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0章 喜宴

中午十二点,婚宴准时开始,张扬和丁斌一起帮忙倒酒,丁斌对这位未来大舅子始终敬畏有加,他端着托盘,张扬拎着酒瓶,丁斌甚至感觉到这酒瓶随时都有可能落在自己的头上。他乖乖叫了声张哥,连上带着尊敬的笑意。
一群省委常委都推举乔振梁代表,曾来州此时也走了进来,他笑道:“不行,这桌必须一个一个的敬,先从乔书记开始!”
梁成龙道:“我倒是不想干涉他,他从清红那里借走了八百多万。”
吴明笑道:“别这么说,只要为老百姓办事,当什么官,坐什么位置都是一样的。”
刘艳红没好气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张扬道:“典礼也没啥看头,无非是领导轮番讲话。”
孔源内心怦怦直跳,难道这小子发现自己和张立兰之间的关系了?孔源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他微笑着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小张,珍惜现在的一切,要知道政治上取得一点一滴的进步都是可喜的,也都是极其艰难的,好好干,我看好你。”
他向梁成龙身后看了看:“一个人来的?”
刘艳红瞪了他一眼道:“你少瞎说,我们是工作关系。”
秦清道:“对你我不予评论。”
乔梦媛小声道:“还没决定……”停顿了一下又道:“也许不回去了!”
张扬道:“你别把人家想得都跟你一样,我看你小子最近有毛病。”
刘艳红起身去陪曾来州夫妇说话去了,她今天也算得上半个娘家人。
张大官人笑着骂道:“我靠,你别这么肉麻,我是国家干部,最怕生活作风出问题。”
张扬哦了一声,看来自己对妹妹的关注还是少一些。
张扬笑道:“吴明正在追求刘书记呢,这货怎么就没点自知之明,人家刘艳红什么级别,他想攀高枝儿想疯了。”
秦清道:“你的心意我们领了,请客还是等下次吧。”
张扬道:“你是不是想追纪委刘书记啊?”
吴明总觉着这厮话里有话,他淡然笑道:“对我来说,搞好本职工作是第一位的,其他的事情我不会去想,其实当得再大,如果不为老百姓做事,做实事,呆在那位置上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张副市长,我总觉着,咱们这些国家干部,千万别拿自己当干部,要把自己当成公仆,只有这样才能树立正确的观念,才能踏踏实实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儿。”
梁成龙道:“成,我一准儿到!”
张扬道:“林清红不是给你选择了吗?人家等着你离婚呢?”
孔源皱了皱眉头,他上次授意张立兰在张扬毕业的问题上刁难他,搞得刘艳红上门求情,不过到最后张立兰还是放了张扬一马,这小子真是不知趣,还想找不自在吗?孔源淡然道:“举手之劳!”他站起身想走。
孔源道:“我们虽然是上下级关系,可徐彪不一定听我的,大家各负其责,我最多起个监督作用。”
张扬看到秦清和常海心也起身走了,他迎上去:“清姐,你们也走这么早?”
张扬又见到了刘艳红,这位纪委副书记今天是盯上他了,张扬刚一下车,刘艳红就向他招了招手:“过来!”
吴明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吴副书记,来啊,再喝两杯。”他说话的时候,一不小心碰翻了可乐,深色的可乐洒了一身。
“少跟我整那些词儿,张扬,嫣然这么好的女孩子,你怎么不懂得珍惜呢?”
孔源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心中却嘀咕起来,这小子突然提起张立兰是什么意思?
孔源心说今天不知是怎和_图_书么了,张扬说什么他都觉着似乎话里有话,他不想和张扬继续交流下去,起身离开。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我是有毛病,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弄得焦头烂额,现在后悔也他妈晚了。”
张扬乐呵呵道:“孔部长就是有领导做派,让张主任心服口服,你说一句话,她就算再不喜欢我也把毕业证给我了,当领导的就是要有这种威严!”
张扬低声道:“舍得吗?”
张扬道:“你不想借给他?”
张扬道:“刘姐,我亲大姐,我挺珍惜她的。”
张扬虽然不喜欢听领导讲话,可身为伴郎,务必要出现在婚礼现场,来到现场正赶上领导讲话,乔振梁书记是王华昭和曾丽萍的证婚人,这个面子不可谓不大,张扬来到现场的时候,乔振梁讲话刚好结束,他跟着拍了拍巴掌,却看到乔梦媛就站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他笑着挤了过去,乔梦媛也看到了他,向他笑了笑。
梁成龙道:“还在玩期货股票?丫的是不是中邪了,一心想发财,小心亏死!”
梁成龙道:“人都是会变得。”
丁兆勇笑道:“真是腐败透顶!”
梁成龙道:“再给我一次选择,我他妈说什么都不结婚。”
张扬和吴明擦肩而过的时候,吴明朝他笑了笑,目光又忍不住向自己的那身西服看了一眼,心说你他妈还没穿够啊!
张扬和丁兆勇都向王华昭望去,梁成龙这么一说他们还真有点发现,王华昭虽然在笑,可笑容很机械很僵硬。
梁成龙道:“一天没离,一天就还是夫妻,他借走的那八百多万里有一半就是我的。”
两人这边聊着,那边人群忽然欢呼起来,却是新娘曾丽萍将手中的捧花扔了出来。
张扬一副惶恐的样子:“我没那嗜好!”
张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他看到乔振梁耐人寻味的目光,看到了宋怀明不芶言笑的表情,张大官人心说,我冤,我他妈真冤,王华昭啊!曾丽萍啊!我没得罪你们两口子啊,咱不带这么害人的。
张扬道:“刚才啊我听到了一些不利于你的传言,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张扬听他说得冠冕堂皇,心中充满了不屑,从吴明几次的作为来看,他根本就是个十足的小人。
张扬笑眯眯看着孔源心中开始盘算吴明的事情了。
虽然张扬最近和梁成龙之间产生了一些芥蒂,可毕竟过去交情摆在那里,张扬乐呵呵迎了上去,向梁成龙伸出手,梁成龙却夸张的给了他一个拥抱,大声道:“想死我了!”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老婆不愿意陪我来,情人是要付出场费的,我考虑来考虑去还是自己过来,咱又不是领导干部,不搞那排场。”
张大官人跟着她走了过去,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学生面对老师一样。
此时常海心拿了三瓶饮料过来,分别递给秦清和张扬一瓶,她有些奇怪道:“都十一点了,新郎新娘还没来,千万别晚了典礼。”
张扬对这种场面没多少兴趣,他留意今天过来的领导,省委书记乔振梁来了,省长宋怀明来了,省委常委来了不少,张扬虽然和他们很熟,可这种场合自己一个副处级过去跟人家打招呼并不合适,他正在张望的时候,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
张扬点了点头道:“谢刘姐关心,可现在我就是想哄她也找不着北,前两天给她电话来着,她跟她外公去了西北,这一趟也没打算这么快回来,就算回来了,也是直飞美国。”
梁成龙道:“那倒不是,你说他陈hetushu•com绍斌想用钱找我开口就是,干嘛去找我老婆,我知道我有些事儿做得不仗义,可他老是去找清红,这也太不给我面子了。”
梁成龙道:“谁结婚谁他妈倒霉,尤其是娶了高干的女儿,你们看王华昭的那张脸,是不是印堂发黑晦气满面?”
刘艳红叹了口气道:“看来你们俩真出问题了。”刘艳红说话的时候向远处的秦清和常海心看了看,有一点她毫不怀疑,张扬这小子天生就招女孩儿待见,她打心底把张扬和楚嫣然看成一对,真不希望他们两人分了。
张扬道:“急也不在这一时,来,陪我喝点儿。”他找了个干净玻璃杯给吴明倒满了。
张扬笑了笑,此时丁兆勇也过来了,哥三个凑到一处,倒也其乐融融,梁成龙主动问起了陈绍斌。丁兆勇道:“他去上海了。”
张扬道:“我不喜欢吃糖,孔部长,上次我毕业证的事情多亏你了。”
张扬道:“去什么望江楼,都在这儿,我有张高级VIP卡,吃喝都不花钱。”
吴明看出这厮今天存心想消遣自己,如果继续呆下去还不知道他会说出什么话来,刚好这会儿王华昭过来让张扬帮忙发喜糖,总算帮他解了围。
刘艳红指了指花园内的凉亭。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曾来州笑道:“小张说得不错,乔书记多喝点!”
刘艳红道:“就你,也懂得沉淀了!”
张扬道:“我可不是攀你的高枝儿,我是攀登你的高峰!”
秦清瞪了他一眼道:“我怎么听你这话好像是在影射我呢?”
秦清俏脸微红,向周围看了看,小声啐道:“别胡说八道,到处都是人,让别人听到了笑都笑死了。”
“我怎么没看出来?”
吴明笑道:“张副市长,不是我不想陪你喝,可我这一喝就耽误了正事儿,我以茶代酒行不?”
常海心自然也是和秦清一起走了,张扬挽留道:“别急着走嘛,我今晚请吃饭,你们吃完再走也是一样。”
乔振梁抿了一口将酒杯交还给王华昭,他有糖尿病,生活方面还是很注意的。
张大官人笑眯眯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向秦涛道:“影射我不会,对你我都是直接射!”
他手里掌握着吴明和张立兰的激情录影,根据他所了解到的情况张立兰和孔源之间也有那么有些暧昧,吴明这小子胆子也够大的,在不知不觉中给孔源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只要张扬捅出去别说市委书记了,吴明的政治前程恐怕就此完蛋,可张扬并没有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孔源和张立兰的关系。张扬很不喜欢孔源其人,上次在静海这厮居然敢骚扰秦清,后来又授意张立兰在张扬的毕业证上做文章,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张扬恨不能将他从组织部长的位置上掀下来可他也明白,以自己现在的能量还不够。孔源不是自己能够动了的,雇保洁大姐痛打他耳刮子这样的事情,只是小打小闹,来一次不可能玩第二次。
乔梦媛指了指身后,张扬看到乔梦媛的母亲孟传美也来了,正坐在那边瞌着瓜子,和几位高官夫人聊天,其中就有宋怀明的妻子柳玉莹在。
张扬道:“工作关系?你是做纪委工作的,吴明是岚山市委副书记,除非他贪污受贿,或者作风不正,你们才会有工作关系,刘姐,你跟我透个信,是不是想双规他?什么时候?”
张扬驾驶者吉普车来到了南国山庄,现场已经有不少人先期到达,虽说是两家联办,可今天前来的主要宾客都是女方家的,曾来州没有大操大办,本着一切从简和-图-书的前提,虽然如此,女方家还是摆了二十桌,男方家里只有三桌,其中一桌还是来自岚山的干部,两桌亲朋好友。
秦清道:“我是一定要走的,要不让海心留下。”
张扬道:“孔部长放心,我一定干出个人样给你看看。”
孔源哈哈笑道:“你不归我管,去找徐彪多聊聊。”
孔源道:“你留着吃吧!”
张扬道:“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张扬听这句话却有些不顺耳,赵静和丁斌之间也是门不当户不对,丁兆勇说这话是影射弟妹的关系吗?
“哪有的事情?你不要误会!”吴明慌忙否认。
孔源看到刘艳红走了,脸上也没多少笑容了,他不耐烦的弄了看手表,低声道:“下午还有个会,我得走了!”
乔振梁笑着站起身来,接过王华昭敬献的喜酒,微笑道:“祝你们婚姻美满事业顺利。”
敬到组织部长孔源的时候,张扬故意倒了一大杯,孔源看到那大半杯酒就明白了,这小子使坏呢,不过孔源很干脆,居然接过来一口给喝干了,这下他得来的喝彩声比宋怀明还要大一些。
张扬道:“我知道嫣然是个好姑娘,可我这人年轻,不定性,经常得罪她,她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沉淀一下,让我成熟起来,这是好事儿。”
常海心道:“来了,我去看看!”
敬酒当然要从领导那一桌开始,张大官人推门一看,好嘛,省委常委几乎都聚齐了,这一桌的份量可想而知,王华昭在人际方面显然不如曾丽萍,曾丽萍甜甜叫道:“各位叔叔伯伯,我们来给大家敬酒了!”
张扬道:“徐部长也得听你的!”
张扬道:“恭喜啊,听说你要高升了!”
曾来州劝归劝,语言上到位就行了,谁也不会当真勉强别人喝酒。
张扬道:“你们不是都要离婚了吗?”
吴明哭笑不得,拿起玻璃杯在面前的小酒杯内倒了一杯,然后和张扬对饮而尽。
那捧花在空中翻腾了几圈儿,绕过几十双伸出的手,正落在乔梦媛的面前,几乎走出于本能,乔梦媛一把将捧花接住,张扬害怕她被砸中,也伸手抓了一把,转瞬之间,他们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和她一样成为焦点的还有张扬,谁让张扬和她站在一起呢。
张扬道:“瞧你吓得,现在不就咱们两个人在吗?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没别的意思,吴副书记,要是有这件事,我先恭喜你,要是没这事儿,你得多多努力,争取下一届当上市委书记,咱们共产党员要要求进步你说是不是?”
张扬道:“又不是我说的,别人都这么说!”
张扬始终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刘艳红本来想说他两句,可看到他这个样子,一时间也不知怎么说他,刘艳红道:“感情需要维系,女孩子都喜欢被哄,你抽时间多陪陪她,多哄哄她就好了,我知道嫣然对你是有感情的。”
吴明有些迷惑的看着张扬,这厮什么意思?
张扬道:“跟组织部长能聊什么?当然是聊什么时候能提干呗!”
张扬帮衬道:“婚姻美满靠自己,事业顺利靠乔书记!”
吴明装出很严肃的样子:“张副市长,这种话可千万不能乱说,捕风捉影的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万一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会造成同志间矛盾的。”
张扬道:“瞎忙,瞎帮忙,我想跟孔部长聊几句的机会都没有。”
秦清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儿,跟这个厚颜无耻的情郎聊天真是无时无刻不被他骚扰,秦清啐道:“精力过剩!”转身也跟着常海心去看热闹。
秦清点了点头,微笑道:“和图书岚山一摊子事要处理,我昨天下午就出来了,今天是一定要回去的,不然常市长要给我打旷工了。”
梁成龙道:“我是个有责任心的人,既然结过婚了,咱就得负责任!”
丁斌道:“丽萍姐和我们家很熟,和小静认识了,两人经常一起玩。”
等敬酒结束,客人也走得差不多了连梁成龙和丁兆勇都已经吃饱告辞,张扬饿了半天肚子,原指望和他们喝上两杯,看到两人拿着喜糖走了,连怪他们没义气。
一旁柳玉莹也道:“听说接住新娘捧花的人,很快就会成为下一个新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柳玉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虽然搞不清张扬和乔梦媛是什么关系,可是心里透着郁闷。
张扬叹了口气:“说曹操曹操就到,刘姐,我给你提个醒,工作一定要和感情分开,双规双规的可千万别把自己规整进去。”
张扬道:“我们俩商量了一下,现在我们还年轻,应当以事业为重,儿女私情那档事儿暂时先放下,不算分,确切地说应该是中场休息。”
张扬点了点头,他不喜欢丁斌,可赵静喜欢,既然这样,干脆随他们去吧。张扬道:“赵静怎么当了伴娘?”
张扬提醒他道:“孔部长别忘了喜糖。”
孔源笑道:“你找我聊什么?”心说我跟你没共同语言啊。
轮到宋怀明的时候,宋怀明笑道:“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他很干脆的将那杯酒喝干了,引来一片喝彩之声。张扬留意到全程宋怀明都没有向自己看上一眼,零交流!看来宋省长因为楚嫣然的事情和他的关系已经降到了冰点,张扬也很知趣,没必要厚着脸皮巴结人家,所以他也没说俏皮话儿。
刘艳红被他问得张口结舌,两人这边说这话呢,吴明也到了,这厮很快就发现了正在花园中攀谈的张扬和刘艳红,他乐呵呵走了过来。
刘艳红道:“说说看,你和嫣然究竟怎么回事儿?”
张大官人斩钉截铁道:“不行,你能跟省领导喝,不能跟我喝啊,看不起人是不?”他看到刚才吴明跑到省常委所在的包间内去敬酒了,所以才会这样说。
张扬回到梁成龙和丁兆勇身边,梁成龙笑道:“恭喜你啊,快倒霉了!”
张大官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在常海心里他也绝不是坏人,一个能够放下个人安危冲入火场去救自己的人,一个不惜损耗内力帮助自己恢复容貌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坏人,常海心说出这句话时候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厌恶,反而从心底透出一种温暖。在秦清听来常海心的话语中却透着那么股子暧昧。
从乔梦媛脸上的表情能够看出她心情好了许多,张扬道:“什么时候来的?”
丁兆勇笑道:“别瞎想,陈绍斌那人你还不清楚,他和清红可没什么。”
刘艳红道:“还想骗我?你和嫣然分了!”
秦清看了他一眼道:“你什么级别,还评论人家。”
吴明心中很是得意,可脸上却仍然是风波不惊的表情:“高升?我怎么没听说?”
张扬道:“吴副书记的风格真的很高,我只是个基层小干部,境界比你差了十万八千里。”
好在尴尬只是暂时的,最多留给人们茶余饭后一个闲聊的话题,张扬和乔梦媛是没什么的,谁都知道他差点成为了宋怀明的女婿,可话题是靠制造的,因为这束捧花,很多人开始把张扬和乔梦媛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
孔源愣了一下,心中有些不快,刘艳红见到张扬微笑道:“张扬,今天你可帮了大忙了。”
张扬笑道:“你们不是说我只hetushu.com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有些事我能干,别人干就不行。”
张扬笑道:“刘姐,你别说我啊,我看岚山吴副书记最近对你挺好的。”
张扬猜到她肯定要给自己上课,不由得有些头大,可不去也不好,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乔梦媛握着那束花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张扬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把你衣服弄脏了。”
鞭炮声响起,新郎新娘已经前往了典礼大厅。
乔梦媛拿着捧花默默走回母亲身边,孟传美接过女儿手中的捧花,微笑道:“花真漂亮!”
他们两人各有各的事儿,下午都得去办事张扬道:“那就晚上,今晚人家洞房,咱们喝酒。”
张扬却道:“多亏孔部长帮忙,要不然张主任也不会给我毕业证。”
张扬和丁兆勇同时向他竖起了中指。
吴明暗骂,你就是存心故意的,脸上还得勉为其难的挤出一丝笑容:“没关系,没关系!”吴明这会儿想明白了,不就是身西服吗?我他妈不要了还不成吗?他起身准备告辞,却被张扬一把拉住了:“吴副书记,别忙着走啊,咱哥俩喝两杯。”
张扬暗骂这厮装逼,他故意道:“难道我得到的消息错误?都说周书记要来东江当副省长,由你接替他的位置。”
张扬道:“急什么急?我衣服还在你身上呢?”
吴明暗骂,就你那身破衣服,我还真看不上。脸上仍然笑眯眯道:“我得走了,下午回岚山还有事儿。”
张扬道:“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张扬还以一笑,来到秦清身边,秦清有些好奇道:“刘书记找你谈什么呢?”
秦清向远处看了看。
张扬眼巴巴看着她们俩走了,他随便吃了点,吃饭的时候,看到吴明走了过来,不由得心中有些纳闷,怎么人家都走了,这厮还留在这里?不过他也很快就想明白了,吴明是惦记着他的那身西服呢。
丁兆勇叹了口气道:“看来门当户对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张扬笑道:“没怎么,还不是老样子。”
丁兆勇发现张扬看着自己,顿时意识到说错了话,他笑道:“你别多想,我没什么意思。”
“没什么?就是问些江城新机场的进展情况。”张扬并没有将实情说出,秦清虽然豁达,可毕竟是女人,张扬还是要照顾她的感受的。
张扬发糖的时候发现孔源还没走,正在哪儿跟刘艳红谈话,张扬知道这位孔部长有个习惯,遇到女干部那态度不是一般的和蔼,张扬走了过去,把喜糖放在孔源手里:“孔部长,你的喜糖!”
张扬转过身,看到身穿灰色西装的梁成龙笑着走了过来。
他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吴明当然想听听他说什么。
丁兆勇骂道:“乌鸦嘴!”
梁成龙道:“今晚我来做东吧,仍然去袁波的望江楼。”
“没办法不沉淀,这社会水太混,我不沉淀都看不清自己了。”
丁兆勇道:“每人都有自己的人生目标,人家不说你,你也别说人家。”
乔梦媛听出他这句话里有许多复杂的含义,淡然笑道:“有什么舍不得的,该放手的始终都要放手。”
张大官人和乔梦媛站在一起还是很登对的,所有人看到接住捧花的是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千金,马上欢呼鼓掌,乔梦媛有些尴尬,张大官人更是尴尬,本来没他什么事儿,因为捧花而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张扬慌忙松开手。
常海心慌忙摇了摇头:“我答应我爸了,回头跟周书记的车一起回去。”
梁成龙道:“你还别说,我现在是被女人伤透了,我宁愿选择跟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