的情绪。
乔振梁道:“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任何事都不能操之过急,步子不能迈得太大。”
夏伯达不禁笑道:“张扬到了那儿都是个喜欢惹事的主儿,我听说他这次来学习也是因为和丰泽市委书记沈庆华关系不睦才被派出来。”
小心取出了嵌在张扬肩头的子弹,将断裂的血管吻合,子弹擦着张扬的锁骨打进去,如果再低一点就麻烦了,只怕会伤及肺叶和心脏。
张扬在岚山养病的这两天,南锡市领导层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震动,政法委书记畏罪潜逃,张德放根据朱俏云提供的那些照片,从中认出了一名公安人员,张扬体内取出的弹头和手枪编号也证明,当天前往北岛袭击他们的那些杀手来自于南锡市公安局内部,不过在唐兴生逃走之后,相关涉案人员也已经逃走。
张扬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你姐姐也一样。”
岚山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杨洪正带着专家组也匆匆赶到,常海心的事情他可不敢怠慢。
夏伯达道:“年轻人好大喜功,这次的事情可谓是大功一件,政绩人家可不想让我们分担。”
杨洪正和常颂的关系十分亲密,当然听说过这件事,他微笑道:“医者不能自医,你落在我手上就要乖乖听我的,必要的手续还是要做的,现在准备进手术室。”
朱俏云大声尖叫,她下意识的踩下刹车,汽车轮胎在雨中的柏油路面上摩和_图_书擦出尖锐刺耳的鸣响,重型载货汽车加速向皮卡车撞来。
常海心听到这句话,顿时花容失色,她关切道:“你伤在哪里?要不要紧?”
朱俏云将姐姐的日记和过去的一些账目记录交给刘艳红,刘艳红粗略的看了看,眉头不仅皱了起来,想不到一向官声很好的唐兴生背地里做了这么多的坏事,凭着这些证据肯定可以将唐兴生治罪。
秦清小声道:“张副市长是怎么受伤的?”
常海心点了点头,她望着秦清,心中生出无限感慨,虽然秦清隐藏的很好,可常海心仍然看出了她和张扬之间的微妙情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情观,常海心一直将秦清视为自己努力的方向,可是自问做不到秦清那般理性。
张扬挤出一丝笑容道:“我恢复能力很强,不会留下疤痕的……”他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
常海心隐隐还是有些失落的,她也是个理智的女孩,听说张扬被枪伤的时候,她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对他的那份关切,那份紧张,她和张扬一直维持着很好的友情,可常海心却明白,自己的心态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产生了变化。
徐光然又向夏伯达道:“省里工作组方面,老夏你去亲自接待,你跟他们熟悉,说得上话。”
张扬道:“去帮我买日用品了!”
徐光然在常委会上接连用了两个耻辱形容这次的事件,他愤然道:“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知法犯法是我们南锡市全体领导的耻辱,贪污受贿草菅人命,是我们南锡的耻辱!我不知道你们平时是怎么搞工作的,这么大的事情后知后觉,直到省里追查下来你们才知道,这样的工作效率怎能不让人笑话?”
秦清道:“累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小张,你刚刚做完手术,也要保证足够的休息。”在人前秦清还是很好的扮演了领导的角色。
一群人将张扬送入了病房,张扬让朱俏云和秦清留下,将之前生的事情向秦清说了一遍。
张扬看出朱俏云的神情充满了失落,虽然这次成功扳倒了唐兴生,可她仍然没有查出姐姐的死因,张扬安慰她道:“你放心,我会督促公安方面,尽快查清你姐姐的案子,力求还给你一个公道。”
朱俏云道:“刘书记,我怀疑我姐姐是被他害死的,希望能够重新调查我姐姐和傅连胜的案子。”
秦清暗自松了一口气,常海心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见见他?”
张扬笑道:“不疼,我正想出院呢!”
常海心原本想得好好的,可看到张扬半边T恤都已经被鲜血沾湿,美眸顿时一热,眼圈红了起来,她咬了咬樱唇,强忍着眼渭没有掉下来,快步迎上前去,扶住张扬的手臂,颤声道:“张扬……你这是怎么了……”
宋怀明道:“需要给全体干部打打预防针了!”
张大官人一脸坚毅道:“对一名共产党员来说,这点疼痛算不了什么。”
张德放道:“据我所知,省里不少常委都倾向于唐兴生担任副厅长的,荣鹏飞虽然也被提名,可比起唐兴生,他几乎没有胜算。”
张扬道:“唐兴生贪污已经毫无疑问,不过现在还无法证明他就是害死你姐姐的凶手。”他感觉嘴唇有些发干,拿出一瓶矿泉水喝了几口。
张扬不屑笑道:“跟来又怎样?早知道他会狗急跳墙孤注一掷,他却忘了,这是在社会主义国家,权力再大,大不过法律。”
张扬道:“想不到我间接帮了荣局一个小忙,唐兴生畏罪潜逃,荣局就可以登上副厅长的位置。”
刘艳红叹了口气道:“唐兴生失踪了,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他十有八九是逃走了。”
路上常海心又给二哥常海龙打了电话,其实平时她并不是这么没主见,可今天不知怎么了,听说张扬受伤,她明显乱了方寸,有道是关心则乱,常海心不时提醒自己,千万要镇定,绝不能以现在的状态去见张扬,落在别人眼里岂不是麻烦。
那辆客货车并未减速,朝着皮卡车继续撞来。就在两辆车距离还有不到二十米的时候,朱俏云猛打方向,皮卡车原地一个甩尾,改变了行进的方向,然后她将波杆重新切入前进挡,驾驶者皮卡车高速从道路上冲了下去,撞断路旁的保护栏,沿着斜坡颠簸行驶了下去。
张扬道:“这个张德放管什么吃的?我提前就跟他打了招呼,让他一定要盯紧唐兴生,千万不要让唐兴生逃掉了,终究还是发生了这件事。”
常海心道:“都什么时代了,哪有那么多的顾忌?大哥是没遇到合适的,你总不能一直等着他,燕姐这么好,你忍心让她一直等你。”
常海心道:“你在哪里?”
张德放道:“这种事情太敏感,我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本分,其他的事情,还是听天由命吧。”
朱俏云点了点头,将张扬的车钥匙交还给他,轻声道:“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薛燕身穿粉红色裙装,显得娇俏可人,还是一直以来的文静样子,坐在常海龙身边,带着淡淡的微笑,倾听着他们的谈话。
杨洪正无奈的摇了摇头,有生以来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病人。不过杨洪正还是遵从了张扬的意见,没有麻醉,没有给张扬输血,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安排麻醉师在一旁等着,血浆也准备好了,只要术中出现意外,马上就采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