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9章 伴郎

张扬一听愣了,说话的女孩分明是他的妹妹赵静,怎么她也到这儿来凑热闹了?联想起王华昭之前向他说得那番话,原来曾丽萍的伴娘是自己的妹妹。
王华昭慌忙把封好的红包呈上,今天这日子伴娘可不能得罪。
秦清红着脸在他肩头打了一下,轻声道:“少没正形,对了我给你也买了一双,要不要穿起来?”
来到积翠小区,看到小区门口已经贴上了喜字,王华昭家来了不少人,这会儿看热闹的也三三两两的过来了,时间已经接近起点,王华昭站在北阳台上张望着,看到张扬,他扯着嗓子就叫了起来:“张扬,你总算来了。”
张大官人不服气道:“借口,全他妈是借口,任用年轻干部,给年轻人机会,我就很年轻,怎么不给我机会?干脆让我去当岚山市委书记多好。”
张扬点了几道特色菜,要了瓶果汁,一扎生啤。
周武阳身为市委书记原不必参加一个农业局长的婚礼,可王华昭的岳父是省纪委书记曾来州,他就算再忙也得来。
王华昭累得呼哧呼哧喘气,连话都懒得说了。
常海心道:“其实没必要太形式主义,女儿结婚用几辆好车也没什么。”
张大官人一听就愣了,他向客厅中正在谈笑风生的吴明看了一眼,低声道:“他妈凭什么?就他那块料有什么资格啊?”
张扬也锁好车,来到秦清面前,笑道:“这样我心里舒服多了,刚才你穿高跟鞋看着比我还猛!”
秦清啐道:“看什么?又不是没见过!”
秦清瞥了他一眼道:“你这人还是那么理想主义,市委书记岂是你想当就当的,我现在的级别根本不可能当选,再说了我在仕途上已经没有更高的奢望,这个位子已经让我高处不胜寒了。”
“比如……”
秦清气得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双臂箍住张扬的身体道:“信不信我让你哪儿帮去不了。”
吴明虽然被他这样指使很不爽,可今天毕竟是王华昭结婚的日子,要是拒绝也说不过去,他是带司机过来的,可张扬开了口,他只能答应下来。短暂的调遣分工之后,他们的车队终于启动。
张扬道:“就是说嘛,真要是做清廉给别人看,干脆弄辆平板车,让王华昭拉着曾丽萍回家得了。”
张扬带着他小外甥抱着公鸡跟了下去,王华昭回头看了看他,示意张扬赶紧过去,张扬在王华昭身边站了曾家大门紧闭,王华昭拿着鲜花带着激动地心情,来到大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很礼貌的叫道:“爸,妈,开门!”
赵静笑道:“哥,有你啥事儿?”
张扬道:“你喜欢,等将来你结婚的时候,让你那位拉板车带你回家。”
赵静道:“讨厌啦,刚搞好的发型又被你弄乱了。”
秦清笑道:“年轻轻的怎么变得那么悲观?”
刘艳红道:“我正想找你算账,想不到你跑到这里当伴郎了!”
吴明心说什么叫看起来,我本来就干净!
张扬道:“我在泡一会儿!”
张扬笑着向他挥了挥手,看到婚车还没有到,心说你急什么?好像上辈子没结过婚似的。这也难怪,事情没摊到自己身上,他当然不会着急。
张大官人这双耳朵太灵敏,经常听到不该听的事儿,他忍不住想笑,可这种事儿也没啥好笑的,看来当今的时代流行先上车后买票,不过王华昭应该比秦白幸福得多,曾丽萍肚子里的孩子十有八九是他的,张大官人脑子里用上了十有八九这个词儿,马上又意识到自己太邪恶,人家小公母俩感情这么好,应该说百分之百是王华昭的。双喜临门啊,又见双喜临门!
秦清笑了起来:“我可没那么大的野心,现在就挺好!“此时服务员将几道特色菜送上来,秦清夹了一条泥鳅,吃了一口感觉味道不错,却见张扬没有动筷子,表情暧昧的看着她。秦清诧异道:“你不吃,盯着我看干什么?”
张扬笑道:“他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只会投机专营的家伙。”
“你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以后当省长当部长进国务院都有可能。”
张扬道:“常市长这个人一身正气,不会像他那样搞上层关系,他早就动作起来了,这帮省常委他几乎全都拜访过,我上次来东江的时候还和他、纪委曾书记、宋省长一起吃过饭,他和曾书记关系很不错。”
秦清看出了什么,她轻声道:“其实结婚只是做给别人看,只要两情相悦又何必在乎别人的眼光呢?”这番话明显是说给张扬听的。
外面只有一盏床头灯开着,秦清身穿黑色蕾丝边内衣,一双美得令人窒息的玉腿之上套上了黑色丝袜,玉体横陈,娇躯曲线玲珑起伏,诱人之极,张大官人的呼吸顿时变得沉重起来,秦副市长这身装扮根本是在考验他的革命意志,张大官人的革命意志原本就不怎么样,面对秦副市长这身惹火装扮,差点连鼻血都喷出来,他一个饿虎扑食将香喷喷白嫩嫩的秦清压在身下,秦清和-图-书一双美眸妩媚的就要滴出水来,顾盼生辉,娇滴滴道:“为你买的,喜欢吗。”
当晚两人在怡泰大酒店住下,身为公众人物的他们做任何事都很小心,秦清其实已经先住下了,张扬又开了一间房,位于秦清的对面,可这厮根本连门卡都没用,就跟着秦清来到了她的房间内。
秦清点了点头道:“很好吃!”
秦清摇了摇头,伸手扯下浴巾包住自己的娇躯,虽然和张扬相恋多年,她仍然不习惯在他的面前裸露身体。
王华昭鼓足勇气,用力拍了拍大门,大声道:“爸!妈!我来了!”
张扬道:“怕什么?我们两个副市长在研讨工作,他们管得着吗?”
王华昭上了婚车,张扬跟在后面的一辆,让常海心和另外一位负责迎亲的女孩儿抱着被褥跟王华昭上了一辆车,王华昭的小外甥抱着一只公鸡,按照这边的风俗,这公鸡抱过去是要引一只母鸡回来的。
张扬道:“还是别见了,太迷人了太性感了,我怕你受不了!”
秦清被他的这句话搞得好不肉麻,可芳心中还是甜丝丝的无比受用,轻声啐道:“赶紧去吃饭,总是站在门口干什么!”
张扬道:“差不多了!”
秦清听他说得有趣不禁笑了起来,填道:“我们岚山市的干部被你说得这么不堪,你啊,就觉着自己好。”
张扬刚来到王华昭家里,吴明和那几名岚山市的干部也到了,奚少文看到张扬心里透着不快,可脸上还是硬挤出笑容,向张扬道:“张市长,昨天不好意思啊,我喝多了,得罪的地方还望多多包涵。”
赵静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西装革履的也很臭美啊!”
摄像师去了前面的一辆车,可车上没天窗,不好拍摄途中的情况,他赶紧找到张扬!很多人看到张扬跟在王华昭身边,以为他是今天的主事,大小什么事都找到了他。张扬想了想,把吴明叫了过来,将路虎的钥匙扔给了吴明:“吴副书记,你负责开车压在前头,摄像师从天窗方面取景。”
秦副市长俏脸通红,扬起筷子作势要丢他,娇嗔道:“你还要不要我吃饭?讨厌,整一个精虫上脑!”
秦清感觉到自己的裙子被他掀到了腰间,还没有做好准备,就感觉到灼热和坚挺侵入了自己,秦清轻声呻吟了一下,双手扶住墙壁,娇躯却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
秦清听着听着,心情不由得沉重了许多,如果不是许嘉勇想要坑害秦白,或许秦白和沈薇已经结婚了,想起这件事,真不知许嘉勇究竟是做了坏事呢还是做了好事。
张扬叹了口气道:“为什么我说真话的时候总是没人相信?”感觉水有点凉了,他又加了点热水,可能是刚才和秦清那场盘肠大战的缘故,这会儿他感觉畅快了许多,积攒在体内多日的邪火和郁闷一扫而光,看来人是需要不定期发泄一下的。好半天没听到秦清的动静,张扬喊了一声。
吴明笑道:“张副市长,今天你可是华昭的伴郎啊,怎么?就穿这一身吗?”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朝张扬看来,张扬穿着一身运动装蹬着运动鞋,这身打扮显然登不了大雅之堂。王华昭挠了挠头道:“我回家去给你拿身西服!”
曾来州两口子乐得合不拢嘴,他们对王华昭是相当的满意,曾来州笑着给了王华昭一个红包:“丽萍在楼上呢,快去吧!”
张扬笑道:“听吴明说的。”
张扬笑道:“不但我觉着自己好,你觉着我也很好!“  秦清道:“臭美!”
张大官人双眼一翻,恶狠狠瞪着那名司机那司机接下来抱怨的话吓得没敢说出来。
里面几个声音一起道:“你是谁啊!你来干什么的?”
张扬道:“小丫头片子,再不开门回头我饶不了你!”
张扬知道吴明正在追求刘艳红,暗自盘算着,吴明可不是什么好鸟,不但想抢走常颂的市委书记,还想勾搭刘艳红,麻痹的,什么东西,有你哭的时候。
秦清推开车门跳了下去,笑道:“穿平底鞋就是舒服!”
赵静笑看来到张扬面前:“小哥,就知道你要来!”
秦清道:“这里没什么事情了,搭你的顺风车,咱们去南国山庄!”
张扬道:“这帮省委领导是不是都老糊涂了?他们选拔干部的标准是什么?”
赵静在里面笑道:“我哥来又怎么了,今天又不是我哥结婚!”
常海心道:“我对女人也没兴趣!”说完顿时感觉自己说错话了,红着脸补充道:“我对男人也没兴趣!”
众人都跟着起哄,王华昭把曾丽萍横抱起来,有人嘱咐曾丽萍要掉眼泪,新娘子离开娘家嫁人的时候,要装腔作势的挤出两滴眼泪,可曾丽萍酝酿了半天的感情,高低还是没有眼泪调出来,结婚是大喜的事儿,哭啥?
吴明满脸的笑:“行啊,你要喜欢穿走就是!”心中暗骂,麻痹的你想占我便宜啊,我那一身好几千块呢,你这身运动服加起和图书来不到一千块。其实吴明原本没那么小心眼儿,一身衣服也没看在眼里,官做到他这种地步,想赞助的都排队,可便宜张扬的事情他不想干。
张扬笑道:“要是省里不打算用常颂,干脆你来当市委书记吧。”
张扬叹了口气,接通电话,电话那头王华昭显然有些焦急了:“张扬,你不是生我气了吧!今天是我的大日子,千万别把我给晾了。”王华昭还以为昨晚张扬和来自岚山的那些干部发生不快,连带着把他也埋怨起来了。
王华昭笑了笑,他低声道:“怕人说闲话!”他把三个红包交给张扬,又给他拿了包好的三份喜烟喜糖让他给司机送去。
常海心道:“我爸身体不舒服,让我替他过来。”
因为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鱼馆也过了最热闹的时候,这刚好对了秦清的心思,她并不喜欢太热闹的地方,问过服务员,要了三楼的一个小包间,从包间可以看到步行街热闹的景象。
张大官人接口道:“你觉着男欢女爱没意思,难道你不爱武装爱红妆?海心,作为朋友我得劝劝你,身为一个党员一个国家干部,一定要树立正确的感情观,男男女女的事儿,那都是资本主义的糟粕,咱可不能碰!”
秦清捧住他的面庞,轻声道:“这辈子,只穿给你看……”
张扬道:“我没有其他选择。”
秦清走了出去,听到这厮在身后道:“王华昭让我给他当伴郎,你说就我这形象要是往他旁边一站,岂不是什么风头都抢得干干净净?”
“都六点了,待会儿车就到了。”
张扬带着王华昭的小外甥上了车,刚上车,那公鸡就拉了司机不禁皱了皱眉头,嘟囔着:“真是麻烦还带什么公鸡啊!”
曾丽萍扁扁嘴,委屈的泪珠儿都掉下来了,小声道:“一辈子结婚就一次,是我们结婚还是他结婚啊,你什么都听他的!”
秦清笑骂道:“要死了你,什么话都能说出口,你才同性恋呢!”
张扬道:“精虫上脑也是因为你,对别人我可没那心情。”
赵静道:“我才不怕呢!”
张扬也觉着有些不好意思了,人家毕竟是结婚,自己穿成这一身的确有些不太像话,至少对王华昭不够尊重,可他也没多少当伴郎的经验,王华昭事先也没有向他强调,张扬看了看王华昭的个子,摇了摇头道:“华昭,你别去了,拿来我也不能穿。”
常海心笑了笑,岔开话题道:“秦市长也来了。”
秦清默默望着张扬,发现此次见到张扬,他比上次憔悴了许多,还有一件事秦清没有说出口,她知道张扬和楚嫣然已经分手了,她不知导致他们分手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可是秦清知道,这次楚嫣然的离去对张扬的打击是很大的。
不等秦清插卡取电,张扬就从背后抱住了她,秦清被他压在墙壁上,感觉他的身体灼热的包围住自己,秦清小声道:“让我洗个澡再说!”
秦清道:“他还是很有工作能力的,省里也看好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据说他接替周书记的可能性很大。”
张扬穿着西服,走了出去,来到客厅,王华昭笑了起来,他帮着张扬将领带打好,这会儿岚山方面又有人来了,岚山市委书记周武阳和秦清的秘书常海心一起到了,常海心是代表她父亲常颂过来的,常颂最近心情一直都不爽,借口身体不舒服,没有过来参加王华昭的婚礼,不过礼数上还是必须要到的,让女儿常海心代表自己前来。
秦清道:“不过,在这件事上对乔梦媛似乎不太公平。”
张扬低声道:“其实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想逼他走到这一步,可是我发现他疯了,他不顾一切的报复,如果任由他这样下去,我的亲人,我的朋友全都会处于危险之中,我不敢冒险。”
秦清道:“就你那酒量,谁能灌得倒你。”
张扬还是好心向王华昭道:“要不我把那辆路虎借给你当婚车得了。”
常海心向周围看了看,确信没有人留意到他们,这才小声道:“省里前两天找我爸谈过话了。”
张扬道:“她嫌桑塔纳档次太低,咱们曾书记低调,可曾大小姐觉着一辈子就结这么一回婚,总不能太寒酸了。”
张扬道:“我对男人没兴趣!”
秦清转过身趴在张扬的怀中,雪白的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充满雾气的美眸望着张扬,伸出舌头俏皮的舔了舔张扬的嘴唇。张扬想要含住她的舌头,却被秦清逃开,小声笑道:“你啊,从来没有这么粗鲁过!“张扬双臂枕在脑后,他不好意识的笑了起来,低声道:“弄疼你了?”
曾丽萍忽然指了指前面的那辆路虎:“我上那辆!”自己怎么说都是省纪委书记的闺女,现在婚车等于过去的花轿,桑塔纳也忒寒酸了点儿。
常海心道:“说周书记要来东江当副省长,他的位置由吴明接替!”
王华昭低声道:“咱爸的意思!”
一旁的张扬都替他急了,大声道:“爸妈,我http://www.hetushu•com来了,我来娶媳妇的!”
张扬道:“见过了,刚才王华昭请吃饭,吴明带着一帮小丑粉墨登场。”
常海心在一旁也笑得合不拢嘴儿。周武阳走向王华昭恭喜他的时候,张扬来到常海心面前,微笑道:“怎么样?我穿西服还不错吧。”
秦清道:“恋爱原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你虽然是当哥哥的,可妹妹的感情你不能干涉。”
鞭炮声中,王华昭抱着曾丽萍出门,曾丽萍虽然身材不高,可是份量很足,王华昭平时锻炼就不够,这会儿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周武阳这个人给人的印象一向亲民和蔼,即使在岚山,他的风头也远不如常颂更为强劲,他笑着和张扬握了握手:“小张也来了,今天打扮的很英俊嘛。”
张扬也叫了声曾书记,一旁有人在他头上拍了一下,张大官人心说这是谁啊?男人头女人腰能看不能摸,转身一看却是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张扬笑道:“刘书记,我可没犯啥错误,大喜的日子,您别找我麻烦。”
常海心知道他是个混蛋脾气,要是不顺心,搞不好待会儿就得发作起来,她有些后悔告诉张扬这些事情了,可是这种事除了张扬,她有没有其他人可以分担,不知不觉,她已经将张扬当成自己最亲密的人了。她小声道:“你别生气,我爸都看开了,反正是省里的决定,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王华昭没啥好表白的,一是要帮曾丽萍穿鞋,一是要帮她戴戒指,这两项工作都从下跪开始,王华昭跪在曾丽萍面前,很深情的叫道:“老婆,嫁给我吧!”
张扬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
张大官人很固执的抱紧了她,秦清转过头,黑暗中一双美眸荡漾着柔媚的光芒,樱唇被张扬吻住,黑暗中两人的唇舌激烈交缠起来。
秦清和常海心都笑了起来。
秦清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喝了口柠檬水方才道:“许嘉勇死了?”
秦清的秀发散乱开来,瀑布般垂落了下去,随着张扬的动作,不断摆动着,她的娇躯越躬越低,腰臀部的曲线在朦胧的夜色之中无比诱人……温暖的池水让人的身心都得到了放松,张扬躺在浴缸里,秦清躺在他的怀中,两人的表情很恬淡,很放松。
婚车还没有到,大家三五成群的各聊各的,张扬和常海心来到阳台,他笑道:“常市长怎么没来。”
张扬伸手揪了揪她的辫子。
周围看热闹的轰然大笑起来,王华昭的声音也太小了,曾家院子这么深根本听不到,不过门后面传来了欢声笑语,曾丽萍的一帮姐妹们都在那儿候着呢:“听不到!听不到啊!”
张扬道:“你这妮子越来越臭美!”
张大官人心中感动,可嘴上却不能说什冻,毕竟常海心在这里,说多了不方便。
张扬扶住她充满弹性的玉臀,无声而有力的冲击着她的娇躯。
吴明心中把他骂了个千百遍,嘴上却道:“我身体健康得很!”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身体不舒服还是心里不舒服?是不是不想跟这帮人应酬啊。”
张扬道:“别急,我都到你家楼下了。”这厮的瞎话张嘴就来。
常海心道:“不是悲观,我总是感觉男欢女爱卿卿我我的没什么意思,你说我是不是已经看破红尘?”
常海心被他说得俏脸通红,这厮根本是偷换概念。
春宵苦短,清晨六点张大官人就被王华昭的电话吵醒,他看了看手机号码,随手给挂上,搂住秦清的娇躯准备继续睡下去,电话又倔强的响了起来。
刘艳红道:“回头再跟你说!”
王华昭此时过来让他们准备,他这个新郎当得也挺辛苦,凡事都要亲力亲为。现场来得人虽然不少,可多数都是比王华昭级别高的,农业局方面只来了奚少文一个,他倒是想出力,可不知力往哪儿使。
秦清莞尔笑道:“就算穿高跟鞋也比不上你!”
王华昭在曾丽萍的房间前又被拒之门外,中国人结婚就是一个闹腾,高低弄得王华昭叫了几十声老婆,快把喉咙叫破,里面才开门,王华昭进去把鲜花献给曾丽萍,大家都挤了进去,张扬吆喝道:“都别挤,咱们给新娘新郎腾个空,让他俩好好表白表白。”
外面没有回应,看来秦清已经睡着了。张大官人从浴缸中爬出来,擦净身子,裹上浴巾走出浴室。
秦清把浴巾围好,又用毛巾把湿漉漉的头发裹上,向张扬道:“你快点儿,明天一早还要起床给人家帮忙呢?”
秦清道:“你少标榜自己,最近我可听说了你的不少事儿!”
常海心幽然叹了一口气道:“人海茫茫,哪儿有这么多两情相悦的事儿!”
张扬道:“你爸就坏在太耿直,不会走上层路线。”
张扬乐道:“证都领了,还求婚呢?华昭,别掺和了,咱们抢亲走人!”
秦清笑道:“行了,你就别吹了,说好听了这叫以自我为中心,说白了你叫自恋!”
张扬道:“刚才你们岚山农业局的一个姓和_图_书奚的,想和那帮人合伙灌我酒!”
周围人笑得越发大声。
秦清察觉这厮的某处又有抬头的趋势,吓得慌忙松开手道:“我怕了你了,你赶紧去,答应人家的事儿就要做到,王华昭等着你当伴郎呢?”
秦清和常海心并肩向张扬走了过来,她们都认识张扬的这个妹妹,赵静笑着跟她们打了个招呼,转身去找丁斌了。
车队来到省委家属院门口,张扬跑下去放炮,不知是谁买来的炮仗,点燃之后盛力骇人,嘭嘭嘭三响,连水泥板都崩掉了一大块,周围人都被震得耳朵木木的,此时家属院内响起了热烈的鞭炮声。
一个清脆的声音格格笑道:“让新郎官说话!”
张扬挂上电话,秦清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怎么一句实话都没有啊。”
张扬点了点头,这才和秦清挥手作别。
婚车一共来了三辆,清一色的红色桑塔纳,张扬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可心里已经禁不住想,王华昭也太寒酸了一些,怎么也是迎娶省纪委书记的女儿,桑塔纳级别是不是有点太低了?转念一想,王华昭好像说过,婚车都是他老岳父安排的,看来是曾书记不想太高调,不想招摇,人家一个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什么车找不到?只是不愿找罢了。
张扬笑道:“累并快乐着,女人逛街和男人干那啥事儿一样,多累都戒不了。”
张大官人只顾着点头,开心的不知说什么好了。
秦清小声道:“许嘉勇不是死在你的手里,是被他自己的仇恨害死的。”
张扬拉开车门,把她们两人请上车,看到丁斌开着丁兆勇的那辆捷豹带着赵静从他们身边驶过,赵静从窗口向他摆了摆手。
张大官人揣着明白装糊涂道:“真的?怎么我没有见到她。”
王华昭道:“那车……是张扬的……”
秦清道:“很想看看你当伴郎的样子。”
张大官人道:“乖宝贝儿,晚上我好好疼疼你。”
提起这身西装张扬不由得想起吴明,他抬头望去,看到不远处吴明也在看着他,人家吴明是打算把衣服给他换过来,可张扬不想换,至少现在不想换。
看到刘艳红,吴明凑了过来,满脸堆笑道:“刘书记,你也来帮忙啊!”
敲开了院门来到客厅,曾来州两口子都喜气洋洋的在那儿等着呢,王华昭扑通就跪下来了:“爸,妈!”
福临鱼馆距离一百不远,隔着两条马路,位千钟鼓楼步行街,张扬将车泊好,参清在车里脱下高跟鞋将新买的板鞋换上,感叹道:“逛了一下午,腿都要累断了。”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也没跟他一般见识,微笑道:“谁都有喝多的时候,昨儿我是真喝不动,改日有机会我一定陪奚局长多喝两杯。”两人都骂对方虚伪,可嘴上谁都不点破,官场上的人怎一个假字得了。
张扬笑道:“看起来是挺爱干净的!”
秦清道:“去吧,待会儿我也过去。”
张大官人乐道:“难道你让我跟他说,我正陪你们秦副市长睡觉呢,别耽误我们的好事儿。”
王华昭有些急了:“那怎么办?”
常海心一双妙目耐人寻味的看了张扬一眼,小声拆穿他道:“我刚才给秦市长打了个电话,她说昨晚遇到你了,你们一起吃的饭。”
吴明今天倒是西装革履,他平时一贯都注重形象,这身西服是别人刚送给他的皮尔卡丹,领带走金利来,鞋子是鳄鱼,他也是知道今天前来的省市领导很多,所以由里到外都换上了新的,他想给领导们留下一个良好的形象,听到张扬的话吴明心里咯噔一下子,他打心底不情愿,衣服上身还不到一个小时,谁曾想就被这厮给盯上了,不过当着王华昭的面,吴明也不能拒绝,他笑道:“行啊,咱俩身高差不多,赶紧换上,千万别耽误了华昭的大事。”
张大官人这个尴尬,老脸发热道:“我还以为你说她现在来王华昭家里了!”
常海心笑道:“你还别说,真要是拉板车还有点别出心裁呢!”
王华昭不知如何作答。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连秦清也笑了。
王华昭求助的望向张扬,这会儿丁兆勇和丁斌兄弟俩也过来看热闹,张扬笑道:“你再不开门,我找丁斌算账去。”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托吴副书记的福。”
周武阳在新房转了一圈,就告辞离去,常海心虽然跟他一起来的,可到了东江就各自活动了,她留下来和张扬在一起,王华昭又提出让她跟着迎亲,常海心和王华昭不怎么熟悉,但是人家开口也不好拒绝。
常海心道:“我看张副市长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秦清喔了一声,秀眉微颦道:“你跟他见过面了?”
张扬笑眯眯望着吴明道:“吴副书记,要不咱俩换一下。”
张扬道:“我喝酒也得分人,那帮孙子想灌我酒没门。”
张扬转向吴明道:“吴副书记,听到了没有,干脆咱俩就别换过来了。”
秦清道:“曾丽萍怎么坐你这辆车回来了?”
张扬警惕的皱和图书了皱眉头道:“说什么。”
张扬道:“我信,可我不怕。”
“我就要上!”曾丽萍也是有脾气的。
途中的时候,张扬接到秦清的电话,她已经到了积翠小区,发现张扬和常海心都走了。张扬笑道:“迎亲去了,你在家里等着吧,很快就回去了。”
常海心没有接着说下去,轻声道:“婚车好像来了!”
张扬笑道:“华昭,要不要我替你一会儿?”
张扬笑道:“我放火怎么着?那是因为我有放火的能力,要是瞎子点灯还白费蜡呢!”
秦清道:“省里在这件事上始终没有明确的说法,不过周书记来东江当副省长已经成为定局,岚山这套班子肯定要动了。”
王华昭松了口气。
刘艳红点了点头。
于是吴明和张扬来到房间里互换了衣服,他原本是把西服脱下,可张扬也没衬衣,吴明无可奈何除了背心裤头,其他的全都和张扬换了过来,张扬穿上他的皮鞋在地上顿了顿,还别说真的挺合适,这厮转过头望着已经穿上自己运动服的吴明,怎么看这厮都缺少自己的那股子精气神。张扬笑道:“吴副书记,你没脚气吧。”
秦清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来参加王华昭婚礼的?”
秦清柔声道:“职位还比你高呢,可咱们俩单独的时候,我还是得听你的,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秦副市长真的很懂张扬的心里,一句话把这厮说得心花怒放。
车队来到距离曾来州家还有十多米处停下,王华昭拿着鲜花走下汽车,一张面孔上是笑逐颜开春光灿烂。常海心和另外一名女孩儿跟在他的身后。
曾丽萍看到门外的婚车,心中有些不高兴,搂着王华昭的脖子道:“怎么都是桑塔纳啊!”
秦清笑道:“你妹妹和丁斌的感情不错!”
常海心忽然沉默了下去,美眸望向窗外。
张扬道:“谁知道啊!女大不中留,我说话她也不听了。”
王华昭笑道:“赵静开门啊,你哥都来了!”
张扬把喜烟喜糖送给那些司机,王华昭已经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下楼,他打电话和曾丽萍汇报着自己这边的进展情况。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
秦清拍了拍他的手笔,小声道:“快接,说不定有急事儿。”
常海心点了点头:“不错,看起来就像是你自己的衣服一样。”
周武阳愣了一下,随即看到后面身穿运动服的吴明,他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哈哈大笑起来。
秦清道:“我看你是对吴明有意见吧,连带着看其他人也不顺眼了。”
秦清伸手拧了他耳朵一下,张扬想把她再拖进来,秦清逃开道:“别闹了,这浴缸太小,水都溢出来了,回头搞得发水灾,服务员过来就麻烦了。”
张扬穿上吴明的这身西服真是合适到了极点,举手抬足也算得上英俊潇洒,至少这身衣服穿在他身上比穿在吴明身上合适多了。
张扬这才依依不舍得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毕,穿好衣服,看到秦清穿着白色睡裙,秀发蓬松,流露出一股慵懒的美态,凑上去在秦清樱唇上吻了一记。
看到周武阳过来,张扬还是主动上前打了个招呼,人家是岚山市委书记,马上就是平海副市长,说不定自己什么时候会犯在人家手里,还是应该给他留一个好印象。
常海心羞红了脸,啐道:“张扬,你压根就不是个好人!”
张扬道:“味道怎样?”
别人听不到他两口子嘀咕什么,可张大官人听得清清楚楚,张扬已经抢先一步把车门给拉开,王华昭很感激的看了张扬一眼,抱着曾丽萍上了吉普车,按理说他应该把曾丽萍轻轻放在后座上,可他实在太累了,几乎是把曾丽萍给扔了下去,曾丽萍瞪了他一眼,小声道:“你轻点儿,小心摔到了宝宝!”
赵静一听慌了,连忙把门开了,一群人乐呵呵涌了进去,赵静气得朝哥哥肩头很捶了两下子,嘴里嘟囔着:“还没给红包呢!”
张大官人乐了,他发现自己最近跟鞋干上了,不是他给别人买鞋就是别人给他买鞋,他笑了笑道:“算了,等晚上洗了澡再试,我怕把新鞋弄脏了。”
张扬点了点头,低声将这件事的前后经过向秦清说了一遍。
常海心道:“我爸不让我乱说,我只告诉你,连秦市长哪里都没说。”
常海心道:“我爸嘴上虽然不说,可是我知道他心里遭受的打击一定很大,开始说他没学历,现在说他年纪大,说什么要任用年轻干部,给年轻人机会。”
张扬鼓励道:“用力敲,扯着嗓子喊!”
秦清格格笑了起来,有人过来向她打招呼,秦清匆匆把电话挂上。
张扬笑道:“谁生你气了?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
王华昭把曾丽萍接回新房,并没有逗留太长的时间,他让其他人直接去酒店,他和曾丽萍要去烧喜纸,十一点钟的时候前往南国山庄典礼。
张扬知道她一定是因为楚嫣然的事情,他笑道:“我是当伴郎又不是当新郎,你找我算什么帐?”
“比我那根呢?”