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0章 政治利益

李长宇道:“这都是小事,跟你的关系并不大,仕途和我们走的道路一样,每走一段距离就会遇到分岔口,你要是每个分岔口都犹豫,都纠结一番的话,你前进的速度不可能加快,只有认清主干道,把握大势,你才能少犯错误,顺利的走下去。”
杜宇峰赞道:“好样的,来,张扬,我敬你一杯!”
张扬笑道:“您不说我也明白,江城上上下下全都盯着我呢,多数人都认为我得了一个肥缺,可谁知道我的苦楚,李叔,你说是不是很多人都巴不得我倒霉啊?”
张扬道:“还缺七个亿,搁你身上,你火气能不大吗?”
李长宇道:“要这么多干嘛?一个人能用多少火机?”他抽了口烟,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低声道:“前些天我去东江出差抽空和小静见了一面。”
肖鸣呵呵笑了一声道:“哪有什么前景,我从来都是胸无大志,这辈子恐怕是走不出江城了。”这句话说得虽然有些言不由衷,可肖鸣心里也透着不爽和悲哀,人和人之间果然运道不同,张扬一个没知识没文化没学历的三无人员,怎么就能够扶摇直上?让他负责新机场的现场指挥,他有那个能力吗?
张扬道:“肖市长最近胖了!”
不由得想起自己和张扬当初相识的情景,如果不是因为他在春水河边和葛春丽情难自禁,也不会中了马上风,更不会遇到张扬,想不到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张扬已经由当初那个青涩的卫校实习生,摇身一变成为了丰泽市副市长,现在更被杜天野委以重任,负责江城新机场的组织筹建工作。自己的命运几经坎坷,如今依然是江城常务副市长。最近他能够感觉到杜天野在有意识的加强他的权力,将不少重要的工作交给他,李长宇也明白杜天野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用自己去制衡左援朝。李长宇和左援朝之间曾经有过一场激烈的斗争,那时候两人都是江城副市长,为了争夺江城市长的位置,两人各显其能,最终还是李长宇棋差一招,以左援朝的胜出告终。现在的李长宇早已阅尽人闻风浪,他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也明白自己应该怎样去做。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尽量不去掺和别人的政治斗争。
张扬白了他一眼道:“少拍马屁,人家不在这儿,听不到!”
张扬点了点头道:“谦虚使人发胖,你太谦虚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疫情还没控制住?”
张扬瞪着姜亮道:“姜亮,你这么说话我可跟你急啊,她的钱是她的钱,我从不花女人钱!”
张扬对苏小红充满信心,他点了点头道:“你一定行,过去一直都是在做这行,在江城方方面面的关系都不错。相信用不了多久,水上人家的声音又会红火起来。”
田斌从包里神奇的变出了一包抗病毒冲剂:“我每天喝三包这玩意儿,咱有抵抗力,不怕得病!”
张大官人暗自得意,心说你也不看看是谁开得方子,我张大神医出马,神马传染病,那全都是浮云!
张扬笑道:“只顾着发财了,也得注意回报社会。”
张扬跟他喝了一杯酒道:“我现在对敬酒都麻木了,你要是真这么支持我,帮我拉点赞助吧。”
姜亮和杜宇峰同时道:“我们是公安干警,你才是政府官员。”
张扬微微一怔,李长宇身为赵静的干爹自然有权利针对这件事说些什么,不过李长宇的观点和他相同,张扬叹了口气道:“我也不喜欢,可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我左右不了小静的和图书想法,她选择了丁斌,我也不能强迫两人分手。”
当晚苏小红请了很多人……常海天、姜亮、杜宇峰、田斌、秦白、胡茵茹、苏强和他的女友朱晓云,算上张扬一起一共十个人。
张扬叹了口气道:“杜书记总共给了我一百万,到财政局那里,庞彬还给的不利索,五十万到账,五十万扣着,麻痹的,什么东西?依着我过去的脾气,我早就去揍这个王八蛋。”
苏强道:“生意想要好转,恐怕得撑两三个月。”
李长宇微笑道:“亏你还是共产党员,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是主干道,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就是大势,做到这两点你就会少犯错误。”
肖鸣是所有人中最郁闷的一个,他认为自己被出卖了,赵洋林利用了自己,现在又抛开了自己,一个联盟最重要的是团结,而赵洋林这个老油条,联盟的发起和组织者,最先选择了脱离联盟之外。肖鸣感觉很窝囊,他还没有获得想要的政治利益,他付出了不少,可是还没有获得回报,现在所收获得只是几个政治上强有力的对手。
张扬啧啧有声道:“李叔,我发现你最近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张扬道:“市里的财政情况真这么紧张吗?”
张扬道:“咱们上这么大的工程,国家也得给吧,平海也得表示表示吧!”
苏小红微笑道:“鱼米之乡这么好的一家店,被经营成了这番模样,我看着都心疼,所以就想试一试,看看我有没有能力将这里重新经营起来。”
张扬道:“肖林最近干得怎么样?”
常海天笑道:“你没看到我们药厂现在的盛况,各地都开着大货车过来买药,这边车间出来,那边就包装上车,经销商全都带着现金来的。”
赵洋林在过去曾经是杜天野的主要反对力量之一,可这次他的态度十分的暧昧,在新机场的事情上表现出足够的配合,这让袁成锡、马益民、左援朝、肖鸣几名常委都感到相当的不爽,可这些人很快就想通了,赵洋林眼看就要离休了,他的最大心愿就是捧起他的女婿孙东强,让孙东强顺顺利利的上位,而在这件事上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就是杜天野。让张扬担任机场建设现场指挥,是杜天野保住个人政绩的重要砝码,于是杜天野这个江城一把手和赵洋林这个政治上的老油条,心领神会的取得了默契,他们虽然都没有挑明,可这件事上无疑是一种政治利益的交换。
张扬顺路去拜会了李长宇,最近这段时间,李长宇这位江城常务副市长保持着相当的低调,他既没有倒向杜天野,也没有选择李长宇,他就是他,将多数精力都放在分管的工作上,其他的事情,他很少过问,也懒得过问,左援朝和杜天野之间越来越尖锐的矛盾,他早有察觉,可是李长宇对两人之间的斗争没有任何兴趣,党政之间的矛盾普遍存在,这就如同婆婆和儿媳,天生的矛盾体,所不同的是,引起后者矛盾的主要原因是儿子,而前者的原因是权力。
张扬道:“我还当你怕我伸手要赞助,吓得不敢来了呢?”
张扬道:“具体点!”
肖鸣下意识的摸了摸滚圆的下巴:“有吗?”
满桌人又笑了起来。
田斌道:“连我妈都打电话过来,让我请假去东江休息一阵子避一避,搞得跟逃难似的。”
李长宇道:“你应该做的就是新机场,做好这个项目就是你的本分!”
李长宇笑道:“怎样?讨债结果如何?”
肖鸣暗气这和-图-书厮显摆,得了这么大的便宜还卖乖,嘴上却道:“张老弟年轻有为,这重担不压给你压给谁?我们这些老骨头可扛不起这么重的责任。”
张扬听说这件事之后,不由得哈哈大笑:“红姐,绕了一圈你又杀回来了!”要知道水上人家过去叫鱼米之乡,和对面的新帝豪一样,全都是方文南的产业,当年苏小红是这两家店的老板娘,不过那时候只是拥有管理权,几经易手之后,水上人家又回到了她的手里。
李长宇呵呵笑道:“别管别人想什么,做好你自己,把自己应该负责的工作做好,承担起你应付的责任,其他的都不重要,别人愿意怎么说是他们的事,别人愿意怎么斗,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整天把精力投入到政治斗争,尔虞我诈中,你哪还有时间去做事?”李长宇的这句话更像是他此时心态的写照。
张扬嗤之以鼻道:“那点钱还不够塞牙缝的,江城的这几家银行老总全都是铁公鸡,等新机场建好了,他们要是坐飞机,我收他们十倍票价。”
李长宇道:“张扬,杜书记把这么重要的工程交给了你,是看重你的能力,你务必要谨慎对待,新机场项目不容有失,千万要记住我的这句话。”
常海天道:“控制倒是控制住了,可老百姓们都给吓怕了,现在有个伤风感冒的都预防为先,先喝我们的抗病毒冲剂,过去喝一包的现在恨不能来三包,经销商也在囤货,今年的利润肯定不止翻一番了。”
张大官人瞪大眼睛道:“合着政府官员就该受你们欺负,受你们歧视?我说秦白,你小子刚才那话什么意思?你姐还政府官员呢?”
张扬道:“初期启动应该没多大的问题,毕竟有银行的2.5个亿垫底,我就怕后续资金会出问题,现在正在想方设法筹集更多的资金注入呢?”
李长宇苦笑道:“你啊,真要是这样,就算你废了他,小静能够幸福吗?身为小静的亲哥哥,你应该正确引导她,让她树立正确的感情观,早点成熟起来,而不是采取极端的方式。”
虽然请客的是苏小红,当晚的焦点人物却仍然还是张扬。几杯酒喝完之后,常海天道:“张扬,那天你的讨债会我们药厂没去,最近生产忙,抗病毒冲剂供不应求。”
姜亮道:“这七个亿要是搁我身上,我恐怕压力大的得去跳楼,可在你张市长身上,这才多大点事啊!”
李长宇道:“丁斌那个孩子太轻浮,我不喜欢!”
张扬笑道:“这样你们才能赚钱啊!”
张扬道:“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对不起小静,如果让我知道他做了对不起我妹的事情,我废了他!”
胡茵茹道:“最近这场病闹得老百姓人心惶惶的,哪还有人敢出来吃饭,你到各大饭店里去看一看,过去生意最好的新帝豪,现在都门可罗雀,饭店的日子可不好过啊。”
李长宇道:“只是感觉,希望这是我的错觉。”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一个小小的副处级干部竟然敢威胁自己这个厅级,左援朝有些出离愤怒了,张扬表面上是在说庞彬,可实际上是在含沙射影,影射的主要目标是自己,左援朝对张扬还是有所顾忌的,不过那是过去,张扬有顾允知和宋怀明双重靠山,如今平海的一把手已经换成了乔振梁,左援朝深得乔振梁的赏识,这让他有了和杜天野一争短长的底气。没有人愿意久居人下,杜天野在适应了江城的情况之后,政治手腕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强势和-图-书,左援朝和他之间也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融洽期,可一切都随着乔振梁入主平海改变了。
张扬道:“要是喜欢,以后我多送你几个。”
李长宇道:“丁斌的父亲是省政法委书记,他又是老小,从小骄纵惯了,我这次在东江请小静和他吃了顿饭,他给我的感觉不好。”
杜宇峰笑道:“你怎么不去?”
朱晓云道:“前些日子我妈也被传染了,到处买抗病毒冲剂,医院药店都断货了,最后还是打电话给常厂长,才从厂里拿到的,还别说,你们的药就是灵,我妈服药之后,三天就痊愈了。”
姜亮道:“你过去不是干招商的吗?还有你未婚妻楚嫣然是贝宁财团的当家人啊,她的钱不就是你的钱。”
姜亮道:“传染病其实并不可怕,未知的恐慌才害怕,其实整个江城患病的也不过五百多人,可恐慌情绪却在整个社会上蔓延,这两天还稍稍好一些。”
张扬不明白胡茵茹这番话是什么意思,诧异道:“怎么叫好时机呢?”
姜亮附和的点了点头道:“看出来了,火气有点大!”
苏小红道:“不叫水上人家,这里叫鱼米之乡,明天我就让人把原来的招牌挂上去。”
张扬道:“我听说最早左市长提议肖鸣担任我的职位。”
张扬道:“肖市长真谦虚,你正当壮年,还有远大的政治前景,以后面临的挑战多了。”
肖鸣笑道:“我这是中年发福,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会明白了。”
张扬道:“做思想工作的事情我不擅长,你来,你是她干爹,你责无旁贷。”
肖鸣和张扬之间并没有什么直接的矛盾,他笑着向张扬走了过去:“张老弟,最近都没见过你。”
看到张扬进来,李长宇除下眼镜,揉了揉鼻梁,向张扬笑了笑道:“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看我?”
胡茵茹道:“苏总选在这个时候接手饭店可是一个绝佳的时机。”
张扬落下酒杯道:“我算看出来了,你们姓杜的一个比一个狡诈!”
张扬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张扬道:“搁我身上也是大事儿!”
张扬道:“我这次回来经过东江都没见到她,她和丁斌去黄山旅游了,我妈生病的事情都没告诉她。”
李长宇笑道:“少拍马屁,我可没这么高明。”他点燃一支香烟,拿起火机,忽然想起这火机还是张扬送给他的呢,笑道:“火机不错!”
姜亮道:“这不用担心,咱们中国人的忘性最好,多数人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日本鬼子把咱们侵略的这么惨,可眼前的年轻人还有几个记得运段惨痛的历史?放心吧,用不了几天,酒店的生意就会好转。”
李长宇笑道:“一百五十万了,虽然和整个机场浩大的工程来比只不过是杯水车薪,不过聊胜于无。”
张扬道:“气人啊!我刚去找了左市长,我跟他明说了,要是庞彬再敢刁难我,休怪我翻脸不认人,不过左市长还算明智,当场就答应剩下的五十万马上划给我,另外又给了五十万,算是市政府方面对新机场工程的支持。”
张扬道:“笑话,姜亮也是,老杜也是!”
肖鸣和张扬的私交过去一直都还可以,可自从肖鸣倒向左援朝、赵洋林集团之后,张扬和他之间的关系也变得生疏了许多,常言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两人现在的立场不同,在政治利益上有冲突。肖鸣对新机场建设工程是极其渴望的,可他在政治立场上的反复无常得罪了市委书记杜天野,杜天野态度坚决的将和图书他否定,而提出了一个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人选……张扬。张扬只不过是一个副处级干部,还不到二十三岁,这样一个年轻人能否负担得起这样浩大的工程?杜天野的强势和坚定在这件事上表现的淋漓尽致,他力排众议,起用赵洋林和张扬这一老一小的组合。
“我哪儿改变了?”
满桌人都把目光望向张扬,张大官人道:“都看着我干什么?”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等今年中秋,小静回来,我好好和她谈一谈。
李长宇道:“眼花了,运人上了年纪,不服老是不行的。”
姜亮道:“又不是白给你,这叫投资,你不是到处鼓吹投资新机场项目回报丰厚吗?既然这么有信心,这么好的事情你怎么不便宜自己人?”这句话还真把张扬给问住了。
肖鸣愣了一下,今天张扬说话有些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弄得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可马上他就意识到,张扬是通过这种方式提醒他什么,当初正是张扬一手将肖林弄进了企改办,在开发区成立了企改办的分部,通过这种方式,肖林一步步成为了企改办主任,肖鸣在张扬被市里免去企改办副主任之后,想方设法扶亲侄子肖林上位,这件事让张扬相当的不爽。
李长宇道:“你放心吧,只要是上头能够争取下来的,肯定会把钱都给你,新机场工程是咱们近五年内最重要的一项政府工程,杜书记和所有常委都很重视。”
肖鸣笑了笑,心说建机场你有份,机场票价可不是你说了算。
苏小红道:“张市长,最近气儿好像不太顺啊!”
李长宇道:“你也是一个副处级干部了,别张口闭口都是粗话,让人听到成何体统?”
苏小红没说话,脸上却露出笑意。
李长宇的话,让张扬凭空多了件心事,可赵静的感情他是无权过问的,张扬闷闷不乐的离开了市委市政府大楼,在停车场遇到了副市长肖鸣。
张扬假惺惺的笑着:“忙!市里给我压了这么一副重担,作为一个年轻干部,我的压力很大!”
杜宇峰道:“你说我行,可不能说咱们杜书记,我觉着这人不错,是个好官。”
肖鸣心中这个悔啊,我他妈的贱,我没事说这句话干嘛?现在整个江城谁不知道这厮穷疯了,到处张嘴要钱,银行、企业全都被他刮了个遍,自己这不是主动往火坑里跳吗?
杜宇峰道:“你知道我的,两袖清风,穷鬼一个,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我命还不能给你,你嫂子你侄子都等着我照顾呢,要不哪天我抽空去你工地上打打义工,帮你扛沙子水泥啥的都行。也算是我对江城新机场项目的支持,你看怎么样?”
常海天道:“顾总已经发话了,张市长的工作我们药厂要全力支持,具体方案还在商榷之中,不过你放心,我们肯定不会落在别人后头。”
苏小红道:“什么病不病的,咱们今晚要聊开心的话题,别尽扯这些让人心烦的事情。”
张扬笑道:“我可没有这么伟大,现在心里想着的就是怎么把新机场给建成了,其他的事情我都忘了。”
肖鸣道:“新机场建设是我们江城眼前最重要的工程,关乎于江城市的未来形象和今后的发备,咱们整个江城市的领导层都会全力支持这件事,群策群力,争取把这件事圆满完成。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只管说一声。”
肖鸣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曹正阳当然不爽利,这事儿搁谁身上都不会爽利的,你小子这是明讹啊!他勉为其难道:“这件事我尽量说hetushu•com说看,希望曹正阳同志能从大局考虑。”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几大银行不是已经贷了2.5个亿了吗?”
肖鸣道:“还不错,企改办能够搞到今天的规模,还不是多靠张老弟当年的艰难创业,没有你就没有企改办,也不会有江城这么多企业的蓬勃发展。”
胡茵茹忍着笑道:“咱们这桌好像就你一个当官的。”
张扬道:“什么是主干道?”
张扬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您这么一讲,我心里的疙瘩都解开了。”
张扬道:“变高深了,你现在的低调该不是为了厚积薄发吧?”
张扬望了望桌上的老花镜道:“什么时候把老花镜给武装上了?”
肖鸣说这句话只是客气一下,可张大官人却不会跟他客气,张扬道:“肖市长,还真有事让你帮忙。”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
秦白笑道:“我没说你,我说那些贪官呢?”
张扬道:“刚去左市长那里讨债,路过你办公室,所以顺便过来看看。”李长宇指了指对面示意张扬坐下。
李长宇哈哈笑道:“记得安老生前说过一句话,别管做多大的官,要看你做多大的事,我在现在这个年纪就已经做到了江城常务副市长的位置,我没什么不满足的地方,更谈不到遗憾,想要做到以后也没有遗憾,我就得老老实实在这儿站着,盯着我脚下的这片地方,看看我能做什么?看看我能做而没去做的是什么!”
张扬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说真的,到现在我都搞不清这飞机场能不能赚钱,市里派给我的任务,前面是刀山火海也罢,万丈深渊也罢,我必须要勇往直前。”
苏小红道:“茵茹看问题果然透彻,这次彭老板将手头股份让给我,做出了很大让步,的确因为这场病的缘故。”
一直没说话的秦白来了一句:“当官的嘴都馋,他们这帮公家饭吃惯了,让他们回到家里吃自己的,就会浑身不舒服。”
李长宇道:“开发区有很多项目同时上马,城区道路分批改造,火车站改建,哪个项目不要钱?单指望市政拨款是不可能的。”
张扬心中一动,苏小红这么做是出于生意上的考虑,还是出于对过去事情的怀念?难道她对方文南余情未了?
李长宇听出这句话含义复杂,不禁笑道:“我早就过了那个年纪了。”
张扬笑道:“三十八花一花,花也是正常的。”
张扬道:“工程机械厂在开发区,曹正阳这个人不太爽利,建机场这么大的事情,他表现的太小家子气,我打算从工程厂多弄点设备,可资金方面有些紧张,咱们政府机关搞政府工程,总不能赖他们的账,可我看曹正阳那副德行,十有八九是要跟我玩点小心眼,你和他关系不错,工程厂又在开发区的地盘上,你说话应该比我管用。”
当晚苏小红在水上人家请客,张扬到了之后方才知道,彭军祥在获得顾佳彤同意之后,把股份出让,苏小红听说这件事之后,直接找到彭军祥表示愿意购买他手上水上人家的股份,彭军祥专门针对这件事询问了顾佳彤,顾佳彤对经营餐饮业的兴趣已经不大,听说苏小红想要收购,让常海天全权处理这件事。常海天和苏小红面谈之后,决定由苏小红出面购买彭军祥的股权,以后水上人家交由苏小红管理,顾佳彤暂时也没有撤资打算,每年固定从酒店收取分红。
张扬来到李长宇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看报纸,让张扬好奇的是,李长宇居然戴上了老花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