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3章 舍不得

楚嫣然流泪了,见到张扬,她才知道自己今生今世注定是离不开他的,无论他可恶也罢,可恨也罢,只要见到他,心中的那点儿幽怨顷刻间就会烟消云散。
文浩南端起步枪,瞄准了远方的靶子,一旦进入射击状态,文浩南就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他的目光聚焦在前方的目标上,果断有力的扣动了扳机。95环,比张扬的差了一环,可是文浩南的枪法也已经让周围人相当惊艳了。
两人回到秦萌萌的家中,落汤鸡一样狼狈,可脸上却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张扬乐道:“看来今天我手气好,回头去买彩票去!”
两人一个站在雨里,一个站在门廊下,秦萌萌不知何时牵着秦欢的手先回去了。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仿佛全世界也只剩下他们两个。
楚嫣然小声道:“舍不得……”
罗慧宁欣慰道:“真好,那孩子很可爱,我也喜欢得很。张扬是他干爸,说起来他应该叫我一声奶奶。”
罗慧宁从楚嫣然谨慎的言辞听出,她心存顾忌,害怕自己会对秦萌萌有所不利利,不禁笑道:“嫣然,你放心,我不会去扰乱她的生活的,对了,秦欢现在身体怎样?”
张扬笑道:“刚不是都原谅了吗?你说这人生苦短,眼一睁一闭就是一天,再一睁一闭就是一辈子,有生之年还是尽量开心,千万别生气,生气催人老啊,你楚大小姐绝代芳华,要是生气,你倾城倾国之色不得大打折扣,到时候我上哪儿买后悔药去?”
罗慧宁鼓励道:“去吧!放松心情,好好玩一下!”
罗慧宁笑道:“京城的天已经开始变凉了,这里的天气是不如夏威夷舒服,不过十月可是京城最美的时候。”
楚嫣然道:“很好,张扬医好了他,在美国经过科学的康复,现在和同龄孩子没有任何的区别,十一过后就上学了。”
罗慧宁端起小酒杯抿了一口道:“少喝点,喝多了怎么开车?”
罗慧宁和楚嫣然聊天的时候,文浩南将张扬悄悄叫到外面,他低声道:“张扬,秦萌萌是不是回来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事情有点复杂,不过秦白跟她未婚妻闹翻了,结婚当天就决定离婚了,过了节就去办离婚手续。”
“回答我!”
张扬道:“这件事说来话长,咱们能先吃饭不?我快饿晕了!”
楚嫣然将鲜花插在文玲床边的花瓶内。
楚嫣然道:“很久没有打枪,生疏了!”
楚嫣然道:“其实我并不恨他了,但是我对他实在也爱不起来,我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他,每当看到他,我就会想起我的妈妈,我的心会很痛。”
楚嫣然含羞道:“还早呢,我们都还小。”
罗慧宁听出了楚嫣然的怨念,她对张扬五彩缤纷的感情生活早有所闻,在张扬的感情态度上她也是颇有微词的,可有些话作为长辈不方便说,罗慧宁认为张扬是年轻的缘故,也许以后结了婚,心就会收回来,在她看来楚嫣然无疑是最合适约束张扬的人选。罗慧宁道:“感情如同种花,必须要有阳光要有空气还要有水,一旦你们疏于对它的灌溉,这朵花就会枯萎。”
秦萌萌不无嗔怪的瞪了他一眼,来到窗前,秦欢惊喜的指着楼下,秦萌萌举目望去,果然看到张扬的那辆皮卡车停在雨中。
张大官人道:“安全驾驶,安全驾驶!”
文玲看起来和过去并没有大多的变化,不过张扬还是看出了些许的不同,文玲的皮肤似乎更薄了,透过她的皮肤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青色的血管,张扬探了探她的脉息,确信文玲仍然处于和过去相同的状态。对文玲http://m•hetushu.com张扬没有丝毫的同情,这种女人还是让她长眠不醒的好。
张扬道:“秦萌萌好的很,现在秦欢的病也好了,人家母子俩就想安安生生的过日子,浩南,这事儿我看算了吧,让人家清静清静。”
罗慧宁拉起楚嫣然的手道:“父女之间哪有隔夜仇?有些事是应该看淡了,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不仅仅是爱情,还有亲情。”
张大官人被她突如其来的这句话给噎住了,老脸发烧道:“嫣然这都什么时代了,男女平等了!”
文浩南笑道:“咱们去二军招待所,距离这里不远,我订好饭了。”
楚嫣然道:“我怎么想象都是你冲着我笑,满脸龌龊淫贱的笑,我……我下不去手……”
罗慧宁道:“我已经习惯了,你们说奇不奇怪,过去她醒着的时候,我反倒不安心,我害怕她时刻都可能出事,现在她虽然昏睡了过去,可我觉着她始终在我身边,我的心里要踏实许多。”
罗慧宁望着这对小儿女拌嘴的样子,心中不禁暗暗发笑,她看出张扬和楚嫣然之间一定遇到了一些问题,这也难怪,自己这个干儿子实在太多情了一些,嫣然这么好的女孩子跟着他的确受了些委屈,罗慧宁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人和人之间真的很不一样,儿子和干儿子似乎走到了两个极端,虽然文浩南听从张扬的话回了家,最近和父母的关系也融洽了许多,可罗慧宁却知道,儿子仍然没能将秦萌萌忘怀,从一个母亲自私的角度来考虑,她曾经希望秦萌萌永远不要再从美国回来,可人家的根在这里,终有一日是必须要回来的。罗慧宁只希望这次秦萌萌的回归,不要和儿子发生任何的联系,希望她如楚嫣然所说,长久的离开京城这片土地。
楚嫣然又羞又气,伸出手想去拧他的耳朵:“臭小子,又偷换概念。”
张扬连连点头。
此时张扬和文浩南走了进来,张扬道:“干妈,咱们中午吃点什么?我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好好吃过一顿饭。”
罗慧宁道:“不要去别的地方,你去天池先生的那座宅子就行,别忘了那座宅院天池先生已经送给你了。”
罗慧宁想起刚才张扬没有说完的话题:“张扬,你还没有告诉我秦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扬一听楚嫣然要去干妈那里,也点了点头道:“好啊,我跟你一起去。”
张扬的本意是不想见文玲的,可他从来就不是喜欢逃避的人,陪着楚嫣然来到了康复中心,抵达康复中心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楚嫣然在途中买了一束鲜花。
张扬仰起脸,乐呵呵看着她。
文浩南道:“张扬,她是你的妹妹,她的事情你不可能不知道。”
张扬道:“打算多呆两天,一定会去。”
楚嫣然道:“看到秦白这样,你有什么感触啊?”
罗慧宁笑道:“你整天忙不完的事情,官不大,事情不少,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
张扬凌晨时候才睡,躺在车厢里,蜷曲在后座上,睡得很香甜。车窗敲响的声音惊动了他,他睁开双眼,发现秦欢穿着雨衣,小脸紧贴在车窗上。
文浩南道:“我只是想她过得快乐平安!”
张扬摇了摇头:“还是那个样子!”文玲如今的情况其实是拜他所赐,张扬抬头看了看干妈罗慧宁,发现罗慧宁的表情平静依旧。
秋雨将张扬和楚嫣然全身都淋湿了,可他们的心却因喜彼此而温暖。
楚嫣然俏脸绯红道:“这还差不多。”
张扬笑道:“我双手赞成,我决定把我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http://m.hetushu.com务中去。”
秦萌萌道:“行了,我求你们俩了,别在这儿肉麻了,千万别把小欢给带坏了。”
秦萌萌笑道:“我就说过,你们两个见面就好!”
张扬笑眯眯来到她的身后,用双臂圈住她的肩头,大手握住了楚嫣然的纤手,当着这么多人和他如此亲近,楚嫣然颇有些不好意思,用仅仅他们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小声道:“大色狼,又占我便宜!”
楚嫣然道:“男人崇尚武力,他们的心里都有英雄情结,都拉自己当成英雄。”
张扬没有将真实的原因说出来,毕竟这件事关乎于秦白的面子,越少人知道越好,张扬道:“感情不和,可惜发现晚了,直到夫妻对拜的时候,才发现对方不是自己心目中的那个,分开也好,免得以后相互落下埋怨。”
文浩南低声道:“就算真心相爱也未必能够走到婚姻的那一步。”
秦欢道:“就是又浪又慢!”张扬差点没笑破肚皮,楚嫣然红着俏脸回房去换衣服了。
张扬乐道:“我能有什么感触?我就觉着婚姻是一神圣的事情,咱们国家提倡晚婚晚育是对的,一男一女走入婚姻的殿堂,是必须要考虑清楚,这是一辈子的事情,按照干妈的说法,绝不是儿戏。”
张扬道:“我有专职女司机,嫣然的车开得比我要棒得多!”
提起父亲宋怀明,楚嫣然的表情就变得不那么自然了,她垂下黑长的睫毛,显然并不想提这件事。
罗慧宁国庆节十分的繁忙,今天才得到闲暇,来到女儿的身边照顾,文浩南今天也在姐姐这边。
张扬一听他提起秦萌萌就有些头大,苦笑道:“这里是京城,你的消息应该比我灵通。”
罗慧宁笑道:“不小了,也该考虑个人问题了,前些日子我去东江的时候和你爸曾经谈起这件事,他对你的婚事也很紧张呢?”
报靶员回报的最终成绩是89环,楚嫣然不无得意的看了看张扬:“谢谢,果然有效啊!”
楚嫣然这才起身走了过去,张扬把手枪交给了她,楚嫣然从小在部队长大,靶场射击对她来说并不陌生,她上膛握枪的动作十分标准,双手握枪瞄准了靶心,第一枪打了六环,可第二枪只打了四环。
秦欢委屈的扁起了小嘴。
楚嫣然道:“你得想好了,以后千万别干后悔的事儿。”
罗慧宁爱怜的拍了拍楚嫣然的手背,她轻声道:“有些话不要始终憋在心里,你想不通,可以当面去问他。”
楚嫣然笑了笑,心中暗想,如果文浩南和秦萌萌真成了一对,秦欢可不就是您的亲孙子吗?只是这番话是不能说出口的。
罗慧宁笑道:“把自己当成英雄的人很多,可真正有英雄气概的没有几个,我这个干儿子应该算一个。”
吃完午饭,张扬饶有兴趣的跟着文浩南去靶场打靶。
楚嫣然道:“我要是真能和他一般见识就好了,我就能放下他,随他做什么都和我没关系。”
罗慧宁道:“你外婆身体怎么样?”
张扬乐道:“没有,我们好都来不及,怎么会生气?”背着秦欢来到客厅。楚嫣然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套装,正坐在沙发上吹干头发。
罗慧宁不无嗔怪道:“你这孩子是越来越粗心了,要是委屈了嫣然,我可不会饶你!”
楚嫣然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命运,谁也不知道明天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
楚嫣然道:“他的英雄情结全都用在救美上了!”
罗慧宁微笑道:“男孩子的天性,多数都对枪械感兴趣。”
文浩南道:“我妈说的没错,抽空去看看红叶吧,漫山遍和图书野,层林尽染,真的很壮观美丽!”
虽然彼此相望,却没有一个人主动迈动步子。
秦欢眨了眨黑宝石般的大眼睛道:“这叫浪漫!”
罗慧宁问了楚嫣然在美国的情况,微笑道:“你外婆将贝宁财团全都交给了你,只怕你以后会很忙。”
张大官人笑眯眯望着楚嫣然道:“我怎么听你话里有话啊?”
楚嫣然笑道:“爱之深恨之切!”她重新将子弹上膛道:“放开,这次我要自己打一次!”
楚嫣然闭上眼睛,低声道:“你!”然后她睁开美眸,扣动扳机一股脑将剩下的子弹全都射了出去。
楚嫣然没好气道:“现在都是副市长了,当然有很多事要忙!”
这个夜晚无论对张扬还是对楚嫣然来说都是无比漫长的,天亮的时候,楚嫣然方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早已醒来的秦萌萌推开一条门缝向里面看了看,然后蹑手蹑脚回到客厅,向儿子秦欢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你干妈刚睡,别吵醒她!”
楚嫣然道:“不了,我不累,今天说好了要去罗阿姨那里去,我外婆专门让我给她捎来了礼物。”
两人的到来让罗慧宁十分欣喜,楚嫣然专程从美国带来了一幅郑板桥的扇面儿,这是她外婆玛格丽特特地拍下,专门赠给罗慧宁的礼物,罗慧宁喜欢书法,对这扇面儿爱不释手。
张大官人一脸无辜道:“我至于被你恨成这样吗?”
秦欢一听他们两人要出门,也嚷嚷道:“我也要去,爸,干妈,带我一起去。”
文浩南道:“你不用害怕,我说过不再想那件事,就不会再想,我只是关心秦萌萌,即便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朋友,我表示一下关心未尝不可吧?”
罗慧宁轻声道:“嫣然,我知道张扬很在乎你,也看得出你很在乎他,你们应该走到一起,我相信,你们会得到属于你们的幸福。”
罗慧宁微笑道:“嫣然,张扬这小子的确是很讨女孩子喜欢,不过他对你是真心真意的,你比我认识他的时间还要久,应该比我还要了解他,他就是这个吊儿郎当的样子,整天嬉皮笑脸的,喜欢胡说八道,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张扬却知道秦萌萌说这些只是借口而已,她不想让秦欢跟随他们同去的根本原因是因为文浩南。
罗慧宁想起一件事:“对了,秦清的弟弟结婚,我让你帮我给礼金你做了没有?”
楚嫣然道:“其实公司的运作都有一个完整的团队,就算我不管,公司仍然会很好的运作下去,不过,我外婆坚持要我了解所有的一切,她说了,要是我不踏踏实实的学习,她老人家要死不瞑目。”
楚嫣然小声道:“没有!”可她的表情已经将她的心思暴露无遗。
张大官人慌忙摆手道:“不老,嫩着呢!嫩的都能掐出水来,水灵水灵的!”
罗慧宁道:“这个世界上能够找到相知相爱的人很不容易,你和张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秦萌萌摇了摇头道:“不行,他就快上学了,差了一个月的功课,必须要抓紧补上,不然就会跟不上人家的进度。”
秦萌萌笑着打趣道:“你们两人小孩子一样,这么大雨都不知道躲。”
罗慧宁轻声道:“嫣然,听说秦萌萌母子俩也从美国回来了?”
缺少了张扬的帮助,这次楚大小姐的成绩出现了大幅滑坡,只打出了58环。楚嫣然撅着樱唇闷闷不乐的来到张扬身边:“这次不灵了!”
靶场的枪声打断了她们的谈话,张大官人站在那里单手握枪,给包括文浩南在内的三名解放军表演了他的速射绝技,十枪打出了96环,文浩南m.hetushu.com看得目瞪口呆,当他确信这成绩无误的时候,方才感叹道:“你小子应该去参加奥运会。”
张扬道:“专心点,看着靶子!”
楚嫣然笑道:“罗阿姨,我还是喝茶吧,刚回来国内,可能有些不适应,胃不是太舒服。”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他坐起身,推开车门冒着雨一把抱起秦欢,此时方才看到站在楼梯口处的秦萌萌和楚嫣然。
罗慧宁哈哈笑了起来,她的目光望向窗外正在谈话的张扬和儿子,不由得蒙上一层忧色,虽然听不到张扬和文浩南具体在谈什么,罗慧宁仍然可以判断,他们的话题一定和秦萌萌有关。
张扬苦笑道:“用不着了,人家给过的都退了!”
张大官人道:“可你还是开枪了,丫头,真要是冲我开枪的时候,瞄准点儿,别打歪!那玩意儿才叫折磨!”
楚嫣然和罗慧宁坐在遮阳伞下,远远望着张扬和文浩南的背影。
张扬笑道:“干妈不说我还真忘了,我是应该去看看。”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张扬乐道:“小孩子家懂什么?你知道什么叫浪漫?”
楚嫣然道:“你们都是神枪手,我就不献丑了!”
罗慧宁眉头颦起道:“怎么会这样,现在的年轻人怎么把婚姻当成儿戏?”
张扬关切道:“你胃不舒服啊,回头我帮你扎一针。”
秦萌萌这儿没有男人衣服,张扬又回到车内把皮箱拿下来,来到秦欢房内换上了干衣服。秦欢爬到他肩膀上:“爸,干妈昨天生你气了!”
罗慧宁心中一沉,想不到自己无意说出的一句话却又触动了儿子敏感的神经。
罗慧宁愕然道:“怎么了?”
秦欢点了点头,跑到客厅的落地窗前,向外看了看,雨仍然没有停,秦欢撅起小嘴,看来今天又要窝在家里了,他忽然睁大了眼睛,惊喜道:“妈,爸的车!”
张扬道:“萌萌,让小欢跟着我们去吧。”
楚嫣然还是第一次坐上张扬的皮卡车,对这辆车感觉到十分的新奇,看看这儿摸摸那儿,到后来,干脆把张扬赶下了驾驶座,单纯论到驾驶技术,楚嫣然要撇开张扬十几条街。
张扬是真饿了,昨天下午从江城出发来到京城,直到现在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来到招待所,他先要了碗面条垫底,这才端起文浩南给他倒得白酒:“肚子里有货就是舒坦,干妈、浩南哥我敬你们。”
秦萌萌嗔道:“小欢,有你什么事儿?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玩。”
罗慧宁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有时间有精力还是专注在事业上,整天情了爱了的,你们不腻,我听得都腻了。”
罗慧宁突然提起这件事是有原因的,宋怀明夫妇将会在明天抵京,一是为了开会,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是面见文国权,罗慧宁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帮助他们父女两人重归于好。
楚嫣然冷不防来了一句:“为女性人民服务吧!”
罗慧宁被她的这句话引得笑了起来,好一会儿方才停下笑声道:“嫣然,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些误会?”
楚嫣然道:“我想忘了你……”晶莹的泪水簌簌落下:“可我没用……忘不掉……”说完她就拼命向雨中的张扬冲了过去,冲入绵绵的秋雨之中,张扬也跑向她,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在雨中,张扬找到楚嫣然微凉的唇,霸道而深深的吻落下去,品尝着她泪水的咸涩。
楚嫣然抽抽噎道:“混蛋!没心没肺的混蛋,看到我哭,你居然这么开心!”
张扬道:“好比你穿裙子还是穿裤子,反正我知道无论你穿什么,里面装的都是你,都是我的野丫头,对我来说,哪怕是你一丝不挂,我一样喜和_图_书欢。”
楚嫣然望着张扬,望着他在秋雨中一点点淋湿,望着雨水沿着他英武的面庞缓缓滑落。
张扬叹了口气道:“浩南,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还是放手吧,别给干爸干妈添心事了。”
张扬看着楚嫣然,看着她憔悴而苍白的俏脸,望着她充满幽怨的双眸,张扬笑了,虽然天空阴雨绵绵,可是这厮依然笑得阳光灿烂。
张扬微笑道:“没事儿,相信你的天分,集中精神,你把靶子想象成一个最可恨的人。”
罗慧宁道:“这两年时间只怕你要辛苦学习了,等你熟悉财团的运作之后,想必会轻松许多。”
秦欢趴在落地窗前想看,却被母亲蒙住了眼睛,秦萌萌的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望着雨中紧紧相捅的一对,这幅画面如此的熟悉,她无数次在爱情片中看到过这样的一幕,可是只有这一刻的感触是真实的,她能感觉到,楚嫣然和张扬之间的那份刻骨铭心的爱恋。
楚嫣然微微一怔,她知道文家和秦萌萌之间的那段渊源,想了想方才道:“她这次回来是办理档案的事情的,很快就会离开京城,准备去东江定居了。”
罗慧宁笑道:“行了,你们俩就别斗嘴了,别人痛苦别人的,你们幸福你们自己的,路是自己选的,谁也不能怪别人。只有真心相爱,这样的婚姻才能稳固。”
张大官人装出冥思苦想的样子:“这个问题很没有意思啊!”
楚嫣然笑道:“有吗?你是喜欢过去的我还是现在的我?”
张扬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他害怕文浩南再求自己带他去见秦萌萌,文国权夫妇不可能接受一个秦萌萌这样的未婚母亲当他们的儿媳妇,而秦萌萌现在已经完全从这件事的阴影中走了出去,为此她已经决定离开北京,离开过去生活的环境,去东江展开一段全新的生活。无论为了秦欢还是秦萌萌,张扬都不想他们再受到干扰。
楚嫣然默然无语。
张扬想起他和楚嫣然初次邂逅在清台山的时候,不由得笑道:“去美国之后你好像文雅了许多,过去就像一个野丫头。”
张扬道:“我们什么时候也没坏过!”他凑到楚嫣然身边想坐下,楚嫣然撅起樱唇道:“一边儿去,我还没原谅你呢?”
张扬转过身,向楚嫣然招了招手道:“嫣然,过来试试!”
张扬笑道:“开心!你哭证明你在乎我,证明你心里有我!”
楚嫣然美眸圆睁道:“你嫌弃我老啊?”
罗慧宁笑道:“嫣然大老远从美国回来,人家是主客,我们应当让她喝两杯才是!”
楚嫣然笑道:“没办法,我总不能让她老人家再去搞管理工作?这次回来,也是好不容易才抽出时间,因为我过去没有在公司呆过,所以什么都要熟悉,一切都要从头做起,我外婆给我下了死命令,要我在两年内熟悉公司所有的运作,真正成为公司的掌舵人。”
张扬微笑道:“成,我不说了,什么话我都藏在心底,嫣然,你昨晚没睡好,先去休息一会儿,回头咱们一起去吃饭。”
楚嫣然并没有睡实,秦欢的那一嗓子已经将她惊醒,她坐起身揉了揉酸麻的脖子,来到窗前,看到那辆雨中的皮卡车,秀眉微微颦起,轻轻咬了咬下唇,美眸之中笼上了一团迷蒙的雨雾。
楚嫣然道:“还好,本来这次她想一起过来,又有朋友约她一起去夏威夷,她去了那边。”
秦欢想要扒开母亲的手,秦萌萌轻声道:“乖,让干爸和干妈多聊一会儿!”
虽然罗慧宁很关心女儿,可是她并没有问与于女儿的病情。文浩南道:“张扬,我姐怎么样?”
楚嫣然咬了咬樱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