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0章 小人物的霸道

杜天野并没有跟他说笑的意思,正色道:“上次的事情我一直感觉到奇怪,苏媛媛她为什么要翻供害我,这跟我过去认识的苏媛媛根本不是一个人。”
张扬看了看时间道:“趁着还有时间我帮你针灸吧,明天要忙竞标的事特,我估计要晚上才能过来了。”
杜天野点了点头。
杜天野道:“我就纳闷了,这么多年省里的政策一直都偏重于南方,都是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不能把一碗水给端平了?南部地区发展的确很不错,可这样一来平海的南北差距会越来越大,这些省领导都考虑不到吗?”
张扬灌了一口酒,又夹了块羊肉塞入嘴里,一边吃一边道:“跟没说一样。”
张扬笑道:“你越来越会说话了,刚吃蜂蜜了吧?”
张扬笑道:“此地无银那啥……”
就在杜天野决定走的时候,他看到苏媛媛颀长的身影匆匆向小巷这边走来。
两人交谈着,情绪有些低落,被人利用的滋味不好受,这会儿刘大柱端着亲手做的宫廷药膳给他们送了进来,他笑着对张扬说:“张主任,这药膳是跟你学的,不过我改进了,你尝尝滋味咋样。”
等杜天野和常颂他们出去之后,常海心指了指一旁的椅子道:“你坐下!”
刘大柱接过张扬递来的清江特供倒满了一杯酒,他恭敬的道:“两位领导大驾光临,我这小店蓬荜生辉,我敬两位一杯。”
张扬道:“还用问吗?我一定会来!”
常颂笑着起身迎了过去,和杜天野热情的握了握手。
常颂还是觉察到女儿言语中的消极味道,他微笑道:“张扬很厉害的,我这么重的痛风病他都能够治好,你的烧伤他一定有办法。”
杜天野道:“当然不会,我和苏媛媛也是清清白白的,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张扬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跟她真的没什么?”
张扬道:“放心吧,情况就算不是太好,也绝不会太差!”其实他也紧张,比于子良还紧张。这也是张大官人最近拼命投入工作中去的原因,只有工作才能让他忘记不快,可惜最近工作也不太顺利,新机场两个投资意向都先后泡汤,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张扬率先鼓起掌来,心说老杜啊老杜,你果然长进了,偷换概念的本事可不小,国民生产总值是一回事儿,真正能够拿来用的又有多少?落实了三亿五千万?屁的三亿五千万,全都是打白条。
刘大柱正想回答呢,一名小服务员走了进来,附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
那位南锡日报的记者笑着点了点头道:“那我不用把问题重复一遍了。”
刘大柱一边陪不是一边把张扬送出门口。
自从上次看到张扬躺倒在皮卡车内,于子良已经知道张扬为常海心针灸冒着巨大的风险,这个年轻人已经将于子良过去对医学的认识完全改变。
常颂望着脸上缠着纱布的女儿,心中充满了痛楚,可为了不加重女儿的心理负担,表面上常颂还得装出若无其事,他轻声道:“海心,看起来你的精神状态好多了。”
杜天野道:“你吃遍江城,你说!”
张扬心领神会,他凑在话筒上,清了清嗓子道:“这位美丽的女记者,我是新机场项目的现场总指挥张扬,一直以来跟何长安谈投资的人都是我,我想我是回答你这个问题的最合适人选。”
张扬道:“你可不是凡人,你跟正常人不一样。”
常海心点了点头。
张扬让杜天野先上车,停下脚步道:“于博士找我有事?”
常海龙道:“没什么大事,只是感冒,刚刚吃过药已经睡了。”
张扬不屑道:“可惜你被这个妹妹出卖了。”杜天野感到内心一阵隐痛,的确如此,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苏媛媛突然的翻供,差点让父亲深陷囫囵。
杜天野心头这个火啊,今天这帮记者根本就是来砸场子的,一个个专挑伤口上撒盐,他笑着转向张扬道:“小张,何长安是谁?”
张扬打开了引擎,一边沿着小路驶向环城路,一边道:“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hetushu•com不过她差点把陈大爷坑进去,你心里应该不会忘吧?”
杜天野表情显得有些严肃,低声道:“大柱,你欠人家钱吗?”
杜天野道:“真的没什么,我一直都当她是妹妹。”
杜天野没有说话。
还不到五分钟的,杜天野就回来了,拉开车门坐好之后,气呼呼道:“开车,送我回去。”
常颂知道女儿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痛苦中走出,轻轻拍了拍女儿的手背,向身边的二儿子常海龙道:“你妈怎么样?”袁芝青因为这些天熬得太辛苦,终于支撑不住病倒了,于子良在隔壁给她开了一间病房。
此时张扬陪着江城市市委书记杜天野一起过来了,知道常颂抵达江城,张扬马上通知了杜天野,杜天野和常颂在过去打过不少的交道,作为地主,他理当前来拜会。
刘大柱道:“张主任是我的贵人,这些菜全都是大补,回头我再给你们炖个宫廷壮阳药膳。”他这会儿才认出这个戴着帽子眼镜的男人是杜天野,早在驻京办的时候刘大柱就见过杜天野,也知道张扬的这位朋友如今已经来到江城当了市委书记,他有些激动道:“杜书记,原来是您呢?”
所有人同时鼓掌!
杜天野道:“环境可以改变一个人,其实我们都在改变,只不过自己没有意识到罢了。”
杜天野道:“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生病了?”
那女记者笑道:“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会拒绝投资吧!”
于子良道:“杜书记和常市长都在办公室内等你。”
苏媛媛看到杜天野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她咬了咬嘴唇,一张俏脸瞬间失去了血色。
杜天野心中暗骂,果然有人问这个问题,而且开始第一个问题就是,他脸上带着公式般的笑容:“你的问题想必是许多人心中的困惑,我想用一个数据来回答你的疑问,江城上半年的国民生产总值是五十三亿,按照正常的发展轨迹,我们江城今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将实现一次跨越,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百亿元。投资新机场计划中需要十亿,我的先期投资已经落实了三亿五千万,以后江城市政府会逐年增加投资,资金上不存在任何的问题。”
杜天野下车之后,慢慢走向自己的住处,可就在他来到门前的时候,他忽然又改变了念头,出门拦了辆出租车,向苏媛媛家驶去,杜天野虽然没有去过她家里,可是知道苏媛媛就住在城西母鸡煲附近,下车的时候,夜色已经很深,杜天野内心中又犹豫起来,自己是不是太唐突了?
刘大柱点了点头,可他根本不明白张扬说什么。
刘大柱这才拿起杯子坐下,他本想去拿酒,张扬说道:“这儿就有,不用这么麻烦了。”
张扬道:“指望省领导还不如指望自己呢,看来我还得勒勒这帮银行的,看能再多挤出一点贷款不!”
常海心小声道:“我刚才在看电视新闻,你的新机场建设是不是遇到了麻烦?”
苏媛媛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张扬道:“女人心海底针,说不准什么时候,她来劲了就给你一针。”
“谢谢!”苏媛媛说这句话的时候,不敢去看杜天野的眼睛。
张扬笑道:“这种客气话还是不要说了,我和海心是老同学,好朋友,她有了事情,我当然要尽力相助。”其实他之所以如此卖力不仅仅是以上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歌舞厅纵火案和他有着直接的关系,别人想烧死他的,结果才把常海心连累了,他当然要为这件事负责。虽然他已经向常海心坦诚了这件事,可常海心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家人,常海心在心底深处还是维护着他,不想他受到太多的困扰。常海心对他的感情,张扬早已看在眼里,可过去他一直谨慎的处理彼此的关系,保持适当的距离,虽然他从不否认常海心对自己有很大的吸引力,可张大官人也开始学会用这个时代的道德准绳来约束自己,有些事是不能碰的。
于子良叹了口气道:“越是时间临近,我心里就越紧张。”
常海心道:“最近你hetushu.com瘦了好多……”她对张扬的关心是由衷而发,可说完这句话又感觉到自己似乎没有资格说这句话,容颜受损对她的自信心是一种巨大的打击。
刘大柱慌忙道:“我明白,我明白,您来的事情我不会说。”他喜滋滋的转身去了,市委书记能够光临他的羊肉馆,肯定是让这里蓬荜生辉。
张扬进入车内,杜天野手里拿着两盒铁观音,张扬道:“别研究了,你表妹送给我的。”
于子良道:“海心后天上午拆除纱布,你有没有时间过来?”
刘大柱咧着嘴看着张扬的大光头,啧啧有声道:“张主任,您这头型太帅了!更显得您光彩耀人!”
刘大柱道:“酒水钱,现在开饭店都是这样子,其实他们这些卖酒水的也是赊欠厂家的帐,他们欠厂家,我们欠他们天经地义,能拖一天是一天,欠钱的是大爷。”
张扬道:“我首先要纠正你刚才的问话,何长安先生并非是放弃江城新机场项目,是因为我们江城市的领导层通过综合考证,认为他并不符合我们的条件,所以拒绝了他!”
一名记者举起手来。
张扬道:“想吃什么?”
刘大柱听说张扬来了,笑逐颜开的迎了出来。杜天野戴着眼镜,又把张扬的棒球帽抢过来戴了,伪装的很好,这样一来,张大官人的秃瓢格外的显眼。
常海心咬了咬樱唇道:“不必骗我,我听二哥说了,何长安和查晋北先后决定放弃投资计划,现在很多竞标育都十分惊慌。”
“骂我?”
杜天野笑道:“太隆重了,用不着这么多。”
常颂谢绝了杜天野的好意,他来江城的目的就是为了探望女儿,明天一早就得赶回去,所以他要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多陪陪自己的女儿。
常海心平静道:“至少已经不痛了。”
张扬有些哭笑不得:“我说杜书记,她出了什么事跟我有关系吗?你让我负责新机场的建设,我不说日理万机,怎么也算得上废寝忘食吧?国家大事我都顾不过来,这种小事我懒得管,也不能管。”
那女记者一张面孔羞得通红,她又羞又急,自从选了记者这个行当还没遇到过这样的惫懒人物,她正色道:“张副市长,你不觉得自己的问题很过分吗?”
刘大柱怒道:“这种女人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就不知道我的厉害。”
苏媛媛此时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她不知该怎样去面对杜天野,自从那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她一直都处于深深的自责中,在杜天野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她背叛了他,陷他与困境之中,并险些断送了他的政治生涯。
杜天野瞪大了眼睛道:“放屁,我哪里对不起你了?”
张扬点了点头,把自己带来的两瓶清江特供放在桌上,最近他也开始注意形象了,清江特供也很不错,总比来羊肉馆喝茅台五粮液的低调很多。
张扬道:“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想多给我点财政拨款?”
“还成!”
杜天野点了点头,端起酒杯跟刘大柱碰了碰,张扬也跟着碰了杯,三人对干了这杯酒,张扬道:“大柱最近生意怎么样?”
杜天野道:“居然没我份!”
张扬道:“来这里的都是司机和搬运工,吃羊肉拉面的最多,不过应该能赚些钱。”
常海心叹了口气道:“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想不通,觉着继续活下去没什么意思,可现在我已经全部想通了,能够活下来本身就是一种幸运,我应该知足,外貌如何已经不重要了。”
每次为常海心针灸的过程对张扬来说是一种磨难,阴煞修罗功和他本身修炼的功法不合,异种真气会和他固有的内力相互冲突,张扬虽然尝试将这两种真气融合,却始终不得其法。所以才会险像环生,这次的行功过程还算顺利,张大官人二十分钟后离开了常海心的病房,于子良在门外等着他。
张扬微笑道:“瘦点好,前些日子酒场太多,小肚腩都喝出来了,这一瘦下去,硬梆梆的腹肌又出来了,你要不要看?”
张扬微笑道:“何长安投资江城的条件就是要全盘接受新机场的管m.hetushu.com理权,这对我们来说,是绝不可能接受的,可能我刚才打得那个比方伤害了这位小姐的自尊,你感到生气,感到被羞辱,我们也是一样,不过我们不是为了自己,我们是为了维护党和政府的尊严,是为了维护整个江城老百姓的尊严,古语有云,智者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有些钱可以拿,有些钱不可以拿,改革发展迫在眉睫,可是不能偏离党性原则的轨道,一个没有尊严的人无法立足于这个社会,同样一个失去尊严的领导层无法取信于他的人民,我们要发展,要让江城人民过上好日子,但是我们跟要让江城人民活得有尊严!”
随着痛楚的减轻,常海心的情绪也好转了许多,父亲常颂专程从岚山过来探望她,握着父亲温暖有力的大手,常海心感到一种安全感,同样能够带给她这种安全感的还有张扬。
张扬带着杜天野来到这间名为刘老大羊肉馆的饭店,看到羊肉馆前的空地上停满了汽车,杜天野笑道:“生意好像很不错啊!”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说你小子张点出息行不?欠人家多少酒钱?”
张扬在他的脑门点了点道:“杜书记嫉恶如仇,该着你往上撞,大柱啊,把钱给人家吧,什么欠钱的是大爷,这社会有能耐的人大了去了,不管做生意还是当官都要低调做人,明白吗?”
杜天野介绍道:“江城新机场预算投资十个亿,是由我们江城地方筹资兴建的大型名用机场,预计会在1997年7月1日正式通航,作为我们全体江城人民献给香港回归的贺礼。新机场建成后,将辐射周围的十二个地级市,相关人口,自然资源和人口资源丰富,不论是客运市场还是货运市场,潜力都十分巨大。我坚信机场建成之后,将极大的推动区域经济交流,促进江城和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打造出一个围绕江城为中心的新时代经济圈。”
杜天野点了点头,向后让开,苏媛媛从他身边走过,脚步越来越快,最后一路小跑着,仿佛要逃避什么一样离开。望着苏媛媛渐行渐远的背影,杜天野暗自叹了一口气。对苏媛媛他绝没有什么过分的想法,只是觉着这个女孩子转变的太快,他来这里也是为了想得到一个答案,可苏媛媛明显在逃避着他,杜天野开始意识到自己不该来,自己的出现反而造成了苏媛媛的困扰,他抬头看了看夜空,空中没有一丝云,也看不到一颗星,看来明天的天气应该不会太好,杜天野的心头也笼上了一层浓的化不开的乌云,明天的招标会究竟会发生什么?
杜天野咳嗽了一声。
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从那次之后,他再也没见过苏媛媛,只是知道她被市政府招待所除名,然后就再无音讯,今天偶然遇到她,杜天野方才意识到自己对她并没有什么仇恨,只是觉着惋惜,只是想不通苏媛媛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杜天野站在巷口处斟酌了一会儿,又决定回去了,他发现自己在一些事的处理上实在太优柔寡断。
门被猛然的推开了,一个愤怒的女声道:“刘大柱,你怎么这么不讲信用,酒钱上周就该结了,你一直都拖着。”
常颂点了点头。
张扬跟杜天野谁都没想到,这个从外面冲进来的女子竟然是苏媛媛。
杜天野端起酒杯将杯中酒一口喝干,他已经对明天将要发生的事情有所准备,平静道:“该来的始终都会来,没什么大不了。”
张扬笑道:“这小子做生意之后嘴巴甜多了。”
杜天野和张扬才来到楼下,于子良追了出来。
杜天野对常颂的决定也表示理解,又陪常颂说了几句话,和张扬一起告辞。
刘大柱可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在这一带开羊肉馆的时候虽然不长,可因为张扬的关系和货场的经理的关系不错,再加上他平时慷慨大方,也处了不少的朋友。更何况现在他房间做着的是江城视为书记和丰泽副市长,刘大柱底气自然很足,他瞪着眼睛对苏媛媛吼道:“干什么?我开这么大一酒店还差你那几个和图书小钱?把酒水全都拉走。”
杜天野道:“刚才我看见她好像她出什么事情,张扬你抽时间去问问。”
杜天野道:“那种时候,任何女孩子都会害怕。”
杜天野微笑道:“谢谢大家的支持,在座的各位通过我的这番介绍应该初步了解了江城新机场的战略定位和未来规划,我今天会扮演好这个讲解员的角色,距离招标会开始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这段时间我留给大家,为大家答疑解惑。
张扬笑眯眯道:“你说的的确也有几分道理,那好,我们打个比方,我想给你投资,给你一大笔钱,但是前提是,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你会答应吗?”
苏媛媛道:“杜书记,我走了,我妈还在等我吃饭。”
张扬准备跟着出去,却被常海心叫位:“张扬,你等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杜天野道:“市委书记也是人,不开心一样可以爆粗,一样可以骂人。”
张扬看出杜天野心情不好,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低声道:“我送你回家。”
杜天野不屑道:“都不看好我们的新机场工程?越是这样我们越得做好这件事,不依靠他们的投资,我们一样能把新机场建起来。”
张扬点了点头,来到办公室内,杜天野道:“都等着你呢!”
在杜天野看来当然是越偏僻越好,他点了点头道:“走,尝尝去!”
张扬想了想道:“刘传魁的儿子刘大柱新近在三环路边上开了间羊肉馆,咱们去那儿吃。”
全场哄然大笑,众目睽睽之下,如此正式的场合,这厮居然能够问出这样的问题,真是牛逼到了极点。
刘大柱忙着把他们两个给请进去,他也没想到跟张扬一起来的是市委书记。刘大柱给他们准备了一间小包,笑道:“你们等一会儿,我马上就上菜!”
杜天野没好气的道:“跟你有关系吗?”
刘大柱被训的没头没脑,可顶撞杜书记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张扬:“张主任,这杜书记是咋了?”
杜天野正考虑是不是回避的时候,苏媛媛已经看到了他,因为太过震惊,苏媛媛手中的草药失手落在了地上。她蹲下去捡拾草药的时候,杜天野也走了过来,帮她收起草药。
张扬笑道:“喜欢就拿去,两盒茶叶是弥补不了我内心的创伤的。”
张扬笑道:“不容易啊,最近请我吃好几顿了,你是不是觉着特对不起我?”
苏媛媛摇了摇头,她拿好草药,黑长的睫毛低垂着,小声道:“我欠你一句对不起,现在总算有机会说了,对不起,我不该说谎话。”
杜天野道:“常市长,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咱们去吃饭吧。”
张扬笑道:“大柱,坐下喝两杯。”
刘大柱出去一会儿就把菜上来了,四凉四热,全是荤菜。
张扬笑了笑道:“在等我?”
杜天野道:“钱是人家的,人家有权做出怎样投资的决定。算了,别提这件事了,我请你喝酒。”
张扬道:“我刚刚收到消息,听说何长安和查晋北先后放弃投资计划之后,已经有几家观望的公司单位选择离开了。”
张扬笑道:“我哪儿敢,一个正常男人能够忍受这么久的寂寞,我佩服你。”
刘大柱又道:“这女人真烦,三天两头就上门讨债,说她家里困难,等钱急用,我说这种人真是,缺钱你别卖酒啊,干脆去卖身,那钱来的多快……”刘大柱只涂着嘴痛快,却没想到他的话已经触怒了杜书记的敏感神经,杜天野扬起手啪!的拍在桌上,面前的碗婉儿碟儿杯子筷子全都跳了起来。他霍然站起身来,怒视刘大柱道:“你搞什么!有没有一点道德心?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什么欠钱的是大爷?好的不去学,偏偏学社会上那些阴险的东西,不良的东西。”杜书记说道愤怒之处拂袖而去。
张扬道:“没找到啊?”
张扬来到门口没看到杜天野,拿出手机正准备给他打电话,可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来到皮卡内打开收音机,利用等杜天野的功夫好好听听新闻。
张扬颇为惊奇的看着刘大柱,想不到刘大柱身上http://www.hetushu.com也有了几分王八之气。应该说是暴发户气质才对。这厮有了点银子,说话底气也有点足了。更何况他现在欠别人钱,欠钱的是大爷,这已经成了时代的共识。
杜天野知道这厮说下去肯定没有好话,摆了摆手道:“别说了,小心我真跟你翻脸。”
张扬笑道:“海心思想有些波动,我开导开导她。”
常海心俏脸一热,这厮的老毛病又犯了。
刘大柱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道:“不给,哪有催的这么紧的,她再要钱,让她把酒水全拉走,等着往我们酒店送酒的多了。”
张扬只当没认出苏媛媛,他机灵着呢,知道现在不是他说话的时候,端起茶杯低头喝茶。
又有记者站起来了,这次是南锡日报的女记者,她的声音很清脆,身材不高底气很足:“杜书记,就在昨天何长安先生联手新加坡星月集团和南锡市政府签署了深水港投资协议,一期投资金额20亿元,我们都知道,何先生在过去一直都是想要投资江城新机场项目的,可他为什么会突然放弃江城新机场项目,转而去投资南锡深水港项目,这是不是意味着江城新机场项目远没有南锡深水港工程重要,发展潜力和未来的影响力也无法和后者相提并论呢?
那位记者是来自东江电视台的记者,他拿起话筒道:“杜书记,你好!我是东江电视台的记者,我想问一个大家都比较关心的问题,听说何长安和查晋北先生先后放弃了江城新机场的投资计划,请问这对你们江城新机场的建设会有怎样的影响?”
张扬笑眯眯坐下:“常秘书有什么重要指示?”他以为常海心是担心脸上的伤势,宽慰她道:“再忍耐两天,后天就要拆除纱布了,马上你就可以回归过去的生活。”
于子良道:“感觉怎么样?”
杜天野笑着指了指他。
招标会在市政府一招举行,市委书记杜天野,市长左援朝,人大主任赵洋林全都出席了当天的招标会,在招标会正式开始之前,市委书记杜天野代表江城市领导向参加招标会的所有商人和与会媒体记者介绍了江城新机场的初步规划,杜天野在台上作讲演介绍的时候,张扬悄悄注意着现场的情况,今天来的人很多,比他预想中要热闹,整个会场内坐的满满的,昨晚张扬还一直担心今天会发生会场冷清门可罗雀的情况,现在看来,事情还没坏到那种地步,也许他们高估了何长安和查晋北放弃投资的影响,还有很多有眼光有远见的商人想要投资江城新机场这个拥有巨大发展潜力的地方。
杜天野道:“哪来这么多钱?还得从外面想想办法。”
刘大柱自从跟着张扬去驻京办当了一阵厨师,眼界也宽广了不少,心也变野了,清台山的山沟沟已经拦不住他的脚步。他现在春阳开了一阵羊肉馆,后来因为春阳道路改建,羊肉馆关门,去了牛文强的山庄帮忙,可刘大柱现在也不想跟着别人打工了,好不容易说服了老爷子,来到江城开羊肉馆,这片地方还是张扬帮他找到的,距离江城北方资场很近,平时人气颇旺,最常来光顾的就是货车司机。开业一个月来生意兴隆,刘大柱也邀请了张扬多次,可张扬一直忙于新机场的筹备工作,没时间过来。
张扬道:“离开他们两个地球照转不误,你把他们想的太重要了。”
杜天野笑了笑,张扬发现刘大柱真的改变不少,想当初自己带着他到驻京办的时候,这厮什么都不懂,逢人说话还有些脸红,这两年锻炼的也懂得说奉承话了。
张扬道:“明天上午九点半招标会正式开始,按照已经制订的步骤,我们在招标会之前会开一个记者招待会,这可得你亲自来!”
“六百多……”
张扬笑道:“没什么麻烦。”
张扬看着满桌子的菜道:“好好的一顿饭让你给搅和了,我也走了,以后有机会再来!”
常颂由衷感谢道:“张扬,这次真要谢谢你了。”
杜天野道:“咱们不要耽误常小姐休息,出去再说。”
张扬道:“你好歹也是一市委书记,别动不动就爆粗,让外人听到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