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4章 拳头最大

张扬目光望向梁千里,笑眯眯道:“老爷子,你们还剩下四十九个,一起来吧!我中午还得回江城,赶时间!”
丘金柱好心提醒张扬道:“张市长,梁家坪卧虎藏龙,民间高手如云,你要对付他们五十个,不可能啊!”
张扬走得时候,谢君绰跟着他来到车前,张扬知道她有话要说,微笑道:“今天的事情只是一次意外,你别害怕,指挥部建设的进度不能停,一定要在约定的工期内完成指挥部建设任务。”
梁百山叹了口气,低声道:“现在我总算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咱们在梁家坪厉害,可遇到真正的高手,我们什么都不是。”
二十名舞龙队的汉子如影相随,重新将张扬包围在圈内,梁百山也被包围在其中。
梁家坪舞龙队共有二十人,这二十人全都是个顶个的高手,从小在一起练习武功,都是师兄弟关系,彼此的默契程度很高,在长期的舞龙之中,也研究出了不少配合的方法,可以说这二十人联手,寻常三五百个人都不会放在眼里,其战斗力之强悍可见一斑。
双手将棍棒高举过头,凝聚双臂之力向梁百山一棍劈去。
张扬此时脱掉他的白衬衣,里面穿着白色紧身背心,健美的体魄显露无疑,这厮最近勤于修炼,肌肉线条是越发的完美,他在皮卡车内备有运动服,在车里换了条运动裤,黑色圆口布鞋,看上去的确有几分高手风范。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好,大家都会去考虑一下哪天奠基比较合适,新机场建设是我们江城的大事,一定要广为宣传,让老百姓都支持这件事。”
梁家坪的村民对他的这句话并不信任,可事实摆在面前,他们输了这场比武,愿赌服输,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小栓子输了,梁家坪第一高手梁百山带领舞龙队的二十名汉子围攻人家,还是败下阵来,这样的实力绝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梁家坪的人相信道理,更相信拳头,张扬的拳头比他们硬,他们只能接受眼前的现实。
小栓子经过一轮狂攻,气力明显有些下降,看准破绽,张扬隔开他的来拳,右手探伸出去镇住他的咽喉,右腿格在他的双腿之后,小栓子失去平衡,仰身就倒,张扬左手牵拉住他的手臂,将他轻轻拉起,微笑道:“承让!”
梁千里紧张的手擒胡须,难怪人家敢说出让他们挑选五十人一起上的大话,这年轻人果然拥有这样的实力。
谢君绰摇了摇头道:“盖板房能要多少钱?我们合同上是完工结算,我不急,等盖好指挥部,你们验收合格,再拿钱,钱也能拿的心安理得。”
张扬内心一震,可脸上却拿捏出一种莫名奇妙的表情:“什么?别墅?谁说的?”
梁家坪一方回到自己的阵营里,梁千里老爷子气得白胡子都翘了起来:“市长咋地?他吹什么?一个打我们五十个,欺负我们梁家坪没人?”
张扬哈哈大笑,收回白蜡杆,转身挥舞的如同风车一般,将来袭长棍尽数阻挡在外,这样一来,梁百山侥幸逃过一劫,他向后撤了一步,只觉着脚步轻浮,身体踉跄了一下险些栽倒在地,这是损耗过度的表现,这会儿功夫,又有五人被张扬击倒在地。
小栓子被张扬激起了斗志,他大吼一声再度冲上,他以为自己之所以开始落在下风,是因为他忌惮张扬的身份,对他手下留情,这次小栓子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实力,拳脚宛如暴风骤雨一般攻向张扬。
梁百山临走的时候,忍不住回头向张扬看了看,他自从习和-图-书武以来,从没有遭遇过这样级数的高手,自诩为丰泽第一高手的他,在张扬的面前甚至没有还手之力。
杜天野怒道:“查出是什么人挑唆,我一定要严加惩办。”他也只是一时气愤说说罢了,真要是去查,千头万绪从哪儿查起?再说这件事已经解决了,没必要再度掀起风波。
谢君绰又道:“我哥说了,他觉着挺对不起您的。”
张扬望向梁百山,梁百山道:“我们输了!”
小栓子一张面孔涨得通红,他自习武以来还从没受过这样的挫败。
想让梁家坪人折服的最好方法就是通过武力解决问题,用拳头向他们证明谁才是强者。梁家坪的村民散去之后,包括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和诸多警察在内全都用仰慕的眼光看着张扬,一个人单挑梁家坪二十二条好汉,这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这二十二个人全都是民间武功高手。
张扬道:“其实政府给他们的条件已经很优厚了,过去他们也答应了,可今天突然出尔反尔,我怀疑这件事背后可能有人挑唆。”
梁家坪的这帮村民听说了这件事全都义愤填膺,梁家坪人一贯尚武,在他们心中,梁家坪人打遍丰泽,甚至打遍江城都没有对手,随便哪条汉子走出去不是响当当的角色,就说现在江城形意拳协会主席梁百川就是他们梁家坪走出去的。现在被人如此看低,谁能服气。
梁百山道:“你先去摸摸他的底!”
梁家坪的几位长者都在一边旁观,梁千里看出有些不妙,他转向梁百山,发现梁百山的表情同样不安,梁千里低声道:“百山,多挑选几个!”他已经看出情况不容乐观了,提前让梁百山做好准备。
张扬点了点头道:“成,回头我找人帮他打个招呼。”
梁百山利用舞龙队很好的掩护自己,往往是攻击之后马上后退。这种方法的确给张扬制造了一些麻烦,张扬觑准空隙,身躯微撤,露出空门,两条白蜡杆先后攻入,他手臂夹住白蜡杆,稍用力白蜡杆被他从中夹断。与此同时四条白蜡杆砸在他的后背之上,张大官人护体罡气自然而然反应而生,四条白蜡杆被他硬生生震断。
此时十多名汉子一通举起白蜡杆向张扬的后心戳来,看到张扬强悍如斯,他们早已经将江湖规矩抛到了九霄云外。
张扬淡然一笑,右肘微屈,顶在小栓子的左臂之上。小栓子右腿想要别劁张扬,猛然发力,却感觉到对方的两条腿宛如在地上生了根一般,此时张扬已经沉肩向他当胸撞去,小栓子避之不及,只觉着身体被一股巨力弹开,他跟踉跄跄向后退了数步,小栓子站定之后,感觉到一阵气血虚浮,他有些愕然的望向张扬,此时方才意识到,这位副市长绝对是一个高手。
梁百山看到他这一棍气势通人,宛如泰山压顶一般朝着自己就过来了,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双手托起白蜡杆,去格挡张扬的攻击。
张扬微笑道:“放心,政府绝不会让梁家坪的老百姓吃亏,只要大家配合搬迁,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为梁家坪的老百姓提供便利。”
张大官人站在原地,小栓子出拳很快可是他的拆挡速度也很快,两人以快打快,看得周围人们眼花缭乱,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梁家坪一方的几位高手都看出情况不妙,小栓子围绕张扬步法移动,不停变换身法,张扬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脚下的那块地方,双方相比,高下立判。
张大官人足尖在白蜡杆上轻轻一点,身体如大鸟般飞和-图-书了出去,跳出二十人的包围圈,直奔圈外的梁百山,凌空踢向梁百山。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你梁百山想当龙睛,我先把你给制服。
梁千里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张市长,你的武功让人佩服,我们输了,以后我们梁家坪的任何人绝不会在拆迁上和政府为难。”
张扬笑道:“得了,你们再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了,全都是为了新机场建设工作,不然我说什么也不能跟老百姓出手。”他看了看时间道:“我得走了,下午还得去市里汇报情况,拆迁的事情就拜托几位了,这次一定要和梁家坪的人签好拆迁协议书,务必要让每个人都在协议书上面签字,到时候由不得他们反悔。”
张扬笑道:“等他改造出来后亲口对我说吧。”
周志国道:“张市长不用担心,他们今天应该不会反悔。”
梁百山沉声道:“小栓子!”小栓子是他的亲侄子,也是梁家坪年轻一代中涌现出的第一高手,在江城市形意拳比赛中多次获得冠军,平时他都在东江协助伯父梁百川开武馆,这两天刚巧回来探亲。
丘金柱一看好嘛,官逼民反啊!张扬啊张扬,你也太托大了,人家可是真正的高手啊。
张扬笑道:“人太少了,还差二十九个!”
谢君绰咬了咬嘴唇道:“我昨天去西河劳改农场探望我哥,他瘦了很多,在农场总是被人欺负,张市长,你能不能帮忙说说,让那些警察多关照关照我哥,别让犯人欺负他。”
梁百山不禁暗骂这厮的狂妄,可张扬刚才展示出实力之后,梁百山不敢掉以轻心,他点了点头道:“张市长既然有要求,我们答应就是!”这句话充分体现出梁百山的狡猾。
小栓子低声道:“五叔,我刚跟七叔通了电话,他说咱们都不是张市长的对手。”他所说的七叔就是江城形意拳协会主席梁百川。
张扬针对资金问题已经和杜天野有过多次争论,当着这么多人,他也不想和杜天野争论,叹了口气道:“国家难道一点成都不拨吗?”
周围发出哄笑之声,发笑的当然多数都是张扬这边的人。
梁千里大声道:“打就打,咱们梁家坪人怕过谁?”
丘金柱道:“那是,咱们丰泽谁也打不过张市长,张市长才是丰泽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
陈家年和丘金柱都跟了出来,陈家年赶上张扬的步伐道:“小张,要注意工作方法。”
杜天野看到他进来,就笑道:“张扬啊张扬,你一个副处级干部,去跟老百姓们打架,说出去你丢不丢人?”
张扬道:“市里的确不可能再答应你们的其他条件了,这样吧,你们梁家坪是武术之乡,村里高手无数,咱们就按照您老的说法,用武林规矩来解决这件事。从你们村里挑选五十个青壮年高手,我跟他们过过招,一起上也行,车轮战也行,我要是输了,你们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如果我赢了,那么你们梁家坪的老百姓就得无条件服从市里的拆迁条件!”张大官人的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东河镇党委书记周志国不失时机的奉承道:“梁家坪的这些老百姓也只有张市长能够震住他们,换了别人,这件事一准解决不了。”
张扬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钱从何来?杜书记,您教教我,还差七八亿呢,我上哪儿去搞钱呢?”
在场的人都愣了,丘金柱虽然知道张扬能打,可这里是梁家坪,丰泽武术之乡,这村里男女老少没有不www.hetushu•com会武功的,近十年来,市级、省级武术比赛上都有不少人拿过名次,江城一有大型活动还请梁家坪的武术队去做武术表演,这村的人全都是练家子,可不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张扬笑道:“我在电视上看过你比赛,挺厉害。”
可场中的形势却并非他想象中那样。
雄浑的声音震得围观人群耳膜嗡嗡作响,包围圈骤然向中间收缩,二十条白蜡杆划出二十道凌厉的白色轨迹,一起向张扬的身上招呼过来,张扬腾空跃起,那些汉子迅速向中心收缩,手中白蜡杆变换方向,直立戳向空中。
杜天野道:“那是你的事,大家各有个的工作,各负其责,新机场建设只是江城建设的一部分,总不能我们将江城所有的钱都投到这一项目中去吧?”
小栓子道:“请张市长指点!”话说完之后,左脚前跨,朝着张扬当胸一拳,这一拳用上了腰胯之力,打得虎虎生风,力量着实不同寻常。
副市长严新建、人大常委会主任赵洋林都笑了起来。赵洋林道:“我觉着小张这件事做得很漂亮,梁家坪人的拳头硬,小张向他们证明自己的拳头比他们都要硬,如果不是这样,梁家坪的村民还不会顺顺利利的答应拆迁。”
谢君绰道:“张市长,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
小栓子道:“高手我也遇到过不少,可张市长这么厉害的,我是第一次见到。”
张扬心说这舞龙队的攻击方式有点类似过去丐帮的打狗阵,可惜精妙变化和后者相比差出了不止一筹。
小栓子点了点头道:“用不着其他人出手,我一个人就把他打趴下。”
张扬微笑道:“人家都说了,谁的拳头大听谁的,咱们道理也讲了,可讲不通,只能比拳头。”
梁百川深吸了一口气,正想停战之际,却听到梁千里大声道:“住手!”
小栓子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一百八十斤,在体格上完胜,他从小习武,根底自然不凡,他向张扬抱了抱拳道:“梁小栓,张市长请了!”
陈家年看着那二十名壮汉,现在每人手里已经多了一根白蜡杆,心中暗暗为张扬捏了一把汗,张扬啊张扬,你挺聪明一个人怎么干傻事呢,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张扬道:“这事儿是我的问题,你们在旁边帮我擂鼓助威就是!”
张扬挥出去的一棍在距离对手还有两厘米的地方停下,那汉子吓得满头冷汗,虽然棍子已经停在头顶,可他心里上的恐惧却没有及时散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张扬一听就知道这件事肯定和自己有关,因为自己当上了新机场现场指挥,杜天野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张扬道:“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忙工作都来不及呢,哪有时间理会那些无聊的人?”
梁家坪党支书梁百山缓步走了过去,沉声道:“我代表那二十九个,如果我们都输了,梁家坪无条件拆迁,再不给政府提任何的要求。”画龙点睛,梁百山就是那点睛之笔,他出现在舞龙队之中,舞龙队的战斗力又要增加一倍,这二十名舞龙汉子全都是梁百山的弟子,梁百山对每个人的优点和弱点都了如指掌。
赵洋林语重心长道:“招商引资的事情一定要抓紧了,最近市里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如果不是杜书记压着,矛盾早就爆发出来了。”
张扬左手一个拆挡,看似漫不经心的轻轻一格,却恰到好处的将小栓子来拳的力量带向一边,手腕旋转,手掌已经搭在小栓子粗壮的手臂之上,随即向http://m.hetushu.com下一压一带,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小栓子也非等闲之辈,他顺着张扬的力量手腕也是一拧,试图反拿住张扬的手臂,与此同时他的左手自下而上向张扬的下颌拿去。右腿继续前探切入张扬双腿之间,梁百山的提醒还是有用的,换成别人小栓子早就一拳打过去了,对张扬这位丰泽副市长他还是留了几分情面,只想拿住他,让他知难而退。
严新建笑道:“老曹也不是个自私的人,他是从厂子的利益出发,当一个这么大企业的领导人也不容易。”
张扬却没有觉着这是什么好消息,皱了皱眉头道:“曹正阳这个人太小家子气,一点都不爽利,每次见到我都跟防贼似的,他就害怕我不给他钱。”
梁家坪这边的代表都愤怒的看着张扬,这位副市长说话也忒大了,一个人单挑他们村五十个,这不是羞辱他们吗?梁百山也很愤怒,心说你觉着你是副市长,我们这些老百姓不敢跟你动手是吧?梁百山不仅是梁家坪的党支书,还是梁家坪公认的第一高手,他低声道:“张市长,不用这么多人,你要是真想这么做,我陪你伸伸手就是!”
张扬现在有了点胜不骄败不馁的意思,他笑着向陈家年道:“解决了,梁家坪的老百姓还是很讲道理的啊!”
梁百山道:“年纪轻轻就当上副市长,现在又成了新机场项目的指挥,人家是真有本事啊!”
张扬摇了摇头道:“别介,我说过让你们挑五十人,就挑五十人出来,说出的话总不能不算数,你们准备一下,我去外面空地等你们!”说完,张大官人闲庭信步般走了出去。
身后丘金柱已经率先叫起好来,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也是拼命鼓掌,谢君绰更是兴奋的美眸生光,大声给张扬加油助威。
张扬理直气壮道:“我是为政府出手,事实证明,在说服教育起不到作用的时候,我们必须要采取强硬手段,毛主席他老人家教导我们,枪杆子里出政权,我发现白蜡杆还是挺好用的。”
只有身处在现场才能体会到这是一种怎样的震撼,在惊呼声中,张扬一把抓住一根白蜡杆,大力拉扯之下,将一名壮汉连人带棍拖起,抬脚将他踢飞,双臂举起白蜡杆格住头顶向他招呼过来的六根白蜡杆,托!地一声,张大官人将六根白蜡杆尽数震开。他大喝一声,手中白蜡杆向下方横扫,棍扫一大片,只听到哎呦之声不绝于耳,现场有七名大汉被他击倒,张扬擎起长棍,目光觑定梁百山,大声道:“接我这一棍!”
张扬道:“是不是缺少资金?”
梁百山将小栓子拽到一边,低声道:“出手要留些分寸,他虽然年轻,可毕竟是咱们丰泽副市长,如果伤了他,肯定麻烦。”
小栓子道:“五叔!”
张扬道:“舞龙队?虽然没有龙,可是手中应该有根棍子吧?不然你们的实力怎么能够展现出来?”
梁百山没想到张扬的身法这么漂亮,轻易就逃脱了二十人的包围圈,等他意识过来的时候,张扬已经来到眼前,梁百山双拳交叉护在胸前,硬生生承受了张扬的一脚,张扬一脚踢在他的手臂之上,梁百山双足钉在地上,却无法完全抵抗住张扬的力量,一双脚掌向后滑动了一米有余,在地面上印下两条深深的轨迹。
梁百山本以为小栓子出马就能够摆平这件事的,可没想到张扬这么厉害,此时场上的局面又有变化。
丘金柱大声道:“不公平,以多打少,这还是武林规矩吗?”
梁家坪那边顿时嚷嚷了起来,这厮也www.hetushu.com太狂妄了,分明是不把他们梁家坪的人放在眼里。梁千里点了点头道:“好!用不了这么多人,舞龙队的上!”
张扬笑眯眯道:“梁支书武功不错!”说话间力量又增强了几分,梁百川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双足已经陷入泥地半寸有余,只要张扬再增加一些力量,他肯定要扑倒在地。
杜天野道:“企业也不容易,张扬,你不能把压力转嫁给江城各大企业,这样对他们是不公平的。”
张扬道:“你好像有事啊!”
张扬以一己之力横扫梁家坪二十二条好汉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江城,张扬下午在参加新机场建设筹备会的时候,与会人员都听说了这件事。
严新建道:“我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江城工程机械厂方面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在原有的基础上多赞助我们五台挖掘机,购买建筑机械也可以给最大的优惠。”
杜天野离开之后,这碰头会自然没有开下去的必要,严新建走了,他的任务就是争取从企业多拉点赞助,新机场的具体事情他也不想过问。
二十名汉子身穿清一色的红背心,绿军裤,回力革!宛如一条首尾呼应的长龙一般将张扬围绕在正中心。
赵洋林低声道:“听说你在南湖边上有一座木屋别墅?”
白蜡杆的攻势再度掀起,这次和上次的攻击方式不同,这次白蜡杆轮番落下,宛如海面波涛一般此起彼伏。
梁千焕道:“我要是再年轻两岁,我捶扁他!”这话是大话,也是实话,人的年龄和体力是呈反比的。
张扬道:“机场现场指挥部下周就能搭建完成,等银行的贷款到账,我们就能够奠基了。”
梁百山站在圈外,大声道:“起!”二十名汉子手握白蜡杆,同声大喝:“吼!”
一群人都看着梁百山,他才是梁家坪的真正主心骨,今天这一战是梁家坪的荣誉之战,不但关系到梁家坪的利益,更关系到梁家坪的面子。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已经容不得他们退后。
陈家年看得暗暗摇头,心说张扬是自找难看,真要是被一平头老百姓给打了,以后这张脸往哪儿搁?
小栓子道:“五叔放心,我有分寸!”
张扬道:“如果他们敢反悔,我就操着白蜡杆一路打到梁家坪去。”一句话把所有人都逗乐了。
赵洋林道:“何长安跟你这两天有没有联系过?”张扬摇了摇头道:“只见过那次面,情况你们已经知道了。”
张扬要是一棍直接劈下来,肯定要将梁百山的白蜡杆劈成两断,可张扬中途却突然停滞,劈落的势头减了几分,落在白蜡杆之上,力量却陡然增加,要知道这样发力比从空中直接劈下,难度不知大了多少倍。梁百山只觉着一股难以匹敌的巨大压力逼迫下来,他强行支撑住,因为用尽全力,脸色恐得通红,额头青筋也暴突而出。
杜天野道:“国家给多少没定,不过我们地方上不能一遇到事情就向国家伸手要钱。”话还没说完他的电话就响了,杜天野看了看,起身道:“你们先商量,我得出去一趟。”
梁千里道:“张市长的要求我们不好违背!”他活了这么大的年纪,什么风浪没见过,从张扬和小栓子的对战之中已经看出,这位副市长绝对是个高手,论到单打独斗,恐怕整个梁家坪也挑不出一个对手,现在只能用这种方法,依多为胜,就算胜之不武,也能够保存一些颜面,谁让张扬自己说大话的。
丘金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亏的是白蜡杆,如果全都是红缨枪,张扬的身上不知要穿出多少透明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