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1章 峰回路转

负责当天会场秩序的杜宇峰率领警察走了过来,张扬道:“杜队,你来的正好,谁要是敢扰乱社会秩序,就把谁给抓起来。”他拍了拍常凌峰的肩膀:“这里交给你了!”说完他就跟着杜天野的脚步追了上去。
张大官人此时的表现要比赵洋林淡定得多,他微笑道:“机会总是留给那些勇敢的人,缩头畏尾就不要谈什么改革!”记者们开始在现场不停拍照,他们都嗅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记者们最希望的就是看到出人预料的场面,在江城一方看来是冷场,在记者们看来这件事会是平海改革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新闻点。
记者们一窝蜂想要冲上来采访,张大官人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在桌子上重重拍了一下道:“干什么,干什么?记者招待会不是开过了吗?该你们问的时候不问,不该你们问的时候又拥上来了,想采访?等下次招待会。”
这时候张扬听到了角落中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张主任,请问什么时候轮到我们通讯工程竞标呀?”
顾允知听着他们的介绍,满意的点头。常海天:“顾书记,今年我们的毛利润应该能达到五千万。”
他这句话一说,不但张扬火了,连赵洋林也火了,你曹正阳好说歹说也是江城最具代表性的企业家,江城工程机械厂的改制之所以能获得成功,还不是市里给你的支持,现在市里到了需要你们回报的时候了,居然跟我们玩这一套。
常凌峰道:“你倒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梁成龙是你的好朋友,果然有了好事你先想到他,不怕别人说你假公济私?”
顾明健笑道:“我爸我姐都来了,现在正在江城制药厂等着呢,是我爸让我过来看看情况。”
赵洋林有些后悔自己留下来参加这个竞标会,新机场候机楼无人竞拍,工程机械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当着这么多记者,当着这么多镜头,他感觉到自己和张扬就像两个小丑一样,在他的政治生涯中,从来没有一次面临过如此尴尬的局面,今天江城就会成为平海的笑柄,而他和张扬会成为所有人笑柄。
乔梦媛笑道:“我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我还是听我爸说的呢,真的,他让我转告你,一定要好好干,省里会全力支持江城新机场的建设工作。”
市长左援朝听出杜天野这句话显然有所指,不过他仍然不露声色,今天这舞台并不属于他,无论成败都是别人的事情。
梁成龙道:“南锡方面的工程已经谈妥,我不可能兼顾两方面。”
张扬微笑道:“恭喜周厂长,希望我们在新机场的建设中密切合作,共同发展!”
几个人簇拥着顾允知走向餐厅,顾允知又找到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是被人簇拥在中心的感觉,不过这次并非是他的权势将这帮年轻人凝聚在自己身边,而是他的年龄,老了!顾允知暗自感叹道。
张扬邀请周东宇走上台来,现场和周东宇共同签订了建筑工程机械的第一笔采购合同。他们握手的时候,张大官人是两手和周东宇向握的,谁都不缺锦上添花,真正需要的是雪中送炭,只有这份情谊才值得珍惜。周东宇虽然和张扬认识不久,可他对新机场的未来是充满希望的,他要把握住这次机会实现企业的二次腾飞。
张扬这才浑浑噩噩的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他想不明白,甚至无法相信省里给了五个亿的事实,他们争取了这么久,省里始终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可就在他们新机场项目陷入困境的时候,这五亿说来就来了。
张扬心里暗想,难道顾允知m.hetushu.com在暗示自己,当初第一个提起重点扶持江城机场的是宋怀明,所以乔振梁就算也想这么做,可并没有马上表示支持。等所有人都以为省五年建设重点,财政重点支持对象是深水港的时候,乔振梁这才突出奇兵,一仰一扬,出尽了风头。
张扬道:“可不是嘛,通过这件事,我更认清了他的本来面目。”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想到了梁成龙和方文东,张大官人心里暗下决心,老子现在有钱了,凡是今天临阵脱逃的,别怪我不给你们机会。
顾允知道:“要敢为天下先,要高瞻远瞩,如果别人说什么,领导就认同什么,就算他做的是对的,别人也会以为领导缺乏魄力。”
张扬道:“在我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个顾书记!”
方文东当然明白张扬看他是什么意思,他把脑袋耷拉了下去。
杜天野笑着向两旁看了看:“看来我们这个领导班子内部有人泄密啊!”
张大官人因为寻五个亿的工程心情好了许多,他微笑道:“看到顾明健没有?”
张扬抬起双眼,一位穿着黑色条纹T恤的年轻男子微笑望着他,正是刚刚出狱不久的顾明健。
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鼓掌的基本上都是江城的官员和记者,张扬的这番回答真是太漂亮了,短短的几句话已经向公众表明,并非何长安放弃了对江城新机场的投资,而是他不符合江城的条件。
张扬这会还能够想起自我解嘲,他笑道:“看来大家都很腼腆,那好,咱们候机楼的事情先往后排排,多给大家一些时间,咱们先进行工程机械设备的招标。”
还是没人说话,五个人步调一致的选择弃权。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次的竞标程序会继续流标的时候,一名中年男子站起身来,他微笑道:“既然我们的强劲对手已经弃权,那么我们岚山工程机械厂就成为这一项目的唯一竞标者,赵主任,张副市长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今天成功胜出了?”
杜天野把话筒移到唇边,笑着宣布道:“我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
张扬的话刚说完,江城工程机械厂厂长兼书记曹正阳就站起来表示道:“我们弃权,新机场工程对我们来说太大了,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新机场工地食堂招标最终以耿六的胜出而结束,苏小红原本就对此没有太多的兴趣,单单是江城的几家店已经让她忙不过来了,她之所以参加竞标会那全都是为了给张扬捧场。
顾明健道:“商场之上尔虞我诈,这种事情太多了。”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省常委会上已经确定下来的事情,是由乔书记提议并一手拍板定案的!”
包括苏小红,汉江烧烤李承干以及来自丰泽八珍居的耿六全都举起手业,他们都是陪衬,不过这会儿张扬要让他们唱主角,要他们捧人场。谁都看出来了,现在的张扬最需要的就是帮助。
张大官人愣了,他这会真是想不明白了,在他看来,乔振梁是铁了心要支持南锡深水港建设的,可怎么突然之间又变成了力顶他们江城新机场建设,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
现场陷入一片寂静之中,五家竞标单位竟然没有一个主动站出来说话,张扬道:“如果继续保持沉默就意味着弃权。”
张扬强忍内心的愤怒,低声道:“怎么个情况?”
常凌峰也意识到有些不妙,他低声道:“也许今天不该公开竞标。”
所有记者都竖起耳朵,今天都惨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好消息可以宣布呢?杜天野铿锵有力的说道:和*图*书“我刚刚接到省里的通知,省领导们做出明确批示,重点支持江城新机场建设,省常委们经过讨论,考虑到江城目前的状况,决定从省财政拨出五亿人民币重点支持江城新机场的建设工作!”杜天野的话顿时激起千层浪,整个现场一片哗然。
张扬没说话,他缓步走向主席台,来到赵洋林身边坐下,两人交递了一下眼神,赵洋林见惯风浪,对现场和情况已经有所预感,他小声道:“时间到了。”
“五个亿?”
现场的气氛也因为第一笔合同的签订而舒缓了许多,按照流程接下来将是机场道路施工的竞标,几家竞标的筑路公司已经私下表示要弃权,周东宇刚才的表现并没有带给他们太多的信心。
张扬笑道:“神出鬼没啊,重获新生之后果然脱胎换骨了。”
顾允知道:“张扬,做一把手最重要的是什么?”
谁都知道食堂招标是噱头,是张扬用来掩饰尴尬的一块遮羞布,文字记者们已经在下面飞快的开始酝酿新闻稿了,投资商退出,建筑承包商退出,江城的这次竞标会失败,失败之极。
张大官人的脸上毫不掩饰对曹正阳的鄙视,他笑道:“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江城工程机械厂虽然是我们本地的企业,可是我们也不能偏袒,在招标工作中务必要做到公平公正,对前来竞争者要做到一视同仁。”
张扬正寻找顾明健的时候,电话响起来了,打来电话的是乔梦媛,张扬不等她说话就急匆匆的问道:“梦媛,刚听说省里给我们江城拨了五个亿,真的假的?”
张扬一边慢慢消化着这个,一边往回走,他刚才看到顾明健了,这小子不会平白无故的到这里来的,顾佳彤十有八九和他一起过来了。
顾允知转过身去,微笑望着张扬:“看来我还得重复一遍,我已经离休了!”
张扬笑道:“你别冤枉我,一切都走正规程序,他有本事就竞标,没本事就闪人,龟博士不是认同他符合条件吗?”他向远处的梁成龙看了一眼,梁成龙正在接电话,不停的点头,挂上电话,这才注意到张扬的目光,梁成龙笑了笑,眼神却有些闪烁。
顾佳彤也是笑靥如花,一双春水般的明眸和张扬双目接触在一起,目光顿时有些胶着,好在他们都学会了理性的控制自己。
赵洋林少有的跟张扬咬了咬耳朵道:“干脆宣布有突发情况,先结束吧以后再说!”
张扬慌忙表白道:“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呀!”
现场骚动起来,很快有记者认出,这名中年男子正式岚山工程机械厂厂长周东宇,论实力论工厂的规模,岚山工程机械厂无疑都要超出江城,曹正阳作为地方企业拥有别人无法企及的优势,可他放弃投标,周东宇自然理所当然的胜出。
顾允知微笑道:“他的手段虽然高明,可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连江城市委市政府都可以当成自己的道具,这种人未免有些不择手段了。”
顾允知笑道:“我不给你机会,佳彤,你是资本家,你来!”
赵洋林也明白这个工地食堂的招标只能起到缓冲作用,以后说出去只会贻笑大方,可他也没有什么注意,第二次低声向张扬道:“差不多就结束吧。”
张扬的注意力集中在顾允知的身上,恭敬道:“顾书记,您既然离休了,估计招待你的费用就不能报销了,那啥,我来,你在江城的衣食住行全都由我来。”
张扬怔了一下,随即心头涌起难以描摹的温暖,他微笑道:“稍安勿躁,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先把新机场的食堂招标的事情和*图*书搞定再说。”
饭桌上的话题自然而然的围绕今天的招标会举行,张扬在顾允知面前没什么需要隐瞒的,他讲述的险像环生,说到省里在最后关头划拨了五亿元人民币给江城建设新机场的时候,顾允知眉头皱了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很快就舒展开来,他微笑道:“乔振梁同志还是很有魄力的。”
张扬道:“我怎么都想不通,当初我去平海,求爷爷告奶奶,几乎每位常委那里我都做了工作了,除了宋省长之外,几乎没人看好我们新机场的建设工作,在他们看来,南锡深水湾要比江城新机场重要的多,可怎么就突然转变注意了呢?”
张扬对着话筒道:“我宣布,江城市新机场招标大会正式开始!”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现场的人虽然有不少,可掌声寥寥,张大官人有些郁闷,麻痹的,都不给老子捧场。
乔梦媛格格笑了起来:“行了,你有机会当面去谢他吧,总之少在背后说他坏话就行。”
顾佳彤道:“何长安的头脑真是精明啊,他知道查晋北想要进来搅局,所以在江城故布疑阵,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将查晋北的主要精力都吸引到江城新机场的事情上,背地里却在紧锣密鼓的筹备投资南锡深水港的事情,等到时机成熟,直接签约,一锤定音。”
结束了和乔梦媛的电话,张扬重新来到竞标会场,发现人们都已经散去了,杜宇峰见到张扬回来,迎上去道:“我让人把那帮记者全都轰走了,除了会添乱,制造事端,他们能给改革大业帮上什么忙?”
与会者发出一阵笑声,谁都知道食堂招标的事情根本不应该拿到这里来说,张扬明显是故意如此,目的是冲淡竞标现场的尴尬气氛。”
张扬这个怒啊,都他们搞什么?递标书的时候一个赶着一个,生怕自己落到了后头,可现在真正开始招标了,把我给晾起来,今天老子这张脸丢大发了。
想起顾佳彤,张扬心头一热,他点了点头道:“我们这就过去!”
会场下开始窃窃私语,所有人都在看张扬的笑话,江城的这个招标会搞的真是惨到了极点,刚开始就遇到了这么大的困难。
张扬道:“根据我们预先制定的工作流程,首先要进行的是新机场候机楼的工程招标,这也是新机场的标志性建筑,代表着新机场的形象,可以说是我们此次招标的重点之一,在此之前,通过我们的全面考核和综合论证,从诸多的竞标单位之中选出了六家符合标准的建筑企业,其中有国企也有私营,首先我要感谢大家能够前来参加这次竞标,你们的到来就是对江城的最大支持,接下来我时间交给你们几家竞标单位。”张扬说完,发现剩下的五家竞标单位无人应声,他把目光投向方文东,梁成龙临阵脱逃,他只能指望这位老相识了,方文东之前也是雄心勃勃打算卷土重来,正是他哥哥方文南的那封信让张扬决定助盛世集团一臂之力,当然盛世集团之所以能够入围和他们本事的实力也有一定的关系,否则单单是日本工头龟田浩二那一关就过不去。
杜宇峰摇了摇头:“我哪注意那种事,倒是看到常凌峰和那个小日本一起去了停车场。”
现场很多人鼓起掌来,毕竟今天到场的还是江城人居多,谁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城市在这次招标会上颜面无光。
顾允知笑道:“我已经不做书记了,小常,你还是叫我顾伯伯顺耳一些。”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响起张扬洪亮的声音:“顾书记,您真来了!”
赵洋林面色特青,作为一个老党员,hetushu.com他的集体荣誉感还是很强的,这么重要的政府工程,外来的企业不捧场就算了,连江城的地方企业也不捧场。这件事情传出去,整个江城的领导层都会被人当作笑柄,赵洋林看了看张扬。
就在张大官人考虑要用什么方式来中断这次竞标的时候,看到市委书记杜天野又回到会场,张扬本以为他会情绪低落,却想不到他的脸上居然是满面春风。
张扬对这种状况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他向会场看了看,微笑道:“还是留下的人多,没事儿,咱们从候机楼竞标开始,梁成龙那边我有把握。”
张扬道:“真的?”
张扬低声道:“骑虎难下啊!”
张扬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了:“谢谢爸……不,谢谢你爸,帮我谢谢你爸!”
顾明健脸上一热,他和张扬曾经亲密无间,后来又因为种种变故而成为陌路,在他机会濒临绝境的时候,又是张扬不计前嫌为他洗刷冤屈,昔日的那段冤仇早已云淡风轻,顾明健正不知如何让开口的时候,张扬握住他的手,给了他一个有力热情的拥抱:“明健,欢迎回来!”然后拍了拍顾明健的肩膀,望着这位小舅子退去青涩的面庞,微笑道:“上车,我给你接风洗尘!”
杜天野反问道:“两位投资商开出的条件只有我们内部人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顾允知笑了起来,这小子拍马屁从来都不懂得含蓄二字,他笑骂道:“扯淡!”
张扬四处张望没有看到顾明健的身影,只能走向自己的皮卡车,来到皮卡车前,却发现顾明健靠在他的车门上等他。
杜天野出门后上了早就在那里等着他的红旗车,张扬拉开车门毫不客气的坐了进去,秘书江乐坐在前面。杜天野道:“下车,我得去开常委会。”
杜天野笑道:“我像是开玩笑的人吗?”
杜天野点了点头,笑颜逐开的站起身道:“鉴于政策的突然变化,我正式宣布今天的招标会暂时延后,具体时间,等待通知。”
顾允知道:“所以当国家干部也不是件容易的工作,你们要时刻保持警惕,时刻不忘维护国家的利益。”
顾佳彤微笑道:“已经让食堂安排了。”
张扬颇为失落的说道:“理解!”说是理解可心中却对梁成龙倍感失望,当初在东江蓝魔方的时候,陈绍斌和乔鹏飞发生冲突,作为老朋友的梁成龙就是选择站在对方一边,如今到了自己最需要朋友帮助的时候,这厮又故伎重演临阵脱逃。
张扬今天遇到的困难是巨大的,他留意到赵洋林的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会场的空调效果很好,按理老赵同志不致于热的这么厉害,肯定是压力使然,今天这个公开竞标会他们失策了。
那记者笑道:“我们还是有很多途径的。”
张扬也向停车场走去,外面还有几名记者滞留在哪里,看到张扬出来,他们又想凑上来,张大官人紧握双拳,手指骨节爆竹般劈啪作响,吓得几名记者慌忙又退了回去,这厮的暴力倾向是众所周知的,要是不小心触及了他的逆鳞,搞不好是要挨揍的。
顾允知看到时间已经不早了,挥了挥手道:“先吃饭,边吃边聊!”
常凌峰和龟田浩二也来到现场,张扬和他们商量了一下,今天的招标会是有张扬主持的,常凌峰低声道:“刚刚收到的消息,已经有十二家放弃投标了。”
杜天野道:“下车,我真有事儿!”
那记者道:“杜书记,我还想问为什么查晋北先生放弃了对江城新机场的投资?据我所知他开出的条件相当优厚,为什么他在竞争对手主动撤离之后,也和-图-书跟着选择放弃呢?作为国内两个很有影响的商人,他们的放弃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曹正阳被张扬的这通话说得很没有面子,不过他也明白今天自己的行为肯定会得罪市里,曹正阳不怕,他已经是要退休的人了,在他看来江城新机场项目是个无底洞,作为江城企业,他们的投入,最终极有可能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他要为企业员工负责,他不能让刚刚有所起色的江城工程机械厂再度陷入困境,曹正阳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
顾允知又道:“平海的南北差距是我在任的时候始终没有解决的问题,振梁同志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我很欣慰。做领导是需要技巧的,一把手的政治倾向会影响很多人,如果振梁同志在一开始就表现出明确的态度,他支持哪里,资金就会跟随到哪里,我身为一个局外人,看得很清楚,他是想两全齐美,把有限的财政资金用到最需要用钱的地方,何长安为代表的那些商人争先恐后的往南锡投资,南锡深水港的资金应该不存在太大的问题,省里决定支持江城新机场无疑是正确的。兵不厌诈,商人可以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我们做领导的一样可以声东击西!”
张扬小声道:“回来的不是时候啊。”
张扬挠了挠刚刚长出的青茬的头顶道:“力挽狂澜,一呼百应。”
杜天野道:“查晋北先生放弃了对江城新机场投资是一个事实,但是有一点他和何长安相同,他们的放弃是建立在被我们淘汰的基础上,众所周知,查晋北先生在过去一直从事珠宝首饰业,对建筑业根本就是一个门外汉,新机场工程对江城乃至对整个平海北部地区都极为重要,我们在选择投资合作者的时候一定要慎之又慎。”
又有记者举手提问,距离招标会正式开始还有几分钟的时间,杜天野微笑点了点头,示意他起身提问。
顾佳彤挽着父亲的手臂,正在给他介绍江城制药厂的状况,刚刚从医院回来的常海天也在旁边陪同。
九点半的时候,招标大会正式开始,会议大厅内人头攒动,看来人气还是不错的,人大主任赵洋林代表机场指挥部说明了一下竞标规则,杜天野和左援朝这帮市领导开始退场,谁也拿不准竞标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对过程并不关心,最看重的是结果。
张扬道:“真的?”
张大官人这会儿特别注意细节,梁成龙不自然的表情,让他感觉有些不妙,果不其然,梁成龙起身向外边走去,一边走一边给张扬打通了电话,低声道:“对不住哥们,我打算撤了!”
张扬一看坏了,这厮也怂了。
卸去省委书记重担的顾允知,如今穿着深蓝色的T恤,灰色西裤,笑起来一团和气,从他身上几乎找不到昔日的霸道和威严,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平凡的长者。
短时间内变化太快了,别说记者们接受不了,就是张扬也整不明白了。搞什么?省里不是重点支持南锡深水港吗?怎么会又突然支持起了江城新机场建设?难道老杜受的刺激太大,当众说起了慌话?转念一想不可能啊,杜天野这个人做事从来都很认真,很少说谎,再说了他编这么大的谎话,肯定会被别人戳穿啊!
张扬道:“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省里会突然决定投资江城新机场,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张扬提醒杜天野时间已经到了,杜天野趁机结束了这次招待会,他意识到今天的风向有些不对,很多记者都是有备而来,问的问题都是一些比较敏感的话题,如果继续下去,还不知道会问出怎样的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